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出槌仙姬3: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出槌仙姬3: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 作者:寞然回首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5-04-07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5折 125元
  • 書虫VIP價:12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18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限量梭哈5折!售完不補,先搶先贏
  • 暑假,躲在書海沁涼一夏!麥田、小麥田、晴空聯合書展/三本75折
  • 暑假,躲在書海沁涼一夏!麥田、小麥田、晴空聯合書展/$129有找

內容簡介

「小綿羊,我比他富有多了。」 「你是在慫恿我打劫你?以你現在的狀況應該很好被推倒。」 「被推倒?什麼意思?」 「呃,就是被打劫的意思……」 面對每次總在危急時刻伸出援手的秋狂, 雖然兩人一見面就鬥嘴, 但似乎有什麼心情開始悄悄改變了…… 「妳不懂,美醜不重要,我母親長得也很普通,但我父親還是跟她結婚了,並不是跟那些漂亮的女修。」 「所以你的意思是……想喊我媽?」 以為是單純的火焰洞尋寶之旅,卻演變成段青焰和秋狂兩人只能存活一人的殘酷試煉!在面對生死關頭,段青焰終於正視自己對秋狂的感情,但兩人要如何破除火焰洞的禁制一起活下來? 歷經千辛萬苦,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段青焰,立刻遇到定雲宗一年一度的各峰小比,所有新入門弟子都要參加。偏偏因為雲出塵對段青焰的另眼相待,讓她成為小比中的「頭號公敵」,所有對青焰各種羨慕忌妒恨的師姐妹們,當然都不放過這個機會,卻沒想到一趟火焰洞之行讓段青焰修為提升,她向對手宣告「一招」的口頭禪頓時成為流行語。 而峰比中無可避免地再度與堂姐段青美遇上,段青焰雖然修為、法寶都不如段青美,仍然勇敢迎敵,再度成為定雲宗的勵志傳奇,雖然下場是拚得兩敗俱傷。而為了救治昏迷的段青焰,哥哥段君毅只好犧牲「色相」,請出傳說中神祕尊貴的黑火精靈幫忙…… 峰比結束後,大師姐勸青焰下山歷練,於是她易容成散修皇甫青前往西河王城,卻在途中和一群散修一起被迫參加鐵律門的「靈獸攻城」大戰,其中一位疤面男散修封臨頻頻向青焰示好,甚至向她求婚,這人究竟是來者不善?還是另有一番機緣?而定雲宗派來助陣的弟子竟是由少宗主雲出塵領軍,重新和雲出塵並肩作戰,是否會讓青焰和雲出塵的友誼昇華為愛情呢? 【延伸閱讀】 華文小說專賣店開張囉, 最強作繪者陣容歡迎光臨! 帶你品嘗愛情中的萌點與笑點! ◎晴空萬里部落格:http://sky.ryefield.com.tw 【讀者一致好評】 「看完試讀後很期待之後的實體書出版呢!看過很多類似的修仙文,但是女主角會煉鐵真的是第一次看到,武器鎚子是何等霸氣又可愛的技能啊,很多類似體裁的小說,女主角都是會易容或是用毒之類的,但本書令人耳目一新的攻擊方式和武器,讓我十分驚喜!希望在後面可以給女主角段青焰多一點歷練,讓讀者可以看到更多精采的成長過程,還有希望可愛的契約靈獸多出來賣萌,茶杯狗這個設定真的太可愛了,超喜歡的!牠完全戳中我的萌點啊!也希望之後的故事會有更多小伙伴們加入賣萌奮戰行列,然後看女主角如何成長然後好好的欺負教育壞姐姐!」 ——讀者 羽傾 「嗯,我喜歡它的書名,取得十分合適,女主角確實『出槌』,不僅出糗武器還是鎚子www,然後是劇情安排,讓人有足夠的想像空間,因為目前很多線索都還在伏筆階段,未被收起,所以相對的就很有想像空間,像是青焰後來到底會不會變回原來的模樣、比賽的結果如何……等等,而且角色塑造十分鮮明,每個角色都有各自的個性。這本書好看,真的好看,處處都很歡樂,讓人看到邊看邊笑,差點被當成神經病!」 ——讀者 奶油蒼蠅 「書中有好多俊男美女、才子佳人!果然還是只有他們才能彌補被現實殘忍摧殘下,只剩丁點的幼小心靈!小塵塵實在太帥了!美嬌男萬歲!之前看過類似這種類型的小說,我覺得《出槌仙姬》不同於那些作品的地方是,作者寞然回首對美男的描寫很精緻!嘿嘿。」 ——讀者 悠媚情殤 「出槌仙姬會讓人想一再看下去,不會讓人覺得無聊無趣。內容總是有些出其不意,且看著人物的有趣互動,會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揚;還有中間各種的冒險困境,會讓人跟著劇情的走向而緊張,像似融入書中一樣。這本書比起其他同類的書多了歡樂與輕鬆,不像其他書主角面對各種的壓力山大呀,讓人的小心臟隨時處於緊張狀態。」 ——讀者 星緋

目錄

第一章 修羅場 第二章 因為愛 第三章 玉衡星君 第四章 火焰洞內孤男寡女 第五章  忽悠獸 第六章  秋狂,你這個笨蛋 第七章  傳承是個坑 第八章  各種惦記 第九章  一招 第十章  三師兄賽臺表白 第十一章 揍他! 第十二章 挪地兒 第十三章 命運 第十四章 送上門的苦力 第十五章 做我兒媳婦好不好 第十六章 證明自己 第十七章 命懸一線 第十八章 火殿火樂 第十九章 出名了 第二十章 敗亦有道 第二十一章 敵我不分的大殺器 第二十二章 星星草的辛酸史 第二十三章 味道不對 第二十四章 喬裝下山 第二十五章 醜男人與病秧子 第二十六章 長城長 第二十七章 醜能辟邪防妖 第二十八章 無事獻殷勤 第二十九章 被表白了? 第三十章 認出來了 第三十一章 殺猴儆雞 第三十二章 熱血一次 第三十三章 我們兩個人的祕密 第三十四章 靈獸攻城 第三十五章 內鬼最可怕 第三十六章 怕老鼠的貓 第三十七章 神箭手天賦 第三十八章 小綿羊,想我了沒? 第三十九章 情,不知所起 番外 那年的星星草

內文試閱

靈獸攻城
  靈獸攻城對鐵律門和春城來說,都是再熟悉不過的試煉。   據說,鐵律門旁邊是西部曠野,那裡有一個靈獸與野獸混居的獸類大本營,又稱萬獸城。   據說萬獸城裡有幾隻能化形,相當於人類元嬰期修為的靈獸統治。因為靈獸身體的特殊性,同等修為下,一隻靈獸往往能同時挑戰兩個相同修為的人類。   所以,萬獸城越發顯得有些神祕了,更加沒人敢去招惹。   至於每三年一次的靈獸攻城,而且這麼準時、這麼和諧,雙方都會遵守時間和規則。   說起來,靈獸的世界比人類更加殘酷,優勝劣汰是最自然的法則,只有在生死戰中才能鍛煉出最強大的靈獸。   所以對於這種幾乎是一面倒的戰鬥,靈獸一方卻始終都送死送得樂此不疲。只有死掉那些孱弱的,才能鍛煉出絕對強大的靈獸。   對於靈獸攻城,似乎除了段青焰這種第一次來的新人,其他的人都再熟悉不過。   有了銅牆鐵壁的保護,鐵律門也不小氣,提前開放銅牆鐵壁的部分許可權,讓所有人進入,進行分段分配,獲得分段自由進出的權力之後,每個人都必須要跟自己那一段的器靈溝通並記住位置,因為從別的地方是無法進入銅牆鐵壁的。   說起來銅牆鐵壁的原理就是幾千張盾連在一起,既是一個整體,又由一個個的個體組成,互相依存卻又互相獨立不受影響。   修真者又不似普通百姓般人數眾多,有死了的散修、偷跑的宗門弟子,剩下的加起來其實不過兩百餘人,加上鐵律門的一百多名修真弟子,銅牆鐵壁未能完全發揮作用。   阿呆忍不住偷偷給段青焰發牢騷:「早知道人這麼少,後面那一截不修都夠用了,青焰妳就不用那麼痛苦了。」   段青焰搖搖頭,她這次因禍得福,雖然承受了痛苦,但進入那樣的境界後,總歸會有些好處,只是她自己都還沒挖掘出來罷了。   鐵律門在靈獸攻城方面早就積累下上百年的經驗,不會讓資源平白浪費。   銅牆鐵壁裡的靈箭就是為後天修者所準備。   他們雖然不能像先天修士一樣憑藉真氣馭使法器的原理與銅牆鐵壁的器靈溝通,從而自由出入作戰,但後天修士能躲在內裡,使用靈箭。   靈箭是鍛造師和符咒師結合的產物,由鍛造師鑄箭,符咒師為箭身上附上相應的符咒。   這樣普通的一枝箭矢就變成了能釋放真氣攻擊的靈箭。   由於符咒師的符咒價格昂貴,每個使用靈箭的人必須事先經過專業訓練,至少射箭水準不能差。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都是有銅牆鐵壁這道大盾保護。   段青焰看著一步步的分工,心裡不由地升起一股強烈的自豪感:這是我段青焰修好的,今天的局面也是我段青焰改變的。   誰說螻蟻就不能改變世界?段青焰這次就做到了。   ********************************   靈獸攻城終於是開始了,場面比段青焰想像中還要宏大。   如潮水般一波又一波的獸類,看著都讓人頭皮發麻,氣勢浩大地奔來,這樣的獸群光是奔跑就已經將春城周邊的樹木草皮踩為平地。   準確地說,這些剛開始進攻的還不能算靈獸,只是待進化的高階野獸。   看著場外密密麻麻的獸類,段青焰有一種被螞蟻群攻擊的感覺。   但,那卻不是螞蟻,每一個獸類都是好幾個人高。   「這算什麼,這才是第一波呢,比這宏大的場面還多了去了。這一波你們就看著吧,不用出手。」說話的人是雲出塵肩膀上立著的那隻靈獸貓,一副我是老大的架式,跟一群小菜鳥們科普靈獸攻城的知識。   這邊喵喵的話剛說完,那邊鐵律門的指令就下達了。   「準備。」   「起。」   「射!」   萬千羽箭在一聲令下後齊齊射出,漫天羽箭如雨點般打入獸群中。   一聲聲慘嚎,鮮血染紅了視線,不斷有獸類倒下。人類這方卻始終在看戲,還沒有任何損失。   這一輪箭射下來,確實沒段青焰他們這些修士什麼事了。   因為箭射完了之後,高空中有人一聲吼,銅牆鐵壁周邊就出現密密麻麻的人群,熟練地打掃戰場順便把僥倖活下來的野獸補刀送上路。   「不是靈箭矢?怎麼沒爆?」段青焰忍不住問。   喵喵這會兒很快變成了萬事通,得瑟地從雲出塵身上跳到段青焰肩膀上和阿呆一左一右不對稱地站著,一邊回答段青焰的問題:「真笨啊妳,對付這種低等貨色哪裡要用靈箭矢?靈箭矢數量有限,當然是後期再用。」   「第二波還是我們的人上,第三波就有勞諸位了。」   開口的是個長鬚道長,之前段青焰沒見過,但看此人模樣比那個長音道長要正派順眼許多。   長音道長也在此人身後立著,與長音道長並排的還有一中年女子,一臉嚴肅。   倒是為首那位,反而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不用猜,這位應該就是鐵律門的鐵鬚門主,似乎姓苟,具體姓名不詳。   第二波基本是低階靈獸組成的隊伍,依然是浩浩蕩蕩,但數量估計只有第一波的三分之一,已經沒了那種潮水湧來的感覺。   但是段青焰知道這一批雖然數量少了,卻更具戰鬥力。   依然是熟悉的口令。   「射。」一聲後,天空中密密麻麻如雨點般整齊、密集的羽箭再次上演。   只是結果卻讓段青焰很意外。   這樣聲勢浩大的,在第一波非常管用的羽箭,射下去之後竟然有將近一半未命中。另外一半命中的還被靈獸粗糙的皮肉外殼給抵擋住。   真正死亡加重傷的靈獸不足三成之數。   「準備。」   「射!」   又是一輪密集射擊後,終於得見成效,卻依然餘三成左右。   剩下的三成,當是此波靈獸中的精英。   眼看著越來越近的靈獸,段青焰很有衝動去幫忙,卻被肩膀上自稱老江湖的喵喵給攔住,「這是鐵律門主持的活動,要聽話,人家門主說不用出手就別添亂。」   眼看著靈獸越來越近,悍不畏死地衝向銅牆鐵壁。   原本銅牆鐵壁左右兩邊的人終於再次出現。   以數量對數量,相近的修為,悍不畏死的戰鬥。   這,是屬於後天戰士的戰場,雖然慘烈,卻也是他們必須面對的成長。   段青焰雖然看得熱血澎湃,甚至不忍不時有人死亡。   但是在喵喵提點過一次之後,段青焰就沒再興起出去幫忙的心思。   那是屬於他們的戰鬥,雖然有人受傷、有人失去生命,但這樣通過戰鬥讓自己突破的方式,也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有些人還是忍不住想要出手,但是卻發現自己根本就出不了銅牆鐵壁。   「我們怎麼被關了?」   「你傻啊,銅牆鐵壁的主陣掌握在人家鐵律門手上。」   鐵鬚道長也不多做解釋,微閉雙目,似乎睡著了一般。   倒是他身後立著的女道長,一臉嚴肅地說道:「諸位還請稍安勿躁,尚有五波,到時還請諸位莫要留手。」   古綠兒往段青焰身邊靠了靠,跟段青焰小聲抱怨:「鐵律門的人太殘忍了,居然任門下弟子這麼慘死。」   「無知。」苟嫣就像橡皮糖一樣盯古綠兒盯得很緊,「我們苟家每位後天外門弟子都以能參加靈獸攻城的機會為榮。」   「那也太殘忍了,明明放幾個先天修士下去,丟幾個大型術法就能解決的。」古綠兒不爽道,這位小姑娘天生心腸好。   「妳懂個屁。」苟嫣翻了個白眼,繼續興奮地盯著場外,「仔細看吧,過會兒就知道了。」   段青焰也很好奇,鐵律門為什麼要這麼殘忍?   箭師都是聽號令行事,沒有號令下,也沒人幫忙射箭,外面的戰鬥純粹是後天武者與低階靈獸之間的肉搏戰。   隨著靈獸和人類的不斷傷亡,空氣中瀰漫的血腥氣味越來越濃郁,連銅牆鐵壁裡的人也能感覺得到。   場外,異變突起,一位看上去二十五、六歲的男子彷彿受了什麼刺激,突然一聲大叫,整個人似乎被殺氣包裹。   「是苟強,他成功了。」苟步蘋的聲音裡充滿歡喜,同時也引起了段青焰的注意。   再仔細看外圍場的戰鬥,那名被殺氣包裹的男人彷彿變了個人一樣,出奇地強。   出手間,真氣的運用已經有些先天的樣子,但不是真正步入先天。   「他這個狀態是?」段青焰忍不住問。   「不懂了吧?土包子。」苟嫣得意地回答:「這是我們鐵律門以殺入道的方法。與其苟且地活著,不如到生死關頭走一遭激發潛能。」     很快,除了苟強之外陸陸續續又有四五個人進入這種狂化狀態。   不止是人,靈獸也有渾身充滿殺氣進入這種狀態的。   眼看著同伴死傷差不多,剩下的靈獸圍著那幾隻狂化的靈獸退去,剩下的武者也陸陸續續地收拾戰場,這幾位狂化的則被專人帶走。   「他們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古綠兒忍不住問。   再次遭到苟嫣的嘲笑,「哼,少見多怪。他們這樣,不但沒問題,還能很快進入先天,我們鐵律門的心法有傳自赤戰宗的以戰入道之法。」   「原來苟姑娘還是鐵律門的人啊。」段青焰忍不住幫腔。   「呸,我當然是定雲宗的。鐵律門門主是我們苟家的前輩,我們苟家和鐵律門世代交好都不行嗎?妳一名散修懂什麼。」   「小青,我就說我們散修還是乖乖去那邊集合,跟著定雲宗有什麼好混的。」刀疤男齜著牙刺激段青焰。   「好。」段青焰二話不說離開。   其實段青焰不是隨便能刺激的,她只是想找個藉口跟定雲宗的人分開。   否則一起行動,定雲宗那邊有築基師兄守著,根本無法像那些剛才作戰的後天武者們那樣放開手戰鬥。   還有一點就是,段青焰只會那麼幾招術法,若是跟定雲宗的人一起行動,難保不被其他人認出來。   「怎麼感謝我?」封臨厚著臉皮靠近。   「什麼?」段青焰反過頭問。   看習慣了,這張刀疤臉似乎也不是那麼可怕了。   「若不是我,妳怎麼逃得出定雲宗的視線?」   好討厭的感覺,居然又被看穿了!   無視就是段青焰與封臨最好的相處方式。反正他也不會深纏下去。   兩人重新回到散修的隊伍裡,找一路尾隨的苟步蘋幫忙開了一人一小塊的許可權,兩人挨得很近。   「你該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吧,我不習慣跟人一起行動。感覺像被監視。」雖然對這個苟步蘋沒什麼惡感,但是這人一直跟著,段青焰還是不習慣。   「我、我沒那個意思。」苟步蘋還是沒打算離開。   說話間第三波靈獸已經開始慢慢入場。   這一次,數量上比上一波少了一半多。   但是,這一波靈獸的體型、種類、能力卻更加讓人咂舌。   大到幾人高的巨蟒,小到比阿呆還小的不知名鼠類小動物。   出場形態也各有特點:天上飛、地上跑、半空中飄的,還有地底下鑽的應有盡有。   至於靈獸等級,基本集中在三階和四階,以三階為主。   這種等級的靈獸就跟人類練氣一二階差不多,若是一對一,段青焰基本是不怕的。   可是,對方的數量著實讓人頭疼。   雖然沒有第一波多,但數量優勢依然明顯。   「裝靈箭。」   「準備。」   「射!」   在鐵律門的統一口令下,又一次羽箭飛天的壯麗場景。   但是不同之前的兩次,這次的羽箭落地之後,就會發出一道璀璨的光芒,凡是被射中的都會被這道光芒炸得血肉橫飛,   可惜天上飛的始終無能為力,還有鑽地底的,以及皮粗肉厚的,這波靈箭攻勢也只消滅了一半數量。   「為了把更多靈箭留待後場使用,剩下的就有勞諸位了。」鐵鬚道長開口道:「我們人類與獸族有協議,前兩波不能出動先天,第六波之前不能出動築基,還請各位道友見諒。」   眼看著靈獸不斷靠近,早就有修士一步踏出銅牆鐵壁。   段青焰也跟著第一時間跨出銅牆鐵壁。   到了外面的空間,才能看到原來修復好的銅牆鐵壁根本就像是一座高聳入雲的城牆,飛都飛不過去。   有了這樣的保護,怪不得春城的百姓能夠淡定地在後方該幹什麼還是幹什麼,只是偶爾有幾個小姑娘跑到銅牆鐵壁靠近春城的內圍給修士們加油。   段青焰剛起飛,就被天上一隻長相醜陋的飛禽盯上,撲閃著翅膀咕呱叫著衝了過來。   「哼,扁毛畜生看劍。」   靈獸眾多,段青焰根本就沒打算留手,一上手就是真氣從劍身貫穿刺入,可憐的飛禽爪子還沒伸展開就變成了一具屍體。   「青焰,好棒哦!」阿呆在段青焰前襟口袋裡露出個腦袋一邊觀戰一邊給段青焰加油。   「青焰,屍體別浪費。咱們儲物袋大,全部丟進去。」阿呆還不忘提醒一下。   「好。」   段青焰拎著一把法器青鋒劍,縱橫空中,玩著秒殺、撿屍體的迴圈。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沒多久,還活著的靈獸又有突破極限的,人類修士無一人死亡,也無一人再有狂化之象。   第三波終於結束。   修士們亂成一團地打掃戰場。   段青焰也跟著渾水摸魚地撿了幾隻巨大靈獸的屍體。這種個頭大的都是被人嫌棄不想收的,太占地方。   「咦,說好一起戰鬥的那個封臨怎麼不見了?」   「他出不來的。」阿呆解釋道:「銅牆鐵壁有修為禁制,他修為超過了,出不來,這只有練氣修為才能出來。」   段青焰想到在第二波就有人想出來被阻攔,也明白這其中肯定有不為人知的貓膩,反正上頭說了算,聽他們的。   打完這一輪,段青焰興奮地拎著把青鋒劍,回銅牆鐵壁內休整。   經此一場,段青焰共擊殺三階靈獸十隻,四階靈獸三隻。   三階靈獸幾乎都是一劍秒殺,四階靈獸也能控制在五招內結束戰鬥。   成績似乎還不錯,唯一缺憾就是,太消耗真氣了。   這一次段青焰徹底感覺到自己不能服用丹藥的體質與其他人之間的差距。   太坑了,看著周圍的人一粒粒丹藥下肚,一個個原地復活至滿血狀態了。   而她呢?除了打坐還是打坐!   這就是一個坑啊,還不讓人控訴,因為她必須專心打坐,否則下一場只能圍觀了。   「青焰,我覺得妳的戰鬥方式有問題。」阿呆提議道:「其實妳明明有圓術可以幫助妳恢復真氣。」   「可我明明能秒殺。」段青焰也有點糾結。難道能秒殺的還留著?   阿呆不說話了,只是拿小眼睛無奈地瞅著她。   段青焰被瞅得不好意思了。   阿呆說的沒錯,保持最佳戰鬥姿態也很重要。   段青焰只是沒習慣這種高頻率的作戰,「下一波,我一定改。」   還沒等段青焰完全恢復,第四波靈獸已經出現。   這一次靈獸的種類更多,但數量繼續再減少,品質繼續增加。   這次鐵律門也不敢再小氣,連續發射了兩撥靈箭,但是,靈獸死亡的居然不超過三成。   看來越到後面靈箭的效果也越弱了。   「大家小心,量力而行,練氣一二階修為的最好先不要上,等著後期幫忙打掃戰場吧。」   段青焰深吸一口氣,這次已經是相當於人類練氣修為四至六階的五階靈獸。   按照這個規律,下一波可能會是相當於人類練氣修為七階以上的六階靈獸。   對於段青焰來說,這一波是最好的鍛煉,下一波可能只能跟在別人身後混了。   即便沒有恢復真氣,段青焰依然毫不猶豫地選擇上場。   阿呆提醒得對,她必須養成以戰養戰的習慣,否則對於她這種不能吃丹藥恢復的體質來說,根本無法打持久戰。   進入場中,段青焰遇到的第一隻靈獸就是一隻很小巧、長得像土撥鼠的生物。   牠不止長得像土撥鼠,習性也非常土撥鼠。   首先是欺軟怕硬,利用鑽地之能從一眾七八階練氣修者手中逃出,看到段青焰這個只有四階修為、兩腿走路的軟柿子,決定把她當成攻擊目標用力咬!   咦,好滑,比泥鰍還滑?   這隻「土撥鼠」用鋒利的白牙咬這個人類女修未遂,滴溜溜小眼睛轉了一圈之後,嘴巴裡發出唔嗯不清的聲音,爪子微揚。   小阿呆一看這架式,突然覺得自家主人運氣真的是太奇葩了,最好的、最壞的都會找上她。   「青焰,小心,牠是變異雷電鼠。」   好吧,雷電鼠長成這個土樣?比起白羽鶴的雷電鼠比卡丘醜多了。   但是,阿呆的話,段青焰還是相信。連忙將圓術中的水系法術調動起來,一隻圓圓的水球將自身罩住的同時,將那道從天而降的紫光吸收。   充沛的真氣帶著些刺痛進入體內,那種感覺有些酥麻,有絲絲的痛,但更多的是充盈。   或許其他人嗑了丹藥也是這樣?   那隻長得很土撥鼠的雷電鼠有點不解地看著這個人類,沒受傷,還很,興奮?電傻了?   不管,繼續!   連續三輪之後,雷電鼠沒電了,累趴下來,一副幽怨的小眼神看著段青焰。   「賣萌也沒用!」段青焰哼哼一聲:「何況你根本就不萌!」   「誰說我不萌的。」土撥樣的雷電鼠留下最後一句話,就變成了段青焰儲物袋裡的屍體之一。   「喔,原來你會說話的,幹麼不早說。」可惜對方聽不到了。   順利解決了雷電鼠,段青焰繼續前行。   「小心地底。」阿呆實力不再,但經驗還是很豐富。   段青焰下意識地飄上半空。   原本段青焰行走的地方,露出三排整齊的尖刺,有點像電視劇裡的古代酷刑針板。   還好沒被扎到,否則人還不被捅成篩子?   「狡猾的人類,快下來,做本王子的午餐,嗷,我餓了。」   「呸,長得這麼醜還王子,王子的坐騎都比你好看。」段青焰忍不住吐槽,看看長得像鱷魚的大傢伙,身高超過三公尺,寬也超過三公尺,長度目測有十公尺左右,就是一頭巨獸。   不萌、不帥,唯一感覺就是又笨又大又醜。   「人類女人,妳竟然敢質疑本王子的身分,我是獸神的第八十一個兒子,這次的統領就是我二十五哥。哼,讓妳看看我獸神之子的厲害。」   段青焰無奈地翻了個白眼,其實還真有點相信牠說的話了,但是所謂的獸神既然有這麼多兒子,就不會在意死了幾十個的。   猶豫什麼,都被偷襲了還不還手可不是段青焰的風格。   碰到這麼個實力明顯不錯的靈獸,段青焰也不打算藏拙,一上手就是流星火雨砸下來。   「嗷嗷嗷,人類,妳傷了本王子,本王子要撕碎妳。」   段青焰也留了個心,轉攻為守,尤其是對方渾身是刺,修為又那麼高,若被刺中,還真不好說。   眼看著對方凝聚了半天真氣,段青焰也不敢大意。   誰知,人家突然變成一隻渾身布滿刺的球,往回滾。   段青焰總算是明白了,那隻王子根本就沒打算進攻,而是做逃跑的準備。   「王子殿下,逃跑有失身分。」段青焰一邊說著,一邊又丟下一串流星火雨。   那邊傳來嗷嗷的叫聲和氣急敗壞的吼叫:「打不過不跑是傻子,也就你們人類才那麼傻。」   眼看著獵物跑了,段青焰無奈地搖頭。   心裡莫名地對這場靈獸攻城有些厭倦,靈獸也跟人類一樣有父母兄弟,跟人類一樣靠修行生存,甚至修為足夠之後還能幻化人形。   看著人類與靈獸的無意義廝殺,段青焰突然覺得一陣作嘔。   「哼,婦人之仁。」天鎚忍不住在段青焰的識海裡發飆,「妳要麼找隻靈獸試試,妳不還手,看牠會不會攻擊妳?」   段青焰知道天鎚說得有理,再次強打精神。   天鎚卻有點凝重地看著段青焰周圍的殺氣,她這種現象是很正常的初入修行者殺生過多,被殺氣影響後的一種心境變化。   可是一般人都會朝著殺氣更重的方向變化,為什麼段青焰卻是反方向?   青焰居然能守住心中的一絲仁慈。能認著這樣的主人,不知,是好還是壞?   天鎚也陷入沉思。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出槌仙姬3》)

作者資料

寞然回首

女,1982年生,畢業於浙江大學,現居美麗的西子湖畔。 喜歡安靜、喜歡美食、喜歡看書也喜歡編織故事。 小時候纏著父母講神話故事,到中學時成為武俠迷、玄幻迷,如今更是乾脆親自提筆書寫,希望能將腦海中的奇幻故事與更多人分享。 相關著作 《出槌仙姬(A4資料夾)》

基本資料

作者:寞然回首 繪者:LN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綺思館 出版日期:2015-04-07 ISBN:9789869160223 城邦書號:RF501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