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夏至加碼
目前位置: > > >
酩酊大罪(01):第一部.左手生命,右手人性(上)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酩酊大罪(01):第一部.左手生命,右手人性(上)

  • 作者:紅淵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4-10-08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內容簡介

◆金石堂輕小說十大熱門追蹤作者 ◆漫博會最快完售紀錄 ◆蘋果日報、金石堂NO.1暢銷書,全系列從未缺席 ◆《靈武司兵器簿》、《魔王難為》、《羅曼魔界行》本本熱銷 ◆前作《魔王難為》改編同名漫畫連載 ◆《上仙》、《月與火犬》、《風動鳴》人氣畫師IZUMI操刀繪製 ◆特別收錄:精美拉頁海報、全彩機密人設資料 ◆首刷限定:幻想啟航L夾、四格漫畫變形書籤(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隨機投入紅淵老師親筆簽名賀卡~*)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好久不見—— 《靈武司兵器簿》《魔王難為》暢銷作家 紅淵 X 妙筆鬼才繪師 IZUMI X 人氣漫畫家 米絲琳 聯手獻上的星際浪漫幻想! 尖端編輯部集體Delay工作最大元凶—— 「哎呀,一不小心就『審稿』了五十萬字!」 身體、財物、良知、夥伴,甚至愛情—— 下一秒,你將交出什麼? 酒後驚醒,牧瑤光發現自己成為一場生存遊戲中的棋子, 黑色的鋼鐵世界,輻射怪物、天外異族、智慧機械才是主角。 當友情成為笑話、當愛情變作交易、當親情遙不可及時, 一切,都只是換取生存的——籌碼! 冷靜薄情的俊美表哥、嗜血決絕的黑道打手、 殘酷凶暴的外星城主、貪吃頑皮的電子幽靈, 形形色色的男子圍繞身邊,卻不知誰是真心; 又或,誰「敢」擁有真心? 在這腥如血漿、亂如烈酒的世界, 即便是閉眼酩酊其中,也是一種大罪! 紅淵為浪漫奇幻類超人氣作家,前作《靈武司兵器簿》、《魔王難為》、《羅曼魔界行》均創下全系列榮登金石堂排行榜、蘋果日報華文排行榜紀錄! 《酩酊大罪》,為紅淵首度嘗試的科幻羅曼作,天外異族、宇航戰艦、機械人、電子體幽靈,超越眾人想像的物種躍然紙上,與熾烈情感交織,化為濃純的一壇烈酒,醺然滋味,絕對不可錯過! 【角色介紹】 牧瑤光:故事主人公,本份、寡言、膽小但又固執重義的大學生,在程式和工程方面有著異常的天賦。被與表哥一起捲入生存遊戲之後,因為不願與整個世界的黑暗相融,而一直在無數嘲諷和阻礙中艱難地摸爬滾打著。 尹流霆:牧瑤光的表哥,同為遊戲參加者一員。和牧瑤光相反,他是冷靜到近乎偏執的結果主義者,為了自己和妹妹的生存不擇手段。 時錯:和牧瑤光、尹流霆同期的遊戲參加者一員。看上去像個普通流氓地痞,但是身手十分了得,帶著把不離身的軍刺,殺人不眨眼的同時又奉行著受恩必還的原則,很不擅長機械,因此空有武力卻很難在這個未來世界單獨行動。 崔笑:「遊戲」參加者中年紀最幼的一員。看上去甜美可愛但並不如同外表一般無害,審時度勢的能力非常強,擅長揣摩人心,在「遊戲」初期就被尹流霆陷害,對尹流霆懷恨在心。 薩圖:故事舞臺第七殖民星的醉夜城城主。獸人種族「沙亞克」的一員。狼頭人身、勇武殘忍又狡猾的暴力論統治者,情商在不同情況下波動很大。 艾爾莎:薩圖的親信,刀子嘴豆腐心的女豹人,豹頭人身,擅長近戰冷兵器格鬥,在一段時間內擔任瑤光的戰鬥教官,看上去有點冷淡但並不難相處,也有喜歡裝飾品的女性的一面。 傑內斯:仿人類的機械生物「新人類」。暴躁自大、好惡明顯,是個思考和說話都不怎麼拐彎的直腸子,雖然不熟的時候看上去很討厭,但一旦獲得他的認同則會覺得他很可靠。 鬼羽:「新人類」所在的聚居地赤地城的殺手,在民間傳聞中十分有名。性格陰晴難測、喜怒無常,喜歡淩虐獵物、破壞看上去美麗的一切事物,以讓他人身心崩潰為樂,心理扭曲非常嚴重。

內文試閱

  「時間到,那麼,雖然很可惜,我就不等了哦。」   鞦韆上的少年說話了,與此同時瑤光感到摟著自己的流霆全身肌肉都緊繃了起來。   看樣子少年似乎是規定了一個時限,然後要做些什麼,所以流霆才這麼焦急,甚至是用了很粗暴的方法把醉成爛泥的瑤光給叫了起來。   少年發出清脆的笑聲,膝蓋微微彎曲了一下,讓鞦韆輕輕開始前後盪了起來,發出吱呀吱呀的細微噪音。   「嗯,那麼我就開始解釋了。這些話我只說一遍,大家可要認真聽啊——對了,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提問,所以大家還是別開口浪費時間比較好。要是在規定時間內說不完的話,吃虧的可是你們呢。」   周圍一片寂靜,每個人都聚精會神地豎起了耳朵。   「這裡是西元二六六一年,第七殖民星北大陸醉夜城七區,算是很安全的地方呢,做為初始地點來說確實很棒,這是福利一,你們可要感謝我的體貼啊。」   瑤光納悶地皺了下眉——他在說什麼?二六六一年?未來嗎?!   不過由於少年說了不接受提問,所以她也沒有輕易開口,只是努力消化著少年所說的話。   「你們腦內已經被移植了用於翻譯的語言庫晶片,所以不用擔心語言不通的問題,這是福利二。」   少年邊說邊笑嘻嘻地搖頭晃腦,動作看起來天真無邪。   「你們身上有一張卡,這張卡裡有很多很好用的東西,但要怎麼發現和使用,就看你們的造化了,這是福利三。」   聽他這麼說,流霆和瑤光還有其他幾人同時開始在自己身上搜索起來,果然都從各處找到了一張小小的黑色卡片,正面是漂亮的燙金Logo,反面有著複雜且密密麻麻的細小凹槽,看起來似乎是ID卡一樣的東西。   不過……「福利」……是什麼意思?既然會有突然冒出來的福利的話,肯定就有相對應的「義務」吧?   「福利說完了,那麼就說說把你們帶來這裡的目的吧。」   總算是說到正題——瑤光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脊背。   「總而言之,就是這裡最偉大的……嗯……存在,最近比較無聊,所以派遣我來給他安排一場遊戲玩玩,而你們就是被選中的棋子。」   少年邊說邊觀察著眼前六人的神態——幾乎所有人都露出了不滿的表情,但卻沒有一個人發難。   「嗯,不愧是菁英呢,都相當沉得住氣啊。成功的企業家慈善家、三年坐穩業務部經理位置的OL、貴族學校的才女校花、黑道上聞之色變的打手、還未畢業就開發出專業級新型網路遊戲引擎的天才程式設計師、品學兼優且文武雙休的獎學金稱霸者——」   少年滿意地點頭,似乎是對自己挑選的人選很中意。   「雖然還沒醒的幾個也不錯,不過既然你們醒過來了而他們沒醒,就代表你們的危機意識高於其他人呢,雖然有一個是作弊啦。」   他說著瞟了瑤光一眼——是啊,如果沒有流霆把她打醒,她就失去了聆聽這至關重要的解釋的機會。   「你們也不用覺得氣憤,因為就算再生氣,我也可以明確地告訴你們,現在你們回不去了,所以不如把精力放在之後該做什麼上。」   鞦韆繼續吱呀吱呀地響著──   「你們的目的有三個:一,在這個星球存活三年;二,努力排除其他的遊戲參加者;三,找到隨身攜帶的卡中的通關密碼。遊戲的勝利者只允許有一人,如果那個人活滿三年,除了那人之外沒有其他遊戲參加者存活,並得到通關密碼,那個人就會被判定為破關成功,並將得到『最偉大存在』的豐厚獎賞。」   空氣,明顯地不穩了起來。誰都知道少年所說的話究竟代表了什麼意義。   ——其他都可以暫且不管,但「只有一人能存活」這一點,明顯就是在昭告周圍所有人都是敵人。   尹流霆身上的怒氣,分毫不差地傳達到了瑤光這裡。   「獎賞是三選一:一,成為這個世界的神;二,獲得回歸原來世界的權利;三,讓至愛之人永遠在身邊。怎樣,每一條都很有誘惑力吧?所以好好地努力吧,尤其是第一條,可是爽快得不得了呢!」   少年繼續用輕快的語調解說著,雙手平舉跳下了鞦韆。   「最後是遊戲守則,也就是給你們的忠告呢。」   「一,容易接受現狀的人總是能活得比較長;一,永遠別忘記等價交換原則;一,最好是除了自己誰都不要相信;一,學會放棄一些東西才能活得比較輕鬆。   「嗯,為什麼都是『一』呢?因為這幾條都是並列的哦!看我說得多麼詳細啊!要好好感謝我!」   少年拿手比了個手槍的姿勢,對準眼前幾人「砰」了一下。   「對了對了,最後一點,不能對任何不知情的人說你們是遊戲參加者的事哦,否則你就被取消遊戲資格啦!取消遊戲資格是什麼意思,以你們的腦袋,應該是懂的吧?」   在場幾人立即反應過來,取消資格什麼的先不去管,所謂的不知情的人,大概也包括現在還昏迷的幾個遊戲參加者吧——不知道這麼多重要情報,他們要怎麼在遊戲中勝出?這十人,多半現在已經被淘汰了吧。   想到此,流霆不由得打了個寒顫,要是他當時沒有把瑤光打醒的話……   「那麼,我走了哦!」   少年打了個響指,然後周身光芒一閃,就和科幻片中的瞬間轉移一樣,整個人從原地消失。   而他的最後一句話,在寂靜的廢棄公園上空靜靜地飄蕩著……   「你們現在,正踏在成神之路上呢。」   少年消失了,留下內心波濤洶湧的幾人在原地靜靜發呆,一時間誰都沒有開口,大概是聽到的東西太過有衝擊力,所以都在努力消化吧。   好一會,才有人開口打破沉默——是那個高中生少女。   「呃,各位……你們相信剛才那個人說的話嗎?」   一陣沉默,似乎沒有人打算回答她——不過其實幾人在心裡應該都接受了這個現實,就算之前還能當做惡作劇或者整人節目什麼的來面對,但看到少年就這麼在一陣光線中憑空消失,光是這一秒就足夠證明事件的真實性和嚴重性了——因為立即有人前去少年消失的地方看了,沒有任何用來做立體投影或是障眼法魔術的道具和痕跡,而瞬間轉移,那顯然不是現代科技能做到的事。   如果至今還不相信,那就不是樂觀,而是自欺欺人的逃避了。   見沒人搭理,少女有些尷尬,但很快她又振作起來,然後想要活躍氣氛似的手舞足蹈。   「那,你們之後打算怎麼辦呢?不如我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先來好了,我叫崔笑,職業是學生,今年十七歲——」   「為什麼要自我介紹?」   崔笑話沒有說完,那個濃妝豔抹的女人突然嘲諷地開口了。   「聽了剛才的話,難道你還打算讓所有人共同行動不成?」   「不可以嗎?」   崔笑疑惑地看向那個女人。   「雖說遊戲規則說最後只能剩下一個人,但時間限制是三年吶,在一開始就自相殘殺不是太浪費了嗎?只有我們六人是互相知情的,互相扶持、取長補短才能活得更長遠嘛,要殺的話,可以留最後一個月再互相殺也來得及,這樣至少每個人都能多活點時間呢。」   本以為那個崔笑是搞不清狀況的傻女孩,但現在看來顯然不是如此——也是,都說被選中參加遊戲的是菁英,怎麼可能會頭腦簡單。   女人不甘地狠狠瞪了一眼崔笑,閉嘴了。   「哈哈哈……」   像是為了緩和氣氛似的,那個面目和善、穿著西裝的中年人開口笑了起來。   「崔同學說的有道理,就算我們互相都是敵人,但現在這種狀況,我們對這裡一無所知,如果立刻就分頭行動或者自相殘殺的話,說不定沒過多久所有人便死光了呢,我贊成她的觀點,先適應環境,再搞定敵人。那麼我也報一下名字好了,我叫邵為風,某小公司的董事長——嗯,現在什麼都不是了。」   「尹流霆。某大學歷史系碩士生。」   大概是接受了兩人的說法,或者贊成暫時不與他們起衝突,流霆摟著瑤光的肩膀冷聲開口。見流霆妥協,瑤光也對眼前幾人點了點頭。   「牧瑤光,程式設計師。」   崔笑見流霆似乎很緊張瑤光的樣子,有些八卦地眨了眨水靈靈的大眼睛。   「你們是情侶嗎?看上去感情很好的樣子。」   「我們是兄妹。」   瑤光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釋,大概在外人眼中,流霆的動作太過親昵了一點。不過就算是知道了「只能剩一人」的遊戲規則,流霆也絲毫沒有表現出任何疏遠,這一點讓瑤光覺得很感動。   「誒——兄妹一起被綁架了,那就說明你們兩兄妹都很厲害啊,你們家的基因一定很棒。」   崔笑笑咪咪地誇獎,接著扭頭看向剩下的兩人。   現在只剩這兩人沒有自我介紹了,一個是那個濃妝的女人、一個是那個陰沉的小混混。   女人見所有人都在盯著她看,有些不怎麼情願地撇撇嘴。   「馮伊水。OL。」   過了好一會,那個小混混才煩躁地嘖了一聲,把口中的煙拿了出來,按在地上。   「時錯。」   「好了。」看上去最年長的邵為風拍拍手站了起來,頗有帶隊者的架勢,「不管怎麼說,先把現在的狀況摸清楚,我們再翻臉也不遲,就算是為了互相利用,也讓我們先暫時團結共進吧。」   其餘五人默認了他的說法,也緩緩從地上站起,然而起身之後,幾人卻發現那個叫時錯的小混混手中,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件東西,流霆看清那東西之後,猛地拉了瑤光後退幾步。   「流霆哥?」   「那是三稜刺刀。他想殺人。」   聽流霆這麼說,其餘幾人的臉色也變了,紛紛後退了幾步,但時錯卻只是冷笑了一聲輕蔑地看了其餘五人一眼,拿著軍刺走到其中一個昏迷的中年男人跟前,拎起那人的領子,狠狠一個耳光扇了下去!   啪地一聲巨大的聲響,那人被打得鼻血瞬間流了出來,哀叫了一聲,有些不明狀況地緩緩轉醒,一開口就是滿嘴鮮血,一顆牙掉了出來。   「怎……怎麼回——」   砰地一聲,時錯再次用力一拳砸在那人臉上,打得對方眼冒金星。   然後他將三稜刺刀對準那人的胸口。   「你是什麼職業?」   「我……我是廚師!大哥,別打了!」   時錯確實沒有繼續毆打他,因為他直接將軍刺捅進了對方的胸腔,對方甚至來不及慘叫,就瞪大眼噴出一口血,一命嗚呼。   「——!」   崔笑捂著嘴抽了一口氣,馮伊水沒有出聲但臉色也變得慘白,瑤光則是咬著牙抓緊了身邊流霆的衣角。   時錯的行動並沒有停止,他繼續走到一邊拎起另一個昏睡的人,如法炮製弄醒了對方——這次是一個身材絕佳的大美女,但是時錯依舊毫不憐惜地打得她鼻血橫流。   「你……你是誰——呀!」   美女驚恐的問話還沒說完,時錯又一個耳光搧了過去。   「什麼職業?」   「模——模特兒!」   嗤!   又是尖刃捅進皮肉的聲音,時錯再次閃電般地結束了對方的生命,沾著滿身鮮血走向第三個人。   其餘幾人總算意識到時錯在做什麼了。   這幾個昏睡的人是不知情的遊戲參加者,所以也算是自己的敵人,然而他們因為不知道參賽情報,幾個知情者礙於遊戲規則也無法告知他們什麼,所以他們無法提供太多的援助,至少有很多事不能明說。   所以,這些人已經成了「可以去掉」的敵人。   而詢問職業這一步驟,大概是時錯覺得如果是對生存下來很有用處的職業,或許可以暫時留下來做個幫手吧。   不過,就算推測出了時錯的想法,這種說殺就殺的態度還是讓人無法接受——邵為風首先無法忍耐,上前了一步。   「時錯,你在幹什麼!他們的生存條件已經非常不利了,放著不管就好,幹什麼還要——」   「放著不管,你能確定他們一定會自取滅亡?別搞錯了,這種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對我們來說可是很不利的。」   「但是——」   「再廢話連你一起殺!」   時錯壓低聲音冷笑,這下邵為風也一下子說不出話來,只能用力握緊拳頭盯著時錯的雙眼。   「職業是什麼?」   「運、運動員……」   嗤!   又一條生命離去。   「職業是什麼?」   「設計師……」   嗤!   鮮血再次無情地噴湧。   「職業是什麼?」   「………我我……我是…是建築工程師……」   「很好,你留下。」   時錯一個手刀劈在那人頸部,把那人再次打昏。   「職業是什麼?」   「救!救命啊!你們在幹什麼!快來救我啊!我是JS組合的主唱啊,你們不會不認識我吧,快點過來幫忙,我出——噗!」   時錯面無表情地拿軍刺扎破了對方的喉嚨,於是這個紅極一時的歌星就這麼保持著扭曲而驚恐的表情結束了生命。

作者資料

紅淵

喜歡編織有趣的架空舞臺,虐且治癒著,黑又熱血著,純情與糟糕齊飛,猥瑣共正直一色,夢想創造出一個讓人心馳神往的新奇世界,目標是寫出能讓人思考和感動的故事。

基本資料

作者:紅淵 繪者:Izumi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4-10-08 ISBN:9789571057132 城邦書號:SPB25080041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6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