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萬聖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克蘇魯神話 II:瘋狂(精裝)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1學習月5折起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原版全系列銷售突破100萬冊!PTT鄉民熱烈討論! 隨手翻開一個故事,喚起你內心深處未知的恐懼 20世紀最偉大、最具影響力的恐怖小說體系 眾多恐怖電影、遊戲、文學作品永不枯竭的靈感根源 史蒂芬.金、尼爾.蓋曼、伊藤潤二、虛淵玄……多位大師皆是克蘇魯的信徒! 《怪奇物語》、《魔獸世界》、《異形》、《星際爭霸》、《蝙蝠俠》、《Fate/Zero》、 《神鬼奇航》、《異塵餘生》、《沙耶之歌》、《血源詛咒》、《Dota》、《詭屋》、 《鋼之煉金術士》、《爐石傳說》、《襲來!美少女邪神》…… 全體排隊向克蘇魯致敬! 【本書特色】 ★ 超豪華繁體中文精裝版,精選美術紙及書名華麗燙金,華麗大器,經典必收! ★ 《魔獸世界》官網認證插畫師親手繪製絕美書衣插畫! ★以《死靈之書》概念打造,輔以各式資料圖像、崇拜符號、召喚咒語等超豐富克蘇魯元素! ★ 克蘇魯資深信徒姚向輝精心翻譯,淺顯易懂,台灣書市最流暢最易讀版本! ★克蘇魯神話體系最佳入門、進階全解鎖首選! 本書收錄口碑最好、呼聲最高的4部經典中短篇小說,克蘇魯神話體系入門最優起點! 〈瘋狂山脈〉:米斯卡托尼克大學教授領軍考察隊前往南極洲進行科學研究,就在一支探勘小隊挖掘出怪異的「軀幹頂端淺灰色膨大頸部,帶有類似魚鰓構造,頸部支撐著黃色五角海星形狀頭部,其上覆蓋色彩繽紛的堅韌纖毛」古代生物遺骸後,小隊成員便全數消失。教授與飛行員只好趕赴調查,卻意外發現一座充滿詭異氣息的魔山,其中有古老遺跡,還有潛藏於瘋狂山脈另一側的不可名狀的終極恐怖…… 本篇故事劇情影響諸多科幻電影,如《異形》、《突變第三型》。 〈瘋狂山脈〉更是《水底情深》(第90屆奧斯卡最佳影片)、《羊男的迷宮》、《環太平洋》等片的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多年來想拍成電影的夢幻之作。 〈牆中之鼠〉:艾克漢姆隱修院坐落在一座史前神廟的遺址上,下層地窖裡從依然清晰的銘紋中能辨認出羅馬時代嚴禁的大母神(Magna Mater)的文字符號,相傳此地是舉辦無可名狀的祭典之處。繼承祖傳凶宅的主角按照中世紀風格重建隱修院,內部結構重新建造和購置煥然一新,卻保留了原先的牆壁。有一天僕人抱怨說家裡所有的貓都躁動不安,但卻沒聽到任何其他聲響。當天晚上主角由老黑貓陪伴下睡著,半夜黑貓猛然驚起,繃緊身體,目光灼灼地盯著窗戶以西牆上的一個壁毯位置,然後他聽見從壁毯後傳來老鼠飛跑的細微而獨特的聲響…… 1995年電影《衰落的城堡》是依據這篇〈牆中之鼠〉和另一篇作品〈異鄉人〉製作的。 〈印斯茅斯小鎮的陰霾〉:主角為慶祝成年,進行一趟觀光、訪古和追溯家族譜系之旅,從古老的紐伯里波特前往阿卡姆,途經對被陰霾籠罩的印斯茅斯小鎮一探究竟,卻發現所有街道上都見不到任何活物,貓狗徹底絕跡,鎮民們到一定年紀會開始出現「印斯茅斯臉」特徵——向外突出的水汪汪大眼睛,頸部兩側很深皺紋,鼻樑扁平,前額和下巴向後縮,耳朵特別滯後,長而厚的嘴唇和毛孔粗糙的暗灰面頰上幾乎沒有鬍鬚,臉像皮膚病般的脫落表皮——再加上當地的惡魔崇拜傳聞興起的大袞密教,夜晚怪聲破門以及怪型人影匯集河流出海口的魔鬼礁,邪惡陰霾籠罩、充斥死亡和瀆神怪物的海港…… 本篇劇情曾被改編為2001年西班牙電影《人魚禁區/異魔禁區/達貢》(英語:Dagon;西班牙語:Dagon: La Secta del Mar)。 〈超越時間之影〉: 1908年5月14日上午10時20分,奇特的遺忘症降臨在一位教授身上。當時他正向學生教授政治經濟學,眼前出現怪異形狀,彷如置身奇特房間,然後癱坐昏迷不醒。時間過去五年四個月十三天他才醒來,卻遺忘從前身分換了一個人以『第二人格』生活,花大量時間重新學習使用手腳和身體,如饑似渴地汲取各種各樣在歷史、科學、藝術、語言和民間傳說上的資訊,直到一天有個瘦削黝黑的外國人來到他家後,隔天他恢復到原本教授的記憶卻完全忘記『第二人格』的記憶——就像被切開大腦拿走似的,而類似的遺忘症在這世上並非只有他一個…… 美國知名克蘇魯神話創作者、研究者林.卡特更將本篇〈超越時間之影〉譽為洛夫克萊夫特「小說中最偉大的成就」,他說:「宇宙驚人的浩瀚範圍和宏大感,打開的時間峽谷,以及敘事的巨幅鋪陳」。 *** 【世界級各方名人好評推薦】 史蒂芬.金:「他是20世紀恐怖小說最偉大的作家,無人能出其右。」 尼爾.蓋曼:「他定義了20世紀恐怖文化的主題和方向。」 喬伊斯.卡羅爾.歐茨:「他對後世恐怖小說家施加了無可估量的影響。」 陳浩基:「近代不少類型小說、動漫畫以至戲劇都加入了克蘇魯元素,如果您想一窺原文、了解出典,這套書是不二之選。」 Faker冒業:「每篇都使人SAN值急速下跌的《克蘇魯神話》原典,華文讀者總算有幸一一親眼目睹了。這些近百年前對歐美日等普及文化影響深遠的小說本身,就是文化史上的不朽『神話』。」 冬陽:「閱讀《克蘇魯神話》,像是經歷一場溯源之旅,曾經看過聽過的許多故事、好奇過恐懼過的紛雜情緒,以及一個接一個宛如家族叢生的各式創作,就是出自這個深具想像啟發的傳奇文本,令人掩卷之餘臣服它的奇魅召喚,自願扮演下一個傳承者。」 何敬堯:「毛骨悚然的詭音,奇形怪狀的觸手暗影,人們卻豎耳瞪眼,如飢似渴想要理解怪物的玄祕存在,這就是克蘇魯神話的蠱惑魔力。廣袤宇宙之中,人類微不足道,自從H.P.洛夫克萊夫特揭示此項真理,來自遠古的恐怖奇幻於焉降臨。」 馬立軒:「一百年前,洛夫克萊夫特奠定『克蘇魯神話』的基礎,讓讀者得以窺見宇宙中令人恐懼的少數未知;一百年後,收錄二十篇經典作品的《克蘇魯神話》在台問世,台灣讀者終於可以看到影響西方創作幾個世代的原典!虛實莫測的夢境、天外異界的生命,超越常理的新發現、突破認知的新研究,未知的驚懼、無名的恐怖……全都在《克蘇魯神話》!」 廖勇超:「詭譎的空間,異樣的神祇,陰翳的邪教,以及瘋狂的人們—這是洛夫克萊夫特筆下的克蘇魯世界觀。克蘇魯世界的毀滅力量,每每在他敘事的層次肌理中惘惘地散發而出,從身體、心理、群體、到最終整個世界的物理準則都不可抗地被其邪誕的宇宙觀拉扯墜入,終究灰飛煙滅,消隱在其宏大的邪物秩序中。簡而言之,克蘇魯神話說的不是人類,而是人類如何從一開始便缺席於這宇宙的故事。」 Div(另一種聲音)(華文靈異天王)、Faker冒業(科幻推理評論人及作者)、Miula(M觀點創辦人)、Nick Eldritch(克蘇魯神話與肉體異變空間社團創建者)、POPO(歐美流行文化分析家)、冬陽(推理評論人)、羽澄(臺灣克蘇魯新銳作家)、阿秋(奇幻圖書館主講人)、何敬堯(奇幻作家、《妖怪臺灣》作者)、馬立軒(中華科幻學會常務理事)、氫酸鉀(知名畫家)、笭菁(華文靈異天后)、陳浩基(作家)、陳郁如(暢銷作家)、雪渦(d/art策展人)、廖勇超(臺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副教授)、龍貓大王(粉絲頁「龍貓大王通信」主人)、譚光磊(版權經紀人)、難攻博士(中華科幻學會會長兼常務監事) 瘋狂推薦! *** 假設你的腳邊有一隻螞蟻在爬,你不會在意有沒有踩死牠,因為牠太渺小了,是死還是活,對你來說沒有分毫影響。在「克蘇魯神話」中描述的遠古邪神的眼中,人類就是那隻螞蟻。 洛夫克萊夫特所宣導的「宇宙主義」,即人類遠非世界的主宰者,在尚未探索的未知宇宙中,隱藏著超乎想像、不可名狀的恐怖真相,只是見上一眼就能讓人陷入瘋狂或者死亡。正如作者本人所述:「人類最古老、最強烈的情感是恐懼;而最古老、最強烈的恐懼,是對未知的恐懼」。 「待在瘋狂山脈背風的陰影之中,你必須管好自己的想像力。」 繁星已經抵達特定的位置,舊日支配者即將重現人間。

目錄

目錄 瘋狂山脈 牆中之鼠 印斯茅斯小鎮的陰霾 超越時間之影

內文試閱

  瘋狂山脈      1      科學家拒絕在不明原委的情況下聽從我的建議,因此本人只得打破沉默。這場籌畫中的南極探險將廣泛搜尋化石、大規模鑽探和融化遠古冰蓋,吐露反對理由已經違反了我的意願,由於我的警告很可能僅僅是徒費唇舌,因此我就更加不願意開口了。儘管本人必須公開真相,但引來質疑亦是無可避免之事;然而,若是非要剔除看似荒誕和難以置信的內容,那我也就沒有什麼可說的了。從未公開過的普通攝影和航拍照片能夠成為有力的證據,因為它們清晰生動得令人膽寒。可是,照片的拍攝距離都過於遙遠,足以進行巧妙的後期篡改。墨水畫容易被斥為顯而易見的欺詐,雖說藝術專家應該會注意到所用技法的怪異並為之困惑不已。      歸根究底,我必須依靠幾位科學領袖的判斷和立場。一方面,他們的思維足夠獨立,在衡量我提供的資料時能夠根據其恐怖的真實性或借鑒某些難以理解的原始神話集合;另一方面,他們擁有足夠的影響力,可以阻止探險界在那片瘋狂山脈區域貿然開展過於野心勃勃的計畫。一個非常不幸的事實是,我本人和同僚只是相對默默無聞的人物,背後只有一所普普通通的大學,在牽涉到怪誕離奇或高度爭議性的事情上幾乎沒有任何發言權。      對我們更為不利的是從嚴格意義上說,我們算不上相關領域的專家。我是米斯卡托尼克大學探險隊的一名地質學家,本校工程系的弗蘭克.H.帕博蒂教授設計出一種極為先進的鑽頭,我的角色只是在這種鑽頭的協助下,獲取南極大陸各處岩石和土壤的深層樣本。我沒有奢望過成為其他領域的開拓者,但我確實希望能夠沿著前人的探險路徑,在各種地點使用這種新機械,採集過去用傳統方法難以得到的樣本。正如公眾從我們的報告中瞭解到的,帕博蒂的鑽探設備在輕巧、便攜和性能上都獨樹一幟且別開蹊徑,結合了傳統自流井鑽頭和小型圓岩鑽的工作原理,能夠快速適應硬度各自不同的多個岩層。鋼製鑽頭、連接桿、汽油引擎、可拆卸的木架,爆破器材、繩纜、用於移除廢渣的螺旋鑽和長達一千英呎的5英吋口徑分節組合管道—再加上必不可少的附屬設備,三架七條狗拉的雪橇就能拖動,這都要歸功於大多數零件巧妙地使用了鋁合金。我們有四架道尼爾大型運輸機,專門為飛越極地高原的超高海拔飛行任務改裝,裝配了帕博蒂設計的燃料加熱和快速發動裝置,能夠從冰障邊緣的基地運送整個探險隊前往內陸各個合適降落的地點,抵達這些地點後,將有足夠數量的雪橇犬供我們驅使。      我們計劃在一季(假如確定有必要,也可略作延長)允許的範圍內探索盡可能廣闊的極地區域,主要瞄準的是羅斯海以南的山脈和高原地帶,沙克爾頓、阿蒙森、斯科特和伯德曾在不同程度上勘察過這些區域。我們打算頻繁更換營地,駕駛飛機跨越足夠長的距離,前往地質特徵明顯不同的地點,希望能夠鑽取出數量空前的研究材料,尤其是過去鮮有發現的前寒武紀地層樣本。我們也希望能夠獲得盡可能大量和多樣化的上層化石岩,即使這片荒涼的土地現在只有寒冰和死亡,但它的原始生命史對我們瞭解地球的過往極為重要。眾所周知,南極大陸曾經位於溫帶甚至熱帶,充滿了各種各樣的動植物,如今卻只剩下了地衣、海洋動物、蛛形綱生物和北海岸的企鵝;我們希望從多樣性、精確性和細緻性的角度擴展這部分知識。假如某次簡單鑽探找到了化石存在的跡象,我們就用爆破拓開孔徑,獲得尺寸合適、保存得更加完整的樣本。      鑽探的深度依上層土壤或岩石的情況而定,但地點僅限裸露或半裸露的地表,由於地勢較低的區域都覆蓋著厚達1、2英哩的堅冰,因此我們不可避免地只能選擇山坡和岩脊。我們不可能在太厚的冰層上浪費鑽探深度。儘管帕博蒂制定了一套方案,將銅電極沉入密集的鑽孔簇群,用汽油發電機輸入的電流融化限定面積內的堅冰,但在我們這種探險活動中只能試驗性地稍加利用。雖說我從南極返回後就多次發出警告,但即將啟程的史塔克懷瑟—摩爾探險隊依然打算正式使用這套方案。      我們定期用無線電向《阿卡姆廣告報》和美聯社報告進展,帕博蒂和我後來發表了一系列文章,民眾透過這兩者得知了米斯卡托尼克探險隊的情況。我們一行有四人來自大學:帕博蒂、生物系的雷克、物理系的阿特伍德(亦是氣象學家)和代表地質系的本人,我同時也是名義上的負責人;另外還有十六名助手,其中七人是大學的研究生,九人是經驗豐富的機械師。十六名助手裡有十二人是有資格的飛機駕駛員,十四人能熟練使用無線電設備,八人會用羅盤和六分儀導航,帕博蒂、阿特伍德和我也會。我們還有兩艘艦艇,都是木製的前捕鯨船,為冰海環境做了特別加固,並加裝了輔助的蒸汽機,這兩艘船自然同樣配足了人手。贊助本次探險的是納旦尼爾.德比.匹克曼基金會和幾筆專項捐贈。因此,雖然沒有得到大眾的廣泛關注,我們的準備工作依然異常充分。狗、雪橇、機器、宿營物資和拆成零件的五架飛機先送往波士頓裝船。為了我們特定的目標,我們的裝備精良到了極點。近些年有許多格外卓越的先驅者前往南極,我們在補給、飲食、運輸和營地建設等各方面都受益良多。這些先驅者不但數量眾多,而且聲名顯赫,因此我們的探險隊即使準備充分,卻幾乎沒有引來任何注意。      如報紙所述,一九三○年九月二日,我們從波士頓啟航,沿海岸線從容南下,穿過巴拿馬運河,在薩摩亞、霍巴特和塔斯馬尼亞稍作停留,在塔斯馬尼亞最後一次補充物資。探險隊的成員都沒有來過極地,因此完全依賴於兩位船長的判斷,他們都是南極海域的捕鯨老手,一位是J.B.道格拉斯,負責指揮雙桅船「阿卡姆號」並擔任海上隊伍指揮官,另一位是格奧爾格.索芬森,負責指揮三桅船「米斯卡托尼克號」。我們離開人類居住的世界,太陽在北方天空中越沉越低,在地平線以上停留的時間也越來越長。南緯62度,我們見到了第一批冰山,狀如平桌,邊緣陡峭。離南極圈越來越近,浮冰給我們帶來了不少麻煩。十月二十日,我們進入南極圈,船上舉辦了趣味盎然的相應儀式。穿過熱帶後的漫長航程之中,越來越冷的天氣讓我很煩惱,但我努力振作精神,準備迎接未來更嚴酷的考驗。奇妙的大氣現象屢次引得我沉醉其中,包括栩栩如生的海市蜃樓(我這輩子第一次見到),遙遠的冰山變成了巨大得難以想像的城堡牆垛。      兩艘船推開浮冰,我們運氣很好,浮冰既不是比比皆是,也不是排列緊密,最後在南緯67度東經175度重新進入開闊海域。十月二十六日早晨,南方出現了一道強烈的所謂「地閃光」,不到中午,我們激動地看見一條巍峨雄壯、白雪覆蓋的山脈,它佔據了正前方的整個視野。未知的大陸,冰封的神祕死亡世界,我們終於見到了它的邊緣。前方的山峰無疑就是羅斯發現的阿德米勒爾蒂山系,我們現在的任務是繞過阿代爾角,沿維多利亞地的東岸前往南緯77度9分厄瑞波斯火山腳下的麥克默多灣,我們計劃在那裡建立基地。      最後一段航程充滿奇景,激起我們的無窮幻想。雄偉而貧瘠的神祕山峰始終聳立於西方,太陽在正午時分低垂於北方,午夜時分則緊貼著南方的海平線,將朦朧泛紅的光線灑向白雪、發藍的冰塊與水道和裸露的小片黑色花崗岩山坡。可怕的南極狂風斷斷續續地呼嘯掃過荒涼的山巔,聲調中時常含有近乎於風笛的模糊音韻,介於認知邊緣的瘋狂音符跨越了一段寬廣的音域,潛意識記憶裡的某種原因讓我感覺焦躁不安甚至隱約害怕。我不禁想到尼古拉斯.洛里奇怪誕而令人不安的亞洲風景畫,還有阿拉伯瘋人阿卜杜.阿爾哈茲萊德在《死靈之書》裡,有關冷原的更加怪誕和令人不安的邪惡傳說。我曾經在大學圖書館翻閱過這本恐怖的書籍,後來我對此感到追悔莫及。      十一月七日,我們經過弗蘭克林島,西方的山脈暫時離開了視野。第二天,我們在前方遠遠地望見了羅斯島上的厄瑞波斯山和恐懼峰,漫長的帕里山脈在它們背後浮現。大冰障相比之下變得低矮,像一條白線似的向東方延伸,垂直的邊緣高達兩百英呎,狀如魁北克的岩石峭壁,標記著南向航程的終點。當天下午,我們駛入麥克默多灣,在煙霧繚繞的厄瑞波斯山的背風面海灘下錨。熔岩堆積的山峰直插東方的天空,海拔約一萬二千七百英呎,彷彿日本版畫中的富士神山。白色的恐懼峰彷彿鬼魅,海拔約一萬零九百英呎,是一座死火山。厄瑞波斯山斷斷續續地噴吐濃煙,才華橫溢的研究生助手丹佛斯注意到白雪皚皚的山坡上有疑似熔岩的東西,他指出這座發現於一八四○年的活火山無疑就是七年後愛倫坡的靈感來源:      ——無休無止翻湧的熔岩      硫磺洪流從亞內克峰滾滾而下   在極地那極端的氣候之中——   它們沿亞內克峰流淌時的呻吟聲   響徹北方極地的領土。      丹佛斯熱衷於閱讀怪異書籍,總把愛倫坡掛在嘴邊。我本人對愛倫坡也很感興趣,因為他唯一的長篇小說—令人不安、神祕難懂的《亞瑟.戈登.皮姆》—描述了南極洲的景象。荒涼的海岸上,海岸背後高聳的冰障上,無數模樣怪誕的企鵝吱吱叫嚷,拍打鰭足;海面上能見到許多肥胖的海豹,有些游來游去,有些躺在緩緩漂動的大塊浮冰上。      午夜過後不久的十一月九日凌晨,我們用小艇艱難地登上了羅斯島,從兩艘船各拉一根纜繩到岸邊,準備用滑車和浮筒卸下裝備。儘管先前的斯科特和沙克爾頓探險隊都選在此處登陸,但我們第一次踏上南極土地時依然心潮澎湃、百感交集。我們在山坡下封凍的海灘上搭建了臨時營地,不過指揮中心還是設在「阿卡姆號」上。我們卸下鑽探設備、犬隻、雪橇、帳篷、口糧、汽油罐、實驗性的融冰裝置、傳統相機和航拍相機、飛機部件和其他裝備,除了飛機上的無線電,我們還有三套可攜式無線電收發器,能夠在南極大陸上我們有可能造訪的任何一個角落與「阿卡姆號」上的大型收發器取得聯繫。船上的無線電收發器能與外部世界聯絡,向《阿卡姆廣告人》設在麻塞諸塞州金斯波特角的大功率電臺發送新聞稿件。我們希望能夠在南極的夏季內完成預定任務;假如無法做到,我們就在「阿卡姆號」上過冬,在海面封凍前派「米斯卡托尼克號」回北方獲取下一個夏季的補給。      新聞媒體已經報導了我們初期的工作,我在此就不詳細描述了:我們登上厄瑞波斯山;我們在羅斯島上成功地完成了鑽探作業,帕博蒂的設備達到了無與倫比的速度,遇到厚實的岩層也不在話下;我們短暫地測試了小型的融冰裝置;我們冒著危險將雪橇和物資送上冰障;我們終於在冰障上的營地裝配起了五架大型運輸機。登陸隊伍,二十名人類和五十五條阿拉斯加雪橇犬,健康狀況良好,不過迄今為止還沒有遭遇過真正摧毀性的寒潮和風暴。最重要的一點,氣溫始終在華氏0度和20到25度間徘徊,而新英格蘭的冬季早已讓我們習慣了這個級別的寒冷。冰障營地是半永久性的,用來存放汽油、口糧、炸藥和其他補給。在五架飛機中,只有四架用來裝載探險物資,第五架與一名飛行員和兩名船上人員留守儲藏基地,萬一另外四架飛機全部失蹤,他們依然能從「阿卡姆號」來接應我們。 晚些時候,等不再需要用所有飛機運送裝備之後,我們將派遣一架或兩架承擔儲藏基地和另一處永久性基地之間的往來交通,這處基地位於南方六、七百英哩之外、比爾德莫爾冰川另一側的高原上。儘管以前的探險隊都提到了高原上會有駭人聽聞的狂風和暴風雪,但出於財力和效率的考慮,我們依然決定碰碰運氣,不再設立中轉站。      無線電發送的報告已經描述了那場扣人心弦的四小時不間斷飛行。十一月二十一日,我們編隊飛越高聳的冰架,龐大的山峰在西方拔地而起,無法言喻的死寂回應著引擎的轟鳴聲。風沒有帶來多少麻煩,無線電羅盤指引我們穿過一片能見度為零的濃霧。飛到南緯83至84度之間,壯觀的隆起在前方隱現,我們知道探險隊已經來到了比爾德莫爾冰川,全世界最大的山谷冰川,冰封的海洋漸漸消失,充滿褶皺的多山海岸線取而代之。我們終於進入了地球最南端萬古死寂的白色世界。正在回味這個事實的時候,海拔近一萬五千英呎的南森峰遠遠地出現在了東方。      我們越過冰川,在南緯86度7分、東經174度23分處成功地設立了南部基地,藉助雪橇和短程飛行考察了多個地點,以創記錄的效率快速而有效地鑽孔和爆破採樣;這些事情早有記敘,在此不再贅述。十二月十三日至十五日,帕博蒂帶領研究生吉德尼和卡羅爾艱難地成功登頂南森峰。我們位於海拔八千五百英呎的高原上,嘗試性鑽探發現某些地點僅僅在12英呎深的冰雪下就是堅硬的地面,我們在多個地點使用小型融冰裝置、擴孔鑽頭和實施爆破,先前的探險者從未想到過能在這裡取得岩石樣本。鑽探得到的前寒武紀花崗岩和比肯砂岩證明了我們的猜想:這片高原與西方的大片陸地擁有相同的起源,但與東方南美洲以南的地塊有所區別。我們當時認為那是冰封的羅斯海和威德爾海從更大的陸地上分隔出的一塊較小的地塊,但後來伯德證明了這個猜想是錯誤的。      每次鑽孔確定了砂岩的存在,探險隊就會跟進爆破和開鑿。我們發現了一些非常值得研究的化石痕跡和殘骸,尤其是蕨類植物、海藻、三葉蟲、海百合和舌形貝目與腹足綱的軟體動物,對研究這個區域的遠古歷史具有重要的意義。在一次深層爆破鑽孔的採樣結果中,雷克從三塊葉岩碎片中拼出了一道三角形的條紋痕跡,最寬處近一英呎。這些碎片來自西面近亞歷珊德拉皇后山脈的一個地點,生物學家雷克認為這些痕跡不同尋常地令人困惑和好奇,但在我這個地質學家的眼中,它與沉積岩中頗為常見的漣漪效應不無相似之處。葉岩無非是沉積岩岩層受擠壓後的一種變質構造,而壓力對本已存在的痕跡也會造成奇特的扭曲效應,因此我認為那些帶條紋的壓痕並不值得我們大驚小怪。      一九三一年一月六日,雷克、帕博蒂、丹佛斯、六名學生、四名機械師和我乘兩架運輸機徑直飛越南極,突如其來的強風迫使我們中途不得不降落了一次,還好強風沒有發展成典型的極地風暴。正如媒體報導所陳述的,那是數次觀測飛行中的一次;其他幾次飛行中,我們嘗試辨認先驅的探險者從未抵達之地的地貌特徵。初期的多次飛行在這一方面即使令人失望,但還是幫助我們拍攝到了極地那光怪陸離的海市蜃樓的絕佳照片,先前在海上航行時我們短暫地目睹過這種壯麗的景觀。遙遠的群山飄浮在天空中,彷彿魔法構造的城市。白茫茫的世界時常在午夜低垂的太陽魔法下變幻成鄧薩尼的夢想和冒險渴望中的金色、銀色和猩紅色的國度。多雲的日子裡,天空與白雪覆蓋的大地會交融成一整片神祕莫測的虛無,沒有了肉眼可見的地平線幫我們標識出兩者的接合之處,飛行遇到了不小的麻煩。      最後,我們決定執行原先的計畫,四架運輸機向東飛行五百英哩,在我們錯誤地認為屬於一塊較小陸地的區域新建了一個次級營地。我們想在那裡獲取用於對比研究的地質學樣本。隊員的健康保持得很好。酸橙汁有效地補充了罐頭和醃製食品缺乏的物質,氣溫通常位於零度以上,我們做事時不需要裹上厚實的毛皮外套。時值仲夏,假如我們抓緊時間且膽大心細,就有希望在三月份結束工作,不需要在寒冬中熬過極地的漫漫長夜。我們遭遇過幾場從西方颳來的激烈風暴,但阿特伍德發揮出高超的才能,用厚重的雪塊搭出簡易的飛機棚和防風牆,加固了營地的主要建築物。我們的好運氣和高效率簡直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外部世界當然知曉我們的進展,也聽說了雷克那怪異而頑固的堅持,他主張我們向西(更確切地說,向西北)做一次徒步勘探,然後再決定要不要大動干戈搬進新的營地。他似乎花了大量時間思考那塊葉岩上的三角形條紋痕跡,提出的大膽想法激進得讓人擔心。他彷彿從中讀出了自然界與地質時期之間的某些矛盾,他的好奇心被推到了極點,使得他渴望在向西延伸的地質構造上繼續鑽孔和爆破,因為這些痕跡化石無疑屬於那片地質構造。他怪異地執意認為三角形痕跡是某種完全無法分類但高度進化的未知巨型生物留下的印記,罔顧它所在的岩層事實上極其古老(即便不是前寒武紀,也至少是寒武紀),那個時期根本不存在高度進化的生命,生命僅僅進化出了單細胞,頂多只到三葉蟲的階段。這些化石碎片和上面的怪異印痕至少有五到十億年的漫長歷史。

延伸內容

【導讀】看一封信,然後夜不成眠的克蘇魯——無以名狀的書信敘事恐怖
◎文/臺灣克蘇魯新銳作家 羽澄      提及克蘇魯神話或這個神話體系的創造者H.P.洛夫克萊夫特,就會想到「無以名狀的恐懼」這個招牌,在網路社群的時代,已經有不少推廣或科普何謂「克蘇魯」或誰是「H.P.洛夫克萊夫特」的文章了。      我首次正式接觸正宗洛氏克蘇魯神話小說,是網路上的簡體版翻譯,無論是閱讀的方便性或體驗都跟紙本書有極大落差,而今年各大出版社開始注意到了克蘇魯神話與洛氏恐怖這種影響後世創作深遠的題材,儼然是發現了未知的藍海,奇幻基地發行的《克蘇魯神話》系列也讓我有機會再次細讀過去沒有辦法仔細體驗的正宗洛氏克蘇魯經典作品。      本書最大的突破,在於呈現了克蘇魯神話中很重要的一個元素——書信,為什麼書信在洛氏恐怖是重要的,又或者該問說:為什麼洛氏這麼常用書信來表達恐怖氛圍呢?      洛夫克萊夫特作者的恐怖文學的調性是「無以名狀的恐懼」,也就是強調未知的事物令人感到恐懼,這在文學當中會使用到相當多的「留白」技巧,即是刻意不做具象化的描寫,任憑讀者的想像力發酵,讀者所能想到多恐怖離奇的樣子,就會成為那個樣子。      我們在進行文學創作時會使用這個技巧在許多的面向,描寫負面的事物的如虐待、酷刑、血腥場面或是單純角色間的爭執,刻意不描寫而只在行文脈絡中帶出氣氛,就會讓讀者自行想像著事件嚴重的程度,這無非是一個高段的技巧,寫作者利用讀者本身的想像力,以及文字這個載體本身帶有的「不具象」(不如圖像、影片那般視覺具象,全仰賴讀者在腦海中想像文字描述之畫面),就可以將留白技巧發揮得淋漓盡致,讓人不寒而慄於無形。      因為洛氏恐怖具有這樣的體質,作品裡有許多「不清不楚」的描寫,而這樣的描寫大多是主敘事者或主角拾獲、收到、讀到某篇文章或是遭遇恐怖事故的當事人所撰寫的信件。故事的敘事者會在信件的內容呈現於讀者面前時達到視角轉換的效果,而作為「一封信」,內容會依照撰寫者書寫當下的精神狀況而有所不同:可能是筆跡顫抖的、可能是精神錯亂不知所云的、也可能異常冷靜到讓人感覺異樣的。更重要的是,除了這種角色轉換帶給讀者幽微又細思極恐閱讀體驗的同時,書信的敘事可以合理地模糊故事的恐怖事件(如:我無法確切告訴你那東西像什麼、我形容不出是什麼在看著我……等等),也就是讓真相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這樣的效果烘托出所謂無法名狀的氛圍。      奇幻基地此次的《克蘇魯神話》系列,除了收錄比最大量的洛氏作品篇章之外,也在「書信」這個元素以別致的設計做安排,讀者可以在類似信紙的頁面上讀到那些駭人聽聞又無以名狀的可怕事件,真正身歷在洛氏營造的恐怖氣氛當中,我認為這是在閱讀體驗上進行的另一大突破。      克蘇魯神話無疑是影響最多現在奇幻、科幻作品的體系,洛氏是此集大成者,無論在創作靈感、或純粹欣賞,甚至作為學術上作為比較文本的資料,奇幻基地這一套《克蘇魯神話》都能夠提供足夠份量的素材。      值得一提的是,這部書收入了洛氏許多著名的經典篇章,除了著名的〈克蘇魯的呼喚〉、〈敦威治恐怖事件〉、〈女巫之屋的噩夢〉等故事外,也收錄了在歐美地區多次改編成漫畫文本的〈神殿〉、〈牆中之鼠〉,第一人稱的敘事角度讓撲朔迷離的劇情顯得謎霧重重,還有前半部由主角跟友人通信的〈黑暗中的低語〉,更是能從信件往返的內容逐一拆解故事描述的恐怖事件,讀完真的會產生冷汗直流的驚悚緊張,相當過癮與暢快。      很高興能夠看見又有一部收錄如此大量洛氏作品的套書在台灣出版,由衷感覺到這個世代的克蘇魯愛好者、恐怖文學讀者是幸運的,是台灣的克蘇魯圈、文學創作圈、恐怖文學圈的一大進展,也讓讀者有更多選擇,共同為推廣此類創作和著作而努力。

作者資料

霍華‧菲力普‧洛夫克萊夫特 Howard Phillips Lovecraft(H.P.Lovecraft)

(1890—1937) 1890年出生於普羅維登斯安格爾街194號。 3歲時父親因精神崩潰被送進醫院,5年後去世。 14歲時祖父去世,家道中落,他一度打算自殺。 18歲時深受精神崩潰的折磨,未及畢業便退學。 29歲時母親也精神失常,2年後死於手術。 34歲時結婚,但婚後生活並不幸福。妻子的帽子商店破產,身體健康惡化。他因此陷入痛苦與孤獨,5年後離婚。 一貧如洗的他回到家鄉普羅維登斯,將所有精力傾注於寫作。然而直到46歲被診斷出腸癌,他的60篇中短篇小說終究因為內容過於超前,未能為他帶來名利回報。次年,他在疼痛與孤獨的陰影中死去。 今天,洛夫克萊夫特和他筆下的克蘇魯神話,被認為是20世紀最偉大、最具影響力的古典恐怖小說體系,業已成為無數恐怖電影、遊戲、文學作品的根源。 相關著作:《克蘇魯神話 I:呼喚(精裝)》

基本資料

作者:霍華.菲力普.洛夫克萊夫特 (Howard Phillips Lovecraft(H.P. Lovecraft) ) 譯者:姚向輝 繪者:果樹breathing(郭建)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幻想藏書閣 出版日期:2021-07-01 ISBN:9789860645071 城邦書號:1HI117C 規格:圓背硬皮精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