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升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正妻難下堂(下)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 正妻難下堂(下)

  • 作者:信用卡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2-11-02
  • 定價:250元

內容簡介

《宛在水中央》作者又一暖愛經典古言力作,甜蜜上市! 追加全新獨家番外篇! 兩淮鹽,天下鹹。 穿越成鹽商的正妻,卻發現夫君有三個如花似玉的小妾:嬌柔嫵媚的揚州瘦馬、豔名遠播的昆曲花旦,還有溫柔體貼的小家碧玉。更糟的是,才剛穿越新生的她,趕上了小妾使計令這副身體的原主流產…… 若不能「一生一世一雙人」,她甘願自請下堂! 【精采內容】 她,穿越成名震江淮的揚州鹽商周天海的正妻姜玉春,從昏迷中醒來,發現這副身體的正主剛小產,而幕後黑手竟是夫君那三個如花似玉的小妾──嬌柔嫵媚的揚州瘦馬李嫣紅、豔名遠播的崑曲花旦張雪雁,還有溫柔體貼的小家碧玉王秋雁。 姜玉春生性柔弱敦厚,三名妾室有恃無恐,根本不當一回事,卻不料姜玉春從昏迷中醒來後性子大變,要代為管理後宅的妾室李嫣紅於十天之內查明真相,否則便將她打發出去。另外兩名妾室聞之色變,她們都發現夫人小產後似乎變得更精明而不易拿捏了。 相較於小妾們的驚恐,周天海倒是驚喜莫名。成親以來始終相敬如賓的小妻子,小產後性子似乎有了改變,以前面對他時總是怯懦畏縮,如今說起話來落落大方,時而靈動嬌俏時而嫵媚惑人,令他怦然心動,捨不得移開目光……

內文試閱

  姜玉春閉目小憩,將這事前前後後都琢磨了一通,雖然這件事看著沒什麼問題,但姜玉春總覺得不踏實。畢竟是吃藥的事,指不定會出什麼差錯。雖說自己不會按照這方子抓藥,但那些姨娘們就說不準了。若是哪個姨娘吃壞了,被人栽贓到自己身上,在二爺跟前,她也未必說得清。索性就讓那個大夫看完方子以後,將方子送到各房去。若要用,自己找大夫配藥。不管將來有事無事,如今先將自己摘出來再說。

  正在琢磨著,姜玉春聽見有人悄聲進來,便睜開了眼睛。思琴正要退出去了,見姜玉春醒了忙笑道:「張姨奶奶屋裡的雅詩來了。」

  姜玉春撐著手肘坐了起來,自己拿抿子整了整髮髻,才吩咐道:「叫她進來吧。」

  雅詩進來給姜玉春行了禮,將帶來的食盒遞給思琴,笑道:「我們姨奶奶新得些鮮果,不敢獨享,挑了好的叫我給二奶奶送來。」

  思琴掀開蓋子,給姜玉春過目了,又將食盒蓋好,遞給小丫頭拿了出去。

  姜玉春估摸了下時辰,覺得大夫差不多來了,便有一句沒一句地和雅詩說話,兩人才說了幾句,又有丫鬟進來說李姨奶奶身邊的大丫頭冰梅來了。

  姜玉春待冰梅進來,指著她和雅詩笑道:「妳倆倒是湊一起了,往日一個都不來,今日一來來兩個。」

  冰梅隨李姨娘,嘴巧會說話,聽姜玉春話裡有話,忙打圓場道:「我們姨奶奶禁了足,雖不能出小院,但還惦記著每日給二奶奶請安。恨不得叫我一天來兩回,好替她伺候二奶奶,以盡孝心。我聽了忙攔著說:知道的是姨奶奶孝敬,不知道的還以為奴婢要搶思琴姊姊差事呢,別再讓思琴姊姊怨了我。」

  眾人聞言皆笑了起來,姜玉春也點頭說:「妳好好伺候妳家姨奶奶吧,我這裡這麼些丫頭呢,不用她惦記。」

  幾人正說著,有小丫頭掀開竹簾子進來回道:「二奶奶,保和堂的吳大夫來了。」

  姜玉春整了整衣服,叫人在東次間擺了屏風。雅詩和冰梅都有心想留下聽聽關於那藥方的事,可是又不敢明目張膽地在這不走。兩人正猶豫的時候,姜玉春似乎看出她們的心思,笑著吩咐道:「正巧妳倆在這,陪我一同去東次間吧,等忙完了這事,我還有東西讓妳們帶回去呢。」

  兩人聽了,心裡暗喜,面上卻不敢露出來,一個個低頭垂手地跟在姜玉春後頭去了東次間。

  姜玉春在屏風後頭的湘竹榻上坐了,思琴、景棋兩個立在塌下,冬梅、雅詩立在思琴、景棋兩人之下。柳兒端上茶水,思琴接過來放在紫檀邊波羅漆炕案上。

  姜玉春端起茶水抿了一口,才吩咐道:「請吳大夫進來吧。」

  柳兒撩起湘竹繡簾,卉兒引吳大夫進了東次間,輕輕回了一聲:「二奶奶,吳大夫來了。」

  吳大夫隔著屏風給姜玉春行了禮,「給二奶奶請安。」

  姜玉春輕笑道:「吳大夫客氣了,這麼熱的天還勞煩您跑一趟,叫您受累了。」

  吳大夫忙說不敢不敢。

  姜玉春見他恭敬,叫柳兒搬了凳子給他坐,又說道:「這次叫您來,一是給府裡的人把把脈,二是幫我看一個藥方。」說著拿出王婆子早上送的藥方來,遞給思琴。思琴接了藥方,繞過屏風遞給吳大夫。

  吳大夫見思琴出來,連忙站起身,雙手接過藥方,還未等打開,就聽屏風後面有人道:「這是一個姨娘得的方子,說是調養身子、治血虛的神方。我們這一大家子也沒個懂藥的,你替我瞧瞧這方子有問題沒有?適合什麼樣身子的人吃?」

  吳大夫聽了連忙打開方子,仔細讀了一遍,才起身笑道:「這個方子是去宮寒補血用的,這方子沒什麼問題,因主要起調養作用,因此婦人們都適用的。」

  姜玉春聞言笑著點了點頭:「既然這樣,我就放心了。」

  思琴去將吳大夫手裡的藥方取了回來,姜玉春吩咐道:「思琴,把藥方給雅詩,讓她和冰梅到西次間去給兩個姨娘抄藥方。」

  雅詩、冰梅眼裡藏不住的驚喜,原本還以為要費些周折,想不到二奶奶並不把藥方放在心上,反而主動讓她們抄閱。

  冰梅兩個拿了藥方下去了,思琴、景棋兩人將湘竹榻兩邊的紗幔放下來,柳兒、卉兒抬過一張梨花小桌,待準備妥當,小丫頭才進來將屏風移走,請吳大夫上前診脈。

  吳大夫三指搭在姜玉春腕後部分,只覺指下脈搏節律均勻、從容和緩、流利有力,便收了手,起身回道:「二奶奶脈象正常,無甚大礙。」

  姜玉春收回手,從帳幔裡吩咐道:「請吳大夫到外間吃茶。柳兒,先送大夫到王姨娘那兒瞧脈。」柳兒應了聲,請了吳大夫出去。

  冰梅、雅詩兩人抄完藥方進來回話,姜玉春正看著人撤屏風,見她倆過來了,囑咐了兩句就打發她們回去了。

  到了下午,張、李兩個人都打發人來問配藥的事,王姨娘更親自跑了一趟。姜玉春只說這藥府裡就不統一配了,若是有想吃的,自己打發人去帳房支銀子,到外頭藥坊去配去。

  王姨娘聽了卻有些驚愕,只糾纏著說又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好的,既然都要配藥,又要吃幾個月,索性就交給藥房一起配了,省好些事呢。

  姜玉春只笑著說:「我要同二爺回老家,有好幾個月不在家裡,沒工夫盯著配藥的事。妳若是有心,這事就交給妳,到時候我直接問藥房領藥就是。」

  王姨娘聽了臉上多了幾分不自然,只紅著臉訕笑道:「二奶奶知道婢妾,小門小戶長大的,沒個見識,又不會說話。以前二奶奶將管家的事分給我們,我只敢撿那種簡單的活,還得多靠李姨娘幫襯。府裡的藥房雖然不大,但也是管著一家子吃的藥,我怕我幹不來,耽誤了二奶奶的事。」

  姜玉春聞言臉上笑意淡去了,冷冷地盯著王姨娘瞧。王姨娘不明白姜玉春為何忽然變了臉,想張口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唬得手腳發涼,臉色煞白。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姜玉春才將視線收回來,忽又笑道:「我還有幾天就出去了,家裡的   思琴一愣,輕聲提醒道:「二奶奶,兩位姨奶奶還在禁足呢。」

  姜玉春露出一抹淺笑,不甚在意地擺了擺手,「叫來吧,我自有分寸。」

  思琴聽了,把柳兒、卉兒叫到外面,低聲囑咐了兩句,看著她們出了院門,才又提著裙子進來。

  姜玉春估摸著兩人等過來還要有一陣子工夫,叫人拿小杌子給王姨娘坐。王姨娘一反往日木訥,諂媚地坐在腳踏上,一邊幫姜玉春捶腿一邊討好地笑道:「婢妾不會說話,惹二奶奶生氣了。」

  姜玉春端著茶碗的手頓了一下,看了眼王姨娘,輕笑道:「瞧著妳似乎比往日爽朗不少。」

  王姨娘笑道:「聽說二奶奶身子大好了,婢妾打心底裡高興,人看著也就爽朗了。」

  姜玉春剛要開口,就見蝶兒挑起簾子,笑咪咪地回道:「二爺回來了。」

  周天海略一低頭,從門外進來。姜玉春將茶盞擱到一邊,起身迎了上去,「二爺今日回來得早。」

  周天海剛想說話,一眼瞅見跟在姜玉春後頭低眉順目的王姨娘,便將到嘴邊的話收了回去,只點了點頭,轉身往淨室走去。

  等周天海換了衣裳,洗了手臉,在榻上正在喝茶的時候,李、張兩位姨娘也到了。

  周天海見她二人,不禁冷了臉下來,將茶盞重重地放在榻案上。兩人一愣,連忙上前跪下磕頭,「婢妾給二爺、二奶奶請安。」

  姜玉春坐在周天海身邊,伸出手輕輕覆在周天海的手上。周天海一愣,轉頭望著姜玉春,只見她柔柔地笑著,輕輕地搖了搖頭。周天海輕輕咳了一聲,將視線收回,看了眼跪在下頭的妾室,淡淡地說道:「起來吧。」

  姜玉春笑道:「妳們也許聽到信兒了,我同二爺過幾天要回老家待一陣。咱府雖然不大,但上上小小也好幾十口子的人。這麼一堆事我也不能就丟開,日子短了有郭嬤嬤幫著看著還行,可這一回我和二爺至少得在安徽待個兩三個月,家裡沒個做主的也不行。」

  張雪雁聞言猛的抬起頭,眼裡閃過一絲欣喜,姜玉春只當沒有瞧見,繼續說道:「妳們三個雖然只是姨娘,但也算是府裡的半個主子,這回要妳們多費心了。」

  周天海沉吟片刻,忽然插嘴問道:「李氏、張氏的禁足還沒到日子吧?」

  姜玉春忙笑道:「是呢,正想和二爺商議一下,先解了她們的禁足,讓她們幫著管家。若是這幾個月管得好,就免了她們剩下幾個月的禁足。若是在這期間惹事,或是管事不夠公正,就讓她們繼續禁足。二爺,你看如何?」

  周天海知道姜玉春有讓三個妾室互相牽制之意,遂無所謂地點了點頭,「後院的事妳看著辦就行,等安排好了早點打發她們回去,我還有事和妳商議呢。」

  周天海最近在東大街打聽合適的鋪子,想買下來改建成會館,今日這麼早回來,估計這事有眉目了。畢竟會館的事關係到家裡將來的發展,姜玉春也沒心情和妾室們過多盤旋,匆匆說道:「李氏和王氏以前都管過家,知道套路,所以我不擔心她們兩個。張氏進府日子短,也沒沾過府裡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妳能力如何,能不能管好交給妳的事情。」

  張雪雁上前一步,輕聲細語地笑道:「二奶奶不如先撿個事給我做,若是做好了,二奶奶再挑事情讓我管。」

  姜玉春點了點頭說:「也罷,今日上午吳大夫不是看了藥方,說可行,王氏剛才來說要配藥吃,妳們兩個怎麼想?若是也要吃,就一起配了去,這事我就交給雪雁看著。」

  李氏忙笑道:「吳大夫說我的症狀適合吃這藥,正想打發丫頭和二奶奶說呢。」

  張雪雁本來也打算試試這藥方,再者又讓自己管這配藥的事,她有何不應的,也點頭說要吃了試試。

  姜玉春就說:「既然這樣,我一會兒兒叫人送個信給負責配藥的管事,讓他去見妳。我聽說這藥要吃幾個月才管用,我這又急著出門,先配上一些藥吧,配好以後叫人把我那份拿瓷罈封好給思琴就是。」

  張雪雁連忙應了這件差事,姜玉春笑道:「行了,其他幾件差事等我離開之前再吩咐妳們。二爺有事和我說,妳們先回去吧。」

  三個妾室行了禮,魚貫而出。

  周天海忍耐了半天,見人走了,連忙問道:「剛才要配什麼藥?」

  姜玉春笑道:「王氏也不知道從哪裡聽說一個神醫配的一個藥方治血虛極好,非得攛唆著要方子。既然是為了身子好,我也不好駁了她,就讓給她出主意的婆子去辦。可藥方送來以後我不放心,怕吃壞了人該鬧不清了,讓人請了保和堂的吳大夫來瞧,說方子是調養的,能吃,我這才叫人給她們三個送去。本來打算著她們若是有想吃的就自己配藥吃,不想王氏又說一起配划算,正好我也琢磨著瞧瞧張雪雁有沒有管事的手段,就將這事交給她了。」

  周天海對妾室們彎彎腸子沒太多興趣,只皺著眉頭看姜玉春,又伸手摸了摸她的腹部,有些擔憂地問:「怎麼妳的身子還沒調養好嗎?」

  姜玉春臉上一紅,輕輕把周天海的手拍了下去,抿嘴笑道:「吳大夫說身子已經無礙了,連血虛宮寒的症狀都消了。我讓配了我那份藥,不過是想備著,說不定什麼時候用到。」

  周天海這才舒了口氣,輕笑道:「那懷孩子就是早晚的事了,看來我得努力耕耘才是。」

  姜玉春紅著臉啐他一口:「沒個正型。」忽然想起正事來,連忙推他問道:「你今日這麼早回來,可是會館的事有著落了?」

  周天海點頭道:「隔著東大街兩條道,有幾個鋪面,一個客棧和一個酒樓,都是屬於陝西李虎家的產業。李虎覺得這幾個鋪子和酒樓不溫不火的,想都賣了轉手做別的。我去瞧了瞧,地段不算偏,關鍵是酒樓客棧居中,幾個鋪面在兩邊挨著,難得的是後頭又都有四進的大院子。在酒樓的原址上擴建,將幾個鋪子打通,就有足夠建會館的地方了。」

  姜玉春點頭說:「難得的是這麼大塊地方都是一家的,在東大街那附近,很少能一下子拿到這麼大塊的地兒。」

  周天海也說:「是呢,因此我和少青上午去瞧了地方後,立馬就放了訂金,明日取了銀子去衙門辦過戶手續。我打算把鋪子拿過來之後立馬就改建。以前打算蓋園子,我存了三年多的木材和石料,後來直接買了現成的園子沒用上,這回可有地方使了。」

  姜玉春訝然道:「馬上開工?」

  周天海洋洋得意地笑道:「這幾個月我都讓人把圖紙畫好了。」

作者資料

信用卡

原名劉曉懿,內地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擅長穿越類小說,文筆輕鬆、情節溫馨。已出版作品《宛在水中央》、《正妻難下堂》、《家有小福妻》。

基本資料

作者:信用卡 出版社:麥田 書系:漾小說 出版日期:2012-11-02 ISBN:9789861738246 城邦書號:RB606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