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碼彩蛋
目前位置: > > >
藥窕淑女7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藥窕淑女7

  • 作者:琴律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2-08-20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750萬破表點閱率,火紅網評超給力! ◆犀利穿越女,宅鬥宮鬥混得風生水起! ◆左手劈小妾,右腳踹太子,小小娘子鬥得興起不彆屈! 穿越成皇商嫡長女,爹爹疏離、後母厭棄,婚約對象還是個性好漁色喜歡眠花宿柳的紈袴子弟。因緣際會救了被追殺重傷的神祕男子,赫然發現他竟是尊貴的親王世子。還沒回過神,太后一道懿旨頒下,她頓時從苦逼未婚妻一躍成為人人稱羨的世子小老婆……在陰謀重重的權力鬥爭裡,到底是誰算計了誰? 聰慧犀利小娘子VS冷面腹黑貴世子,一部皇商嫡女的生存奮鬥史! 她因一場意外而穿越至陌生的朝代,成為皇商的嫡長女葉雲水。憑著現代醫學知識,救回命懸一線的太后,孰料太后一道懿旨,將她指婚給尊貴的莊親王世子秦穆戎。秦穆戎俊美冷酷,卻對她寵愛無邊。 莊親王與皇上一母同胞,長年征戰西北,立下汗馬功勞,卻因手握西北兵權而招致皇上猜忌。莊親王染病,皇上藉機指派太醫貼身照顧,並敲打太醫,不允其使用對症之藥,藉此脅迫莊親王交出兵權。 葉雲水不得已只好避開太醫耳目,暗中為莊親王用藥,而莊親王府內卻因莊親王臥床,各房開始蠢蠢欲動。葉雲水便藉著這個時機,明著看似攪和深水,暗裡則開始揪出各房的眼線。反正世子發話了,為減輕皇上的猜忌,擾亂皇后和太子的佈局,王府此刻不怕亂,就怕不夠亂…… (全套10集) 關鍵字:穿越時空、古風情愛、情有獨鍾、朝堂險惡、家宅內鬥

內文試閱

  這日,天朗氣清,是這個月來難得的好天氣,也是周大總管的小兒子周劍迎娶墨雲的好日子。

  墨雲是從水清苑出嫁的,後罩房的小屋裡張燈結綵,參加送親的丫鬟們都穿得花枝招展,各個喜笑顏開。迎親隊伍的嗩吶鑼鼓小曲兒吹奏不停,將籠罩在王府上空的陰霾撕裂開來,現出幾分不同往日的清明……

  因是莊親王府大總管的兒子娶親,所以前來恭賀的人不少。

  一大早,水清苑的丫鬟婆子們就來給墨雲添妝,各自拿出了壓箱底兒的好物件。

  稍晚些其他院子的丫鬟們也來添妝,但明顯出手不如水清苑的貴重,這也怪不得她們。葉雲水不苛待,管事嬤嬤不剝一層,水清苑的丫鬟婆子過得都好,不是其他院子能比得的。

  馮側妃、韋氏、丁氏跟前的丫鬟們不過是來走個過場,且這面子是給周大總管,而非給墨雲的,都只說上兩句吉祥話便回了,倒是楊氏派來的大丫鬟銀瓶,與墨雲熱絡地聊了半晌,還添了一個翡翠鐲子和兩支素金簪子。

  墨雲笑著謝過,那銀瓶卻道是要送墨雲一程,墨雲便讓墨蘭帶銀瓶先去隔壁間吃喜糖、喜茶,而她在收拾妥當後,先去向葉雲水磕頭。

  葉雲水受了墨雲三拜,便讓巧喜扶她起身,「妳們姊妹二人雖不是從小就跟著我,可我也把妳們當親人相待,如今看妳出嫁我也安心了,嫁人以後相夫教子,好好過日子吧!」

  「世子妃待奴婢的好,奴婢心裡清楚,往後定不忘世子妃的恩德。」墨雲福身謝恩,起身後,又使了個眼色給巧喜,巧喜便到門口去守著。

  葉雲水笑道:「有話不妨過去再說也不遲。」

  「奴婢這話擱心裡頭存不住。」墨雲站起身回道:「前兒個奴婢去向大奶奶謝恩,大奶奶與奴婢閒話了幾句便有小丫鬟過來給大奶奶回話,奴婢本欲藉機會離開,大奶奶卻偏要奴婢留一會兒,奴婢到外間候著,就聽有兩個婆子閒聊,說的卻是三爺!」

  葉雲水微感驚訝,「妳繼續說。」

  墨雲瞧了瞧葉雲水的臉色,才又言道:「說不知三夫人弄來的什麼藥給三爺用了,三爺的病許是好了,那院子裡如今日日淫靡,非常混亂,而且……而且大奶奶跟前的金瓶被三夫人要了去,銀瓶現在是大丫鬟中領頭的。」

  墨雲雖要嫁人,畢竟還未出閣,說著不禁臉色通紅,「那兩個婆子也就說了這麼幾句就被叫走了,大奶奶又吩咐奴婢完婚後便到大廚房去幫差,奴婢謝過她就告退了。」

  葉雲水納悶,這丁氏又搞什麼邪門歪道的?竟然還要了楊氏跟前的人!

  「妳先安心出嫁,這些事都不急。」

  「您心裡有數就好。」墨雲說完,葉雲水又囑咐了兩句,就讓巧喜扶著墨雲回了後罩房,換上喜袍坐福。

  葉雲水想著三房從老到小都跟瘋子似的,可這丁氏弄的什麼藥,居然治好了秦慕方的病。

  秦慕方以前雖好男風,但也不至於說是不碰女人,可如今性情丕變,著實讓人覺得奇怪,而且他這黑夜白天地播種,真的只為留個後嗎?葉雲水有些想不明白。

  這會兒,周大總管親自來邀請她出府吃新人酒,她自是要給他這個臉面,於是暫且撂下此事不提,換了衣裳赴宴。

  觀了禮,吃了新人酒,葉雲水未耽擱太久就回了府中,可剛一進院子門,後腳就有人通傳宮裡頭有旨意,她只得又轉身往王府大門口而去,待行至大門口,卻看到四頂青衣小轎,一時有些拿捏不準。

  待馮側妃等人全都到齊之後,傳旨官才上前言道:「咱家給馮側妃娘娘、世子妃、各位夫人請安,皇上口諭,莊親王勞苦功高,如今病恙在床,皇上心中惦記,整日睡不安穩,特許中陽侯府兩位嫡小姐與王爺為貴妾,侍奉王爺左右,另許青州知府雙女與世子爺為妾!」

  馮側妃的臉色變得極為難堪。

  中陽侯夫人就是個傲氣性子,這兩個雙胞胎更是這群公侯府中千金們裡的棘手人物。這麼兩個尤物不送給秦穆戎,卻送給了莊親王,這讓她如何是好?

  葉雲水驚愕了一下就緩過神來,這顯然是董太醫那一波浪沒攪和起來,明啟帝便使了別的花招,只是把中陽侯府的那一對雙胞胎給王爺,可真是……辣手摧花啊!   就算心中百般不願,眾人也得領旨謝恩。葉雲水聽了那兩頂青衣小轎裡傳來的嚶嚶哭泣聲,想必是那對雙胞胎姊妹覺得委屈了吧?

  本是嫁給郡王做王妃都綽綽有餘的,現在卻給了年邁的老人當妾。誰也別說誰是貴族,再尊貴的人家,不也是龍椅上那人一句話的事嗎?

  傳旨官帶人離去後,馮側妃冷著臉讓人把轎子抬回院子裡去。

  見葉雲水在一旁悠哉地看戲,丁氏陰陽怪氣地道:「恭喜世子妃院子裡又添了新人!」

  任誰都知道水清苑是所有院子裡最消停的,丁氏這般說辭不過是添油加醋,想看熱鬧罷了。

  葉雲水嘆了口氣,「不瞞妳說,我正愁院子裡的侍妾湊不夠數呢!丫鬟們各個都不願意,我上哪兒給世子爺湊侍妾的人數?皇上這賞賜下來,我倒是省了心,改日得親自去宮裡頭謝恩,這可真是幫了我的大忙啊!」

  丁氏被擠兌得咬牙切齒,她當初為了秦慕方能留個後,弄了那麼多絕色到院子裡,現在秦慕方病好了,行得人事了,那些個狐媚子開始整日勾心鬥角,丫鬟們沒個不省心的,只惦記著往那床上爬,哪裡有水清苑那般清靜?

  聽到葉雲水說湊不夠侍妾人數,丁氏如何能不著惱?

  葉雲水懶得理會丁氏那張苦瓜臉,讓人抬了另外兩頂小轎就回了水清苑。

  新賞賜下來的兩個侍妾下轎向葉雲水請安,圓臉鳳眼的名叫蘇雨,瓜子臉圓眼的名叫蘇雪,模樣都不錯,因都是庶女,出身不高,才會在選秀中被淘汰下來。

  她們向葉雲水磕了頭、敬了茶,行過大禮。葉雲水打量了兩人一番,分別賞了翡翠鐲子,「妳們乃是皇上、皇后所賜,今晚自是要辦喜事的,只是時間匆忙,如若有不周到的地方,就委屈妳們二人了。」

  蘇雨怔了一下,臉色微紅地低下頭,蘇雪卻是立馬笑著回話道:「賤妾不敢當,往後還要靠世子妃多多指教,免得賤妾不懂規矩,衝撞了世子爺和世子妃。」

  葉雲水看這兩人雖是出自一家門,但品行卻不太一樣,不過,她暫時不想與這二人多言,只等觀察些時日再說,便吩咐巧喜道:「妳去傳個話給沈氏,晚上這喜事兒讓她和盈絮張羅著,缺什麼短什麼的儘管來取,世子爺這會兒歸府了沒?」

  「還沒有,是與四爺一同出去的。」綠園回話,餘光看向蘇雨、蘇雪,帶著審度之色。

  胡桃帶了幾個小丫鬟來,葉雲水讓蘇雨和蘇雪選,蘇雨小聲地道:「賤妾隨身有伺候的……再選兩個粗使的就行了。」

  蘇雪瞪了她一眼,「賤妾都聽世子妃安排。」

  葉雲水覺得這兩人甚是有趣,一個是沉悶,一個是機靈。往後日子還長,就不知她們是否能耐得住寂寞了。思忖了下,她不再多言,吩咐墨蘭帶著她們往後面的小院而去。

  院子裡進了新人,丫鬟們都瞧著葉雲水的臉色,怕她氣惱,可葉雲水卻真沒把這事兒放心上,她更好奇,中陽侯府那兩個雙胞胎與馮老妖婆會有什麼碰撞?

  馮老妖婆真會把她們放到翰堂去嗎?

  中陽侯夫人那般心高氣傲的人,一心想把這對雙胞胎嫁給皇子,或是讓明啟帝收到後宮,卻沒想到最後會被送到莊親王府來。當初陸郡王和洪郡王都想各自弄一個回去當側妃,中陽侯夫人還不願意,只想讓她們當正妃,現在可好了,側妃沒撈上,卻成了王爺的侍妾了。

  葉雲水暗自思量著,只覺得這事兒比自個兒院子裡進來兩個侍妾有意思多了。

  丫鬟們面色各異,這來了倆侍妾,世子妃非但不惱,反而還在笑,該不會是怒急反笑吧?

  葉雲水不知丫鬟們心裡的想法,正想著那對雙胞胎,胡桃就從外面傳話進來,「稟世子妃,中陽侯夫人求見。」

  說曹操,曹操到,葉雲水無暇細想,便讓人請中陽侯夫人進來。

  葉雲水與中陽侯夫人僅在正月十五的賞月宴上有過一面之緣,交情不深,可這中陽侯夫人此時竟是哭著進門的,這不像嫁女,反而像是奔喪似的。

  中陽侯夫人抹著眼淚進了門,一屋子的丫鬟婆子都拿眼睛瞪她。綠園和紅棗更是使勁兒地剜她幾眼,今兒墨雲剛嫁出門,轉眼就來個抹淚的,這不是追上門給人添堵嗎?   中陽侯夫人似也察覺不妥,連忙用帕子擦拭眼淚,與葉雲水見了禮,尷尬地擠出笑來,「我這心裡頭實在是難受,世子妃莫怪罪!」

  葉雲水讓人扶了她坐下,語氣平淡地道:「您閨女沒嫁了我這院子裡頭,中陽侯夫人怎麼找到我這兒來了?」

  一句話把距離先給拉開,她跟這位侯府夫人可沒什麼交情,何況她又是皇后的人。

  中陽侯夫人唉聲嘆氣地道:「要是進了妳這門,我也沒這麼不放心了!」

  這是說跟了秦穆戎好歹算過得去?還是說她不苛待侍妾?這話裡頭的含義可多了。

  葉雲水抿了一下嘴唇,淡漠地回道:「莊親王乃大月國第一親王,戰功無數,是人人景仰的英雄!聖上選了您府上兩位嫡小姐為貴妾來侍奉莊親王,是對中陽侯的信任,我能理解您不忍女兒離家遠嫁的苦心!」

  她嘴上這般說,心裡對中陽侯夫人卻頗為不恥。

  那對雙胞胎雖是姿色不錯,可比起宮裡頭的不算出類拔萃,現在又是明啟帝親自下的旨意,人已經抬到王府,她不到馮側妃跟前說嘴,卻跑到自個兒院子裡來,更何況事情沒有轉圜的餘地,她說那些話實在很不恰當。

  中陽侯夫人翕了翕嘴,目光在屋子裡的丫鬟們身上轉了一圈,有些欲言又止。

  葉雲水打發下去幾個小丫鬟,中陽侯夫人才低聲道:「我那兩個女兒還未到二十,總不能嫁來不久就……世子妃,妳與我說句實話,王爺的身子骨到底行不行?」

  中陽侯夫人這話一出,葉雲水皺緊眉頭,直接斥道:「王爺的身子骨硬朗得很,您這話實在不中聽!再說,您要問王爺的事理應去找馮側妃娘娘問,怎會問起我來?您這兩位寶貝閨女到王府是聖上下的旨意,您有何不滿,到宮裡說去,莫到我們府上來說事!」

  中陽侯夫人見葉雲水惱了,氣急下便順嘴說道:「如今外面人都知,王爺只讓世子妃近前侍奉,旁人連面都見不得!我去問馮側妃娘娘,她也知道啊!」

  葉雲水的臉色忽然沉了下來,咬著牙言道:「中陽侯夫人,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中陽侯夫人見葉雲水面帶厲色,也知說錯了話,氣焰矮了一截,可仍不依不饒地道:「這又不是我說的,是外面傳的……我不過是想請世子妃給個話而已!」

  「無可奉告!綠園,送客!」葉雲水緊攥著拳頭,氣得渾身發抖,如若不是明啟帝剛送了人來,她還真不介意賞這位侯府夫人一頓撣子。

  中陽侯夫人還欲再說,卻被葉雲水身邊的婆子給擋了回去,「夫人,請吧!」

  中陽侯夫人面色訕訕,急切地問道:「我不過是想知道王爺的身體如何,這也不能告知?」

  「王爺的身體如何,有董太醫調理,而且只是傷病而已,您中陽侯夫人的兩個女兒縱使如花似玉,天下少有,可既是被聖上賜給王爺,那就是王爺的人,死也要死在王府!中陽侯夫人,您有意見就去宮裡頭說,本妃無可奉告,而且如若您再胡言亂語,別怪我上摺子到宮裡告您一個污蔑皇親之罪!」葉雲水這話說得狠厲,讓中陽侯夫人咬著下唇,滿臉不甘。

  葉雲水心中極惱,她雖聽說過那些風言風語,卻沒想到居然傳成了這樣。

  這屋中正劍拔弩張地僵持著,門口忽然傳來了嘈雜聲,原來是馮側妃屋裡的嬤嬤過來請示事。

  葉雲水看著那嬤嬤半晌才讓她說話,而本欲離去的中陽侯夫人也停下了腳步。

  馮側妃的嬤嬤上前行了禮才回話道:「馮側妃娘娘使喚老奴來問世子妃今晚是否到翰堂去?請世子妃與王爺回稟一聲,問今晚的喜房是搭在翰堂,還是等王爺傷好之後再行圓房之禮?」

  這嬤嬤的話一出,屋中人譁然,連中陽侯夫人感到驚異,看向葉雲水的目光帶著質問。

  這話無疑是在火星上又澆了一勺子油,讓葉雲水緊繃著不發的弦徹底斷裂。

  馮側妃顯然知道中陽侯夫人就在她這兒,而且也知中陽侯夫人到底是為了什麼事來的,這時候讓嬤嬤來問她這事,不是火上澆油是什麼?

  這馮老妖婆就是見不得她有一點兒好!   葉雲水橫了那嬤嬤一眼,狠厲地道:「這府裡頭何時輪到我做主了?你們馮側妃是病得起不了床了?還是張不開嘴問話了?剛剛瞧著還俐落著,怎麼這麼一會兒就不行事了?」

  那嬤嬤一怔,又意有所指地看了中陽侯夫人一眼,話中帶話地回道:「王爺如今只肯見世子……世子爺和世子妃,馮側妃娘娘見不到面,自是無法請示,這事兒只能託付世子妃了!」

  「那問問你們馮側妃,是不是她那院子裡往後誰去翰堂侍候王爺都是由我來安排?她要是同意,我立馬就去翰堂請示!」葉雲水幾近怒吼。

  那嬤嬤錯愕,臉色訕訕地道:「老奴只是傳話而已。」

  「妳不去?那我親自去問!」葉雲水現下是真的惱了。

  這中陽侯夫人找到她這兒來,多半也是馮老妖婆挑唆的。

  葉雲水本就被中陽侯夫人惹了一肚子氣,馮側妃還橫插一桿,真當她是好欺負的嗎?

  說她些旁的事葉雲水並不在意,可這等污水盆子扣下來,她怎能不駁?

  葉雲水起身就要往外走,卻被那嬤嬤攔住了,勸阻道:「世子妃莫急,馮側妃娘娘也是今兒身體不舒適,這才請託世子妃幫個忙的……」

  挑釁完又想推脫責任?

  府中之人自知怎麼回事,這還有中陽侯夫人在,這閒話是傳定了,馮老妖婆打的真是好算盤!

  葉雲水冷冷地看著那嬤嬤,「馮側妃身體不舒適?那我就更應該過去瞧瞧了,好歹也是庶母妃,本妃就過去孝敬孝敬!」葉雲水最後那四個字是從牙縫兒裡擠出來的。她吩咐杜鵑帶上藥箱,上前一把推開那嬤嬤,帶著人就往外走。

  那來回事的嬤嬤眼見不好,欲往外先跑去傳信,還未走出兩步,就被巧喜一把攔住,「這位嬤嬤,您許久都不來一趟,還是坐了這兒歇歇!今兒我們院子裡的墨雲姑娘出嫁,我這就讓人端點兒喜糖、喜茶來給您,好歹您也沾沾喜氣兒再走!」

  巧喜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樣,讓那嬤嬤一驚,「抓把喜糖就行,不用吃茶了!」

  這嬤嬤裝傻充愣,巧喜卻撂了臉子,「世子妃賞您杯茶是瞧得起您,帶走!」巧喜話音一落,兩個婆子上前架了那嬤嬤就往西廂去,而這一會兒功夫,葉雲水已帶著人出了院子。

  中陽侯夫人被晾在這裡有些發懵,沒想到這一轉眼葉雲水就奔著馮側妃的院子去了。她思忖一下,緊跟了過去,剛剛聽那意思,王爺能否圓上房都是回事,她那兩個閨女到王府已經「下嫁」了,若連圓房都圓不上,想得寵就更難了,她如何能不急?

  葉雲水未讓人傳話,而是直接吩咐人將暖轎抬往馮側妃的院子去。

  馮側妃院子門口的守門婆子瞧著葉雲水的暖轎過來,心中有些納悶,只道世子妃從未來過這院子,今兒是吹什麼風來著?

  不過,守門的婆子留了個心眼兒,讓別人先周旋著,她連忙往回跑著去傳信兒。

  馮側妃聽了婆子傳話,知道葉雲水找上門來了,不禁皺緊眉頭。丁氏這會兒也在馮側妃院子裡,聽說葉雲水來了,嘲諷地道:「這瘋女人,被人傳了這些閒話還不找個地兒躲起來哭,還好意思跑出來?真是不知臊得慌!」

  馮側妃也沒想到葉雲水居然會直接衝上門來,也納悶這葉雲水就算到了她這兒來又能如何?她不過是使喚人問句話而已。可她直奔了自己的院子來,顯然是惱了。她不過是提點了中陽侯夫人說王爺的事如今是葉雲水全權管著,這位夫人不會說了什麼不中聽的吧?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還是先躲一躲才好!

  這般想著,馮側妃便吩咐丁氏道:「先扶我進去躺著,就說我身子骨不舒服,這會兒不能見客!稍後妳去門口攔上一攔,實在攔不住再說!」

  丁氏扶著馮側妃進屋又點頭應下,忽然想起葉雲水那雞毛撣子,不由得打了個冷顫,心裡嘀咕著這女人最好別又發瘋。

作者資料

琴律

起點女生網作者,女生作者裡頭髮最短的──比禿長點兒,比板寸短點兒;性格多變──比溫柔粗狂點兒,比暴躁細膩點兒;做事較真──碼字苛刻點兒,家務胡鬧點兒;終歸是一大手大腳、沒心沒肺的主。著有《藥窕淑女》。 相關著作 《喜嫁1:鋒芒初露鬥極品》 《喜嫁2:但求君心似我心》 《喜嫁3:瀟灑出閣繫真情》 《藥窕淑女1》 《藥窕淑女10(完)》 《藥窕淑女2》 《藥窕淑女3》 《藥窕淑女4》 《藥窕淑女5》 《藥窕淑女6》 《藥窕淑女7》 《藥窕淑女8》 《藥窕淑女9》

基本資料

作者:琴律 出版社:麥田 書系:漾小說 出版日期:2012-08-20 ISBN:9789861737683 城邦書號:RB6056 規格:膠裝 / 黑白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