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本陣殺人事件(經典回歸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尊榮感恩月/新書搶購

內容簡介

見證日本三大名偵探之一 ——金田一耕助 不朽傳奇誕生的瞬間! 格推理宗師.橫溝正史經典代表作 獲第一屆日本偵探作家俱樂部獎 金田一耕助值得紀念的初次登場! ——尊嚴與愛情,何者才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無法擺脫傳統的百年家族,大喜之夜發生詭異命案, 新婚夫婦血染暴雪封閉的密室,凶手卻人間蒸發! 縝密細膩的犯案手法、層層解套的詭計布局,堪稱現代解謎推理始祖。 【作品特色】 《本陣殺人事件》在日本戰後的推理小說文壇造成轟動,不但決定了橫溝正史今後的解謎推理路線,更明確地為戰後日本推理小說確立新路線。在一九五七年之前,日本推理文學的主流是解謎推理,而領導者就是橫溝正史。 ——傅博(文藝評論家) 【故事介紹】 〈本陣殺人事件〉 本陣——江戶時代供諸侯官員住宿的旅館,由當地名門世族經營。 大雪紛飛的夜裡,伴隨著狂亂的琴音與淒厲的慘叫,本陣後裔一柳家的新婚夫婦雙雙倒臥於血泊中。塗滿紅漆的喜房宛如人間煉獄,積雪的院子裡插著一把武士刀,警方在命案現場卻找不到任何腳印,憑空消失的凶手到底是人是鬼? 名偵探金田一耕助首度登場,如何不負恩人所託,解開詭異的密室謎團? ◆在〈本陣殺人事件〉打響名號, 經歷驚心動魄的《獄門島》之旅, 金田一耕助又迎來兩樁離奇案件! 〈水井怪聲〉 一對同父異母的兄弟,在命運的作弄下一死一生。 一面屏風與一對雙瞳,隱藏了多少驚世駭俗的祕密? 水井裡的怪聲,是冤魂的泣訴還是惡鬼的詛咒? 〈黑貓亭殺人事件〉 郊區色情酒店無預警歇業,酒店老闆夫婦離奇失蹤, 行徑古怪的年輕和尚在院子裡發現一具無臉腐屍, 理應死亡的黑貓現身,帶來的是不祥預告還是緝凶線索? ◎ 永遠的名偵探——金田一耕助!全系列日本銷售突破5,500萬冊 身為日本推理小說史上的三大名偵探之一,跨越六十年歲月,至今仍受到眾多讀者的愛戴,影響深遠。著名漫畫《金田一少年事件簿》,便是設定主角為金田一耕助的孫子。 耕助的皮膚白皙,個子矮小,招牌打扮是皺巴巴的和服。特別的是,他擁有許多名偵探不該有的怪習慣,像是思考之際喜歡抓搔蓬亂的雞窩頭,搞得頭皮屑滿天飛,一興奮就會口吃,甚至還會抖腳。此外,當他發現關鍵線索時,便會愉快地吹起口哨。雖然外表窮酸,卻有雙睿智的雙眼,登場角色最後總會傾倒在他溫暖誠摯的微笑下。

內文試閱

  本陣殺人事件         三指男      這本書在起稿時,我想先去那棟發生恐怖事件的屋子裡瞧瞧。於是,在早春的某日下午,我拄著枴杖出門,順便散散步。      去年五月,我來到岡山縣這座農村避難,從村民那裡聽聞一柳家的妖琴殺人事件。      人們一旦得知我是推理小說家,都會把親身見聞的殺人事件告訴我,這裡的村民也不例外。不過,每個人不約而同都提到這件事。由此可見,當地人對這起事件的印象多麼深刻,但許多人還不知道這起事件真正的可怕之處。      整體來說,人們告訴我的那些事件,幾乎都沒有轉述者本身感受到的有趣,更別提充當小說題材了,至少到目前為止一次也沒有。然而,這起事件完全不同,從一開始聽到內容片段,我便深感興趣,不久後,又從最熟悉此事的F先生那裡聽聞真相,更是深陷難以言喻的激昂情緒。這起事件與一般的殺人事件迥異,當中有凶手綿密的計畫,而且算是「密室殺人」。      只要是推理小說家,都會想寫「密室殺人事件」。在理應無法進出的房間裡發生命案,作者透過巧妙的手法破解。這對作者來說,想必有一股難以抗拒的魅力吧。因此,大部分的推理小說家都會嘗試以此為題材,根據我的好友井上英三所言,像約翰.狄克森.卡爾(John Dickson Carr),他的作品都算是「密室殺人」的另一種變型。我也曾以推理小說家的身分立誓,日後一定要和這種詭計奮戰一番,沒想到不費吹灰之力,如今就有這等好運降臨,可將這個題材納為己用。從這一點來看,我對於那個凶殘冷血、以可怕手法砍殺兩名男女的凶手,或許該致上由衷的謝意。      初次聽聞這起事件的真相時,我立刻在腦海中搜尋,確認讀過的小說中是否有類似的情節。首先想到勒胡(Gaston Louis Alfred Leroux)的《黃色房間之謎》,接著想到盧布朗(Maurice Leblanc)的《虎牙》、范達因(S. S. Van Dine)的《金絲雀殺人事件》與《狗園殺人事件》、狄克森.卡爾的《瘟疫莊謀殺案》,以及可算是密室殺人另一種變型的史卡雷德(Roger Scarlett)的《天使家的凶殺案》。但這些小說都和這起事件不同。凶手會不會看過這些小說,先將詭計一一解開,再從中擷取所需的元素,設計出全新的詭計呢?——這也不無可能。      提到相似度,要屬《黃色房間之謎》與之最為雷同。不過,相似的並非事件真相,而是命案現場的氣氛。案發的房間內並不是貼著黃色壁紙,而是柱子、天花板、橫板、防雨門,全塗上紅漆。話說回來,塗紅漆的屋子在這一帶並不罕見,事實上,我避難的屋子也是如此。只不過,我住的房子十分老舊,看起來不像紅色,而是泛著黑光,但發生這起命案的房間才重新上過漆,想必是一片豔紅的色彩。此外,榻榻米和拉門也相當嶄新,還圍著一扇金屏風,所以那對男女倒臥在血泊中的光景,必定令人印象深刻。      不過,這起事件有另一項令人興奮的特別要素—始終與事件息息相關的一面琴。據說每次出事時,人們都會聽到狂亂的琴音,對於至今仍擺脫不了浪漫習性的我,真是一股難以抗拒的魅力。密室殺人、塗滿紅漆的房間、琴音……這起效果略微強烈的案件,我若不寫成小說,才真正是糟蹋作家的身分。      一時扯遠了,我的住處離發生這起事件的一柳家宅邸,約莫有十五分鐘的路程。那裡名叫岡村,別號山谷,是一個三面環山的小村落,低矮的連綿山巒像海星的腕足,朝平地延展而出,一柳家的大宅位於腳尖的位置。      這座挺出的山巒西側有小河流經,東側有一條越過山嶺通往久村的狹長小路,小河與小路延伸至平地便交會在一起。一柳家位在小河與小路區隔的不規則三角地帶上,擁有兩千坪的占地。換言之,一柳家北邊連接山巒邊緣,西邊有小河分隔,東邊面向那條跨越山巒、通往久村的小路。不消說,村門當然面向東邊的小路。      我先走到正門前方,再沿著小路往上走一小段,便來到設有乳鑌(註:半球狀的裝飾)的黑色大門前。大門兩旁有綿延兩百公尺的高牆,往內窺望,外牆裡似乎還有一道內牆,感覺像是大宅院,但從內牆看不到裡面的模樣。      因此,我繞到宅邸西側,沿著小河往北而行,來到一柳家的圍牆盡頭。那裡有一座荒廢的水車,水車北側架著一座土橋。走過土橋後,來到一處位於宅邸北側的山崖,我走進山崖上方的濃密竹林中,站在崖邊往南俯瞰,宅邸內的模樣幾乎盡收眼底。      首先看到的,是位在腳下的一棟別館屋頂,屋頂底下就是發生那起恐怖事件的房間。聽說是一柳家上一代當家建造的隱居所,裡面有兩間房,分別是八張榻榻米和六張榻榻米大,相當狹小。正因做為隱居所,建築物雖然小,庭園設計卻頗講究,從南邊到西邊配置了一些庭樹和庭石,數量多到冗贅的地步。      這棟別館的事以後再詳述,現在暫且越過它望向遠處。一柳家採用平房建築,寬敞的主屋面東而建,再過去則是分家的住居、倉庫、庫房,呈現不規則排列。主屋與別館之間原本隔了一道竹籬,僅靠一扇小柴門相通。如今竹籬和柴門已殘破不堪,看不出原形,然而案發當時還很嶄新牢固,曾一度阻擋了聽見慘叫聲從主屋趕來的人們。      我大致看過一遍一柳家的全貌,不久便走出竹林,來到位於村郊的岡村公所前。村公所位於村莊南端,村民的屋舍一路連接至此便中斷,從這裡以南到前方的川村,是一整片綿延的水田。水田中央有一條約莫三、四公尺寬的筆直道路,行走約四十分鐘,即可來到一處停車場。因此,開車到這裡的人,若要進入村莊,勢必得從村公所前面經過。      村公所正對面是一戶設有簡陋的展示窗、內部有一大片土間(註:未鋪木板的黃土地面)的人家。這戶人家原本是馬夫們會順道過來喝一杯的飯館;而那個與一柳家命案息息相關、右手只有三根手指的神祕男子,當初便是駐足於此。      那是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傍晚,亦即命案發生前兩天的事。      這家飯館的老闆娘坐在屋外的折凳上,正與熟稔的馬夫、村公所職員閒聊。此時,一名男子從川村方向沿著剛才提到的那條三、四公尺寬的路走來,在飯館前陡然停步。      「請問一下,一柳先生家要怎麼走?」      正在聊天的老闆娘、村公所職員、馬夫等人,聞言後不約而同地朝對方的裝扮望了一眼,然後面面相覷。他們覺得那男子的窮酸相,與一柳家這樣的大戶人家很不協調。男子深戴著一頂皺巴巴的漁夫帽,臉上戴著大口罩,一頭毛茸茸的亂髮露出帽子,蓄著落腮鬍,趕覺頗為可疑。他沒穿外套,上衣的衣領收攏著,一副怕冷的模樣,並且身上的衣服布滿塵垢,手肘和膝蓋一帶因嚴重磨損而發亮。腳下那雙鞋早已綻開,因沾滿灰塵而發白。整個人顯得形疲神困,年紀約三十歲左右。      「一柳先生?一柳先生家就在對面,你找他有什麼事?」      在村公所職員的仔細打量下,男子頻頻眨眼,彷彿覺得刺眼似地,隔著口罩含糊地說了些話,但聽不清楚。      這時,一輛人力車從男子剛才行經的路走來,老闆娘一見人力車,便出聲提醒:「啊,這位先生,你在找的一柳先生恰好從前方過來了。」      坐在車上的,是一名年約四旬,膚色略黑,神情嚴肅的男子。他身穿黑西裝,坐姿端正,雙眼直視前方。那瘦削的臉頰、高挺的鼻梁,予人一種難以親近之感。      他就是一柳家的老爺賢藏。人力車載著一柳家的主人,從這些人面前經過,消失在前方的轉彎處。      「老闆娘,聽說一柳家的老爺要娶媳婦,是真的嗎?」      直到看不見人力車以後,馬夫問道。      「當然是真的,後天就要舉行婚禮了。」      「咦,怎麼這麼急?」      「要是再拖延下去,不曉得又會出什麼錯。他似乎打算排除萬難,進行到底。仔細想想,那也是因為他作風強悍。」      「他就是這樣的個性,才能成為如此了不起的學者。不過,不知道老夫人答不答應?」      村公所職員說道。      「當然很不滿。不過,她早似乎就看破了,畢竟越是反對,老爺越堅持己見。」      「一柳家的老爺今年幾歲啦?四十嗎?」      「剛好四十,而且是第一次結婚。」      「這就是所謂的中年戀愛,比起年輕人談戀愛還要熱烈。」      「聽說新娘才二十五、六歲,是林吉先生的女兒,當真是釣到了金龜婿,飛到枝頭當鳳凰是吧?老闆娘,她真的長得那麼標致嗎?」      「聽說還好耶。不過,她在女校當老師,頗有才華,所以才會被老爺看上。看來,今後女孩子不受教育是不行的。」      「老闆娘也要念女校釣個金龜婿是嗎?」      「一定要的啊!」      正當三人忍俊不禁、相視而笑時,剛才那名男子怯生生地插話:      「老闆娘,不好意思,能不能給我一杯水?我口渴……」      三人驚訝地轉頭看向男子,他們已全然忘了此人。老闆娘朝對方臉上打量一會,替他倒了杯水。男子答謝後接過杯子,解開口罩。此時,在場的三人不禁互望一眼。      男子右頰有一道很大的傷疤,也許是傷口縫合的痕跡。那道疤頗深,從嘴唇右端延伸臉頰,宛如嘴角裂開一般。看來,男子戴著口罩,並非感冒也不是要擋灰塵,而是為了遮掩這道疤。此外,更令他們毛骨悚然的,是男子持杯的右手。他的右手只有三根手指,小指和無名指皆剩下半截,唯有大拇指、食指、中指完好。      三指男喝完水,客氣地道謝後,踩著無力的步伐朝一柳家的方向走去,身後的三人面面相覷。      「那個人是什麼來歷?」      「不曉得找一柳先生有什麼事?」      「真是陰森的傢伙!看那個嘴巴,我再也不想用這個杯子了。」      事實上,老闆娘真的將這只杯子收進櫥架角落,再也不想使用,不過,此舉日後卻幫了一個大忙。      能看透書中奧祕、喜歡探究的讀者諸君,故事看到這裡,應該已察覺我接下來想說什麼了。彈琴只需三根手指便足夠。琴這種樂器,只要有拇指、食指、中指便能彈奏。

延伸內容

【編輯推薦】煩悶的時候,正適合來一趟解謎冒險之旅
◎文/獨步文化編輯部   豪門婚禮、身分疑雲、無臉屍,這三個關鍵詞會讓你聯想到什麼?可能是超長的宮鬥劇,可能是驚悚的韓劇,但在此想介紹的是,很適合在鬱卒的日子閱讀的推理經典《本陣殺人事件》。   提到將大家族的愛恨情仇,與華麗奇詭的死亡,完美融合成推理小說,至今仍罕有人能超越本格推理大師——橫溝正史,而他塑造出的名偵探金田一耕助,更是影響深遠,著名漫畫《金田一少年事件簿》便設定主角為耕助的孫子。   〈本陣殺人事件〉是耕助值得紀念的初次登場,要為在新婚之夜慘死密室的恩人姪女找出真相。另外,書中還收錄兩篇頗有意趣的故事。〈水井怪聲〉在一對兄妹的信件往返中,揭露了一樁家庭悲劇。〈黑貓亭事件〉則由一具腐爛的無臉屍,牽引出一個奇女子敢愛敢恨的一生。重口味的案件,搭配瀟灑解謎的偵探,不就像是消暑解憂的一杯涼茶?歡迎盡情享用。

作者資料

橫溝正史(Yokomizo Seishi)

1902年出生於神戶市,小學時期即受歐美的翻案推理小說影響。1921年發表處女作〈可怕的愚人節〉。1925年與江戶川亂步初次見面,隔年遷居東京,加入《新青年》編輯部,之後陸續擔任過三本推理小說雜誌的主編。1932年辭去編輯工作專心創作。1946年春末,《本陣殺人事件》與《蝴蝶殺人事件》這兩部純粹解謎推理小說在雜誌上連載,大大影響了當時日本本土推理小說的創作水準與風格,開創本格推理小說的書寫潮流。1948年以《本陣殺人事件》獲得第一屆日本偵探作家俱樂部獎。 代表作有《蝴蝶殺人事件》、《本陣殺人事件》、《獄門島》、《惡魔前來吹笛》、《八墓村》、《犬神家一族》、《惡魔的手毬歌》等,暢銷數十年不墜。橫溝作品改編為電影、電視劇者不計其數,名偵探金田一耕助的形象深植人心。1981年12月因結腸癌病逝。

基本資料

作者:橫溝正史(Yokomizo Seishi) 譯者:高詹燦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日本推理大師經典 出版日期:2020-09-01 ISBN:9789579447836 城邦書號:1UD024X 規格:膠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