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最後加碼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北極星灑落之夜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北極星灑落之夜

  • 作者:李琴峰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2-02-14
  • 定價:450元
  • 優惠價:79折 356元
  • 書虫VIP價:356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38元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新書贏先機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本書為旅日芥川獎作家李琴峰的第三本小說,日文版出版後便獲各方好評,更於二〇二一年獲頒第七十一屆藝術選獎文部科學大臣新人獎榮譽。繁體中文版由李琴峰自行翻譯。 ●作家媒體推薦 「無以命名的情感與認同,擁抱自身本真樣貌的美麗與孤寂。搖擺於眷戀與未來之間,為尋求剎那的救贖,她們逐漸融入新宿二丁目這個聖域。」 ——東山彰良(作家) 「李琴峰的小說借用了臺灣特殊的同志文化與社會運動經驗,加上日本特有的酒吧文化,以及跨國的人際互動,寫出了屬於她自己的小說,這樣的小說既獨特又能令人共情,她的小說使得新宿二丁目的酒吧不再只屬於日本,不只屬於當下,更能穿越時空,一直長存。」 ——陳雪(作家) 「藝術選獎文部科學大臣新人獎」獲獎評語 「位於新宿二丁目的酒吧,Polaris。李琴峰透過聚集在這間酒吧裡的人們,以『複數型』的型態寫出了強烈而深刻的愛的形式。我們今天對於所謂性少數族群,依舊常以『正常』或『異常』的觀點予以劃分,《北極星灑落之夜》寫出了為這種區分所苦的年輕人的故事,既悲痛,卻又充滿了連帶與變化的希望。作者來自臺灣,以其強勁筆力,為往往具有內向傾向的當代日本小說帶來了清新的風氣,這部作品如同珠玉,值得獲獎。」 【日文版書評】 「由漂越廣大太平洋來到日本的臺灣作家所寫的本書,充滿成為二十一世紀前半代表性連作短篇的可能……出道作《獨舞》與芥川獎候補作品《倒數五秒月牙》也充分發揮了深刻寫出政治現實的確切筆力,以及將場景的氣味、氛圍生動傳達的優秀描寫能力,這些技巧在本書終於達到圓熟境界。」 ——小佐野彈(作家),《昴》 「多麼貪婪的小說。將如此巨大的資訊,成功寫成吸引讀者閱讀的有趣作品,光這一點便足以證明李琴峰這位小說家的成長……讀者可以在北極星(Polaris)的引導之下來一趟新宿二丁目探險,可以對許多充滿阻礙的哀切『純戀』感到共鳴,可以作為描寫現代性少數者的作品加以分析,也可以當作論述日本社會與文學界逐漸走向多民族化的材料。對於這樣一本充滿許多閱讀可能性的小說的誕生,我深感喜悅。」 ——日比嘉高(日本近代文學學者、名古屋大學準教授),《文學界》 「臺灣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與中國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所造成的影響互相交疊,因性少數屬性而身負傷痛的日本、臺灣、中國的年輕女性,以充滿現實感的世界為背景,她們的身影鮮明浮現,令人驚訝。」 ——田中和生(文藝評論家),《每日新聞》 「當懷抱巨大期待開始閱讀的作品,竟遠遠超出自己原先的期待時,人會陷入啞口無言的境地……本作細膩地述說著聚集至新宿二丁目這個小社群的人們相當個人的故事,同時充分寫出性別、性取向的差異,以及這些人毫無選擇餘地的人種、國籍、政治現實與歷史,又達到一種普遍的高度,像這樣的小說,在日語當代文學可說是前所未有。」 ——星野智幸(作家),《nippon.com》 「登場人物全都面對著自身的欲望與認同,活在沒有答案的叩問之中。作者不僅從存在的角度描寫這些人的樣貌,更從社會的角度來刻劃,這也賦予了小說壓倒性的規模感。」 ——伏見憲明(作家),《共同通信》 「她們的共通點,是抗拒被貼上少數族群標籤。她們試圖逃離世界強套在她們身上的框架,作為擁有個別身體與歷史的個人,死守屬於她們的認同與自由。本作以硬質而細膩的文體,描寫其中的緊張與痛楚。」 ——江南亞美子(書評家、京都藝術大學講師),《東京新聞》 「閱讀途中,讀者肯定免不了時而嘆氣,時而驚呼。這本戀愛小說足以覆蓋韓劇《冬季戀歌》的記憶,讀完說不定會改變你對世界的看法。」 ——齋藤美奈子(文藝評論家),《éclat》 「本書將以新宿二丁目女同志酒吧『Polaris』為舞台所開展的人際關係,以悠緩而意外的方式寫成七篇連作短篇……跨性別、同性戀、雙性戀,甚至出現『onabe』這種較老的詞語,此處描寫的性與性別的樣貌,實在是多采多姿。」 ——鴻巢友季子(翻譯家、散文家),《週刊新潮》 「本書描繪的是被統稱為『性少數』的人們的故事,但大多數讀者投射在『性少數』一詞的印象,在名為〈薄暮〉的第一篇,便會慘遭背叛。……語言充滿極度精確而細膩之美,令人目瞪口呆。這是一本將『為世界命名』的痛苦與喜悅體現得極為完美的,無可取代的小說。」 ——倉本さおり(書評家),《小說Tripper》 「我也好想去Polaris──這是我讀完後的真實想法。……若說文學的任務之一,便是要將無聲之人的聲音放大,那麼李琴峰的小說的確成功了撿拾了日本文學這座城市裡的幽微聲響。……正如群星鬆散相連,形成星座,女性們也得以連帶,她們共享著戀愛的歡愉與悲痛,或是持續做自己的困難。」 ——小澤みゆき(編輯、文字工作者),《Chikuma》 【故事簡介】 亞洲最大的同志區「新宿二丁目」,不滿零點一平方公里的狹窄土地內開著四百多家同志酒吧,每到夜晚便溢彩流光、熱鬧歡騰。僅容七人的女同志酒吧「Polaris」便是其中一間,每晚都有許多國籍、文化、語言、性向各異的客人在此交錯,閃耀出瞬間的光輝。 因失戀而尋求一夜情慰藉的優、曾經歷太陽花學運的怡君、身為無性戀者卻為異性追求所苦的蘇雪、走過九〇年代泡沫經濟崩潰的夏子……全書以Polaris為舞台,分為七個短篇,如北斗七星互相串聯,寫出七段姿彩各異的人生。

內文試閱

  發文者:優 發文日期:2018/12/7(Fri) 年齡:23 地區:東京都      失戀了,都內找安慰,純睡不暈。   【關於我】   偏受不分/女生樣/23歲/短髮/普通體型/社會人士/經濟獨立   【關於妳】   可攻/29歲以下比我年長/女生樣/經濟獨立/可換真相/外表乾淨   謝絕網路人妖、精神疾病、體型極端者。   請加黃色→yuu1995      若是夏季,這時間天空必定仍亮著光,但此時天色已近全暗,甚至稱不上黃昏。艷麗燦爛的霓虹映照之下,人群如沸騰的濁流,潑灑著喧囂流向四面八方。站前廣場的樹木與矮籬纏繞著或青或白或紫或紅的聖誕燈串,冷冷的彩光滲入夜晚的黑,預告著聖誕節即將來臨。偶有刺骨寒風吹過,人們或縮起肩膀,或把臉埋進圍巾取暖,但這絲毫無損新宿ALTA前人潮的熱氣,眼前的週末假日與即將到來的年末連假使得人們滿懷雀躍,街上一片熱鬧喧嘩,優的心中卻充斥著煩躁與不安。      夏天出生的優不喜歡冬天,既寒冷又晝短夜長,隱然帶著一種萬事萬物皆虛幻命短的預感。天冷氣寒,手腳便容易凍僵、容易受傷,對他人肌膚溫暖的渴望,反讓自己過度意識到自己是孤身一人,寂寞感因而愈發濃烈。冬天實在沒有一點好事。夏季的傍晚到了冬天便是完全的黑夜,冬天的傍晚在夏季仍可稱作午後。明明是同一個詞,其意義卻會隨季節變化,這總使優感到不可理解。      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五分鐘。這是優第一次在拉子徵友留言板上發文,因此文章較其他網友保守些,讀來甚至有些冷淡。即使如此,對優而言,在「徵砲友」板上發文仍是一件相當需要勇氣的事。留言板雖也有「徵情人」、「徵朋友」等其它板面,但優現在既沒有可交付予他人的真心,需要的也不是朋友,而是能相互取暖的肉身。發文前優直直瞪著電腦螢幕發了十分鐘呆,寫徵友文花了三十分鐘反覆推敲,寫完後又猶豫了二十分鐘,才終於下定決心按下發文鍵。寫徵友文比工作時製作工序表還要耗費心神,發完文後優在電腦前虛脫了好一陣。      文章發出後,「黃色」——這是通訊軟體「KakaoTalk」的網路暗語——收到不少訊息,但其中有的拒絕交換照片,有的交換後就失去了見面的欲望,也有幾個是交換了照片後就突然音訊不通的。還有幾個人知道在想什麼,傳訊息來劈頭就問「我是男生可以嗎?」或是「我男友可以一起加入嗎?」。搞什麼啊看不懂日文嗎,優一邊在心裡咒罵,一邊簡短回覆「不行」後便順手封鎖了那些白目。折騰了一番功夫之後終於遇到感覺不錯的人,兩人便約在新宿碰面。      「請問是優嗎?」      背後傳來搭話聲,優轉頭一看,眼前站著一名女性,身上服裝與事前確認的一致,白色大衣、米色包包,大衣衣襬下方露出一截深紅色裙襬。女性容貌與事前交換的照片相同,長得還算漂亮,只有髮型與照片不同,事前交換的照片是黑色長直髮,眼前的女性則是褐色短髮,髮梢在冷風吹拂之下輕輕搖動。      「妳是香凜?」      女性點了點頭,兩人互道了聲「初次見面」後便陷入了一陣尷尬的無聲與乾笑。那,走吧,去吃飯。香凜說道,兩人於是朝夜晚的街道邁出步伐。      「妳看起來和照片,有些不同。」      優一邊穿行於洶湧人潮之中,一邊對香凜如此說道。除去不是黑色長直髮這點之外,香凜雖未成熟至所謂「熟女」的階段,卻已散發著成人女性所獨有的風韻,那正是優最喜歡的類型。正因如此優才更感到可惜,彷彿受了欺騙,忍不住開口抱怨對方的髮型。      「我剪頭髮了,照片是半年前拍的。」香凜回應道,「今年夏天太熱了。」      的確,今年東京的夏天異常炎熱,創下歷史紀錄,甚至受到外國媒體報導。就連喜歡夏天勝過冬天的優,每天早上擦著汗通勤也頗覺吃不消,香凜的感受也不是不能理解。優把原先已到嘴邊的那句「我覺得照片裡的長髮比較適合妳」硬吞了回去,問了句:「晚餐要吃什麼?」      「我想去『Life Café』。」香凜答道,「妳去過嗎?」      有,但優選擇搖頭。若被問起和誰去的,就麻煩了。      新宿二丁目這地方,優曾去過兩次。第一次是一年前的冬季,終於找到工作、終結漫長求職活動的那一天,優興致高昂地前往二丁目一家拉子酒吧,但從頭到尾都沒勇氣向人搭話,也沒有人向她搭話。店內其他客人各自形成自己的小圈子,或聊天或唱KTV,沒有人看她一眼。優坐在約莫三十平方公尺的店內角落一張圓椅上,默默喝了兩杯雞尾酒後終於受不了,便離開酒吧敗興而歸。那家酒吧的店名和位置,現在優也記不清了。      第二次則是人生第一場約會,Kie帶她去的正是「Life Café」。      「Life Café這時間也有開,餐點也滿好吃的。」香凜說道。      沿新宿通這條大路一直朝東走,便能抵達二丁目,這優是知道的。走過聳立在左手邊的紀伊國屋書店與伊勢丹百貨店,丸井百貨便出現在右手邊,繼續直走便能看到世界堂大樓,那就是地標了。從那裡再過一個十字路口,位於左手邊的街區便是新宿二丁目,亞洲最大的同志區。      過馬路後,香凜又往前走了一個街區才左轉,走入同志區中心的道路,仲通。優緊跟在香凜身後。二丁目的夜晚似乎尚未開始,路上人影稀疏,在營業的只有便利商店和男同志用品店一類,酒吧夜店等似乎大都還在準備中。過了幾個十字路口後右轉,便能看到畫著logo、寫著「Life Café」字樣的垂幕。與其它店家不同,Life Café白天也營業,現在從玻璃門也可看到店裡坐著不少客人。優一跟著香凜走進店內,店員爽朗的招呼聲便傳入耳廓。歡迎光臨,請問幾位呢——聽了那招呼聲,優的腦海中頓時清晰浮現上回與Kie一同前來時,她轉頭露出的那令人懷念的微笑。      與Kie認識,是在嚴冬終結、暖陽灑落,櫻花四處盛開的季節。      彼時山田遙剛進入東京都內一家IT企業擔任系統工程師,新生活帶來的興奮感使她決意告別一味單相思的學生時代,便鼓起勇氣參加了一場由位於橫濱的性少數社群中心「Cabin」舉辦的主題式談話活動。山田遙是優的本名。「優」這個與本名八竿子打不著的網名是在留言板發文時臨時取的,當時的遙還沒使用這個名字。      遙一面心懷忐忑,怕會在路上偶遇認識的人,一面看著Google地圖找路,不久便抵達會場,那是位於縣民中心七樓的一間房間。與二丁目這種總充斥著菸酒氣味的,屬於夜晚的空間不同,活動會場是一間極為普通的會議室,窗邊百葉簾拉起,午後陽光灑進室內,將房間染成一片眩目的金黃。遙戰戰兢兢走進房間,門邊是以兩張長形會議桌組成的簡易櫃檯,遙在參加者名單上找到自己的名字,在名字旁的格子內畫了圈報到。工作人員遞給遙一張標籤貼紙當作名牌,遙便拿麥克筆在上面寫下自己名字,貼在左胸。      房間裡二十多張鐵管摺疊椅排成一個圓圈,已有約十名參加者到場,隨意空著間隔就座。多餘的會議桌排在窗邊權當置物處,堆著參加者的大衣、圍巾、包包一類。從窗戶俯瞰出去,眼前沿著河畔建著一條高架道路,夾道櫻樹綻放著粉色白色的花瓣。      遙選了一張左右兩側都空著的椅子坐下,心臟直直猛跳幾乎要從口中躍出,只得自顧自低頭玩手機,避免和他人眼神交會。遙依舊缺乏現實感,難以相信自己正在參加一場喜歡女生的女生們的聚會,螢光燈管發出輕微雜音刺著耳膜,遙感覺那雜音彷彿來自漫長隧道遙遠彼端的世界,伴隨陣陣回聲傳來此端。其他參加者三三兩兩形成幾個各自的小圈子談笑著,那些談話在遙耳中聽來也像是不成語意的飛蚊振翅。      「初次見面。妳在緊張嗎?」      突然有人搭話,遙抬起頭便看見一張美麗臉龐,溫和微笑凝視著自己。那女性坐在左側,與遙隔著一張椅子,黑色長髮撥到一邊肩上,帶著一絲神祕氛圍。她身穿黑色長袖連身裙,渾身滲出一種高雅氣息,是那種會受男人喜愛的容貌,卻洋溢著一種絕不對男人獻媚的從容感。雙手指甲護理得頗為細心,大概是在美甲沙龍做的,塗成鮮豔亮麗的紅黃漸層。遙看向她的左胸,名牌上以平假名寫著的名字是Kie。      「嗯,有一點。」      遙一邊對自己輕易被看穿感到難為情,一邊擠出笑容試圖遮掩羞澀,但不用照鏡子遙也知道,自己現在的表情看起來大概是一種含羞而虛假的乾笑。我是第一次參加這種活動——遙下一句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便有一個剛到的參加者走過來問:      「這邊有人坐嗎?」      遙反應不及,反射性地搖了搖頭,那人便在遙與Kie中間那張椅子上就了座。遙後悔不已,恨起了幾分鐘前的自己為什麼不鼓起勇氣坐在Kie旁邊的座位。      不久活動便開始了,主題式談話的「主題」是什麼遙也記不清了,可能是「出櫃」,也可能是「相遇與戀愛」,反正也不是什麼必須得出結論的談話,大家隨興聊天,話題也就如脫韁之馬肆意離題,主題式談話成了自由談話,主題是什麼也就不重要了。      活動結束已近傍晚,有人提議有空的人一起去吃晚餐,遙也跟了去。晚餐結束前大家自然地開始交換聯絡方式,遙終於獲得Kie的聯絡方式,開心地在心中擺出了勝利姿勢。      櫻花凋零,梅雨的跫音便伴著烏雲逼近,遙在工作上遇到許多瓶頸,成日悶悶不樂。      讀文組的遙之所以選擇系統工程師的職位,便是因為嚮往不需仰賴男人吃飯、得以經濟獨立的職業女性,希望能扎實習得一些IT技術,有一技之長便不怕沒工作。然而剛進公司的遙還沒什麼技術,自然也沒有專業工作可做,往往只被指使去做些影印文件、預約會議室與端茶端水的雜務。負責指導遙的前輩名叫田村久,比遙大十歲,在遙面前總擺出一副「老子哪有空指導新人啊真是麻煩透頂」的態度,也不大教導技術層面的東西,只頤指氣使地要遙去做些校對工序表助詞文句、製作會議記錄等瑣碎的工作。但他在上司或公司董事面前又是另一個樣,做簡報時聲音總是精神抖擻,常常夾帶一些聽不懂的片假名詞彙,姿態低三下四,還不時會拚命擠出些幽默笑話逗上級開心。

作者資料

李琴峰

中日雙語作家、日中譯者。 一九八九年生於臺灣,十五歲自習日文,同時嘗試以中文創作小說。二○一三年旅居日本。二○一七年,首次以日文創作的小說《獨舞》獲選第六十屆「群像新人文學獎」優秀作,二〇二一年再以本書《北極星灑落之夜》獲得第七十一屆藝術選獎文部科學大臣新人獎文學部門獎項;同年又以《彼岸花盛開之島》入圍三島由紀夫獎,並獲得第一百六十五屆芥川獎,成為史上第一位獲芥川獎的臺籍作家。 已出版單行本作品有《獨舞》、《倒數五秒月牙》(聯合文學)、《北極星灑落之夜》(尖端)、《星月夜》、《彼岸花盛開之島》、《生之祝禱》等。譯書除自己的作品外,有東山彰良《越境》。 個人網站:www.likotomi.com

基本資料

作者:李琴峰 譯者:李琴峰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22-02-14 ISBN:9786263163850 城邦書號:SPB7H000045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