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周年慶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歐美推理小說
黑狼后【紅皇后二部曲】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再次引爆台灣書市的西班牙燒腦推理潮, 全球書迷引頸期盼的辦案高手——安東妮娜.史考特回來了! 萬眾矚目的《紅皇后》系列第二集,安東妮娜即將迎來自己最害怕的敵人…… 作者依然是那句老話:「這一次,也請讀完的書迷們保密防雷!」 ☆揉合《佈局》的燒腦懸疑、《第二聲鈴響》的驚悚翻轉,再創西班牙推理故事高峰! ★系列首集銷售突破百萬冊,超過四十國讀者齊聲喝采! ★ABC盛讚推薦系列作,「無疑是近十年來最佳犯罪懸疑小說」! ★各家串流平台重金爭奪版權,電視影集即將開拍! ★「每往下翻一頁,就等於是朝陷阱前進一步!」亞馬遜讀者★★★★★五星滿分好評! 《佈局》令全世界見識到西班牙懸疑作品層層解構、獨特的說故事手法,《第二聲鈴響》利用更長的篇幅來證明「燒腦」就是他們的強項。 《紅皇后》系列保留了西班牙驚悚推理的骨架,並以虛實交錯的人物以及非凡的時間感營造,延伸創造出航跨不同時代空間的故事鋪陳,是喜歡懸疑驚悚的犯罪推理迷們不可錯過的經典之作。 本業為記者的胡安.高美(Juan Gómez-Jurado),是西班牙十多年不墜的排行榜常勝軍,已出版過十二本書,作品被翻譯成 四十二種語言。 二○一八年的新作《紅皇后》,甫出版就在市場颳起旋風,目前已累積百萬銷售量,也奠定了胡安.高美在國際驚悚小說家的地位。 《紅皇后》描寫一個專門調查離奇詭異懸案的神祕歐洲組織,其中每位探員——「紅皇后」——都會搭配一個「侍從」。小說主角安東妮娜和她的搭檔尤恩,將追查一連串的殺人事件。 在眾所期盼的續集中,即使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安東妮娜,都將面對她人生中頭一次感到害怕的人物——黑狼后。 ▋故事簡介 ■活下來■ 安東妮娜.史考特無所畏懼,除了一個人——她自己。 ■從來都不是■ 但是,有個比她更加危險的人,一直潛伏在暗處。一個能夠與之匹敵,甚至打敗她的人。 ■最困難的事■ 「黑狼后」正步步逼近,而安東妮娜感受到有史以來頭一遭——除了自己以外——令她恐懼的人。 ▋亞馬遜與Goodreads讀者★★★★★五星滿分推薦! 「每往下翻一頁,就等於是朝陷阱前進一步!」 「如同首集一樣,作者利用巧妙安排的節奏抓著你不停往後看下去!」 「一口氣從第一集看到第二集,結尾令我不由自主大叫!」 「我很努力聽從作者的建議,因為這樣的故事,千萬不能被暴雷!」

內文試閱

  1       屍體      喬.古鐵雷斯不喜歡曼薩納雷斯河上的屍體。      與美感無關。誰也無法對死屍的美觀有嚴苛的要求,但屍體的死相實在太過悽慘(似乎在水中泡了好長一段時間),皮膚瘀青,手掌腫脹得幾乎都快要與手腕脫節。      今夜特別的黑,頂頭上方六呎高的路燈讓身影顯得更加深邃。風吹起蘆葦的細語,掀起八十公分深的河面,襲來陣陣涼爽。無論如何,此刻是二月晚上十一點鐘,曼薩納雷斯河水淺到連拱門灰黑的柱腳都已裸露。喬對於要走到水中,並不排斥,畢竟他很習慣冰冷刺骨的水流(他是來自西班牙北方的畢爾包),也常聽見暗地裡的私語(他是同性戀),更經常要目賭無生命體的狀態(他是警官)。      喬對河面那具屍體不自在的理由,是他得徒手撈出。      我可能就是笨。喬想著。這明明是菜鳥的工作,但這三個馬德里人看著就太弱不禁風,可能連個活人都抬不起來。      並非喬看起來胖,只是他大半的人生中,常常是空間裡最有份量的一個。因此,不管他願不願意,這都讓他養成熱心助人的壞習慣。所以當他看見這三個剛從警校畢業的年輕人,在蘆葦草間,像旱鴨子一樣,動作慢吞吞,看起來不知道是在努力撈屍,還是快要溺斃,這迫使喬不得不下水救援。      喬穿上全套的白色塑料衣,腳上套上防水膠鞋,一副我他媽很勇的樣子,進到水裡,直接洗臉三個菜鳥,讓他們全都羞愧的紅了臉頰。      古鐵雷斯警官就算在水裡,仍可跨著大步走近,毫不費力的移動,還能當三個菜鳥的支柱,攙扶著他們移動腳步。然後,他才走到一塊的水生植被地上,有一具屍體卡在那裡。軀體被樹根纔住,一直浸泡在水裡。一張慘白浮腫的頭顱與一條手臂裸露在水面上,而且因為水流湍急,受害者看起來像在努力划水逃離這終將無法避免的結局。      喬在身上畫了十字,接著把手臂往下伸到屍體的下方。觸感十分柔軟,皮膚的皮脂呈現游移狀態,摸起來如同一顆擠滿牙膏的水球。警官動作敏捷,使出「抬石頭」的力量。他可是能在最佳狀況下抬舉三百公斤的石頭壯士。他的下盤可是相當有力。      毛頭小子好好看我表現。      正當他結實粗壯的手臂用力的同時,兩件事發生了:      第二件事,屍體一動也不動。      第一件事,警官右腳深陷在河底的流沙之中,在反作用力之下,一屁股跌坐在水流之中。      喬雖然常常抱怨自己過得很悲慘,但那只是隨口說說的壞習慣。實際上,他並不輕易流露出可憐兮兮的模樣,他不喜歡被人輕視。但是,菜鳥的訕笑聲大到掩蓋了河水玲瓏,就連他出口咒駡也無法消解那些飛散在空中的嘲諷。如此一來,只在水面上露出頭的喬,自尊同樣也拉低了不少,而這便讓他下意識的開始可憐起自己的慘況,顯現人性的卑劣,試圖把錯誤推給別人。      媽的,安東妮娜,你在幹麼?            2      電線      「警官,您這樣無法脫身的。」女性的聲音在他耳邊說。      喬抓住厄瓜朵(Aguado)法醫的手臂,試著讓自己起身。事實上,喬一想到法醫那雙手就不禁寒毛直豎,但沒辦法,人只要一屁股深陷在泥坑裡,任何能脫離泥濘的東西,都會緊抓不放。      「我以為屍體會浮起來,不過這一具好像極盡所能的想沉下去。」      厄瓜朵微笑。她年近四十,長睫毛,淡妝,鼻環,神色慵懶。此刻,神情中帶有喜悅的火花。謠傳她最近交了女朋友。      「人體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水份。水是有重量的,所以一開始會沉下去。要在適當的溫度條件下,細菌才有辦法在很短的時間內分解身體。現在氣溫是四度,水溫在約水度,所以……應該要花上好幾天。身體要浮起來,需要胃和腸子都灌滿氣體才行。」      厄瓜朵跪下,一隻手抓著屍體,一隻手伸向下方探查。      「醫生,要我幫忙嗎?」      「不用了。我在找纔住她的東西。」      喬瞧一眼那一團無辨識的腫脹肉球。面朝下,頭髮極短,完全看不出髮色,身體一絲不掛,半沉半浮的漂在水裡。喬不解法醫如何辨視屍體的性別。      「您哪隻眼睛看出來是個女的?」      「警官,很明顯,」厄瓜朵回答。「鎖骨的角度,還有枕骨圓滑。另外,雖然您看不到我在水面下的手,但我敢保證,我現在手抓住的是被害人的左胸。」      法醫起身,把一支小手電筒遞給他。光線很強,喬照向她,讓她可以從掛在自己脖子上的防水包中取出剪刀。她再次蹲下,跟屍體下方的某個東西搏鬥。忽然間,屍體得到釋放,一陣猛烈顫動,整個身體都露在水面上了。      「兇嫌用一條電線綁住她的大腿。」厄瓜朵邊說邊抽出一條細線,線頭的另一端沉沒在腿的後面。「另一端一定綁上重物。幫我把她翻過身來。」      此時,屍體非常輕盈,翻身就跟翻頁一樣毫不費力。她的眼窩凹陷,眼珠已經被魚吃掉了,面容就像一副哭喪臉的嘉年華會面具。      到馬德里工作之前,喬認為自己很強悍,時常在畢爾包三區的陰暗危險的街道上巡邏。但現在看來,那都只是小兒科,稍稍腐敗的蘋果堆。事實上,他以前看到死人,是一點都不會傷心的,更不會氣憤得咬牙切齒,從不會不自覺的探問屍體的人生,或想知道是誰痛下毒手。      在畢爾包,他就是一個公務員。      在馬德里,他富有責任感。      可惡的安東妮娜。            喬抓著屍體的胳肢窩,在蘆葦草間邁開腳步,把屍體拖到乾躁的地面上。      「還不清楚死因。」厄瓜朵像在自言自語一樣。停了一會,似乎在側耳傾聽些什麼。「屍蠟情況明顯。這種情形至少有一週以上的時間,甚至更久也有可能。」      「醫生,請講人話。」      法醫的手指指向屍體瘀青皮膚下方的腫脹。她的胃不規則突起,掛在光溜溜的恥骨上。      「屍蠟一般會發生在軀體長時間泡水的情況下。微生物會讓皮下脂肪皂化,好保存臟器。我明日大概能說得更詳細些,現在我得趕緊驗屍,屍體在碰到空氣後,會腐敗的更嚴重。」厄瓜朵邊說,邊指向河岸邊。      喬明白是時候該叫大家過來幫忙。他做了一個手勢,菜鳥抬著擔架,拿著透明塑膠袋,一同走到河間的泥堆中。不過,由於屍體實在損毀的太嚴重,無法裝進標準規格的屍袋。警官把屍體留給他們處理(現在沒問題,他們辦得到)噁心的作業。他大步繞過死者,涉水離開。在這一區的河邊,雖然沒有設置階梯,也沒有爬坡步道,不過警察做了繩結當梯子,而且足以承受喬一百一十公斤的重量攀爬而上,回到路上。      四周空無一人,只有一個男人靠在巡邏車旁。黝黑,髮際線明顯,鬍子修剪得乾淨整齊,兩顆大眼睛極不真實,像是畫上去的一樣。短版駱色大衣。毫無疑問。      「看起來挺涼爽的。」曼多 (Mentor)表示,並從口中吐出白煙。      喬膚淺的傲氣剛才受了傷,而療癒創傷最好的方法,就是看到別人比自己更慘。曼多此時正在抽電子菸。      「怎麼回事?」喬指著菸管,尋問。      曼多把菸嘴(細緻,幾乎不可見)含在兩脣之間,吸了一個口,又再吐了一口白煙。一陣風吹過來,喬聞到一股甜橘的味道。      「我之前每天抽要三包。上週洗澡時覺得試試無仿,就點了一根試試。」      「有用嗎?」      「廢話。我現在吸的尼古丁比之前多出兩倍,想抽菸的欲望高出三倍以上。厄瓜朵有說什麼嗎?」      「被害人是女性。他殺。在水中的時間至少一週或一週以上。還有別煩她。」      「比較往常,她好像話多了許多。不覺得她這幾天心情很好嗎?」      「我想她交了女朋友了。」喬回答(他就是愛嚼舌根的人。)      警官開始脫掉塑膠衣,並拒絕曼多把毛巾披在他身上。      「警官,希望您身體能趕快擦乾。這區的河水不乾淨,會危害健康。」      「有這種事?」      曼多一直等到警官穿上大衣和鞋子,並走到河畔邊的車子,他才開口。      「一九七○年,這附近不遠處一個祕密試驗中心的導管外洩。那裡是弗朗哥竭力想研發核彈的場所,有數名科學家在裡頭進行鈽彈測驗。資料到一九九四年才公開,但是早就有上百公升的輻射物排放進曼薩納雷斯河,就從那裡的那條排水管出來的。」曼多指向黑暗中的一點。「附近有上百件癌症案例,但都不是重症。假若我能選擇的話,是絕不會泡在那條河水裡。」      喬沒有半點反點,因為他正在集中心力感覺到自己是否全身發癢,或紅髮是否開始脫落。他並不想說話,因為他很害怕自己一講話,就開始掉牙。      曼多一臉嚴肅的看向手錶。      「史考特在哪裡?」      「三小時曾打給她。」喬一一檢查過幅射毒物還沒有對他身體造成任何危害後,他才開口回答。      「她並不是非來不可。我們都是因為她才在大半夜工作。紅皇后專案要與警政相關單位的行動有所區隔。」      「真不公平。」喬大聲嚷嚷抗議。「很可能是……。」      喬對外會展現出熱情有幹勁,但內心,他自己也充滿了不確定。            安東妮娜與喬救出被綁的卡拉・歐提茲(Carla Ortiz),是七個月前的事了。當時,這個案子在全世界放送,從富二代繼承人離奇消失到她與父親相處情形等,全是人人關注的八卦話題。至於安東妮娜.史考特與紅皇后專案,一字都不曾出現在媒體上,甚至就連提到喬的部份也是少之又少。他與卡拉一起離開下水道的畫面,臉在攝影師的閃光燈下變得一片模糊,完全失真。      沒有奬項頒給紅皇后專案,大家只是無名英雄。帶著一堆幻影,隱姓埋名過日子,而這就是最大的奬項了。      那位討人厭的記者布魯諾.莉哈瑞塔(Bruno Lejarreta),嚐試想在馬德里發展,在電視上當名嘴,但過程並不順利,因為沒人想聽古鐵雷斯警官的事蹟。所以,當他連13 TV都上不了的時候,他就只能夾著尾巴滾回家去。唉!太可惜了。喬暗自慶幸。他知道記者的下場時,不得不再開一瓶啤酒慶祝。      在歐提茲的案子裡,垃圾車持續好幾天在清晨搬運垃圾之後,只尋獲綁匪其中一人的屍體,另一人是否仍在哥雅比斯車上的碎石瓦礫之中,無法確認。大家都不清楚她的真實身份。這件事,以及其他的,還有未來的那屍體,都會在釐清事態之前,被自以為萬能的網民開口胡亂評論。他們的生活關注著一件又一件沒有太大意義的事物,追隨著一起走下去。      全世界翻頁了。      安東妮娜卻停在同一頁。      安東妮娜.史考特從不翻頁。            「很可能是她……。」喬指著在泥灘中一具覆蓋著塑膠袋的屍體,臆測。菜鳥已經在河畔的植被處架好六盞鹵素燈,強光照向屍體,死者私密處都變成解剖課上的區塊。      曼多驚愕的扭過頭去。      「一定只是另一具無名屍。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是第六具了。一個一生過得不順遂,悲慘的屍體。不是我們要的人。我們只是在浪費時間。」      安東妮娜不放棄搜尋。每一條線都不放過,分析資訊的方方面面,堅持要求調查馬德里與其周圍城鎮找到的每一具無名屍。然而,投注那麼多心力之後,那位先前被當成珊德拉.法哈多(Sandra Fajardo)的女人依舊下落不明。      安東妮娜拒絕處理任何案子,除非她找到那個女人。當然,這便是個大問題。不管他們先前因歐提茲案子顯現出多強大的辦案能力,並且因而得到多少的特權,但那都已經是七個月前的事了。      不管有多強的辦案能力,全都像政治人物的記憶一樣,快速揮發掉了。況且,那些超強能力全都靠曼多在其中一一牽線才成形的。      「反正也沒有別的案子。」喬反駁。      「警官是知道個屁。」曼多口氣不悅。他在缺乏重要線索,天寒,對香菸的渴望之下,他過得十分鬱卒,一臉爛芭樂的樣子,臉上的笑容一點也不輕鬆與自在。「我可是擋下很多上面下達的指令,我聽了不少冷嘲熱諷,全都因為她不出手幫忙。」      喬搔頭(就是那卷曲的紅毛),深吸一口氣。基本上要花幾秒鐘的時間才能吸盡好幾公升的氧氣,充滿他那巨大的身軀。他現在需要那些氧氣量鎮靜自己,以防一時衝動一腳踹下自己的上司,讓他滾進河裡。      「我再跟她說說看。不過……。」      喬話講到一半,便住嘴了,曼多一臉奇怪的轉身看向他,然後隨著喬的眼神看向河道中央。河水中有一道光漂浮,如同是鬼魂發出粉紅色磷光的幻景。一道光沿著河岸逐漸漂走遠離,接著另外一道光跟著漂浮到中央,然後另一個在河道上游。第四道光離他們五十公尺遠,似乎從河流稍高的矮牆上跳下去的,撲通一聲落到水面上。      「史考特。」曼多碎語了一聲,聲音帶有前所未有的震怒。他轉向喬,用眼神對他說:「快去找她來,讓她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喬握緊的拳頭好似在說:「我真想揍你一拳。」但他的拳頭一直深藏在大衣口袋裡沒有來出來,所以這道訊息並無法傳遞出去。最終,古鐵雷斯警官就只能服從命令,盡快到安東妮娜的身旁。

作者資料

胡安・高美 Juan Gómez-Jurado

記者,同時也是西班牙十多年不墜的排行榜常勝軍,作品被翻成 42 種外語,已出版過十二本書。於2018年出版的《紅皇后》,創下百萬銷售量,奠定了作家在國際驚悚小說家的地位。

基本資料

作者:胡安.高美(Juan Gomez-Jurado) 譯者:謝琬湞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22-03-15 ISBN:9786263165632 城邦書號:SPB7Z000164 規格:膠裝 / 單色 / 50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