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升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重返瓊宮:純淨之子二部曲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激戰場景可比《飢餓遊戲》,情感細膩更勝《暮光之城》 ◆部落客好評塞爆網路,千呼萬喚二部曲火熱上市! ◆繼《飢餓遊戲》後,2012年最受矚目的奇幻巨作 ◆世界奇幻小說獎得主、普立茲文學獎得主齊聲讚譽 ◆台灣三大奇幻論壇社團熱烈迴響,部落客齊聲好評推薦 ◆2012年度亞馬遜最佳選書,讀者好評瘋狂洗版 ◆IMBD票選看電影前非讀不可的小說 死地邊疆,重生之川 無盡的殺戮,是為生存也是為慈悲 解開舊世界七道謎,就能召喚伊甸園重生 一群鬼魅般的女孩,喃喃自禱救世預言 橫跨烈焰燃燒的大地,涉過療癒悲痛的川流 新伊甸園的所在就藏在七道舊世界的謎底裡 死地邊疆有一群鬼魅般的女孩出沒,傳言她們自滅世以後就在人間失去了蹤跡。有人說她們穿過重生之川,皮膚溶解剝落,受大爆炸所害的傷痕結痂也痊癒,回復純淨模樣。蓓西亞的記憶深處,不斷迴響這個傳說,還有鬼魅女孩的唱誦聲。這和蓓西亞想要尋找的新世界,又有什麼樣的關聯? 為了阻止瓊宮滅世重生的陰謀,蓓西亞和同母異父的哥哥帕瑞哲分道揚鑣,各自踏上尋求真相的旅途。蓓西亞手握母親遺留下來的七道線索,只要解開天鵝座的謎底,就能找到拯救世界的藥方。 同時瓊宮內外的衝突愈演愈烈,純淨人和畸零人的戰爭一觸即發。帕瑞哲被迫拋下畸零人的夥伴們回到瓊宮,臨走前留下一張瓊宮地圖。畸零人能否一舉攻下瓊宮,揭開滅世陰謀?而回家後的帕瑞哲竟又發現,滅世計畫背後還隱藏著一個黑暗組織,企圖暗殺他的父親…… 【好評推薦】 ◎小嫻(電玩節目主持人) ◎石子(暢銷奇幻作品《畫妖師》作家) ◎銀色快手(文學評論家) 「情節如同脆弱的花種落荒地,讓人十分好奇主角群們是否能用所向無敵的青春力量戰勝毫無希望的世界。」 ─露西恩(PTT奇幻版版主) 「寫實筆觸描寫核爆後人猙獰面孔。和機器、建築物相連怪誕無比,無辜的走獸也成殺戮機器。縱使真相虛無飄渺,自由難以追尋,只要有純淨的心,在長的路終有盡頭。」 ─台大奇幻藝術研究社 「背景設定無與倫比,天馬行空的想像,讓文字呈現影像化的震撼,非常期盼後續的發展。」 ─楊伊湄(三立主播) 「備受矚目的末日懸疑小說,驚奇地結合了僵硬且壓抑的獨裁主義及古怪的無政府狀態。時而殘酷、時而扭曲的幽默,加上小說中強烈的對話,開創了青少年小說的次文類。」 —《出版家週刊》Publisher’s Weekly 「跳脫青少年小說血跡斑斑的窠臼……優美又精準的敘事……讓人絕望卻難忘。」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 「 《1984》、《使女的故事》和《飢餓遊戲》的書迷,一定不能錯過。不只是因為它富滿想像力與機智,這本小說更寫出許多令人恐懼的可能。」 —《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post 「抒情奔放、動人緊湊、洋溢著奇情幻想,又時而流露出尖銳冷酷的格調,《純淨之子》是本令人愛不釋手,絕對不能錯過的好書。」 ─《愛書人書評》My Bookish Ways Review 「陰鬱黑暗的冒險故事,驚悚又讓人上癮。」 ─加斯汀‧科羅寧(Justin Cronin)(奇幻暢銷作家、《末日之旅》(The Passage)作者) 「極度華麗的小說鋪陳,想像力無邊界。魅力席捲而來。《純淨之子》描述的黑暗旅程,不但讓人驚奇而且上癮。女主角蓓西雅既像日本連環漫畫的主角,又像末日後的愛麗絲,陷入超現實的仙境中,而仙境中的人事物皆聯繫著失落的過去。」 ─丹妮莉‧楚索妮(Danielle Trussoni)(暢銷小說作家、《天使學》(Angelology)作者) 「具有原創性的巧妙寫作。《純淨之子》的角色和每一頁的鋪陳,令人驚訝、恐懼,也感動。」 ─傑夫‧范德米爾(Jeff VanderMeer)(世界奇幻小說獎得主、《聖徒與狂人之城》(City of Saints and Madmen)作者) 「朱莉安娜‧柏格特的新作,詭譎、美好且自成一格,引起豐富的共鳴……《純淨之子》不僅是部不凡的成長小說,也是一則美麗殘酷的隱喻,估量著我們所處的現代生活。」 ─羅伯特.奧倫.巴特勒(Robert Olen Butler)(普立茲文學獎得主、《奇山異香》(A good Scent from a Strange Mountain)作者) 「處處爆發著奇想和英雄歷險,緊扣著社會脈動,並翻攪著你的五臟六腑。」 ─史提芬‧史耐德(Steven Schneider)(電影製片、《鬼入鏡》第一及第二集(Paranormal Activity 1 and 2)製片人) 「朱莉安娜‧柏格特盡情讓筆下人物遊走在歡鬧與心碎邊緣。」 ─查理‧羅素(Richard Russo)(普立茲文學獎得主、《帝国的崩塌》(Empire Falls)作者) 「從小說的第一頁起,絲毫沒有一處讓人停下喘息……無懼地描繪一個詭譎奇幻的未來,一個獨一無二的末日,還有一群惹人憐愛的受害者。」 ─丹尼爾‧威爾森(Daniel H. Wilson)(暢銷小說家、《機器人啟示錄》(Robopocalypse)作者) 「如果《飢餓遊戲》的凱妮絲可以跳出自己的故事,挑選她最好的朋友,我想蓓西雅是最佳人選。」 ─艾米.班德(Aimee Bender)(《檸檬蛋糕的特種憂傷》(The Particular Sadness of Lemon Cake)作者) 「嘗試結合力與美的黑暗格林童話式想像。在這本書裡,人性的邪惡不會被消滅,就像愛倫坡的作品一樣,作者無懼地描述崩壞的親緣關係,直視我們情感的脆弱,並寄予人類一手造成的荒蕪一個希望的可能。」 ─威廉‧吉拉迪(William Giraldi)(《瞎忙的怪獸》(Busy Monsters)作者) 「朱莉安娜‧柏格特創造一個迷人、如噩夢般的末日世界,那裏的居民深陷絕望之苦,而他們過去習以為常的一切全成了文字記憶……故事談及親情、信仰的力量、以及對愛的追尋,激發讀者的想像,後韻無窮。」 ─麥特‧邦杜蘭(Matt Bondurant)(《溼地傳奇》(The Wettest County in the World)作者)

內文試閱

蓓西雅
飛蛾


  數盞人造油燈懸掛於高聳天花板暴露的樑柱上,閃耀的光芒點亮了天啟軍團總部的大廳。畸零人躺在墊子和毯子上過夜,蜷曲依偎在一塊兒取暖。雖然高窗並未緊閉,但他們的身體因為群聚一起而潮溼溫熱。高窗裸露的窗扉邊緣綴上薄如輕紗的窗簾殘布,雪片開始飄過窗口顫動吹颳、顫動又吹颳,猶如數以百計的飛蛾,被點亮的燈泡引誘而來,朝著燈泡俯衝撞擊。
  外頭天色昏暗,但已屆清晨,早起的人已經慢慢醒來。這晚蓓西雅又沒睡了,有時她深陷工作當中,連時間都忘了。

  她走過畸零人身邊,畸零人在睡夢中變換姿勢、口發囈語。然後她聽見一個尖銳啜泣的嘶嘶聲。「安靜!」一位女人說道。蓓西雅看見女人的外套底下有個東西在扭動,然後柔亮的黑貓頭頂從她的頸邊探出。有名嬰兒哇哇大哭,接著傳來某人的咒罵聲,然後有首歌曲自某個男人的喉頭傳出,是一首搖籃曲……鬼魅般的女孩,蒼白的女孩,鬼魅般的女孩。有誰能拯救她們,遠離這個世界?遠離這個世界?河川寬闊,水流翻捲,水流呼喊,水流翻捲……嬰兒靜了下來。音樂仍舊具有作用,音樂能撫慰人心。我們雖是畸零人,但仍做得到這點──從我們體內高聲哼唱出歌曲。她想要瓊宮的人知道。我們是很邪惡,沒錯,但是也能擁有驚人的溫柔、善良、美麗。我們是人類,有缺陷的人類,但仍然善良,不是嗎?

  她一路跨過大廳,來到一堵牆之前,牆上張貼著天啟軍團的海報,上頭不再是曾引發畸零人恐懼的黑爪,而是隊長臉部特寫,海報上的他繃著嚴峻而剛毅的下巴。她隨著一列又一列的海報往下看,他的雙眼排成一直線,弟弟海默德則像是隊長身後的一個小腫塊。隊長的頭頂上方寫著:「你是強悍又有能力的人嗎?請加入我們的行列。團結勢必拯救我們。」內容是隊長編出來的,他也引以為傲。末端印刷精美的文字,承諾殺戮祭進入終曲,強制募集十六歲以上的人加入軍團,天啟的士兵將接受指派、剔除弱者,然後把死者堆集於敵人的土地。隊長向自願參加的士兵承諾,不必害怕,軍團必有食物供應。但是大家到底在害怕什麼?天啟軍團曾經有過黑暗的過去。被逮到的人、被拖走的人、從不曾學習識字的,都會被當做活標靶……。

  但這一切都已成過去式。海報奏效了,加入的士兵比往年還多。他們從城市漫步而來,疲憊不堪、飢餓難耐,渾身充滿融結和灼傷的痕跡。有時甚至是一家人前來。他告訴蓓西雅,他還得送一些人回去。「這又不是福利國家,我要建立的可是軍隊耶。」但截至目前,她還是成功說服了他,讓大家都能留在這裡。

  有一家人把毯子立在棍子上,搭出一個小帳篷抵擋強風。在她還小的時候,她也曾經在燒焦的理髮院後面,拿了一張椅子和爺爺的拐杖撐起一塊布,搭個小帳篷,和她最要好的朋友芳卓玩起扮家家酒。她的爺爺稱這種帳篷為「狗狗帳篷」,然後她會和芳卓學小狗,發出汪汪叫聲。爺爺捧腹大笑,笑到他喉嚨上的風扇激烈打轉。她感到一絲失去的痛楚,如今她的爺爺以及芳卓,兩人都已經死了。她也為自己的童年心痛,童年也已然死去。

  而窗外,警衛正在天啟軍團總部外圍周邊,保持五十呎的間距,看守監視著總部,因為瓊宮派出的特種部隊正在擴增人員。數週以前,有人看見他們走過森林──他們龐大的身軀隆起像動物的肌肉,皮膚也覆蓋著某種合成物,讓他們可隨時偽裝。他們動作靈敏,幾近沉靜,出奇地快速強壯,又全副武裝,武器就鑲嵌在他們的身體。他們迅速飛躍在碎石地,於樹林間衝刺,輕盈通過巷弄──既安靜又神不知鬼不覺地例行搜查整座城市。他們想要找的人就是帕瑞哲,也就是蓓西雅同母異父的哥哥。帕瑞哲現在受到母親大人的保護,他與莉妲還有伊莉亞在一起;莉妲和帕瑞哲一樣,也是純淨人,她被送出瓊宮當人質;伊莉亞之前嫁給天啟軍團的前頭頭,她親手殺了性格扭曲的丈夫。他們從天啟軍團士兵送進來的概要報告得知帕瑞哲的消息,天啟軍團士兵對母親大人心生畏懼。有份報告提到,母親大人正在教莉妲打鬥,她不過是個來自瓊宮的女孩,對這片灰燼曠野一無所知,加上與母親大人在一起,整個人更是了無生氣,母親大人總是展現關愛和忠誠,但同時野蠻不已。不知道她現在如何了?另一份報告提到伊莉亞就快撐不下去了。這些年來她在農舍裡備受保護,而今她的肺部卻受旋轉於空氣的灰燼侵擊,讓她不得不掙扎度日。

  蓓西雅母親臨終前在場的人,都必須非常小心。因為他們知道關於維樂士和瓊宮的祕密,而且也許他們就握有某樣維樂士仍在尋覓的東西──藥瓶。她的母親過世之後,布萊威和隊長就竭盡所能,拆除破壞帕瑞哲和蓓西雅母親的地堡。帕瑞哲現在持有藥瓶,希望他確實把它們藏得好好的。這些藥瓶對維樂士具有重要意義,有了這些藥瓶和另一種成分,再加上如何搭配它們的公式,他就能拯救自己一命。她母親的藥瓶藥效非常強,話雖如此,但此時藥瓶卻太過危險,他也並不打算使用,充其量只當藥瓶是種紀念物。

  母親大人能藏匿帕瑞哲到多久呢?久到帕瑞哲的父親過世嗎?抱持這種希望很好──埃勒禮.維勒士很快就會死去,而帕瑞哲則能接手瓊宮。有些時候,蓓西雅覺得他們正在等待些什麼,她曉得某件東西應該會出現,而也只有到了那個時候,未來的輪廓才會逐漸成形。

  飛多在她毛衣的口袋拍著翅膀,她的手滑入口袋,舉起一隻手指輕撫著機器蟬的背部。「噓,」她低聲道,「沒事的。」她不想把飛多獨自留在小房間裡,或者其實只是她不想單獨一人?   這時遠方傳來一陣槍響,猶如漣漪般的報告。蓓西雅出於本能蹲低身子,手探入口袋保護飛多。她舉起飛多,把他捧在自己的胸前。佩羅的母親將兒子拉近自己。蓓西雅心裡明白,也許只是天啟軍團的士兵瞄準瞬變的陰影開槍罷了。出格的槍響並非不尋常,儘管如此,卻無法抑制她胸口內的心臟一緊。是佩羅和他母親,還有槍響,這一切讓她特別感受到靠在她臂膀的手槍重量,她舉起槍,瞄準目標,開火。她的耳朵一陣嗡嗡響,然後她看見血霧升起,充滿了她的視線,一片紅色彷彿碎石地竄出的花朵,盛開於她的雙眼之前。她扣了扳機,但現在她不知道自己這麼做是否正確。她的腦袋不能正常運轉。她母親已經死了,已經死了。蓓西雅扣下扳機。

  她迅速走著,緊跟著大廳的邊緣走,海報持續延伸。她輕柔地以手掌包覆飛多,來到窗邊往外瞧,帶著試探的目光觀望。
  是風,是雪。雲朵猶如一團團灰燼,於天空急行飄過,她看得到一顆閃亮的星辰。這相當罕見。在星辰底下森林的外緣,脆弱不穩的樹木靠攏而立。蓓西雅可以辨識出士兵的制服,還有手槍偶發的閃爍亮芒,他們的吐息形成薄紗,於冷空氣中升起,往山丘斜坡而去。她看見母親的臉龐,就躺在森林的地上,然後臉就這麼抹去了。就這麼消失了。
  她的眼睛斷續緩慢地游移至士兵後方,那裡是否有著什麼──某個想要進來的東西?她幻想著特種部隊盤坐雪地的模樣。他們會需要睡眠嗎?他們在某些程度上為冷血動物,而他們的皮膚是否就覆蓋在薄冰罩底下?現在很安靜,安靜得嚇人,但卻有某種能量盤旋著。三天前下了一場雪,起初是細緻的粉塵,後來轉為厚重。而今,草地變得冰冷、黑暗又光滑,雪堆積了有三吋高,或甚至更多,然而雪花仍不斷落下。

  她感覺到有人捉住她的胳膊,是布萊威,兩道疤痕爬上他的面頰、他深色的眼睫毛、他豐滿的嘴唇因寒冷而脫皮。她凝視著他的手,紅潤而粗糙。他寬闊的指節滿是傷疤卻美麗。指節怎可能美麗呢?蓓西雅思忖著。彷彿是布萊威發明而來的。
  但他們兩人之間已經變了,不再和過去一樣了。
  「妳有聽見我在叫妳嗎?」他說。
  布萊威彷彿是從水底深處對她說話。在農舍焚燒的當下,她曾經鼓起勇氣要求他允諾她,要為他們倆找一個家,但那只是因為她不相信他們之間會永恆不變。
  「什麼事?」
  「妳還好嗎?一臉的失魂落魄。」
  「出現槍響了。但沒什麼事。」她不願承認自己看見一片亮紅在她眼前迸發,就如同她也害怕自己愛上他一樣。蓓西雅知道一件事實:那就是,所有她愛的人都死了。有鑑於這個事實,她又怎麼能愛上布萊威呢?她現在凝望著他,腦中敲打著話語:別愛上他。別愛上他。
  「妳徹夜未眠嗎?」他問。
  「對啊,」她注意到他的頭髮凌亂地豎立於頭頂。他們兩人都可以一口氣消失好幾天。對黑盒子的執著吞噬了布萊威,六個黑盒子從農舍焦黑的斷垣殘壁間,自己鑿路而出,布萊威則在老舊太平間,花上好幾天的時間研究黑盒子,他現在就住在總部地下室的老舊太平間。蓓西雅則是全神傾注於製作義肢。布萊威專心致力於理解過去,蓓西雅則投注心力四處助人。「你也整夜沒睡嗎?」
  「對啊,我猜是吧。現在是早晨了?」
  「差不多了。」
  「那麼是的,我也熬夜了。有個黑盒子出現突破性的進展了。其中一個咬了我。」
  「咬你?」飛多緊張兮兮地在她手中拍著翅膀。
  他給她看大拇指上的一道小傷口。「不是那麼大力,也許只是個警告。我覺得它現在蠻喜歡我的,它就像寵物狗般,開始在太平間裡追著我跑。」她開始往走廊的方向走去,行經更多張隊長的徵召海報,布萊威也跟著她走。「我把它們都拆開了,然後又組裝回去,它們藏有過往的資訊,據我所知是如此,但它們並非用來傳遞消息,也並非瓊宮的間諜之類的,我得先剔除這個可能性。若它們具備這種能力,早就已經不在了。」布萊威鼓舞振奮,但蓓西雅對黑盒子毫無興趣。她真是受夠布萊威,老是想證明他父母說瓊宮有密謀的觀點正確,她也受夠他陳述的真相版本、影子歷史,這全部的全部。「而這個黑盒子呢,我無法解釋,但它真的不同。好像它真認得我似的。」
  「你做了什麼,才讓它咬你?」
  「我那時在說話。」
  「關於什麼?」
  「我覺得妳不會想知道的話。」
  她停下腳步看著他。他把兩手插入口袋,背後的鳥兒激動地拍打著翅膀。「我當然想知道,你就是這樣解開盒子的鎖的,不是嗎?這很重要。」
  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停了片刻。他望向地板,接著聳聳肩:「那好吧,」他說:「我沒完沒了聊著妳的事。」
  她和布萊威從未談及當初在農舍發生的事。她還記得他是怎麼擁抱她的,也記得他的嘴唇壓在她唇瓣上的觸感。但這種愛是無法繼續的吧?愛是一種奢侈品。他現在凝視著她,頭低垂下來,雙眼鎖住她的,她可以感到一股炙熱在她的體內流竄。別愛上他。她甚至連望著他都沒辦法。「哦,」她說,「我懂了。」
  「不,妳才不懂。妳還沒懂。跟著我來。」他帶著她步上另一條走廊,然後轉彎。在那兒,坐在門邊耐著性子等他們的是一只黑盒子。黑盒子的大小猶如一隻小狗,事實上,還是她爺爺曾經稱為獵犬的那種狗,很喜歡獵捕老鼠的小狗。
  「我叫他等著,他就真的待在這兒了,」布來威說:「這是飛格南。」
  飛多從她的掌心抬起頭,想要自己一窺究竟。「他知道怎麼坐下和握手嗎?」蓓西雅問道。
  「我覺得他知道的遠遠超過這些。」

作者資料

朱莉安娜.柏格特(Julianna Baggott)

美國小說家、散文家、詩人。她從二十多歲就開始寫作。在北加利福尼亞大學獲得碩士文憑後,出版第一本小說《女孩的談話》(Girl Talk),立即登上暢銷書榜,之後又推出一系列的暢銷小說。在過去十年中,她總共出版了十四本作品,已被譯成三十多種語言。她曾用筆名N.E.伯德(N. E. Bode)創作許多兒童文學作品。同時,她也是一位詩人,出版過三本詩集。她現在與丈夫和孩子住在佛羅里達州,任教於佛羅里達州立大學。

基本資料

作者:朱莉安娜.柏格特(Julianna Baggott) 譯者:張家綺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iFiction 出版日期:2013-11-01 ISBN:9789862724774 城邦書號:BL5057 規格:平裝 / 單色 / 512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