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南方吸血鬼系列完結篇:吸血鬼童話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全球3000萬讀者殷殷企盼的南方吸血鬼浪漫終曲 HBO金球獎改編影集「噬血真愛」同步完結! ◆大受歡迎的南方吸血鬼系列新作,該系列書籍暢銷35國,盤據英美各大暢銷排行榜,熱賣破兩千萬冊。 ◆HBO金球獎熱門影集、觀賞人次高達1240萬的《噬血真愛》原著小說影集創下繼「慾望城市」後全美最高收視率! ◆系列全美銷售突破三千萬冊以上。 ◆2009年創下全系列同時登上紐約時報排行榜前十五名的空前紀錄(只有《哈利波特》有此盛況)。 ◆盒裝版套書與《暮光之城》套書分居美國成人、青少年榜的暢銷冠軍! ◆改編為HBO影集「噬血真愛」(True Blood),創下繼「慾望城市」和「黑道家族」後全美最高收視率!女主角安娜派昆勇奪金球獎最佳女主角! ◆HBO金球獎改編影集「噬血真愛」同步完結 ◆翻譯35國語言,橫掃全球排行榜、銷量突破3000萬! ◆榮登紐時排行榜冠軍、在台熱賣突破15萬冊 ◆稱霸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暢銷排行 人「鬼」殊途的禁忌之戀終於步向終點,但蘇琪的幸福結局可不是人人樂見, 而且她的敵人有永恆的時間可以等待…… 自從吸血鬼比爾踏進梅洛特酒吧開始, 蘇琪的命運就與超自然生物(還有災難)分不開。 近來又因為芙芮妲女王的介入、各路前男友與仰慕者的干預, 蘇琪不只與艾瑞克的戀情急速降溫,還被捲入謀殺案件中; 而祕密的核心卻直指她逃避已久的最終決擇── 是永不見天日的殘酷煉獄?或撕心裂肺的痛苦煎熬…… 糾葛情愛的尾聲悄然來到,全世界最受歡迎的性感金髮女侍究竟情歸何處? 她的最後決定恐怕將跌破所有人的眼鏡……

內文試閱


  

序幕


  一月

  從斑白的頭髮看起來這個紐奧爾良的生意人大約有五十歲左右的年紀,由年齡稍輕、身材高大的保鑣兼司機陪同,深夜到法國區和魔鬼碰面,會議是事先安排的。

  「我們真的會看到撒旦?」保鑣問道,神情有點緊張不安,這也是人之常情。

  「不是那個撒旦,是普通的魔鬼。」生意人在表面上或許顯得很冷靜、很鎮定,內心就不得而知。「從他在商會的晚宴上過來打過招呼之後,我才有機會發現很多以前一無所知的事情。」他東張西望,試著搜尋那個同意和他碰面的傢伙,同時告訴保鑣說,「他說服我相信他真實的身分,原先還以為是我的女兒被人矇騙,幻想自己有某種形式的法力,只因為她想擁有屬於自己的……東西,現在我願意承認她的確有一些特別的天賦,只不過和她以為的大不相同。」

  即使在紐奧爾良,一月份的夜晚氣溫冰冷濕氣又很重,生意人不時變動姿勢和重心以保持溫暖,他告訴保鑣,「傳統的碰面地點都約在十字路口附近。」馬路上雖然不如夏天那般的人聲鼎沸,還是有一些酒鬼、觀光客和本地人晚上出來尋歡作樂,他告訴自己,沒甚麼好怕的。「啊,他來了。」生意人說道。

  魔鬼的穿著很體面,幾乎跟生意人沒兩樣,愛馬仕 的高級領帶,義大利製名牌西裝,手工訂做的皮鞋,眼睛超乎尋常的清澈,眼白閃閃發光,瞳孔是帶點紫的咖啡色,從某個角度看起來幾乎像紅色。

  「你有甚麼要給我的?」魔鬼問道,說話的口氣不像是很有興趣。

  「兩條靈魂。」生意人回答。「泰瑞斯願意和我一起參加。」

  魔鬼的視線轉向保鑣,過了一會兒,保鑣點頭示意,他是個大塊頭,淡色皮膚的有色人種,非裔美籍,有一雙明亮的淺褐色眼珠。

  「心甘情願?不是強迫?」魔鬼淡淡的問道,「兩個人都一樣?」

  「我自己願意的。」生意人說道。

  「自由意志。」保鑣堅決的回答。

  魔鬼說道。「那就直接切入主題,談生意。」

  「生意」這個字眼在年長者的耳中聽起來順理成章,他露出笑容,「太好了,我已經備齊文件,名字都簽了。」泰瑞斯打開真皮的檔案夾,抽出兩張紙──不是羊皮或人皮,沒有那麼的戲劇化的奇風異俗──就只是生意人請他辦公室的祕書從麥克斯辦公用品店買來的電腦列印紙,泰瑞斯把文件交給魔鬼,後者迅速過目了一下。

  「你們需要再一次簽名確認。」魔鬼說道。「上面的簽名不能用墨水。」

  「我還以為之前說的是玩笑。」生意人皺眉說道。

  「我從來不開玩笑。」魔鬼說道。「噢,相信我,我也有幽默感,真的,只是契約這種事不能亂說笑。」

  「我們真的要……」

  「以血簽名?對,當然,這是傳統,必須現在就做。」他看透生意人斜睨旁邊一眼的含意,「我保證沒有人會看到你們在做甚麼。」話才說完,就有一股突如其來的寂靜壟罩三個人,一股濃霧把他們和其餘的路人隔絕。

  生意人誇張的嘆了一口大氣,特意表現出他認為這樣的傳統過於矯情,「泰瑞斯,你的刀呢?」他抬頭望著司機。

  泰瑞斯的刀子突然冒了出來,快得讓人有點措手不及,似乎是從袖口抽出來的,刀刃銳利,映著街燈閃閃發亮。生意人脫掉西裝外套遞給旁邊的同伴,解開鈕釦把袖子捲起來,大概是想讓魔鬼見識一下他有多強悍,他直接拿刀刺入左手臂,馬上流出濃稠的血液,他直視魔鬼的臉龐,接過對方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來的鵝毛筆……動作遠比泰瑞斯抽刀的速度更流暢,筆尖沾著鮮血,司機幫他把文件壓平在檔案夾上,他開始簽名。

  署名完畢,生意人把刀子還給司機,穿上外套,司機重覆一遍老闆做過的程序,簽完契約之後,還用嘴巴吹乾血跡,彷彿剛剛是用奇異筆簽名,擔心墨水會糊開似的。

  看到簽名無誤,魔鬼笑嘻嘻的露出笑容,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成功的生意人──高興到有些得意忘形。

  「因為你帶來另一條靈魂,紅利可以加碼。」他告訴生意人。「順便問一下,感覺還好嗎?」

  「跟平常差不多。」生意人率先開口,扣上外套的鈕釦。「或許有點生氣。」他突然露出笑容,牙齒跟亮晃晃的刀子一樣尖銳。「你呢,泰瑞斯?」他問員工。

  「有些不安。」泰瑞斯坦白承認。「但還撐得過去。」

  「你們兩個天生就是壞胚子。」魔鬼的語氣絲毫沒有批判的味道。「無罪的人靈魂比較甜蜜,但我還是很高興擁有你們,願望和其他人應該是大同小異吧?無非是功成名就和打敗宿敵等等?」

  「對,這些我都要。」生意人迫不及待的強調,說得很誠懇。「既然有加碼紅利,我當然還有額外的要求,或者可以兌換現金?」

  「噢。」魔鬼溫和的微笑。「不能兌換現金,只能給好處。」

  「改天再決定可以嗎?」生意人稍微思索了一下,開口問道。「憑券兌換?」

  魔鬼看起來有點詫異。「你不要求愛快羅密歐 跑車?和妮可.基嫚 一夜春宵?或是在法國區有一棟豪宅?」

  生意人果決的搖搖頭。「我相信改天一定會想到自己究竟要甚麼,那時候再來實現也不遲,卡翠娜颶風之前我的事業做得很成功,事後也相信自己肯定會賺大錢,因為我經營木材生意,每個人都需要木頭重建家園。」他深吸一口氣,不管魔鬼興趣缺缺的表情,繼續敘述,「結果重建供應鏈本身就非常艱難,加上很多人家破人亡根本沒錢消費,剩下的人還得耐心等待保險公司的理賠,我不慎犯錯,以為那些不老實的建商會信守承諾準時付款……最後因為事業擴充太快,每個人都賒帳欠錢,害我信用透支,膨脹擴張,就像大象撐破保險套一樣,風聲很快就傳了出去。」他垂下頭去。「讓我逐漸喪失對這個城市的影響力,無法再呼風喚雨。」

  或許魔鬼老早就對這些事情耳熟能詳,才會主動去接近這個生意人,現在當然沒興趣聽他再嘮叨過往的災難。「那就是發大財。」他簡潔的說,「我會滿懷期待你下一步的特殊要求;泰瑞斯,你的願望是甚麼?你的靈魂也賣給我了。」

  「反正我不相信有靈魂存在。」泰瑞斯冷淡的說。「我的老闆應該也有同感,因此我們一點都不介意把不相信存在的東西賣給你。」他對魔鬼咧嘴而笑,就像男人對男人一樣,但這是錯的,因為魔鬼不是人。

  魔鬼回以笑容,嚇得泰瑞斯立刻收起笑臉。「你要甚麼?」魔鬼重複一遍。「我不會再問第二遍。」

  「我要吉普賽.奇德,如果你需要知道的話,她的真名是凱蒂.雪伯尼,目前在波旁街的寶寶世界工作,我要她愛我跟我愛她一樣深。」

  生意人聽見他員工的要求有些失望。「泰瑞斯,希望你求一些比較恆久的東西,性愛在紐奧爾良垂手可得,像吉普賽那樣的女人一毛錢一打,到處都有。」

  「你錯了。」泰瑞斯反駁,「我不認為自己有靈魂,但我相信真愛一輩子只有一次,我愛吉普賽,如果她也愛我,那我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老闆,如果你發財,我也會跟著發財,我所擁有的已經夠了,我不貪心。」

  「我贊成貪婪。」魔鬼近乎輕聲細語的強調,「到最後你可能會懊悔,希望自己要的是政府公債,泰瑞斯。」

  司機搖頭以對。「這樣的交易條件我很滿意,只要你給我吉普賽,其他的都好,我知道。」

  魔鬼用那種近似憐憫的表情看了他好一陣子──如果魔鬼真有同情心的話。

  「好好享受,聽到了嗎?」他告訴兩位就此喪失靈魂的男人,他們看不出魔鬼這麼說是出於嘲諷或真心誠意。「泰瑞斯,我們不會再見面,直到人生的終了;」他轉向生意人,「先生,你和我未來還有再見的機會,等你確定加碼紅利要甚麼再來電通知,這是我的名片。」

  生意人接過式樣普通的白色名片,上面唯一的內容就是電話號碼,卻又和他第一次去電安排會面的號碼不相同。「如果已經隔了好幾年呢?」他問道。

  「不會的。」魔鬼說道,聲音飄然遠去,生意人抬頭一看,發現對方已經在半條街之外,再走七步似乎就溶入骯髒的人行道裡頭,只有在冰冷的空氣裡留下模糊的印象。

  生意人和保鑣轉過身體,急急忙忙的朝反方向而去,司機再也不曾見過這個魔鬼,生意人則是一直等到六月。


  六月

  在一個遙遠的地方──至少幾千英哩以外──一個瘦瘦的高個子躺在巴加的沙灘上,那裡不是觀光客經常會流連的地方,也不可能遇上太多的美國佬,否則他們很可能會認出他。他剛剛光顧一家破舊的酒吧──與其說酒吧不如說是破屋,只要花一點零頭,老闆就會租你一條大毛巾和海灘遮陽傘,甚至派兒子過來幫你倒酒,如果你繼續喝的話。

  這位高個子喝的是可口可樂,價錢卻所費不貲,只是他自己被蒙在鼓裡,或者就算知道也不在意。他穿著泳褲、戴了帽子和太陽眼鏡,坐在毛巾上,躲在遮陽傘的陰影底下,旁邊還有一只舊背包和海灘鞋,發出橡膠遇熱時特有的氣味。高個子聽著iPod,臉上露出的笑容意謂著他聽得很享受,他舉起帽子撥了撥金色的頭髮,但從髮根看出來本來應該是灰色的,從體格判斷,應該有四十歲左右,因為肩膀太過寬闊,頭顱反而顯得小一號,他看起來不像習慣付出勞力的工人,也不像有錢人,全身的打扮從海灘鞋、泳褲、帽子和丟在一邊的襯衫,都來自沃爾商場或是更廉價的大賣場。

  從最近在巴加發生的事件看來,還是低調一點,不要顯得太有錢比較好,這裡治安不佳,即使是美國佬也無法倖免於暴力的侵犯,因此多數的觀光客都留在設備完善的渡假旅館,直接搭飛機進出、避免開車穿越鄉間。這一帶還有其他被流放的人士,大多獨來獨往、一副隨時要拚命的模樣……有的則是鬼鬼祟祟很可疑,他們會選擇這種危機四伏的環境居住的原因還是別追究比較安全,到處問問題可能有礙健康或惹來殺機。

  這些亡命之徒裡面多了一個新面孔,就坐在大個子附近,在遊客稀稀落落的海灘上,坐得如此之近絕不可能是湊巧,大個子從黝黑的太陽眼鏡底下斜睨了不速之客一眼,顯然帶著警告地意味,那人大約三十歲左右,個子不高不矮,長得不帥也不醜,身材不胖也不瘦,總之都算中庸,他已經觀察高個子好幾天了,讓他確信對方靠過來是遲早的事情。

  中等身材的傢伙謹慎選擇了最佳的時機,這時候不會有任何人聽見他們交談的內容,而且可以眼觀四面、隨時注意是否有其他人接近,就算是太空中的衛星都不可能有在不被發現的狀況下監視他們,高個子大多躲在遮陽傘底下,不速之客跟著坐在陰影裡面。

  「你在聽甚麼?」中等傢伙指著對方戴的耳機問道。

  他說話有輕微的口音,可能是德國腔?總之有歐洲口音,雖然高個子旅遊的經驗不算很豐富,無法完全確定;新來者臉上的笑容讓人不太放心,嘴角上揚、露出牙齒看起來或許還好,但卻有一股不言而喻的效果,有如掠食性的動物露出尖牙準備要攻擊。

  「你是同志?我沒興趣。」高個子說道,「小心,末日審判時你要面對地獄的烈火。」

  中庸先生回答,「我喜歡女人,喜歡得很,有時還超過她們願意接受的程度。」他的笑容有點凶狠,再次開口問道。「你在聽甚麼?」

  高個子進退維谷,氣憤的瞪著他的同伴,不過已經有好幾天沒有跟任何人交談,最後他選擇誠實以對。「我在聽講道。」他說。

  中庸先生有些吃驚。「真的?講道?我完全沒把你和神職人員聯想在一起。」但他的笑容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明明就是口是心非,高個子開始不安,想到背包裡的手槍,就放在伸手可及之處,至少當他放下來的時候有預先解開釦環。

  「你錯了,但神不會因此懲罰你。」高個子平靜的回答,笑得很真誠。「我在聽自己以前講道的內容,對大眾傳講神的真理。」

  「沒有人相信?」中庸先生歪著頭好奇的問。

  「信的人很多很多,我的講道引來許多追隨的信徒,直到後來有一個女孩叫……是她把我搞垮,也害我太太被丟進大牢 。」

  「那個女孩不會叫蘇琪.史戴克豪斯吧?」中庸先生摘掉太陽眼鏡、露出淺色的眼珠問道。

  高個子猛然轉過去看著他。「你怎麼知道?」他問。

  六月

  生意人走向室外的桌子時,魔鬼正在那裡享受他的法式甜點,同時發現科普力.卡麥克滿面春風,看起來遠比他幾近破產的時候神采奕奕,他的消息近來頻繁的出現在報紙的經濟版面,資金的灌注讓他重新站穩腳步,迅速變成紐奧爾良中,有舉足輕重影響力的人物,隨著他為這個城市奄奄一息的經濟注入大筆資金,政治勢力的版圖也跟著擴張──如果有人詢問魔鬼,他肯定會立刻指出自己跟重創紐奧爾良的卡翠娜颶風一點關係都沒有。

  今天的卡麥克看起來健康又充滿活力,比真實年齡年輕了至少十歲,沒有任何客套話,逕自坐在魔鬼的桌子旁邊。

  「你的保鑣呢,卡麥克先生?」魔鬼先喝了一口咖啡才問道。

  卡麥克忙著跟服務生點飲料,直到年輕人離開以後才開口回應。「最近泰瑞斯出了一點狀況,我讓他休假一陣子。」

  「那個年輕女孩吉普賽?」

  「當然。」卡麥克說道,不算是譏笑。「我知道如果他要那個女孩,下場肯定不會如他所望,但他深信愛情至上,最終會戰勝所有的困難。」

  「結果不然嗎?」

  「噢,不,她為他瘋狂,愛他愛得要死,天天和他上床,時時情不自禁,即便自己是愛滋病帶原者亦然……但卻沒有和泰瑞斯分享這個祕密。」

  「噢。」魔鬼說道。「那個病毒和我沒關係,泰瑞斯現在怎樣?」

  「愛滋病檢測出陽性反應。」卡麥克說著聳了聳肩膀,「正在接受治療,這種病不像以前會立判死亡,但他為此非常沮喪。」卡麥克搖搖頭。「我還以為他很聰明。」

  「我知道你來要求加碼的紅利。」魔鬼說道,卡麥克顯然沒有把兩件事聯想在一起。

  「對。」科普力.卡麥克欣然承認,對著魔鬼咧嘴而笑,神祕兮兮的傾身向前,近乎耳語的音量。「我知道我要甚麼,你去幫我找克魯瓦鎖。」

  魔鬼真的大吃一驚。「你怎麼知道有這種稀世珍寶的存在?」

  「我女兒在無意間聊起來。」卡麥克說道,一點都不覺得羞愧。「聽起來很有趣,但還來不及告訴我是誰擁有那個東西之前就住嘴不提了,所以我找認識的人駭進她的電子信箱,我早該這麼做,內容真是五花八門,發人深省,她和一個我不信任的傢伙同居,上次交談過後她對我非常不滿,拒絕再和我連繫,現在我可以暗中監視不讓她知情,保護她不受自己那些愚蠢行徑的傷害。」

  他說這句話的口氣真誠無比,魔鬼看得出來卡麥克認為自己很愛他女兒,不論任何情況都知道怎樣對女兒最有利。

  「所以艾蜜莉亞跟某人討論克魯瓦鎖。」魔鬼說道,「然後無意間和你聊起來,真有趣,在我的記憶裡,無人擁有那個東西,至少……克魯瓦鎖是精靈的產物……你要了解,他們可不是那種嬌小可愛,長著翅膀的小東西。」

  卡麥克點頭以對,「世界有這麼多稀奇古怪的生物讓我非常震驚。」他說,「當然也包括精靈,我必須重新思索,或許女兒不是神經病,雖然我認為她被自己的能力騙了。」

  魔鬼拱起他形狀完美的眉毛,卡麥克的家族裡面似乎不只一個人受到矇騙。「關於克魯瓦鎖……已經被精靈用光了,地球上應該沒有,那場騷動以後我就無法跨入精靈國度,偶而會有一兩個東西被驅逐出來……但是不得進入。」他顯得相當遺憾。

  「還有一個克魯瓦鎖,而且就我所知,應該是被我女兒的朋友藏起來。」科普力.卡麥克說道,「我知道你可以找到。」

  「有意思。」魔鬼說得很誠懇,「那我發現它後,你要拿來做甚麼?」

  「我要女兒回來。」卡麥克說道,語氣非常激動。「我要擁有能夠改變她生活的力量,等你追蹤出克魯瓦鎖的下落,我就知道要如何許願,知道寶物下落的女孩……絕不會輕易交出來,那是她奶奶的遺物,而且曾和我交惡。」

  魔鬼轉臉迎向早晨的陽光,短短一瞬間眼睛閃出紅色光芒。「想像吧,我會開始採取行動,說說妳女兒朋友的名字,就是那位知道克魯瓦鎖下落的人?」

  「她在良辰鎮,從這裡往北走,和席里佛坡市相距不遠,她叫蘇琪.史戴克豪斯。」

  魔鬼徐徐點頭。「我聽過她。」

  七月

  魔鬼和科普力.卡麥克再一次的相遇是他們在世界頂端咖啡屋交談後的第三天,突然出現在將官府餐廳 卡麥克的桌子旁邊,當時卡麥克一邊等候服務生送上他的晚餐,一邊講手機,話筒另一端是一個希望延長寬限期的承包商,卡麥克不願意寬待,直截了當拒絕對方的要求,說完電話抬起頭,發現魔鬼穿著他們第一次碰面時同一套西裝,帥氣得無懈可擊。

  卡麥克收起電話,魔鬼滑入他對面的座位。

  一認出是魔鬼,卡麥克嚇了一跳,他向來不喜歡受到驚嚇,反應上有欠考慮,大聲咆哮道,「搞甚麼鬼!你跑來這裡是甚麼意思?我又沒叫你來!」

  「說搞鬼也沒錯。」魔鬼說道,似乎心平靜氣,沒有動怒的意思。逕自對著站在一旁的服務生點了單份威士忌,「我假設你急於知道關於克魯瓦鎖的消息。」

  卡麥克的表情立刻產生變化。「你找到了!在你手裡!」

  「可惜得很,卡麥克先生,我沒拿到手。」魔鬼說道(語氣不像很遺憾的樣子)。「情況突然急轉直下、阻礙我們原有的計畫。」服務生彬彬有禮的送上威士忌,魔鬼淺啜一口,點點頭。

  「甚麼?」卡麥克說道,氣到說不出話來。

  「史戴克豪斯小姐用了克魯瓦鎖,魔法已經耗盡。」

  沉默的時刻充斥著各種紛雜的情緒,魔鬼樂在其中。

  「我要毀了她。」科普力.卡麥克惡狠狠的說道,單單壓低聲音就費了極大的力氣。「你要幫我,我要用這個願望取代克魯瓦鎖。」

  「噢,我的天,你的加碼紅利已經用完了,卡麥克先生,做人不能貪婪。」

  「但你沒有給我克魯瓦鎖!」雖然卡麥克是個經驗老到的生意人,但卻感到震驚與忿忿不平。

  「我不只找到了,還準備從她口袋裡拿走。」魔鬼說道,「為此特意進入站在她背後的某個人體內,結果還來不及出手,她就用掉了。你要我找出克魯瓦鎖,這個字眼說了兩次,一次是『追蹤下落』,我們的交易結束了。」他一口乾掉威士忌。

  「至少幫我跟她討公道。」卡麥克說道,氣得滿臉通紅。「她把我們兩個都惹惱了。」

  「我是還好。」魔鬼說道,「我近距離見識過史戴克豪斯小姐的能耐,也和很多認識她的人聊過,這個女孩非常有趣,我沒有非傷害她不可的理由。」他站起身來。「事實上,如果可以提供勸告,我會勸你罷手不要追究,她有一些法力高強的朋友,你的女兒也是其中之一。」

  「我女兒只會跟一群女巫到處打轉。」卡麥克說道,「連自己的生活開銷都顧不好,我一直慎重其事的私下研究她那群『朋友』。」他嘆了一口氣,語氣惱怒又氣急敗壞,「他們的確有法力存在,這一點我相信,勉強信,但有法力又怎樣?他們當中最厲害的也住在破房子裡面!」卡麥克的指關節敲打桌子,「我女兒本來可以發揮影響力進入上流社會,為我工作,策畫各式各樣的慈善活動,結果卻和那個沒出息的男朋友窩在自己的小世界裡,就像她的朋友蘇琪,沒關係,我會扳回一城,一個女服務生能夠認識多少有頭有臉的朋友?」

  魔鬼扭頭瞥了左側一眼,相隔兩張桌子有個深色頭髮的大胖子坐在那裡,一個人對著滿桌的食物,那人和魔鬼對望一眼,沒有眨眼睛也沒有別開視線,這不是一般人能夠辦到的,過了許久,兩個人相互點點頭。

  卡麥克怒目瞪著魔鬼。

  「泰瑞斯那部分已經互不相欠。」魔鬼說道,「現在你是我的囊中物,以你目前的走向,到手的時間可能早於原來的預期。」他微微一笑,表情讓人不寒而慄,就此起身離去。

  卡麥克被迫替魔鬼的威士忌買單,氣得火冒三丈,從頭到尾都沒有注意到大胖子的存在,不知道對方一直在冷眼旁觀。

作者資料

莎蓮.哈里斯(Charlaine Harris)

1951年11月25日生,早期創作類型為推理、懸疑、驚悚、玄怪,後於曼菲斯的羅德大學進修,跨足大眾文學。創作資歷已達20年。「南方吸血鬼」系列(A Southern Vampire Novel)為作者至今銷售最快速之著作。目前系列銷售全美已突破一千萬冊,創下全系列同時登上紐約時報排行榜的空前紀錄,獲獎無數,並讓作者成為第四位進入美國Amazon百萬俱樂部成員的作家。 2008年改編為HBO影集「噬血真愛」(True Blood),女主角安娜派昆(Anna Paquin)獲2009年金球獎最佳女主角(電視類),影集創下繼「慾望城市」後全美最高收視率! 本系列已翻譯二十五種語言,發行全球三十餘國,風靡各類型讀者,連羅曼史天后珍‧安‧克蘭茲(Jayne Ann Krentz)都是她的書迷。另有The Harper Connelly Series、The Aurora Teagarden Series等作品。工作時喜歡聽音樂,電影「臥虎藏龍」原聲帶是她的最愛之一。 作者官網:www.charlaineharris.com 相關著作 《南方吸血鬼噬血真愛全方位導覽特典》 《南方吸血鬼系列完結篇:吸血鬼童話》 《南方吸血鬼系列:全面琪動》 《南方吸血鬼系列:夜訪良辰鎮(限量慶功贈品版,拆封不退)》 《南方吸血鬼系列:意外的訪客》 《南方吸血鬼系列:攻琪不備》 《南方吸血鬼系列:神祕的魔法鎖》 《南方吸血鬼系列:精靈的聖物》 《南方吸血鬼系列:與狼人共舞(拆封不退)》 《靈視者哈珀康納莉III:草墓皆冰》 《靈視者哈珀康納莉II:移花接墓》 《靈視者哈珀康納莉IV:不堪入墓》 《靈視者哈珀康納莉I:觸墓驚心》

基本資料

作者:莎蓮.哈里斯(Charlaine Harris) 譯者:高瓊宇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幻想藏書閣 出版日期:2014-06-04 ISBN:9789865880682 城邦書號:1HI080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