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贖金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伯爵先生》新書延伸66折起!
  •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內容簡介

◆作品暢銷全球超過3600萬冊,翻譯成數十種語言 ◆長踞《紐約時報》《出版家週刊》《今日美國》暢銷榜 ◆20年來人氣始終居高不下的浪漫羅曼史經典! 浪漫小說天后茱麗.嘉伍德 永不退燒的愛情經典,所有愛情小說迷絕不能錯過! 對莉安來說,那可怕的一夜就像是揮之不去的夢魘, 年幼的她不但失去了父親,也和唯一的姊姊從此失散, 這十幾年來她流落在外,過著戒慎恐懼的生活, 然而,當年迫害她家族的埃佛男爵卻不肯放過她, 為了保護自己,也為了找到姊姊的下落,她決心要逃離, 而所有的計畫就從尋求這個男人的保護開始…… 身為布徹南族的領主,眾人對勃迪向來是敬畏有加, 因此他完全沒料到,居然有女人膽敢聲稱自己是他的新娘, 甚至還毫不客氣地命令他親自去接她?! 既然這個英格蘭女人如此膽大妄為,他自然要會一會她, 只是他沒想到這女人如此與眾不同, 不但為他帶來一個意外的驚喜,還勇氣十足地與他對峙, 而她潛藏在勇敢外表下的脆弱,令他有種強烈的感覺想要安慰她、保護她……

內文試閱

6   勃迪在走道上大步前進,每走一步,小教堂的屋椽便為之震動,由天花板落下大量灰塵。莉安鼓起勇氣不讓自己退縮。   幸好他來到距離她兩呎處便停下腳步,雙手背在身後打量她,視線由她的頭部移到腳,然後再回到頭部。他慢條斯理地打量著,等到他終於結束這無禮的審視之後,注視著她的雙眼等她開口。   她為了這一刻計畫許久,反覆演練要說什麼。她打算先自我介紹,因為這樣才合乎禮儀,然後再請教他的姓名。想必他會說他是勃迪,但她會堅持要他證明身分,她準備了幾個暗藏玄機的問題,幾乎可以說是考驗,想藉此判定是否能夠信任他。   沒錯,她發問時要很有智慧,而且一等她冷靜下來就馬上開始。他的眼神令她侷促不安,腦子一片混亂,擠不出任何想法。   他很快便失去耐性。「聲稱是我的新娘的女人就是妳?」   他憤慨的語氣令她滿臉發燙,她感覺自己羞紅了臉。「對,就是我。」   他沒想到她會老實承認。「為什麼?」   「我騙你的。」   「顯然如此。」   「我平常很少……」   「很少怎樣?」他問,納悶她為何如此緊張。他的姿態很輕鬆,雙手交握在身後,而且進來之前已經把劍交給狄良保管。她應該明白他不會對她動手吧?   「很少說謊。」她解釋,很高興自己竟然記得想說的話。望著他的下巴讓她平靜許多,因為他的眼神實在太難以招架。「原來你是年輕人。」她脫口說出之後,微笑了下,低聲說:「有人告訴我,你非常老……滿頭白髮。」   接著她笑出聲來,這讓勃迪深信她腦袋有問題。   「我好像應該從頭開始。我名叫莉安,很抱歉謊稱是你的新娘,但我想不出其他辦法能讓你大老遠跑來這裡。」   他聳肩。「不算太遠。」   「是嗎?」她吃驚地問。「那麼請問一下,為什麼你花了這麼久的時間?我們在這座教堂等了好久。」   「我們?」他輕聲問。   「對。」她回答。「海瑟威兄弟……就是門外的那兩個守衛……和我,我們一直在等。」   「為什麼妳認為我一定會來?」   「因為好奇。」她回答。「我的想法沒錯,對吧?你是因為好奇而來。」   一抹淺笑讓他顯得不那麼兇悍。「沒錯,」他承認。「我想見見有膽量做出這種魯莽行為的女人。」   「你是勃迪……我是說,你是布徹南領主吧?」   「沒錯。」   她鬆了一口氣,整張臉亮起來。要命,她真美。信差沒有胡說,勃迪心想,甚至應該說他的形容遠不足以描述她的美。   「我原本想來個小測試好確認你真的是勃迪,不過一見到你,我就沒有疑慮了。有人告訴我,你眼睛一瞪就能讓樹木裂開,而從你看我的兇狠眼神判斷,我相信你真的能辦到。你的氣勢非常驚人,不過我想你自己很清楚這點,對吧?」   對於她的這番話,他沒有任何反應。「妳找我有什麼事?」   「我想要……不,我需要你的幫助。」她改口。「我帶著一件非常珍貴的寶物,需要有人幫我送回家。」   「難道沒有英格蘭人能幫妳嗎?」   「狀況很複雜,領主大人。」   「從頭解釋。」他建議。連他自己也為之一愕,沒想到他竟然主動延長這次會面。他喜歡她的聲音,輕柔悅耳,但又沙啞性感,如同她本人一樣充滿誘惑。   勃迪習於隱藏心思,所以確定她不知道他的感受。她美妙的香氣令他難以集中精神,那柔媚的氣息中略帶一絲花香,令他著迷又亢奮。他很想接近她,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衝動。   「看到這個你應該就懂了。」她緩緩由袖子中拿出匕首,舉高給他看。   他的反應快如閃電。她還沒猜出他的用意,匕首已經被他一把搶走,他也在同時抓住她受傷的手臂,將她整個人拉了過去。他矗立在她身前,嚴厲質問道:「這個怎麼會在妳手裡?」   「我會解釋。」她大喊。「請放開,你弄痛我了。」   她眼中湧出的淚水證明她所言不虛。勃迪立刻放開她,往後退開。「快點解釋。」他命令。   「我借來的。」說完之後,她轉身大喊,「亞力,你可以出來了。」   有生以來第一次,勃迪激動到差點難以自持。看著麥特藍家的孩子跑過來時,他覺得雙腿發軟,心臟幾乎跳上了咽喉。他驚愕到無法言語,任由亞力撲進他懷中。勃迪用顫抖的雙手將他抱起,緊緊按在胸前。   亞力摟著守護者的頸子將他抱住。「我就知道你會來。我告訴莉安,你一定會幫我們。」   「你沒事嗎,亞力?」他感動得連聲音都在發抖。他轉向莉安以眼神詢問,但她正凝視著亞力,表情溫柔且洋溢著母性。   「快回答啊,亞力。」她指示。   小男孩依偎在勃迪懷中點點頭。「我很好,叔叔,那位小姐很用心照顧我。東西不夠吃的時候,她會把自己那份也給我,還有啊,你知道嗎?她不讓任何人傷害我,那個人想打我,她也說不准。」   在亞力吱吱喳喳說個不停的同時,勃迪一直望著莉安,不過當孩子說明完畢時,他沒有忘記點頭。   「妳要向我解釋所有的經過。」他對莉安說,這並非要求,而是命令。   「嗯,」她答應。「我會從頭說給你聽。」   「叔叔,你知道嗎?」   勃迪轉向亞力。「知道什麼?」   「我沒有溺死。」   以狀況的嚴重性而言,這句話輕描淡寫到了荒謬的地步,可惜勃迪還沒從震撼中恢復,所以笑不出來。「看得出來。」他無力地回答。   「但你是不是以為我溺死了?我告訴莉安你不會相信,因為你很頑固。可是你有沒有相信?」   「沒有,我不相信你溺死了。」   亞力將上半身往旁邊一歪,隔著勃迪看向莉安。「我就說吧。」他用自誇的語氣說完之後,繼續對叔叔說:「他們把我塞進裝小麥的布袋裡,我好害怕喔。」   「誰把你塞進布袋裡?」他努力不流露出憤怒,生怕嚇到孩子。   「抓我的那些人。我好像有哭一下下。」他彷彿在告解不可饒恕的罪過。「叔叔,我不夠勇敢。可是你知道嗎?莉安說我很勇敢。」   「把你塞進布袋的人是誰?」   他粗魯的語氣讓亞力有些擔心,他一臉懊惱地回答,「不知道,我沒看到他們的臉。」   「亞力,他不是在生你的氣。我想和你叔叔說幾句話,你先去收拾東西好嗎?」   勃迪輕輕放下亞力,看著他跑向教堂前方。   「你願意幫我送他回家嗎?」莉安問。   他轉向她。「我會讓他平安到家。」   「我也是。」她堅定地說。「我答應過亞力,我不想食言,而且有件事我想告訴他父親,非常緊急。此外,布徹南領主,雖然我信任你,但我不信任其他人。我聽說你帶了八個手下,真的嗎?」   「對。」   「在亞力出去之前,我想先看過他們每個人的臉。」   「你想看他們?」這個莫名其妙的要求讓他十分困惑。「他們是布徹南族人,妳只要知道這點便足夠了。」   莉安再次要求,「我要先看過他們。」這時亞力剛好跑了回來。   「叔叔,你知道為什麼嗎?」   勃迪望著小男孩。「為什麼?」   「她看到了叛徒。」他急匆匆地說,想搶先公開這個大消息。「我睡著了,可是莉安看得很清楚。為了看他,我們等了好久喔。他是高地人。」他最後補上一句。   「噢,亞力,我不是說過不可以──」   「我忘記了嘛。」他搶著說。「如果妳叫勃迪不要說,他就不會說出去。」   「我看到的那個人很可能已經回到高地了。」她說。「我不知道他在英格蘭停留多久,但我不願意冒險。安全至上。」   「妳想看我的手下,確認那個人是不是在他們當中?」他的語氣明顯透露出憤慨。   她忽然覺得好累,很想坐下來,她沒心情講究委婉,也沒力氣想出能安撫領主的適當回答。「對,我想確認,布徹南領主。」   「妳剛才不是說信任我?」   「對,」她回答之後急忙解釋,「不過那只是因為我得找個能信任的人,而你是亞力的守護者,但我並不信任其他人。亞力告訴我是三個高地人將他由慶典上綁走,可除了計畫綁架他的人之外,或許還有其他叛徒,所以你應該明白,亞力還是有可能發生不測,在他平安回家之前,我會繼續保護他。」   他還來不及回答,外面傳來一聲呼哨。「我們得馬上出去。」他宣布。「我的手下等得不耐煩了,而且麥當諾族的人在召集更多人馬之後肯定會再回來。」   「你們和麥當諾族有仇嗎?」亞力問。   「原本沒有,」勃迪回答。「但現在似乎有了。」   「為什麼?」莉安問。他給亞力的回答模稜兩可,令她十分迷惑。「我遇到的那位麥當諾族人非常和善,而且顯然也很誠信,他答應幫我傳口信給你。」   勃迪點頭。「沒錯,他的名字叫漢里,他確實傳達了妳的口信。可是他也告訴了他的領主,引來族人的好奇。」   「所以他們跑來找你打架?」她努力想理解。   他微笑。「不,小姐,他們是來搶奪妳的。妳明白了吧?我不能容忍這種羞辱。」   她萬分驚愕。「搶奪我?」她喃喃地道。「簡直莫名其妙,他們搶奪我要做什麼?」   他搖頭表示不想進一步解釋。「雖然我很想痛宰幾個麥當諾族的人,但是我得先把妳和亞力送回麥特藍領地。快點走吧。」   亞力轉身就想往門口跑,但莉安抓住他的手,強迫他待在自己身邊。「先等一下,我確定沒有危險之後再讓你出去。」   「可是我不想等。」   「而我不想聽你爭辯,小傢伙。聽我的話,懂不懂?」   亞力立刻向勃迪求救。「我一直跟她說我爸爸是領主,她不可以動不動就命令我,可是她都不聽。她一點都不怕爸爸。你快點跟她說啦。」   勃迪藏住笑意。「跟她說什麼?」   「叫她讓我做想做的事。」   「小姐只是為你著想,亞力。」   「告訴她我爸爸是誰。」他哀求。   勃迪讓步了。「依恩‧麥特藍在高地擁有極大的勢力,」他說。「一般人都害怕觸怒他。」   她甜甜地微笑。「是嗎?」   「一般人會注意自己對他兒子的態度。」   亞力猛點頭,莉安看著他說:「我只想保住你的命,不在乎你父親會怎麼想,對你百依百順很可能會害你丟掉小命。」   「給我看妳的手臂。」勃迪命令。   她一愣。「為什麼?」   他沒有回答,也沒有等她聽從命令,而是直接拉起她的手,將袖子扯到手肘上。雖然包著厚厚的繃帶,但是由手腕紅腫的狀況判斷,傷口應該發炎了。   「怎麼弄的?」   亞力連忙擠到她身邊。「妳不會說出來是我吧?」他憂心忡忡地低語。   勃迪假裝沒聽見,但心中已有了答案。亞力不知怎地弄傷了莉安,他決定等有機會和亞力獨處時再問清楚。至於現在,他決定不再追究。   莉安和亞力看起來很疲憊,兩個人眼睛下方都有黑眼圈。她的臉色異常發紅,勃迪猜測她應該在發燒。他知道必須盡快治療,否則後果會非常嚴重。   「我受傷的原因並不重要,大人。」   「叫我勃迪。」他說。   「既然你這麼說,那好吧。」她有些納悶,他的語氣怎麼突然變得柔和,表情也不再兇惡。   她還來不及理解他的用意,下巴已經被他一把抓住,他將她的頭往斜上方抬起,檢查她臉頰上淡去的痕跡。「妳的臉上怎麼會有瘀痕?」   「那個人用拳頭打她。」亞力急忙說,感謝叔叔轉移焦點,沒有追問莉安手臂上的傷。劃傷莉安這件事讓他感到非常羞愧,所以希望叔叔不會發現。「還有喔,勃迪叔叔,你知道嗎?」   勃迪蹙眉望著莉安,口中不忘回答,「什麼?」   「她的背上也都是一塊黑、一塊青的瘀傷。至少我看到的時候是這樣,現在應該也一樣。」   「亞力,別說了。」   「是真的呀。妳從湖裡出來的時候,我看到妳身上的瘀青。」   「那時候你應該在睡覺才對。」說完,她將勃迪的手撥開。「可以讓我看你的手下了嗎?」   「好。」   她原本打算讓亞力在教堂等,由她出去確認,但勃迪另有想法。他打了個清脆響亮的呼哨,亞力摀著耳朵笑個不停。門猛地被推開,八個男人衝進教堂裡。莉安發現他們每個人進門時都得低下頭,以免撞到門框。難不成布徹南是巨人族?   門一開,她立刻將亞力塞到身後,一心想要保護他,但此刻看來未免可笑,因為朝她走來的那些戰士各個身材魁梧、體格壯碩,她根本不是對手。勃迪看到她保護孩子的模樣,努力告訴自己她並非故意污辱他和手下。布徹南族雖然對敵人殘酷無情,但絕不會對婦孺動手。所有高地人都知道他們極為重視榮譽,但莉安是英格蘭人,因此他決定原諒她的行為,畢竟她並不瞭解他們。   狄良大步上前,將勃迪的劍拋給他,他將之收進腰側的劍鞘中。看到手下驚愕的表情,他不由得在心裡偷笑。他們顯然被莉安的美貌給震懾住,因為他們一個個目不轉睛。   然而,好笑的心情很快轉變為氣惱,他發現自己不喜歡別人公然盯著莉安瞧。看一眼無傷大雅,但目瞪口呆未免太失禮。難道他們這輩子沒看過美女?   亞力由莉安身後探出頭,朝狄良揮手打招呼。指揮官腳步一亂,撞上了勞伯,後者立刻將他推回去。   莉安仔細觀察每個人,勃迪則注視著她,直到她一個不漏地將所有人都檢視一遍。勃迪平靜地問:「現在放心了嗎?」   「嗯,放心了。」   「躲在女人裙子後面的那個膽小鬼該不會是麥特藍族的人吧?」狄良尚未完全恢復鎮定。「我敢對天發誓,那小子好像是亞力‧麥特藍呢。」   亞力立刻奔向狄良,指揮官將他一把抱起高舉過頭,亞力笑得開心極了。「她逼我躲起來。我不想躲,可是她強迫我。」   「小子,我們以為你淹死了。」廉恩喃喃地說,聲音如枯葉般乾澀。   狄良放下亞力,讓他靠在自己肩頭上。小男孩立刻勾著指揮官的頸子,挺直上身轉向另一側看其他人。「我沒有溺死。」他得意地宣布。   八位戰士團團圍著亞力,但有幾個依然呆望著莉安。勃迪以充滿占有性的姿勢往莉安的方向跨出一步,板起臉怒瞪犯行最嚴重的廉恩與勞伯,讓他們明白這種行為讓領主極為不悅。   「麥特藍領地離這裡很遠嗎?」   「不。」他回答。「勞伯,去拿她的行李綁在你的馬上。」他命令完之後,拉起莉安的手往門口走。「狄良,你和亞力一起騎。」走過勞伯身邊時,他嘀咕道:「你沒看過美女嗎?」   「沒看過這麼美的。」勞伯回答。   狄良改用單手抱亞力,大膽地上前擋住領主的路。「大人,你不打算介紹新娘給我們認識嗎?」   「她是莉安小姐。」接下來他一一介紹每個侍衛,但他說得太快且口音又重,所以她只記住了一、兩個。   她想行屈膝禮,但勃迪拉著她的手不放,於是她只好頷首致意。「很高興認識各位。」她說得很慢,這是她見到勃迪以來第一次說蓋爾語,她原本以為講得還不錯,但看到他們的笑容,她又有些不確定。他們為什麼笑?因為很高興她努力講他們的語言,還是因為她錯得一塌糊塗?她越是自我懷疑,越是說得結結巴巴。「感謝各位協助我送亞力回他父母身邊。」   看到他們點頭,她興奮極了。   勞伯上前,秉持一貫的魯莽問道:「妳是他的新娘嗎?」   「不是。」她有些臉紅。   「妳聲稱是他的新娘。」厄倫提醒她。   她微笑。「是,沒錯,可是請諒解,我只是撒個小謊好藉此引起貴領主的好奇,讓他願意來這裡。」   「話說出口就不能反悔。」廉恩說,其他人立刻附和。   「什麼意思?」她問。   狄良微笑地回答,「小姐,意思就是妳是他的新娘。」   「可那只是騙人的。」她爭辯。這番對話讓她十分困惑,她自認解釋得很明白,但戰士們似乎無法理解。   「妳自己說是的啊。」其中一個戰士說。她記得他名叫史蒂芬。   「現在不是說這種事的時候。」勃迪喝止。   他帶頭走出教堂,莉安被拖在身後,他完全不理會站在階梯兩側等候的英格蘭兄弟。他們的馬匹拴在一排樹木旁。   「妳和我騎一匹馬。」勃迪對她說。   她抽回手。「我要先和朋友道別。」   他還來不及制止,她已經快步奔向華道與亨利。當她說話時,他們兩個低頭微笑,由表情看得出來他們感到十分欣喜。   看到她握住他們的手,他立刻走到她身邊。「我們已經浪費太多時間了。」   她不理會。「大人,這兩位是海瑟威兄弟,這是華道,那是亨利。」她介紹。「多虧這兩位英勇的男士,否則我和亞力絕對無法來到這裡。」   勃迪沒有說話,只是對兩兄弟頷首致意。   「華道,麻煩幫我歸還借來的馬匹。」她說。   「可是小姐,那匹馬是妳偷來的。」亨利口無遮攔地說。   「沒這回事,」她反駁。「我只是未經同意擅自借用。請答應我,在事情結束之前,你們務必要躲好。萬一他發現你們幫助過我,肯定會殺了你們。」   「是,小姐。」華道說。「我們知道那個黑心壞蛋什麼都做得出來,我們會躲好等妳回來。上帝保佑妳一切順利。」   她淚濕眼眶。「謝謝你們兩次挺身而出,幫助我度過難關。」   「時間過得真快,」華道說。「第一次見面時妳還很小,而且不會說話。」   「我親愛的朋友黎絲曾告訴我當時的經過,我記得很清楚。在那個淒慘的日子,你們主動伸出援手護送我們。我欠你們太多,不知道該如何報答。」   「能幫助妳是我們的榮幸。」亨利結結巴巴地說。   勃迪握住她的手臂往後拉,迫使她不得不放開他們的手。「我們得出發了。」他下令,但這次語氣比較溫和。   「好。」她應了一聲。   她轉身看到狄良抱著亞力,於是請海瑟威兄弟稍候。她掙脫勃迪的手,快步走過去。   「亞力,去跟華道和亨利說謝謝,他們幫了很多忙。」   他搖頭。「我不要。」他說。「他們是英格蘭人,所以我不要說謝謝。高地人討厭英格蘭人。」他傲慢地說。   她控制住脾氣。「狄良,麻煩讓我和亞力單獨說幾句話好嗎?」   「遵命,小姐。」   他一放下亞力,莉安立刻抓住小男孩的手臂拖到樹叢後。她彎腰對他低聲耳語,亞力不停地扭來扭去想掙脫。   狄良問勃迪,「她在做什麼?」   勃迪微笑地回答,「教那孩子禮貌。」他再次看了兩兄弟一眼,然後重重嘆息。「看來我也忘了禮貌。」   狄良覺得這句話很奇怪,開口想問,但領主已經轉身走向華道與亨利。兩兄弟顯然很害怕,因為他們不停後退,最後勃迪不得不命令他們停住。   狄良聽不見領主對他們說了什麼,但看到他由靴筒拔出鑲了珠寶的短刀交給華道。狄良的表情就跟華道一樣驚訝。他看著華道一再婉拒,但最後勃迪還是贏了。   莉安也看到這段插曲,微笑地繼續叨唸著要亞力去道謝。   幾分鐘後,亞力拖拖拉拉地穿過空地去找海瑟威兄弟。莉安往他背脊中央輕推了一把,要他加快腳步。   亞力低垂著頭站在勃迪身邊,對華道與亨利說:「謝謝你們,你們兩個很照顧我。」   「還有呢?」莉安催促。   「你們其實不必那麼做,但還是做了。」   莉安好氣又好笑,開口幫忙解釋,「華道、亨利,他是想說很抱歉為你們帶來這麼多麻煩。他知道你們為了他賭上性命,對不對,亞力?」   小男孩點頭,然後牽著莉安的手目送兩兄弟遠去。   「我有沒有說對?」   「嗯,你說得很好。」   狄良將亞力抱上馬,然後轉身問領主,「她有沒有告訴你怎麼會和亞力在一起?」   勃迪翻身上馬之後才回答,「沒有,她什麼都還沒說,但她終究會說的。狄良,別急。現在最要緊的是先把她和亞力送去安全的地方,遠離麥當諾族的魔掌。等到確定安全無虞,不必擔心追兵的時候,我自然會要她解釋。叫廉恩帶頭。」他命令。「北上之前,我們先去凱文‧莊蒙德的家。勞伯負責殿後。」   「莊蒙德家不在我們回去的路上,繞過去要多花好幾個小時。」狄良說。「恐怕太陽下山都還到不了。」   「我知道他家在哪裡。」他回了一句。「凱文的妻子擅長醫術,莉安的傷需要治療。」   莉安站在空地中央,冷得全身直哆嗦,耐心地等候他們商量她的事。他們很明顯是在談論她,因為他們說話時一直蹙眉望著她。夏日暖陽照在她臉上,但她卻覺得越來越冷,全身肌肉痠痛。她知道並非因為疲憊,老天,她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病倒。她必須善用每一天、每一分鐘,一定要在秋收節之前找到姊姊。噢,機會太過渺茫了。她不該向埃佛謊稱寶盒在姊姊手中。過去這十五年來,國王陸續出動全國的兵力尋覓,卻始終沒有結果,單憑她一個人怎麼可能找到?寶盒真的還在莉婷手中嗎?埃佛似乎這麼認為,加上當時因為亞力身處險境,莉安情急之下撒的謊更助長了他的想法。然而她心裡知道寶盒早已消失不見,此時她覺得自己有如身陷泥淖,迅速地往下沉。   不過她有個粗略的計畫。送亞力回家之後,她打算懇求他父親送她去麥佛森族的領地,據說莉婷住在那裡。然後該怎麼辦?她腦中滿是沒有解答的問題,只希望等身體狀況好轉之後能夠一一釐清。   她搓搓手臂驅走寒意,強迫自己專注在眼前的狀況。勃迪策馬朝她而來,接近時並沒有放慢速度,而是彎腰側身摟住她的腰,輕而易舉便將她抱上馬。   她拉拉裙子遮住膝蓋,努力保持背脊挺直,以免碰到他的胸膛,但勃迪不讓她繼續矜持,收緊手臂讓她貼向自己。   老實說,她很感謝有他的體溫可以取暖,而且他的陽剛氣息也很好聞,有如原野的芬芳。她想閉上眼睛休息幾分鐘,假裝這場惡夢已經落幕。但她不敢放縱愚蠢的幻想,因為她得隨時留意亞力。   她在勃迪懷中轉身,抬頭看他。他其實挺英俊的,她想,一下子忘記了要跟他說什麼。她聽過維京人的故事,據說那些戰士數百年前曾在英格蘭各處留下足跡,她認為勃迪一定是他們的後代,因為他的身材如此壯碩,一如傳說中維京人的體格。他的輪廓深邃分明,顴骨高聳、下巴略顯方正。沒錯,他確實很英俊,肯定有不少女人曾獻上她們的心。這個想法引發了另一個念頭──亞力說過勃迪還沒成婚,但會不會有心愛的女人正癡癡地等他回家?   「有什麼問題嗎?」   「亞力可以和我們騎同一匹馬嗎?我可以挪出位子給他。」   「不行。」   她等他解釋為何拒絕,過了一分鐘才明白他並不打算說明。他的態度很疏遠,但她盡可能不放在心上。摩肯舅舅常說高地人和英格蘭人很不一樣,各方面的作風都十分獨特,因此她猜測勃迪並非刻意無禮,而是天性率直。   她往後靠在他身上試著放鬆,但每隔一陣子便回頭越過他確認亞力是否平安無事。   「就快到了。」勃迪說。「妳動不動就回頭張望,小心扭到脖子。亞力很好,」他堅持。「狄良不會讓他出事。」說完,他將她的頭往自己肩上一按。「休息吧。」他命令。   她乖乖遵從。

作者資料

茱麗.嘉伍德(Julie Garwood)

她會成為作家非常理所當然:自幼在傳統愛爾蘭人的大家庭中長大,早在耳濡目染中學會說故事。「愛爾蘭人喜歡對每個狀況的所有細節追根究底,」她解釋:「再加上我在七名孩子中排行第六,很早就學會了必須強力表達自己的看法,說話要快而且充滿想像力。」 她對創作故事向來充滿熱情,但一直等到她的三個孩子都入學就讀後,才終於投入創作生涯。出版過兩本青少年小說後,她將創作重心轉往歷史小說,她的第一部小說《溫柔戰士》(又名《鷹王戀》)在一九八五年出版,自此成為暢銷書排行榜的常客。她的作品已經印行超過三千五百萬冊,翻譯成數十種語言流通全球。她最受歡迎的小說之一《玫瑰》曾在美國CBS電視網改編為「賀軒名作影集」(Hallmark Hall of Fame)。 她的故事背景橫跨中古世紀的蘇格蘭、攝政時代的英格蘭、拓荒時期的蒙大拿和現代的路易斯安納州,故事的核心主題卻始終如一:家人、忠貞和榮譽。讀者認為故事中的幽默和揪心情感是他們鍾愛她作品的原因,她這樣描述過她的目標:「我希望讓讀者又哭又笑,墜入愛河。基本上,我希望他們能暫時遁入另一個世界,然後感覺有如親身經歷了一場大冒險。」 她目前居住於堪薩斯州的利伍德市,專注創作下一本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茱麗.嘉伍德(Julie Garwood) 譯者:康學慧 出版社:春光 書系:暢銷小說 出版日期:2015-05-05 ISBN:9789865922634 城邦書號:OG0022 規格:平裝 / 單色 / 49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