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聖誕月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歐美文學
親愛的艾文‧漢森(同名電影&百老匯大獎音樂劇小說)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麥田《親愛的艾文漢森》延伸書展 3本75折
  • 2021聖誕月,特價5折起

內容簡介

一封寫給自己的信 一個孤單的靈魂勇於接納自己的承諾 同名電影&百老匯大獎音樂劇小說 【原作榮獲葛萊美獎】【東尼獎】【2021多倫多影展開幕片】 【《奇蹟男孩》、《壁花男孩》導演執導】 李偉文(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李豪(作家)洪仲清(臨床心理師)馬欣(作家)陳安儀(親職作家)陳燕翎(導演)膝關節(影評人)劉育豪(高雄市港和國小教師、高雄市性別公民行動協會理事長)《西蒙與他的出櫃日記》作者貝琪‧艾柏塔利 鄭重推薦 已售十三國版權 繼《漢娜的遺言》後的話題之作 #DEH以及劇中台詞#Youwillbefound已成為Twitter上的熱門關鍵字 =內容簡介= 親愛的艾文‧漢森: 我想要改變。我希望自己能有所歸屬。 真希望有一個人能好好聽我要說的話。 只是,說真的, 假使我明天消失, 難道真會有人注意到嗎? 艾文曾經想要努力「參與」生活——例如,接近同學,但同學從來不會離他很近;媽媽嘴裡說他很棒,眼神卻透露完全相反的心思。至於父親,只是在遠方不停要他看繼母的孩子照片。直至意外從樹上跌下、摔斷手的那一天,艾文發現他身邊只有一個人——他自己。 依照心理醫師的建議,艾文練習寫給自己的一封信,竟然意外公諸於世;接連而來的是怪咖同學康納的離世,迫使艾文成為康納家庭的好朋友,也促成他從角落走向聚光燈下。這一切究竟是夢幻、謊言,還是艾文沒有勇氣面對的真實人生…… 跌下大樹時、孤單一人躺在地上的艾文,望向無邊際的晴朗天空,他發現終於有機會不再需要屈服於過往的陰霾, 只是在掙扎中,為什麼謊言總是掩蓋想說出真相的勇氣?是不是原本每一個想放棄生命的背後,其實都有與外界連結的渴望。 但,孤單的靈魂們又該如何才能逆轉人生,尋得最後的歸屬感…… =國際書評= 本書以強烈的文字筆觸深入探討悲痛與憂鬱,以及我們渾然不知時,為身邊的人所帶來(或沒有達到)的影響與衝擊。——《紐約時報》暢銷書《無法饜足的孩子》及《蚊子地》作者大衛‧雅諾 成為小說的艾文‧漢森,仍能傳頌悠揚旋律直觸心底。必選必讀。若你曾經迷惘無助,更是不容錯過。——暢銷小說《西蒙與他的出櫃日記》及《莉亞與她的邊緣日記》作者貝琪‧艾柏塔利 第一人稱的獨特小說,真實呈現家庭互動、善的必要與高中生害怕自己格格不入的人群恐慌….千萬不容錯過。——《出版人週刊》 《親愛的艾文‧漢森》一開始便在百老匯舞台綻放光芒,散發熱度,然後,艾文的故事原本就不需要打光,也毋需精心布置的道具布景,甚至優雅美妙的歌聲,光是豐沛揪心的情節就足以傳達現代人需要面對的心智與情緒問題。——《Shelf Awareness》 =內文精采分享= ※你眼前有這麼多美好的人事物。記得這一點就好。爬上山頂的路途本來就很辛苦漫長,但一路發生的點滴都值得珍惜。 ※好不公平:無論好壞,地球照樣運轉,康納這種人就被人們遠遠拋在腦後。前一天,他才被刺上某人的胸口,第二天,卻被扔進了垃圾箱。怎麼會這樣啊? ※我們穿梭在大樹之間,小心翼翼不打擾大自然,但我們肩負一項任務。我們不是來找麻煩的,我們代表了許多人,全是孤獨的靈魂。 ※未來,人們將繼續看著這裡茁壯。那些我們不小心失去的人們。我們會攜手一起前進,努力往上攀爬,向下墜落,憑風翱翔天際。努力接近萬物的中心點,努力看清自己,理解自己,也認識彼此,共同觸摸真實的美好世界。 ※這些人都渴望能與外界有所連結。如今有機會能分享自己獨特的個人經歷,他們深感鼓舞。其中有人或許無法達到外界期望,或有人跟人借錢卻還不起,也有人擔心自己可能永遠無法離開寄養家庭,或有人孩子早夭,還有人欺騙了唯一支持自己的好友,或是工作丟了,或遇上濫用權力的主管,或再也沒有努力的目標,覺得一切都不值得了。也有人每天連起床、外出或上班都使不上力。甚至有人不知如何發洩憤怒,或該如何忍受孤單,或扭轉錯誤。或者,不知道該如何不放棄生命... =作者的話= 親愛的讀者: 今天會是美好的一天,原因如下: 你正翻開一本全新的小說。或許你因為看過音樂劇,對書中角色都很熟悉;要不就是聽過它的原聲帶,甚至看過網路上的影片,也有可能你對艾文‧漢森這個人毫無概念,但你覺得封面那棵大樹滿酷的,總之,我們很高興能與你在此相遇。我們期待你愛上每一位人物,正如當初我們創造他們時那種打心底喜愛他們的心情,也希望本書訴說的一切,能讓你反思、感受,並有所連結。 謝謝你。

內文試閱

「親愛的艾文.漢森: 到頭來,今天一點也不美好。未來,也不會有什麼美好的一星期或美好的一年。何必呢? 喔,我想到了,因為,還有柔依。我所有的希望都繫在柔依一個人身上。我根本不認識她,她也不了解我。但如果我能好好熟悉她這個人,跟她說話,與她聊天,那麼也許——也許一切終能有所不同。 我想要改變。我希望自己能有所歸屬。真希望有一個人能好好聽我要說的話。只是,說真的:假使我明天消失,難道真會有人注意到嗎?
你最親愛的好朋友 我 敬上」
我沒必要重新唸一次,便直接按下了列印鍵,從椅子上跳起來,精力充沛。剛才我在寫信時,彷彿被什麼東西擊中了,這種感受很陌生,我開始精確描述自己的心情寫照,完全不經考慮。而且,就是「現在」,我又在猶豫了,不過,剛才我已經寫完,也印了出來,毫不遲疑,就這麼一次流暢地完成所有動作。 只是,這封信明明就該馬上撕成碎片,丟進垃圾桶。我不能將它交給謝爾曼醫師。他一直要求我正面樂觀,但這封信啥也不是,只有全然的無助與絕望。我知道我理應與謝爾曼醫師分享喜怒哀樂,讓我媽開心,但他們並非真的想知道我的心情。他們只希望我過得還可以,就算只是我嘴上說說,他們也能接受。 我轉身,急著要趕到印表機前,結果,我差點撞上康納.墨菲。我畏縮了,等著他再推我一把,但他的兩手沒有動作。 「是怎樣啊?」康納說:「怎麼了?」 「什麼?」 他低頭瞥視。「你的手臂。」 我也垂下視線,看他在說什麼。喔。這個嗎? 「呃,」我說:「暑假我在艾利森公園實習當巡守員,有一天早上輪值時,我發現一棵十二公尺高的超大橡樹,我開始往上爬,然後,我——就摔下來了。其實滿搞笑的,因為摔到地上後,我整整等了十分鐘,以為會有人來救我。『下一秒就有人來了,』我一直告訴自己:『馬上就要有人來了。』後來呢,果然沒人出現,所以……」 康納只是盯著我。然後,他突然意識到我說完了,立刻放聲大笑。我一直假裝自己想要的,就是人們對我這段「搞笑」故事,會有像他現在的反應,如今我的幻想成真,我卻必須承認這根本不是我要的。大概,這就是剛才我恥笑康納的代價,但不知為何,他聽起來不大像是在報復。 「你從樹上掉下來?」康納說:「這真他媽的是我聽過最悲哀的事了。」 我無法反駁。 也許是他下巴的幾根短髭,要不就是他帽T散發的煙味,或是他的黑色指甲油,更有可能是因為我聽說他因吸毒被上一所學校開除,總之我感覺康納比我大好幾歲,我只是個小鬼,而他已經是個男人。這滿怪的,因為現在我站在他面前時,才意識到他非常瘦小,如果不是因為他的靴子,我甚至可能比他還高。 「我建議你,」康納說:「下一次你可以把故事編得更精采一點。」 「是啊,大概吧。」我承認。 康納低頭看著地板。我也是。 「就說你跟一個有種族歧視的人渣吵架啊。」他默默說。 「什麼?」 「《梅岡城故事》。」他說。 「喔……你是說那本小說?」 「就是啊。」康納說:「你記得結局吧?詹姆與絲考特準備逃離那個粗人時,詹姆的手臂被那傢伙打斷了。奮戰後的光榮印記。」 我們大家在高一就看過《梅岡城故事》了,我只是很驚訝康納真的認真看了那本書,也訝異他竟然此時此刻選擇與我討論它,而且可以表現得這麼淡定。 他將頭髮撥進耳後,發現了一件事。「沒人簽你的石膏。」 我望著那硬梆梆的石膏許久:上面依然空白,依然可悲。 康納聳肩。「我來簽吧。」 「喔。」我打心底想拒絕,「不用啦。」 「你有簽字筆嗎?」 我想說沒有,但我的手背叛了我,它伸進我的背包,將筆遞給他。 康納咬開筆蓋,將我的手臂舉起來。我別過頭,卻仍能聽得見墨水印上石膏的聲音,時間拖得比我想像中還要久。康納將每個字母都視為等同於畢卡索的大作。 「好囉。」康納說,大概是完成他的曠世巨作了。 我低下頭。就在我手臂石膏面對世界的那一面,清楚延伸拉長的是六個我見過最龐大的字母:CONNOR。 康納點頭欣賞他的創作。我不打算戳破他的美妙泡泡。「哇。謝了。真的。」 他將筆蓋吐回掌心,把它蓋回去,將筆還給我。「現在我們兩人都可以假裝自己有朋友了。」 我不大確定該如何解釋這句話。康納怎麼知道我沒有朋友?是因為他也沒有朋友,所以認定我跟他同病相憐?或是他假設沒人簽我的石膏,所以我沒朋友?他是否知道我什麼祕密?這代表我讓他有印象。當然,讓康納.墨菲有印象可不算叫人得意,而且我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大概也馬馬虎虎,不過,這多少還算點成就吧?如果某人真想聽從他心理醫生的忠告,凡事正面思考,這整件事的發展幾乎稱得上是小小的勝利吧。 「說得真對。」我說。 「還有,」康納說,一面拉出夾在腋下的一張紙。「這是你的?我在印表機拿到的。『親愛的艾文.漢森』就是你,對吧?」 我的五臟六腑全都尖聲驚叫。「喔,那個啊?沒什麼啦。就只是我亂寫的東西。」 「你是作家?」 「沒有,不是。這不是,寫來玩的。」 他仔細看了內容,表情變了。「『因為有柔依。』」他抬起頭,目光冷酷。「你在寫我妹?」 他的雙唇抿緊,我看見我們短暫的連結瞬間斷裂。我往後退。「你妹?你妹是誰?沒有,這跟她沒有關係。」 *****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上英文先修課,當奇莎老師滔滔不絕解釋她希望我們注意《抄寫員巴托比》中,作者提出的各種意象、人物與主題時,學校廣播宣布了一件事,頓時,所有人全都轉過頭看我。 我已經快崩潰了,遠遠超越我平常的精神狀態,因為我的信已經連續第三天沒有出現,內容也沒有人洩露,但偷走它的人也尚未現身,連他妹也不見人影。我可以說,現在的我處於最高級的恐慌模式,但說真的,我不確定自己是否曾經如此緊繃戒慎,感覺我整個人彷彿身處雲端,開始出現幻覺了。 連奇莎老師都在看我,我花了好幾秒鐘才意識到自己為何突然成為全班注目焦點:廣播就是在喊我的名字。 我?艾文.漢森?我不是那種會被叫到校長室的人。那不是壞蛋、人渣跟垃圾同學們的專利嗎?那些會干擾其他同學的傢伙?我對任何人都沒有影響力。我一點存在感都沒有。 「艾文?」奇莎老師叫我,證實我的耳朵沒問題。校長要見我。立刻。馬上。 我的笨拙程度與旁觀人數成正比。此時此刻,大約有二十五雙眼睛盯著我瞧,我將椅子吱吱作響往後推,撞上我後面同學的桌子,踢翻我打開的書包,東西散落一地,我在走道時甚至差點絆到某人的腳。 在我踏過空蕩走廊前往辦公區時,我的心底播放著一連串剛才老師提過的意象、人物與主題:那封信、康納、羞辱。這三年來,我只與校長有過一次互動。當我高二時,我得了一個短篇故事創作爛比賽的第三名,霍華德校長在學校朝會時頒獎給我。我的故事內容是我童年時與我爸的一次釣魚之旅,其實也是一篇仿效海明威《大雙心河》的奇爛作品。如果霍華德校長不記得那一天,我也不會太驚訝,因為,說真的,那場比賽根本微不足道,得第三名基本上跟沒得名是一樣的意義。可是為什麼霍華德校長今天要見我呢? 快到校長室時,我用力將手心在襯衫上擦乾,但它們持續冒汗。我將名字告訴祕書,她指著身後敞開的那扇門。我就像警察一樣,在黑暗角落寸步前進。只不過,今天的我可不是警察。霍華德校長才是,我就是罪犯。謝爾曼醫師說,我總是將自己視為受害者,但其實事情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糟糕,但眼下這一切不就明確證明,過去幾天我所有的擔憂都是有根據的?這個方程式——(沒有康納)+(沒有柔依)+(我那封蠢信)+(被叫到校長室)——總和之後的羞辱與厄運,我甚至連算都算不出來。 我將頭伸進辦公室。我沒看見霍華德校長,但有一男一女人坐在校長的辦公桌對面。他們對我的出現好像有點疑惑。室內看來不怎麼正式體面,至少不符合我對校長辦公室的想像。但牆上掛了很多有霍華德校長在內的相片,所以我應該沒走錯地方。 男子往前坐,雙肘靠著膝蓋,結實的肩膀把西裝外套撐得很緊。女人神情恍惚,布滿血絲的雙眼轉過來對著我,卻沒有看我。 「對不起,」我開口,感覺自己彷彿打斷了什麼,「他們廣播要我來校長室?」 「你是艾文。」男人說。這不是問題,但語氣又不是很肯定,因此我點頭確認。 他挺身仔細盯著我看。「校長先離開了。我們想私下和你談談。」 他對著一張空椅示意要我坐下。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他們是誰?如果是大學代表,那麼他們的表情也太悲傷了。不是說我會知道大學代表的模樣啦,我只知道學校的足球明星崔伊.蒙哥馬利曾經見過幾位大學代表,和他們談過。不過,他是一名運動員,而且是很有天賦的運動員,而我不過是個在二流短篇故事比賽得第三名的小鬼。這些人究竟是誰?他們找我做什麼? 我坐下來,儘管我腦子裡有聲音要我繼續站著。 男子調整領帶末端,它落在他雙腿間。「我們是康納的爸媽。」 就是這個了:最糟糕的情況。我千盼萬盼,終於給我等到了。但我還是不懂。為什麼康納.墨菲的父母會想來找我說話?而且還是「私下」? 我不大相信眼前這兩個人製造了康納.墨菲。當然,還有柔依.墨菲。完全無法想像他們兄妹出自這兩個人。柔依頭髮那綹紅從何而來?為什麼他爸整個人像一台戰車,但康納瘦得不成人形?只要你看過我爸媽,你就會很確定他們的結合會生出像我這樣的孩子。 墨菲先生用手蓋住他妻子的手。「繼續吧,親愛的。」 「我已經在努力了。」她不爽回嘴。 我年紀比較小的時候,會覺得看我爸媽吵架很不舒服。但事實證明,看著別人的父母爭執更是加倍尷尬。我假設自己就要知道柔依與康納為何連續好幾天缺席。學校這麼多人,這兩人偏偏挑中了我,要跟我說話,這絕對與我那封信有關。因為我看不到其他足以連結我們在場三個人的任何人事物。 但想來滿奇特的,墨菲先生自我介紹說他們是康納的爸媽,沒有說他們是康納與柔依的爸媽。當然,整件事與康納有關,毋庸置疑。只是:他這回又做了什麼? 一段漫長的沉默後,墨菲太太從皮包拿出一樣東西,放進我的手心。「這是康納的。他希望你收下。」 我還沒看,就知道它是什麼了。我摸得出來。是我的信,它回來了,再度歸我所有。但我依舊不能呼吸。誰知道在它回到我手上前,又經歷了些什麼,或者有哪些人的眼睛曾經落在它身上。假使康納「希望」我收下,他為什麼不親自交給我?他人呢? 「我們從來沒有聽過你的名字。」墨菲先生說:「康納從沒提過你。是後來我們看到了『親愛的艾文.漢森』。」 想到康納爸媽看了我的信,真的讓我尷尬得無地自容,這跟讓康納看見信的內容感覺不一樣。或是柔依。這才是我真正想知道的。究竟有誰還看過這封信?它又為何會在康納媽媽的皮包裡。 「我們不知道你們兩個是朋友。」墨菲先生說。 我想大笑。假使這兩個人知道過去四十八個小時以來,他們兒子的行為對我造成的內心煎熬,他們絕對不會說我們是朋友。 「我們還以為康納一個朋友也沒有。」他說。 這樣說就對了。在我印象中,沒錯,康納的確獨來獨往。這是我與他的共通點。 「但是,這封信,」墨菲先生說:「似乎明確顯示,你與康納曾經——或至少對康納而言,他把你當成……」 他再次頓住了。我還以為我已經很難將心裡話說出口了,沒想到康納的父母表達重點也有一定的困難。 他指著那封信。「因為,白紙黑字寫著:『親愛的艾文.漢森。』」 我很感激他們能歸還我的東西,但我寧可不要深入討論信的內容。光是坐在這裡就已經夠丟臉了,也許對他們來說也是如此。所以他們才這麼侷促躁動。他們跟柔依一樣,可能已經幫康納向外界道歉善後好幾千次了,他們真的累了。 當下,我最希望的莫過於拿了信就跑。可惜,墨菲太太還有話要說。 「唸啊,艾文,把它唸出來。」 其實沒必要,我早已牢記它的一字一句。我甚至曾經想像那些字出現在學校穿堂的跑馬燈,或印在校刊的模樣,要不就是逐字逐句在藍天上用白霧拼寫。我幻想過各種康納.墨菲會使用的報復手段。 我進校長室後,第一次張開嘴。但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沒關係,你可以把信打開。是寫給你的,」墨菲先生說:「康納寫給你的。」 我還以為搞不清楚狀況的人是我,結果,他們比我更不了解來龍去脈。「你們以為康納……」我原本以為整件事簡直荒謬到極點,結果現在還得讓我親口解釋這封信根本出自我本人。「沒有,」我說:「你們不懂。」 「我們知道,」墨菲太太說:「這是他想要跟你分享的一些心裡話。」 「他最後的幾句話。」墨菲先生補充。 以上幾個字尚未完全進入我的大腦。我望著他,又看向她。幾分鐘前,我在他們臉上看見的羞愧,突然間蛻變成截然不同的情緒。 「對不起,你說,最後的幾句話是什麼意思?」 墨菲先生輕輕喉嚨。「康納走了。」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被送去寄宿學校?逃家加入異教團體? 「他自殺了。」墨菲先生說。 他下巴收緊。她輕拭眼角。不是羞愧。是傷痛。 「他……什麼?」我說:「但我昨天晚上才看見他。」 (未完待續)

作者資料

瓦爾・艾米奇 Val Emmich

瓦爾・艾米奇為作家、歌手暨作詞家,同時也熱愛表演。他的首部小說作品《The Reminders》是B&N discover選書,《圖書館月刊》讚譽「古怪、動人且令人上癮」。

史提芬・列文森 Steven Levenson

史提芬・列文森因百老匯音樂劇《親愛的艾文・漢森》榮獲東尼獎最佳編劇的肯定,並有其他數部成功佳作。他也是Showtime頻道系列影集《性愛大師》的製作人。

班吉・帕薩克 Benj Pasek

與杰思汀・保羅為知名作曲雙人團隊,奧斯卡獎、葛萊美獎、東尼獎與金球獎莫不給予他們的作品最大的肯定。《親愛的艾文・漢森》、《耶誕故事音樂劇》都是兩人的精心結晶,此外,他們更跨足影壇,製作《越來越愛你》、《大娛樂家》以及《魔法精靈》的配樂與歌曲。最近即將上檔的電影音樂劇則是迪士尼公司的《白雪公主》與《阿拉丁》。

杰思汀・保羅 Justin Paul

與班吉・帕薩克為知名作曲雙人團隊,奧斯卡獎、葛萊美獎、東尼獎與金球獎莫不給予他們的作品最大的肯定。《親愛的艾文・漢森》、《耶誕故事音樂劇》都是兩人的精心結晶,此外,他們更跨足影壇,製作《越來越愛你》、《大娛樂家》以及《魔法精靈》的配樂與歌曲。最近即將上檔的電影音樂劇則是迪士尼公司的《白雪公主》與《阿拉丁》。

基本資料

作者:瓦爾.艾米奇(Val Emmich)史提芬・列文森(Steven Levenson)班吉・帕薩克(Benj Pasek)杰思汀・保羅(Justin Paul) 譯者:陳佳琳 出版社:麥田 書系:hit 暢小說 出版日期:2021-10-26 ISBN:9786263101128 城邦書號:RQ7105 規格:膠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