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春日裡的陽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春日裡的陽

  • 作者:晨羽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5-06-30
  • 定價:270元
  • 優惠價:79折 213元
  • 書虫VIP價:21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2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2019聖誕月5折起,快來裝點你的心靈聖誕樹!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排行榜TOP1暢銷作家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晨羽 又一話題暖心力作 為你撫平每一道青春裡的傷 我不難過,不是因為堅強, 而是因為,還有一個人,願意聽我說話。 「妳為什麼會喜歡我?」 青蘋果妹妹:「因為你對我最好。」 紅蘋果姊姊:「因為你不在乎我。」 陸之陽在遇見邵曉春的時候,邵曉春和八年前的她一樣, 是個懷抱著夢想與熱情的高中女孩。 八年前的她,曾經熱烈地喜歡過一個男孩, 曾經有個男人伴她度過兩個月的神奇時光, 曾經遭受過深刻的傷害和背叛, 曾經因為這些曾經,陸之陽的青春黯然地劃下句點。 因為遇見了邵曉春, 陸之陽又重新有了勇氣,面對那段被她不慎遺失的過去, 關於青春、關於夢想、關於愛的片段、關於那個始終沒有忘記的人…… 春日裡的陽光,是最溫柔的存在, 而那個人,就站在春陽下的暖風裡,對她微笑。

內文試閱

  「邵小姐,還不趕快起床!妳不是說今天要早起嗎?哪有女孩子家這麼愛賴床又拖拖拉拉的?妳老媽我啊,在妳這個年紀時,早就生下妳了!」   距離鬧鐘響起明明還有十分鐘,邵母卻提早闖進房間把窗戶打開,丟下一長串叨念就跑。   三月清晨的寒風從窗外張牙舞爪地撲進來,室溫立刻驟降了幾度,冷得邵曉春在床上擁緊了被子,發出痛苦的哀號。   她最討厭母親用這種方式叫她起床,偏偏這方法又比鬧鐘還要有用。當她還想掙扎,企圖賴床時,腦海卻在此時閃過好朋友的臉孔,讓她濃濃睡意瞬間全消!   她差點忘記今天有重要的任務要辦了!   邵曉春迅速下床換衣、盥洗,剛替自己打包完一份鮪魚三明治,邵母的嘹亮嗓音就從陽台傳來:「曉春,妳明天有事嗎?」   「明天?沒有啊,怎麼了?」她低頭拉上外套的拉鍊。   邵母拎著空洗衣籃走近,「我明天要去台中出差,記得吧?妳如果沒事,明天幫我把租賃合約書拿去給我們的新房客,好不好?」   「新房客?」邵曉春一頓,驚喜道:「已經來了嗎?」   「還沒,應該是今天會來,但不確定白天還是晚上到。我今天要加班,妳也要幫小珂慶生,要是太晚拿去,怕會打擾到人家,所以妳明天再把東西送去,記得要好好跟人家打聲招呼,不可以沒禮貌喔!」   「知道啦!」邵曉春心裡暗暗竊喜,但一想到小珂,她隨即匆匆忙忙的揹上書包,「媽,我要走了,我幫妳多做了一份三明治放在桌上嘍,拜拜!」   「等等,曉春妳頭髮又長長了,晚上有時間的話順便去剪剪吧?」   「可是這次我想留長耶,一直都是短髮,我覺得好沒意思。」   「怎麼會?妳就是短頭髮才好看,要不是我的臉型不適合短髮,早就剪得跟妳一樣,看起來清清爽爽的,妳要知道,媽媽我可是──」   「『在妳這個年紀的時候就生下妳了!』」邵曉春與母親同時喊,她忍不住翻翻白眼,「媽,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妳十六歲時就生下我了,但這跟我剪頭髮又有什麼關係啦?拜託妳不要什麼事都扯到那邊去好不好。我真的要走了,妳三明治要記得吃喔!」   邵曉春一溜煙奔出家裡,往捷運站衝去。   半個小時後,站在教室門口焦慮不安、左顧右盼的李敏珂,看到從走廊盡頭以手刀速度飛奔而來的身影,終於鬆了口氣,卻不免氣急敗壞的抱怨:「邵曉春,妳怎麼這麼慢?妳又睡過頭了對不對?」   「沒有啦,因為剛好跟我媽在談事情,所以稍微晚了一點──」   「停停停!先別說這個,我們趕快過去,再二十分鐘他們的練習就要結束了!」李敏珂焦急地打斷,不顧邵曉春連書包都還沒放好,就直接將她拖走。   她們朝學校最荒涼的舊校舍跑去,在一間教室門口站定,確定四下無人後,李敏珂急忙伸手:「快,東西!」   「好啦。」邵曉春遞給李敏珂一把鑰匙,等李敏珂開鎖後跟著走了進去,剎那間一陣濃烈的臭味撲鼻而來,她忍不住眉頭緊皺,摀住鼻子叫道:「媽呀,這些打籃球的是都不洗澡的嗎?怎麼汗臭味這麼重?」   「哪會?明明就是妳的鼻子太敏感了,而且運動流汗很正常好嗎?」李敏珂仔細看過教室後方那排置物櫃上頭的每個名字,最後指著倒數第二個櫃子,欣喜若狂地喊:「曉春,在這裡,我找到了!」   「好啦,妳快點把東西放進去,我在外頭等妳。」邵曉春轉身逃離現場。   沒想到等李敏珂出來後,又拉著她去教室對面二樓的樓梯口守著,說是要在那裡等籃球隊的人回來。   「為什麼?東西不是已經放好了嗎?」邵曉春抱怨。   「我想知道他發現禮物時會有什麼反應啊!」李敏珂嬌羞,用手肘推推對方,「今天是我生日,妳就幫我幫到底嘛!」   於是在等待的空檔,邵曉春索性拿出鮪魚三明治開始享用早餐,塑膠袋的摩擦聲立刻驚動了李敏珂,她連忙驚呼:「妳小聲一點啦!」   四周實在太安靜了,此刻彷彿只要一點點的風吹草動彷彿都能引起巨大回音。   這棟舊校舍的二樓是老師和教官的休息室,一樓的教室則作為社團教室使用,不過由於申請不易,目前僅有兩間社團獲准使用;而這所高中的男子籃球校隊則是特例,因為在歷年的高校籃球聯賽中頗具盛名,同時也是學校的活招牌,因此校長特別在這裡闢了一間休息室,專供校隊成員使用。   但邵曉春一點都不覺得這個空曠的地方有哪裡好,冬天冷得不得了,夏天又有一堆蚊蟲出沒,碰上冷氣團來更是和冰庫沒兩樣。要不是為了幫李敏珂完成心願,她絕不可能在這種天氣提早一小時起床,跑來這兒找罪受,而她們在等待的人,就是本校三年級的籃球隊隊長。   李敏珂是他的超級大粉絲,想送他禮物卻不敢當面送,只好偷偷潛入籃球隊的休息室,把東西塞進對方的置物櫃裡。   每週的一三五早上,籃球隊的球員都會早早來學校練球,因此得趕在他們練習結束前把禮物放好。   「曉春,回去記得幫我跟妳的國中同學道謝,多虧有他,我才能夠順利把禮物送出去。」   「晚上唱歌的時候妳再親口跟他說就好啦,他也會來啊。」   「對唷,那我就請他唱歌吧。」   「妳也該請我才對吧?幫妳求到鑰匙,還陪妳坐在這裡乾等的人是我耶!」   「好啦好啦,我最愛妳了。」李敏珂捏捏邵曉春的手,「那妳媽有問妳什麼嗎?」   「我騙她說今天有兩科晨考,怕書來不及讀完,所以要早點來學校看書。」邵曉春吐吐舌,隨即想起另一件事,拍拍李敏珂的肩,「欸,跟妳說,我家的新房客要來了喔!」   「真的?」還在注意一樓動向的李敏珂,聽到這句話馬上轉過頭,「什麼時候?妳有看到他長什麼樣子了嗎?」   「我還沒見到啦,我媽說他今天就會來,還特別叮嚀我明天送合約過去。」   「聽說對方長得很帥?」   「嗯,而且我媽還說那個人的嗓音很有磁性,非常迷人,只可惜他來跟我媽簽約的時候,我還在我外婆家,沒有看到他的長相。」邵曉春滿心期待,「不知道他會是怎樣的人?」   一年前,邵曉春的母親靠著多年來的積蓄,為自己和女兒換了個新家。雖然只是從同一棟的八樓搬到六樓,但無論是坪數大小或家中設備,都比之前還要齊全寬敞許多;加上母女倆在這區住久了,也已經對環境感到十分習慣。   搬進新屋後,隔了半年,邵母突然問:「女兒,我們把原本那間房子租給別人,好不好?」   沒想到出租訊息才在網路上刊登出來,短時間內就吸引了不少人前來看房子,最後邵母決定將屋子租給一位姓齊的男子。   邵曉春不是很清楚對方的背景來歷,只知道是社會人士。恰巧在邵曉春放寒假跑到外婆家玩的那幾天,那個人與邵母簽下租賃合約,但沒有馬上入住,因此一段時間過去,邵曉春幾乎要忘了這件事。   「妳明天看到那個人再跟我說帥不帥,最好拍張照片給我看看。」李敏珂的目光再度飄向樓下,「說不定等妳見到那位帥房客,就有有更多的新靈感了。」   邵曉春用力拍了一下膝蓋,興奮叫道:「沒錯!說到這個,我昨晚又想到一個新故事,一口氣就寫了五頁,我有帶來,妳幫我看一下好不好?」   「妳又挖坑?上一個故事都還沒寫完不是嗎?」   「唉唷,我會寫完的啦,因為我靈感一來,就忍不住先動筆了,妳來幫我看看──」   「噓!」李敏珂突然神情嚴肅,語氣緊張:「安靜,好像有人來了!」   一陣緩慢規律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傳來,朝她們靠近。   一名穿著黑色運動外套的男生出現在樓下,站在籃球隊休息室的門口,但他卻不是她們正在等的人。   邵曉春隨後注意到,那人捲起袖子的左手腕上,包著一圈白色繃帶,像是受了傷。   李敏珂探頭探腦地小心張望,想看清楚對方的臉,「奇怪,這個人是誰?為什麼會是他開門?鑰匙不是都在隊長身上嗎?而且怎麼只有他一個人,其他人呢?」   「先觀察一下再說吧。」邵曉春悄聲回應。   只見那個男生開門走進教室,但因為角度的關係,她們看不到對方在裡頭做些什麼。   十五分鐘後,一群男生的喧鬧聲從走廊盡頭傳來,打破了四周的靜謐。   籃球隊員一個個魚貫進入教室,他們此起彼落的笑鬧聲讓原本荒涼死寂的舊校舍頓時熱鬧洋溢。   邵曉春和李敏珂嚥嚥口水,繃緊神經屏息等待,不一會兒,教室裡爆發出一陣高昂激動的叫囂聲,幾乎要把屋頂掀開來。   「喂,大家快來看,隊長大人的櫃子裡有愛的禮物!」   「哇塞,是護腕,還把隊長的英文名字都繡上去了!」   「還有卡片在裡面!是誰送的?有沒有寫名字?」   「這是什麼時候放的?門不是都有上鎖嗎?該不會是爬窗進來的吧?」   「怎麼可能?外面是池塘耶!」   球員們開始瘋狂討論,熱烈的起鬨聲不絕於耳。   李敏珂與邵曉春興奮的在樓梯口推來推去,突然就被身後的斥喝聲嚇得花容失色:「妳們在這邊做什麼?」   女教官一身墨綠套裝,兩手叉腰,目光嚴峻:「妳們不知道這裡除了籃球隊隊員之外,早上跟中午嚴禁其他學生進出嗎?妳們是哪一班的,叫什麼名字?」   「小珂,快跑!」邵曉春立即跳起,拔腿就跑。   「曉春,等我!」李敏珂一時驚慌之下,本能反射地抓住邵曉春的書包背帶,讓她整個人差點重心不穩往後跌,被扯下的書包更是沿著階梯直接滾落到一樓,裡頭的物品全都掉了出來,七零八落地散在走廊上。   邵曉春見狀趕緊衝下樓,而那些被巨大聲響驚動的籃球員,這時也紛紛走出教室想一探究竟。   等到邵曉春終於將散落一地的物品收拾完畢,女教官也已經氣呼呼的來在她們跟前。   「妳們兩個!」她咬牙切齒,當著所有隊員的面朝兩人大吼:「現在立刻跟我到訓導處報到!」   邵曉春噘嘴,摸摸鼻子,揹上書包,和一旁緊抓住她、完全不敢抬頭的李敏珂,在一雙雙好奇的視線下,狼狽地離開舊校舍。   訓導處裡,女教官的一連串砲火攻問讓她們的頭低到不能再低,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邵曉春在腦中迅速分析目前的局勢,要是說出她們出現在舊校舍的原因,教官一定會追問她們是怎麼拿到籃球隊教室的鑰匙,到時候反而更麻煩,被捲進這場風波裡的人也會更多。   為了避免讓事情更難處理,她靈機一動,故意裝出一副面有難色的樣子:「教官,我就老實跟妳說了吧,我這位同學小珂,一直都有個異於常人的困擾。」   「異於常人?」教官眉一挑,「什麼困擾?」突然被點名的李敏珂,這時也向邵曉春投來困惑的目光。   「其實,小珂有一個不為人知的怪僻,就是一定要在非常、非常寒冷的環境裡才讀得下書,待在越冷的地方,她的記憶力就會越好,無論是背課文還是英文單字都難不倒她。我們今天會跑去舊校舍,就是為了念書。小珂已經報考今年的英文檢定了,她的好勝心強,自我要求又高,每天都很努力K書,還說不敢等到夏天再準備,因為那時候一定會受到天氣影響而導致學習效率不高;去年她就是因為這樣考差才沒拿到證照,那時她可是哭了整整一個禮拜呢!所以小珂說今年一定要雪恥,勢必要拿到高級證書。   女教官一臉將信將疑,卻沒打斷邵曉春的話。   「但偏偏她的體質很奇怪,只要天氣不冷她就無法讀書;剛好今天寒流來,時機正好,她原本還說要在教室門口一邊吹風一邊讀呢,我擔心她會感冒,勸了她好久,才想到舊校舍是個可以讓她讀書的好地點;不但沒什麼人,周遭又安靜又陰涼,還不需要吹冷風。但她不敢一個人去,我就只好陪著她了。其實我們也不想去那裡的啊,可是我不忍心看她那麼傷心難過,每晚聽她在電話裡哭著對我說書讀不完,真的讓我很心疼!」   女教官一時之間聽得呆了,大概是沒有想到這件事竟然另有隱情。   邵曉春趁勢再補了一句:「教官,其實小珂這樣並不是特例,一般人也會有類似的情形。像我平常喜歡寫散文、詩,可是一定要等到三更半夜我才會文思泉湧,白天則是一個字也擠不出來。我相信教官也是一樣,在某個時段會覺得自己精神特別好,特別頭腦清晰吧?唉,小珂因為這種體質,過去受到不少委屈,她國中時的男朋友,就是覺得她很奇怪因此瞧不起她,最後甚至把她甩掉,她還被同學嘲笑了整整三年呢!小珂也很無奈,真的不是故意要這樣的,所以拜託教官就原諒她這一次,我們再也不會去舊校舍了,真的!」   「唉。」女教官嘆了口氣,滿是憐惜地望著李敏珂。   邵曉春心想,如果李敏珂這時能默默流下一行清淚的話,效果一定會更加分,但從好友已陷入呆滯的神情來看,應該是不可能;再說要是演得太誇張反而會露出破綻,因此她不禁祈禱李敏珂能維持原樣,暫時別說話,只要低頭不動就好。   女教官從座位上站起,臉上已經沒了怒色,神情柔和。她拍拍李敏珂的肩,柔聲勸導:「別給自己太大壓力,讀書雖然重要,但身體健康更重要,千萬不要太勉強自己。不過,雖然妳的狀況情有可原,學校的規定還是得遵守。」   她再嘆了一口氣,宣布:「這次就原諒妳們,以後不可以在禁止時間內再跑到舊校舍去了,知道嗎?」   「知道了,謝謝教官!」兩人異口同聲回答,暗暗鬆了一口氣。   「不過⋯⋯」女教官此時又說:「雖然我不追究,但還是會把這件事告訴妳們的導師,妳們是九班對吧?」她雙手抱胸,嘴角上揚,「我記得妳們班導今天正好請假,下禮拜一我再通知他。妳們沒意見吧?」   邵曉春和李敏珂渾身一震,面色驚恐的互望一眼。   「⋯⋯沒有。」兩人垂頭喪氣,聲音氣若游絲。   知道自己即將大難臨頭,原先還心存僥倖,這下卻立刻陷入了絕望。   ***   正午時分,太陽和煦的光芒穿過厚厚雲層,將原先灰澀黯淡的天空染亮了些;在寒流來襲時還能看見這樣的陽光,頓時也讓人覺得沒那麼冷了。   陸之陽肩背著行李袋,手拖著行李箱,俐落的下了計程車。她先是仰望著眼前聳立的大樓好一會兒,確認地址沒弄錯,便放心入內,搭乘電梯直達八樓。   之前她已經看過房子內部的照片,覺得很滿意,但當她跨進新家客廳時,卻比先前看到照片時還要驚艷。   腳下的白色磁磚地板光潔,一點灰塵也沒有,看得出房東特別花心思打掃過。她走進廚房一看,瓦斯爐底下的櫃子裡,還留有一組簡單乾淨的鍋碗瓢盆。   兩房一廳已經算得上是一個小家庭的格局了,這樣大的房子就她一個人住,未免有些奢侈了。   在屋裡繞完一圈,陸之陽放下行李,拿出手機撥打電話。   「喂?」一道低沉的男嗓從話筒裡傳來。   「抱歉,打擾你上班了,你現在方便說話嗎?」   「當然,妳沒打擾到我,我正好要去吃午飯。」齊廣成溫聲問:「怎麼了?」   「我現在人在你幫我找的那間房子裡,可是我越看越覺得不對勁,你確定租金真的是七千五嗎?這種房子在台北就算一個月租金破萬我都不覺得奇怪,這真的是你當初跟房東談好的價錢?合約是不是還有其他附帶條件?」   「妳已經到了?太好了,妳放心,我確實跟房東談妥了,就是這個價錢沒錯。除了電費超額要另外算之外,水費、網路費都包含在租金裡,還有電視的第四台也是。房東太太人很好,考量到妳一個年輕女生在台北生活比較辛苦,就把沙發留給妳用,還留了一點廚具在廚房裡,以後妳煮菜也比較方便。」   摸摸客廳的粉色帆布沙發,陸之陽驚訝道:「太誇張了,這位房東人也太好了吧?你到底是怎麼找到這麼好的房東跟房子的?你那時沒說房子那麼大,只說很適合我住,其實坪數只要有現在的一半,對我來說就綽綽有餘了⋯⋯」   「我只是希望妳能住得舒服一點。」齊廣成的聲音不疾不徐,「這次能順利租到預算內的好房子,也算是緣分加巧合吧,之前一看到招租訊息,我就先跟房東太太聯絡,才發現她竟然是我大學同學的同事。其實本來的租金應該是破萬的,可是看在我同學的面子上,房東也很乾脆的讓我殺價。當然,我也再三向她保證,妳會是個很守規矩的房客。」   陸之陽目光掃過沙發前的茶几,茶几底下似乎有些什麼東西,她俯身一瞧,忍不住驚呼:「天啊,怎麼還有兩串衛生紙?房東未免也好過頭了,連這個都幫我準備,我根本是住進飯店裡了吧?」   齊廣成忍俊不禁,「那跟房東無關,是我幫妳準備的,我上次過去的時候就先幫妳添購了些生活必需品,新的曬衣架跟洗衣籃,放在浴室裡;掃把跟拖把也幫妳買了,屋子裡基本上大致該有的都有了。但這裡沒有陽台,所以妳要曬衣服的話要到頂樓去。其他妳看還有缺什麼,再另外買就行了。」   「你為什麼⋯⋯」陸之陽喉嚨泛上一陣乾澀,「你不需要做到這樣的。」   「我剛說了,我只是希望妳能過得好,所以才會為妳找舒適一點的房子。我不是為了討好妳,也不是想要妳感激我,畢竟這是妳第一次找我幫忙,所以我才想竭盡所能,努力幫妳處理好這件事。」他用始終安定的沉穩嗓音說:「不用覺得過意不去,就當作是我欠妳的。」   陸之陽坐立難安,「什麼欠不欠的⋯⋯」半晌,她轉而問道:「你這個月還會去店裡嗎?」   「我月底出差會過去看看。」   「你能不能再幫我一個忙?我人在台北,沒辦法常回去,如果方便的話,請你順便去看看我媽。」她抿了抿脣,「替我多關心她。」   齊廣成沉默了一會兒,才說:「妳不需要特地向我要求這種事,我去看阿姨從來不會是『順便』的。妳現在什麼都不用擔心,最重要的是今後要好好照顧自己。如果碰到什麼麻煩,隨時都可以打給我,我希望妳別逞強,就當作是為了阿姨,對自己好一點吧,嗯?」   「我知道。」陸之陽斂下眼眸,做了個深呼吸,「這次真的麻煩你了,謝謝。」   「一點也不麻煩,我反而要謝謝妳肯給我機會,讓我可以為妳做點事。妳應該也累了吧?行李放著先休息一下,等我忙完,下禮拜再去看妳,到時一起吃個飯吧?」   「好。」   掛斷電話,陸之陽靜坐片刻,隨後起身打開窗戶,讓空氣流通。   從這裡往外看出去的視野相當好,晚上的夜景應該會更漂亮。望見這片和家鄉截然不同的景色,才讓她終於有了離家的感覺。   這個城市現在還看不到春天的影子,也許等冷氣團離開後就會開始回溫,而她的新生活,也將從這個春天起步。   她專注眺望著遠方的風景,忽然手機響起,原以為是母親打來的,結果並不是。   「陸之陽,妳在幹麼?」一接起電話,對方便扯著嗓子尖聲喊著,連個招呼也沒有。   「整理新家。」   「嘿,妳到台北了?我還以為妳明天才來呢!這樣剛好,明天我們可以先出來聚一聚,我知道一家很可愛的餐廳,妳陪我去吃,我們好久沒有見面了!」   陸之陽停了一下,「但我今天才到台北,還有很多東西要整理,等後天喝菲菲的喜酒,我們就可以見面了不是嗎?」   「那又不一樣,我跟妳說,我原本想幫我們三個辦個單身派對,在菲菲婚前好好痛快的玩一場。好姐妹都要結婚了,妳不覺得我們該去夜店狂歡一下嗎?」   陸之陽閉了閉眼,深吸一口氣:「蔣莘,妳也知道菲菲的身體不是很好,光是忙著籌備婚禮就已經讓她夠累了,如果我們還在婚禮前夕把她抓出來玩到三更半夜,隔天菲菲也很難撐得住吧?我覺得還是不要這麼做比較好。」   「妳怎麼變得這麼難溝通啊?這樣我會很無聊耶!算了,等明天我男友回來,再叫他帶我出去玩!」話才剛講完,蔣莘也不說一聲再見,就直接掛了電話。   陸之陽把行李推進房間,打算晚一點再到樓下和房東太太打個招呼,感謝她肯把房子便宜租給自己,還留下這麼多東西讓她使用,省去她不少開銷。   來到台北的第一天,陸之陽沒有太多閒暇時間,心中盤算得趕緊把家裡整理好,後天還要出席陳菲菲的婚禮。   她和陳菲菲、蔣莘三人是高中同學,也是當時最親密的好友,說是閨密也不為過。畢業後,她們分別在不同的大學讀書,很少相聚,但始終保持著聯繫。   蔣莘跟陳菲菲最後選擇在台北工作,陸之陽則因為母親身體狀況不佳,她擔心家裡的雜貨店生意會忙不過來,因此回到故鄉,週休二日在店裡幫忙,平日則在當地的政府單位上班,當了兩年的約僱人員。那段期間,她們偶爾會在臉書上關注彼此的近況,畢竟太久沒見,互動也不如以往熱絡。   方才蔣莘打來約她明天先出去聚聚時,陸之陽當下第一個念頭是:有這個必要嗎?當蔣莘抱怨她難溝通,甚至粗魯地掛她電話時,陸之陽也不擔心蔣莘生氣,反而慶幸蔣莘沒有提議明天要過來找她。   意識到這點,她停下正在整理衣服的手,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有這種反應,連剛才聽到蔣莘說出「好姊妹」這三個字時也不覺得溫馨,反而有些不耐,一心只想盡快結束通話。   她幾乎懷疑,兩個月前出的那場車禍,除了撞壞她的腿之外,是不是也把她換了另一顆腦袋?不然她怎麼會對許多事情的想法和感覺,都與過去截然不同了?   忙了一個下午,陸之陽躺在沙發上歇息一會兒,時間將近傍晚,她正感到飢腸轆轆,打算出去買晚餐時,家裡門鈴就響了。   「搬家辛苦了。」齊廣成一身筆挺的黑西裝,「抱歉,沒先說一聲就跑來了,妳晚餐還沒吃吧?我帶了點披薩過來。」   陸之陽很意外,「你不是說下禮拜才要來?」   「嗯,可是我想妳今天剛到,擔心妳只顧著打掃,會忙到忘記吃飯,所以決定提早結束工作,直接過來看妳。」   他的敏銳讓她一時無語。   將披薩跟飲料放在桌上,他環顧四周,「怎麼樣,還滿意嗎?有沒有哪裡覺得不方便?」   「沒有,這裡很好,有點好過頭了。」陸之陽打開披薩盒,對他說:「你也一起吃吧。」   齊廣成頷首,脫下外套、鬆開領帶,與她一同在客廳坐下。   「妳的腳真的沒問題了?」   「嗯,完全康復了,也沒有留下什麼後遺症。」   「下禮拜就去面試會不會太趕?怎麼不再休息幾天?」   「又不是生什麼重病,而且我哪裡還有時間休息?我之前在醫院跟家裡就已經躺得夠久了,米蟲也當得差不多了,現在得趕快努力工作賺錢,如果到時付不出房租被房東趕出去,就枉費你當初那麼幫我的忙了。」   「會覺得有壓力嗎?」   「還好啦,平常我也沒花什麼錢,現在家裡的生意也不錯,暫時不需要我寄錢回去,就算寄了,我媽也只會退回來。現在台北寸土寸金,本來就不可能只花七千五租到這樣的房,至少我沒辦法。」語落,她望向他,「所以我不得不承認,你真的很能幹。」   齊廣成眼中閃過一抹微光,揚起脣角:「謝謝。」   兩個月前,陸之陽在醫院甦醒時,第一個看見的並不是爸媽,而是眼前這個人。

作者資料

晨羽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筆下文字總是讓人讀來流淚,但心頭仍充滿暖意。 居住於馬祖南竿,典型戀家的巨蟹一隻。 迷戀紅茶、藍色、音樂、電影、說故事。 最大的願望就是說一個可以停留在某個人心裡很久很久的故事。 著有《黑白猜不猜》、《噓,木頭人》、《剪刀石頭布》、《長夜》、《十二夢》、《春日裡的陽》、《溫柔時光》、《紙星星》、《姊姊》、《來自天堂的雨》、《月亮先生》、《載著流星的人》、《別來無恙》、《藍空》、《深海》等暢銷愛情小說。 相關著作:《來自何方(上)》《來自何方(上)【明信片珍藏版】》《深海》《藍空》《黑白猜不猜》《噓,木頭人》《噓,木頭人【限量番外書衣版】》《剪刀石頭布》《長夜》《長夜(書衣+筆記本珍藏版)》《十二夢》《十二夢(雙面書衣珍藏版)》《春日裡的陽》《溫柔時光》《紙星星》《紙星星_限定通路珍藏版》《姊姊》《來自天堂的雨》《來自天堂的雨:番外—來自天堂的雪》《月亮先生》《載著流星的人》《別來無恙》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peddys/books  FB粉絲團:晨羽小小窩 www.facebook.com/150242531673796

基本資料

作者:晨羽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5-06-30 ISBN:9789869151962 城邦書號:3PL04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