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高三12班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高三12班

  • 作者:黃國華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13-05-03
  • 定價:330元
  • 優惠價:79折 261元
  • 書虫VIP價:26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7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特別活動

內容簡介

獻給所有曾經擁有夢想和青春的朋友,你有一群從小陪你衰到大的死黨嗎? 別人對我的評語是:「為什麼白癡可以考第一名?」 轉學第一天強仔送花籃恭賀,讓我從此被導師、教官和校長視為眼中釘,打壓、抹黑,無所不用其極。 幫忙被體罰到吐血住院的張幹把護士美眉、揭發高層惡行被退學、無照騎車環島摔斷腿、還有那段跟校花YoYo僅止於禮的初戀…… 義氣、純愛、憤青、威權,那個年代的我們,就是這樣長大的!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高三12班》,一部史上最寫實、辛辣的校園小說,與人氣作家黃國華,一起體驗笑中帶淚、苦中作樂的七○年代高中生活。 【本書特色】 ◎以五、六年級生的高中時期為故事背景,用詼諧的筆法,道出當時教育制度與升學壓力的無奈,描繪當年校園裡熱血瘋狂的行徑。 ◎一個充滿歡笑、感傷、荒誕、批判的年代,一部攪動內心酸甜苦辣絕妙滋味的青春小說。 【鄉民齊聲推薦】 「該死的好看,絕對勾起你的回憶,酸、甜、苦、辣、鹹應有盡有,充滿十足的趣味性,這就是咱們的青春啊~」 ——tactician 「每個人的青春過往不盡相同,但若能在一個剎那間,將人帶往年少時光的回憶,那就是高三12班,她是一把時光鑰匙,開啟你塵封許久的記憶之櫃。」 ——bill75120 「如果說《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是屬於六年級後段的故事,這本《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高三12班》就是屬於六年級前段的版本了。多了更多的威權、更多的階級標籤,自然也多了更多需要被打破的籓籬。每個人都可以在本書中找到屬於自己過去的部分,將自己reset到年少時的時間;它引起的共鳴,將超乎你的想像!!」 ——tmot2006 「學生的出發點很真,老師出面相挺的心也很真;一起閉關苦讀的友情很真,玻璃心一般青澀的愛情也很真。那是一個最壓抑的年代,也是最真情流露的年代。」 ——v200tw 「戒嚴的威權時代,14%的升學窄門,既要對抗體制的壓抑,又要在體制內力爭上游,作者為自己而寫,也寫出整個世代的共同體驗。讀者讀作者的故事,也讀自己的青春,說不清的苦悶抑鬱,壓不住的奔放活力,原來,我們就是這樣長大的。」 ——csb0913 「我做過什麼,我悔過什麼;我記得什麼,我忘記什麼;我擁有什麼,我失去什麼;我信任什麼,我背叛什麼;我嘗試什麼,我放棄什麼。『以前的過往,現在的生活,未來的規劃』是我看完這本書後,最想問自己的三件事。」 ——t1859momo 「那是個青春稜角還未被消磨殆盡的年代,也是個挫折的年代。抗爭的結果,絕大多數都如螳臂當車,被大人的規則給輕易碾碎;青春如困在牢籠的獸,衝撞易傷。真情推薦這本超乎常人經歷的青春記事!」 ——realsiway 「讓人反思自己當時失落了什麼;在爾後的時間洪流中,是否還能找回什麼……,一本讓你對人生有更多想法的佳作。」 ——garfelid

目錄

◎前言 獻給所有曾經擁有夢想和青春的朋友 005

◎1 你莊敬,我自強 006
◎2 天涯淪落人 016
◎3 高中叢林生存法則 026
◎4 省中江湖暴力團 037
◎5 扁鑽的逆襲 045
◎6 三七仔的光風霽月 057
◎7 每個少男都有的環島夢 073
◎8 安樂仔的鰻魚 083
◎9 我的左腳 097
◎10 女人國十二班 114
◎11 無奈何無奈何,我倆走進了婦產科 125
◎12 YOYO的祕密 138
◎13 古惑仔入黨誓師大會 150
◎14 燒肉飯的滋味 163
◎15 阿溪縱走溼背秀 170
◎16 低調轉型的生存戰略 184
◎17 終極典獄長 200
◎18 那些年一起上身的碟仙 206
◎19 乘載夢想的彗星 222
◎20 成長的條件 233
◎21 十四趴錄取率,裡外兩個世界 247
◎22 告別青春,告別愛情 257

◎後記 回憶,是一場自我療癒 267

序跋

前言 獻給所有曾經擁有夢想和青春的朋友


   大家的昨天都已經消失,明天還是個未知,我承繼了什麼昨天?又期待著什麼明天?多年以後,當我面對現實生活中無以為繼的人際關係的打擊時,總會想起和死黨們一起鬼混的那些遙遠且彷彿聽不到下課鈴聲的下午第一節課,和高雄夏日暖洋洋的風……,生命中的某些時刻,像是事情才剛剛發生一樣。

   每個人總有那麼一段鬼混的歲月,只是我的比較長一點。

  以前我認識了一些人,也經歷了一些事,從前的我總是以為,那些年輕歲月的死黨與伴侶會永遠形影不離,但是,生命總會發生我們無法預知的事情,幾十年過後,我再也沒有遇到過像他們一樣的朋友,我想以後也不會有的。

內文試閱

你莊敬,我自強


   人到了中年總是喜歡回憶,回憶人生中拉拔過自己的貴人,回憶著當年舉足輕重,至今卻有如百年前炊煙般、在腦海中找不到印象的路人,我比較特別,我回顧從小到大的點滴,總覺得自己能夠平安長大且經歷過許多歷練,簡直是件不可思議的遭遇,因為我有一群從小陪我衰到大的死黨。

   我叫什麼名字不重要,小時候我的外號是「大仔」,長大後外號變成「總仔」。

   先從小學開始吧!這絕對不是閃亮文,我小學功課無師自通,不過,從前住在南部的所謂五年級生,會念書的傢伙誰不是無師自通呢?

   幾十年前在政府長期重北輕南的政策下,我從小學到高中,不管轉學到哪一間,沒有一個班級的人數少於七十人,蓋校園與教室的錢不是被A走,就是拿去發金條給反共義士了。回到正題,小學班上七、八十人,老師哪有什麼力氣教學,單單揮著藤條維持秩序就夠他們累了,況且三不五時還得執行「講台語罰五元」的政策。

   當年小學老師最常講的話是:「你衝三小,共台語要罰!」

   所以那時候,一班七、八十人中少說平均還會有十來個文盲,沒錯!是文盲,在那種環境下,懂得自學的學生自然功課就容易脫穎而出。

   別誤會,我不是要寫什麼速成學習法的玄學東西,我要說的是,反正我小學功課很強就對了,全班第一名對我而言不算什麼,全校第一名才是我的奮鬥目標。

   有一回,高雄縣教育局局長來到我們小小學校視察,順便要頒獎給每個年級第一名的學生,經過好幾個月考的加總下來,這個獎當然是非我莫屬啦!然而,校長把我叫到校長室見我一面之後,當天聽說我的第一名殊榮就被校長大筆一揮給黑掉了,他的表面理由是:

   「這個看起來像白癡的傢伙,怎麼可能當我們全校第一名……」

   其實這也不是第一次有人如此形容我,我小學隔壁班的許多女生,下課時經常攜伴跑到我們班的教室門口,探頭探腦地問哪一個人是我?

   接下來我聽到的話絕對讓你們噴飯,更讓我垂淚:

   「為什麼白癡可以考第一名?」

   當然也有比較正面的驚嘆語:「他好偉大,殘而不廢,即使智障也努力地考第一名……」

   幹!我天生就是一副呆臉,但也不必遭遇如此羞辱啊,臉長得呆又沒有錯,但是隔壁班無知的女生嘟噥就算了,連校長也這樣認為,讓我幼小的心靈從此蒙上一層陰影。

   長大後在大文豪大仲馬的書上讀到:「當女人表面把一個男人當白癡的時候,那就表示她已經春心蕩漾啦!」

   當年我為何不早一點讀到這位法國老兄的書呢?

   不過,後來取代我成為全校第一名的同學,是鳳山市民代表會副主席的兒子,幹!又是國民黨的,你們終於知道我為何從小就反國民黨的原因了吧!想把獎項頒給別人,也不用說我長得呆吧!

  國小再怎麼險惡其實也還算單純,牙一咬看看《好小子》漫畫與卡通《小叮噹》(多拉a夢以前的譯名)就忍過去了,直接跳到國中,其實國中生涯更是單純,除了考試、體罰、打小蜜蜂與到漫畫店偷偷租黃色書刊以外,就沒有什麼多大印象,直到那支難忘的人生第一支大過,不,一口氣還兩支呢!

   有一天,大約晚上八點,我的兩個同學來我家,問我可不可以將腳踏車寄放在這裡,明天下午就過來牽走。

   我問為什麼?他們騙我說打球扭到腳,所以沒有辦法從市中心騎回鳥松,我心想有道理,所以就打開門,讓他們把腳踏車牽進來我家的院子。

   第二天下午他們來我家將腳踏車騎回去,幾天後當我幾乎忘了這一回事時,突然間聽到學校的廣播:

   「三年和班○○○同學請立刻到訓導處!」

   我狐疑地走進了訓導處,一看不得了,擺出的大陣仗讓我畢生難忘||教官、訓導主任、校長、警察,連議員都來了,還有那兩位同學頭低低地站在訓導處的角落。

   原來,那天晚上那兩部腳踏車是他們在鳳山市區偷的,第一時間不敢騎回家,只好把贓車暫寄在我家一個晚上。第二天他們來我家騎走後,不到兩天就被警察逮到,然而,事情急轉直下,兩人一口咬定是向我買的,因為有證人可以指證他們到我家去牽車。

   拜託!這種事情怎麼可以賴到我頭上,要不是當場有那麼多人,我早就一刀子捅死那兩個同學了,然而。訓導主任把我叫到旁邊:

   「這件事情讓學校處理就好了……」

   於是,整件事情變成我在我家門口撿到兩部腳踏車,然後借給不知情的兩位同學,所以……不拉不拉……

   結果我被記了兩支大過,名義是:「違反拾金不昧的校規」,至於那兩位同學,只記一支警告,如果你們聽到記警告的理由,說不定想要拔刀相助,幫我砍掉那些同學老師與校長,我那兩位偷車的同學,被記了「交友不慎」的警告。

   交友不慎!

   至於為什麼訓導處會有議員出現,猜對了,其中一位同學的老爸是議員,另外一位同學的老爸是那位議員的大樁腳,別再問我那位議員是什麼黨?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直接跳到高中。

   我高中念了三間學校,拿過十四支大過、三十支小過、無數支警告。如果其他人隨便碰到一次和我一樣的遭遇,保證他的人生立刻被擊倒,從此一蹶不振且怨天尤人,我相信應該不會有人的高中生涯比我還衰。

  光高一就轉了三次學,先講第一間學校好了,我老爸不知道是被哪位奸人洗腦,竟然又把我送去那間記我兩支大過的高中部去念書,哪有人雄中不念跑去私立高中,只為了成就私立高中大學升學率的實驗砲灰?這輩子我唯一抱怨老爸就這麼一件事情,應該不算不孝順吧!我好不容易拚了三年,高中聯考以吊車尾最低錄取分數考上雄中,卻在即將要到雄中報到的前幾天,硬是被逼去讀私立高中的所謂「莊敬班」。

   別人考上高中後的暑假是天天看漫畫看電影,我卻立刻被丟到莊敬班的暑期輔導班去上課,我記得旁邊坐了一個女生,整個暑假就看她悶悶不樂地,基於關心同學的立場就問她:「同學!妳好像很不快樂,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經不起我這張帥氣臉孔的關懷,她終於開口告訴我:

   「我高中聯考沒有拿到高雄區的榜首,只差榜首一分……」

   哇哩咧!這是什麼世界,我很難想像未來三年都得和這種同學同班。

   幾年後,我在台大小福(小福利社的簡稱)的茶葉蛋攤子前碰到這位同學,她吃驚地看著我:

   「你怎麼會在這裡?」

   「靠!上課啊!難道沒事跑到台大來把妹嗎?」她不可置信的表情讓我不太舒服。

   既然是老同學,自然有種他鄉遇故知的溫馨感,一邊吃著小福茶葉蛋,一邊多聊了幾句,我發現她的臉孔依舊是帶著苦澀,那種苦澀和當時剛進高中時的神情一模一樣。經不起我這張帥氣臉孔的關懷,加上他鄉遇故知的喜悅,在我不斷追問下,她終於還是開口告訴我:

   「我沒考上台大醫學系,只能上台大資訊工程系,所以……」

   「您老師咧……」

   然後她還補了一句:「你好像沒有高中時候帥?」

   我忍不住對她飆了一句國罵,並對她露出一種既輕挑又輕蔑的事後菸眼神,但我相信從來不看A片的她,應該看不懂這類女優蒙太奇效果啦!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以前的作文一定得這樣寫),再把場景拉回那個私立高中的高一生涯好了。

   既然那種班級充滿了一大堆把讀書與考試分數視為人生己任的人,自然我在班上的成績就不會太好,講不會太好實在太抬舉自己了,其實是最後一名,嗯……其實連最後一名都太抬舉自己,因為我這個最後一名的考試成績,還不到倒數第二名傢伙分數的一半!更讓同班同學感到羞恥的是,我的總分還不到第一名(對!就是那個以榜首為己任的女生)總分的五分之一,那位女同學從此對我完全鄙視,還要求老師把我的座位調離她的旁邊。

   成績差又不會傳染!

   我猜想,當初她說不定還想和我談個中學生那種傳紙條、一起念書的純純小曖昧戀愛,可是當我的成績揭曉後,她立刻決定只看成績不看外表。當然,我們自然連曖昧都沒有,因為我選女朋友只看外表不看成績,兩人的想法殊途同歸。

   回到考試上。我第一次被老師狠狠地連續打二、三十個巴掌,就是在那年高一,某次月考的化學題目是五十題單選題,而沒念書的我很自然地沒有考好,成績單發下來,我愣住了!化學老師也愣住了!大家都愣住了!

   二分。

   也就是五十題單選題我只對了一題,其他四十九題連猜都猜不對。但這位化學老師看待這件事情,卻不是用不用功、考得好不好那麼簡單,只要是學生,難免都會有不用功的時候,但偏偏我考運實在太差了,五十題單選題,答案五選一還不倒扣的情況下,竟然只猜對一題,我承認這種機率實在是相當低。

   但是既然是機率,就還是有發生的可能,但是那位老師可不這樣想,他認為我是故意把答案寫錯,故意和他唱反調,也不給我答辯的機會,就劈哩啪啦地連續打我二、三十個巴掌,我的臉從此破相,英俊瀟灑的臉孔從此不再。

   我的臉蛋若沒經過他的毒手荼毒的話,應該是會接近金城武、裴勇俊和貝克漢的綜合臉龐。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化學很重要!帥也化學,不帥也化學!

   不過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說我長得很像白癡了(我講這句話絕對沒有暗諷金城武、裴勇俊和貝克漢的意思)。

   在那個所謂「升大學百分之百」的升學莊敬班不到一學期的歲月中,我體會到尋常高中小孩無法經驗的幾件事情:

   一、考試成績不好,竟然會被所有同學嫌棄。

   二、從此領悟到投資學的真諦:「去蕪存菁」。

   三、「轉進」的真實意義。

   別小看當年百分之百的考大學錄取率,以民國七○年代而言,大學的錄取率才區區的十幾趴,那年頭能夠考上大學,可說是光宗耀祖,若不小心摸上台大,鄉下一點的人家都可以在家裡等地主田僑大戶女兒上門來提親,很像那種很爛的芭樂八點檔連續劇,但是事實就是這樣,芭樂永遠都是芭樂。

   那所學校的升學保證班運作方式,是每學期把班上成績最後一、兩名學生淘汰出去,然後再透過轉學考,招生一些從雄中、雄女插班進來的新血。學校如果「感覺」某個學生是那個莊敬保證班的「害群之馬」,便會毫不留情地將人踢走,其教育作法很像投信基金經理人的投資操作哲學--一個基金的持有各股中,定期將表現不佳的各股剔除,然後買進新的投資部位。

   好的基金經理人汰換持股還會評估一下長線價值,而那個升學保證班卻只看短線的一次又一次的小考。

   後來我之所以會發憤圖強考上台大,有一小部分的原因是要讓那些老師們難堪。   光高一就轉了三次學,先講第一間學校好了,我老爸不知道是被哪位奸人洗腦,竟然又把我送去那間記我兩支大過的高中部去念書,哪有人雄中不念跑去私立高中,只為了成就私立高中大學升學率的實驗砲灰?這輩子我唯一抱怨老爸就這麼一件事情,應該不算不孝順吧!我好不容易拚了三年,高中聯考以吊車尾最低錄取分數考上雄中,卻在即將要到雄中報到的前幾天,硬是被逼去讀私立高中的所謂「莊敬班」。

   別人考上高中後的暑假是天天看漫畫看電影,我卻立刻被丟到莊敬班的暑期輔導班去上課,我記得旁邊坐了一個女生,整個暑假就看她悶悶不樂地,基於關心同學的立場就問她:「同學!妳好像很不快樂,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經不起我這張帥氣臉孔的關懷,她終於開口告訴我:

   「我高中聯考沒有拿到高雄區的榜首,只差榜首一分……」

   哇哩咧!這是什麼世界,我很難想像未來三年都得和這種同學同班。

   幾年後,我在台大小福(小福利社的簡稱)的茶葉蛋攤子前碰到這位同學,她吃驚地看著我:

   「你怎麼會在這裡?」

   「靠!上課啊!難道沒事跑到台大來把妹嗎?」她不可置信的表情讓我不太舒服。

   既然是老同學,自然有種他鄉遇故知的溫馨感,一邊吃著小福茶葉蛋,一邊多聊了幾句,我發現她的臉孔依舊是帶著苦澀,那種苦澀和當時剛進高中時的神情一模一樣。經不起我這張帥氣臉孔的關懷,加上他鄉遇故知的喜悅,在我不斷追問下,她終於還是開口告訴我:

   「我沒考上台大醫學系,只能上台大資訊工程系,所以……」

   「您老師咧……」

   然後她還補了一句:「你好像沒有高中時候帥?」

   我忍不住對她飆了一句國罵,並對她露出一種既輕挑又輕蔑的事後菸眼神,但我相信從來不看A片的她,應該看不懂這類女優蒙太奇效果啦!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以前的作文一定得這樣寫),再把場景拉回那個私立高中的高一生涯好了。

   既然那種班級充滿了一大堆把讀書與考試分數視為人生己任的人,自然我在班上的成績就不會太好,講不會太好實在太抬舉自己了,其實是最後一名,嗯……其實連最後一名都太抬舉自己,因為我這個最後一名的考試成績,還不到倒數第二名傢伙分數的一半!更讓同班同學感到羞恥的是,我的總分還不到第一名(對!就是那個以榜首為己任的女生)總分的五分之一,那位女同學從此對我完全鄙視,還要求老師把我的座位調離她的旁邊。

   成績差又不會傳染!

   我猜想,當初她說不定還想和我談個中學生那種傳紙條、一起念書的純純小曖昧戀愛,可是當我的成績揭曉後,她立刻決定只看成績不看外表。當然,我們自然連曖昧都沒有,因為我選女朋友只看外表不看成績,兩人的想法殊途同歸。

   回到考試上。我第一次被老師狠狠地連續打二、三十個巴掌,就是在那年高一,某次月考的化學題目是五十題單選題,而沒念書的我很自然地沒有考好,成績單發下來,我愣住了!化學老師也愣住了!大家都愣住了!

   二分。

   也就是五十題單選題我只對了一題,其他四十九題連猜都猜不對。但這位化學老師看待這件事情,卻不是用不用功、考得好不好那麼簡單,只要是學生,難免都會有不用功的時候,但偏偏我考運實在太差了,五十題單選題,答案五選一還不倒扣的情況下,竟然只猜對一題,我承認這種機率實在是相當低。

   但是既然是機率,就還是有發生的可能,但是那位老師可不這樣想,他認為我是故意把答案寫錯,故意和他唱反調,也不給我答辯的機會,就劈哩啪啦地連續打我二、三十個巴掌,我的臉從此破相,英俊瀟灑的臉孔從此不再。

   我的臉蛋若沒經過他的毒手荼毒的話,應該是會接近金城武、裴勇俊和貝克漢的綜合臉龐。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化學很重要!帥也化學,不帥也化學!

   不過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說我長得很像白癡了(我講這句話絕對沒有暗諷金城武、裴勇俊和貝克漢的意思)。

   在那個所謂「升大學百分之百」的升學莊敬班不到一學期的歲月中,我體會到尋常高中小孩無法經驗的幾件事情:

   一、考試成績不好,竟然會被所有同學嫌棄。

   二、從此領悟到投資學的真諦:「去蕪存菁」。

   三、「轉進」的真實意義。

   別小看當年百分之百的考大學錄取率,以民國七○年代而言,大學的錄取率才區區的十幾趴,那年頭能夠考上大學,可說是光宗耀祖,若不小心摸上台大,鄉下一點的人家都可以在家裡等地主田僑大戶女兒上門來提親,很像那種很爛的芭樂八點檔連續劇,但是事實就是這樣,芭樂永遠都是芭樂。

   那所學校的升學保證班運作方式,是每學期把班上成績最後一、兩名學生淘汰出去,然後再透過轉學考,招生一些從雄中、雄女插班進來的新血。學校如果「感覺」某個學生是那個莊敬保證班的「害群之馬」,便會毫不留情地將人踢走,其教育作法很像投信基金經理人的投資操作哲學--一個基金的持有各股中,定期將表現不佳的各股剔除,然後買進新的投資部位。

   好的基金經理人汰換持股還會評估一下長線價值,而那個升學保證班卻只看短線的一次又一次的小考。

   後來我之所以會發憤圖強考上台大,有一小部分的原因是要讓那些老師們難堪。

作者資料

黃國華

作家。生於基隆,幼年家中經營棉被店,後移居高雄念書,台大經濟系畢業後經歷過外商銀行外匯交易員、銀行債券交易員、證券公司投資操盤人、創投業合夥人,累積逾20年的投資經驗。2006年3月起,經營「黃國華耕讀筆記」部落格,累積四千萬人次瀏覽。在網路上耕讀不輟,暢銷著作不斷,包括財經書:《財務自由的講堂》《財務自由的世界》,生活、閱讀、旅行書:《東京B級美食(主食)》《東京B級美食(甜點/伴手禮)》《有日光的地方》等。 部落格:黃國華耕讀筆記bonddealerbook.pixnet.net/blog

基本資料

作者:黃國華 繪者:盧宏烈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不歸類 出版日期:2013-05-03 ISBN:9789862723241 城邦書號:BO019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