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歐美推理小說
純粹心計(女王心機系列四)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已由迪士尼團隊改編為同名電視影集,大受好評! 史上最高五顆星評價得主,全美六萬讀者瘋狂轉載推薦! 當你凝視深淵, 其實深淵也同樣凝視著你。 ——尼采 我叫莎丹.梅瑟, 我被殺害了。 我還活著的時候,我的家庭就像童話一樣完美, 領養我的爸媽深愛著我,妹妹羅蕊也視我為偶像, 直到艾瑪——我長久失散的雙胞胎妹妹——取代了我, 我們這才看見完美鏡像的背後…… 隱藏著不可言說的詭異祕密。 美麗的迷宮裡充滿華麗的假象, 艾瑪還能堅持多久? 或許,接下來就換她躺在我冰冷的身軀旁…… 【名家推薦】 「從鬼魂的角度開始述說,輕而易舉地將讀者推入雲霄飛車般的情節轉折。莎拉.謝柏迅速又徹底地將讀者拉進這個充斥懸疑、背叛、邪惡的同儕壓力的世界。」 ——《書單》雜誌 「這是個極富趣味、步調快速的懸疑故事……隨著小說主角艾瑪逐步拼湊線索並陷入更深的謎團中,(讀者)翻頁的速度將快到根本停不下來。」 ——《出版人周刊》 「這是那種一翻開就不小心一口氣讀到天亮的懸疑小說……充滿了峰迴路轉的情節,而且真實可信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VOYA青少年圖書館》雜誌

內文試閱

前言
  我一直以為死後的生活就是永遠住在聖巴勒米的度假飯店——性感的法國女服務生天天替我端來果汁調酒。加勒比海的天空永遠掛著燦爛的夕陽。清涼的海風輕拂永不褪色的麥色肌膚。在我度過多彩多姿、豐足長壽的人生後,那是我應得的獎勵。   但我錯得太離譜了。   我還差幾天就要過十八歲生日,我滿心期待高三的精采生活。但我卻從此香消玉殞。我死後並非躺在白色沙灘啜飲雞尾酒,而是現身拉斯維加斯,跟在雙胞胎妹妹艾瑪.派斯頓身邊。我一直不知道自己還有個雙胞胎姊妹。如今我只能眼睜睜看著她被迫進入我的生活圈,被迫開始假扮我。我看著她坐上我的餐桌位置,看著她和我的朋友說說笑笑,彷彿已經認識她們一輩子。我看著她閱讀我的日記、睡我的床,試著找出是誰殺了我。   我似乎暫時困在這裡了。不管艾瑪去哪裡,我就跟到哪裡。她所知道的一切,我通通知道——問題就在這裡。她不知道的事情,我也一無所知。我死前的生活是一個大問號。有時我會想起一些片段——例如我其實不是赫立高中最善良的女孩。我總是把生活中的一切視為理所當然。我喜歡用殘忍的惡作劇整人,也因此樹立不少敵人。但除此之外,我的記憶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我是怎麼死的,不知道是誰殺了我。   我只知道一件事:此刻凶手也和我一樣,暗地盯著艾瑪的一舉一動,確保她善盡扮演我的責任。艾瑪收到那張紙條時,我就站在她旁邊。紙條上面說我已經死了,還警告艾瑪必須扮演我,不然她也會死的。艾瑪在我最要好的朋友夏洛特家過夜時,差點就被人勒死。我可以感覺到她當時被勒得眼冒金星。接著學校禮堂的燈具從天花板掉落,差點砸中艾瑪的頭,我就坐在第一排座位目睹這一切。這些全是警告。凶手就在艾瑪身邊。但我們兩個都不知道凶手到底是誰。   現在只能靠我的雙胞胎妹妹找出凶手。我完全幫不上忙。畢竟我沒辦法和她交談。艾瑪已經排除我那些好朋友的嫌疑。夏洛特、麥德琳、賈柏莉兒和莉莉安娜——她們都不是凶手。我死亡那晚,她們都有不在場證明。艾瑪原先已經排除我妹妹羅蕊的嫌疑,但現在她的不在場證明似乎鬆動了。   如今看著我的家人坐在鄉村俱樂部的沙發長椅上,伸手遮擋土桑的毒辣太陽。艾瑪坐在羅蕊旁邊,她整個頭埋在雜誌中,但我知道她其實和我一樣,我們都在就近觀察羅蕊。   羅蕊戴著黑色粗框的古馳墨鏡,專心研究夾在皮革封套中的飲料價目表。然後她隨手擠了一些助曬油往肩頭抹,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我的憤怒油然而生。我再也感受不到陽光曬在皮膚的暖意了。這可能就是她害的。畢竟她有動機。我們兩個偷偷愛上同一個男孩,但最後是我得到了泰爾。   我的媽媽從她的名牌藤編包拿出黑莓機。「泰德,你絕對不會相信我收到多少回帖要參加星期六的派對。」她看著手機螢幕嘟嚷。「看來你的五十五歲生日派對會很熱鬧。」   「嗯哼。」爸爸心不在焉的回答。我不確定他是否把媽媽說的話聽進去了。他忙著注意泳池邊的男孩——那個高大¬健美,不時伸手撥開黑髮的男孩。   說人人到。是泰爾.維加。   我的心陡然一跳。艾瑪迅速望向泰爾那邊。羅蕊也是。儘管我的妹妹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她隱藏不了臉上的期望。妳這輩子別想。我恨恨想著。我也許死了。但泰爾屬於我——而且只屬於我。在我活著的時候,我們一直在偷偷交往。這是我幾天前才回想起來的事。泰爾一度很像殺害我的凶手。在我死掉那晚,我們有個祕密約會。幸好艾瑪已經排除他的嫌疑——有人開著我的富豪汽車撞倒他,也許對方是衝著我來的。羅蕊飛快趕來,送泰爾去醫院。接下來泰爾整晚都待在醫院。知道他不是凶手,我如釋重負——然後我才發現真正的凶手很可能是此刻坐在艾瑪旁邊的人。就算羅蕊送泰爾去醫院,不代表她就在醫院陪他一整晚。她大可回頭找我算帳——或者乾脆一勞永逸。   我們全看著泰爾爬上通往跳水臺的金屬階梯。他的腳步微跛,慢慢走到跳水板尾端。他先輕跳幾下,試試跳水板的彈力。只見他屏氣凝神,腹肌隨之收縮起來。他舉高曬成麥色的手臂,往泳池一躍而下。完美的身形劃破平靜的水面。他在水中潛游,細小的泡泡隨著尾流上升到水面。看著他在水中前進,我幾乎可以感覺心裡怦怦跳,儘管我的心早就不存在了。泰爾.維加依然讓我覺得生氣勃勃,我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早就死了。   泰爾終於浮出水面時,他沖著艾瑪一笑。羅蕊的嘴唇一癟,表情變得相當陰鬱。我突然了解到另一件事。如果艾瑪不小心一點,她的下場很可能和我一樣。   一   不要餵養地球人   艾瑪.派斯頓來到土桑市的天文館。她湊近土星造型的鏡子,噘起嘴唇補了一層櫻桃口味的唇蜜。燈光柔和的化妝室完全以太空為主題。廁所隔間的門板貼了螢光星星貼紙。垃圾桶是火箭造型。洗手檯上方貼著標語,上面寫著「歡迎光臨,地球人。」二個外星人造型的點頭娃娃站在門口,肥胖的手指不時擺動著。   艾瑪做了一次深呼吸,端詳一下鏡中的自己。「這是妳第一次正式和伊森約會。」她沉浸在最後一個字所帶來的悸動。她不記得上回曾經為了哪個男孩這麼興奮了——從這個寄養家庭換到另一個寄養家庭,她太常搬家了。雖然她也和一些男孩子約會過,不過她沒有機會真正愛上誰。但最近她的生活整個改變了。新的家,新的家人。還有一個新的帥哥,伊森.蘭迪。   同時還有一個新的身分。我在艾瑪身後飄蕩,很想加上這一句。我看著鏡中的艾瑪,和往常一樣,鏡中並沒有我的影像。從我出現在艾瑪身邊,從她還住在拉斯維加斯的時候就是這樣了。總之現在艾瑪不再是艾瑪了。她是我——莎丹.梅瑟。除了凶手以外,伊森是唯一知道她真實身分的人。他甚至幫艾瑪調查我究竟發生什麼事。   艾瑪的手機響了一聲。是伊森傳來的簡訊。   到了。剛買好票。   馬上出去!她回覆簡訊。   艾瑪擦乾雙手,推開化妝室的雙向門。她有些緊張的摸摸莎丹的鍊墜,然後就看到伊森站在擁擠大廳的另一頭。他倚著鋪了牆毯的弧面牆壁。艾瑪的心跳不自覺加快起來。   她喜歡伊森的打扮。他今天穿灰色馬球衫,襯托出寬闊的肩膀。他的頭髮不經意落下,遮住湛藍的眼眸,他腳上套著海軍藍的帆布鞋,但是沒有綁鞋帶。他的結實手臂從墨綠色的袖口伸出來。他的牛仔褲連破洞都很完美——伊森的一切她通通都喜歡。她穿過排隊等候入場的人群,輕拍伊森的肩膀。   他轉過頭來。「嘿!」   「嘿。」艾瑪突然有些害羞。上回她和伊森的見面有點尷尬。泰爾.維加跑到莎丹家。艾瑪並沒有表明伊森是她的男朋友。面對一個深愛莎丹的男孩,如果他以為莎丹這麼快就移情別戀,這似乎太殘忍了。事後艾瑪打電話向伊森解釋,伊森似乎能理解。但如果他不能呢?   艾瑪還來不及說話,伊森已經把她拉過去。他們的嘴唇交接,這個吻讓艾瑪輕聲一嘆。   真幸運。我心想。我沒有辦法再親吻任何人了。不過如果我可以,泰爾會是我的首選。我雖然替艾瑪感到高興。但也希望她不會因為談戀愛而分心,忘了眼前真正重要的任務:找出我到底發生什麼事。   「這裡似乎很好玩。」艾瑪離開伊森的懷抱,和他十指交握。「謝謝你帶我來。」   「謝謝妳肯賞光。」伊森從後面褲袋拿出二張票。「這是我們第一次正式約會,想到我們一開始是怎麼認識的,這個地方似乎很適合。」他有些害羞。   艾瑪臉紅了。這在「伊森的十大可愛時刻」中,絕對可以排到第三或第四名。艾瑪抵達土桑的第一個晚上,當時伊森還不知道她的真實身分,他們一起抬頭看星星。艾瑪告訴伊森她會替星星取名字。伊森非但沒有取笑她,還覺得她很有意思。   伊森朝天文館的入口走去。他們走過大廳的深紅色地板,站在厚重的黑色簾幕前面。「準備好了嗎?」伊森問。   艾瑪對著伊森一笑。二人穿過簾幕,隨即置身在黑暗中。館內很涼爽,四周好安靜。透過頭頂的玻璃天花板,他們可以看到滿天的燦爛星光。一時之間,艾瑪只是呆呆站在那裡,迷失在排列繁複的星座中。天空是那麼遼闊壯觀。艾瑪一度只能站在原地深呼吸,幾乎忘記自己的生活變得多複雜。這一切彷彿都無關緊要了。即使她正在假扮另一個人,自己的生活暫時停擺。即使她的雙胞胎姊妹遭人殺害,而且最新的嫌疑犯正是莎丹的妹妹羅蕊。原本她以為命案發生當晚,羅蕊在妮夏.班納吉家參加睡衣派對。但是那晚有人開著莎丹的汽車撞上泰爾,竟然是羅蕊偷偷溜出來,送泰爾去醫院的。   比起浩瀚的宇宙,地球上的一切真的無足輕重。   「離看彗星還有一點時間。」伊森按了一下潛水手錶的照明燈看時間。「要先去看看其他廳的展覽嗎?」   伊森和艾瑪前往另一個展覽區。隨著新世紀的音樂響起,他們來到「太陽系的骯髒雪球」展覽區。這裡主要是介紹慧星如何生成。伊森輕咳一聲,走到一張彗星渦漩的圖片前面。他以尖銳、神經質的嗓音開始說:「彗星剛開始只是一團岩石和冰。就是恆星和行星殘留下來的碎片。然後這團冰塊岩石一靠近太陽,太陽的熱度就把部分的冰塊融化了。這很有意思吧?丫頭。」   他拉拉褲頭,又揉揉鼻子。艾瑪突然了解伊森是在模仿畢爾茲利老師。那是赫立高中的科學老師。畢爾茲利老師很老了。他的聲音向來是高亢、神經質的。而且他總是叫女同學「ㄚ頭」,叫男同學「小子」。   「你真行。」她說。「不過如果要學得唯妙唯肖,你要不時舔舌頭,還要挖鼻孔。」   伊森做了一個鬼臉。「我一想到他挖完鼻孔,又摸我的考卷——」   「好恐怖。」艾瑪打個冷顫。   「真希望學校老師講解太空的時候,可以精采一點。」伊森走到下一個展覽廳。他眉頭深鎖,專心研究圖片上的星座。一雙湛藍眼珠盯著下方的文字,嘴唇微動跟著唸。「他們把太空變得索然無味,難怪大家都沒興趣。」   「我懂你的意思。」艾瑪說。「所以我喜歡《星際爭霸戰》。他們把太空世界變得好迷人,你在不知不覺中就學到許多東西。」   伊森眼睛一亮。「妳是星艦迷?」   「被發現了。」艾瑪低下頭。她畏縮了一下,不好意思讓伊森知道她喜歡這種老掉牙的影集。   我看看四周,幸好附近沒有我認識的人聽到艾瑪這麼丟臉的聲明。我可不希望校園開始流傳八卦:莎丹.梅瑟竟然迷上宅到不行的電視節目。   伊森只是笑笑。「哇,妳真是我的完美女孩。國中時我成立一個星艦粉絲團。我以為我們會有開不完的派對,每個人各自扮演喜愛的角色,參加主題聚會等等。結果我很震驚,竟然沒有人加入粉絲團。」   艾瑪忍不住翻白眼。「我一定會參加。我向來只能自己一個人看影集。你不知道有多少寄養家庭的哥哥姊姊因此嘲笑我。」   「這樣吧!」伊森說。「我們找一天來辦星艦馬拉松派對。每一季影集的光碟我都有。」   「就這麼說定了。」艾瑪回答。她倚著頭靠在伊森的肩膀上。   伊森低頭看她,臉上微微一紅。「這個星艦迷有機會邀妳參加豐收舞會嗎?」   「我想這是可以安排的。」艾瑪害羞地說。她心中閃過一個新聞標題:奇蹟!寄養女孩受邀參加豐年舞會。她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她養成把日常生活編成新聞標題的習慣。而這個標題肯定適合放在頭版。   學校大肆宣傳豐收舞會已經有好一陣子了。他們請了樂團,辦了一系列的活動。舞會前還有大型足球比賽、花車遊行等等,當然,還要遴選舞會國王和皇后。這是電影才會有的大型舞會,艾瑪想都沒想過她有機會參加。她在心裡偷偷想像伊森穿上黑色西裝,他環抱她的腰,兩人貼近慢舞的情景。她已經想好要穿哪件禮服了。莎丹的衣櫃有一件藍綠色的小禮服,剛好襯托她的白皙皮膚和褐色頭髮。看起來一定很棒,她感覺自己就像個公主了。   我很想用力搖醒她。她還不了解莎丹.梅瑟嗎?只要有舞會,莎丹一定是買新的禮服才對!   有個小孩跑過艾瑪身邊,雙手壓在慧星的玻璃展示櫃上。艾瑪這才從幻想中回神,趕忙專注在眼前的展覽。那是一張黑洞的照片,黑洞周圍是布滿點點星光的藍天。黑洞是太空中的一個區域,任何物質都無法逃離,就連光也一樣。照片旁邊的紙卡這樣說明。艾瑪打個冷顫。她突然想到莎丹。莎丹現在就在這裡嗎?死後的世界就像這樣嗎?   嗯,並不是。我心想。

作者資料

莎拉.謝柏(Sara Shepard)

莎拉.謝柏是《紐約時報》暢銷書第一名的作者。著作暢銷書超過二十本,《女王心機》及《美少女的謊言》皆已改編為電視影集,並獲全美票選為最受歡迎劇情獎。莎拉.謝柏畢業於紐約大學,並在布魯克林學院取得藝術碩士學位。她於2010年才從亞歷桑那州搬回賓州費城的主要街區,《女王心機》的故事根基於她在亞歷桑那州的觀察和經歷。 歡迎蒞臨www.lyinggame.com以取得最新的八卦、線索和祕密。

基本資料

作者:莎拉.謝柏(Sara Shepard) 譯者:陳彬彬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15-08-18 ISBN:9789571061016 城邦書號:SPB7H00000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