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說愛你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19聖誕月5折起,快來裝點你的心靈聖誕樹!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微幸福戀愛教主‧艾小薇 邀請妳一起靠近像狐狸一樣的暖男! 什麼時候想要對你說愛? 當我覺得你狡猾的笑臉其實很順眼時, 當我和別人在一起,卻一直想到你時。 他就像隻狡猾的狐狸, 我分不清楚狐狸眼中閃爍的光芒, 是因為成功捉弄我而感到得意, 還是單純因為看見了我? 左恩浩是個像狐狸一樣的男生, 臉上永遠掛著漫不經心的笑容,明明和每個人都相處愉快, 卻老是對我說出莫名其妙的話,做出匪夷所思的舉動。 後來,我才漸漸明白, 其實這是專屬於狐狸男的體貼,也是專屬於狐狸男的偽裝。 左恩浩已經習慣不輕易表露出真實情緒, 所以我只能偷偷想辦法拼湊出他的內心世界, 在每一次他笑意微斂時, 在每一次他話風一轉時, 在每一次他裝作對一切毫不在意時, 終於,我嗅聞到那股名為「寂寞」的淡淡氣息。 如果他已經遺忘了該如何誠實表露自己, 那麼,就由我先勇敢說愛吧!

內文試閱


  「樂,妳在幹麼?」
  
  電話一接起,我還沒出聲,小筑就急著先問我了。
  
  「補習班剛下課,我到家不久,正在吃便當。」
  
  「一個人?」
  
  「不然呢?」我涼涼地反問。
  
  「也是。」她嘆了一口氣。
  
  這什麼反應啊?我暗暗在心裡不滿抗議。
  
  「我們現在在唱歌,妳快過來!」
  
  「我們?『我們』是指誰?」
  
  大學的朋友圈裡,我也只跟小筑比較好而已,腦中實在想不出「我們」的名單裡還有誰?
  
  「妳來了就知道。」她一副神祕兮兮。
  
  我想了想:「不要啦,我剛回來,好累。」
  
  「每次約妳都跟我說好累。現在是大學生涯最後一個暑假耶!而且已經過一半了,我不能再讓妳白白浪費另一半……」
  
  「我哪有白白浪費?」我反駁,「妳不知道打工是很累人的事嗎?」
  
  「不管!給妳三十分鐘的時間,我在KTV門口等妳,如果妳沒出現,我就去妳家找妳,而且妳以後來我家自助洗衣,我會叫我爸不給妳優惠!」
  
  我笑了。這算什麼?一點威脅性也沒有!不過,小筑可是說到做到的人,與其讓她來這裡抓人,我還是乖乖現身的好。
  
  「好,我現在出門。」
  
  聽到我的同意後,她滿意地掛上電話。
  
  我趕緊將剩下幾口飯扒完,然後帶著背包出門去。
  
  抵達約定地點時,比預定時間早了些,但因為來的路上,小筑已經跟我通過一次電話,確認過位置,所以我早就等在門口了。
  
  「今天是什麼重要聚會嗎?重要到非逼我出席。」
  
  之前雖然也常有類似的臨時邀約,但小筑很少像這次這樣堅持。
  
  「只是看妳就連放暑假也和上課時一樣,不是窩在家裡,就是打工,再不把妳拖出來玩,妳都要變成宅女了。」我們一邊走進KTV,小筑一邊解釋。
  
  「我已經是啦。」我不諱言地承認。
  
  「喔,妳也知道啊。」
  
  看她故作驚訝的樣子就知道她是在損我,但我也無所謂地大方接受,反正這本來就是事實。
  
  「樂,妳出門前都不照鏡子嗎?」來到電梯前等候時,小筑又大驚小怪地問道。
  
  「怎麼了?」我反射地望向緊閉的電梯門,端詳自己映在門上的模糊身影。
  
  「頭髮。」小筑指向我側邊的髮頂,「都翹起來了。」
  
  「對耶。」我隨口應道,卻也只是看了看,沒有動作。
  
  「不整理一下嗎?」
  
  「沒關係啦。」
  
  「這麼無所謂?」小筑乾脆直接出手幫我整理頭髮。
  
  「我是大美女徐詠樂耶,哪會在意那一點小翹髮!」雖然說得大言不慚,但我也只敢在小筑面前開這種玩笑。
  小筑的手頓了一下,滿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我:「妳哪來的自信啊?還真敢說!不怕被別人聽見?」
  
  「這裡又沒別……」
  
  話還沒說完,身後竟好巧不巧冒出一個頭戴棒球帽,年紀和我們差不多的男生,他試圖掩飾嘴邊的竊笑,但我還是在電梯門打開前的瞬間,在電梯門上的倒影上清楚看見了!
  
  不動聲色地和小筑互望一眼後,我們趕緊走進電梯,往裡側站。跟著進電梯的男生則直接站在門邊,也就是我們的前方。
  
  一台電梯,三個人,空間並不算擁擠,卻讓人莫名感到空氣稀薄,氣氛甚至有些尷尬。
  
  聽見了嗎?小筑用手肘輕撞我一下。
  
  不知道,反正不認識,沒關係。我也無聲地用眼神回答她。
  
  只是怎麼這麼剛好要去同一層樓……我瞄了一眼樓層按鈕,心想。
  
  到了三樓,電梯門「叮」地一聲打開,這次換我們跟在男生後面走出電梯。電梯外有左右兩條走道,二分之一的機率,偏偏他也是彎向了右邊。
  
  我們兩人有些驚訝地再次交換眼色,然後有默契地放慢了步伐,與前方的他拉開約兩、三步的距離。
  
  「幾號包廂?」兩旁的包廂裡不斷傳出吵鬧的音樂聲,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放低音量。
  
  「312。」或許是被我影響了,小筑也跟著小聲回答。
  
  我點點頭,掃視包廂門上的號碼,看見312包廂就靠近走廊的尾端,剛好就是他……停、停在門前的那間?!
  
  我怔了怔,身旁的小筑似乎也有些詫異。
  
  就在這時,他突然偏過頭看向我們,三人對視一會兒後,小筑先指了指包廂,似是在詢問他,他點了頭後,也指指我們。然後,小筑露出不甚自然的乾笑,我……則是想溜走了,然而,早有先見之明的小筑在我萌生退意之際,就已緊緊圈住我的手讓我無法逃脫,我只得乖乖地跟著走進包廂。
  
  進了包廂後,發現除了小筑的男友──阿澤,是我認識的,其餘的男男女女都是陌生臉孔。沒有細算有多少人,目測至少有七、八人。
  
  經阿澤介紹後,我才知道這些都是他應數系的同學朋友,不過音樂太大聲,加上阿澤說話的速度很快,我根本來不及記住他們的名字,唯一記下的,只有和我們一起進來的那個男生。
  
  左恩浩,他的名字。
  
  會特別記得,只因為他這麼對我說──
  
  「妳好,大美女徐詠樂。」
  
  天知道當下我有多懊惱!好險大家都專注地在唱歌,沒有人注意到,不然我真的很想挖個洞把自己給埋了!
  
  「這到底是什麼狀況?怎麼全都是我不認識的人?」把小筑拉到沙發角落坐下後,我開啟質詢模式。
  
  「就……妳看到的這樣啊。」小筑裝傻地呵呵笑。
  
  「許、妤、筑!」
  
  聽我連名帶姓地正色叫她,她才招供:「阿澤的朋友生日,大家來這裡慶祝。」
  
  「那為什麼把我也叫來?」
  
  小筑是阿澤的女朋友,出現在這裡天經地義,但我……完全就像個走錯地方的局外人,有著強烈的違合感。
  
  「又不是一定都要認識才能一起玩,朋友不就是這樣牽來牽去才認識的嗎?妳不要想太多啦,我也不是全部都認識,像那個左恩浩……」說著,小筑突然笑了。
  
  她一定是想到剛剛他那句很故意的打招呼,我無奈地在心底嘆了口氣。
  
  「沒關係啦,下次說話時小心點就好了。」小筑瞥了我一眼,一點誠意也沒有地拍拍我,表示安慰。
  
  「謝謝喔。」我沒好氣地回道。
  
  她笑了笑,端來一杯飲料:「這很好喝喔,妳喝喝看。」
  
  因為沒有顏色,所以我以為是一般汽水,喝了一口才發現不全然是汽水,但也很好喝就是了。
  
  「這什麼?」
  
  「伏特加加雪碧。」
  
  「真的?」我又喝了一口,「可是沒什麼酒精成分的感覺。」
  
  「因為加了雪碧的關係吧,妳可不要喝太多,小心醉了。」
  
  「我如果醉了,妳負責送我回家。」
  
  「好啊,妳想認識哪個男生,我讓他送妳回去。」小筑賊賊地又道:「那幾個男生我都很熟,他們都單身喔。」
  
  果然!就知道她要我過來的動機不單純。
  
  「這才是妳的目的吧?」
  
  「嘿嘿!」
  
  「妳有這麼急著要把我推銷出去嗎?」
  
  「當然,妳已經快『大四沒人要了』,身為妳的好友當然要為妳的幸福打算打算!」
  
  唉唉,小筑這句話真是一箭穿心,痛得我倒吸一口氣!但我還是認真地婉拒她的好意。
  
  「不用不好意思,我會幫妳製造機會的……」
  
  說著,小筑一副就要叫人的樣子,我嚇得趕緊摀住她的嘴。
  
  她看了看我,拉下我的手,噗哧一笑:「妳以為我要幹麼?我是要跟他們拿歌本。」
  
  「……許妤筑!」我被她搞得哭笑不得。
  
  「好啦,我知道了。」
  
  「那我現在可以先回去嗎?」
  
  「都已經來了,再多待一會兒嘛,就當作是陪我嘍。」
  
  「……」我拿起杯子,又灌了一大口。
  
  小筑一臉得逞地嘻嘻笑著。
  
  這時,傳來阿澤叫小筑的聲音,是他們點的合唱曲要開始了。小筑見狀,連忙離開座位,上前接過阿澤遞給她的麥克風。突然只剩下一個人的我,頓時有些侷促不安。
  
  我不像小筑那樣活潑外向,也不是那種一下子就能融入陌生環境的人,更不用說主動與不熟的人聊天,所以當其他人熱絡互動時,更凸顯我的格格不入。
  
  而且,我突然發現左恩浩就坐在我對面,還不經意與我對到了眼,雖然知道可能是自己的心理因素作祟,卻還是覺得那道視線讓人不自在。但如果要換位子,與其坐到中間,還是繼續坐在這個角落好了。
  
  小筑和阿澤唱歌時,因為是輕快的男女情歌對唱,氣氛又被炒得更熱了,他們更是不負觀眾期待,偶爾還配合歌詞做動作,牽手、摟肩完全沒在害臊,惹得大家直呼:「好閃、好閃!」一首歌曲就在非常歡樂的氣氛下完美結束,結果不知道是誰又擅自幫他們再點一首,來個同場加映。
  
  大概因為兩個都是我熟識的朋友,所以看他們唱歌時,原本的隔閡感也慢慢淡去。
  
  後來,即便還是沒能和大家玩鬧成一片,但一個人待著時感覺放鬆許多,也在不知不覺中,一杯接一杯不知道喝了多少調酒。就在我開始感受到後勁,整個人有些暈乎乎時,突然有人提議玩國王遊戲,我瞬間清醒。
  
  「一枝國王籤,其他是數字籤,抽到國王籤的人,可以指定號碼做任何事,這樣懂了嗎?」
  
  提議者用免洗筷做好籤後,向大家解釋玩法,大家紛紛興致勃勃地各抽走一枝籤。
  
  我知道這個遊戲,更知道自己不擅長玩這類團康活動,但又不能說不玩,只好一邊後悔沒能提早離開,一邊暗自在心裡默禱:千萬不要這麼倒楣被派到指令!
  
  好險,玩了幾輪都很幸運逃過。
  
  應該快結束了吧?心裡正這麼慶幸著,這一輪的國王下達了這樣的指令──
  
  「我要二號和五號隔衛生紙嘴對嘴親三秒。」
  
  下一瞬,全場又叫又笑。
  
  只有我,手握五號籤僵在原地。
  
  大家一起亮籤時,我心裡非常掙扎,很不想張開我的手,卻又不能逃避,只能暗自希望二號是個女生……不過,我的好運大概用光了,二號不單不是女生,居然還是左恩浩!〈其實不管抽到哪個男生,都一樣讓人尷尬。〉
  
  小筑原本還抱著看好戲的心情,愉快地和大家一起起鬨,但當她一轉向我,看見我手中的號碼時,臉色瞬間一變,隨即跳出來幫我說話:「能不能換個指令?我朋友才剛認識大家,她會不好意思啦!」
  
  「只是遊戲而已啊,應該可以吧?」
  
  國王同學都這麼問了,其他人也高聲附和,這種情況叫我怎麼回答「我不想」呢?縱使心裡不斷哀號抗拒,我還是硬著頭皮走上前去。左恩浩倒是悠哉,好整以暇地早就站定位。
  
  看著大家興奮地準備衛生紙,又看了看眼前根本算不上認識的左恩浩,視線再觸及到桌上那杯剛剛加了一大堆亂七八糟食物、調味料的「噁心飲料」時,突然不知哪來的勇氣,我想也沒想地端起那杯分不清顏色的飲料。
  
  「可以改喝這個嗎?」
  
  然後在大家還沒反應過來時,我屏氣將頭一仰,咕嚕咕嚕豪氣干雲地全灌下肚!
  
  呃……那是種完全無法形容的味道。當然,我也不想認真感受那像是什麼味道。只覺得喝下肚的詭異液體和剛剛不小心喝太多的雞尾酒在胃裡混合在一起後,正在產生一種特別的化學反應。噁……
  
  胃一陣翻攪。
  
  我帶著大家的錯愕衝出包廂,直奔洗手間,門一關,吐了……吐到好像要把體內的器官全翻過一遍,吐到沒東西可吐,只剩膽汁,卻還覺得噁心,不斷乾嘔……
  
  「樂!妳還好嗎?」門外傳來小筑擔心的聲音。
  
  「嗯。妳先回包廂,我等一下就回去。」
  
  「我在外面等妳。」
  
  「不用了。」
  
  「可是妳……」
  
  「我真的沒事,妳快回去,不然其他人還以為我怎麼了。」
  
  「好吧,那妳趕快回來喔。」
  
  「嗯。」
  
  小筑離開後,我有氣無力地蹲靠在牆邊,胃感覺舒服了些,頭卻痛了起來。又待了一會兒後,我才起身,推門走出。
  
  望著鏡中沒什麼血色,顯得虛弱的自己,我不禁苦笑。還真狼狽!
  
  回包廂的路上,經過自助餐檯區時,剛好遇到同包廂,但我一整晚都沒怎麼交談的兩個女生在拿食物。原本想趁她們發現我前悄悄快步通過,卻不經意聽到她們似乎正談論起我,於是我頓了頓腳步,下意識地退到旁邊……
  
  「那女的也夠讓人傻眼的,居然突然把那杯給喝完了。」
  
  「如果是妳,妳要隔紙接吻,還是喝那杯?」
  
  「如果對方是恩浩,當然是隔紙接吻啊!再說,不就只是個遊戲嗎?又不是真的接吻,還隔著一張紙,我以前還玩過用保鮮膜親的呢!」
  
  「看她的樣子就知道沒什麼經驗,說不定也沒交過……」
  
  「誰知道,有可能喔!」
  
  笑聲是最後傳進我耳裡的聲音。然後,耳邊逐漸安靜下來。
  
  心情似乎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不過我還是盯著鞋尖,維持不動,幾秒鐘後,才走出來。
  
  未料,一抬眼就看見左恩浩站在另一頭的走道口,正往我這裡看來。我不知道他從何時就站在那裡,也不知道他是否聽到剛剛那些對話,但莫名地,在這一刻,我卻覺得有些難堪。
  
  匆匆撇開視線,我和左恩浩一前一後回到包廂。
  
  「我先回去了。」我跟小筑說了這句話後,拿起背包就要離開。
  
  「恩浩剛好也要走了,我讓他送妳。」阿澤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沒關係,我自己可以。今天……不好意思。」讓大家掃興了。
  
  雖然這麼一走了之,對阿澤和小筑不太好意思,但我好像也無法再待下去了。
  
  明天再跟他們道一次歉吧。這麼想著,我走進電梯直接站在樓層鍵前,按下關門鍵。
  
  就在電梯門將要關上之際,外頭突然伸進一隻手,門再度打開。
  
  走進來的人……是左恩浩。他瞥了我一眼後,站到另一側。
  
  「為難嗎?剛剛那個遊戲。」
  
  密閉的空間裡,突然蹦出他有點漫不經心的聲音。我沒料到他會跟我說話,一時沒接上。
  
  「我倒是還滿期待的。」
  
  嗯?期待?這是什麼意思?我不由自主地升起防備看向他。
  
  他嘴角一勾,無預警一個跨步朝我靠近。我嚇了一跳,整個人往後貼上牆面,兩人的距離,一下子剩不到五公分。
  我瞪著他,滿腦子只剩下「他要幹麼?」、「我該做出什麼反應?」這兩個問題空轉。
  
  「妳很緊張嗎?表情……很恐怖。」他說著說著就笑了。那是覺得有趣的笑。
  
  「你到底要幹麼?」我故作鎮定,冷聲問道。
  
  「我只是要跟妳說……妳忘了按。」片刻,他才慢條斯理地按下一樓鍵。
  
  「……」我無言地盯著面板上亮起的一樓按鈕,唯一的念頭是:我要離開這裡!
  
  到達一樓後,電梯門還沒完全打開,我就直接穿過一人寬的縫隙,朝外快步離去。
  
  「大美女徐詠樂!」身後倏地傳來這樣的喊叫聲。
  
  我背後寒毛一豎,即使沒有朝四周看,都可以感覺到大廳裡每個人投來的好奇目光。我加快腳步離開大樓,但他卻不死心,一直跟在我身後重覆喊那六個字。
  
  剛剛在包廂裡唱歌時,我和他完全沒有交集,但為什麼從進電梯後,他卻突然一個勁地主動要跟我說話?而且,他現在到底是要讓我多丟臉才甘願啊!
  
  忍耐已到極限,一個旋身,原以為左恩浩和我之間還有一段距離,結果他已追到我身後一步之遙,害我差點一頭撞上。
  
  「妳這是投懷送抱嗎?」他笑。
  
  「我是要叫你閉嘴,不要再這樣喊我了!」這個自戀狂!
  
  「因為妳一直不回應。」
  
  「你到底要幹麼?」我想我的不耐煩應該掩藏不住了。
  
  「妳家住哪裡?」
  
  我一愣:「我幹麼告訴你?」
  
  「阿澤不是要我送妳回去?」
  
  「不必了,謝謝!」
  
  「是嗎?那……再見。」
  
  這次,他倒是很乾脆地轉身離開。但是,我的心情好像更糟了,因為他讓我有這種感覺:我想跟妳玩時,不管妳願不願意,就是得奉陪到底,但是當我玩膩時,我隨時都可以拍拍屁股走人。
  
  心中頓時升起一股不爽。
  
  我到底是遇到什麼莫名其妙的人……不對,應該是阿澤怎麼會和這種人交朋友?
  
  結果,回家路上,我一直想著這些事。
  
  等到躺上床準備睡覺時,才發現被左恩浩轉移注意力後,那些什麼難堪、玩遊戲時的困窘,好像……都離我有些遙遠了。

作者資料

艾小薇

同時擁有虐(S)與被虐(M)屬性的雙子座,一天沒見到太陽,心情會低落,是個極度愛太陽的狂熱份子,現居於一年四季都是夏天的泰國。 雖然不斷卡文,還是戒不掉想寫小說的癮!未來會繼續寫出讓人感到溫暖、讓人闔上書的剎那會揚起微笑的故事。曾出版《下個轉彎是你嗎?》、《幸福咬一口》、《橙色十七歲》、《說愛你》、《小貓少女》、《百分之五》、《原來》等書。 相關著作:《下個轉彎是你嗎?》《幸福咬一口》《橙色十七歲》《說愛你》《小貓少女》《百分之五》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ivy4520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ivy4520

基本資料

作者:艾小薇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4-03-28 ISBN:9789868993891 城邦書號:3PL01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