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延長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甜美狩獵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夜訪吸血鬼》不但是經典中的經典, 更是布萊德彼特與湯姆克魯斯的發跡起點! 縱橫文壇、輕鬆售出百萬本的傳奇作家X歌德文化的歌頌者 安.萊絲 再次呈現出震撼感官的世界! 二十三歲的盧賓是個家財萬貫,同時懷抱著文學理想的英俊男子。他以記者身分採訪一間即將出售的古老莊園,卻在留宿莊園的那晚被不知名的野獸咬傷。咬傷復原之後,他發現自己竟能隨心所欲地變成狼人,更能嗅出邪惡的味道,狼人的力量成為他阻止犯罪的唯一手段。 他越來越為狼人的力量感到著迷,同時也離原本的生活越來越遠。某一天當他以狼人的模樣在深林中狩獵時,他遇見了獨居在小木屋中的蘿拉。他一眼就愛上了纖弱、純淨的她,她也深深地被他的狂野吸引,兩人進而在小屋中度過了狂浪、甜美又激情的一夜。 每當盧賓變成狼人時,他就感到體內充滿對蘿拉的渴求,這股慾望讓他情不自禁地一次又一次地尋找蘿拉。同時,逐步掌握線索的警察和科學家慢慢建立起盧賓和狼人的關聯性,曾經咬傷他的野獸也準備要奪走他的性命…… 【名家推薦】 「最極致的安.萊絲——一段筆韻充沛、哥德風格、富有哲思的故事。這次,換狼人當家了。」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看完之後我甚至想對著月亮嚎叫了……萊絲的寫作風格一如她最初創造《夜訪吸血鬼》系列時,那麼紮實且引人入勝。」 ——Alan Cheuse, The Boston Globe 「節奏之快速與野獸的躁動,本作可以與她最好的作品並列第一……狂暴且極富樂趣。」 ——Joy Tipping, Dallas Morning News 「令人陶醉。」——USA Today 「一杯由復古風格、失落種族、冒險、幻形變化及懸疑混合的甜美雞尾酒,並以神秘傳說的誘人線索作其裝飾。」 ——Elizabeth Hand, The Washington Post 「一部分是美女與野獸的愛情故事,一部分是道德和罪惡分界的沉思,另一部分是超人力量的傳奇……萊絲使經典的狼人故事更黑暗並韻涵深意。」 ——The Times-Picayune (New Orleans) 「極富娛樂性的善惡對決。」 ——St. Louis Post-Dispatch 「從奇思幻想的盛宴轉化成令人專注的驚悚小說。」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萊絲的招牌核心——善惡相對論以及宛如真實戲劇的場景轉換,在這本小說中完美交織,必定能讓舊書迷和新書迷都大呼過癮。」 ——Publishers Weekly 「尼戴克家族的詭異歷史將躍然紙上,進入讀者的惡夢中。萊絲又找到了新的歌德冒險好讓她的尖牙刺入。」 ——Bookreporter 「歌德床鋪的皇后,惡獸的導師與邪惡的女神……再次返回她的寶座了。」 ——The Philadelphia Inquirer 「萊絲至今最好的作品……充滿機智、令人雙腿發軟及震顫。」 ——The Globe and Mail (Toronto) 「極富娛樂性。」 ——The Washington Times 「以強烈現代感寫成……《甜美狩獵》無疑是個強力且備受喜愛的作品。歡迎回到安.萊絲最為人所知的神話傳奇中。」 ——Shelf Awareness

內文試閱

第十一章
  穆爾森林占地大約五百五十英畝,其中包括一些在加州境內古老但仍舊屹立不搖的最古老紅木林,是存活在這地球上超過一千年,高度超過兩百英尺的大樹。至少有兩條小溪奔騰在公園境內的深谷之中,盧賓曾多次到這裡的登山步道健行。   他投身縱入這一片幅員廣闊的寂靜之中,渴望著當初促使他趕到門多西諾的那份孤獨感;在他攀爬上雄偉的大樹,彷彿他有雙翅膀般的在樹梢間飛躍時,感嘆著他的力量。其他動物無所不在的氣味讓他著迷。   他朝著森林的深處前進,唯有在夜晚之中人類的聲音都消失,只剩下雨聲對著他吟唱,以及那些棲息在蕨蔓與樹葉間、數千萬不知名的生物所發出的細微聲響時,他才回到鋪滿樹葉的柔軟地表。在他的上方,鳥類在樹梢間隱隱騷動著。   他放聲大笑,唱著不成句的歌,徜徉漫步著、踉蹌蹣跚著,然後再度爬到樹上,直到他無法再上去為止。雨水像針一樣掉落至他的眼睛,一直到樹枝無法再承載他的重量之後,他才再度尋找一棵又一棵可供他棲息的樹,然後這才降落至地面上,張開雙臂旋轉跳舞。   他再度仰天長嘯,然後讓嘯聲自然轉換成低聲的嚎鳴。除了其他生物在驚嚇之中奔逃的聲響外,沒有其他東西回應他。   突然間,他四肢著地開始像一匹狼一般奔馳,飛快地穿梭在茂密的綠意之中。他嗅到一隻動物的氣味——山貓——從牠的巢穴之中狂奔而出,在他的面前逃走。無法抑制的飢渴,讓他尾隨在那氣味之後,一直到他伸出手爪,抓住了那一隻毛茸茸又齜牙咧嘴的生物,把利牙深深刺入牠的喉嚨。   這一次沒有什麼能阻止他大肆饗宴。   他將鮮嫩多汁的肌肉從骨頭上剝下,並在嘴裡大啖著那略帶黃色脆嫩皮毛的野獸,吸吮著牠的鮮血、牠柔軟的內臟、牠豐滿的腹部、牠全身上下重約四十磅的一切,只留下了牠的腳爪和頭顱,黃色的眼睛仍憤憤的直瞪著他看。   他躺在一處樹葉堆疊成的臥床邊喘息、邊輕聲嗚咽著,舔舐著他的牙齒,回味溫暖血肉最後的滋味。山貓,非常鮮美。貓科動物從來不會哀求寬恕,貓類會齜牙咧嘴奮戰到最後一刻,這使得牠更美味。   一陣無法言喻的噁心感沖刷著他,一股恐懼。他就像隻動物一樣四肢著地的奔跑、他就像隻動物一樣大快朵頤。   他開始行走,恍恍惚惚地穿越了茂密的森林,附有爪子的腳掌輕易地依附在一塊長滿青苔的樹幹上,藉此跨越寬廣的小溪,然後往更深處的峽谷前進,超越了以往他所知的地區,深入塔馬爾派斯山的側翼。   最後他終於倒下、倚靠在一棵樹幹旁,在黑暗中窺視著,並首次看到了他曾夢想過見到的生物棲息在樹林之間。狐狸、松鼠、花栗鼠的氣味——他怎麼知道每一種動物的氣味?   一個小時過去了,他不停地吸著鼻子喘氣,四肢著地爬行,四處閒晃。   那一股飢渴又回到他的身上。他蹲在一條小溪旁,眼睛很輕易就追蹤到冬天鮭魚迅速的游動。而當他的手爪一伸,立刻抓住了一條大魚,正無助的扭動翻滾。他立刻用牙齒撕裂牠。   他品嚐著那活生生的血肉,注意到牠的味道和那隻結實多汁山貓的肉是多麼不同。   他並不是單純地在滿足他的渴望,不是嗎?這是別的——是對他這個形體的一種試探與體驗。   他再度爬上樹、爬到高處,在顫抖著的樹枝間翻找鳥巢,從在他身邊展開徒勞無功攻擊的憤怒盤旋母鳥之下,吞食了所有鳥蛋。   重新回到小溪旁,他在冰冷的水中洗滌他的臉和手爪。他進入水中從頭到尾地徹底清洗自己,潑水在他的頭和肩膀上,所有的血跡都必須清洗乾淨。溪水讓他感到煥然一新,他跪下啜飲著水,就像他從來沒有滿足過渴望一般舔舐、汲取,大口暢飲著溪水。   雨滴在漣漪之上閃爍著,敲打著小溪的水面。而其下,毫無知覺的魚群快速地從他身邊游過。   他再度爬上樹,遠離於在峽谷地面之上,在樹梢之間穿梭。別介意,小鳥們,我並不想欺負你們。   不可用山羊羔母的奶煮山羊羔——真是一點也沒錯。   和之前發生過的一樣,他可以從濃霧之中看見星星。在這一片籠罩著這個大地的厚重雲層之上的,是廣闊無際的天堂,這是多麼輝煌燦爛的景象。不斷傾瀉下來的雨,看起來就像是夾帶著一絲絲的銀色光芒,在他身邊的樹葉上閃爍歡唱著,然後從上層的枝椏掉落至下層的枝椏以後,它們又變回雨滴,再從此之後落入底下的世界,雨不斷不停地下,一直到它們輕輕掉落在渺小顫抖的蕨葉,以及由枯葉所堆疊成的厚厚腐植層上,香氣是如此的濃郁豐富。   除了他的眼皮之外,他並沒有真正感受到雨打在身上的感覺。但他可以嗅到它,可以嗅到它在每一個表面上洗滌與滋潤的變化。   他緩慢地再度下了樹行走,背脊挺直,大啖饗宴的強烈慾望已經遠離了他,然後在黑暗的森林裡感到無比安心,暗自對沒有遇見任何不怕他的東西一事,而露出微笑。   殲滅那三名邪惡男子的事,讓他心感厭惡。他覺得頭暈又有想哭的衝動。他可以哭泣嗎?野蠻的動物會哭泣嗎?一陣低沉的笑聲從他口中發出。這些群樹看似正在傾聽他的心聲,但去幻想這些已界千年的古老守護者會知道,或者會在意其他生物的瑣事,是最荒謬的事。這些紅木樹林是如此龐大,與這地球上的其他自然相比是多麼突出、是多麼出奇的原始又雄偉。   在他的生命之中,夜晚從未如此甜美。他可以想像著自己就這樣度過一生,自給自足、強壯、無人可敵,而且毫無畏懼。如果這是這一份狼人禮物所為他安排好的人生,也許他可以接受。   但在同時,他又非常害怕自己必須犧牲良知和靈魂,去交換他體內那鼓動的野獸心臟。到目前為止,詩意還是跟隨著他——而最深層的道德良知也還在。   他突然想起一首歌,一首老歌。他不記得自己在哪裡聽到的。他在他的腦海中吟唱著,拼湊著已遺忘大半的詞句,輕聲的哼唱著。   他來到一處長滿草的平原,來自灰色天堂的光線漸漸增強,而在經過樹林的貼身環繞之後,薄暮雨霧之下的閃爍草皮,看起來是如此美麗。   他開始緩慢地繞著大圈圈跳舞,口中唱著歌。他的聲音在他耳裡聽來低沉又清晰,不是舊有盧賓的聲音,那個可憐無辜又膽怯的盧賓,而是現在這個盧賓的聲音。   簡單的生活是天賜,   自由的生活是天賜,   能走到我們該有的境界是天賜,   而當我們發現自己正身處在最適合自己的容身之處,   那將會是在充滿愛與歡樂的山谷。   再一次的,他又唱起歌來,加大圈子跳著稍微加快速度的舞,他的雙眼閉上。一道光芒映在他的眼皮上,一道微弱、來自遠方的光芒,但是他不以為意。他正在跳舞唱歌——   他停了下來。   他嗅到一股強烈的氣味——一股意外的氣味,一股甜美又伴隨著人工香水的氣味。   有人離他很近。就在他睜開雙眼的同時,他看見那閃耀在草地上的光芒,而雨滴正為此閃爍著金光。   他沒有感受到任何威脅。這個人類的氣味是乾淨、純潔的——毫無畏懼。   他轉身看向右方。要溫柔謹慎一點,他提醒自己。你會嚇到,甚至是嚇壞了這個無辜的目擊者。   幾碼之外,在一棟小小黑暗的房子後方門廊上,正站有一名直盯著他看的女性。她手裡提著一盞提燈。   在全然漆黑的夜晚之中,提燈的光芒大幅又狹長的延展開來。當然,在這樣的光線之下,她可以看得見他。   她站得非常直,隔著一大片自然生長的柔軟草地直盯著他看,那是一名留有中分長髮的女性,還有一雙陰鬱的大眼睛。她的頭髮看起來有點灰白,但也許這是他看錯了。儘管他的視力敏銳,他卻無法真正辨識出他看到的是哪些細節。她穿著一件長袖的白色連身睡衣,而且是獨自一人。她身後的房子裡沒有其他人。   不要害怕!   這是他第一個,也是唯一的念頭。她站在門廊上的樣子,看起來是這麼的渺小又瘦弱,一個柔弱的動物,在她舉起提燈的同時直盯著他瞧。   噢,拜託,請不要害怕。   他用和之前一樣的低沉清晰嗓音,再度唱起歌來,重複著同一段樂句,只是這一次速度更慢。   他慢慢地靠近她,並驚訝地看著她在門廊上移動腳步,朝著階梯的方向走去。   她並不害怕,這一點很明顯。她一點都不害怕。   他越來越接近,也再次唱著那些字句。現在他可是完全進入了提燈強烈燈光的籠罩之下,但她還是站在原地。   她看起來充滿好奇,完全著迷。   他再往前靠近一些,一直到他站在小階梯的前方為止。   她的頭髮灰白,應該說是少年白,因為她的臉蛋就像張瓷器面具般平滑,而眼睛則是如冰山般的湛藍。她感到著迷,這一點沒錯,而且堅定不慌張,就好似她在看著他的時候,已經全然迷失了自己。   她看到了什麼?她可看出他也是用同等的好奇心與著迷來看她?   慾望自他的下腹深處升起,其強烈之程度令他震驚。他為了她正漸漸硬挺。她可看出來了?她看得見嗎?他全身赤裸,沒有辦法隱藏他的慾望,這讓他更興奮、更強硬、更大膽無畏。   他從來沒有像此刻般感受過這種慾望。   他邁步踏上階梯,很快的就在她往後倒退的時候籠罩著她。但她並不是因為害怕而後退。不,看起來像是她在迎接他。   當她抬起頭看著他的眼睛時,那種驚人的無畏、那種誠摯的寧靜是什麼?她年約三十,也許更年輕一些,骨架纖細,有著形狀姣好又豐厚的性感雙脣,以及嬌小卻強壯的肩膀。   他怯怯地伸出手,給她足夠的時間逃跑。他用雙掌從她的手中取走提燈,完全無視於那東西灼燒的熱度,把它放在倚靠著牆邊的木製板凳上。一扇門微闔著。他在後方捕捉到一絲淡淡的光芒。   他想要她,想要把那件白色的絨布睡衣從她身上撕裂下來。   他小心翼翼地朝她伸出手,並將她擁入懷中。他的心臟狂跳,對她的慾望就像對殺戮與饗宴那般奇妙又無法抑制。野獸都是順從本能需要的生物。   她的肌膚在提燈的光芒照射下,顯得白皙、甜美又柔軟——她的雙脣在她溢出一聲嘆息時微張。他小心翼翼的、非常小心的,用手爪觸碰了她的嘴角。   他抱起她,很輕易地就把她的腿抬起放在他的左臂上。她絲毫沒有重量、完全沒有重量。她伸出雙臂環上他的脖子,讓她的手指在濃密的毛髮間游移。   隨著這些簡單的動作,她讓他完全失控。一聲低沉神祕的咆哮從他身上發出。   如果她允許的話,他一定得擁有她。而她絕對心甘情願。   他抱著她向門前進,輕輕地往後一推,把她抱進有著更溫暖、更甜美空氣的室內。   所有居家的氣息包圍著他——上了蠟的木頭、有香氣的肥皂、蠟燭、一絲線香的氣味、火焰的味道,還有她的香水,她自然迷人的香氣,帶著一點點她加上去的甜美柑桔香。噢,肌膚,噢,無瑕的肌膚。他又發出一聲愛撫的低沉咆哮。在她耳裡聽來可是這樣的?愛撫?   小小的黑色爐灶裡有著餘燼,一個電子鐘以微小的光源顯示著數字。   一個小小的臥房出現在他的四周,他看到了倚著牆壁的古董床、有著金黃色橡木的床頭板,以及看起來如泡沫般舒適的白色被單。   她依附在他的身上,伸手觸碰了他的臉。隔著毛髮,他幾乎無法感受到她的觸摸,但突然間那股震撼直達根部。她觸碰著他的嘴、觸碰著那道他知道存在的黑色細絲血肉、觸碰了他的牙齒和獠牙。她可知道他正對著她笑嗎?她用雙手緊緊的抓住他濃密鬃毛上的毛髮。   他親吻她的頭頂,然後親吻她的額頭,噢噢噢噢,絲綢般的觸感,又親吻了她抬起的眼睛,使它們緊閉。   她眼瞼上的肌膚就像絲綢一般。絲與綢構成的小東西,光滑、帶著香氣,如花瓣一般柔軟。   她看起來是這麼的赤裸又無助,這讓他瘋狂。噢,拜託,我親愛的,千萬不要改變主意!   他們一起倒在床鋪上,雖然他沒有把自己的全身重量都壓在她身上,如果他那麼做的話一定會傷了她,但他朝著她挨近了些,把她擁在懷裡,拂開她額頭上的頭髮,金色混雜著灰色,有著許許多多溫柔的灰色。   他低下頭,親吻著她的雙脣,而她的雙脣打開。他在她嘴裡吐息。   「溫柔點。」她低語,手指將毛髮從他的眼前推開,往後方梳去。   「噢,妳好美、妳好美,」他說道。「我不會傷妳,我寧願死也不會傷害妳。柔軟的花莖,小小的花莖。我向妳保證。」

作者資料

安.萊絲(Anne Rice)

美國哥德風恐怖小說與情慾書寫的代表作家,至今共著有近三十本作品,全球暢銷上億冊,在文壇的地位無可取代。 她六歲的女兒於一九七五年死於白血病,在那之後,她以書寫來抒發心中難以言喻的傷痛。次年她即以《夜訪吸血鬼》一書震撼文壇,其奇幻作品皆以鋒利文筆描繪異人族群的生命經歷、愛恨與慾望,創造出無數黑暗、邪惡而美艷的異界幻想,自此穩居超自然文學大師寶座。

基本資料

作者:安.萊絲(Anne Rice) 譯者:Sabrina Liao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4-12-19 ISBN:9789571057941 城邦書號:SPB25036211 規格:平裝 / 單色 / 6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