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跟你扯不清(下)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跟你扯不清(下)

  • 作者:汀風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3-03-08
  • 定價:250元

內容簡介

論臉皮厚,他勝!論嘴巴毒,他勝! 論脾氣大,他勝!論耍流氓,他還勝! 這種極品男人,除了打包回去,還能怎麼辦? 她追他,追傷了,於是她跑了;他招惹她,惹急了,於是被咬了。 當然不能白被咬,所以他咬了回去。 咬來咬去變成了吻,吻著吻著失控了。 這一失控,兩人註定了一生一世扯不清…… 【精采內容】 「孟醫生,你假正經的時候還是很帥!」 「妳確定是在誇我嗎?」 兩人開開心心當好友,沒事喝點小酒,日子多愜意,偏偏他完全不按牌理出牌,先是借酒裝瘋吻了她,還把金融卡送給她,宣稱要當她男友!這連人帶家產地雙手奉上,惹得她的小心肝莫名打顫,卻又捨不得推拒…… 就在她臉紅心跳之際,每個男友都會有的前女友憑空出現,高傲地數落她的平凡配不上他的不平凡,還老套地演出死纏爛打兼要求復合的戲碼。 她很有智慧,她很冷靜,她一定……可以好好地控制自己,不把那個女人千刀萬剮! 收錄更多精采內容,比網路版增加: 1.小倆口求婚大作戰 2.番外篇:甜蜜夫妻小劇場 3.全彩Q版四格漫畫 4.作者在壓迫中爆發的超長後記 5.作者親筆小塗鴉和簽名留言

內文試閱

  一連兩天,陳若雨都失魂落魄。

   她沒打電話給孟古,而孟古居然也沒有打電話給她。

   她好幾次拿起電話又放下,她覺得不該是她先主動,明明是他招惹她了,無論如何,也該他先打給她才對,而他不跟她聯絡,她當然沒這個臉聯絡他。

   而且他號稱要做她男友的第二天就跟她玩消失,這讓她心裡也很不好受。

   幾天過後,陳若雨終於覺得,自己的糾結是錯誤的,自己的智商是低下的,自己的情商是愁人的。跟孟古的事,她就不該多想,那傢伙跟她不會發生什麼。

   第三天的時候,也就是週三,周哲打了電話給陳若雨,約她週末一起吃飯。

   陳若雨答應了。她昨天才接到爸爸的關切電話,說無論如何,讓她跟周哲相處一段時間,做做朋友也好,大家是鄰居,又是老鄉,總歸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別因為爸媽的關係連朋友都不交了。陳若雨為了讓父母安心,所以周哲一約她,她就答應了。

   剛掛了周哲的電話,卻又接到唐金財的電話。他說上次的事多虧陳若雨和孟古幫忙,他家裡非常感激,所以想請陳若雨和孟古一起吃個飯,請他們務必賞光。

   陳若雨原想推拒,但轉念一想,這不是光明正大理由正當打電話給孟古的機會嗎?於是她說她先約看看,看孟醫生有沒有空。

   唐金財在電話那頭支吾了一下,說道:「如果孟醫生沒空,陳小姐也來吧,也好久也沒見到妳了。我一會兒發地址給妳,請一定要來啊。」

   陳若雨有些囧,這話裡的意思讓她有些不自在,可她剛才沒拒絕,只說要約孟古,現在再說自己沒空去又不太合適,她支吾著,算答應了。

   她想了很久,要怎麼跟孟古說。因為唐金財的這個飯局,孟古是一定不會去的,而她也不是真想約他去,所以重點就是,以這個事為開場白之後,她怎麼接下去說他倆的問題。

   現在他倆關係有些尷尬,斷不斷,怎麼斷都是個問題,而且嚴格說來以他們扯不清楚的這種關係,本來就是連沒連上,用不用得著斷都不太好說。

   陳若雨一直拖到了晚上,終於心一橫,撥了孟古的電話。不管了,反正電話而已,隨機應變好了,她先試試他是什麼態度。

   這通電話孟古接了,他說話的聲音有明顯的鼻音。

   這傢伙感、冒、了!

   陳若雨話沒說兩句就開始氣,她就知道,那天晚上這麼鬧,他不病才怪!

   她按捺住脾氣,跟孟古說了唐金財的邀約,在等孟古拒絕的時間裡,她已經想好後面要說什麼了。她要假裝問他怎麼生病了,然後把事情引到那天晚上,然後她就可以要求他解釋。

   結果沒想到,孟古居然說:「好啊,我去。幾點,在哪?」

   「啊?」陳若雨傻眼,他這又是要鬧哪樣?「你都生病了,去什麼去!」

   「我要去。」

   「生病了就安分休息。」

   「我要去!」孟古相當堅持。

   「你在餐桌上擤鼻涕會很不禮貌。」

   「那不是重點!」孟古根本不接受任何勸說,他只問:「我們明天在哪裡見面?」

   陳若雨還是妥協了,因為她也很想見見孟古,這傢伙病了三天,鼻音還這麼重,可見之前病得是有多厲害。她不放心,覺得還是看他一眼好。

   第二天週四,唐金財約的是晚飯時候在一家酒樓吃港式茶餐。陳若雨提前了十分鐘到,站在門口等孟古。

   等了沒一會兒,孟古來了。

   他穿了件藍色外套,修長的身形在路邊人群中甚是搶眼,所以一下了計程車就被陳若雨看到了。

   她禁不住盯著他看,他臉上有病容的痕跡,就差額頭上沒刻著大病初癒四個字,但精神還算好。他一下車也看到了陳若雨,目光炯炯,也盯著她看。

   陳若雨沒來由地臉紅,但賭著一口氣撐著不移開視線,也沒主動走過去。

   孟古站在那邊終於把她看夠了,慢吞吞走過來。

   兩個人都沒開口,就是你看我,我看著你。

   好半天孟古咳了咳 ,清了清喉嚨,叫了一聲:「陳若雨。」

   那重重的鼻音讓陳若雨皺眉頭,終於忍不住訓他:「怎麼把自己弄病了?不是很厲害嗎?不怕感冒,不怕胃穿孔!」

   孟古摸摸鼻子,沒頂嘴。

   「再喝酒去啊,外頭喝不夠還可以回家喝嘛!」陳若雨也不知為什麼,之前是想見他一面,可現在見到他又生氣。

   孟古小小聲辯了句:「家裡就只有紅酒,那天就喝了兩口,然後就睡了。」

   「什麼然後就睡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還打電話給尹則罵了我半小時。」

   「哦,那就是罵完妳就睡了。」

   他還好意思說!

   陳若雨瞪他,「你究竟發什麼神經!」

   孟古剛要說話,卻聽得不遠處有人喚道:「陳小姐。」   陳若雨和孟古一起轉頭,看到了唐金財那張歡喜的臉,他身邊還站著他的母親。

   陳若雨一看到唐媽媽,馬上緊張起來,下意識地往孟古身邊靠了靠。孟古瞥她一眼,笑話她:「膽小鬼!」

   陳若雨斜瞪他一眼,外人面前不跟他計較。

   轉眼,唐金財母子已經走到跟前,隨行的還有一位女士,唐金財介紹說這是他舅媽。

   連舅媽都來了?陳若雨更緊張了。一邊打著招呼,一邊伸手拉住了孟古的衣角。

   五個人一起進了餐廳,互相客套著點餐。陳若雨在這種場合裡是最不自在的,她表現拘謹,並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來。她看了孟古一眼,心裡怨著,說來說去這都是他的錯。

   孟古倒是一派安然,他點了鹹骨粥,還要求多加蔥,又點了兩樣點心。轉頭一看陳若雨還沒點,乾脆也幫她點了。陳若雨當著別人的面,對他的自作主張沒好意思抗議,但在他幫她點了一份榴槤酥時,心裡還是小竊喜了一下。

   席上,唐金財的舅媽一個勁地跟孟古道謝,說多虧了孟醫生幫忙云云。連陳若雨都聽出來了她想巴結討好的意思。她想對方應該是還想著以後能找孟古繼續幫忙,畢竟現在看病這麼難,有個醫生朋友似乎真是方便許多。

   孟古完全沒有長輩恐懼症,他從容應對,答了許多問題,又主動問了唐家舅舅的病怎麼樣了,聽說病情有好轉點了點頭,表現得很有誠意地說:「病要堅持治,我是外科的,跟其他科室不在一起,所以別的忙也幫不上了,但是有什麼疑難絕症需要開刀的,你們再來找我,我一定盡力。」

   陳若雨聽得差點沒一口飯噴出來,這是咒人家嗎?唐家舅媽有些沒弄明白,但看孟古態度這麼好,趕緊道謝。

   陳若雨裝作忙著吃飯的樣子,真不想承認自己跟這嘴賤毒舌男人是一起的。

   而唐金財這邊,注意力一直放在陳若雨身上。他幫她添茶夾菜,又問她最近過得怎麼樣。陳若雨禮貌地笑著應,她側目偷瞄,看見孟古百忙之中還往她這邊看。

   看什麼看?要不是有別人在,她又想瞪他了。

   這時唐媽媽問:「小雨跟孟醫生是什麼關係啊?」

   陳若雨想都沒想,答:「孟醫生是我一個很好的朋友的男朋友的好朋友。」

   這話剛說完就被孟古瞪了。她低頭喝茶,裝看不見。

   唐媽媽緩了一會兒終於是繞明白了,遂喜笑顏開,自以為幽默地道:「那還是裙帶關係呢!」

   這關係也不好借給他們!陳若雨不知該給什麼反應好,於是繼續吃菜。

   但孟古那傢伙不甘寂寞了,非得過來插話。他問唐媽媽的身體狀況,又問唐家舅媽平時的飲食習慣,然後他講了一堆老年人經常會得的毛病、遇到的健康問題等等,貌似溫和關切,卻把兩位老人家嚇著了。很多症狀她們都有,比如睡眠不好,比如疲倦,比如容易生氣,比如口渴,比如忘性大等等。

   最後孟古三言兩語頗多忠言,兩位老人主動決定一定要去孟古的醫院做一次全面健康檢查,而且要做最貴的那個套餐,不然不夠全面。年紀大了,對健康是務必要多注意的,之前她們都有疏忽,沒捨得去醫院。這種健康觀念真是太不對了。

   陳若雨這時候才反應過來孟古幹了什麼好事,但唐媽媽和唐家舅媽卻很開心,她們請教了許多老人保健的問題,唐媽媽甚至問了唐金財這樣的年紀該怎麼補身保養,弄得唐金財在一旁也頗不自在。

   孟古人模人樣地極具耐心解答,而陳若雨從頭到尾插不進話。

   這頓飯,感冒鼻塞的孟醫生用他那充滿鼻音的磁性嗓音主導了狀況,唐金財與陳若雨都沒說上什麼話,而孟古最後忽然說,「阿姨,妳們多注意身體,沒有什麼比健康更重要的了。我那個兄弟就是個例子,前幾天不小心在廚房把腿給摔了,我跟若雨說好了一會兒去看他,時間差不多了,那我們先走了。」

   兩個老人家被哄得開心,連聲客套應好,唐金財也不好說什麼,只跟陳若雨說下次再打電話給她。

   陳若雨一臉黑線,霸王龍先生真是好樣的,偷她的招脫身,還詛咒了一把尹則。

   孟古沒再多說,拉著陳若雨走了。出了門,對陳若雨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那個姓唐的再打電話給妳,妳別理他。」

   你管得著嗎?

   陳若雨懶得理他,甩開他的手自己走。孟古追上去,拉住她,「我們聊一聊。」

   陳若雨一想,對,他不說她差點忘了。甩開他自己走這種事太瀟灑,她一時忘形,差點忘了正事。

   孟古看她無異議,拉著她上了輛計程車,報了她前幾天找到他的那家酒吧。

   陳若雨馬上瞪著他看,「又喝酒?」他要敢說是,她揍死他。

   「大人,冤枉啊,我的車還停在那裡呢!」孟古一臉無辜,還攤了攤手,裝可憐。

   陳若雨這才收斂了表情。孟古嘻嘻笑,摸摸她的頭,「越來越凶了啊!」

   她打他的手,問他:「怎麼這麼多天不去取車,那車子沒事吧,會不會要交罰款?」

   「不敢去取啊,要是被我女朋友知道我重感冒頭昏腦漲的還開車,跟酒駕效果差不多,她會打我的!」

   陳若雨瞪他一眼,扭頭不理他了。

   誰是你女朋友?臭流氓!   她盯著窗外看,心裡認真盤算著,要冷靜,要跟他講清楚,沒什麼事是扯不清的,大家都是成年人,文明又理性。

   當取完車,兩個人坐在車裡,陳若雨還在想這事。

   孟古問:「去我家?」

   深入虎穴?陳若雨搖頭。

   「那妳要去哪?」孟古摸出藥,就著礦泉水吞了。

   陳若雨皺眉頭,忍著又想教訓他的念頭,說道:「就在這裡談好了。」

   「這樣多沒氣氛,不願去我家,那找個地方喝一杯也好。」他竟然還敢嫌棄。

   「孟醫生,你拖著兩管鼻涕到處走,哪裡都不會有氣氛!」

   「我哪有鼻涕?」霸王龍先生被戳到了,差點沒跳起來,「我確認病好得差不多,不會流鼻涕了才出門的。」

   陳若雨不說話,抿嘴瞥他。孟古清清喉嚨,態度好了下來,說道:「我好多了,真的。」

   這樣就是好多了,可見前兩天他病得多重。

   「你自己說,你到底是想怎樣?幼不幼稚?還醫生呢,自己覺得丟人嗎?」她完全一副訓小孩的口吻。

   「喂,我們討論感情事宜,不帶人身攻擊的。」

   「這哪裡人身攻擊?」

   「罵男人幼稚就跟嫌棄他的吻一樣,都是人身攻擊,嚴重程度跟污衊男人在床上不行一樣傷他自尊。」

   陳若雨張大嘴,傻眼。

   「孟醫生,請不要跟我說這麼成人的話,這是性騷擾!」

   「妳當初不也是這樣的比喻,妳們女性尊嚴跟男人那……」

   陳若雨趕緊打斷他:「停,停,孟醫生,你實在不必自降水準地跟我一般見識!」

   她著急臉紅的樣子惹笑了他。他一笑她又生氣,「笑什麼笑,趕緊說,你到底想怎樣?」

   「想做妳的男朋友。」

   他又說這句話,真是太直接了。陳若雨臉有些發熱,她努力維持著自己的臉上表情,擺出鎮定從容的樣子來,「為什麼?」

   「要做妳的男朋友還有什麼為什麼,當然跟其他男人表白是同一個理由。」

   「其他男人又沒跟我表白,我管不著。」眼前只有一個,所以她只管一個。

   她盯著他看,認真嚴肅。孟古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咳了兩聲。陳若雨不確定是不是看到孟古有臉紅,他的病容臉色不太好,真不太好觀察。

   「那什麼……」他的聲音小了些,不囂張了,「喜歡妳才要做妳的男朋友。」

   「喜歡我什麼?」她馬上又問。

   速度之快讓孟古瞪眼。

   「怎麼還要追究喜歡什麼?」

   「你當初還問過我為什麼追你呢,你能問,我當然也要問!」

   「那妳追我的時候,喜歡我什麼?」

   「你帥啊,答了無數遍了。」陳若雨很囂張很坦然。她不信他說得出來他喜歡她是因為她漂亮。

   他果然說不出來,因為她真的算不上很漂亮。她頂多就是清秀乾淨,看得特別舒服順眼的那種。他憋了半天,終於說:「妳很可愛。」

   「哪裡可愛?」她緊接著他的話尾又問,很有逼供的氣勢。

   孟古張了張嘴,終是忍不住抱怨:「陳若雨,妳在審訊嗎?」

   「孟醫生,雖然你感冒了,但應該沒有失憶。我可以給你五分鐘好好回憶一下我們從相識到現在的情景,這個事我自己已經做過了,所以想得非常清楚。你也好好回憶下,你是不是用行動和語言明確拒絕過我,還跟我說過一堆戀愛的道理?然後我們之間平穩過渡到和睦相處階段,你卻突然對我耍流氓,然後號稱要做的我男朋友,你覺得這個流程正常嗎?」

   孟古又張了張嘴,無話可說。陳若雨趁勝追擊:「孟醫生,你是不是說過追求人要有誠意,要讓人感受得到?我還沒有跟你計較你追求的過程在哪裡,現在只是在跟你討論你的誠意,你這麼不耐煩又是想怎樣?」

   孟古被噎得說不出話來。

   「孟醫生,你還談過三次戀愛呢!你再回憶一下,你那三次戀愛開始的時候也是這樣敷衍亂來的嗎?」

   「我哪有對妳敷衍,我們倆跟別的人情況不一樣。」

   「當然不一樣!別的人要麼是被你追成功了,要麼是追你追成功了,哪像我這樣,追你被拒絕了之後還反省檢討過自己沒誠意,然後努力認真分析我們倆怎麼不合適,我甚至還替你想過你的性格缺陷是不是造成你一直獨身的主要原因。再然後,我很有誠意地跟你做朋友,甚至還為了能跟你這麼開心相處感動過。結果呢?你突然來這麼一下,什麼交代都沒有,什麼好話都沒說過,還不願好好回答我的問題。你說這不敷衍,哪樣叫敷衍?」

   孟古徹底傻眼,「陳若雨,妳喝酒了嗎?」   「我喝了酒也是講道理的,才不會像某個幼稚的男人喝了酒就發神經打電話罵人,還把自己弄感冒。」

   「喂!喂!」

   「孟醫生,你說這種情況是不是真的應該掛精神科的號了?不過你比我有錢多了,所以掛號費我不請客。」

   孟古瞪著她看。她抱著雙臂,靠在椅背上,也瞪著他看。

   「好了,好了,我遷就妳!」孟古擺出一副妥協狀,「妳剛才問我什麼來著?」

   「我哪裡可愛?」

   哪裡可愛?

   這個問題真是有難度。

   孟古想了又想,答:「哪裡都可愛。」

   陳若雨白了他一眼,明顯的嫌棄和不認同。

   太沒誠意了!

   「孟醫生,妳以前跟別人談戀愛的時候,這類問題都是怎麼回答的?」

   孟古微瞇眼想著,陳若雨又說:「別告訴我她們沒有問過,我不相信。全天下的女人都是一樣的!」

   孟古揉揉鼻子,說道:「鼻塞得頭疼。」

   陳若雨看著他,沒露出半點同情。

   孟古無奈,只得說:「我當年很年輕。」所以大概他是有說過什麼花言巧語?

   陳若雨又白他一眼,鄙視他的答案,但卻沒有再追問。

   孟古卻是不服氣了,「喂,我們又不是十幾歲的小男生小女生,幹麼要玩妳問我答這種沒營養的話題?感情這東西又不是算術題,哪有這麼精準的?」

   「可你現在不是不精準,你是答不出。」

   「妳現在挑我毛病的時候就很可愛。」他忽然有答案了。

   「這聽起來一點都不像誇獎好嗎?」她沒好氣。

   「妳看妳看,妳生氣耍彆扭的時候也很可愛,妳高興的時候也很可愛,妳著急的時候也很可愛,妳喝醉的時候很可愛,妳在每件事裡劃重點的樣子也很可愛!」

   他說得順溜,而她聽著聽著臉有些紅。

   孟古趕緊又補一句:「妳臉紅的時候也很可愛!」這話剛說完,他忽地手忙腳亂拉過紙巾盒連抽兩張紙捂著鼻子,然後打了一個很大的噴嚏。

   這下子,什麼氣勢和氣氛全沒了。等孟古又抽幾張紙巾擤完鼻涕,陳若雨已經不臉紅了。

   「孟醫生,如果我是十幾歲的小女生,我剛才一定很心動。」

   孟古抱著紙巾盒,鼻頭紅紅的,眼睛水汪汪的,看起來有點可憐。

   陳若雨忍不住笑,伸手撥撥他額前垂下的短髮,「我要是幾個月前的陳若雨,那剛才也一定會欣喜若狂,可是呢……」

   她看到孟古抿起嘴角皺起眉頭,不由得又笑了,「可是我被人教育過,我覺得他說得很有道理,所以我也想要一份有誠意的愛情。」

   孟古更不服氣了,「我哪裡沒誠意,沒誠意為什麼要吻妳?」

   這個怎麼能算誠意?

   陳若雨撇嘴,「你們男人在肉體問題上是公認自制力差的,男人親女人難道不是很隨便的事嗎?」

   孟古微瞇眼瞪她,忽道:「陳若雨,妳到底被多少男人親過?」

   「反正你不是第一個!」

   「我要求做最後一個!」

   「誰理你!」陳若雨繼續嫌棄他,「你肯定也有過N個!」

   「我請求妳做最後一個!」

   陳若雨假裝聽不見,她宣告:「等你讓我看到誠意了,我們之間才能再說其他的。」

   「我是很有誠意的呀!」孟古努力為自己辯解,「我的吻不是隨便的,我是個貞潔的男人!」

   他開始亂七八糟說話了嗎?陳若雨很想笑。貞潔這個詞套在桃花林先生的身上真的是很好笑。

   「喂,妳那是什麼眼神表情?我是認真的!」孟古嘀咕著,放下紙巾盒,拿了礦泉水灌兩口。他這個病人真是不容易,又費腦又費口水。目前病魔霸占著他的身體,他的腦子反應真的不太靈光。

   「我請求改天再審。」他說。

   陳若雨沒理他,繼續問:「你那天發完瘋,為什麼後來就沒有再找我?」

   孟古有些支吾:「我病了啊,妳知道了會罵我的,我幹麼要打電話給妳讓妳罵?」

   「你也知道你該罵?我現在還想罵你。」

   「而且我說過見妳一次吻妳一次的,剛放下話就沒做到會很丟臉,可是鼻子堵得厲害,吻得不好也會丟臉,所以就先緩一緩。」

   陳若雨忍不住了,用力捶了他一拳。

   孟古一探頭,迅速在她唇上啄了一下,「好了,感冒沒辦法好好吻,親一下也算沒食言。」   「喂!」她又給他一拳,「別耍無賴啊,你這樣我會生氣!」

   「妳生氣的時候就很可愛,我剛才說了沒?」他笑了,還真是無賴。

   陳若雨瞪他。他又揉揉鼻子,嘆了一口氣,「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妳要看到我的誠意嘛,我知道了!」

   陳若雨用力點頭,「沒錯!」

   「那我今天也算很有誠意的表現。妳看,我知道妳有長輩恐懼症,特意過來陪妳參加應酬,我很體貼,對吧?」

   「是這樣嗎?」陳若雨想到自己打電話給他也屬「居心不良」,她才不信這傢伙沒什麼歪心。

   「我還替妳點了榴槤酥,那東西很臭,我也忍著了,所以真是體貼,對不對?」

   「不對,又不是你請客。」

   孟古又喝了兩口水,嘀嘀咕咕小聲說她真挑剔。

   陳若雨瞪他,他笑笑,「妳挑剔的時候也很可愛,我剛才有沒有說?」

   陳若雨繼續瞪他,瞪著瞪著,忽然「噗哧」笑了。

   她一笑,孟古忍不住也跟笑。

   陳若雨說:「孟醫生,你三十高齡了,還說這種小孩子說的甜言蜜語,真的挺好笑的!」

   「喂!」他不笑了。

   「孟醫生,如果我們真的在一起了,我希望能一直在一起,不止現在在一起,以後也能在一起。我想找一個能談戀愛能結婚能一起過日子的對象。我不想你以後像我第一個男朋友那樣嫌棄我悶或是嫌棄我別的,我想你也一定不會希望我像戚瑤那樣告訴你我發現了我們之間的差距,而我無法克服,我要離開你。」

   孟古揉了揉堵得有些疼的鼻子,認真聽她說。

   「孟醫生,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我們也都有過失戀的經歷。雖然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跟這世界上絕大多數人一樣,只是失戀了而已,但我真的認真想過你說的誠意。我問過自己,我追你的時候,是不是喜歡你、有多喜歡、喜歡你什麼,而喜歡的另一面,就是我們合適嗎?真能在一起嗎?」

   「孟醫生,你媽媽曾經對我說過,她不喜歡那個跟你相親的女孩,因為她覺得她吃不了苦。她說的吃苦,不是行軍打仗,不是辛苦勞動,不是忍飢挨餓,而是生活裡的忍耐包容,她說,做醫生的妻子很辛苦。」

   「孟醫生,或許你覺得我想得太多太遠,但你既然說了想做我的男朋友,而我們又不是剛剛才認識。事實上,我追過你,你拒絕過我,我們一起聊過許多,所以我想我應該有資格跟你說這些。我去相親,是想找一個可以一起過日子的男人。你去相親,是想找一個可以結婚的女人。」

   「我是被逼的,妳回家相親也是不情願的。」孟古這時候終於找到可以說的話了。

   「我跟唐金財相親不是被逼的,是我自己願意的。」

   「這不是重點好不好?重點是,我們對彼此都有意思,我喜歡妳,妳也喜歡我,那些什麼相親對象都是不相干的人。」

   「你說的才不是重點。重點是,你自己也說過,都到這年紀了,不應該再玩戀愛遊戲了。所以現在,你喜歡我,有多喜歡呢?能喜歡到以和我結婚為目標嗎?能喜歡到很久很久之後還覺得我可愛嗎?能喜歡到讓我覺得為你吃任何苦受任何委屈都值得嗎?」

   孟古好半天沒有說出話來。他看著她,一直看著,然後他微笑,「陳若雨,我有沒有跟妳說過,妳滔滔不絕認真講話的樣子也很可愛?」

   她忍不住給他白眼,「我有沒有說過你耍無賴不正經的時候真的很討厭?」

   他嘆氣,再揉揉鼻子,「陳若雨,妳什麼時候變得口才這麼好了?」

   「我也不知道。就在剛才坐進這車裡時,我還在努力想該怎麼跟你說這件事,但我沒有想到,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才好。可是現在,我覺得我說出了許多我心底的話,許多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的心底話。」

   她認真地看著孟古的眼睛,那眼睛裡,有她的樣子,「我想,也許是因為我喜出望外,卻又戰戰兢兢吧。」

   陳若雨覺得這次談話是她這輩子最有智慧的表現了。她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預期,她亂七八糟的腦子,在看著孟古眼睛的時候居然突然清明了。

   「陳若雨,那我們現在算什麼關係?」孟古又丟出一個難題。

   什麼關係?她當然說不清。他們這種扯不清的關係應該怎麼形容?

   她想半天,沒想到合適的詞,於是很耍賴地把問題丟回給孟古:「你說呢?」

   孟古半點沒猶豫,很果斷地下了結論:「男女朋友。」

   「不是!」

   「那妳又讓我說?」他撇嘴,很不滿意。

   陳若雨再想想,說道:「要不這樣吧,你就當我們今天相親,然後相完親後正常該做的事,我們就順其自然。如果發展成功,我們就在一起了,如果沒有,那就是相親失敗了,你覺得怎麼樣?」

   「我不跟這麼熟的人相親。」

   孟古看她瞪他的表情,改了口:「那好吧,相親完了,應該做什麼?我們該約會去吧?吃飯看電影牽手親吻上床結婚。」   「哪有這麼快?而且你確定最後兩項的順序沒搞錯。」

   「差不多,兩項可以一起進行,而且以我們的關係,除了這兩項,其他的我們基本上都做過了。」

   陳若雨不理會他的厚臉皮,問他:「孟醫生,你相完親一般都跟相親對象做什麼?」

   「不需要留面子的就說讓她再看看別的好男人,需要留面子的我就說有空再聯絡,然後之後就一直沒空。」

   「那你家裡不會問你催你再發展一下嗎?」她可是被爸媽熱情地關切著。

   「嗯,我家裡人還算比較含蓄。」

   「是跟你相比嗎?」

   「陳若雨,這跟我們現在的狀況有什麼關係?妳是在挑我毛病嗎?」

   陳若雨嘀咕著他說話果然不含蓄,所以別人就都顯得矜持有禮貌許多。

   孟古一臉頭疼狀,揉著額角道:「真不知道妳在想什麼?陳若雨,我今天反應慢,轉不過彎來,妳別給我下套趁機嫌棄我這不好那不好啊!」

   「我就是好奇嘛,比較一下我們兩家的區別!」

   「能有什麼區別?」他沒好氣,「相親就是一男一女坐在那,盤算著對方的各項條件和心思。就像我們現在這樣,妳計較著我到底有多喜歡妳、是不是真心的、能不能長久,我計較著妳明明愛我愛得要死,卻不想讓我搞定是什麼問題。」孟古瞪她了,一副想咬她的樣子,陳若雨趕緊往後挪挪。

   她的想法又沒有錯,全世界所有的女人都會這麼想的。他愛不愛她、有多愛、愛多久,這些問題當然很重要。但是他的「搞定」是什麼意思?陳若雨問了。

   「就剛才說的最後兩項。」孟古一點都沒覺得不好意思。

   上床?結婚?男人果然都有著一顆茁壯的流氓心。但他有帶上結婚兩個字,她勉強算他不是個單純的流氓。

   「孟醫生,你這樣說會顯得很沒誠意!」他嘴賤皮厚的劣根性她是知道的,所以這話絕對不是嫌棄他,她只是忍不住要糾正他的態度。

   「難道像唐金財那樣帶個媽來讓妳躲到廁所喊救命的就叫有誠意?那我明天約上我媽,時間和地點妳挑。」

   陳若雨一愣,嚇一大跳。要不要搬出「媽媽」這麼厲害的武器?她趕緊擺手,「明天我上班。」

   「那就晚上下班。」

   「下班太累,要回家休息。」

   「那後天週六,週末不用上班了。」

   「可我有約了。」差點要擦冷汗,這個約會真是定得太好了。

   孟古微瞇雙眼,很好,沒營養的話扯了這麼久,終於有重點可抓了,「跟誰約了?」

   「周哲。」

   還真是非常重點!孟古馬上說:「我也要去!」

   「不行!我們就是朋友一起吃吃飯,帶上你會不禮貌!」

   「一男一女單獨吃飯就沒什麼好事。」

   「誰說的,我還跟你吃過飯呢!」

   「所以搞成現在的局面。」孟古這話又換來了陳若雨的白眼,他繼續說:「我們既然剛相完親,妳就不該再跟別的男人相親,這樣才是不禮貌。」

   「對,那順序上我是先跟周哲相親的,所以不該再跟你相親了。」換言之,他孟古醫生霸王龍先生還是排在人家後面的。

   「唐金財、周哲,然後才到孟醫生你。」

   孟古呆了又呆,然後他開始揉鼻子,揉完鼻子揉額角,「陳若雨,我請求改日再戰,妳不能趁我生病就欺負我。」

   陳若雨同意了,她也覺得應該改日再戰。她今天說的話夠多了,發揮得夠好了,所謂見好就收,再說下去她會越來越高興,要是高興得忘了形,怕是又做出什麼傻事來。

   她跟孟古不是玩遊戲的,在她心裡,她與他之間是認真嚴肅的事,她要認真對待。

作者資料

汀風

圓潤胖子一枚,懶散的天秤座。愛好太多,變化很快。喜歡美劇,喜歡吃。 淚點太低,所以看不了悲劇。熱愛做手工,喜歡中國風,喜歡武俠,喜歡推理和懸疑。 希望寫出輕鬆又動人的小說,讓看到的人能開心消遣一下。 寫文秉承三不三有原則:不虐不NP不悲劇!有感情有激情有劇情! FB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f108?fref=ts

基本資料

作者:汀風 出版社:麥田 書系:漾小說 出版日期:2013-03-08 ISBN:9789861738840 城邦書號:RB608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