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大俠,別怕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大俠,別怕

  • 作者:夢三生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1-08-22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銀色十字夢》、《奇妙糖果屋》、《荊棘天使》、《如果當時不放手》超人氣作者夢三生首部江湖小說! ◆《甜芯》月刊人氣漫畫家林珉萱(小威老師)跨刀繪製封面! 她眼中的江湖似乎很快樂,有大俠,有大俠套餐,那就是江湖生活; 他的江湖很簡單,就是復仇二字,但當那個紅衣小姑娘闖入他的生活後,一切都變了。 夢三生的江湖很輕快,但也充滿了陰謀與殺機,充滿了愛戀與背叛! 搶個大俠做壓寨相公是寶寶的畢生追求,江湖生活是她的最終嚮往。因為兒時的約定,盛寶華初入江湖尋找大俠慕容雲天。生著一副天真單純樣貌的寶寶其實是個腹黑的小狐狸,闖江湖的生活也過得有滋有味。 江湖險惡並不是說說而已的,寶寶其實只想拐個大俠回飛天寨成親,但是卻捲入了一場血雨腥風中,不僅丟了大俠,還差點把自己的小命也給丟了。 是天然呆少女,還是詭計多端的小狐狸?是冷峻正義的大俠,還是陰險腹黑的幕後黑手?夢三生首部江湖大戲,感動不容錯過! 【編輯推薦】 《大俠,別怕》是夢三生首次嘗試武俠類的題材。她勾畫出了一個陰謀溫暖並存的江湖,情節跌宕起伏,男女主角的愛情感人至深。錯綜複雜的江湖牽引著所有人的命運,不看到最後永遠不知道故事的真相。 與以往夢三生的作品一樣,這本《大俠,別怕》也有女性讀者所喜愛的帥哥們,各種性格,各種身份,與女主角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夢三生的江湖,是別樣的江湖,讀者所喜愛的所希望的都可以在這裡找到!

內文試閱

01慕容雲天


  寶雲山飛天寨近日出了一樁大事,寨主盛飛天的寶貝獨生女兒盛寶華離家出走了,留書如下:「爹爹在上,女兒早已與慕容大俠○○XX,○○不嫁!」

  「這這這……」盛飛天瞪著信紙末端那一個觸目驚心的感嘆號,一掌拍碎了飯桌,「慕容大俠?是誰?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把我的女兒圈圈叉叉了!」

  寨主,小……小點聲,大小姐的名節要緊哇!」小鬍子軍師一頭冷汗,莫非寨主想要把大小姐已經被圈圈叉叉的事情嚷嚷得人盡皆知?

  盛飛天聞言,立刻捂住嘴巴,連連點頭。

  「可是寨主,大小姐與縣太爺公子的親事怎麼辦?」小鬍子軍師又一臉為難地問道。

  盛飛天看了看書信上最後那一句「○○不嫁」,不禁老淚縱橫,仰天長嘯,「我的寶貝傻女兒,為什麼不嫁,莫非妳因已經被圈圈叉叉而自卑麼?凡事有爹爹為妳做主嘛!壓寨相公妳想要幾個都沒有問題,誰敢嫌棄妳呀!為什麼要離家出走啊啊啊……」

  五年一次的武林大會在鳳仙鎮舉行,江湖老字型大小客棧連鎖店悅來客棧的老闆財如命一大早就開始忙碌起來。雖然今年的武林大會促進了鳳仙鎮旅遊業的繁榮以及他個人錢袋的昌盛,但是這幾天住進店裡的都是江湖大老,沒有一個是省心的主兒,萬一惹惱了誰得罪了誰,恐怕他就得去地府伺候閻王老爺了。

  「把這幾籠湯包送到一號、三號、七號、九號、十號桌上。」財如命低聲吩咐夥計。

  「他們沒有點湯包啊。」夥計翻了翻菜單,疑惑道。

  「就說是孝敬他們的。」

  「啊?為什麼單孝敬他們幾個?大堂裡還有好多客人呀。」夥計不明白了。

  「哼,所以說你是夥計我是老闆,說你笨還真笨。」財如命的聲音更低了,「那幾個都是貴客,貴客!懂不懂啊你!」

  「哦哦,懂了懂了。」夥計忙露出一臉心領神會的笑容。

  「等一下!」財如命猶豫了一下,因為他看到靠窗的角落裡不知何時坐了一個容貌秀麗的公子,他瞇著桃花眼上上下下打量了對方一通,然後摸了摸下巴笑道,「靠窗的那桌也送一籠。」說罷,搖了搖頭,又改了主意,「算了,還是我親自送過去。」

  「那是誰啊?」夥計驚訝了,是誰那麼大面子讓一貫吝嗇的鐵公雞老闆不但慷慨拔毛送湯包不說,還親自到場?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來路,可是你瞧瞧那人的姿勢、神態、穿著,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公子。不僅如此,你看看他坐的位置,那個位置可擁有最佳的視角,坐在那裡可將整個客棧大堂盡收眼底,並且因為他的背後是牆,因此完全不留空門給敵人,而且又靠著窗,一有動靜隨時可以躍窗而出,這可是個老江湖啊。」財如命兩眼放光,滔滔不絕,隨即下結論,「這位公子一定出自武林世家,有良好的背景以及過人的江湖經驗!」

  夥計不住地點頭,一臉的欽佩。

  此時,財如命口中那個來歷非凡的公子正斜靠在窗邊,烏黑的長髮用木簪挽成一個鬆鬆的髻,看起來慵懶無害。將客棧老闆的點評一字不落地聽在耳中,他脣邊泛起一抹譏誚的笑意,低頭飲茶。正喝著茶,耳邊忽然傳來「篤篤篤」的聲音,他握緊了手中的摺扇,微微側頭看向窗外。

  窗外,薄薄的晨光中,一頭灰毛小驢踏著街道上青石板「篤篤」地走來,大約是牠眼前釣著的那根新鮮又大根的胡蘿蔔讓牠覺得心情舒暢,因此牠走得十分歡快。

  驢背上坐著一個紅衣少女,那根繫著胡蘿蔔的釣竿正捏在她手裡。要說那身紅,紅得也當真十分喜慶,比衣服更喜慶的是那張臉,紅紅的兩坨胭脂讓那臉看起來分外喜人。

  「噗嗤」一聲,公子笑了起來,隨即用扇子擋住了脣邊那過於燦爛的笑容。

  不過一盞茶的時間,那紅衣少女已經走到了悅來客棧的門口。她跳下驢背,解下釣竿上繫著的胡蘿蔔,隨手將其塞進灰毛小驢的嘴巴裡,然後安撫性地給那小驢順了順毛,大踏步走進了客棧。

  「這位姑娘裡邊請,您要點什麼?」夥計咧開嘴,露出八顆牙,堆起一個十分標準的服務性笑容,殷勤地迎了上去。

  老闆說過,微笑服務才能客似雲來。

  「你們有什麼呀?」紅衣少女扭頭看向夥計。

  「武林大會召開在即,我們新推出了特色大俠套餐,不如您試試啊?非常實惠,一壺酒、一碗米飯加二兩牛肉,可以弄成蓋澆飯吃,還送碗清湯,清湯喝完還能續喲,才一兩銀子!」夥計豎起一根食指,十分熱情地推薦,「而且我們悅來客棧是江湖連鎖店,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悅來客棧,跑到哪都是這價兒,童叟無欺啊!」

  「哇,這就是江湖啊!」紅衣少女眼睛亮閃閃,豪氣干雲地道,「就來一份大俠套餐!」

  「好嘞,您稍等。」夥計一甩布巾,俐落地去報菜單了。

  紅衣少女找了個空位坐下,眼睛滴溜溜地亂轉,四下打量著,一副十分新奇的模樣。

  「這次武林大會可是年輕人的天下了。」身後有人一聲長嘆。

  「是啊,龍吟劍主人季玉英、紫玉閣閣主梅傲寒,哪一個不是年紀輕輕就身懷絕技的少年英雄?長江後浪推前浪啊,不服老都不行了。」另一人搭話。

  「喂喂,我聽說慕容家的三公子慕容雲天也會來……」

  聽到「慕容雲天」四個字,紅衣少女的耳朵立刻豎了起來。她支楞著耳朵,聽了半天也沒聽到那些人再吭一聲,有些沉不住氣地扭過頭,就見身後的八仙桌上坐著五六個佩著劍的中年人。

  「勞駕問下,你們見過慕容大俠麼?」紅衣少女終是沒忍住,開口問道。

  許是少女的聲音太過高亢,許是「慕容大俠」的名號太過響亮,此問一出,立刻引來了客棧裡所有人的注意。

  那一桌的人也都驚住了,呆望著她,一時無人答話。

  「姑娘問的是哪一個慕容大俠?」七號桌的紫衣公子笑咪咪地問。

  「當然是慕容雲天大俠!」紅衣少女一臉理所當然地給出答案,亮晶晶的眼睛裡寫滿了驕傲。聽聽,連名字都如此威風,一聽就知道名字的主人是個大俠!

  此言一出,舉座皆驚,眾人沒有料到這姑娘口中的慕容大俠居然真的是慕容雲天,那年少成名、俠義為懷、全身找不出一點瑕疵的人物。

  「哦?不知姑娘找他所為何事?」九號桌的青衣公子只是稍稍驚了一下,便接著問。   「找他娶我呀。」紅衣少女依然是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此言亦是十分的驚人,看著這姑娘的尊容,眾人通通笑翻。

  「笑屁啊,他答應我滿十六歲即要娶我過門的。本姑娘剛過了十六歲生辰便出來找他了!」紅衣少女瞪圓了烏溜溜的眼睛,不爽地吼道。

  「啊?姑娘見過慕容公子?」三號桌那個粉衣女子看著紅衣少女臉上那鮮豔可怕的妝容,忍不住輕呼出聲。江湖傳言慕容雲天不近女色,莫非他的審美眼光竟是如此的異於常人?

  「那是自然!」紅衣少女露齒一笑,洋洋得意。

  「不知道慕容公子長得什麼模樣?」坐在十二號桌的打扮妖豔的女子拉開凳子請她坐下。

  紅衣少女也不扭捏推辭,站起身大剌剌地走過去坐下,拿了一個包子便啃,邊啃邊搖頭晃腦地說道:「這個嘛,我也說不好,反正比龍吟劍主人季玉英還要俊俏,比紫玉閣閣主梅傲寒的武功還要好!」

  其實她那裡認得什麼龍吟劍主人、紫玉閣閣主,只是聽剛剛那些人的談論,覺得這兩個應該都是很厲害的人物,那麼,她理所當然地覺得慕容大俠一定要比他們兩個更厲害才對。

  聽她這樣說,七號桌的紫衣公子和九號桌的青衣公子面色有些不好看,坐在窗邊的那一位卻是笑了起來:「那慕容雲天當真有妳說的那般好?」

  聽出這語氣裡的不屑,紅衣少女「呼」地一下站了起來,瞪著眼睛張牙舞爪:「誰?誰在說話?」

  「我。」窗邊的位置傳來一個溫溫軟軟的聲音,煞是好聽。

  紅衣少女循聲望去,一眼望進一灣溫柔淺笑的眼眸裡。她稍稍呆了呆,隨即晃了晃腦袋,抬手輕拍著自己的臉頰,紅著臉怒吼:「別以為長得帥我就不打你!不准你說慕容大俠的壞話!」

  窗邊的男子搖著扇子笑了起來,只是他的笑容只維持了一小會兒,因為那紅衣少女忽然呆呆地看著他,臉上越來越紅,眼睛越來越亮,那眼神……簡直就像是小狗兒看到了肉骨頭一般……

  「妳……在看什麼?」他合上摺扇,皺眉輕問。

  「慕……慕容大俠!」紅衣少女忽然歡呼一聲,丟下手裡的包子,撒著歡兒奔向他,直接跳進了他的懷裡。

  那男子呆呆地看著懷中少女比陽光還燦爛的笑臉,夾在指間的暗器猶豫了一下,又收回了袖中。

  「慕容大俠!我是寶寶啊!寶寶!」紅衣少女趴在他懷裡,摟著他的脖子親昵地亂蹭。

  「寶寶?」抱著懷中那看起來身量未足,但手感卻極好的小小身子,那男子揚了揚眉。

  「嗯!寶寶!」紅衣少女用力地點頭,眼睛亮晶晶地看著他,像小狗兒一般,只差搖尾巴了。

  「妳認得我?」慕容雲天又問。

  「認得啊!你頭上那根木簪是我送給你的耶!那個是我娘送給我爹的定情信物,我悄悄地偷了來送給你當定情信物的,你不記得了麼?」紅衣少女空出手來指了指他頭上挽髮用的木簪。

  慕容雲天發誓,他聽到了客棧裡其他人的悶笑聲。

  「你在生氣麼?」紅衣少女極會察言觀色,她看著他越來越黑的臉,怯怯地、不安地動了動。

  「妳又知道?」慕容雲天淡淡地瞥向她。

  「嗯,你現在的臉跟爹爹生氣的時候一模一樣。」紅衣少女委屈地癟嘴,臉都一樣黑。

  客棧裡的笑聲又多了一些。

  「你真的不記得寶寶了麼?」紅衣少女摟著他的脖子,委委屈屈地看著他。

  看著那雙水汪汪的眼睛,慕容雲天的否定卡在喉嚨裡吐不出來了,總覺得……像在欺負小孩子。

  「十年前,寶寶被賣糖葫蘆的人販子騙走,是你救了我啊!」紅衣少女急急地看著他,揪緊了他的衣袖,一副唯恐他不認帳的表情,「是你將我送回寶雲山的,你還答應等我十六歲的時候就娶我過門當大俠夫人的啊!」

  「十年前啊……」慕容雲天忽然笑了一下,似乎想起來的確有這麼一樁事。

  在那段灰色的記憶裡,有一個穿著大紅襖,紮著雙髻,圓圓胖胖的像個小阿福般的小女孩,她扯著那個蒼白少年的手臂不肯放開,烏溜溜的眼睛瞅著那個少年,奶聲奶氣地說:「大俠大俠,你不要走嘛,留下給我當壓寨相公啊!」

  少年揉了揉她的腦袋,轉身欲走,結果那小女孩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得眼淚鼻涕一起流,一邊哭還一邊嚷嚷著:「相公!相公!」

  少年無奈地轉身拉她,她卻賴在地上不肯起來,嘴裡還嘟囔著問:「你給我當相公不?」她仰著哭花的小臉,眼淚汪汪地瞅著他,一副不同意就繼續哭給你看的樣子。

  當時,那個少年是怎麼回答的?他好像溫柔地用手帕擦去了她滿臉的鼻涕眼淚,然後捏了捏她粉粉的臉頰,笑著說:「妳太小了,等妳十六歲的時候再來找我吧。」

  「那你叫什麼名字啊?」胖乎乎的小女孩可不是好糊弄的主兒,她眨著眼睛問未來相公的名字。

  蒼白的少年微笑著回答她:「慕容雲天。」

  記憶中那個圓滾滾的小女孩的臉和眼前這個紅衣少女的臉漸漸重疊在一起,慕容雲天輕笑:「那麼,妳十六歲了麼?」

  「嗯,我過完十六歲生辰就出來找你了!」紅衣少女的眼睛更亮了。

  慕容雲天看著她的樣子,忽然有種不太妙的感覺。

  果然,下一刻,便聽到那紅衣少女脆生生地道:「大俠,跟我回寶雲山飛天寨當壓寨相公吧!」

  客棧裡靜默半晌,不知道是誰沒忍住,「噗嗤」一下笑出聲,然後每個人都笑得東倒西歪起來,只有那個小夥計一臉崇拜地看著財如命,「老闆,您的眼光真好,沒想到他居然就是江湖上那個大名鼎鼎的慕容公子!」

  財如命搖頭晃腦,洋洋得意,笑咪咪的桃花眼打量著那纏著慕容雲天的紅衣少女,這少女的來歷也不簡單呢!江湖傳言寶雲山飛天寨盛飛天的獨生女兒盛寶華留書出走,愛女成痴的盛飛天震怒,設下了江湖懸賞令,稱誰能將盛寶華安然送回飛天寨,即贈一千兩黃金。

  寶雲山的富庶江湖人所共知,這懸賞令自然引起了無數人的興趣。

  自然,作為商人的財如命首當其衝。都說人如其名,他可是名副其實的愛財如命。於是那雙桃花眼瞇得更厲害了,在他的眼裡,那個紅衣少女已經幻化成了一堆金燦燦亮閃閃的黃金,耀得他快要睜不開眼了。   「壓寨……相公?」在客棧眾人的哄笑聲中,慕容雲天被這個驚世駭俗的名詞驚到,一時反應不能。

  「嗯嗯,跟我回寶雲山飛天寨當壓寨相公吧,我一定會對你好的!」盛寶華趴在他懷裡,雙手摟著他的脖子,亮閃閃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他,一臉鄭重地許下承諾。

  「……」慕容雲天持續反應不能。

  「我會好好疼你,不讓別人欺負你,給你錢花,還給你糖吃。」見他不答,盛寶華又往他懷裡鑽了鑽,湊得更近,咬咬牙似乎下了什麼決心似的接著道,「還有最最疼我的阿爹,我也可以分給你一半哦!」

  寶雲山飛天寨裡正在籌劃著尋女事宜的盛飛天狠狠地打了個大噴嚏,然後揉揉鼻子默默垂淚,「我可憐的寶寶一定在想阿爹了……」

  而悅來客棧裡,盛寶華為了勾引到她的壓寨相公,大方地把爹爹讓出去了一半……

  客棧裡客人們的笑聲更肆意了。

  耳邊充斥著眾人的笑聲,眼前那張紅通通的小臉不知不覺越湊越近。慕容雲天的眉毛幾不可見地抖動了一下,終於抬手輕輕地把那張貼上來的臉推開了些許,眼見著那張臉被他的手推擠得都快變形了,卻還在鍥而不捨地拼命往他跟前湊,他也忍俊不禁地改推為捏,捏住那紅通通的腮幫子,軟乎乎的很好捏。

  唔,痛……腮幫子上的痛感讓那雙大大的眼睛染了一層薄薄的霧氣,盛寶華忍耐著任由他捏圓搓扁,繼續期待地望著他。

  慕容雲天卻是突然鬆了手,剛剛還停留在懷中少女臉上的手已經握著摺扇指向了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旁的灰衣男子。

  摺扇不偏不倚地抵在那男子的頸間,劃出了一條細細的血線。

  客棧裡的笑聲戛然而止,氣氛一時變得有些冷凝。

  那一把小小的紙質摺扇在高手的手裡,便是可瞬間奪人性命的利器。

  「三公子,大公子來信了。」那灰衣男子沒有動,任由摺扇劃破他的脖子,垂眸稟道。

  慕容雲天慢慢收回手,拎著盛寶華的衣領將她從自己懷中提起來,然後起身離開。

  「大俠!」眼見著自己要被丟下,盛寶華眼明手快地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袖。

  慕容雲天低頭看了看捏住自己衣袖的小小手兒,回眸一笑,溫言道:「乖,我有事要辦,妳在這裡等我。」

  「嗯!」盛寶華眼睛一亮,乖巧地應了一聲,依依不捨地鬆開了手,目送他和那灰衣男子走出門去。

  慕容雲天大步走出客棧,撣了撣剛剛被拉過的衣袖,「我記得我說過,不要突然出現在我身後,如果失手殺了你,大哥會責怪我的。」

  「是。」灰衣男子低頭,抬手抹去頸間那細細的一條血線。

  這邊,盛寶華眼巴巴地看著慕容雲天走出自己的視線,扭身坐在他剛剛坐過的位置上,支著下巴發呆。客棧裡三三兩兩的喝酒聊天八卦聲又起,只是總會有人悄悄打量那個坐在窗邊的位置上認真發呆的紅衣少女。

  財如命摸了摸下巴,瞧她傻乎乎缺根筋的樣子,那慕容雲天分明就是找個藉口甩開她而已。不過傻才好,傻點好騙呀。

  「姑娘,您的大俠套餐!」夥計端著盤子出來上菜,「一壺酒、一碗米飯、二兩牛肉,送清湯一碗,菜齊了。」

  「嗯嗯。」盛寶華抽了筷子出來,埋頭吃飯。

  財如命笑咪咪地端了一籠湯包走到她面前。

  「我沒有點這個。」盛寶華抬頭,臉上還黏著米粒,模樣令人發噱。

  「這是我請姑娘的。」財如命將湯包放在她桌上,在她對面坐下。

  盛寶華看著眼前這個眼睛笑成一條縫的男子,他身著藕荷色的亮緞袍子,看起來富貴逼人,卻又和善可親。

  模樣也不賴,只是比慕容大俠差了一點點。

  「小鬍子叔叔說,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煞有介事地點了點腦袋,盛寶華瞪著烏溜溜的眼珠子道。

  財如命愣了一下,笑得更歡了,這姑娘真是……傻得可愛。

  「姑娘多慮了,區區不才正是這家客棧的老闆,俗話說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更何況光天化日之下,在下又怎麼會對姑娘懷有惡意呢?」

  盛寶華想了一下,又點點頭,「你說得很有道理,謝謝啊。」

  「趁熱吃。」財如命將湯包往前推了推。

  盛寶華看了一眼熱氣騰騰的湯包,捏起一個來咬破一點皮,慢慢吮著湯汁喝,然後幸福地瞇起眼睛,「好吃。」

  財如命掩袖笑了一下,「姑娘慢慢吃,在下先失陪了。」

  「嗯。」盛寶華點點頭,繼續吃。

  「老闆,那姑娘真是慕容大俠的未婚妻子?」夥計見大老闆走到櫃臺邊,立刻狗腿地湊上去八卦。

  「扯淡。」財如命笑咪咪地抬手往他腦門上彈了一下。

  小夥計痛呼一聲,捂住腦袋,「那您還親自上菜?」

  「那是金子,一堆金子。」財如命瞇著眼睛笑,從櫃臺邊拿了毛筆,飽飽地蘸上墨汁,低頭寫下幾行字,折起來丟給夥計,「去,送到迷離門,就說這消息值一千兩黃金,我只賣五百兩。」

  「好嘞!」夥計的眼睛也開始閃閃發光,趕緊地將活兒交給旁人,自己拿了信衝進馬廄,牽了馬就走。

  盛寶華自然不知道財如命打的是什麼算盤,她美滋滋地吃著湯包,心裡還嘀咕著小鬍子叔叔總是嚇唬她說什麼江湖險惡,原來都是騙人的。

  江湖上的人多好呀,還送湯包給她吃,最最好的就是她一下子就找著了慕容大俠!

作者資料

夢三生

小生江蘇通州人氏,本名張鳳,頗有中國風的名字……小生不才,混得江蘇大學畢業,2005年底以「夢三生」之名開始文字工作者生涯。不喜歡眾人皆醉我獨醒的無奈,寧可夢裡迷醉三生,喜歡聆聽鍵盤上那帶著節奏的音符。江湖之中,血雨腥風,幾多殘酷,幾多無奈?鍵盤中流淌的故事,你是否能為之感動?

基本資料

作者:夢三生 繪者:林珉萱(小威老師)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1-08-22 ISBN:9789571045825 城邦書號:SPP4502320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