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夏至加碼
目前位置: > > >
酩酊大罪(03):第二部.輕擁地獄,遙看天堂(上)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酩酊大罪(03):第二部.輕擁地獄,遙看天堂(上)

  • 作者:紅淵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02-10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內容簡介

◆金石堂輕小說十大熱門追蹤作者 ◆漫博會最快完售紀錄 ◆蘋果日報、金石堂NO.1暢銷書,全系列從未缺席 ◆《靈武司兵器簿》、《魔王難為》、《羅曼魔界行》本本熱銷 ◆前作《魔王難為》改編同名漫畫連載 ◆《上仙》、《月與火犬》、《風動鳴》人氣畫師IZUMI操刀繪製 ◆特別收錄:精美拉頁海報、全彩機密人設資料III ◆首刷限定 2 in 1精美角色書籤.情人限定 (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來自天上的逃亡公主,歡迎來到地下水路。」 好久不見—— 《靈武司兵器簿》《魔王難為》暢銷作家 紅淵 X 妙筆鬼才繪師 IZUMI 聯手獻上的星際浪漫幻想! 善良不是力量……但若想善良,就需要力量。 摒棄優渥的生活,瑤光懷抱著渴望與憧憬, 踏足混亂失序、充斥異化生物的地下水路區域。 肩負甜蜜的負擔,她再度感受到為「人」的溫暖。 然而,希望愈大,失望愈大。 「失去價值的人,不配浪費資源,唯一死刑!」 地下水路所奉行的鐵律,為瑤光的生活再次帶來衝擊。 鬼羽更循線追至,致命的狡謀與辣手迭出…… 原來,金絲雀出籠後,迎接牠的——絕非海闊天空! 【系列介紹】 紅淵為浪漫奇幻類超人氣作家,前作《靈武司兵器簿》、《魔王難為》、《羅曼魔界行》均創下全系列榮登金石堂排行榜、蘋果日報華文排行榜紀錄! 《酩酊大罪》,為紅淵首度嘗試的科幻羅曼作,天外異族、宇航戰艦、機械人、電子體幽靈,超越眾人想像的物種躍然紙上,與熾烈情感交織,化為濃純的一罈烈酒,醺然滋味,絕對不可錯過! 【角色介紹】 牧瑤光:故事主人公,本分、寡言、膽小但又固執重義的大學生,在程式和工程方面有著異常的天賦。被與表哥一起捲入生存遊戲之後,因為不願與整個世界的黑暗相融,而一直在無數嘲諷和阻礙中艱難地摸爬滾打著。 尹流霆:牧瑤光的表哥,同為遊戲參加者一員。和牧瑤光相反,他是冷靜到近乎偏執的結果主義者,為了自己和妹妹的生存不擇手段。 時錯:和牧瑤光、尹流霆同期的遊戲參加者一員。看上去像個普通流氓地痞,但是身手十分了得,帶著把不離身的軍刺,殺人不眨眼的同時又奉行著受恩必還的原則,很不擅長機械,因此空有武力卻很難在這個未來世界單獨行動。 崔笑:「遊戲」參加者中年紀最幼的一員。看上去甜美可愛但並不如同外表一般無害,審時度勢的能力非常強,擅長揣摩人心,在「遊戲」初期就被尹流霆陷害,對尹流霆懷恨在心。 薩圖:故事舞臺第七殖民星的醉夜城城主。獸人種族「沙亞克」的一員。狼頭人身、勇武殘忍又狡猾的暴力論統治者,情商在不同情況下波動很大。 艾爾莎:薩圖的親信,刀子嘴豆腐心的女豹人,豹頭人身,擅長近戰冷兵器格鬥,在一段時間內擔任瑤光的戰鬥教官,看上去有點冷淡但並不難相處,也有喜歡裝飾品的女性的一面。 傑內斯:仿人類的機械生物「新人類」。暴躁自大、好惡明顯,是個思考和說話都不怎麼拐彎的直腸子,雖然不熟的時候看上去很討厭,但一旦獲得他的認同則會覺得他很可靠。 鬼羽:「新人類」所在的聚居地赤地城的殺手,在民間傳聞中十分有名。性格陰晴難測、喜怒無常,喜歡淩虐獵物、破壞看上去美麗的一切事物,以讓他人身心崩潰為樂,心理扭曲非常嚴重。

內文試閱

  醉夜城的地下水路區域,有著有別於地面上世界的特殊運作系統。   第七殖民星雖然混亂無序,但還是有些最基礎的法律約束的,畢竟如果徹底失去了規制,人就無法以社會的形態整合起來——當然,有約束就有維護,比如說,法律禁止在一年之內殺害5名以上的沙亞克,或是10名以上的人類,而如果實在急需錢,獲得官方補助的方法也不是沒有——可以把自己的五歲以下的孩子,拿去卡列維爾財團做抵押貸款。   但是以上這些約束和維護的範圍,卻僅僅只是在「地面上」。   不光是醉夜城,赤地城、墮月城、腐水城——這些在這片大陸上幾個巨大的聚居地都一樣——如果要把一個城的居住範圍劃分等級的話,其實很簡單。   從地理方位的最上,到地理方位的最下。   在天上,是城主擁有的巨大飛船,能夠自由移動的堡壘。   然後是富豪們居住的摩天大樓。   再下來是城郊那些數層高的普通居住區和商業區。   然後是城市週邊的垃圾場和低矮貧民區。   最後則是地下水路區——一旦在這個地區定居,那就代表你徹底放棄或是被放棄了原本的身份,地面上的一切規則都無法約束你,當然,也保護不了你。如果一個逃犯能夠順利躲過追捕進入地下水路區,那麼追捕者就會停止追擊,任其自生自滅——不知道這個規矩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只是現在,它已經成了約定俗成的通用法則。   但是,地下水路區並沒有地面上的人想像的這麼無序和混亂。   事實上,它只是以自己的方式,帶著自己獨有的規則運轉而已。   瑤光背著時錯,全身粘滿腥臭的暗紅色血液一路殺死了無數異化蝙蝠,走到一處豁然開闊的地方時,有人攔在了兩人的面前。   在跨越過長達幾小時的黑暗之後,跟蹤在兩人身後的電子眼已經徹底失去能源,最後落在了地上,再過了一個小時,瑤光背著時錯,饑寒交迫地走完了這長長的黑暗走廊——然後,展現在兩人面前的是讓習慣黑暗的雙眼一陣刺痛的明黃色光芒,廣大的活動區域,鼎沸的人聲,以及阻隔在兩人和這地下居住區之間的——守門人。   守門——不,確切地說,守在那個通往瑤光和時錯來的方向的水路通道的,是兩個袖子上帶著油膩膩的暗黃色袖章的年輕人。   一個紅發,一個金髮,其貌不揚,瘦瘦小小的,雖然是男的,卻只比瑤光高了一丁點。外表看起來像是人類,卻帶著點獸類的特徵——紅發那個有著很明顯的豎起來的瞳孔,金髮那個的耳朵是尖的,帶著點絨毛。   「呼咻——」   看到瑤光那藏在血跡下的臉龐,紅發那個立即吹了個響哨。而金髮那個則不做聲地多看了幾眼她背上的時錯,然後一挑眉:   「美女,想進這區還是路過?」   瑤光壓抑下了心中的緊張,面無表情迎上對方的審視:   「兩者有區別?」   看門的兩人立即互相看了一眼,交換了一個眼神——看樣子是個什麼都不知道的肥羊?紅發的立即露出了猥瑣的目光想要大敲一筆,但是金髮那個卻攔住了他。   「拉比,別忘記老大的交代,上次被整得還不夠慘麼?」   於是那個紅發的立即像是想起了什麼可怕的事,吞了口唾沫,收起了眼中的貪婪神色。   見狀,金髮的守門人對瑤光和時錯點點頭。   「我們是這個出入口的門衛兼領路人,他叫拉比,我叫阿穆。你們能活著走出這條異化蝙蝠盤踞的通道,就說明你們有資格入住了。」金髮男子——也就是阿穆,冷著臉這麼對瑤光解釋起來,「如果你們是路過,支付一定費用我們可以把你安全地送到你們想要的本區出口,如果是想入住,就要去中央廣場接受異化病毒檢測。」   「不支付費用就沒辦法通過?」   時錯在瑤光悲傷冷笑著追問了一句。   「可以,只不過我們不會帶路,沒有領路人的外來者在這裡會受到怎樣的待遇我們無法估計。」   阿穆直白地如此回答著,然而瑤光卻沒繼續問通過需要多少錢,而是示意時錯從她口袋裡拿出了幾粒能量膠囊遞過去:   「異化病毒檢測是什麼?」   紅發的拉比立即兩眼放光一把抓過了其中的一半膠囊,阿穆倒是一愣,然後露出了冷靜的笑容不客氣地收下了。   「你們被那些異化蝙蝠攻擊了吧?那些東西身上是帶著迦藍熱病毒的,因此不能保證你們有沒有被感染,要入住這個區必須保證自己身上沒有異化病毒,我們不收容異化者。」   瑤光漸漸明白過來了。   迦藍熱的晚期發病症狀,就是會異變成怪物,而被這種怪物攻擊致傷的話,則也有可能得迦藍熱,稍稍一個疏忽,就有可能引發生化危機。   「好,那就請你們帶路去廣場吧,我們接受檢測。」   瑤光得過一次迦藍熱,覺得自己身上多少會有點抗體,會再被病毒侵染的幾率不高……而時錯,他在她背後貼著她的肌膚溫度很正常,應該是沒有發病的徵兆,去檢查一下也好,如果發現時錯真的被感染的話,她也可以儘早就採取手段替他弄藥。   拉比顯然是守門人裡比較懶的那一個,接過了膠囊之後就興奮地坐在一邊的小鐵凳上看了——這是嗥月號上販賣的高級能量膠囊,他一輩子也沒吃過幾次。   而阿穆似乎就稍稍認真一點,走了幾步,似乎有帶路的意思——但是瑤光沒跟上來,只是定定地看了拉比幾秒,過了一會,時錯開口了。   「管好自己的嘴,如果對其他人提起這能量膠囊是哪裡來的,不管你吃下去多久我都有辦法讓你吐出來。」   拉比一愣,剛想嘲笑他一個要女人背著才能移動的傢伙哪來這麼大能耐,但轉眼看到他眼神中的陰狠以及嘴角掛著的那一抹似有似無的冷笑,便不由自主地握緊了手中的膠囊,吞了口唾沫,乾笑著點了一下頭。   他有種奇怪的錯覺——就算這傢伙不能走路,照樣有辦法拿他手中那奇怪的黑色武器撕裂自己。   拉比怔愣的時候,瑤光二人已經跟著阿穆離開了。   一邊走一邊用餘光打量著周圍,瑤光有些暗暗心驚——這地下水路居住區,比她想像的要有序繁華的多。   黑暗的地下大空洞中,中央是緩緩淌著黑水的大河道,而一邊則是由錯綜複雜的步行區組成的街道,很多地方為了獲得更大的空間,被居住著人為地挖掘開拓,走道比瑤光來時那條小通道寬了數米,走到邊還有嵌入牆體內的房間,有大有小,有的是店鋪,有的則是住人的,而前方不遠處,則有著一個由很多大金屬板拼起來,用鋼筋架架在河道上和周圍的通道練成一片的大廣場。   而整個大空洞頂部則像是骨架一樣排布著金屬支架,似乎是這裡的居民自行加上去的承重措施,照明也不缺,大空洞頂端是一盞很大很亮散著暖光的迦藍礦燈,而四周的走到牆壁邊也有無數的小燈。   「我們要入住這裡,只需要接受檢查就可以了麼?」   「當然是要繳納費用的,之後會有人替你們安排住處。」阿穆走在前頭頭也不回,「看在你很慷慨的份上我可以提醒你一句,以後給小費,不要給這麼招搖的。」   瑤光臉色一白,有些尷尬地看了時錯一眼,換來對方一聲無奈的輕哼。   「房租是每個月1500查赫,如果不能支付會立即被趕出來,當然,你可以用另外等價的物資換。」   說到這裡,阿穆轉頭,面無表情地瞟了瑤光一眼:   「……身體交易也可以。」   瑤光臉色由白變紅,而摟著瑤光的時錯的雙手,也輕輕地震了一下。   「需要安排工作的話也可以來找我,以你的姿色,不但可以挑選客人,還能幾次就賺夠房租。」   「不用了謝謝。」   瑤光冷著臉打斷了阿穆的話題,後者也沒有繼續多說。   僵持了幾秒,她繼續開口。   「還有什麼要注意的地方麼。」   「確定入住了之後,會有人和你說這裡的規矩,這裡和地上世界不怎麼一樣,但總歸有相同之處,其實你們應該慶倖自己運氣好,來到的是我們區……否則……倒是不會死,但是會損失更多。」   阿穆繼續一板一眼如實說道,邊說還邊無意識地摸摸自己的袖章——雖然表情上看不出來,但瑤光似乎可以感覺到,他在為這個袖章感到……自傲?   「到了。」   三人在大廣場上停了下來,周圍也聚起了三三兩兩看熱鬧的居民——似乎是瑤光和時錯這兩個看起來有點古怪的外來者引起了不少人的興趣。   廣場的中心擺放著一台黑黑舊舊的儀器——似乎是公用的,阿穆帶著瑤光和時錯來到那儀器前,指指那黑色的巨大平臺:   「站上去。」   瑤光沉默了一會,最終還是沒有放下時錯,而是背著他直接站了上去。   儀器似乎並不能辨別上面站了幾個人,只是發出了一道藍光掃描過兩人的全身,沉默了十幾秒之後,發出了帶著噪音的合成音:   「掃描結束,未發現活性迦藍熱病毒。」   這句話一出,瑤光和時錯都微微松了一口氣,而一邊的阿穆則再次開口:   「好,接下來是分配住宿,我帶你——」   「不用了,我來。」   阿穆說的話被打斷了。   而聽到這句話的一瞬間,他猛地挺直了身軀,換上了畢恭畢敬的神色轉向了另一個方向——在那裡,站著一個人類——不,是人類和沙亞克的混血。   灰黑色的短髮,高大的身軀,五官端正,說不上好看,但卻給人一種肅殺又有親和力的感覺——怎麼說呢,有點像是原本世界的軍人的感覺——當然這些並不重要,吸引瑤光目光的,是掛在他臀部後方一根長長的老虎尾巴。   「我就知道最近說不定地下水路區有人要來,還竟然真的被我蹲到了。」   來者盯著瑤光露出了有些豪邁的笑容,然後湊到她跟前,用只有她和時錯能聽到的聲音開口:   「來自天上的逃亡公主,歡迎來到地下水路I6區。」

作者資料

紅淵

喜歡編織有趣的架空舞臺,虐且治癒著,黑又熱血著,純情與糟糕齊飛,猥瑣共正直一色,夢想創造出一個讓人心馳神往的新奇世界,目標是寫出能讓人思考和感動的故事。

基本資料

作者:紅淵 繪者:Izumi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5-02-10 ISBN:9789571058764 城邦書號:SPB25080043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6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