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開年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歐美推理小說
紅皇后【紅皇后首部曲】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2開年大展/新品入荷,打造嶄新面貌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身為本書作者,我只有一個請求,就是千萬別暴雷!」 揉合《佈局》的燒腦懸疑、《第二聲鈴響》的驚悚翻轉,再創西班牙推理故事高峰! ★系列首集銷售突破百萬冊,超過四十國讀者齊聲喝采! ★ABC盛讚推薦「無疑是近十年來最佳犯罪懸疑小說」! ★各家串流平台重金爭奪版權,電視影集即將開拍! ★「前所未有的上癮!」亞馬遜讀者★★★★★五星滿分好評! 《佈局》令全世界見識到西班牙懸疑作品層層解構、獨特的說故事手法,《第二聲鈴響》利用更長的篇幅來證明「燒腦」就是他們的強項。 《紅皇后》系列保留了西班牙驚悚推理的骨架,並以虛實交錯的人物以及非凡的時間感營造,延伸創造出航跨不同時代空間的故事鋪陳,是喜歡懸疑驚悚的犯罪推理迷們不可錯過的經典之作。 本業為記者的胡安.高美(Juan Gómez-Jurado),是西班牙十多年不墜的排行榜常勝軍,已出版過十二本書,作品被翻譯成 四十二種語言。 二○一八年的新作《紅皇后》,甫出版就在市場颳起旋風,目前已累積百萬銷售量,也奠定了胡安.高美在國際驚悚小說家的地位。 《紅皇后》描寫一個專門調查離奇詭異懸案的神祕歐洲組織,其中每位探員——「紅皇后」——都會搭配一個「侍從」。小說主角安東妮娜和她的搭檔尤恩,將追查一樁連續殺人事件。 ▋故事簡介 你不可能認識像她一樣的人。 安東妮娜.史考特很特別,非常特別。 她不是警察,也不是罪犯;她從來沒有拿過槍,更沒有配戴過徽章,卻偵破了數十起可怕的離奇懸案。 但安東妮娜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離開過她的閣樓了。她所失去的東西,比那些在外頭等待的東西更重要。 直到此時此刻。 走上閣樓的腳步聲,來自警探尤恩。 尤恩捎來的請求,不只是一樁令安東妮娜願意調查的命案,更是安東妮娜不願面對的過去…… ▋「如果你有要事在手,千萬別翻開本書!」亞馬遜與Goodreads讀者★★★★★五星盛讚推薦! 「如果你有要事在手,千萬別翻開本書!」 「這本書會使你荒廢整整兩天的社交生活只為趕緊讀完它。」 「就像一隻無形的手拉著你翻到下一頁一般,實在太容易上癮!。」 「劇情毫不拖泥帶水,緊張的懸念一個接著一個被作者拋出……」 「已經很久沒有一本書讓我如此沉醉得無法自拔了!」 「能夠在一部懸疑作品裡添加許多幽默的元素卻不破壞故事是一件不易的事,但這本書做到了。」 「即使是如此厚重的頁數,我仍然在兩天內讀完,因為我停不下來!」 「要說實話嗎?那就是除了這本書,我別無所求。」

內文試閱

  安東妮娜.史考特每天允許自己有三分鐘的時間思考自殺這件事。或許三分鐘對多數人而言是微不足道的存在,但這對安東妮娜卻十分重要。她的那顆小腦袋就像賽車輪胎一樣,擁有超高速運轉能力,很多事物在腦子裡無止盡繞圈,但問題是她的思緒卻沒有如同電腦一樣的能力,能快速分類,有條不紊的的運算。因此,若要比擬安東妮娜腦子裡的狀況,可以想像成一座叢林,裡面住著成群的猴子,每天不停瘋狂跳動,不時一手攀著藤蔓,一手緊著各種事物,在空中快速往返,不停盪來晃去。簡而言之,史考特的腦袋裡就是裝著無數隻齜牙咧嘴的猴群,拿著無數的事物,無止盡的在空中來回穿梭。      所以,這三分鐘,對安東妮娜很重要。這段時間她閉上雙眼,光腳盤腿坐在地上,努力專心一致:計算自己若從眼前窗戶往跳下去時,身體撞地的重力速度是多少;或她需要服用多少劑量的普洛福麻醉藥,讓自己長眠不起;或在怎麼樣的天氣與溫度條件下,沉到結冰的湖裡的身體才會失溫。      她不斷思索該如何獲取像普洛福麻醉藥劑這類的醫療物品(賄賂護理人員),以及尋找在這個季節裡,在家附近的結冰湖面(應該是索里亞國家自然保護區裡的黑池水)。最後,她刪除從閣樓往下跳的方式,因為那扇窗口太小,她大概無法穿過。若要硬幹,她最終下場可能就是躺在病床上,忍耐著上半身的洞口吞進那堆噁心八拉的食物,同時還要忍受下半身另一個洞口腹瀉不止。      這三分鐘,她所思所想的自殺方法,是屬於她自己的,十分神聖,是足夠懸住她性命的繩索。因此,她十分、非常厭惡那個從一樓爬向三樓的陌生腳步,不斷干擾她的日常活動。      她能清楚辨示那不是鄰居的腳步聲,她知道他們每一個人的上樓方式。更不是郵差,那天是周日。反正不管是誰,安東妮娜確信是來找她的,而這讓她更加不悅了。            第一部份      喬         愛麗斯興奮的說:      「在我的國家      我們如果跑得像我們一直以來那樣快,      過段時間就能抵達別處了……。」      皇后回答:      「好慢的國家啊!      在我們這裡,如果想要待在原地,就要不停的跑。      如果要跑到別處,就得跑兩倍快。」      路易斯.卡羅,      《愛麗斯夢遊仙境》            1      承擔      喬.古鐵雷斯不喜歡樓梯。這無關美學喜好,而是老舊的問題(他進門時看到這棟建築物建於一九○一年)。這座樓梯已經使用了一百一十九年了。雖然看起來十分堅固,也保養得宜,還上了新漆,但每個階梯踏板的中心皆已磨損。每一次腳一踩上去就會嘠吱嘠吱作響。而且,採光不佳。三十瓦的燈炮高掛在天花板上,人影顯得更加暗黑深邃。      古鐵雷斯一步步往上爬,門縫下不時傳出外國陌生語言的交談聲,以及飄散出異國香氣與古怪樂器演奏的異國音樂。      他人此刻在馬德里的拉瓦皮耶區,時間是周日下午,相當接近晚餐時刻。      喬其實並不討厭的樓梯。實際上,他十分擅常應付上個世紀的事物(他與母親同住),對暗處也不陌生(他是同性戀),並且常常身處在危機四伏的環境中,進入可疑的外國人圈子裡(他是個刑警)。喬所不悅的,是他需要爬樓梯。天殺的老公寓,喬內心咒罵。連裝個電梯的空間都沒有,這種事在畢爾包絕不會發生。喬討厭爬樓階,但這跟他變胖無關,他雙臂與那小小的啤酒肚看起來還算相配,況且他還沒胖到引起上司關心的程度。他的體格,雖然從外表看不太出來,但扒去衣服,他可是個有莊稼漢般的好身材。他抬舉石頭的最高紀錄(註一)可是高達兩百九十三公斤。不過,他把舉石頭當成周六早上的娛樂,實際目的不是想鍛鍊體能,或是將來要去參加巴斯克地區傳統的舉大石比賽,而是為了不要讓同事找他麻煩,取笑他的性向。      生活在西班牙北方,又幹條子這一行,他職場上充斥著大男人主義思想,而且十古不化的程度要比他當前奮力往上爬百層階梯還要厚實,堅不可摧。      此外,喬的上司真的不曾囉嗦過他的身材,不過理由並不是上司並不嫌氣,而是喬還有個比這件事更值得罵上幾句的問題,而且只要一提起,不僅能讓喬乖乖閉嘴,還能永遠滾出警局。      事實上,喬的現狀,據官方說法是:停職停薪。      真的,喬不胖,只不過他的啤酒肚讓他的雙腿,看起來細得像竹籤一樣。想當然爾,喬爬樓梯的樣子看起來一點都不身輕如燕。      喬爬上三樓,站在轉折處,突然感激前人的偉大思想,懂設置一處平台。雖然那平台僅只由四塊扇形板塊拼出的一面圓形,但有它們存在,不僅避開強迫一口氣往上爬到底的壓力,同時也讓喬得到喘口氣的機會,便也足以讓他覺得自己彷彿置身在天堂之中了。另外,就算稍微停留在那塊平台上,他也不會因此錯過那位可能不樂意見他的人。最後,他站在平台上,還意外獲得自我反省時間,順便省思自己人生的際遇,唉嘆一會兒自己如何落到這般悲慘境地,並且外加抱怨一會兒:「沾得滿身腥!」            2      倒敘      「……你這次吃不完兜著走了,古鐵雷斯警官。」局長落落長的訓話終於結束。他一口氣講完一大串話,結果是他的臉紅得像隻放入壓力鍋的龍蝦一樣。此外,他從鼻子噴出的氣息,更像壓力鍋噴發的氣體,濃厚又急促。      現在喬在畢爾包城,歌冬尼斯街上的國家警政署裡。時間就是喬在拉瓦皮耶區的一間公寓裡,爬上最後六層階梯的前一天。當時,他正面對偽造文書、毀壞證物、防礙公務與褻瀆職務等重大罪責的指控。這致少會要他吃上四到六年的牢獄之災。      「如果檢察官機車一點,可能會求處十年刑期。讓你坐牢坐久點,法官何樂而不為?誰不想把收賄刑警置之死地而後快。」局長一邊說,一邊把手掌打在不鏽鋼桌上。      他們在訊問室中。這個地方沒人會想當個常客,經常進出。古鐵雷斯警官正坐在裡頭,他的案子成為警局裡第一優先處理的急件,也就意謂著房間裡的暖氣溫度將高於舒適宜人,送出接近燥熱,足以窒息的高溫。他的眼前有一束強光,目光所及的玻璃杯內,不會裝裝水。      「我沒有收賄。」喬回答。他內心不斷告誡自己絕不能衝動扭開領帶。「我分毫未收。我從未把不屬於自己的錢放入口袋中。」      「講那麼好聽。你他媽的快從實招來?」      實情?喬想到了戴希瑞.高美。也可以叫她戴希,或稱小光。戴希十九歲,但外表看起來更小。她十六歲開始在街頭混日子,日常就是被揍、被睡與被餵藥。任人擺布,隨手丟棄。喬從沒遇過像戴希這麼慘的女孩,而當人遇到這類的女孩子,總會有一股陌名的感覺湧上心頭,就像沒有任何預兆的漲潮一樣,無來由的淹沒了理智。      喬和戴希根本沒發生什麼事。她會對他笑,他們會在下午(不曾在早上)六點一起喝咖啡。然後,突然間,喬開始在乎起她,以及她身上被注射的那堆毒藥。因此,就去找藥頭商量,看看是否能阻止賣藥給她這檔事。事與願為,他們不會放過她。毒販良心上的缺陷,就像他們那張口的牙齒一樣,不是缺一顆,就是掉一半。所以,她哭倒在喬的懷裡,這便使得喬身體裡的一股氣爆開。他下決心不讓她變得更糟,因而計畫在車上放進四塊半的海洛因磚,用來跟毒頭進行交易,並用現行犯的方式逮捕對方,讓他入獄關個六到九年。      「我說的是實話。」喬回答。      局長的雙手像在洗臉一樣,在臉上下搓揉,彷彿這麼做能佯裝沒聽見喬那難以置信的回答,當然一切都是徒勞無功。      「至少把那人的名字供出來,古鐵雷斯。你明明不吃女人那套?還是現在你也在那兩條街上找女人了?」      喬搖頭否定。      「如果計畫確實執行,倒還沒話說。」局長語帶諷刺。「掃黃掃毒,多麼棒的想法!搜到三百六十五克的海洛因,不用囉唆,直接判刑。沒有廢話,免辦理移交手續就可求處最高刑期。」      多麼完美的計畫。問題是這個計畫好到讓喬忍不住先跟戴希分享。他想讓她安心,讓她知道現在眼睛上的瘀青,肋骨上的裂㾗,都是最後一次,不會再發生了。只是戴希,她是個濫情的毒蟲,十分同情賜毒給她的藥頭。因此,洩露秘密,全盤拖出警察的計畫。最後,藥頭不動聲色,命令戴希拿著手機躲在街角拍下交易過程,並立即把影片用三百歐元賣給電視台(如此喬就被賣了)。隔天,喬成了藥頭被逮捕,他的販毒行動在各大報頭條新聞放送,影音犯罪畫面在各家電視台不停輪播。      「局長,我不知道有人在拍。」喬十分羞愧的回答。他不時抓著自己捲曲的紅髮,不時又扯著濃密卻參有幾根白毛的鬍鬚。      他回想整個過程,不禁覺得戴希取景角度很爛,手抖得十分厲害但又沒抖到拍攝內容看不清楚,防礙作為呈堂證物的水準。她那張娃娃臉也出現在影像之中,她看起來就像在演電影一樣,試圖詮釋一名無辜可憐的毒蟲女友正在拍攝男友如何向警方買毒,並如何招受不公平待遇。另外,藥頭的真面目,不管是午間或晚間的政論節目都沒有提及,沒人討論藥頭在影像中穿著的無袖背心和一嘴大黃牙,取而代之是他們找出一張十年前他首次領取聖餐的照片。媒體一心塑造他成一個迷失小天使的形象,進而䜋責社會才是罪魁禍首……等一堆陳腔濫調。      「你讓我們警局顏面掃地,古鐵雷斯。只有白痴和渾蛋才能幹出這種事。你真心以為瞞得過我?」      喬再次搖頭。      局長相當快就看到那支影片,掌握整個事態發展。那支影片在網路上爆紅,影片串燒分享的速度像超強傳染力的病毒一樣,不到二小時就傳遍整個西班牙。如此,局長很快就從自己的通訊軟體上接收到那段影片的觀看連結。當然,喬也就飛快地收到檢調人員激動的傳喚,並以最快的速度提著自己的人頭與肝膽出現在警局,坐進審訊室裡。      「真歹勢,局長。」      「你歹勢的事可多著!」      局長起身,嘆了口氣,走出審訊室。他那憤憤不平的樣子,彷彿他這輩子也不曾為了人贓俱獲,設局栽贓,遊走在法條邊緣。當然,沒有人能指控他是否做過這些事,因為他可沒笨到被抓到。      喬獨自待在審訊室裡。忍受著高溫的烘烤。他的手錶與手機全被沒收了。這是審問犯人的標準作業程序,主要為了讓待在裡頭的人失去時間感。桌上留有一個信封袋,裡面只有一些無法用來打發時間的個人物品。審訊室裡的時間似乎走得特別慢,慢到讓喬開始鑽牛角尖,不斷烤問自己愚蠢的作為。此外,他手邊沒了對外交流的工具,他開始胡亂猜想自己要在巴紹里監獄蹲多少個年頭。若被送到那座監獄裡坐牢,極有可能遇到幾個想用拳頭迎接他的朋友,大概是有好幾個人(三分之一的囚犯)都想跟警察同睡一寑,當好室友。      不過,可能基於保護他的人身安全,會把他送到更遠的獄所去,只是他老娘若想探個監,又會太遠,路途太不方便,很可能就會導致他每個周末再也吃不到老娘煮的巴斯克燉魚。換句話說,若他被判九年,一年有五十個禮拜天,那就會有四百五十個周日肚子裡沒有巴斯克燉魚。這真是最壞的消息了,這才是他無法忍受,最駭人聽聞的處罰。另外,老娘年事已高,當初懷他時是二十七歲,一路含辛茹苦拉拔他,讓他衣食無缺,沒有半點匱乏長大成人。現在他四十三,老母年屆七旬。所以喬出獄時,老娘也極有可能再也沒力氣做巴斯克燉魚。當然,前提是她要能撐得過聽到自己兒子服刑消息時沒嚇出心臟病發,一命鳴呼。而這一定是住在二樓的那個長舌老太婆說的,老娘會知道他的悲劇只有那個舌頭像蜥蝪一樣分岔的女人多嘴,她最愛隱身在花草堆中伺機而動。      其實,喬在審訊室裡的時間只過了五個鐘頭,但他卻覺得有三天三夜那麼久了。喬從小就坐不住,看來他坐牢的日子裡,更不可有任性妄為的機會了。但就算如此,他也沒想過要自殺。喬是把生命視為至高無上的存在。再加上他是個不可救藥的樂天派,總認為就算高牆倒塌壓在身上,也是彰顯上帝意志的考驗。當然,他也只能如此思考,否則他根本無法理解自己為何主動拿條繩索勒住自己的脖子,最後竟搞到找不到逃脫的方法。      正當喬的腦袋還陷在未來要面臨的可怕場景時,門開了。他以為局長回來了,但來的是一個瘦高的男子。四十歲左右,皮膚黝黑,穿著體面,八字鬍修得極為細短,眼睛十分漂亮,看起來不像真人,而是像從畫布中走出來一樣。他身上穿的襯衫雖然沒有熨燙平整,手上拿的公事包也看似很不起眼,但其實兩樣東西實質上都價值不斐。      他露出微笑。這是不妙的預兆。      「您是檢察官?」喬發問。他覺得情況有些詭異。      他從未見過此人。但這個陌生人卻一副自在的像在自家裡頭一樣。他拉開鋁製椅子,拖過磨石子地板發出刺耳的聲響。然後,就坐在喬的對面,面容始終保持微笑。他從公事包中取出幾張文件,仔細研讀其中的內容,就像喬現在只是坐地鐵時,他對面的乘客。      「請問您是否為檢察官。」喬堅持想知道答案。      「痾……不是。我不是檢調人員。」      「那是律師囉?」      陌生人嘆了一口氣。一副感到冒犯,但同時也覺得有趣。他回:「也不是律師。我不是律師。你可以叫我曼多。」      「曼多?這是名字還是姓氏?」      陌生人眼睛直盯著文件,沒抬眼看他。      「您的處境挺麻煩的,古鐵雷斯警官。您現在已經被懲處為停職、停薪。從桌上這些文件看來,你身上還背有幾項罪責。不過,現在我要跟你說個好消息。」      「您有隻神奇的仙女棒能讓這些都消失?」      「很類似。您在單位裡工作二十多年了,逮捕過不少人,也收到不少不服從上司指令的警告。您似乎相當喜歡跳過程序,抄捷徑。」      「世上沒有人可以一直遵守規定,照本宣科。」      曼多再次平心靜氣的把文件收進公事包內。      「警官,您喜歡足球嗎?」      喬聳聳肩。回答:「偶爾會看看皇馬競技隊的比賽。」他無聊才看,但就只看皇馬競技足球隊。      「您有看過義大利的球隊嗎?義大利人踢足球有個最高原則:沒人記得老二。他們不在乎用什麼手段求勝,也不認為犯規有礙運動家精神。給對手一腳,他們覺得本來就是比賽的一部份。有個智者稱此為臭屎主義的哲學行動。」      「哪位智者?」      現在輪到曼多聳肩了。他說:「您也算個臭屎達人。您最近的壯舉是扮毒梟在後車廂中交易。這種事當然行得通,但前提要裁判沒看見才行。古鐵雷斯警官,更不能讓媒體拍到,但您的影片現在網路媒體中不斷分享、流傳,還打上標籤#警察來找碴。」      「嗯……,曼多,不管應該怎麼稱呼您,」喬一邊說話,一邊把他那兩條粗壯的雙臂放在桌上。「我心情很不好。我知道自己的警察生涯完蛋了,現在我家老娘一定很擔心我,因為我這個時候還沒回家吃晚餐。然後,有可能來不及通知她,就要有很多年見不到她。所以,如果可以,請有話直說,不然請哪邊涼快哪邊去。」      「我想向您提個合作方案。只要您遵照我的指示做事,我能讓您免於無妄之災……或用您上司的話來說,從這惡運中脫身。」      「您能跟法官說情?和媒體說理?得了吧!以為我三歲小孩那麼好騙。」      「我懂,要您信任一個陌生人並不容易。我相信您一定有更好的人選來幫忙脫身。」      喬根本沒有更好的人選幫忙解決自己這場災難。事實上,他不僅沒有更好的人選,甚至連更壞的人選也沒有。這件事在他剛才擁有的五個小時裡,就已經清楚發現自己根本求助無門。      所以,他認了。      「您想要我做什麼?」      「古鐵雷斯警官,我只是想要您去認識一位我的老朋友,帶她去跳個舞。」      喬噗嗤笑出聲來,只是這笑聲中沒有一絲開心。      「恐怕您沒有好好看過我的履歷。我啫好欄位上並沒有填寫跳舞這一項。而且,我不覺得您的朋友會想和我跳舞。」      曼多又笑了,而且是誇張的哈哈大笑。他的笑容讓喬心頭矇上陰影。      「警官,她當然不想。不過,這事我會助您一臂之力。」

作者資料

胡安・高美 Juan Gómez-Jurado

記者,同時也是西班牙十多年不墜的排行榜常勝軍,作品被翻成 42 種外語,已出版過十二本書。於2018年出版的《紅皇后》,創下百萬銷售量,奠定了作家在國際驚悚小說家的地位。

基本資料

作者:胡安.高美(Juan Gomez-Jurado) 譯者:謝琬湞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21-11-16 ISBN:9786263161825 城邦書號:SPB7Z000150 規格:膠裝 / 單色 / 50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