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萬聖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華文推理小說
撲克遊戲(Play or Die系列02)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撲克遊戲(Play or Die系列02)

  • 作者:夜間飛行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1-04-29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POPO城邦原創,3本75折

內容簡介

系列前作POPO華文創作大賞首獎《塔羅遊戲》佳評如潮、讀者一致盛讚, 並獲知名作家星子、啞鳴、微混吃等死、釉子酒、醉琉璃聯袂推薦! 在毫無退路的生存遊戲裡,友情是最可笑的東西。 然而在如此絕望的境地之中,最讓人割捨不下的,也是友情…… 「如果這個遊戲不曾存在,我們是不是就可以一直當朋友?」 ★ 實體書獨家收錄精彩番外〈紅心國王〉 ————————————————————— 「無論是塔羅牌還是撲克牌,它們都只是紙牌而已,是比生命要輕得多的東西。」 作為「塔羅遊戲」的倖存者之一,韓品儒轉學到了聖櫻高中。 然而恐懼依舊如影隨形,因為在勝出塔羅遊戲的同時, 他的手機便被安裝了「撲克遊戲」的程式。 不出所料,就在某個狂風暴雨的午後,熟悉的手機提示音響起, 和塔羅遊戲相同,韓品儒與同學們再度捲入了殘酷的生存戰。 他們得在時限內收集到所有撲克牌,若持有撲克牌也可使用異能, 並須以多張牌組成牌型方能發動,像是皇家同花順、葫蘆、三條等等。 韓品儒想警告大家正視這個遊戲的真實性,卻反被當成觸發遊戲的禍首, 但依舊有人相信他的說法,例如被同學們視為瘋子的顏莉佳。 這名一身柴郡貓打扮的女孩毫不掩飾殘忍的本性,令韓品儒深深感受到危險。 「妳、妳相信這個遊戲是真實的?」 「為什麼不相信呢?神一定是聽到了莉佳的祈禱,於是把這個遊戲賜給了莉佳~」 韓品儒不想與顏莉佳有太多牽扯,卻無可避免地屢次和對方狹路相逢, 而淪為眾矢之的的他一度慘遭班上同學虐待,逃離後又被戴著小丑面具的少年持槍襲擊, 同學們的瘋狂程度完全超乎想像,令通關撲克遊戲的難度大幅提高, 這時他卻收到一則訊息,裡頭提及有個可以讓全員都活下來的方法。 基於前車之鑑,韓品儒無法相信,卻又不禁希望眾人能逃過自相殘殺的命運……

內文試閱

「Oh, Alice, dear where have you been? So near, so far, so in between What have you heard? What have you seen? Alice! Alice! Please, Alice!」 舞臺帷幕被拉開,奇幻且帶著詭異氣息的旋律在寬廣的禮堂內響起,傳遍每個角落。 在合唱團逐漸拔高的和聲中,舞臺地板的機關緩緩上升,一名穿著三件式西裝、戴著長長兔耳和半臉面具的少年出現在觀眾面前,隨著節拍跳起了優雅的舞蹈。 「Perhaps you should be coming back Another day, another day And nothing is quite what is seems You’re dreaming! Are you dreaming? Oh, Alice!」 歌詞來到中段時,禮堂和兔耳少年忽然被黑暗吞噬,兩、三秒後,黑暗又被光明撕裂。 在聚光燈的照耀下,一名穿著粉藍色維多利亞風洋裝和白色膝上襪的少女,自舞臺的天花板翩然落下。 少女擁有一頭金光閃閃的秀髮,幾乎給人一種戴了皇冠的錯覺,她纖細的身軀被鋼絲吊著,在半空中靈巧地做出各種舞蹈動作,配合投射在後方布幕上的影像,使她彷彿掉進了一個光怪陸離的樹洞裡,正無止境地往下墜落。 「Did someone pull you by the hand? How many miles to Wonderland? Please tell us so we’ll understand Alice! Alice! Oh, Alice!」 (〈Alice’s Theme〉詞、曲/Danny Elfman) 隨著最後一個音符被奏響,少女終於緩緩降落而下。 當她的鞋尖觸及舞臺地板的瞬間,禮堂裡幾乎每個人都屏住了氣息,像是怕自己呼吸聲太大會驚擾這神聖的一刻。 等少女完成最終的旋轉動作,並於舞臺上站定之後,觀眾席這才爆出一陣如雷的歡呼喝彩。 少女對著臺下優雅地鞠躬,露出一抹絕美的笑容。 ♠ 音樂劇的第一節彩排結束,所有人都聚集到舞臺上,眾星拱月似的圍繞著那名飾演愛麗絲的少女,此起彼落地讚歎著。 「委員長好棒!」「太厲害啦!」「真不愧是委員長!」 少女名叫安羽柔,她擁有混血兒般的精緻五官和纖細身材,戴上金色假髮和藍色隱形眼鏡後,整個人活脫脫就是從仙境走出來的愛麗絲。 不只外表令人驚豔,安羽柔的學業和品行同樣十分出色,更是聖櫻高中二年B班的班級委員長。 除此之外,她還出身自富裕家庭,不過本人並不因此驕傲自大,內外兼具的她在同學和師長間均有很高的評價,深受大家喜愛。 「委員長的演出太精彩了!沒有班級會比我們更好!」 「沒錯!二年B班鐵定可以拿下創校紀念日活動的第一名!」 「委員長!委員長!委員長!委員長!委員長!」 聽著眾人齊聲不停歡呼,安羽柔臉上掠過一絲古怪的表情,宛如在努力壓抑著某種情緒,但下一秒又恢復一貫的溫柔甜美。 「是不是第一名有點難說……」一名男生低聲說,「聽說A班在體育館布置了一個巨大的鬼屋迷宮,參觀過的人都說超震撼,完全超越了高中生的水準。」 在聖櫻高中,二年A班和B班是人盡皆知的死對頭,這兩個班級在運動會、歌唱比賽、文化週等活動屢次交手,每次都鬥得難分難解。 為了迎接下禮拜的創校紀念日,每個班級都要準備一項活動,A班的主題是鬼屋迷宮,B班則是改編版的《愛麗絲夢遊仙境》音樂劇。 今天雖然是週末,不過A班為了拚進度,所有人都來到學校趕工,而B班得知後也不甘落後,趕緊號召了全體同學來進行彩排。 「什麼?你的意思是委員長精湛的演出會輸給A班的迷宮嗎?」 「鬼屋那種廉價的玩意兒怎能跟委員長的演出相比?」 「你就對B班和委員長這麼沒信心?」 在B班的眾人心中,委員長擁有女神般的崇高地位,容不得半點質疑。 「我只是說,A班的鬼屋迷宮也很……」在同學們咄咄逼人的質問下,發言的男生結巴起來,「那個……對不起,我的發言太不慎重了,我們班有委員長加持,當然會拿下第一名的。」 「大家請不要這樣。」安羽柔微微苦笑,「這齣音樂劇不是我一個人的舞臺,每位臺前幕後參與的同學都同等重要,缺少了任何一位同學,這場演出都不可能成功。」 「沒錯沒錯,委員長說得太好了!集結眾人的力量,一起奪取勝利的旗幟吧!」 手執導演筒的男同學一副鬥志高昂的樣子,說出熱血漫畫裡才會有的臺詞。 「繼續彩排!下一幕是『淚水之潭』!」 啪嗒。 舞臺方向忽然傳來物品倒下的聲音,所有人紛紛轉過頭去,目光落在掉到地上的紙板背景,以及一名手足無措的男生身上。 他的身材瘦小,長著一張娃娃臉,鼻頭和臉頰均有雀斑,穿著以格紋呢絨外套、背心和長褲搭配而成的戲服,除此之外沒有太大的特徵,是很容易讓人過目即忘的類型。 這名男生的神情相當憔悴,眼睛下方帶著濃重的黑眼圈,顯得睡眠不足的樣子,與他所扮演的角色「睡鼠」倒是頗為相稱。 「那、那個……」 他手忙腳亂地把背景板從地上扶起,卻不小心弄破了紙板。 「你居然把我辛苦做出來的背景弄破了?」負責製作背景板的鬈髮女孩看到這一幕,臉色都變了,「那可是花了我足足一個月才做出來的耶!下禮拜就是創校紀念日了,這下要怎辦?你說啊,韓品儒!」 被斥責的韓品儒低頭不語,其他人則是露出嫌棄且不耐煩的表情。 「你真是有夠笨手笨腳!」鬈髮女孩的好友也替她抱不平,「昨天也是這樣,差點就把道具弄壞,拜託認真點好嗎?」 「說起來前天你也把飲料灑到大家的服裝上,難道你是A班派來的間諜?」扮演白兔的男生跟著諷刺他。 聽著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指責,韓品儒只是垂下頭,沒有作聲。 「喂,你怎麼不說話?最少也要道個歉吧?真是的!」鬈髮女生氣憤不已。 「沒錯!別想這樣蒙混過去,快跟大家說對不起!」其他人也附和。 「對、對不起……」韓品儒囁嚅著說。 這時,委員長安羽柔再度站出來打圓場。 「各位,我想品儒同學不是有意把背景弄破的,他已經道了歉,我們就別再為難他了,好嗎?」 眾人雖然仍有不滿,但安羽柔都這麼說了,也只好作罷。 「品儒同學,你需要休息一下嗎?你看起來很累呢。」安羽柔擔心地問韓品儒。 「我……我不需要休息。」韓品儒依舊低著頭,「那、那個……謝謝妳。」 「沒關係。」安羽柔對他露出溫暖的微笑,像個關心弟弟的姊姊,「你轉學到這裡才兩個多月,應該還有許多不適應的地方,如果有什麼煩惱,都可以放心跟我說喔!」 韓品儒含糊地應了一聲,之後便沒再說話。 風波平息,他們繼續接下來的彩排,期間除了飾演柴郡貓的女同學不知去了哪裡以外,其餘環節都進行得很順利。 當完成第七幕「瘋狂下午茶」的排演後,時間已是下午一點多,不少人都在喊累,身為導演的男同學只好不太甘願地放大家休息去。 「各位同學,我替大家訂了餐點和飲料,不嫌棄的都來吃吧。」安羽柔笑著表示。 「委員長最好了!」「感恩委員長!讚歎委員長!」 彩排了這麼久,大家早就飢腸轆轆,聽到有食物都像小孩子一樣拍手歡呼起來。 班級委員會的其他成員——副委員長、體育委員和紀律委員——早就把桌子搬來排好,各種美食擺滿了桌面,堪比自助餐派對。 「品儒同學,你也辛苦啦,過來吃點東西吧。」安羽柔主動招呼韓品儒。 「謝、謝謝妳,可是……我不餓。」韓品儒婉拒了她的好意,「我、我想去外面走走。」 還沒走到禮堂門口,韓品儒便聽見有人在背後大聲批評他。 「嘖,那傢伙算哪根蔥啊?委員長對他這麼好,他還不領情。」 「那傢伙做事丟三落四,講話又會口吃,哪裡是睡鼠,應該讓他扮渡渡鳥才對。」 「我跟你們說,那傢伙好像跟去年在京司市發生的『聖楓高中大屠殺』有關,你們知道那個事件嗎?」 這個關鍵詞讓韓品儒全身一震,兩腳宛如灌了鉛一般無法移動分毫。 「哦哦!那個事件超轟動的,不過最近已經沒人討論了,大家好像被集體刪除記憶似的,超詭異。」 「我之前跟C班的朋友提起,他們都說沒聽過那件事,看著我的表情一副那是我編出來的樣子。」 「我弟前陣子對那個事件很熱衷,可是最近我跟他聊起,他竟然說不記得發生過那樣的事,還問我是不是漫畫看太多了,這怎麼可能嘛!」 「我爸媽也是這樣,嚇了我一大跳。要不是你們還記得那個事件,我差點要以為自己是活在另一個時空了。」 「是說,那是恐怖分子幹的吧?聽說他們帶著武器和爆裂物闖進了聖楓高中,當天是週末,所以學校裡只有回去補課的二年一班,結果全班有二十幾個學生被殺,超可怕!」 「不,那好像只是某些媒體不負責任的推測,這個事件一直沒有破案,還有謠言說兇手其實不是外來者,而是……學校裡的學生。」 「如果兇手是學生,那未免太恐怖了,到底為什麼要殺死自己的同學?」 「連同韓品儒在內,我們學校不是總共收了三個二年級的轉學生嗎?你們不覺得同一時間有這麼多轉學生很奇怪?聽說他們都是那個屠殺事件的倖存者,然後因為我們跟聖楓高中是姊妹校,辦學團體同樣是『獻己會』,於是教育部門就像扔掉燙手山芋般把他們扔過來了。」 「那個韓品儒是因為目睹同學被殺才變得神經兮兮嗎?還是說,他其實就是……兇手?」 「天啊,那我們也太倒楣了吧!我們班本來已經有個顏莉佳,現在又來個韓品儒,這裡乾脆改名叫聖櫻精神病院好了。」 「總之,我們要小心提防韓品儒和A班那兩個轉學生。說起來A班那女生來過我們班好幾次,好像就是想找韓品儒的樣子,她長得還滿漂亮的,只是臉超臭,而且聽說她身上有刺青,感覺很不好惹。至於另外那個男生應該來頭不小,老爸是社長,家裡有錢得嚇死人,而且曾經是成績全年級第一的優等生,在聖楓高中擔任學生會長和班長……」 韓品儒無法再聽下去,他加快了腳步離開禮堂,把議論拋在腦後。 聖楓高中位於京司市,聖櫻高中則是位於緊鄰京司市的一個市鎮裡,兩間學校的距離大概有一個小時的車程。 聖櫻高中的校舍主要分成H館、E館、L館、T館四個部分,命名的靈感來自從上空俯瞰校舍所看到的形狀。 普通教室在H館,特別教室如化學教室、音樂教室等集中在E館。L館是社團大樓,裡面包含了社團辦公室、樂團練習室等等,T館則是行政大樓,教職員室、播音室都在那裡。 其餘設施還有禮堂、體育館、游泳池、運動場、中庭,以及已經封閉起來的舊校舍。 步出禮堂後,韓品儒來到學校的中庭。 暮春三月,正是櫻花綻放的時節。中庭裡漫天都是粉白色的飛花,宛如一群翩翩起舞的精靈,可惜韓品儒此刻並沒有欣賞美景的心情。他在櫻花樹下的長椅坐了下來,疲憊萬分地闔上眼睛。 「那個韓品儒是因為目睹同學被殺才變得神經兮兮嗎?還是說,他其實就是……兇手?」 莫名被誣衊是殺死同學的兇手,他感到無奈之餘,卻也不禁捫心自問,自己真的就是無辜嗎? 雖然他不曾親手殺人,但他之所以還活著,是由於其他人的犧牲。踩著同學們屍體活下去的他,跟殺人兇手真的有分別嗎? 韓品儒從口袋掏出一張撲克牌,那是「塔羅遊戲」結束後,他在學校門口發現的。 當時門口附近總共有三張撲克牌,分別被他和另外兩名遊戲勝出者——宋櫻和李宥翔撿起。拿到撲克牌後,他們的手機就被強行安裝了名為「撲克遊戲」的應用程式。 當他們以為另一場殘酷的遊戲即將展開時,卻發現那個程式無法開啟,之後他們收到一則簡訊,內容是有關接下來一段時間內的禁止事項。 這些禁止事項包括破壞撲克牌、刪除程式、更換手機、把遊戲的一切透露給任何人、自殺和殺害其他玩家,否則比死亡更可怕的懲罰將會降臨在他們和他們的家人身上。 接著,韓品儒等人被安排休學,不久後又被強制轉學,來到了這間聖櫻高中。 韓品儒是獨生子,雙親長期在國外出差,他們並不曉得兒子就讀的學校出了狀況,校方也沒有通知他們。為避免觸犯規則,韓品儒自然也並未告訴父母真相,跟他們通電話時都努力裝出一副平安無事的樣子。 這幾個月來,他幾乎每晚都會做噩夢,夢見自己走在一個由無數巨大塔羅牌構成的詭異空間。 每張塔羅牌中都沉睡著一位死去的同學,「皇帝」、「戀人」、「力量」、「星星」、「太陽」……他們的容貌起初完好無缺,而後逐漸崩壞、腐爛、剝落,爬滿了蛆蟲,接著從牌裡爬出來,拖著支離破碎的殘軀向他索命。 他在空間裡奮力逃跑,卻遇上一名手持利刃的「惡魔」,心臟被其狠狠貫穿……最後,他在冷汗和淚水中驚醒,再也不敢入眠。 日復一日,他被噩夢折磨著,精神力和體力幾乎快被消磨殆盡,變得有如行屍走肉。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能渾渾噩噩地虛度光陰,等待那不確定何時會開始的遊戲。 韓品儒低頭注視手裡的撲克牌,那是一張黑桃A,黑桃的英語是「Spade」,意思是鐵鏟,據說某些版本的撲克牌則是用劍來代表黑桃。 這張牌就是死神抵在我脖子上的利劍,不知什麼時候會揮下…… 韓品儒無法不這麼想。 ♠ 「哈哈這傢伙真是個廢物耶!」 「去死吧!噁心的蛀書蟲!」 某個方向隱約傳來嘻笑怒罵和拳打腳踢的聲音,韓品儒聞聲不禁一凜。 他走向聲音來源,原來是三名不良少年正在溫室裡霸凌一個男生。 那個男生身材偏瘦,膚色蒼白,厚重的瀏海下是一副大大的眼鏡,手裡抱著一堆課本和筆記,光看外表可說是完美地詮釋了世人對「書蟲」的刻板印象。 韓品儒不太記得這幾個男生是誰,不過今天來到學校的只有二年A班和B班,他們多半是A班的學生。 兩名分別把頭髮染成金色和紅色的男生把書蟲男當成沙包般毒打著,還搶走對方手裡的書。 「那些書……還給我……」 因為嘴唇腫了起來,書蟲男有點口齒不清,比起被毆打,他似乎更在意書本被奪走。 「這些書你真用得著嗎?反正你書念得再多,成績還不是一樣爛!」 「聽說你在上廁所的時候也會讀書?你的書有股臭味耶!」 「這傢伙該不會是對著生物課本的人體結構圖DIY吧?哈哈哈哈哈!」 兩名不良少年一邊極盡嘲諷地奚落書蟲男,一邊毫不留情地持續拳腳相向。 「人渣……」 這個詞突然從書蟲男的齒縫間迸出,聲音不大,卻是剛好可以被清楚聽見的音量。 剩下那名身材甚高、長相痞氣的藍灰髮男生一直在旁邊吸菸看戲,聽到這句話後,他走到書蟲男面前,猛力抓住對方的頭髮把人從地上扯起來。 「你知道嗎?今天不是上課日,我本來不想來學校的,但我怕你看不到我會寂寞,所以才來陪你玩玩。」 藍灰髮男生吐了一口煙到書蟲男臉上。 「你不領情就算了,還叫我人渣?看來我得教你一點做人的道理!」 下一秒,他把燒得通紅的菸屁股狠狠戳在書蟲男的頭皮上,書蟲男痛得面容扭曲,卻硬氣地不吭聲。 「快說謝謝啊!」藍灰髮男生一邊說,一邊繼續用菸屁股燙書蟲男,「你不懂得什麼叫感恩嗎?混蛋!」 「哈哈,人肉菸灰缸!」「承彥哥,等等也讓我試一下吧!」另外兩名不良嘻嘻哈哈的。 此時一群男女談笑著經過溫室,他們都是A班的學生,男的帥女的美,十分受同學歡迎,很多人都恨不得能打入他們的圈子。 這群人雖然看見書蟲男被霸凌,卻也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完全沒有出手援救的打算。 「怎麼傳來一股烤豬皮的味道?」其中一名女生用手在鼻子前搧了搧,「有人在吃烤肉嗎?」 「現在是午餐時間,可能有人肚子餓了。」她旁邊的男生笑著回應。 「說烤豬皮也太對不起豬了吧,這明明是燒垃圾的味道啊!」有個人這麼說,其他人聞言都笑彎了腰。 「垃圾就該待在垃圾場,來上學幹麼呢?」一名戴著名牌手錶的男生語帶譏諷,「反正在學校也沒半個朋友,每天上學只有挨打的份,如果是我乾脆死一死算了。」 「說起來,小螢妳不是跟那傢伙念同一間國小嗎?」一名女生好奇地問,「妳應該認識他吧?他以前就是這樣?」 書蟲男原本默默承受著不良少年們的霸凌,然而聽到這名女生的問題後,他忽然用力掙扎起來。 藍灰髮男生見狀,立刻狠狠把他按回去,使勁地用菸屁股在他身上燙出菸疤。 「其實我跟他不算認識……」被問到的短髮女孩含糊地回答,之後故意扯開話題,「對了,你們想喝飲料嗎?今天我請客吧!」 「好啊,我想喝香蕉牛奶!」「小螢個性這麼好,不會認識那種垃圾啦!」「會跟垃圾熟的只有蟑螂吧?哈哈哈!」 那群人的嘻笑聲逐漸遠去,短髮女孩小螢趁著朋友們不注意,回頭望了書蟲男一眼,臉上流露出複雜的表情,不過仍是跟著朋友離開了。 韓品儒雖然覺得書蟲男很可憐,但他不是會強出頭的類型,而且最近他為了自己的事情已是心力交瘁,實在不想再多管閒事。他正要狠下心離開,腦海裡卻掠過某個女孩的臉龐。 那名女孩並不漂亮,卻擁有如星般閃耀的眼瞳,當她被霸凌的時候,他曾經懦弱地置身事外,結果間接釀成了一連串可怕的悲劇。 我要再次逃避,然後讓悲劇重演嗎? 想到這裡,韓品儒胸口一緊,終究還是決定展開行動。 他四下張望,發現有個可以利用的裝置,於是悄悄地走了過去。 他拿起一條管子,摸索著調整好噴嘴的位置,再趁著不良少年把頭轉過來時,看準機會一下子扭開。 啪沙! 「嗚哇!這是什麼……呸呸!」 「臭死了!怎麼一股大便味?」 三名不良少年被有機肥料噴個正著,身上沾滿了異味,臭氣沖天。 「是哪個傢伙做的?給恁爸滾出來!看恁爸不剝掉你一層皮!」 「我要吐了……快去廁所洗一洗!快去快去!」 見三人狼狽地衝向廁所,韓品儒不禁露出多日以來的首次微笑。 他從藏身的地方走出,撿起散落一地的書本,其中一本書的封面上寫著「時雨澤」三個字。 「你、你還站得起來嗎?」韓品儒向書蟲男——時雨澤伸出了手。 時雨澤抬起頭,鏡片後的視線與韓品儒相接。 剎那間,韓品儒以為自己看到了兩潭死水,會有這樣的錯覺大概是因為眼睛顏色的關係。這個名叫時雨澤的男生擁有一雙在東方人身上甚是罕見、烏雲籠罩似的灰色眼睛。 「謝謝……」 時雨澤用蚊鳴般的音量道謝,把書拿回後,便頭也不回地走了。 望著他垂肩駝背、沒有半點活力的背影,韓品儒突發奇想:透過那雙灰色眼睛所看見的世界,會不會也是灰色的? 隱約聽到不良少年們又跑了回來,為避免被他們算帳,韓品儒也趕緊快步離開。 返回櫻花飄散的中庭時,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了韓品儒的眼簾。 那是一名身材高䠷勻稱、雙腿筆直修長的少女,明明穿著款式保守的學校制服,仍散發出時尚模特兒般的魅力。 她的左眼下方有兩顆小小的淚痣,長相雖然很美,表情卻有點冷漠。 韓品儒假裝沒看到她,轉身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站住。」冷冷的嗓音在背後響起,「一看到我就立刻逃走,你是想怎樣?」 被逮個正著,韓品儒老大不願意地轉過身,跟那名少女——宋櫻相對而立。 「我沒有逃走。」他低聲說。 「是嗎?」宋櫻的嘴角揚起一抹習慣性的冷笑,「那前天在頂樓呢?上禮拜在走廊呢?還有上上禮拜在學校門口呢?」 韓品儒無法再辯解,只能沉默以對。 「你為什麼不想看到我?」 「因為每次看到妳……我都會想起塔羅遊戲,想起……所有死去的同學。」 聽了韓品儒的回答,宋櫻眼裡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 「對不起。」韓品儒低聲道歉,之後便繞過她,直直往禮堂而去。 「對我視而不見,逃避『遊戲』的一切,這樣真的好嗎?」宋櫻對著他的背影問。 「不這樣做的話,我會瘋掉。」韓品儒低喃,「我每天晚上都會夢見死去的人……我不想連白天也被噩夢糾纏。」 宋櫻沉默了一會,再開口的時候語氣變得柔軟了些。 「不管你願不願意,我們都還有一場硬仗要打,而逃避並不會增加我們的勝算。我能夠商量這些事情的對象只有你了,總不能找李宥翔吧。」 聽到這個名字,韓品儒的臉龐明顯抽搐了一下。 「再辛苦再難受,我們也得努力走下去。」宋櫻說,「總之有什麼事情都可以找我,我會在這裡等你的。」 韓品儒回過身,這是他這幾個月來第一次正眼看著宋櫻。他赫然發現,跟過去相比,宋櫻的雙頰明顯消瘦許多,臉色也黯淡了不少。 他不禁呼吸一窒,心裡有如被刺穿一個大洞。 這些日子以來,他只顧及自己的感受,三番兩次地避開她,卻不曾想過宋櫻也是遊戲的倖存者,所受的困擾不會比自己少。 一片花瓣飄然落在宋櫻的頭髮上,他不由自主地想幫她撥開,接著意識到這樣的舉動似乎過於親暱,於是尷尬地把手縮回去。 我和宋櫻只是同學,曾經一起共患難的同學,除此以外……什麼都不是。 這樣想著的時候,韓品儒突然感覺胸口鬱悶得難受,像是被沉甸甸的大石壓著,卻說不出是什麼原因。 不知不覺間,天色由湛藍轉成薄灰,最終雨點從天而降。 在衣服被雨水打溼之前,兩人的身影交錯而過,沉默著各自離開了中庭。

作者資料

夜間飛行

居於英國的香港人,筆名來自《小王子》作者聖修伯里的另一本書,目前跟一隻叫貓卡龍的波斯貓同居中。 個人專頁: www.popo.tw/users/voldenuit 相關著作:《塔羅遊戲(Play or Die系列01)》

基本資料

作者:夜間飛行 繪者:SUI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異小說 出版日期:2021-04-29 ISBN:9789860616521 城邦書號:3PF050 規格:膠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