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尋寶戀物語(02)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前世債務,今生……加倍奉還?貧窮美少女x酷酷貴公子or壞心帥財神的三角戀愛喜劇! 《電線桿上的路西法同學》作者魏思佳,首度跨刀小說插畫! 南天銀行發布最新任務—— 尋找東海龍王丟失的雨珠! (重點:事成之後,必有重謝!) 身負海角七億巨債的貧窮美少女杜淺淺, 莫名其妙的成了天界南天銀行的工讀生, 還接下了為東海龍王尋找雨珠的新任務—— 但現在沒什麼比尋找新的晒衣竿重要。 幸運的她在靳天澤的貼心提示下, 發現了一根被棄置路邊的不要錢竹竿~ 誰知道半夜時,竹竿居然變成了人, 還說:既然妳撿到我,就是我的宿主了! 杜淺淺頓時悲憤——誰要花錢養這種怪寵物啊? 小龍敖湃更怒——區區凡人,竟敢瞧不起我竹竿殿下! 費思誠暗自盤算——到時把雨珠跟龍一起打包丟回東海~ 被迫飼養龍的少女與拒絕回家的小龍, 相見兩相厭的同居生活,歡樂(?)超展開!

內文試閱

  剛走出壺中天古董店的大門,杜淺淺突然一拍額頭。   「糟糕!光記得來古董店這邊打工,忘了要找竹竿了。」   靳天澤忍不住好奇地問:「竹竿?什麼竹竿?」   「今天早上,我正要到院子裡晒衣服,結果發現那根老竹竿居然折斷了。」回憶著早上的情景,杜淺淺痛心疾首:「怎麼可以不打聲招呼,就這樣斷了啊!我一點準備都沒有……」   杜淺淺每個月的開支精算到完全經不起任何一個意外事件發生。   望著氣呼呼握拳的杜淺淺,靳天澤的聲音早已經添上自己都不曾察覺的柔和。   「那妳有想過怎麼辦嗎?」   杜淺淺目光中光芒一亮:「當然是不花錢,也要搞定竹竿!」   靳天澤難得地沒有潑她冷水。   「那,妳知道哪裡有不要錢的竹竿嗎?」   杜淺淺撓頭:「我記得有些建築工地有搭鷹架用的竹竿。」   靳天澤冷靜地指出:「那種竹竿是很結實,不過,應該不能讓妳拿來當晒衣竿。」   杜淺淺愣了愣。   沒錯,那種竹竿結實是挺結實的,但太粗,沒法掛衣架。此路不通……不行!我這個「節省專家」不能就這樣氣餒,一定還有沒想到的省錢辦法!   杜淺淺冥思苦想,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   「對了!公園不是都愛種竹子附庸風雅嗎?還有,你家住的別墅區裡就種了很多。」   「妳是想要我幫妳砍公共綠地的竹子?」   「沒錯!」杜淺淺毫不遲疑,亮晶晶的大眼睛裡閃爍著期待的光芒。   靳天澤鎮定的神情差點崩潰。   「要是讓社區警衛看到我在砍那裡的竹子,我看我只能搬家了。」那種事情……對不起,實在是做不到啊——   先不提形象,自尊心也不容許自己去做那種事情。與之相比,靳天澤倒是一點都不介意掏錢幫杜淺淺買一捆竹竿,讓她備在家裡使用。   此路又不通。   費思誠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兩人的身後。聽到杜淺淺與靳天澤的談話,他的臉立即掛上了營業式的笑容。   「懸空符咒,無需竹竿,可以讓衣服懸浮在空中。南天銀行總務部內部特價:五百元。」   「五百元!」杜淺淺連忙擺手拒絕:「這都可以買好幾根竹竿了!」拜託!她這麼費心是想省錢,不是想多花錢。   杜淺淺的大驚小怪,讓兩個男生一起用「妳就那麼窮嗎?」的眼神探究地看著她。   面對質疑,杜淺淺臉不紅氣不喘:「要不是窮,我幹麼加入總務部?」   沒錯,她平時的生活就已經很拮据了,現在還背負了一筆七億的巨額債務,不省錢怎麼行!   看著費思誠的眼神裡也因此瞬間充滿了深重的怨念,讓費思誠忍俊不禁。   如果這會兒不是靳天澤還在旁邊,費思誠真的很想揉揉她柔軟的頭髮。這樣向他無言抗議的她,還真的是……   好可愛!可愛得讓他忍不住想要更加親近她……   「可是,當初選擇要靠打工還債的人是妳自己。當然,如果妳現在想反悔,我也沒意見。甚至可以說,我相當期待妳那麼做。」   看著費思誠和當初勸誘她進南天銀行總務部打工時如出一徹的笑容,杜淺淺猛然想起了他曾說過的其他還款方式。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火速遠離費思誠。    「那、那個,我去找雨珠了喔!」   說著,杜淺淺踩起那輛貼著「公用」標籤的腳踏車,不一會兒就消失在了費思誠與靳天澤的視線中。   凝望著她元氣十足的背影,費思誠發出一聲不易察覺的輕嘆聲。   ※   杜淺淺沒騎出多遠,靳天澤就騎著他的山地越野車追了上來。   窄巷中,似乎是為了避免撞到行人,靳天澤騎車的速度很慢。不過,杜淺淺並不討厭這種跟在他後面的感覺。   突然,靳天澤剎住車,指了指路邊。   「喂,妳要找的東西在這裡。」   杜淺淺頓時激動地四處張望起來。   「雨珠在哪裡?」    看見她興奮的樣子,靳天澤露出一副「妳想太多了」的表情,平靜的說:「我說的是竹竿。」   順著他的手指望過去,杜淺淺看到了一根非常適合用來晾衣服的竹竿。粗細、長短,全都恰恰好。   雖然不是夢寐以求的雨珠,但是能找到免費的竹竿,對杜淺淺來說也是一件好事。不然,她都不知道今後要代什麼東西來代替它晒衣服了。   仔細打量著這根正好合用的竹竿,杜淺淺把目光從竹竿移到了靳天澤身上。   他是怎麼發現那根並不起眼的竹竿的?難道……是在擔心我……才一路上留心注意的嗎?   想到這裡,杜淺淺突然覺得,自己似乎無法再直視靳天澤。   臉,會不會……很紅?他應該沒發現吧?   而看到杜淺淺自然流露出來的羞澀反應,靳天澤忽然困窘地別開臉。   「妳要抱著這根竹竿傻笑多久?快點綁到自行車上帶走吧。」   靳天澤的語調雖然一如既往,但聲音卻隱約帶著一種不自然的悶悶感。   有些疑惑的杜淺淺連忙點頭:「嗯嗯,我這就綁……糟糕!沒有繩子。」   靳天澤的脣角不自覺地彎了起來,可聲音卻還是很不自然。   「笨成像妳這樣,真是讓人看不下去。這裡有繩子,我幫妳綁。」   三分鐘後──   杜淺淺啞然地看著依舊在努力幫自己綁竹竿的靳天澤,汗顏地提議:「還是我來綁吧,那樣比較快。」   靳天澤頓時怒道:「明明是因為妳笨,繩子才會纏在一起的!」   剛才還若有若無的曖昧氣氛,此刻早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杜淺淺和靳天澤費了好一番工夫終於把竹竿綁到了腳踏車上,這才再次踏上尋找雨珠的征程。   任務開始的第一天,杜淺淺的收穫僅有一根竹竿。   ※   半夜。   杜淺淺一向睡得很沉,但是今天,朦朧中,她覺得似乎聽到了窸窸窣窣的聲音。只是,白天已經累得夠嗆的她,現在完全沒有心思去關心這可疑的動靜。杜淺淺翻了個身,繼續陷入夢鄉。   第二天早上,看著桌子上空空如也的點心包裝袋,杜淺淺忍不住緊蹙起眉頭。   那些從曾經打工的蛋糕店裡得到的免費麵包,竟然被吃了個一乾二淨!那空蕩蕩的包裝袋讓她確認了家裡有老鼠侵入的事實。   太過分了!那些麵包她捨不得一次吃完,是特地留著當點心慢慢享用的,沒想到現在竟然全被老鼠吃掉了!   如果不是上學快要遲到了,杜淺淺發誓,絕對要將家裡的老鼠消滅乾淨!   ※   放學後,壺中天後堂。   杜淺淺與費思誠還有靳天澤交換了一下昨天的尋寶收穫。與預想中一樣,三人一無所獲。   果然,雨珠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找到的東西呢……   「沒有一點進展……」杜淺淺忍不住嘀咕。   「急什麼,昨天才第一天,找不到也很正常。」   靳天澤犀利的視線投向費思誠,目光中的挑釁之色毫無掩飾。   我已經按照你們的意願加入總務部了,願意聽從指揮就已經給足你面子了,你可別指望我會對這件事多認真。   費思誠長眉一挑:「即使如此,到底是全力以赴還是敷衍了事,上面是很清楚的。畢竟,我們的上級可是天界。」只要說到天界南天銀行,費思誠的口氣總有幾分說不出的高傲。   靳天澤昂首,反正他就是這個工作態度,看那個什麼天界南天銀行敢拿他怎麼樣!   費思誠言歸正傳:「也許雨珠並未棲身湖泊。畢竟,只要是有水的地方它都可以棲身。那樣一來選項就多了。游泳池、噴泉,甚至魚缸都可以。」   「哼!既然這樣……我們現在不就是無頭蒼蠅嗎?喂,費思誠,你身為主管,就沒有一點有用的行動建議嗎?難不成,真的要我和杜淺淺傻呼呼的找遍本市所有的魚缸……不對,該不會連茶杯都要找吧?」   靳天澤可是一點也不介意給這個大言不慚的傢伙一點臉色看看。   反正,是你要做主管的,那就讓我看看你的本事啊。   杜淺淺聽靳天澤這樣一說,頓時愣住了。   真的耶……按這個樣子,也許真的連裝了水的茶杯和水瓶都要去查找一遍……天啊!我才不要咧!會累死的好不好!   望著杜淺淺那被靳天澤嚇唬得發白的臉色,費思誠壓抑住心頭的不快,笑容還是一如既往的柔和。   「不,我當然不會讓你們這麼辛苦的滿世界亂找。這兩天我會翻查一下典籍,看看有沒有關於雨珠的其他線索。」   聽到費思誠這話,杜淺淺總算是放下心來。本來為了還錢被迫加入這種莫名其妙的部門就已經夠讓她傷腦筋的了,她才不要再去幹什麼奇怪的無用功傻事。   看到杜淺淺面色恢復如常,費思誠繼續發揮溫和攻勢。   「我身為總務部主管,是絕對不會讓各位同仁做無用功的。不僅如此,如果大家生活上有困擾,我也會竭盡全力為大家排憂解難。畢竟我們現在不但是一起工作的夥伴,也是同坐一個教室的好同學嘛~」   雖然早已經見識過費思誠那堪比大師級的遊說功力,可是不得不說,這番話聽下來,還真讓杜淺淺的心裡漾起一股暖意。   一聽到「排憂解難」這個詞,杜淺淺立即打起了精神。   「對了,我家裡有老鼠。我特別藏起來的麵包,一早起來發現被吃得只剩包裝袋。」    「我給妳一張避鼠咒,保證老鼠從此再也偷吃不了妳的東西。」說著,費思誠抖出一張黃色的符咒,遞到杜淺淺面前。   不過,就在杜淺淺剛想要接過符咒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什麼事的她,抬起頭緊盯住費思誠,笑容滿面地詢問道:「這個……是免費送給我的,對吧?」   費思誠心中控制不住地吐槽了一句。   我看起來就那麼像是奸商嗎?   就在費思誠心情鬱悶得滿頭黑線的時候,靳天澤忍俊不禁,「噗」的笑出了聲。   現在,他一點也不後悔加入總務部了。起碼,此情此景讓他看清了,費思誠即使看似占盡優勢,杜淺淺對他也沒有多信任。   費思誠繼續保持著滿臉燦爛的笑容,點點頭,將符咒放到了杜淺淺手裡。仿佛靳天澤的嘲笑,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而杜淺淺在反覆確認避鼠符咒確實是「送」給自己的之後,便趕緊回家了。   ※   半夜,杜淺淺又被一陣奇怪的聲音吵醒。還沒開燈,她就已經能夠判定聲音正是來自桌子。   嗯……桌子上有免費拿到的試吃新品迷你小蛋糕以及……費思誠的避鼠符咒!   杜淺淺原本的睡意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對啊,既然是避鼠符咒,難道不應該讓老鼠主動避開食物才對嗎?還是說……費思誠送我的其實是……捕鼠符咒?   ……果然,「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杜淺淺一邊默默吐槽,一邊拿起了臨睡前就準備在床邊的一根桿麵棍。   沒錯,她——杜淺淺從來就不是什麼見到蚊蟲就嚇到花容失色的嬌弱淑女。   聽著那依然在囂張繼續著的窸窣聲,杜淺淺「啪」地打開了燈。   在視野一覽無餘的房間中,她看到原本被貼在蛋糕包裝袋上的的避鼠咒,此時正牢牢地裹著一個什麼東西。   長長的、細細的、而且還是通體的綠色……   「蛇!」   杜淺淺嚇得立即後退三大步,冷汗霎時就冒出來。   「誰說本殿下是蛇了!」一個囂張萬分的聲音鬱悶的傳來:「還不快給本殿下把符咒撕開!」   啊?蛇竟然會說話?   要不是這些日子經歷過總務部的各類奇妙事件,將心理承受能力提升了好幾個等級,杜淺淺相信眼下發生的怪異事件,絕對會讓她放聲驚叫。   極力壓下心裡的惴惴不安,杜淺淺梳理起自己的思路。   會說話、自稱不是蛇,但現在卻又這麼輕易的被費思誠的符咒給制住……也就是說……根本沒什麼好怕的嘛!   確信了自己的地位,杜淺淺鎮定下來。   「昨天的麵包,是不是你偷吃的?」   「什麼叫偷吃?人類送上的供奉,神明拿來享用,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嗎?我願意吃,妳應該倍感榮幸!」   這個被符咒包裹住的細小身軀,說起話來口氣倒是很大。只是牠無論怎麼用力掙扎,符咒就好像是嵌入了它的皮膚一般,沒有半點的鬆開的跡象。   果然,只是個喜歡說大話的小妖怪罷了。   杜淺淺脣邊,不知不覺浮起了惡作劇的笑意。   「既然你這樣不知悔改……我現在餓了,要吃點消夜,正好拿你下鍋。」   說著,杜淺淺抓住了牠的尾巴,來到廚房,作勢就要往鍋裡扔。   唔……這種滑溜溜、冰冰涼的感覺,真像黃鱔。    小妖怪急了:「未經檢疫的動物不能隨便吃的,這點常識妳都沒有嗎!」   杜淺淺略有些陰險地笑道:「未經檢疫的『動物』?不是未經檢疫的『神明』?   小妖怪頓時像個洩了氣的皮球:「……好吧,我不是神明。」    「那你到底是什麼?」杜淺淺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   「是妳自己把我撿回來的。」小妖怪憋悶的說。   啊?   撓頭環顧,杜淺淺真不記得自己啥時候撿回來過這麼個奇怪的東西。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她突然發現原本在竹竿上晾得整整齊齊的衣服,現在居然都落在了地上。   「哇啊——我的衣服!哪個不長眼的小偷居然偷走我的晾衣竹竿!」   回答她的,是小妖怪既鬱悶又沒好氣的聲音:   「我就是妳撿回來的那根竹竿。」   「……」什麼?這個被自己掐住了尾巴要下鍋燉湯的……是……竹竿!   被雷劈到的杜淺淺只覺得眼前的世界分外不真實。   她禁不住喃喃自語:「天哪!這個世界也太神奇了……竹竿居然也能修煉成精嗎?」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竹竿精了!」手裡的小妖怪憤怒的扭動。   「那你到底是什麼?」   「說出來只怕嚇死妳!」小妖精得意了好半天,才再次開口:「我是東海龍王敖廣的曾孫——敖湃!」   我聽到了什麼?東海龍王?敖廣?曾孫?不對,「東海」!《西遊記》裡寫過的,那個最最最有錢的東海龍王!   「東海」這個關鍵字瞬間點燃了杜淺淺的熱情。   「你真的是龍族……還是東海的?」   詢問的同時,杜淺淺腦海中已經開始幻想,自己若是把這個不在龍宮好好待著的龍孫送回去,東海龍宮一定會重謝自己的歡喜劇碼!   哇塞!到時候若是再加上雨珠的酬謝禮……哇啊——債務又可以減少不少耶!   

作者資料

風明希

水瓶座,思想經常無故放空。那些總是如空氣中飛翔的鯨魚一樣飄來飄去的幻想,就是我忽忽悠悠放空的產物。至於為什麼會是鯨魚?因為我希望我的幻想又大,又溫柔。希望那來自天空的鯨魚的歌聲,可以被別人聽見。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beidou217

基本資料

作者:風明希 繪者:魏思佳 出版社:尖端 書系:夢小說 出版日期:2014-08-08 ISBN:9789571056531 城邦書號:SPB25070006 規格:平裝 / 單色 / 192頁 / 12.7cm×19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