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科普 > 植物
山林花草追尋記:日本植物學之父牧野富太郎的自然書寫,最真實動人的生態現場踏查紀實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山林花草追尋記:日本植物學之父牧野富太郎的自然書寫,最真實動人的生態現場踏查紀實

  • 作者:牧野富太郎(まきの とみたろう)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24-05-30
  • 定價:420元
  • 優惠價:79折 332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315元,贈紅利15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99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2024愛閱節/新書看漲/科普學習
  •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內容簡介

走進山,是牧野富太郎接觸植物的契機, 山是植物的初生地,也是他心靈的原鄉。 「我覺得自己出生在這個世上,就是要來當植物伴侶的。我甚至懷疑過自己是不是草木的精靈呢!」 ――最天真爛漫的植物學家牧野富太郎 他是「日本植物學之父」, 台灣桂竹、愛玉的命名人, 畢生蒐集40萬件以上的植物標本,並為植物親手描繪了1700多幅圖鑑, 新種命名超過1500種,奠定了日本植物分類學的基礎。 牧野富太郎帶你探索蘊藏在植物中的滿滿喜悅和珍貴發現 牧野富太郎在童年時經常在位於故鄉佐川的山中遊玩,這也成為他接觸植物的契機。即使在開始研究之後,為了調查和收集植物,他仍然前往日本各地的山區,並將當時的情景記錄下來。 本書忠實地呈現牧野富太郎在日本各地山林遊歷與調查植物的現場,例如描述他在佐川山的童年經歷〈狐狸放屁〉,以及追尋植物時差點陷入危險的〈利尻山及其植物〉,還有充分談論日本各地高山植物的生態和魅力的〈夢幻美妙的高山植物〉等。 日本植物學之父不只帶我們認識植物,更透過拜訪植物所在場景,讓我們徜徉自然山林,彷彿可以與植物為友,與植物交心。 日本百萬暢銷文學名家梨木香步專文推薦 「在牧野富太郎與登山有關的記述中,最具特色的就是他會將每個場景描述得躍然紙上,讓人彷彿置身他所在的山林。想與牧野一同漫步山野之間的人,絕對不只有我。」 想與牧野一同漫步山野的朋友齊聲推薦(順序按姓氏筆畫排列) .古碧玲/作家 .洪廣冀/臺大地理環境資源學系副教授 .胖胖樹王瑞閔/金鼎獎科普作家 .崔祖錫/山岳探險與旅遊攝影作家 .雪羊/山岳作家 .游旨价/美國菲爾德自然史博物館博士後研究員 .黃瀚嶢/生態圖文創作者 .劉克襄/自然生態作家 .蔡思薇/暨南國際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透過本書,好像他就在眼前,我們緊緊跟著他的沿途以各種姿勢觀看植物;啊!若是能親見牧野,跟他仆地伏仰掏挖,豈不快哉。」——古碧玲/作家 「跟著牧野去爬山,你得以窺見這位『日本植物學之父』如何經驗與描寫日本的地景。你會想要如牧野一樣地走入山中,重燃對事物的好奇,以身為度地丈量自己與那些非人物種的距離。」——洪廣冀/臺大地理環境資源學系副教授 「想像跟隨牧野富太郎的腳步,伴著其如孩童般天真的筆觸與追根究柢的文字,回到一百多年前壯麗的日本群山觀察花草樹木,心中不由充滿一種難以言喻、清新又溫暖的滿足感。」——崔祖錫/山岳探險與旅遊攝影作家 「牧野富太郎的遊記是日本山野最珍貴的記憶資產。本書不僅帶領我們遨遊日本神奇美麗的山岳世界,更揭示了由其孕育而生神祕、繽紛的植物群像,和它們與世界各地之間的有趣聯繫。」——游旨价/美國菲爾德自然史博物館博士後研究員 「本書穿插著許多重要研究者的身影,相信對喜愛科學史的台灣讀者而言,會是相當有趣的史料。而即便不認識作者,牧野敦厚的文筆,搭配著電視劇閱讀,想必任何人也都會愛上這位植物學家的。」——黃瀚嶢/生態圖文創作者 「兼具科學訓練與感性的牧野富太郎,散文獨具匠心。牧野筆下看似閒散的植物故事,其實獨具自然慧眼,隨之出現的人物和典故也都大有來頭,是熱愛文學、自然與歷史之人都不能錯過的好書。」——蔡思薇/暨南國際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目錄

前言  為什麼花會散發香氣? 從北海道到東北  〔利尻山〕利尻山及其植物  〔羊蹄山〕後方羊蹄山的名稱由來  〔恐山〕握茸  〔秋田山野〕秋田蕗漫談 從關東甲信越到中部  〔栗駒山、鳥海山、戸隱山、駒岳等〕山草的分布  〔尾瀬〕長藏大怒  〔日光山〕赤沼溪蓀  〔筑波山、高尾山〕木通  〔清澄山、那智山〕日本沒有原生秋海棠  〔箱根山〕因廁得福  〔箱根山〕箱根的植物  〔富士山、小室山〕漫談分割火山  〔富士山〕登富士觀植物  〔立山〕越中立山的胡枝子  〔金精峠、立山、白山、御嶽山等〕聊高山植物  〔白馬岳、八岳〕採集山草  〔岩手山、御嶽山、立山、八岳等〕夢幻美妙的高山植物  〔神崎森林〕奇樹  〔飛驒山脈〕可口的食用菌──馬糞蕈  〔日本山野〕春天萌發的嫩草 從近畿到中國、四國、九州  〔伊吹山〕第一次的東京之旅  〔伊吹山〕《草木圖說》的澤薊和真薊  〔六甲山〕馬醉木  〔高野山〕紀州高野山的蛇柳  〔三段峽〕懸石蜘蛛  〔三段峽〕萬年芝  〔佐川山野〕地獄蟲  〔佐川山野〕狐狸放屁  〔佐川山野〕驚見鬼火  〔橫倉山〕所謂京丸牡丹  〔土佐深山〕石吊蘭  〔奧土居〕寄情櫻花  〔井之內谷〕訪豐後的野生梅花棲地  與植物相依為命的男人  私塾學者──牧野富太郎的腳步 梨木香步  台灣名家 好評推薦  名詞對照表

延伸內容

私塾學者──牧野富太郎的腳步 梨木香步 在野學者 與牧野富太郎一起爬山,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主題。 儘管牧野一生之中待在大學研究室的時間並不短,但世人對他「在野學者」的印象卻更為強烈,這大概與他「天生的植物學家」形象有很大的關連。他並非「碰巧會念書就選了植物學」,而是「非植物學不選」。 本書的一大看點,在於牧野描述了童年時期在故鄉佐川山區玩耍的回憶,讀來字裡行間皆彌漫著四國常綠闊葉林帶濃郁的森林氣息。在他後來與登山有關的記述中,最具特色的就是他會將每個場景描述得躍然紙上,讓人彷彿置身他所在的山林。而這都要歸功於他自幼養成的觀察習慣。身為一名作家,牧野在情景描寫上可謂綿綿不絕卻又簡單扼要,而且一定會標明必要資訊。例如有一條溪,就會寫溪水從何而來、流向哪裡;有一座山丘,就會描述它的方位與山勢規模,之後再一一帶過當地的植物名稱。讀者能切身感覺到這裡有這種植物,代表這是在山陰;有另一種植物,表示有些地方濕氣較重,有些地方則較為乾燥;這裡闊葉樹很多,冬天葉子枯萎後,採光一定很好;這裡的泥土長滿高山植物,一定混有碎石(就連乍看與植物無關的〈驚見鬼火〉一文,牧野也以令 人匪夷所思的程度鉅細靡遺描述了地形。文中雖然完全沒有提及磷火,資訊卻多得足以實施科學分析)。即使只是舉出植物名稱,例如這裡有一整片偃松,讀者腦海中也會浮現出栩栩如生的風景──低矮蒼翠的偃松覆蓋著山脊,視野中央到上方是一望無際的晴空──這正是偃松生長的環境。在牧野的筆下,山巒近在眼前。佐川山區相關的散文《狐狸放屁》裡,有一位見多識廣的女傭。這名女傭也非常有趣,「(她)熟知各種草木、菇類的名字,常常令我自嘆不如」,想到農村裡也有能與牧野匹敵、熱愛植物的女子,就令人振奮不已。這可是在野學者(牧野)與在野學者(女傭)難得的交手,真希望牧野能想起她的名字,在文中記錄下來。 根據自傳,牧野富太郎在九、十歲左右於當地學堂接觸了基本科目,拜師伊藤蘭林,修習書法、算術、四書五經。之後,他轉入領主的家塾,也就是後來成為鄉學的「名教館」,在那裡學到了當時最先進的地理、天文和物理知識。目前為止的教學內容皆深得他所好,因此他三天兩頭就往老師那裡跑。然而,十二歲左右,由於當時頒布了新學制,他被迫就讀小學,而小學並不適合他。他早已接觸過進階的學問,當然無法忍受從頭學習基礎知識,於是他輟學了,學歷從此中斷。輟學後,他仍一心求知,進入了位於高知的私塾,學習歐美植物學的知識,度過了充滿活力的少年研究生活。 他表示「我不喜歡(學校),所以輟學了」,至於原因「我目前還不清楚」。也許癥結點在於學校千篇一律的填鴨式教育,忽略了每個學生都有不同的天賦與興趣所在。早在那個時代,這個問題就已經浮出檯面。 天真爛漫 介紹牧野富太郎的文章常會有以下敘述「年幼時失去雙親,小學中輟後,自修植物學」。這樣的描述固然沒錯,卻像是在介紹於貧困中苦讀的偉人。然而實際上,他出身於富裕的釀酒商,在祖母的悉心呵護下長大。他之所以能從外國訂購書籍和器材,也是歸功於家中能幹的掌櫃不斷在經濟上支持他。他熱愛植物,一心想深入研究草木,遂前往東京大學理學院的植物學研究所,取得了教授的許可並出入研究室。想必教授也因為牧野的博學和對植物的熱情,被迷得暈頭轉向吧。 然而隨著牧野在國際上獲得肯定,教授也從意亂情迷中幡然醒悟(或許是忌妒他,又或許是遭情勢所逼,畢竟研究室的知識財產不能任外人予取予求,也可能兩者兼有)。仔細梳理,會發現東京大學對他的態度反反覆覆,一會兒被迷得七葷八素,一會兒又清醒過來,想方設法趕他出去,然後又有其他人為他著迷──就連祖母和掌櫃,也不惜耗盡萬貫家財,即便破產也要供應他研究費與生活費。不過最辛苦的還是牧野富太郎的妻子壽衛,她在十六歲時嫁給他,過著捉襟見肘的生活,還生下十三個孩子。為了撫育孩子長大並捍衛牧野的研究,她經常獨自與討債人周旋(債主上門時門口會立旗子,牧野總是確定旗子降下後才敢回家)。 為了籌措生活費和研究資金,她甚至經營起茶館,最終因為疲於奔命,五十多歲便過世了(但要說她過得不幸福嗎?這點只有她自己才能下定論。)牧野自小對植物學的熱情,幾乎迷倒了以祖母為代表的所有親朋好友。或許是他探究植物學的熱情,以及勤奮好學的態度,讓大家發現自己心中也有類似的單純夢想,進而激起了保護他的欲望吧。 事實上,牧野富太郎的「單純」還有另一個層面──幼稚,這麼講可能會有語病,稱為「天真爛漫」更恰當。牧野在樂不可支的時候,經常隨口吟出充滿赤子之心的詩詞,例如本書〈可口的食用菌──馬糞蕈〉中的大量俳句便令人拍案叫絕,彷彿看到了國小男生因為「大便」一詞而興奮得手舞足蹈。不光是這一篇,當讀者看到類似的有趣篇章時,肯定都會因為他活潑的筆觸而會心一笑。 此外,他雖然在公眾場合信誓旦旦地說自己對地位、聲譽和功名「沒有野心」,但在〈因廁得福〉這一篇中,卻又像個孩子不斷爭辯自己比大久保三郎早了六、七年採集到羅漢柏羊栖菜菌。其實他並不是在找碴,而是他的個性就是不吐不快。 他還說希望再遇到一次大地震,想看富士山爆發。不僅如此,他還企圖把火山一分為二,簡直是口無遮攔。然而,這分天真爛漫正是他研究的原動力,這點毋庸置疑。從〈吊石蜘蛛〉可得知,他即使在專業領域之外,也依舊「明察秋毫」,而這正是他的生活之道。 大概是因為他有著一顆閃閃發亮、難得一見、教人無法招架的「天真爛漫」,所以在他陷入人生困境之時,總會有男男女女對他伸出援手吧。 私塾學者──牧野的真本領 在〈《草木圖說》的澤薊與真薊〉一篇中,有這樣的描述:「圖解中收錄的澤薊圖與一旁的真薊圖兩者放反了,至今卻從未有人發現。」以及「也許圖片放錯只是作者偶然搞錯了順序,卻導致我們現在修正時,得將過去植物界慣用的澤薊與真薊的和名顛倒過來。」雖然我孤陋寡聞,不過據我所知,現在這兩個名字依舊沒有「顛倒過來」。Cirsium sieboldii 人稱真薊,但這所謂的「真薊」偏偏生長在濕地和沼澤。 以孩子單純的眼光來看,這就如同「國王的新衣」,稱之為「澤薊」顯然更恰當。牧野的追根究柢還不只於此。「近江國伊吹山腳下的村民」自古就會摘真薊來食用,對真薊的形狀肯定瞭若指掌,問題在於這個「真薊」到底是澤薊還是真薊呢?照理說只要不是新品種,自古流傳的稱呼就應該是植物的本名才對。於是,牧野請住在京都的朋友前往伊吹山腳,總算取得了那種植物,發現它的葉片寬大又柔軟,於是「心滿意足,高興得不得了」(過去人們口中的「真薊」葉子狹窄而多刺,並不適合食用。換言之,這種植物正是牧野當時堅稱「正確」的澤薊)。此番謎團儼然已在他心中拍板定案,然而牧野去世以後,真薊卻從昭和年間首度出版的《牧野新日本植物圖鑑》之中消失了,只在「澤薊」的項目中驚鴻一瞥,與水薊、煙管薊並列為澤薊的別名。都已經詳盡闡述澤薊和真薊的區別了,牧野啊,你這又是何苦呢?這代表了一件事──他在獲得新知後,可以毫不猶豫推翻自己從前的說法。得出此番結論,想必過程也是一波三折吧。 他在「澤薊」項目的結尾寫道:「除了本書摘錄的物種,日本還有約七十種薊類(Cirsium),彼此之間的關係錯綜複雜。」足見他下過多少苦功。如此真誠、毫不矯飾的行文,或許正是源自江戶時代末期盛行於日本各地、他所耳濡目染的私塾風範吧。 大學學術圈的人叫做「大學學者」,那麼當然也有「私塾學者」,這群人百花齊放,個性又「偏執」,卻自成一個完整的宇宙。每間私塾都充分展現了創辦者各自的心性,可謂與公家學校截然不同。不拘泥定論、不失赤子之心,不顧形象也要一解心中的疑問──這正是私塾學者牧野的真本領,他是在野最閃亮的一顆星。 想與牧野一同爬山涉水的人,絕對不只有我。

作者資料

牧野富太郎

牧野富太郎(まきの とみたろう, 1862-1957),是一位植物學家。他出生於高知縣高岡郡佐川町的一個酒造商和雜貨商家庭,從小在家附近的山中玩耍,對植物產生了親密的感情,並幾乎是自學獲得植物知識。1884年開始進出於東京大學理學部植物學教室,並在1912年成為該大學的講師。他自費創辦了《植物研究雜誌》,出版了《牧野日本植物圖鑑》,並撰寫了許多「植物隨筆」,致力於研究和普及植物知識。 他為新物種和品種命名的植物數量超過了1500種。他於1951年被授予文化功勞者獎,於1957年去世後,獲得文化勳章。除了對植物的熱情和精密的調查外,他明亮的散文也展現了作者的個性,至今仍深受許多讀者喜愛。

基本資料

作者:牧野富太郎(まきの とみたろう) 譯者:蘇暐婷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Neo Reading 出版日期:2024-05-30 ISBN:9786263901520 城邦書號:BCP041 規格:膠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