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那種可能性我早就想到了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那種可能性我早就想到了

  • 作者:井上真偽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0-07-07
  • 定價:360元
  • 優惠價:79折 284元
  • 書虫VIP價:27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56元
本書適用活動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本書主角上苙丞是個偵探。 偵探小說裡的偵探自古以來都是負責解謎之人, 這個男人卻要證明「這個謎是解不開的」, 換句話說,他偏離了偵探的本分。 請各位好好品味這風格獨具的偵探所演繹出的奇特偵探小說。 ——井上真偽 ★「席捲各大推理排行榜」的可能性早就想到了! 書評網站「Booklog」速報及新書榜 第1名 書評網站「讀書Meter」想看的書排行榜 第2名 這本推理小說好想讀!2016年版(早川書店) 2016本格推理小說BEST 10(原書房) 這本推理小說最厲害!2016年版(寶島社) 文春週刊推理小說BEST10 2015年版(文藝春秋) 推薦給讀者的黃金本格小說(南雲堂) KINO BEST!2016(紀伊國屋書店) ★推理作家、評論家、書店店員佳評如潮! 「井上真偽的可能性就等於本格推理的可能性。」——作家 恩田陸 「這不是反推理,而是奇蹟。」——作家 麻耶雄蒿 「作者獲得梅菲斯特獎的上一部作品也很精彩,這次是更加激烈又明快的邏輯大戰,讓人看得大呼痛快。」——作家 辻真先 「難以想到的推理題材,難得發展得這麼深入的推理小說,這攻勢之凌厲如同劍豪的搏命一擊,是貨真價實的本格推理。」——作家 太田忠司 「一般人就算想得到這種主題和材料,也沒辦法處理得這麼徹底……這就是作家的實力啊!」——作家 円居挽 「第四場攻防戰詳盡探討了立論前提和推理過程,相當令人佩服,由衷感謝作者的苦心孤詣。」——評論家 遊井かなめ 「『奇蹟』和超越物理法則的不可能犯罪極為相似,我深深感到這個主題意外地適合本格推理。結局之美好真會令人想要向神祈禱。」——評論家 蔓葉信博 「光看最終論戰的震撼性就有一讀的價值。」——評論家 千街晶之(摘自文春週刊〈Mystery review〉) 「假設與反證的對抗緊鑼密鼓地進行,揪出彼此盲點的對戰激烈得硝煙四起,接連不斷的高潮激盪出知識性的快感。」——書店店員 宇田川拓也(摘自《書之雜誌》) 【故事簡介】 所有謎題都解開了—— 這是個「奇蹟」。 從前,在某個邪教團體裡發生了集體砍頭自殺的事件。 過了十幾年後,唯一生還的少女為了解開事件的謎底,前來向藍髮偵探——上苙丞——及他的搭檔扶琳求助。 這段奇妙的回憶沉眠在少女的心中:一位少年為了保護她,被砍頭之後還抱著她逃離險境。 這事令人聯想到斷頭聖人的傳說,而背後的真相究竟為何? 為了「證明世上真有奇蹟」,偵探要論證「所有詭計皆不成立」!

目錄

第一章 吉凶莫測 第二章 避坑落井 第三章 坐井觀天 第四章 黑寡婦蜘蛛 第五章 女鬼面具 第六章 萬分可笑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吉凶莫測      悖入悖出。      這句話相當於日文諺語「不義之財留不住」。      此文出自儒家經典《大學》:「貨悖而入者,亦悖而出。」——意思是「用不義手段取得的財物,同樣會以不義的方式失去」。這種清高的論調聽在清廉正直的人們耳中一定很中聽吧。      但姚扶琳不是個清廉正直的人。      她出身於地下社會,多的是不義之財,反正黑錢只要洗了就會變乾淨,洗錢的管道在澳門、新加坡、巴拿馬、哥倫比亞、美國德拉瓦州,到處都可以找到,拜數位化時代所賜,如今還多了比特幣和外匯這些門路可以選擇。      錢滾錢(利用錢來賺錢)——越是不義的錢財越好賺。這是她由衷的感想。      因此……      〈嗨,扶琳。不好意思,能不能再借我兩百五十萬?〉      存不存得了錢,是取決於「花錢的方式」。      〈喔,妳可別誤會喔,我不是要拿去賭,而是為了驗證上次那個『土石掩埋詭計的假設』,需要買表面波探查裝置。這種設備可以檢測出十公尺深的LR波……〉      ……這個蠢蛋,竟然又要為這種無聊事情花上兩百五十萬。      光看投資報酬率的話,把這些錢拿去賭博還比較划算。透過手機聽到這位偵探別開生面的開銷理由,讓她覺得有些暈眩。      「……你傻了啊?何必自己買器材,只要委託調查公司去做就好了,那樣肯定比較省錢。」      〈由於各種理由,不能讓業者進入現場,我只能自己測量……哎呀,別抱怨了啦,扶琳,我還找熟人買淘汰的中古貨,已經盡量壓低價格了,如果買新的要花四百萬耶。〉      「既然是熟人怎麼不免費借你用……」      扶琳不屑地搖頭,啣住她心愛的菸管。      「既然我掛著金融業的招牌,你來借錢我還是會借給你。可是上苙,你知道自己總共向我借了多少錢嗎?」      〈當然。呃……一億……兩千萬?不對,三千萬……?〉      扶琳用她的三白眼翻了白眼。真不想把錢借給會把債務搞錯上千萬的人。      「是一億四千兩百三十一萬。下一次的利息是一百七十五萬,付款期限就是下下週。在這種情況下你還打算借錢嗎?除非最近預定會有什麼臨時收入……」      〈沒有。〉      她真想把手機摔到牆上,但是想到還要花錢修理就作罷了。      「這樣啊,那還真是遺憾。不然我介紹認識的黑市醫生給你吧,應該會有無聊的有錢人想要高價購買你的眼珠,你放心吧。」      〈等一下等一下,扶琳……別這麼沒耐心嘛,現在就放棄我可不是聰明的做法喔。〉      雖然他故作輕鬆,聲音卻拔尖了。      「對了,那我幫妳做一件足以抵銷一次利息的工作吧。妳最近不是說妳找一位數學家開發軟體,對方卻捲款潛逃,雖然找到了他的祕密帳戶,卻不知道提款密碼,對吧?」      她瞇起眼睛。      「……我的確這樣說過。然後呢?」      〈帳戶是台灣的銀行,密碼是六位數。密碼當然只有他本人知道,不過他在常去的餐廳跟女店員玩的猜謎遊戲之中透露了一些訊息——『133661是錯的,133667可以抵達,133665會陷入永遠的漂泊。』〉      「是啊,這傢伙真是個大笨蛋,誰會跟逢場作戲的女人隨口提起這麼重要的個人資料啊?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而且拿數學知識去搭訕女人鐵定會碰壁的,也只有理科男才會踩到這種地雷。」      〈扶琳,這個提示的答案是卡布列克數。〉      「什麼?」      〈卡、布、列、克、數。〉      對方一字一頓地重複了一次。      〈把某數的每一位數重新排列,用最大值減去最小值,如果等於原來的數,這個數就是卡布列克數。我用實際的例子來說明吧,比如說四位數的卡布列克數是6174,把這四個數字重新排列,最大值是7641,最小值是1467,兩者相減之後,妳看,就等於原來的6174了。怎樣?很好玩吧?〉      她吸著菸管苦笑。一點都不好玩。她才剛說完那個忠告,他都沒有聽進去嗎?      不過,他的無謂賣弄倒是讓她有些好奇,為什麼這男人的腦袋裡裝了這麼多沒用的知識呢?      〈卡布列克數還有另一種定義,但我這次要說的只有這一種。這個數最有趣的地方,就是用任何四位數做這種『最大值減去最小值』的計算,最後的結果一定都是6174。妳可以自己試試看……啊,不過數字完全相同的情況除外喔,像1111這種就不行。      順帶一提,三位數的卡布列克數是495。二位數和五位數沒有卡布列克數,只會得到一串循環的數字。至於六位數……〉      他停頓片刻,想要製造強調的效果。      〈結果一定是「兩個卡布列克數的其中之一」,或是落入一串數字的「無限迴圈」。〉      ——這傢伙果然學識淵博。      不只是數學,從一切文科理科的知識到時事及生活雜學,他都無一不涉獵,涵養豐富又聰慧敏銳,雖然堆積在他大腦裡的資訊多半是無用武之地的垃圾,但因他是個偵探,這些垃圾有時還是能發揮出意想不到的效用,所以也不算是全然的垃圾。      但是……      聽過「拶指」這個詞彙嗎?      〈說到這裡妳就懂了吧,提示的數字有三個,一個是正確的,一個是錯誤的,還有一個是無限迴圈。沒錯,這提示指的就是六位數的卡布列克數。〉      還有「夾根」、「老虎凳」、「騎木驢」、「鳳凰晒翅」、「驢駒拔橛」、「仙人獻果」、「玉女登梯」……      這些都是從神話時代傳承下來的邪惡傳統。中國的歷史是很悠久的。      是啊,找出真相的方法並非只有推理。      〈再來只要計算就行了。可以求出正確答案的是『133667』,依照卡布列克數的計算方法,重複地用最大值減去最小值,最後會得到一個不再變動的數字,那就是我們要的密碼……我想妳一定沒在聽,我乾脆直接告訴妳答案吧。那個數字就是……〉      「「631764。」」      兩人的聲音在話筒邊重疊合一。      片刻沉默之後,偵探佩服地說:      〈真有妳的,扶琳,妳已經算出來啦?得計算三次才能得出這個答案呢,真不愧是算錢的高手。〉      她握住菸管的斗部,默默地呼出紫煙。      ……我的確很擅長算錢,不過這次並不是算出來的,而是早已知道答案。因為這個數字……      她朝地上的肉片瞄了一眼。「凌遲」,這是我國自古流傳下來的酷刑——從活人身上割下一片片的肉,緩慢地把人折磨至死。      剛才說的那些刑具和刑罰或許很少人聽過,但凌遲之刑的殘虐可是世界聞名的。受刑時的痛苦簡直無法言喻,犯人多半不會求饒,而是懇求快點死。      事實確是如此。      割下第六片腿肉之後,他就供出這個數字了。      在廢棄的海產加工廠的一間倉庫裡,她不經意地看著不銹鋼工作台如鏡子一般映出自己的臉孔。      在視野的一角,有幾個穿著橡膠圍裙的清潔工正拿著專門的工具賣力工作,動作熟練又俐落。她認識這些人很久了,卻還不知道他們的名字。      〈……扶琳?喂,妳在聽嗎?扶琳?〉      手機傳來的聲音喚回了她的注意力。      她甩甩頭,又跟偵探說幾句話,就掛斷電話了。      ……糟糕。      她把畫面變黑的手機放在旁邊,口中嘖了一聲。被那傢伙用解謎的酬勞抵銷了一個月的利息。她真是太好心了,竟然沒有說出「這件事已經解決了」,駁回對方的要求。      不過,在這緊張耗神的生活中,有時也該疼愛一下寵物,適度放鬆心情。      這事就算了吧。她向來厭惡無益的浪費,卻不是個無心的木頭人,她也喜歡飲酒作樂及奢侈享受,雖然她沒興趣為了無聊的賭博和無意義的遊戲散盡寶貴的資產,但是……      偶爾把錢花在荒唐的興趣也不錯。      ***      鼾聲大作,一個藍髮的男人躺在沙發上睡午覺。      那副呆樣真是惹人不悅。這傢伙一點都不了解別人的感覺。就算無須用到剛才說的凌遲,看來還是有必要想個方法整頓一下這張癡呆的睡臉。      要給他刺青嗎?還是割掉鼻子?或是仿效明末流寇張獻忠的做法,處以被狗嗅到的人就殺掉的「天殺」之刑?要去附近找隻野狗丟進這間事務所嗎……      正當扶琳在心中盤算著可怕的念頭時,這位偵探正好吹破一個鼻涕泡泡,醒了過來。      「嗨,扶琳。幹嘛大白天的就擺出劊子手般的恐怖表情?」      「……我是來給你送輓聯的。」      扶琳如同看著被車輾過的青蛙似地露出不屑眼神,把一張紙遞給躺在沙發上的偵探,那是期限將近的借據,金額欄位裡的零多到讓人懶得數。      偵探依然文風不動地枕著自己的手臂,望向那張紙。      「……這個月的利息不是結清了嗎?」      「是啊,但我的大恩都被你糟蹋了。這債權是我昨天向龜戶的小劉買來的,你都不知道自己差點就要被賣到泰國的妓院了。你到底向多少人借了錢?」      偵探恍惚地望著天花板,嘴裡像誦經一般念念有詞,一邊折著手指計算。扶琳見他用到兩隻手時就放棄了。即使送珍珠給豬,豬也不會懂得珍惜。      「……夠了。我要整合你欠下的債務,你把債權人和金額列成清單交給我,由我負責去談。」      偵探一聽就像陶偶似地呆呆地張著嘴巴。      「天……」      「天?」      「天使啊,扶琳,妳真是個天使!沒想到妳竟然會為我頂下債務……」      「誰要頂下你的債務?我說的是整合債務,當然還要加上一些手續費。還有,今後你不准再向我以外的人借錢。」      「哈哈,別害羞嘛。妳終於有了正常人的體貼之心,我可是由衷地為妳感到高興。看妳這麼不好意思,我就送妳一段耶穌教誨法利賽人西門的聖經章句吧——『被赦免五十兩銀子債務的人會比被赦免五兩銀子債務的人更感激債主。』這句話真是出奇地符合現在的狀況啊!所以,扶琳,妳就爽快地免除我所有的債吧……」      「你究竟要胡說八道到什麼時候?就算基督復活了也不能赦免你欠我的債。如果你敢倒我的帳,我就先凌虐你一頓,再把你的肚臍插上燈心,晾在荒野三天三夜。」      扶琳朝偵探的小腿踢了一腳,趕他起床洗臉,然後自己開冰箱取了一罐啤酒。她冷眼看著偵探睡眼惺忪地寫起債權人名單,坐在客用沙發上悠哉地喝起酒來。      東京都杉並區,丸之內線南阿佐谷站附近。      這間死氣沉沉的事務所位於一棟老舊商業大樓的二樓,玻璃窗上的商標已經斑駁,天花板結了蜘蛛網,漏水,歪曲的窗框,破掉的日光燈……      真不知道這事務所到底有沒有營業的意思,不過給了這裡的業主一億元以上融資的她或許才是最瘋狂的。      這裡的業主名叫上苙丞,是個能力出眾卻又背負著諸多隱情的偵探。      *      扶琳一邊喝著罐裝啤酒,一邊打量這間事務所。      真是個樸素的空間,狹窄的客廳裡放著單調的鐵桌,旁邊是廁所和流理台,還有一架款式過時的中古冰箱。      最顯眼的就是成排的書櫃,裡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資料,諸如艱澀的學術書籍、文學及藝術類、世界各國的報章雜誌,以及漫畫書。這些包羅萬象的藏書想必就是這個男人淵博知識的來源。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占據了一整個書櫃的灰色雙孔資料夾。      那些資料夾收藏的是古今東西所有發生在地球上的「奇蹟現象」檔案。      「不對……」      拿著原子筆伏案寫字的偵探不滿地抱怨起來。      「這不是我該做的工作,我的推理能力才不是用來回想自己的債務……」      扶琳嗝出啤酒中的二氧化碳。      「胡說什麼,剛才明明還在呼呼大睡。即使你再有能力,放著不用還不是跟沒有一樣?就當作是剛起床的醒腦運動吧。」      「我睡午覺又不是在偷懶,午餐後小睡片刻可以提升下午的工作效率……」      「我已經說過了,不管你再怎麼提升效率,沒工作讓你發揮又有什麼用?別拖拖拉拉的,快用你那提升效率的腦袋寫完那張罪孽深重的清單,接下來還有身體的運動,你要去車站前發傳單……」      扶琳邊說邊起身,從偵探的桌上拿起事務所的傳單,隨即發現上面有一行不太對勁的文字。      「……招募助手?上苙,你多注意一點嘛,這份傳單印錯了。」      「喔喔,妳說那個啊,不是啦,我只是覺得偵探應該要有一兩個助手才對。妳想想,像現在這種時候……」      扶琳用誇張的嘴型說道:      「你、這、傢、伙!也不想想自己背了一億多圓的債務,還敢奢望雇用員工?雖說借了一億多圓,但那些錢早已像打水漂一樣有去無回了!連下個月的利息都不知道付不付得出來,你哪有薪水發給人家啊!」      「薪水……喔,薪水嘛,只要有幹勁和毅力,想要多少薪水都行,因為是完全抽成制……」      「完全抽成制!」      她想要冷靜下來,反而噴出一口啤酒。這是什麼黑心企業的經營理念嗎?連出身中國黑社會的她都覺得黑心,這個男人的陰毒還真不能小覷。      「……事務所採用完全抽成制會涉及法律問題,還是要有基本薪資才行。你若是被勞工局盯上了,我也不好辦事。再說我才不覺得有誰會來條件這麼苛刻的事務所應徵……」      就在此時,事務所的門鈴叮噹響起。扶琳回頭望去,有個年輕的黑髮女人戰戰兢兢地從半開的門後偷看。      她的手上拿著一張A4傳單。      「不、不好意思……我是看到這張傳單才來的……」      「沒搞錯吧?」      扶琳不由得翻起白眼,偵探對她擺出一副「這不是來了嗎」的表情,得意洋洋地站起來,踩著輕盈的腳步,張開雙手迎接那位女性。      「唷唷唷,歡迎妳啊!只要有幹勁和毅力,不論男女老少都OK!工作時數和上班日可以再討論,沒問題的話就從星期一……」      「咦?那、那個,這裡是偵探事務所沒錯吧……?」      年輕女人一副摸不著頭腦的模樣,握住偵探伸出來的手。      「我是來委託工作的……」      原來只是個客人。

作者資料

井上真偽

東京大學畢業,神奈川縣出身。出道作《戀愛與禁忌的謂詞邏輯》榮獲第51屆梅菲斯特獎。第二部作品《那種可能性我早就想到了》席捲各大推理小說排行榜,隔年以《聖女的毒杯──那種可能性我早就想到了》奪得2017年本格推理BEST10 第一名。

基本資料

作者:井上真偽 譯者:HANA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20-07-07 ISBN:9789571089218 城邦書號:SPB7Z000119 規格:膠裝 / 單色 / 29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