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正如身體駕御意識:桑塔格日記第二部,1964~1980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正如身體駕御意識:桑塔格日記第二部,1964~1980

  • 作者: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3-03-08
  • 定價:480元
  • 優惠價:79折 379元
  • 書虫VIP價:379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60元

內容簡介

◆被喻為「美國最聰明的女人」;與西蒙.波娃、漢娜.鄂蘭並列為二十世紀最重要的三位女性知識分子──蘇珊.桑塔格最黃金巔峰時期的生命紀錄 ◆若說《重生:日記第一卷》是部成長小說、教育小說,《正如身體駕御意識:日記第二卷》則是部活力充沛而成功的成年生活小說、政治成長小說。 ◆她的學習清單,她的寫作計畫,她的情感失落,她的巨大成功,她對多人的推崇,他的政治立場等等,構築出這部深具文學性的思想筆記。 【精采內容】 「她對偉大文學作品是個理想讀者,對偉大藝術是個理想鑑賞者,對偉大戲劇、電影和音樂是個理想觀眾。也正因為她忠於自我,忠於自己的一生,這部日記會從情感失落的記事跳到博學見識的記聞,並一再反覆。我個人當然希望她的生活不是如此,但這已是無關緊要了。」 ──大衛‧瑞夫 這是三卷本蘇珊.桑塔格日記的第二部,時間上接續第一部《重生》的結束:從1960年代中期開始,勾勒記錄桑塔格初次進入紐約藝文知識圈子,一直到1966年出版開創性的《反詮釋》成為世界知名的評論家,也成為支配全球思想界的力量。 《正如身體駕御意識》追隨桑塔格走過騷亂狂暴的1960年代末期──從她在越戰方酣之際走訪河內,到她去瑞典拍攝電影的時期──一路走向1980年,雷根時代開展之前。對於這麼一位好學不倦、充滿思辨分析的二十世紀重量級思想家而言,這份正當其呼風喚雨時期的紀錄尤其彌足珍貴。同時也是一份關於個人在政治與道德上覺醒的非凡著作。 【好評推薦】 「從蘇珊‧桑塔格的第一本日記出版後的三年之中,至少有三本以上關於文學巨擘的書出版……但這些跟直接走進作家的第一手資料,實在無法相比。三部曲的第二冊:《正如身體駕御意識:1964~1980》期間橫跨桑塔格作品最多產且在知識界的影響力達到顛峰的時期,這段期間,她在1966年出版了她的第一本論文集、堪稱經典的《反詮釋》,以及1978出版的受到她第一次被診斷出乳癌所啟發的論文集、同樣具影響力的《疾病的隱喻》。」 ——梅麗莎‧安德森(Melissa Anderson),《新聞日報》(Newsday) 「一張有力的自畫像逐漸誕生。如同大衛‧瑞夫所解釋的,桑塔格一直避免個人式的寫作;瑞夫推論,也許,這些日記是『她從來沒有真正努力創作的一個偉大的自傳體小說』……更溫暖讀者內心的,可能是那些她突然列出清單,例如令人驚豔的形容詞(如愚昧的〔besotted〕、天藍色的〔cerulean〕、交錯的〔ogival〕),或她喜愛的事物(如鼓、康乃馨、襪子、青豆)以及她不喜愛的事物(如電視、烤豆子、毛茸茸的男人)…… 這本書就像是一位細心的兒子向她難已理解卻又才華洋溢的母親致敬……在分裂、不連貫與熱情之間,在博學與日常生活的融合中,無論是理智上或情感上,比起最抒情的小說或最精心撰寫的自傳,這本日記都像是更真實的人生。桑塔格的日記,就像是吳爾芙(Virginia Woolf’s)(桑塔格所景仰的作家)的日記一樣,跟桑塔格其他著作一樣卓越且重要。」 ——安‧齊薩姆(Anne Chisholm),英國《每日電訊報》(The Telegraph) 「桑塔格的論文是傲慢、不妥協的——所以讀起來很少讓人愉快。在日記中,記錄的都是她當下的發現。她具有熱忱的理性思維……整體來說,從這些日記得來的整體印象看,桑塔格似乎是不可能被擊倒的作者,但這些日記同時也提醒我們,同時身為作家與女人身分的她,兩者的領域必然會重疊,所以即使當她在評論文化時,在某個角度來說,她也正在探索自我……這是一本艱澀、卻迷人的作品……我們目前所看到的、她的著作中所表現的,僅是她運用自己很小一部份的理智所創作出來的,她的日記也一樣,裡頭表現出的張力僅是她意識一小部分而已。」 ——愛蜜莉‧史托克斯(Emily Stokes),《衛報》(The Guardian) 「痛苦的桑塔格為大家所熟知,但她並非一個黑暗女神(Dark Lady)。在閱讀這些日記時,你一定也會經歷到她對周遭某些藝術家深深景仰所呈現出來的溫暖的一面……大衛‧瑞夫稱這第二卷日記為他母親的『政治的教養小說』之紀錄,以桑塔格的話來說,就是『與共產主義墜入情網』。不過瑞夫選擇了《正如身體駕御意識》做為書名,比起政治上的興趣更凸顯出桑的內心世界。 這本書始於標示著『1965年5月』的內容,讓我們在今天得以看見當時三十二歲的桑塔格,正因為自身的有限而覺醒:她的生命已經抵達終點,就像意識羈於肉身一樣。不過,再一次地,事實也許並非如她所說,因為可以捕捉並具體化意識的文字傳下來了,而且有了它自己的生命。就像桑塔格心中的英雄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所說,一旦書寫下來之後,『語言是一層皮膚:我用自己的語言摩擦另一層皮膚。這就好像我擁有文字而不是手指,或像是我的手指長在我的文字頂端。我的文字因為欲望而顫抖。』這本文字證明了,如果有任何人的語言以這種方式顫抖,那個人一定就是桑塔格。」 ——艾蜜莉‧葛林豪斯(Emily Greenhouse),《紐約客》(The New Yorker) 「這本書裡出現的桑塔格,有時與我們常見的與公眾意見對立的、發出刺耳的學術之聲的桑塔格很不一樣。她既焦慮、自我否定,也經常心碎……與之前第一卷日記一樣,桑塔格寫下了對自己的提醒,不過第二卷所呈現的是更脆弱、神經質的一面。不過書裡仍然有許多對於『現代—虛無主義—聰明人的狗屁』所做的評論。 她對自己各段關係的分析,從維根斯坦的引文開始,或者會補上她與賈斯培‧瓊斯(美國當代藝術家)以及約瑟夫‧布羅茨基的對話做補充……她寫下了數十個令人著迷的清單……每一份清單都點出了她急切又廣泛的興趣……在日記的敘述中,你可以看到一個複雜又傑出的人。她的日記與她的評論有點相似,都結合了她對光明的、格言似的措辭的興趣……這些日記提醒了我們讓桑塔格偉大同時也神祕的作品的價值——即「部分(且永遠)脫離了一般人的視野」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 「《正如身體駕御意識》最終是一本非常嚴肅的書,跟它原初的意圖一樣,記錄了一位有名且非常嚴肅者的內心世界……這是關於安定、紊亂與不安的人,試圖找到一個可以棲息的地方,檢視自己成年歷程,探問身為朋友、愛人、作家、藝術家、母親與存在這世上的個體之意義的一個故事。 「比起身為一個作家,我更大一部分是身為人類(對於一些作家來說則剛好相反)。只有一小部分的我可以轉化成藝術,」桑塔格如是說。果真如她所說,那麼《正如身體駕御意識》則是另一部份不屬於藝術的她的呈現。生命就是如此。……最好的是,桑塔格將她對世界與自我的深刻省思,以嚴肅的方式做出了評論……我們應該為能看到這些筆記感到欣喜,因為在這些不斷綿延下去的自我分析中,全是人生洞見。」 ——麗莎‧李維(Lisa Levy),《洛杉磯書評》(Los Angeles Review of Books) 「桑塔格似乎寫清單上癮了。她列出自己看過的或想看的電影,以及她廣泛的包括湯瑪斯‧曼、 班雅明與佛洛依德之書的閱讀清單。不過這裡揭露出更深層的心理層面。表面上,桑塔格擁有無比自信,但日記裡顯示她被不安、焦慮與看起來虛弱的恐懼所占據……這些強烈表述出一位熱情、高知識文化女性的內心世界的文字,讀起來饒富興味。」 ——蕾貝卡‧瓦勒史坦納(Rebecca Wallersteiner),《猶太紀事報》(The Jewish Chronicle) 「這是計畫要出版成三部曲的桑塔格日記的第二卷。桑塔格的兒子大衛‧瑞夫,與在第一卷《重生》時所做的一樣,以令人驚訝的坦率,寫下了序言。桑塔格在這段可說是人生高峰期,接二連三創作出具探問性且意味深長的著作的同時,個人生活卻經歷著為愛、與同性之間令人心碎的關係、結束了她一時衝動而成的婚姻,以及在他內心縈繞的傷感童年回憶等所苦惱。她因為獨自育子而產生情緒上的騷動、重複出現的不安,以及經常性的壓抑的狀況下,寫道:『我必須堅強』。對於兒子,她毫不吝嗇地流露出自己的愛,卻必須獨自支撐下去。她說,『我知道一件事:如果沒有大衛,我去年早就自殺了。』 桑塔格最擅長條列記事,她將書籍、電影、分析,甚至『那些令人感興趣的特質』,通通列成清單。在她聲譽越來越高同時,她的日記也隨著周遊世界各國。她尖銳地評論過許多她遇到的著名作家、舞蹈家以及藝術家,而她最欣喜於與約瑟夫‧布羅茨基(蘇裔美籍詩人)相處的時光。這是一位內在生命極具活力,一位特殊、細膩的思想家與敢於冒險的藝術家,用盡心力寫出來的,一本感人又具啟發性的編年記事。」 ——唐娜‧席嫚(Donna Seaman) 「智識與想像力達到超凡的程度,她運用她無畏的智慧照亮當代生活中某些最深沉的矛盾……道德行動者並不總是奉獻於美或關切真理,但蘇珊.桑塔格的例子顯示這些價值都服務於一個獨特的目的。」 ——約翰‧葛雷(John Gray),《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

序跋

前言


◎文/大衛.瑞夫(David Rieff)

  一九九○年代頭幾年,我母親曾草草興起寫自傳的想法。由於她在落筆行文之際一向盡可能地避開自己,所以她突然有這個想法讓我挺驚訝的。「就我看來,」她在接受雜誌《波士頓書評》訪問時曾說:「我並不想都寫自己的事情……我也從來不相信自己的品味愛好、幸與不幸會有什麼特殊的示範作用。」

  那是我母親在一九七五年接受訪問時說的。當時她在幾年前確診罹患移轉性乳癌第四期,正在進行非常嚴酷的化學治療。醫生雖然希望這套療法可以減輕病況,但至少有一位醫生直接告訴我長期緩解無望,更別說可能治癒(當時仍是病患家屬比病人本身知道更多訊息的時代)。等到她開始恢復寫作之後,就在《紐約書評》發表一系列散文,後來結集出版,即是《論攝影》(On Photography)。在這本書裡頭她不但完全沒談到自己,甚至在後來那本《疾病的隱喻》(Illness as Metaphor)中也絕少現身。如果不是她自己也飽嘗那個年代癌症患者遭受的污名,是絕對不會寫出來這本《疾病的隱喻》的。這種因為疾病而造成的污名,現在是比過去輕微一些,但依然存在,通常以自我污名化的形式呈現。

  在她的寫作生涯中,我所能想到最接近自傳成分的作品有四部。首先是她在一九七三年出版的短篇小說〈中國旅行計畫〉(Project for a Trip to China),那是她第一次訪問中國之前寫的。在相當大的程度上,這篇小說思索的是她自己的童年和她的父親。她父親是個商人,短暫一生的成年時光大都停留在中國,最後也在中國去世,當時我母親才五歲(但她從沒去過當時她父母親所在的天津英國租界區,而是留在美國紐約和紐澤西州,由親戚和保母照顧);第二篇也是短篇小說〈無導之旅〉(Unguided Tour),一九七七年在雜誌《紐約客》發表;第三篇〈朝聖〉(Pilgrimage)於一九八七年同樣發表於《紐約客》,這是她一九四七年在青少年時期於洛杉磯拜訪湯瑪斯.曼的回憶,當時湯瑪斯.曼正流亡美國加州的帕利薩德市。但是〈朝聖〉這篇文章主要是描寫她當時最為推崇敬佩的作家,關於她自己的描述自是遠遠不及,並坦言是「靦腆而熱情的文藝少女和流亡神祇」的會面。最後是我母親第三部小說,一九九二年出版的《火山情人》(The Volcano Lover),結尾出現了一些自傳性質的描述。這種直接談到她身為女人的想法,還有一些童年往事的匆匆一瞥,都是她在已發表作品或採訪時不曾有過的,甚至在她二○○○年出版的最後一部小說《在美國》裡頭也找不到。

  「我的生活就是我的資本,我想像力的資本。」在那場《波士頓書評》雜誌的訪談中她也這麼說過,並補充說她喜歡「殖民開拓」(colonize)自己的生活經歷。我母親會採取這種說法真是令人感到好奇,也顯得很不尋常,因為她對金錢一向很不感興趣,而且我從不記得她在私底下談話時曾經引用過這種跟金錢有關的譬喻。不過就我看來,這些話倒也非常準確地描述出她做為一位作家的方式。這也是她竟然想要寫自傳,讓我如此驚訝的原因。借用這個資本譬喻的說法,就是她不想再靠這些資本的孳息過活,而是要直接掏老本,探索挖掘那些不合理的極致、那些來路不明的資本,或者說是小說、故事和散文的原始材料。

  到最後這個寫自傳的想法也不了了之。我母親後來寫了《火山情人》,並因此覺得自己又回復到一個小說家的身分,對此她深具野心,儘管當時她正寫出她個人最好的散文作品。這部小說的成功讓她找回喪失已久的信心,因為之前的第二部小說,一九六七年出版的《死亡之匣》(Death Kit)毀譽參半,令她非常失望。《火山情人》出版後,我母親長期涉入波士尼亞和處於圍城狀態的塞拉耶佛,為此奉獻全部熱情。後來她又開始寫小說,而就我所知,再也不曾提起回憶錄的事情。

  我有時候會誇張地想道,我母親的日記──現在是全三卷中的第二部──不只是她從未涉及的自傳式作品(如果她真的寫自傳的話,我想會是非常文學性且充滿情節、軼事的,就像她極為推崇的約翰.厄普戴克作品《自我意識》〔Self-Consciousness〕 那般),而且還是她從來不曾想創作的偉大自傳性小說。沿著傳統軌跡誇張地說,第一本日記《重生》(Reborn)是一本「成長小說」(bildungsroman)、一本教育小說,那是她的《布登勃魯克家族》(Buddenbrooks),這本書是湯瑪斯.曼的偉大成就;或者,以較低層次的文學作品而言,可說是她的《馬丁.伊登》(Martin Eden),這本傑克.倫敦的小說是我母親在青少年時期就看過,並終生熱愛不渝的作品。現在這一本──我命名為《正如身體駕御意識》,文句也是從日記內文摘出──則會是一部描述活力充沛而成功的成年生活的小說。至於最後的第三部日記,我暫時還不想討論。

  如此形容這些日記的問題在於,我母親曾驕傲而熱切地自承,在她這一生當中都只是個學生。當然,在《重生》這部日記中,非常年輕的蘇珊.桑塔格相當自覺地進行創造,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再創造,從她出生和成長的世界中重新創造自我,做一個她想要成為的人。現在這部日記不再談到她離開童年時的亞利桑那州南部和洛杉磯,前往芝加哥大學、巴黎和紐約的成就感(但絕對不是幸福,這兩個完全不一樣,恐怕也是我母親永遠無法歡快暢飲的泉源),而是在其中記述了我母親做為作家的巨大成功,兼及與許多不同種類的作家、藝術家和知識分子交遊,從萊諾.崔凌到保羅.柏爾斯,從賈斯培.瓊斯到約瑟夫.布羅茨基,從彼得.布魯克到喬治.孔拉德。在此之間她幾乎是隨心所欲,四處遊走,這也是她童年時期最為渴盼的夢想。這樣的能耐要說對她有何影響的話,也是讓她變得更像個學生,而不是更不像。

  對我來說,這部日記最吸引我的,是看到我母親在不同世界間的游移穿梭。其中有些必定跟她內心矛盾有關,有些思想上的背離,我覺得,根本不會減弱,而是變得更為深刻、有趣,說到底,就是抗拒詮釋。但更重要的是,我想,我母親儘管不會高高興興地容忍傻瓜(她對傻瓜的定義,至少可以說,就跟一般人一樣),但當她碰上自己真正欣賞的人時,她就不再是那個她一直想要扮演的導師,而是化身為學生。所以我認為這部《正如身體駕御意識》最突出的部分就在於描述她對很多人的推崇,其中對賈斯培.瓊斯和約瑟夫.布羅茨基兩位的欽佩更是顯得與眾不同。閱讀這些記述之後,應該可以更深入地理解我母親的文章,特別是她評介華特.班雅明、羅蘭.巴特和伊利亞斯.卡內提等諸位的文章,那些都是文壇中最早出現的推崇讚譽。

  我還覺得這部日記也可以說是政治成長小說。從個人教育的角度來看,正是她邁向成熟的階段。在這本書開頭,記述著我母親曾對美國參與越戰的愚蠢感到極大的憤怒,因此使她成為突出的反越戰人士。她在參觀過美軍轟炸的河內時曾說過一些話,如今來看,我想就算是她,現在對這些發言也會有所保留。不過像這樣的紀事我也毫不猶豫地收錄進來,儘管有許多不同主題的內容會讓我對她感到擔心或者令我自己覺得痛苦。關於越南,我只能說讓她走極端的戰爭恐怖,絕對不是她想像虛構出來的。對於這些反應她或許考慮得不夠周詳,但在當時戰爭對她而言就是難以言喻的怪物。

  我母親從未拋棄她反對戰爭的立場。但對共產主義可能解放世界的信念,她的確是後悔了,甚至也公開地揚棄,這點跟她同代的許多人不同(我在此審慎保留,不過目光如炬的讀者應該會知道我所謂跟她同代的美國作家是指哪些人),這不只是針對個別的蘇聯、中國或古巴等代表國家,而是拋棄對整個共產制度的信念。要不是後來跟約瑟夫.布羅茨基的深厚關係,我不敢說她的情感和心靈會產生這麼大的變化,或許這也是她一生當中唯一段平等的感情關係。儘管布羅茨基晚年與她有所隔閡,但是他對她的重要性,不管是在美學、政治或個人上,都是數說不盡的。她臨終前住在紐約紀念醫院,報紙頭條全是南亞大海嘯的新聞。在她去世的前兩天,氣喘吁吁掙扎求生之際,只談到兩個人:一位是她媽媽,另一位就是約瑟夫.布羅茨基。改寫拜倫的話:他的心才是她的法庭。

  她時常感到心碎,而這部日記裡頭有許多關於感情失落的詳細描述。就某方面來說,這似乎讓人對她的生活留下錯誤印象,以為我母親只在她不快樂,尤其是很不高興的時候才會寫下大段的日記,而日子過得還不錯時就寫得很少。這種篇幅上的落差或許並不是很適當,但我認為她在愛情上的不幸也是她的一部分,就跟她從寫作獲得的巨大成就感,或尤其是在不寫作的時候永遠抱持的學生般的生活熱情,都足以跟前述那一部分等量齊觀。她對偉大文學作品是個理想讀者,對偉大藝術是理想鑑賞者,對偉大戲劇、電影和音樂是個理想觀眾。也正因為她忠於自我,亦即忠於自己的一生,這部日記會從情感失落的紀事跳到博學的記聞,並一再反覆。我個人當然希望她的生活不是如此,但這已是無關緊要了。

內文試閱

8/19/64



  嗅覺是大腦中最大的感官區域,也是最原始的

  非常強大卻無法清楚明確地表達—─無法靠它做任何事(只能命名)

  全部重音,無句法

  嗅覺給人一種澄淨思慮的感受(不像聽覺和視覺)

  嗅覺學(Osmology),相對於標識學(logology)



【法國作家納塔莉.】薩侯特—

  《趨向性》(第一本書)—─有點像「散文詩」—─這是薩侯特自己說的。

  第一首創作於一九三二年。

  一九三九年結集出版(德諾艾爾出版),一九五七年午夜出版社重出版,增
加一九三九+一九四一年間創作的六首作品

  這就是她的創作形式!—─她作品的結構是反小說,但她決定要寫「小說」+以她的方法為基礎對小說提出重要的批評。



  斯佩隆加—─靠近羅馬的海灘



  ……

  老年時,大腦動脈血管淤塞—─腦部血液供給逐漸減少

8/20/64

  ……

攝影對繪畫的影響:

  1.偏離中心:主要物體在角落

  (【義大利導演米開朗基羅.】安東尼奧尼、【瑞士-美國攝影師】羅伯特.法蘭克)。

  2.運動中的人物:【19世紀英國攝影師愛德華.】馬布里奇。過去,所有人物都處於休息(靜止)或運動狀態的結束(亦即肢體動作伸展最開時)

比較布呂赫爾的舞蹈人物和竇加的《隆夏的馬》

  3.了解視覺焦點:眼睛並不知道要對焦,這是一種自動反應,專注的功能。

  在攝影出現之前,繪畫作品都是平均視焦。畫家的眼睛在各個平面之間移動,而每一處都會成為視覺焦點。



  底片【電影膠卷】的品質很重要─—影像是否帶顆粒;膠卷是新是舊(【史丹利.】庫柏力克在《奇愛博士》的作戰室連續鏡頭就是用二次大戰沒用完的新聞片膠卷庫存品)



  萬寶龍鋼筆(法)

  斜體字(書籍著作使用)

  閱讀愛倫.坡作品《魅力》和《悖理的惡魔》。



  【此處特別標示】偏離中心是現代小說和詩的重要技巧



  文字自有其堅實確定。書面文字可能不會透露(可能是隱藏)構思心智上的軟弱。>印出之後,所有思緒都得以提升─—變得更加清晰、明確和可靠─—也就是說,它們會跟原創思考者分離。

  所有的書寫都帶著潛在欺騙─—至少都有此可能。

  跟【理查.】艾柏哈、【保羅.】田立克、德魏特.麥克唐諾和瑪麗.麥卡錫見面,收穫很大!

  強納森【.米勒】:「從我認識崔凌以後就沒那麼看重他的想法了。」



  感性是思維才智的沃壤。

  感性沒有語法可循─—因此,它會被忽略。



  閱讀評論會堵塞接收新思維的管道:文化膽固醇。

  人的無知是個寶,不要隨便花掉。(【保羅.】梵樂希)



身體類型【蘇珊.桑塔格形容自己】:

.高大
.低血壓
.需要很多睡眠
.對純糖有突發渴求(但不喜歡甜點—甜度不夠高就不喜歡)
.不能忍受烈酒
.抽很多菸
.有貧血傾向
.重度蛋白渴求
.氣喘
.偏頭痛
.胃很好—─沒有胃灼熱、便祕,等等
.沒什麼經痛
.站立容易疲倦
.喜愛高處
.愛看畸形的人(偷窺)
.啃指甲
.磨牙
.近視、散光
.怕冷(對寒冷非常敏感,喜愛炎熱夏天)
.對噪音不太敏感(聽覺專注力具高度選擇性)

  降低過度緊張的藥丸稱為鎮定劑(depressants)

  酒精是一種鎮定劑 8/22/64 巴黎

  令人難以置信的疼痛一遍、一遍又一遍地重來。

8/23/64

  故事寫完了。暫時叫「一個美國人的命運」。現在看來,跟【蘇珊.桑塔格的第一本小說】《恩主》屬同一創作脈絡─—安得斯太太的微型化故事,更徹底的滑稽。

  【寫在旁邊:】我的普普藝術故事

收穫

  .第三人稱,而非第一人稱
.幻想美國,而非幻想法國
(因為我人在巴黎嗎?!)
.使用俚語,─—主動動詞

8/24/64

  偉大的藝術有一種美麗的單調性,斯湯達爾、巴哈(但莎士比亞不是)。

  風格必然性的感受力—藝術家別無選擇擁有的感受力,他只能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風格之中

  比較【古斯塔夫.】福樓拜、【詹姆斯.】喬伊斯(「刻意、強迫」〔voulu〕、建構的、複雜難解的)與【柯德洛斯.德.】拉克洛和【雷蒙.】哈狄格。

  最偉大的藝術似乎是分泌出來,而非建構而成。

8/9/67

  這就是我一直努力在做的事─—熱中於當自我謊言的幫兇,贊同方便的自我減省(以守護自己祕密中的祕密)。同時搜尋有用之物─—在我的人際關係之中扮演食人族。想起來了!我會從【兒時玩伴】美琳那裡得到這個、從菲利普那裡得到那個,從海芮葉特、從艾琳、從安娜特、從喬、從芭芭拉那裡得到這個那個,等等。收集我的珍寶,我學會他們知道的事情,或者透過跟他們的連結發展出一些東西(某些經由他們啟發的自有稟賦)—─然後我就逃走了。我知道我沒從他們那兒帶走任何東西(在我離開之後,他們擁有的還是跟以前一樣多),但我仍逐漸增強變大。我知道我知道了更多—─被裝進一個他們難以進入的更大體系之中。

  【寫在旁邊:】就好像是在【亨利.詹姆斯的】《青春之泉》

  我曾想要一個伴侶嗎?是的,我真誠地對待每一位,但是當我放棄之後,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麼。

  我對艾琳最認真,但我發現仍是無望:我所認為的(代碼〔code〕)是她對「高貴」(nobility)無能為力。然後這段關係就變成一則謊言。我不得不限縮自己,讓心理上(病例史〔the case-history〕)的自我得以接受她必須給予的。那個病例史上的自我是完全真實的—─這是多麼大的解脫,能把它表現出來是多麼大的恩賜—─那麼長的時間裡頭我在那方面累積了多少謊言。但那不是全部的我。我一向知道,在那個臣服於艾琳服侍的童年創傷自我之外,仍有一個超越的自我倖存下來—─而那個自我是艾琳無法理解、無法加入也無法深愛的。

  我必須成為啞巴(跟艾琳在一起時)才會變得聰明。我想要她的智慧─—吸收它,讓它變成我的—─做為更大總合的一部分。但我知道我想得到它,只能先當個白癡、當個客戶、當個懇求者、當個依賴者。而我曾經就是那副德性—─所以還談什麼傷害或謊言呢?但是傷害的確是有,當然。謊言也是。對於自己的這場遊戲,我不夠堅強,因此當她撤回她的專制支持時,我幾乎就是崩潰了。我總是不誠實地行動(但除此之外我有別的選擇嗎?唔,我想是沒有)。

關於病例史:

  對於伊娃【.柏林納】而言,這個世界有過多的東西+人,再加上它們的幻象分身(一個物體既是一條領帶而且又是花園的橡皮水管)。東西和人(尤其是身體的一部分)總是充滿了變形的可能,將會化為惡魔生物。

某些結果:

  偏斜而謹慎的步行─—彷彿她一直在注意著身後─—而且/或者不敢把全身重量都放在地面上

  側傾的頭—─注意自己的兩側(「我要注意什麼?」)

  永恆的消隱—─沒看到很多東西在她的視野之前通過。因為「不善觀察」(正如葛特【.柏林納,伊娃的前夫,畫家兼攝影師】顯然常常如此稱呼),或者只是因間歇性或無系統地觀察。

  閱讀障礙─—害怕閱讀刺激幻想的恐懼、害怕閱讀造成「錯誤」的恐懼。

  因此,閱讀也會變得緩慢—─必須把她眼睛看到的字句默唸出來,重複地檢查是否正確。

  【寫在旁邊:】吸收資訊、知識的阻力—─因為這是對「一般」狀況下的感受─—知道=特別知道某事,一部分(?)

  接下來的電影有時候會有些麻煩—─因為她常常撇開頭去或者失神(當影像威脅要變形時)

  懷疑眾人的複雜系統:對於他們本質的穩定毫無信心,甚至感知不到(她認為進門來的尤里【她兒子】可能是條龍;【她的朋友】瓊恩的臉可能會變成虛幻而可憎的嘴)

  身體上的笨拙。因為對「東西」(things)感覺不自在,能夠把它們視為理所當然+因此輕鬆、深入而可靠地處理(同樣的,因為它們的潛意識幻象光環)。在性事上也不可避免地顯得笨拙。

  她在觀察+感知他人感覺的天分,妥協於:1)對他們的真實感到焦慮(唯我的宇宙—─他們都是我所寫的戲中演員);和2)對自己感知器官可靠程度的焦慮(需要補充措施:如果我是她,我會是什麼感覺……

  做為一個人的不連續感覺。我的各種自我—─女人、母親、教師、情人,等等—─他們如何集於一身?從一個「角色」過渡到另一個的時候感到焦慮。從現在開始十五分鐘我辦得到嗎?能夠踏進、安適於我應該成為的那個人嗎?不管這樣的成功是如何經常地出現,感覺仍是無限危險的跳躍。

作者資料

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

一九三三年生於美國紐約。難以歸類的傑出寫作者,不僅是小說家、哲學家、文學批評家、符號學家,也是電影導演、劇作家與製片,影響遍及各領域,與西蒙.波娃、漢娜.鄂蘭並列二十世紀最重要三位女性知識分子,公認為「美國最聰明女人」、「美國公眾良心」、「大西洋兩岸第一批評家」。 她的每一本著作發表皆為文化盛事。代表作品包括:一九六六年《反詮釋》甫出版即成大學院校經典,名噪一時 ; 一九七七年《論攝影》獲得國家書評人評論組首獎,至今仍為攝影理論聖經 ; 一九七八年《疾病的隱喻》肇始於她與乳癌搏鬥的經驗,女性國家書會將之列為七十五本「改變世界女性著述」之一 ; 二○○○年面世的小說《在美國》為她贏得美國國家書卷獎。 桑塔格一生獲獎無數,一九九六年獲得哈佛大學榮譽博士學位,並當選為美國文學藝術院院士 ; 二○○一年獲耶路撒冷獎,表彰其終身文學成就 ; 二○○三年再獲德國圖書交易會和平獎。其人雖已於二○○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離世,但她提出的問題仍不斷敲打讀者心靈,全世界也從未停止對她的思考與懷念。

基本資料

作者: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 譯者:陳重亨 出版社:麥田 書系:桑塔格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3-03-08 ISBN:9789861738925 城邦書號:RH9312 規格:平裝 / 單色 / 5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