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618一日限定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最初物語【完整版】(經典回歸版)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宮部美幸《模仿犯》延伸展75折起!

內容簡介

早春的銀魚、初夏的鰹魚、深秋的柿子, 隱藏在四季流轉帶來的當令食材後面的是, 難以啟齒的真正心意,無法對他人開口的陰暗心思── 九則交織著美食與人情的江戶庶民的人生片段, 宮部美幸創作生涯又一代表時代小說短篇集。 【本書特色】 1、追加收錄本系列全新短篇〈祝賀之毒〉、〈鬼出去〉。 2、由日本知名插畫家三木謙吉(《落櫻繽紛》、《北一喜多捕物帖》) 操刀全新封面與內文插圖。 【故事大綱】 冬季的河裡,出現一具浮屍,是一名年約三十的女子。 她的身上一絲不掛,而且臉上顯得十分平靜,絲毫沒有恐懼或苦悶的跡象。 但是女人決心投河自盡時,為什麼要脫光衣服?而且那身衣服就在她自己的屋裡。 她要告訴世人什麼?還是兇手故布的疑陣? 茂七是一名經驗老到的捕吏, 帶著兩名手下糸吉和權三負責維持本所一帶的治安。 他首先面對的是一名年過三十尚未成親的女性挑賣醬油小販的浮屍。 當茂七懷疑是他殺時,她的老父親卻說:她不是自己跳河,而是那樣做著美夢被殺還比較幸福…… ──〈阿勢兇殺案〉 緊接著,神社裡躺了五條人命; 他們都是流浪兒,從七歲到十二歲。 是再也無法挨過寒冬而集體自殺?還是慘遭他人毒手? ──〈銀魚的眼睛〉 茂七除了追查命案之外,還得處理出一千兩跟魚販買一條鰹魚的這種足以令人暈厥的怪事。 究竟一千兩真正要買的是什麼? ──〈千兩鰹魚〉 除了這些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奇案之外, 茂七的身邊還有手藝高明,來歷神祕的豆皮壽司攤老闆、擁有神通力的少年等等, 令人在意的各路人馬,隨著四季流轉,在這江戶老街上演一齣又一齣人情劇…… 【名家推薦】 本書是描繪江戶本所深川一帶,人稱「回向院頭子」的捕吏茂七破案的推理小說。 宮部美幸以其敏銳的觀察力,交織著季節感與人情的悲歡來推展故事。 在每樁殺人事件的背後,都隱藏著一個封建社會的黑暗面。 ──楊永良(法學博士) 正因為是現在這種時代, 本書所描繪的理想的家族和人情的意義, 益發顯得重要。 ──末國善己(文藝評論家)

內文試閱

一 一整個臘月之所以會忙得不可開交,明明都是為了張羅新年,但只要來到正月初一、初二、初三,時間可就過得飛快了。 冬至過後,太陽露臉的時間應該會像榻榻米的紋路一樣,一點一點的慢慢拉長,不過仍舊晝短夜長,所以才更有這樣的感受。向人拜年、到神社參拜、吃年菜、品嚐近畿一帶運來的名酒。在酐暢之間,初三已過,人們會心想,咦,已經初四啦,已經初五啦,接著明天就是七草(※農曆一月七日,人們會在這天早上吃加入七種野草或蔬菜的粥。)。該取下新年的裝飾了。 儘管如此,這個新年還算平靜,這對回向院的茂七來說,著實慶幸。沒有嚴重的打架鬧事,也沒人受傷,更沒出什麼大案子。拜此之賜,他一時喝多了。感覺胃袋有點沉,動不動就直打嗝。 「呃……雖然是每年的例行公事,但我就是記不住。」 頭子娘在後門與前來兜售的菜販交談。 「薺菜、繁縷、蕪菁、蘿蔔。」 頭子娘像個小姑娘似的,屈指細數。 「再來呢?啊,芹菜。還有稻槎菜。這樣對嗎?」 「頭子娘,這樣只有六種。」 「咦?還差一個是什麼?」 「是鼠麴草。您每年都會忘了它。」 「是嗎。平時不會吃鼠麴草這種東西。」 「您說得對。」菜販笑容滿面。「和往年一樣,準備五人份就行對吧?」 「對。我們雖然是四個人,但糸吉一個人吃兩人份。」 謝謝惠顧,那我明天一早給您送來——菜販恭敬的行了一禮,就此離去。 茂七的手下糸吉和權三,除了協助捕吏茂七辦案外,都有自己的工作。糸吉在極樂澡堂工作,是備受倚重的工作能手,權三則是在自己住的大雜院裡協助房屋管理人辦事,同樣也很受企重。新年在元旦當天,他們在茂七家一起喝屠蘇酒慶祝,但之後兩人又各自忙碌去了。今天仍未看到他們兩人露臉。 「哎呀,老爺,你是怎麼了?自己坐在那裡,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頭子娘見茂七手肘抵向長火盆外緣發呆,出言調侃。 「也沒什麼。可能是年菜吃壞了腸胃。肚子不太舒服。」 「真是的。都這時候了,哪還會有這種事。你是酒喝多了。」 頭子娘面帶微笑,口頭上念了他幾句。 「應該是元旦那天,你到加納大人的宅邸裡敞開了喝起的頭吧。話說回來,到重要的老爺家拜年,結果和對方拚酒,喝得爛醉如泥,放眼整個江戶,有哪位捕吏像你這樣?大概也就只有你了。」 茂七從幾年前開始,便從八丁堀本所深川公役的同心——加納新之介手中接下捕吏證,為官府辦差。這位加納老爺年紀尚輕,才二十五歲。之前一直指揮茂七辦差的,是一位資深同心,姓伊藤,他因病驟逝後,改由加納新之介接任。這位年輕的老爺,年紀與自己手下糸吉相差無幾,如今要在他底下辦差,起初茂不太習慣,滿是擔心。不過從去年開始,他終於逐漸摸熟這位老爺的脾氣,而對方也漸漸懂得如何指派茂七辦事,兩人變得氣味相投。真開心——這是他們雙方的真心話。正因為這樣,當茂七前往拜年時,老爺對他說,拘謹的問候就免了,快進來、快進來,你也想喝一杯對吧,我一直都很想和頭子你拚酒呢——就此演變成這種場面。 「我才沒喝得爛醉呢。喝得爛醉的人是加納老爺。」茂七板起臉加以更正。 「不,你們兩人都喝得酩酊大醉,就只是喝醉的順序顛倒而已,權三笑著這樣跟我說。」 你是因為拚酒贏了那位年紀和自己兒子相當的老爺,太過得意了。茂七又被損了一句。 「你以前新年從沒喝過這麼多酒。你也已經不年輕了,要懂得適可而止。」 茂七不屑的哼了一聲。 「不過話說回來,以前的人可真了不起。為了替你們這種暴飲暴食的男人著想,訂出了煮七草粥的慣習。要從今晚就開始吃粥也行哦。」 「妳不管慶祝過幾次七草,每次都會忘了鼠麴草,我實在不想聽妳說教。」 頭子娘回了他一句「你就是不服輸」。不管怎樣,這算是個祥和的新年。在打嗝不止的這段時間,除了打哈欠外,無事可做。 然而,就在隔天的七草當天,出事了。 正當茂七準備要去木門番(※原文為木戸番,江戶的各個街町都會設置木門,入夜後關上,並由木門番看守。)逛一圈看看時,權三突然露面。權三原本是店內夥計,精通算盤,待人客氣。他身材高大,甚至因此博得「牛權三」的綽號,但不管遇上什麼急事,他也絕不會慌亂急躁。茂七發現他時,他正好就在大廳門口。 「頭子,您要出門啊?太好了,剛好趕上。」 「哦,怎麼了嗎?」 向來急性子的糸吉,總是顯得很匆忙,所以不太懂得大小事之分。權三則相反,他總是氣定神閒,但一樣不太懂得大小事之分。這是茂七的手下們目前唯一令他頭疼的地方。 「是這樣的,我稍微打聽了一下,得知熊井町有家名叫『堀仙』的料理店。」 本所深川以遠近馳名的「平清」為首,另外也有幾家料理店。不過,堀仙這店名還是第一次聽聞。 「聽說是去年春天開的店,雖說是料理店,但店面很小,僅比外賣店強一些。有一對年輕夫婦和一名年輕女侍,三個人就足以撐起這整家店。」 「廚子是誰?那位店主嗎?」 「對。他叫吉太郎。今年三十。曾在外神田的『薪膳』當了十五年學徒,聽說才剛自立門戶。其實我們大雜院的管理人與薪膳的廚子素有交誼,這件事一開始也是吉太郎哭著請薪膳幫忙,他們心想,如果是深川,那應該算是茂七頭子在掌管,就這樣輾轉傳進我耳裡。」 堀仙昨天承包了一場宴席。客人有八位。吃完後,當中有數人身體不適,今天早上,其中一人還喪命。 「似乎是食物中毒,但畢竟出了人命。」 茂七眉頭緊蹙。「是在那裡舉辦怎樣的宴席?」 「海邊大工町的蠟燭店辻屋,您也知道的。聽說是設宴慶祝那裡的老太爺六十大壽。因此,出席的有辻屋老太爺本人和店主夫婦,其他五人也都是他們的親戚以及老太爺的老友,都是熟識。宴席上全是自己人。」 「都是大人嗎?」 「對。詳細的關係,除了辻屋那三人外,還有老太爺的弟弟和弟媳,在蠟燭店的同業聚會中與老太爺相交多年的一位生意夥伴和他妻子。還有一位女性的親戚。」 權三和剛才頭子娘對菜販做的動作一樣,一一屈指細數。 「當中死的是誰?」 「那名女性的親戚——是店主彥助的堂妹,名叫阿吉。她現在是深川仲町的女用雜貨店『以呂波屋』的老闆娘,不過,她其實是彥助的前妻。現今辻屋的老闆娘是第二任妻子。」 彥助與阿吉不光是堂兄妹的關係,同時也是青梅竹馬,從小他們兩人以及周遭人都認定他們日後會結為夫妻。不過,當阿吉嫁進門後,卻與彥助的母親,也就是婆婆,關係一直處不好。最後終於在五年前離異,阿吉暫時先搬回娘家,之後梅開二度,嫁入以呂波屋。彥助也娶了第二任妻子,今年已是婚後第三年。彥助與阿吉一直都沒子嗣。如今,彥助與新妻育有二子。這兩個孩子年紀尚小,所以沒參加宴席,平安躲過一劫。 「可是,一位有這麼一段淵源的女人,怎麼會請來參加六十大壽呢?」 茂七率先對這件事起疑。 「詳情還不清楚。不過,聽說與阿吉婆媳不睦的那位婆婆,去年過世了。所以才……」 權三的口吻轉為謹慎。 「應該是彥助……辻屋這邊的人,對阿吉存有一份愧疚吧。不過我也不是很清楚。」 「是此舉招來了惡果,令阿吉就此殞命嗎?」 茂七仍是嚴肅的神情。 「可有傳喚阿吉的丈夫?」 「有。以呂波的店主名叫勘兵衛,大概比頭子您再年長幾歲吧。他與已故的前妻之間有個年長的兒子。阿吉嫁給了一個和自己年紀相差猶如父女的男人當續弦。」 宴席從昨天中午開始,一直到未時(下午兩點)的鐘聲響起才結束。因為他們是商家,一般要設酒款待慶祝,都是太陽下山後才舉行,但辻屋的老太爺腰背不好,天黑後才出門諸多不便,而且寒風刺骨,所以才會趁天還亮的時候舉辦。 「因為還在過年期間,就算大白天就喝醉,也不是什麼多丟臉的事。以呂波屋和辻屋都暫停營業一天。」 在宴席間,最早說出「我覺得不太舒服,這菜味道有點怪」的人,似乎是阿吉。但接著就像跟在她之後附和似的,老太爺的弟弟以及和他是生意夥伴的那對老夫婦,也都說他們覺得不太舒服。 「但聽說當時他們只是笑著說『這菜很美味,是妳喝多了吧,沒事的』。席間好像只有阿吉一個人在發牢騷,甚至吃到一半就不再動筷了。」 茂七嘴角垂落,不發一語。 「儘管如此,聽說這四人都還是自己走路回家。所以大家也就沒太擔心。事實上,和老太爺是生意夥伴的那對老夫妻,什麼事也沒有,一切安好。」 「你見過他們了?」 「對,因為剛好同一條路上。阿吉喪命的事,我還沒告訴他們兩人。我順道去了一趟堀仙吩咐他們,要是昨天用剩的食材、吃剩的菜、垃圾還在的話,直接留著別動。當時碗盤已經洗乾淨了,但我還是叫他們將用過的東西區分開來。」 權三對這種事特別機靈。 「阿吉今天早上猝逝,店主勘兵衛跑到堀仙興師問罪。他說這是食物中毒。吉太郎大為吃驚,跑到外神田去哭求,請他們幫忙,他說這種季節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 「那麼,辻屋方面呢?」 「堀仙主動前往通知。老太爺和彥助夫婦一切安好。老太爺的弟弟和弟媳家住川崎,所以當天是留在辻屋過夜,他們同樣沒事。聽說大家聽了之後都嚇得腿軟。」 事情經過已大致明白。 「那麼,勘兵衛呢?他現在回到以呂波了吧?」 「是的。我吩咐過他,在頭子前去之前先別鬧事,保持冷靜。不過話說回來,他看起來不像是不明理的男人。」 「好。」 茂七繫好短外褂的繫繩,霍然起身。

作者資料

宮部美幸 Miyabe Miyuki

1960年出生於東京,1987年以《ALL讀物》推理小說新人獎得獎作〈鄰人的犯罪〉出道,1989年以《魔術的耳語》獲得日本推理懸疑小說大獎, 1999年《理由》獲直木獎確立暢銷推理作家地位,2001年更是以《模仿犯》囊括包含司馬遼太郎獎等六項大獎,締造創作生涯第一高峰。2007年以《無名毒》獲得吉川英治文學獎。 寫作橫跨推理、時代、奇幻等三大類型,自由穿梭古今,現實與想像交錯卻無違和感,以溫暖的關懷為底蘊、富含對社會的批判與反省、善於說故事的特點,成就雅俗共賞,不分男女老少皆能悅讀的作品,而有「國民作家」的美稱。 出道多年創作不輟,持續發表叫好叫座的各類型小說。近著有《魂手形: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七》、《北一喜多捕物帖》、《再見的儀式》、《沒有昨日,就沒有明天》等等。 相關著作:《最初物語【完整版】(附贈博客來獨家限量2023年曆卡)》《所羅門的偽證Ⅱ:決心(經典回歸版)》《所羅門的偽證Ⅰ:事件(經典回歸版)》《魂手形: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七》《 北一喜多捕物帖【宮部美幸全新系列故事】》《遺留的殺意》《千代子(全新翻譯‧解說)》《落櫻繽紛(經典回歸版)》《人質卡農》《不需要回答(經典回歸版)》《鳩笛草》《鎌鼬》《再見的儀式》《魔術的耳語(經典回歸版)》《怪(全新翻譯‧專文解說)》《地下街的雨》《刑警家的孩子》《沒有昨日,就沒有明天》《怪奇草紙: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伍》《孤宿之人(上.經典回歸版)》《孤宿之人(下冊.經典回歸版)》《這個世界的春天(上)》《這個世界的春天(下)》《終日(上.經典回歸版)》《終日(下.經典回歸版)》《龍眠(經典回歸版)》《無止境的殺人(經典回歸版)》《樂園(上)(全新修訂版)》《樂園(下)(全新修訂版)》《三鬼: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四》《希望莊》《怪談: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之始(經典回歸版)》《本所深川不可思議草紙》《獵捕史奈克(經典回歸紀念版)》《逝去的王國之城》《蒲生邸事件(經典回歸紀念版)》《悲嘆之門(上)》《悲嘆之門(下)》《哭泣童子: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參》《荒神》《相思成災(上)》《相思成災(下)》《聖彼得的送葬隊伍(上)》《聖彼得的送葬隊伍(下)》《無名毒(獨步九週年紀念版)》《誰?(獨步九週年紀念版 )》《繼父(獨步九週年紀念版)》《落櫻繽紛》《所羅門的偽證Ⅲ:法庭(上)》《所羅門的偽證Ⅲ:法庭(下)》《所羅門的偽證Ⅱ:決心(上)》《所羅門的偽證Ⅱ:決心(下)》《所羅門的偽證Ⅰ:事件(上)》《所羅門的偽證Ⅰ:事件(下)》《附身》《忍耐箱》《暗獸─續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天狗風─通靈阿初捕物帳2》《小暮照相館(上)》《小暮照相館(下)》《不需要回答》《英雄之書(上)》《英雄之書(下)》《怪談──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之始》《顫動岩──通靈阿初捕物帳1》《孤宿之人(上)》《孤宿之人(下)》《終日(上)》《終日(下)》《Level 7》《Level 7》

基本資料

作者:宮部美幸(Miyabe Miyuki, 宮部みゆき) 譯者:茂呂美耶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宮部美幸作品集 出版日期:2023-05-30 ISBN:9786267226490 城邦書號:1UA014X 規格:膠裝 / 單色 / 352頁 / 15cm×20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