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尋寶戀物語(01)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前世債務,今生……加倍奉還?貧窮美少女x酷酷貴公子or壞心帥財神的三角戀愛喜劇! ◆《電線桿上的路西法同學》作者魏思佳,首度跨刀小說插畫! 【內容簡介】 南天銀行提醒您: 有借有還,再借不難,千萬別欠神仙錢! 否則前世債務,今生……加倍奉還? (貧窮的)花樣少女杜淺淺最愛的就是白花花的鈔票了! 她的大腦中總是打著小算盤,連一塊錢都要斤斤計較~ 但突然出現的帥神仙──南天銀行總務部主管費思誠, 卻向她拋出幾尺長的帳單,說她一千多年前欠了仙翁的債; 而今錢滾錢、利滾利,債務換算成現在的匯率── 大約是七億(職業微笑)。 若是不還錢,便要永遠倒楣~當萬年窮鬼唷~ 於是她只好努力用身體……到對方的古董店裡打工, 接下「尋找失落的聚寶盆」任務以還債。 近來,靳天澤總覺得同班的杜淺淺有些奇怪, 不知為何,她老跟新來的「轉學生」費思誠待在一起, 而那男人在發覺他的視線後,竟朝他篤定的一笑── 哼,向他挑戰嗎?好啊!鹿死誰手,現在還不知道呢!

內文試閱


  今天,開學日,這對於所有學生來說都是個不同於一般的日子。然而對於杜淺淺來說,今天更加意義非凡。因為,今天就是代寫暑假作業生意收費的日子啊!所有的汗水,就等著此刻的回報!杜淺淺激動地一早就趕到了約定好的交易地點──學校門口的茶飲店,一手收錢、一手交作業。
  十本國文、十五本數學、二十本暑假日記,按每本三百元計算,就有超過萬元的進帳。這個學期的早餐錢,差不多賺出來了吧?
  杜淺淺在腦子裡劈里啪啦地打著小算盤,抿著嘴角,露出了藏不住的笑意。
  仔細地清點手中的現金,她發現只剩下一個人還沒來認領作業。
  那個人嘛……照理說對方身為學年第一名,區區暑假作業是絕對難不倒他的。不過他向來藐視暑假作業這種「侮辱智商的東西」。所以,杜淺淺才順利的把生意也開發到了他身上。
  聽著茶飲店外頭停車的聲音,杜淺淺猶如聽到了金幣落地的匡噹聲,霎時就挺直了背,擺出最燦爛的笑容,來迎接最有價值客戶、豪門公子——靳天澤。
  不用回頭,身後輕盈的腳步聲已讓杜淺淺明白,靳天澤進來了。
  慢慢回頭,那個高挑的身影沐浴著秋光一步步靠近。初綻出金色的銀杏樹上那些明黃的葉片,全都變成了他身後黯淡的背影。
  即使一句話也沒說,一個多餘的動作也沒有,靳天澤依然是最奪目的存在。
  有他在的地方,總是能輕易的奪去眾人的目光。
  這種容貌俊美、頭腦明晰、身材高挑的條件,簡直就是上帝祂老人家偏心偏到了爪哇國的鐵證啊!更讓人忍不住羨慕加嫉妒的是,他生有完美的臉龐、完美的頭腦外加完美的身高外,竟然還那麼……有錢!
  那什麼俊美、聰明、高挑,杜淺淺都可以無視,可是……有錢……還真是戳中了她的痛處!
  為什麼世界上竟然有這種人?簡直教人看不下去……
  他的校服……看起來雖然是跟學校發的樣式和顏色一模一樣,但那卻是請專人用高檔布料仿製的。
  這得多少錢啊……這些錢可以買多少快過期的特價品、多少半價菜還有多少柴米油鹽醬醋茶……
  杜淺淺的腦子,又開始劈里啪啦地算起帳來。
  「妳不要每次都用那種彷彿看現金的眼神看我好嗎?」靳天澤壓低了聲音,眉頭輕輕地一皺。清朗俊雅的面容上,顯露出一股陰冷的淡傲氣息。
  杜淺淺立刻進入工作狀態,雙手奉上作業。
  這可不是她自吹,筆跡工整、答題正確,連一個多餘的手印都沒有。
  接下來,杜淺淺就坐等收錢。
  可是,靳天澤竟然沒有像其他同學那樣,只是簡單翻翻就立刻買帳。而是坐了下來,一本本仔細地檢查。
  才幾本暑假作業、不到一千塊的小買賣,你有必要這麼認真嗎?杜淺淺心中暗自吐槽,但為了生意,臉上的笑容卻堆得更加飽滿了。
  靳天澤翻到暑假日記那本的時候,驚訝地抬起頭:「妳怎麼知道我去峇里島度假了?」
  「你不是巧遇了靳氏贊助的選美大會佳麗嗎?我在娛樂新聞裡看到了。」
  為了完成這本暑假日記,杜淺淺可是特別關注了跟靳氏有關的各類新聞。
  不是她自吹,就算只是本日記,她也認真對待、絕不馬虎,盡量依照顧客的需求與喜好量身訂作。
  「妳為了我,特地去看娛樂新聞?」
  靳天澤的目光,從遮擋了大半面容的作業本上望過來,意外地露出了幾絲柔和。
  「沒錯!」杜淺淺腦子裡靈光一閃,笑容更加燦爛了。
  「我花了好多心思來寫。所以呢,你這本作業,加收百分之三十五的資料收集費用,不過分吧?不過,我這個人也是靠口碑做生意的,所以五元零頭我就不收了~」
  「嗯。」靳天澤點點頭。
  三本作業本來收九百元,現在再多收個一百元就一千元啦!啦啦啦~正當杜淺淺準備接受千元大鈔的時候,對面傳來靳天澤不疾不徐的聲音:「等等……」
  杜淺淺抬眸,對上的竟然是靳天澤寒意彌漫的雙眸,而他的語聲,比眼眸更加冰涼。「妳在日記裡寫我在沙灘上盯著泳裝美女看……這是怎麼回事?」
  「呃?」杜淺淺愣住。
  去峇里島度假,難道不是為了陽光沙灘泳裝美女嗎?
  雖然她嘴裡沒說,可是她臉上,已經明明白白地露出了這樣的神情。
  「這完全就是對我人格的輕視與品德的侮辱。這種作業,我拒絕付款。」靳天澤的手指狠狠戳著那本日記本的封面。
  杜淺淺有理由相信,如果靳天澤手裡有一把刀,那本日記連同放著日記的那張桌子,此時已經四分五裂!
  杜淺淺頂著靳天澤突然爆發的低氣壓,依然頑強地掙扎:「你去那種地方,不幹這些,還能幹啥?」為了即將到手的千元大鈔,她一定要堅持到底!
  「欣賞當地的雕刻藝術和民俗舞蹈!我才不像妳想的那樣,成天在沙灘上盯著泳裝美眉看。」靳天澤的聲音已經冷到得幾乎是從冰窟裡擠出來。
  說話聲中,上課前的提醒鈴聲已經敲響。
  「那你說怎麼辦?」杜淺淺很著急。就要上課了,可這筆生意卻要飛了!
  靳天澤哼了一聲,說道:「開學第一件事情就是交暑假作業,我能怎麼辦?」言下之意,他眼前的困擾,全部都是杜淺淺造成的。
  「那……這本日記你是真的不想要了?」杜淺淺頓時語塞,不禁暗自心疼自己那些和蚊子奮戰、揮汗如雨的時刻。
  「好吧,日記妳算便宜點,我勉強收下它好了。」靳天澤黑著臉,咬了咬牙。
  「……八百。」
  「那妳還是自己留著吧。」
  這種東西我自己留著有什麼用!
  杜淺淺一咬牙:「六百!不能再低了!」抽痛,真是割肉啊!
  「成交!」
  靳天澤一錘定音,乾脆俐落地從口袋裡掏出六百元,往杜淺淺面前一拍,揚長而去。
  六百元。
  六張紅色的孫中山。
  整整齊齊。
  這顯然是……早有準備!
  什麼人格被輕視、品德被侮辱?這傢伙根本一開始就只準備了六百元。
  無論如何,他都會想辦法在這幾本作業裡挑出點骨頭來殺價的!
  
  杜淺淺的臉漸漸黑了起來。
  「混蛋!小氣鬼!」這是杜淺淺和著上課鈴聲發出的怒吼。
  望著朝教室狂奔而去的少女,靳天澤的眼眸中,滑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果然還是這種元氣滿滿精力十足的樣子最適合妳!
  這種樂趣,以後我也……絕對不可以放棄!

  計畫中的收益突然缺了一大塊,感覺的確很差。中午,杜淺淺拿著便當盒,憤憤地到福利社打算泡泡麵。
  人潮過後的福利社靜悄悄的,連店長都不知道到哪裡偷懶睡覺去了。
  飲水機裡流出來的熱水翻騰著水蒸氣,有一種雲蒸霞蔚的飄渺氣氛。杜淺淺不只一次在這煙霧中幻想自己變成了神仙,點石成金。她把手裡的筷子當作魔法棒,在半空中劃出一個漂亮的圓弧,指向水龍頭,說聲:「變!」
  水龍頭立刻綻放出絢麗的光芒……咦!
  不對,這光芒不是來自於水龍頭,而是旁邊的……神仙?
  在光芒的籠罩中,穿著一身飄逸衣袍的修長挺拔身影出現了。當光芒減弱後,杜淺淺終於看清了眼前的情景。
  寬袍大袖的古裝美男!
  福利社裡那些飄渺的白色煙霧,彷彿都變成了他無瑕容貌的背景。
  白瓷般的肌膚,流水般的長髮,還有……玫瑰花一樣柔嫩的脣……
  杜淺淺彷彿覺得看到了在租書店打工的時候,那些言情小說裡頭的主角,正一排排的在自己面前遊行。
  「妳是杜淺淺?」對方的聲音溫暖柔和得像棉花糖。
  語言功能休克中,杜淺淺地只能呆呆地點頭。
  把這樣俊美的人關起來賣門票賺錢吧?一定比代做作業好賺!
  無恥的想法蓬勃如蘑菇般生長,幾近爆炸。
  古裝美男對於杜淺淺這樣的反應十分滿意。
  他一揮衣袖,走近杜淺淺,繼續道:「妳在西元五八一年前後,累計三次,總共借了鐵冠子仙翁九十兩銀子,距今已經有一四三○年。帳單在這裡,要看嗎?」說著,古裝美男飄飄然地抖出一大捲——長達幾尺的清單。
  仙風道骨的美男加上……杜淺淺這輩子最不喜歡看到的——帳單!
  幻覺、肯定是幻覺!早聽說水蒸氣裡含有各種有害成分,聞多了會讓人產生幻覺……果然沒錯!
  杜淺淺立刻轉身,準備朝門口跑。可是,竟然連一步都無法邁開!
  地上正流動著某種法陣的光芒。
  「就知道妳會逃走,還好我一開始就準備了禁錮法陣。」古裝美男瞬間閃到她面前。那拖在地上的超長帳單,分外刺眼。
  「你……不是幻覺嗎?」杜淺淺垂死掙扎。
  下一秒,她頭頂立刻被美男重重的敲了一下。「疼!」
  「我是真的,不是妳的幻覺。」剛敲完杜淺淺的頭,古裝美男就更優雅地甩了甩衣袖。「為了讓妳想起來當初借債的情景,我已經拜託夢師,把當初的事情重現在妳的夢中。昨晚的夢,妳應該沒忘吧?」
  有條不紊地捲起那萬言書一樣的帳單,古裝美男公式化的語調,讓杜淺淺想起了電話查號臺。
  「咦?那個夢是這麼回事啊……」回想著夢境裡的情景,杜淺淺辯駁:「那明明是在古代,怎麼會跟我有關係!」
  古裝美男又從袖子裡抖出一捲書冊。「妳自己看吧。」
  書冊一落到杜淺淺手裡,就自動翻開,一大排金色的字從冊裡冉冉升起,映列在她面前。
  
  杜子淳,後周、隋時人。因不事生產蕩盡家產而三次向仙翁借貸,累計九十兩……杜淺淺,現年十六歲,為杜子淳第N次轉世。
  
  「別鬧了、最好仙翁會用英文~還『N』次轉世呢!」杜淺淺大叫。
  「仙翁也是要與時俱進的。而我,就是當初的那位仙翁。」古裝美男指著自己,微笑著解釋。「需要我再變成當年的模樣嗎?」
  美男變老頭有啥好看的?杜淺淺急忙搖頭。眼下,她更關心的是另一件事。
  「這是什麼?」杜淺淺指了指手中光華燦爛的書冊。
  只見書冊「啪」的一聲關上,封面上的三個字頓時讓杜淺淺一陣頭暈——《輪迴簿》。
  「妳是杜子淳的轉世,當年欠下的帳,自然需要妳來還。」古裝美男好整以暇地攤攤手。
  「我……我不承認,你是什麼人!」突然蹦出這號人物來,竟是為了找我要錢!
  一提到錢,杜淺淺迅速恢復了正常。
  沒錯!對於杜淺淺來說,生活裡最最重要的一個字就是——錢!管你是美男也好、神仙也罷,誰也別想從她手裡搶錢!
  「我是南天銀行總務部主管。」
  「南天……銀行,是什麼?」杜淺淺自動忽略了後面那個聽不明白的頭銜。
  「財神趙公明大人開辦的銀行,因為地點在南天門,所以就叫南天銀行了。」
  「汗……連南天門、財神趙公明都出來了,可不要和我說你們還有能用手機提款轉帳的業務……」
  滿頭黑線地愣了半天,杜淺淺總算回到了主題。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啥我得還這七早八早,N多年前的前世欠帳?我之前的那些前世,你們怎麼都不找?」
  不是錯覺,古裝美男確實尷尬地沉默了一小會兒,才低聲道:「因為那個時候,南天銀行還沒有開辦。」
  杜淺淺繼續黑線。
  「不是說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嗎?你們不能再馬馬虎虎地磨蹭個兩三個月,不就沒我的事情了嗎?」
  「你們神仙不是都很有錢的嗎?那個什麼,點石成金不就好了嗎?幹麼還要來向我這個凡人收什麼欠款?」杜淺淺絞盡腦汁,動用了自己對神仙的全部認知,提出了質疑。
  「你們凡人就是這樣膚淺,殊不知這世界上沒有那種從無到有的好事。那些狐妖蛇精們所謂的點石成金,不過是暫時的障眼法,稍過半晌立刻就露出了石頭樹葉的行跡。可當初我借給妳的,是真金白銀!那些錢,都是從趙公明大人那裡支取的。所以,我自然要來收這一筆凡人向神仙借貸的欠款……」
  古裝美男滔滔不絕地宣講起天界的借貸規條。花了好久的時間才結束,還很有氣質地向杜淺淺拱了拱手。「所以,請做好還款的準備吧。」
  「好吧……還就還吧……九十兩銀子……折合成現在的現金是多少?」杜淺淺有氣無力地盤算著。
  可惜!無法參考外匯匯率。
  銀子換算成新臺幣……只怕要上萬吧?嗚嗚嗚……真是虧大了!
  「您決定要還錢了嗎?太好了!當初的九十兩銀子,累計利息到現在,需要還款的總數為……七億元!南天銀行謝謝您的惠顧。」
  七……億!
  一瞬間,杜淺淺覺得自己被天上突然落下的玄雷劈得裡焦外黑,只要有風吹過,她就變成了一陣可以隨風而逝的沙塵!
  不!怎麼可以就這樣放棄!
  「等等!就算我當初向你借了九十兩銀子,為什麼利息會變這麼多?從十到億,你欺負我不會算帳嗎!」杜淺淺急忙抓住了這根最後的救命稻草。
  「這是南天銀行的借款利率,絕無虛假,絕無二價,絕無商量。」
  古裝美男那完美無瑕的微笑中,怎麼隱約多了一點……狡猾的感覺?
  逃凡人的債,你大可逃到海角天涯;可神仙的債……卻是天涯咫尺!
  真是「海角七億」……杜淺淺在心中暗自吐槽。
  「你……你看我像是還得出來七億欠帳的人嗎!」
  杜淺淺舉著手中的便當盒,這個帶著上世紀七○年代風格的便當盒,已凹凸不平、傷痕累累。
  死豬不怕開水燙,反正我就是還不出這麼多錢來,看你怎麼辦!光腳的還怕穿鞋的嗎?
  審視便當盒,再研究了一下杜淺淺那身泛白的運動裝,古裝美男點點頭。「不像。」
  杜淺淺怒目。「那你還向我要什麼錢!等下回我投胎到大富大貴的人家,你再來找我要錢吧!」
  古裝美男的神仙風度依然好得無懈可擊。「可是,如果妳這次不能把債務還清……那麼,妳這一輩子,乃至以後的所有輩子,生生世世,都只能做窮人。」
  「你的意思是萬年……窮酸命?」杜淺淺在說到最後三個字的時候,就連聲音都在顫抖。
  「不是萬年,而是……」古裝美男似乎嫌這個打擊對杜淺淺還不夠大,特意又加了兩個字——
  
  「永遠。」

作者資料

風明希

水瓶座,思想經常無故放空。那些總是如空氣中飛翔的鯨魚一樣飄來飄去的幻想,就是我忽忽悠悠放空的產物。至於為什麼會是鯨魚?因為我希望我的幻想又大,又溫柔。希望那來自天空的鯨魚的歌聲,可以被別人聽見。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beidou217

基本資料

作者:風明希 繪者:魏思佳 出版社:尖端 書系:夢小說 出版日期:2014-03-13 ISBN:9789571054926 城邦書號:SPB25070005 規格:平裝 / 單色 / 192頁 / 12.7cm×19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