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一時衝動,七世不祥(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PTT原創小說版一致好評狂笑推薦,這肯定是晉江最歡樂的虐心文! ◆你需要面紙擦笑噴出來的口水,也需要面紙擦虐哭出來的淚水 ◆特別收錄 番外《陸海空》 「我是讓你人生從此變得黑暗的烏雲。顫抖吧,少年。」 小祥子事後想來,那句話,她對初空說得實在是過於片面了。 事實上是,他倆成了彼此人生中最黑暗的巨型雷雨烏雲,會起電的那種! 衝動是魔鬼,不可不慎啊!祥雲仙子小祥子就是一時衝動,和昴日星君府上的初空狠狠打了一架,被玉帝罰下凡歷這小媳婦追相公的七世情劫。 第一世,小祥子使計逃過孟婆湯,保留了前世記憶,想著要把無知的初空往死裡虐,偏偏無知的人最有福,虐著虐著,小祥子倒先虐著自己的心了…… 第二世,輪到初空使計逃過孟婆湯,保留了前世記憶,想著要把無知的小祥子使勁地欺負,偏偏無知的人仍然繼續最有福,欺負著欺負著,初空怎麼就手軟心也軟了…… 第三世,兩人沒學會教訓,有默契地一起逃過孟婆湯,卻誤入了畜生道,成了一隻有智慧的山豬和有智慧的老虎,可究竟是老虎吃了豬?還是扮豬反能吃掉虎? 第四世,唉,這可真不忍說了……兩人大喊:「玉帝,我真心認錯還不成嗎?」 【讀者好評迴響】 「很難看到一本不小白、有劇情、又讓人開懷大笑的輕鬆作品,大力推薦!真的很佩服作者,故事劇情完整又精彩,幾乎每一世都可以獨立成本虐戀情深。」 —— 讀者I.M. Cee 「男女主角度情劫悠悠轉了七世,我的眼淚從第一世開始就沒停過,怎麼會這樣!明明是很無厘頭的劇情走向啊...明明是傲嬌男主角+抽風女主角啊...明明是歡喜冤家啊...為什麼我的眼淚會掉不停(抽面紙)」 ——讀者ronale 「經常看得鼻涕眼淚齊飛,也會呵呵傻笑,瘋子似的。」 —— 讀者hllchina 「回顧那形態各異、生動鮮活的七世,當真是意猶未盡啊。」 ——讀者雲澤 「能把虐心的故事寫得如此歡樂,讚! 」 ——讀者Ddrff 「阿九把大家的人生觀都扭曲了,看阿九虐男女主看得滿心歡喜。 」 ——讀者佚名

內文試閱


  我是一朵祥雲,百年前飄過月老殿前的時候,喝醉了酒的老頭子突然來了興致,在我身上輕輕一點,將我點為仙。月老酒醒之後摸著鬍子,自圓其說曰:「嗯,是朵有仙緣的祥雲。從今往後,你便叫小祥子吧。」

  當時,過於單純的我並不覺得這個名字有什麼不對,便乖乖的點頭應下了。

  從此,我以一個女人的身體,頂了一個太監的名字,在月老殿裡住了下來,成了這老頭子的靈童,老頭日日賞我三頓飯,給我一點零花錢買酒和零嘴吃,打發我每日替他看守月老殿裡亂七八糟的紅線。

  日復一日,不知不覺我已經替月老打了數百年的工。我以為以後的日子也會任由我坐在月老殿前,數著飄過的朵朵白雲,慢悠悠的度過,但是無數前人曾告訴過我,平淡的故事其實是在耽誤讀者的時間,所以,我不負眾望的波瀾了。

  那一天,一個惡夢一樣的男人不知從頭頂上幾十幾重天上摔下來,一頭紮在月老殿前的紅雲地毯裡,弄出的聲響就像我偶爾腸胃蠕動後放出來的屁。

  我打著瞌睡,半夢半醒的掃了他幾眼。紅衣少年艱辛的從紅雲地毯中拔出腦袋,眼神一和我對上,他登時便惱了:「臭丫頭,在旁邊看著也不知道過來幫小爺一把!」

  我被他罵得精神了些許,睜大眼認真盯了他一會兒:「你這不是出來了嗎?」

  他恨恨的瞪了我一眼,一邊拍著身上的華服站了起來,一邊不屑的鄙視我:「一看你就是窮酸月老府上的侍女,沒眼識。」

  我懶懶的打了個哈欠,扭了扭屁股,換了個更悠閒的姿勢倚坐在階梯上,掏了掏耳朵道:「眼屎沒有,耳屎被吵出了一堆,你瞅。」說著將手指上的東西彈了出去。

  少年極度嫌惡的側身躲開,眼裡的鄙視更是滿滿的溢了出來:「哼,窮酸主子果然養窮酸的丫頭。」

  我平時雖然也不大待見月老那個愛偷酒喝的老頭,但好歹他算是我的主子,供我吃供我喝的一起過了幾百年,面子上也是一家的。一家人可以互相嫌棄,可卻容不得外人來說半點不好的。

  我瞇著眼上下打量了少年一會兒,道:「聽聞卯日星君府上的人都學得滿身騷包,打扮一臉傲嬌像,一府十二個基佬,一個比一個豔麗,令天界羨豔,本來我還不信,不過今日見仙友如此打扮,確實是讓窮酸丫頭我開了回眼界。」我盯著少年氣青了的臉得意的笑,「敢問仙友是其中排行第幾的基佬啊?」

  「臭丫頭放肆!」他揮手化氣為形,一道長鞭狠狠甩了過來。

  我平日雖懶,不喜歡做其他事,但自從知道手上功夫落了下乘便要受人欺負這個道理後,我就沒落下修煉,混了幾百年,仙法也算有點小成,他這記鞭子來得雖然又狠又快,我也還是堪堪接了下來。

  只是他出手突然,我沒有防備,用來抵擋的團扇竟被鞭子絞了個粉碎。

  我霎時愣了。

  天界的物價不高,但月老卻摳門得離譜,素日裡給的零用錢,我買了幾斤酒喝便剩不了多少,這團扇是我攢了好幾十年的錢,求了織女許久她才答應便宜賣給我的,我還沒把玩幾天,這……這混蛋竟給我絞碎了?

  我分不清心中這澎湃的情緒到底是悲是怒還是痛,只覺得今日定要將這小子的底褲扒了,狠狠抽他一頓屁股才能消得了氣。我擼了袖子,將百年懶得紮一次的頭髮盤到頭頂上。

  「你過來。」我一邊盤頭髮一邊道,「兩個選擇。」

  他手裡拿著鞭子,一臉不屑的看我,唇邊還帶著欠收拾的笑。

  拍了拍盤得緊緊的頭髮,我站在月老殿前的階梯上,比出了手指:「一,賠錢。二,拿你的肉體來贖罪。」

  少年一聲冷笑:「你是什麼東西?」

  我將手指捏得作響:「我是讓你人生從此變得黑暗的烏雲。顫抖吧,少年。」

  他一挑眉,對於我的勇於反抗很是驚訝:「小侍女區區幾百年的修為竟敢和爺叫板,哼,膽子不……」他話音未落,我小施法術,令他腳下的祥雲地毯變得如泥沼一般粘稠,讓他的雙腳深陷其中,少年有些怔愣,趁他還沒反應過來,我亮出了白白的牙齒,然後猛的撲向他的懷抱。

  少年很是驚駭,奈何腳被縛住,動彈不得。

  我攀住他的肩,笑了笑:「肉很香嘛。」而後毫不猶豫的一口咬了下去……

  我法力確實低微,在這些神仙動輒幾千年、幾萬年的修為排行中,我或許連塊渣也算不上,用法術打在人家身上和撓癢似的,我才懶得費那力氣去鬥呢。左右天規在那裡,他是不能弄死我的,我便先讓他見了血再說。

  嘴上的咬肌鎖緊,我又加了把勁,少年大叫一聲之後驚呼連連,一時也沒想上用法術,只拽著我的頭髮就往後扯,將我之前盤好的頭髮也抓亂了,我手上緊緊抱住他的腰死也不鬆。

  「你是狗妖嗎?不對!你是王八嗎?你個小王八蛋!鬆口!」

  「賠閒!唔然,肉滋啊來!」(賠錢,不然,肉撕下來!)我含混不清的喚。其實,我覺得平日裡我還是個與人為善的小仙,若不是這傢伙讓我數十年的積蓄打了水漂,我是斷不會如此強悍的與他理論的。

  糾纏了一會兒,嘴裡的口水開始不受控制的往外流,沒一會兒就混著他的血,浸濕了他肩頭的那片紅衣裳。我覺得這樣有些不大禮貌,於是便鬆了嘴,將嘴裡的唾沫盡數咽了下去,道了聲:「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吐你口水的。這塊兒濕了,我換個地方咬。」說完立馬換了個地方咬住,繼續狠狠道:「賠閒!唔然,肉滋啊來!」

  少年愣了好一陣,貼在他身上的我明顯感到他的胸腔正在大力起伏,他氣得顫抖:「你咬人居然還嫌髒!你還嫌我髒!」說著他將他的長鞭折了幾折變成了短鞭,隨後「啪」的一聲,我覺得臀部一陣麻木,然後刺痛感慢慢滲進肉裡,我嗷的一聲叫,鬆開了他。

  我愕然又驚怒:「你毀了我的東西不賠錢,居然還敢抽我屁股!」

  他同樣愕然又驚怒:「你居然還敢橫眉豎眼的和小爺說話?爺抽你不應該?不應該?不應該!」他說一句「不應該」便抽我一下,我直覺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燒上了腦門,變成了一股股按壓不住的邪火,幾乎要燒破天靈蓋。

  「沒人抽過我屁股!」我大叫,聲音尖利,腦袋狠狠對著他腦門一撞,這是一招同歸於盡的招數,他雙目眩暈,我也開始眩暈,沒法再分心克制腳下的法術,祥雲地毯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

  少年此時也被我磕暈了頭,我拽著他的頭髮狠狠搖了一會兒,他便失去平衡的摔在地上,躺下沒一會兒,很快他就找回了一點神智,又抓住了我的頭髮將我往地上摁。

  我們倆一邊滾一邊打,從殿外一直打到殿內,扯頭髮插鼻孔掐耳朵,半分法術沒用上,好像陷入了用拳頭解決問題的執念,那打得叫一個血肉模糊。

  不知糾纏了多久,不知撞翻了多少書案,終是驚動了醉在月老殿后院裡的月老。

  「哎呀!嫦娥姐姐啊!」月老大叫:「紅線啊!紅線全亂了啊!」

***

  我猶記得在那場驚了天的鬥毆之前,我曾與那惡夢一樣的男人說過一句話,我說:「我是讓你人生從此變得黑暗的烏雲。」事後想來,那句話,我說得實在是過於片面了。

  當我們倆頂著一張青腫的臉跪在玉皇大帝面前,玉帝老頭兒聽聞我倆將月老殿中的紅線全數打亂之後,他沉凝了許久,陳述了一通「和為貴」、「做錯事自然得受罰」的屁話之後,淡然的吐出一句:「你二人毀了天下有情人的未來,便罰你二人歷七世情劫,也順道化一化對彼此的怨氣吧。」

  「等等……」跪在身邊的少年冒死打斷了玉帝的話,「您是說,讓我和……她?這個悍……漢子一樣的女人歷七世情劫?」他聲調有些變,想來是嚇得不輕。

  我也嚇得不輕,翻著死魚眼驚駭的瞪著玉帝。見玉帝確認的點頭,我渾身一軟,只覺所有的希望都離我遠去,我才知道,以後一大段時間裡,不僅我成了少年人生中黑暗的烏雲,他也成了我的烏雲,我們倆撞在一起,摩擦起電,成就了一片巨型雷雨雲。


  「小祥子你既是月老下屬,此七世情劫便不宜由月老過手。」玉帝沉吟了一會兒,「托塔李天王何在?」

  五大三粗的漢子手中托著金塔,三步踏上殿前,一抱手,聲色渾厚道:「在!」

  玉帝摸了一把長長的鬍子淡淡道:「嗯,這事便交由你來辦吧。」   「是!」

  他精神抖擻的回答讓我心臟狂跳,我深呼吸,仰頭望向李天王,天界富足而安樂的生活養出了他一身肥美的膘。好像知道我在看他,他也扭過頭來,深埋在大鬍子裡的嘴不知道咧出了多大的弧度,擠得整張臉的肉都堆了起來。大叔笑得如此唯美……

  我只覺後庭一陣緊縮,忙捧住心臟,深深呼吸,向來健康的我此刻竟覺得自己快要死掉了……

  玉帝滿意的點點頭:「嗯,如此小祥子你可還有什麼話要說?」

  我想說,月老殿裡的紅線左右也是月老那老頭兒喝醉之後自己胡亂牽的,打亂了就讓他再胡亂牽一通好了,實在犯不上用如此狠毒的招數來整治我啊!

  我一回頭看向凌霄殿右側的大臣裡垂頭站著的月老,他也正可憐巴巴的望著我,一副要我別揭穿他的哀求樣。我扭過頭來,不停的深呼吸,緩了好一會兒:「我可以罵街嗎?」

  「不行。」

  「我……無話可說。」

  玉帝又滿意的點頭,眼神一轉,落在我身邊的少年身上:「初空,你可有話要說?」

  初空……原來這個少年竟是卯日星君府上那十二個少年當中的老大,人間每年開始的頭一個月便是他在打理。我現在才知道要和我一起歷七世情劫的少年的身份,我仰頭望凌霄殿上浮華的天花,這是多麼諷刺的世界。

  少年在我身邊沉默了許久,直到我都好奇的將目光落在他臉上,他才慘白著臉道:「這一次,打亂月老殿的紅線,實在是我二人的過錯,不過,我可以對卯日星君發誓,這個女人打亂的紅線一定比我打亂的多,所以,可以每一世都讓這女人更慘一點嗎?」

  我暴起,又想扒他底褲了。肩頭一沉,是李天王走到了我身邊,他將我按下去,淡定道:「我會公平的衡量各人功過。」

  李天王身材雖然走形了,但是剛正不阿的脾氣還是沒有變,我心酸而感激的點了點頭,覺得這個世界還是有愛的。

  事情判完了,眾人各回各家,出了凌霄殿的大門,隔了老遠我便聽見李天王渾厚的大笑:「我最愛看小媳婦苦追相公的戲碼了,啊哈哈哈哈!」

  我在天界簌簌的風聲中,慢慢僵立成一個寂寞的背影。

  月老送我到地府後,拍著我的肩很是嘆息了一會兒:「小祥……」我狠狠一瞪他,月老識相的將後面那個「子」字吞進肚子裡,他又歎了聲氣道,「你這一去月老殿又得有許久沒人守了,老頭我該如何是好啊。」

  我撇了撇嘴:「你少喝點酒就當給我積德了吧。」

  月老一臉落寞的捏著白鬍子,我心中有些不忍,這老頭平日雖然摳門了些,迷糊了些,不靠譜了些,但總的來說對我還是不錯的,沒有像別的仙君那般對自己的仙童嚴厲打罵,我心軟的安慰他,「天上一天,人間一年,七世情劫最多耽誤不過一年多的時間,我很快就回來了。」

  月老搖頭嘆息,駝著背蕭瑟的回去了。

  看著他的背影完全消失在地府陰森的黑暗中,我才轉過頭打量高高豎起來的牌坊,「幽冥地府」四字顯得格外陰森。取下腰間酒壺,我仰頭飲了口烈酒,邁步踏入牌坊之下。 我想,沒什麼好怕的,就當出來見見世面吧。

***

  鬼的數量一日比一日多了,奈何橋前規規矩矩的排了六行隊伍,六個小鬼分別給排隊的鬼魂們分發湯水,身軀巨大的孟婆坐在一邊閒閒打著瞌睡。

  我隨意選了一行隊伍也規規矩矩的排了進去,一路慢慢向前挪,等孟婆湯都要發到我手裡了,也還沒見到初空那個混小子,正在琢磨他是不是已經先去投胎了,忽然一道金光在陰暗的地府中一閃,耀眼得讓眾鬼眩暈。

  我往後一打量,一身紅衣的騷包德性,可不是那小子嗎?

  此時他身邊還站著一個粉衣少女,初空一改與我打架時的兇悍樣,眸光柔柔的落在粉衣少女身上,死寂的冥府中,除了忘川河水窸窸窣窣流過的聲響便再沒什麼響動,他的聲音清清楚楚的傳到了每只鬼的耳朵裡。

  「鶯時,不用擔心,我很快就回來。同是男兒,李天王斷不會讓我吃了虧去。」

  「話雖如此,但初空哥哥你還是要注意安全啊,聽說月老殿那個小祥子脾氣很是古怪,你……你與她,在一起,要小心提防些……」

  我望天,仔細回想了一下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古怪的事讓這小白花如此形容我。

  小鬼難聽的咳嗽了兩聲,提醒我接過湯碗。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正打算乖乖仰頭喝下孟婆湯,忽聽初空那小王八蛋放出狂言道:「放心,那悍婦脾氣雖怪,但智力與武力皆在我之下,憑她,還不能讓我怎樣。」

  額頭上的青筋一凸,我瞇起眼,轉頭望向那個人模狗樣的男人。

  初空又道:「待我將那小祥子做太監一般使喚了七世回來……」

  「太監」二字將我的神經刺得輕輕一跳,手中的孟婆湯跟著微微一顫,那方初空繼續說道:「我再陪你一起去晨星殿數星星。」

  「數你大爺……」我一聲吼,在小鬼驚愕的目光中,將手中涼涼的孟婆湯劈頭蓋臉的向那傢伙砸去。湯全灑在空中,碗卻正中初空的側臉,他一聲悶哼,捂住了臉,鶯時嚇得大叫,我指著他那一雙在之前那場「交鋒」中被我揍得青紫的眼,譏諷道,「睜著一對熊貓眼說瞎話你也不嫌蛋疼。」

  初空緩了好一會兒才忍下疼痛,他抬起頭來,雙眼中蘊藏了駭人的暴怒。粉衣的鶯時在他身邊嘰嘰喳喳的喚著,望著他的臉直呼心疼,活像砸了她似地。

  我用鼻子一聲冷笑,初空咬牙切齒的望我,我瞧見他手中正以法力凝氣,好像要將我一巴掌抽死。我心中陡然生怯,畢竟,若真要鬥法,我比初空確實還是不如。

  適時,身邊的小鬼猛的回過神來了:「你……你把孟婆湯砸了!你要造反啊!」

  他尖利的聲音刺破了孟婆瞌睡中的鼻涕泡泡,孟婆龐大的身軀一個蠕動,眼瞅著便要醒了,那種常年受冥府浸潤的陰暗氣息一動,不過只是朵小祥雲的我立即腿一軟,膽一寒,劈手直指初空道:「是他!他要造反,那小混蛋不想喝孟婆湯,所以之前威脅我,先讓我來做實驗,看看不喝湯會有怎樣的懲罰!我都是被逼的!」

  「嗯?」一個渾厚的女聲帶著初醒的沙啞在冥府昏暗之中迴響,沉沉的壓得人喘不過氣來,「誰不喝我熬的湯?」

  眾鬼霎時悚然直立。

  孟婆龐大的身體站了起來,足足有兩丈高!陰影一時籠罩了整座奈何橋。

  孟婆彷彿是看到了摔在初空面前的碗,猛然一怒,大喝:「誰敢不喝湯!老娘成天熬湯熬得多辛苦,你們這些小王八鬼蛋們竟敢浪費老娘的心血!」說著,巨大的身軀「咚咚」的踩過眾鬼魂的身體,直直衝初空奔去,速度奇快,與她的體積完全不符。

  鶯時嚇得口瞪目呆,臉上的血色全無,初空也是一臉愕然。眾鬼魂同樣嚇得魂飛魄散,四處亂竄。

  我左右看了看,見沒人注意我,一溜煙的跑過了奈何橋,直奔六道輪迴而去。

  投入輪迴之前,我回頭一望,只見奈何橋前一片塵土飛揚,跑的跑,叫的叫,孟婆將初空緊緊捉在手裡不停的教訓,唾沫星子噴了他一臉,而初空則是緊緊盯著我,怨毒的眼光好像要將我千刀萬剮。

  我頓了頓,覺得自己做得有點不對……

  於是我在跳入輪迴道之前,對他豎起了大拇指,然後狠狠往下。

  被孟婆捏住的他面色變得更為難看起來,我拍了拍屁股,高高興興的投了輪迴。

  初空是肯定逃不過喝孟婆湯的境遇了,這第一世,我比他先出生,我有前世的回憶,我比他更為強大。換句話說……

  小混蛋,你就等著死吧!

作者資料

九鷺非香

晉江原創網簽約作者一枚,2011年開始碼字,致力於妖魔鬼怪奇幻玄幻類小說創作,愛幻想,愛天馬行空。體型微圓,性直,喜宅,養小狗。立志於成為吃貨界的大師,本著撐不死浪費的念頭,鍥而不捨的與美食戰鬥。偶爾文藝青年範兒。 相關著作 《一時衝動,七世不祥(下)》

基本資料

作者:九鷺非香 繪者:鴆納蘭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4-01-15 ISBN:9789868993839 城邦書號:3PL01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3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