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聖女的毒杯 那種可能性我早就想到了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聖女的毒杯 那種可能性我早就想到了

  • 作者:井上真偽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0-09-04
  • 定價:360元
  • 優惠價:79折 284元
  • 書虫VIP價:27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56元
本書適用活動
狂慶22周年/搶手新書推薦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這個案件沒有「凶手」—— 這是個「奇蹟」。 發生在婚禮現場的「跳號毒殺」,犯人的身分是…… 本格推理小說BEST 10 第1名 年度燒腦代表作! ★「席捲各大推理排行榜」的可能性再次想到了! 本格推理小說BEST 10(原書房) 第1名 這本推理小說好想讀!(早川書店) 這本推理小說最厲害!(寶島社) 文春週刊推理小說BEST10(文藝春秋) 推薦給讀者的黃金本格小說(南雲堂) SUGOI JAPAN Award(紀伊國屋書店) ★這位偵探奮不顧身地堅持著所有人都覺得無意義的挑戰, 他的未來是否有著希望之光呢…… 請好好品味這偵探界之中的唐吉軻德所帶來的驚奇故事。 ——井上真偽 【故事簡介】 「從婚禮現場狀況來看,這件事是超乎常理的『跳號毒殺』——但其實真正的犯人是『我』!」 在流傳著聖女傳說的地區,發生了婚禮中的毒殺事件!輪流用同一個杯子喝酒的八人之中,只有三個人(外加一隻狗)被離奇地毒死。出席婚禮的中國美女扶琳,以及才氣煥發的少年偵探八星對案件展開了調查。各式各樣的假設均在理論上遭到推翻之後,「真凶」卻主動現身……藍髮偵探上苙究竟能不能證明這樁經過進化的「奇蹟」呢? 席捲各大推理年度排行榜, 日本推理作家 井上真偽 超人氣反推理偵探系列第二作。 【人物介紹】 《主要人物》 上苙丞——立志證明奇蹟存在的藍髮偵探。 姚扶琳——中國黑幫前幹部。借給上苙鉅款的中國美女。 八星聯——上苙從前的徒弟。聰明的少年偵探。 宋儷西——扶琳從前的工作夥伴。 卡瓦列雷樞機——在梵蒂岡的封聖部擔任審查委員,負責審核奇蹟。 《案件相關人物》 和田瀨那——嫁進俵屋家的新娘。 和田一平——新娘的父親。 和田時子——新娘的姑姑。 俵屋廣翔——新郎。 俵屋正造——新郎的父親。 俵屋紀紗子——新郎的母親。 俵屋愛美珂——新郎的大妹。 俵屋絹亞——新郎的小妹。 山崎雙葉——伴娘。負責倒酒。 室伏珠代——俵屋家的幫傭婦。 橘 翠生——愛美珂等人的表哥。

目錄

第一部 婚 《斷想》 第一章 《斷想》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二部 葬 《斷想》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三部 悼 第十四章 《斷想》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尾礦庫——好像是叫這個名字吧。      下方是一座水壩,用來容納附近礦山排出的礦渣廢水,也就是「礦場廢棄物的蓄水池」。      所以山崖下的湖水既骯髒又混濁,呈鐵鏽色,水面還飄著一層油膜,一看就知道非常地毒,不過最危險的並不是它的外觀,而是湖底那些像千層派一樣層層堆積的銅、錳、砷、鎘……等等會危害人體的各種重金屬。      真是個可怕的毒窟。聽說世界各地都有類似這樣的尾礦庫,好像還發生過尾礦庫潰堤造成嚴重環境汙染的事。總之這就像是煉蠱毒吧——把各種毒蟲關在一起自相殘殺,創造出更強的毒蟲。      不過,最可怕的還是……      「請原諒我……請原諒我……」      最可怕的還是人心的毒,也就是「謊言」。姚扶琳啣著心愛的菸管,感傷地這麼想著。再也沒有比信任之人的背叛更令人傷心的了。      「請原諒我……我絕對不會再做這種事……我絕對不會再背叛妳……」      扶琳對年輕男人的哭泣哀求充耳不聞,冷冷地吐出一口煙。事到如今還說這些幹嘛?就是原諒不了才要這麼做啊。真希望這傢伙至少維持最後的尊嚴,爽快地去死,別再繼續活著丟人現眼。      「我說高橋啊……」      扶琳用教導幼稚園兒童的語氣說。      「說謊有兩種,一種是可以挽回的,一種是不能挽回的,而你所做的是後者。我是因為信任你,才把公司交到你手上,而你卻辜負了我的信任,害我損失慘重,現在你只能以死謝罪了,至少讓我看看你的誠意吧。」      她苦口婆心地勸告,卻沒有得到回應,只聽見惹人心煩的啜泣聲。沒想到這男人這麼軟弱,她在面試的時候還以為他是個更有骨氣的人。      反正只是個雇來當傀儡的傢伙,也沒辦法要求太多……現在更麻煩的是要收拾這男人惹出來的禍。她有一間用來洗錢的人頭公司,她雇來當傀儡社長的這個男人卻盜用了公司的錢。      最令她頭痛的事,就是那些錢屬於她以前待過的中國黑幫。她雖然已經金盆洗手,來到日本新宿老老實實地經營融資公司,但是礙於人情的壓力,還是不得不為幫派提供洗錢的管道。      現在她必須拿巨額賠償金和這傢伙的人頭回去賠罪,又得找人遞補這個傀儡社長的位置,此外還有一些問題必須善後。這些拉拉雜雜的事要花多少時間才處理得完呢……      「那個……」      男人背對著懸崖,用哭泣的語氣問道:      「妳準備怎麼處置我?」      扶琳有點詫異。怎麼處置……都到這個地步了,難道他還以為今天只是來參觀水壩嗎?      「……你後面的是什麼東西?」      「水壩。」      「水壩裡有什麼東西?」      「有水。」      「那就對了。你既然是日本人,應該知道『投水自盡』這句日語吧?」      男人回過頭去,戰戰兢兢地往下看。      「妳是要我跳水壩自殺嗎?可是……」      他害怕地縮起身子。扶琳多少可以理解他的心情。也對,這裡的水這麼髒,一看就令人噁心,確實不太適合作為自殺的地點。      不過她早就考慮到這點了,這也是她等到太陽下山才來的理由之一。如果是晚上來投水,就看不到水有多髒了,警方也不會發現這並不是自殺。      男人轉回來,顫聲說道:      「可是……下面……沒有水耶……」      扶琳愣了一下。      她謹慎地和男人保持距離,望向崖下。真的耶。或許是今年冬天雨量比較少,湖面降低,岸邊的岩石都露出來了。現在是枯水期嗎?扶琳知道日本的河水到了夏天水量會變少,但現在還是初春,所以她一時疏忽了。      也罷,總是會發生一些狀況的。      扶琳呼地吐出一口煙,做出了結論:沒差。她判斷這件事不會影響到整個計畫,就用漫不在乎的表情說:      「不要會錯意了,我沒有叫你跳進水裡。所以你的死因不是淹死……」      她想了一下。      「是摔死。」      *      上了新幹線後,她發現自己的座位被一個小孩占據了。      一頭亂翹的柔軟頭髮,額頭較寬的稚氣臉型……是那個小鬼。扶琳握著車票呆立不動,正無聊地吃著零嘴的孩子停下動作,對她露出了微笑。      「啊,扶琳小姐,妳早啊。今天的天氣真不錯……」      扶琳立刻轉身走到車廂外,靠著車門,從包包裡拿出手機撥號。      鈴響幾聲之後,對方接聽了。      「喂?」      「是我。」      「喔,扶琳啊。怎麼突然打電話過來?收利息的日子不是還早嗎……」      一聽到這樂天的語氣,扶琳就覺得頭痛。此人就是她那些廢物顧客的其中一位——藍髮偵探。      「……我有一件事要問你。為什麼你以前的徒弟坐了我的新幹線座位?」      「我以前的徒弟……妳是說聯嗎?這個嘛,為什麼聯會在妳那裡……」      偵探默默地想了一下,然後喃喃說著「哈哈,這個嘛……」。      「是怎樣?」      「可能是這樣吧……妳想嘛,聯的父母不是都在工作嗎?他們忙到連暑假都沒時間去旅行,所以聯就吵著要我帶他去抓獨角仙,可是我也忙著調查奇蹟現象……然後我想到聯校慶放假的那天妳剛好要到外縣市出差,就建議他請妳帶他一起去……」      扶琳火冒三丈地掛斷電話。若不是工作還要用到手機,她鐵定會冒著要賠錢給鐵路公司的風險把手機砸在玻璃窗上。      她一臉疲憊地回到座位,就看到那孩子天真地貼在車窗上,興奮地叫著「扶琳小姐!扶琳小姐!好棒喔!剛才有牛耶……」,然後他突然收斂神色,低聲道歉「啊……對不起,我擅自換了窗邊的座位」。      難道他以為這是她不高興的理由嗎?扶琳搖搖頭,一屁股坐在旁邊的座位,懷著無奈的心情從包包裡拿出罐裝啤酒和一包下酒零食。      她感覺有一道視線盯著自己的手,然後發現八星正轉頭看著她。      「那是什麼?」      「鰩翅。」      「鰩翅……妳是說用赤魟或鰩魚的魚鰭晒乾做成的海產加工品嗎?用烤的似乎更好吃喔,在東北地方還會拿來燉煮,聽說這也是法式香煎魚排少不了的材料……」      「你要吃嗎?」      扶琳給了八星一片,他專注地盯著它一陣子,還先拿起來聞一聞,才戰戰兢兢地放進嘴裡。      「……好硬。」      「可以鍛鍊下顎。」      八星歪著腦袋咀嚼了起來。她覺得自己就像在餵狗吃骨頭。      扶琳握著啤酒罐,觀察這孩子陷入苦戰的模樣。      「……你真的要跟我去嗎?」      「是啊。會給妳添麻煩嗎?」      「這還用說嗎?我又不是去玩的,而是有重要的工作,所以不能帶你去。」      「不要這麼說嘛……我不會打擾妳工作啦,我也可以自己一個人去抓獨角仙啊。」      「這不是打擾不打擾的問題……」      「真的不行嗎?可是師父說……」      「你師父說了什麼?」      「師父說,扶琳小姐一個人一定會很寂寞……就算她嘴巴拒絕,心裡還是會很高興的。而且扶琳小姐其實很喜歡小孩……」      她差點就把整罐啤酒砸在這小鬼的頭上,好不容易才忍了下來。她的案底可是黑得很,最好不要在公共場所做出引人注意的事。      八星可能是看到扶琳的拳頭在顫抖,就嘆了一口氣,像是打消念頭的樣子。      「我知道了。那我只跟到可以當天來回的距離,然後就一個人回家。這樣妳可以接受了吧?」      他說完便安分地望向窗子。扶琳總算鬆了口氣,心中卻有一股抹不去的擔憂。這小鬼……真的放棄了嗎?      八星聯——這是剛才跟她講電話的藍髮偵探上苙丞從前的大弟子。      他的外表看起來只是個純真的小學生,其實他是個能力不輸大人的天才兒童,思慮清晰、博學強記、才氣煥發,語文能力極強,連中文都會說。光看智商的話,她雖不甘心,還是得承認自己比不上這個小鬼。      這個精明的小鬼會因為她一句拒絕就輕易放棄嗎?說不定他只是假裝要走,其實打算偷偷跟來……      扶琳正在疑神疑鬼時,一旁的八星緩緩把手伸到窗邊,拿起寶特瓶來喝,但瓶子好像空了,他用一隻眼睛窺視瓶內,對扶琳露出哀求的目光。      「那個……不好意思,扶琳小姐,妳還有沒有喝的東西?我吃了鰩翅之後口有點渴……」      扶琳板著臉把包包放在腿上,摸索了一下,隨即拿出一瓶烏龍茶。      「我已經喝了一半,你不介意的話可以喝光。」      扶琳粗魯地遞出瓶子,八星一臉欣喜地接去,立刻打開仰頭大喝,像小羊吸奶一樣咕嚕咕嚕地喝乾。      扶琳瞇著眼睛在旁邊看著,突然看到自己的表情模糊地映在玻璃窗上,趕緊消去嘴角的一抹笑意。      *      到站之後,扶琳打電話給相約的對象,然後在票口前等待。      這是外縣市的一個小鎮,從地理位置來看並不算太偏僻,但車站周遭沒有顯眼的店鋪或便利商店,感覺十分冷清。      這地方應該是觀光地區,票口外面就有導覽地圖和計程車招呼站,但是幾乎看不到觀光客和車輛。抬頭就會看到遠方有一座圓圓的小山,山的另一邊是別的車站,那一帶似乎發展得更繁榮。觀光客多半都去了那邊吧。      扶琳漫不經心地看著導覽地圖旁的裸女照,這時手機突然響起,她拿起來一看。      『扶琳小姐!妳太過分了!竟然餵小學生吃安眠藥!妳是惡魔嗎!』      這是她收到的簡訊內容。扶琳只瞄了一眼,就立刻按下刪除鍵。      她知道絕對不能把他看作普通的孩子,所以在剛才的烏龍茶裡下了安眠藥,等他昏睡之後就把他丟下了。      小孩子就該乖乖地睡覺。看到八星毫無戒心地喝下飲料時,她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對別人一點戒心都沒有,果然還只是個孩子。等八星睡著以後,她就把偷偷幫他把車票的目的地改成終點站,讓他舒舒服服地睡上一場好覺。要到這個車站還得換幾趟民營鐵路,所以就算那小鬼知道她在新幹線哪個車站下車,也沒辦法跟到這裡來。      不過扶琳還真有些意外,沒想到他會罵她惡魔,虧她還覺得使用暴力太不成熟,特地挑了這種溫和的手段呢。      扶琳思考著這些事,接著終於看到一輛輕型車停在面前。      一位頭髮全往上紮的女人下了車,一邊不停鞠躬,一邊小跑步過來。山崎佳織——她就是扶琳在等的人。      「對不起,李小姐,勞煩妳大老遠跑來這個窮鄉僻壤……」      李小姐是扶琳的假名。山崎太太大約三十五歲上下,穿著簡單的藍襯衫和牛仔褲。最近的女人看起來都比實際年齡更老,大概是過得太勞碌吧。      「妳好嗎?」      「是的,托妳的福。」      「生活上都還順利嗎?」      「是的。」      「沒再玩那個了吧?」      扶琳轉動手腕,做出轉門把的動作。山崎打開後座的車門,一邊輕鬆地笑著說:      「這一帶沒有小鋼珠店啦。」      扶琳坐了進去,車子隨即發動。      現在已經是傍晚了。離開車站不久就是一片田園風光,民宅稀稀疏疏,比較顯眼的只有電線上的麻雀和烏鴉。      「對不起,我常走的橋封起來了,所以必須繞到遠一點的山路。」      山崎一邊開車一邊抱歉地說著,扶琳依然漫不在乎地看著窗外的風景。      「……這個地方真的什麼都沒有耶。」      「是啊。」      「生活很無聊吧?」      「是啊。啊,沒有啦……不至於無聊啦,我每天還是有很多事要忙,譬如生活的瑣事,還有照顧女兒。」      「妳女兒已經上國中了吧?」      「是啊,所以還要想辦法湊學費……啊,對了,我要謝謝妳送我女兒的入學禮物,雙葉很高興呢。」      我有送過禮物嗎?扶琳搜索著不靈光的記憶。我送了鋼筆嗎?還是別出心裁的中國香木……反正不管送了什麼,一定不會是太值錢的東西。      「那個……」      「李小姐今天來此的理由,應該不是討債吧……?」      扶琳聽了不禁苦笑。      「難道妳還欠我錢嗎?」      「沒有,全都還清了……」      「那妳還有什麼好擔心的?我又不是只會討債的惡鬼。我今天是來告訴妳一條生財之道。」      「生財之道?」      「是啊,詳情等一下再說……妳有沒有興趣當社長?」      山崎雖然正在開車,還是忍不住回頭望向後座,又急忙轉回去。      「……社長?」      「是啊。」      「不不不,我不可能啦。雖然我不知道那是怎樣的公司,但我一點長處都沒有……」      「說是社長,其實只是當人頭,所以不要求工作能力要多好,重要的是人格。」      「我對自己的人格也沒多少信心……」      「妳是個遵守約定的人,就連沉迷小鋼珠的時候都能在期限內還錢,最後債務全都還清了。算是通過初審了。」      「可是我很怕討債……」      山崎似乎想起了不好的回憶,語調突然變得低沉,好一陣子沒再開口。      「……李小姐的身邊一定還有很多人選吧?不需要特地來找我……」      「那可不一定。在這個業界裡,沒有野心的人比能力好的人更難找。而且……」      「而且?」      「沒有,沒什麼。那妳怎麼想啊,山崎?這樣每個月都會多一筆收入喔,對妳也不是件壞事吧?」      山崎沉默地開著車,似乎正在思考。      「能得到李小姐的賞識是我的榮幸……可是,這麼重要的工作我也不知道做不做得來……」      車子持續行駛在田間小路上。      過了一陣子,前方出現一棟環繞著典雅圍牆的房子,圍牆外面還有一圈開著雪片般白花的樹籬。      夾竹桃的樹籬。深綠色的葉子襯托著清純的白花。      處處都顯得古色古香,看起來就像地方領主的宅邸,儼然是個有形文化遺產。      「對了……」      經過宅邸的門前時,駕駛座上的山崎低聲說道:      「明天這裡要舉行婚禮……我家的雙葉要出席。」      扶琳有點訝異。      「妳女兒?婚禮?」      「是啊……啊,不是雙葉要結婚啦,她只是被找去當伴娘。」      這個很少談論自己事情的女人突然嚼起了舌根。      「她負責在婚禮上倒酒、做些餘興表演……明天的婚禮全是照著本地的傳統,習慣上會找本地的年輕女孩當伴娘,所以俵屋家特地來拜託我們……今天上午還得先採排,幸虧學校剛好有補假。妳或許會覺得我這個當母親的在老王賣瓜,但我的女兒真的長得很可愛喔。」      她的語氣十分開朗。      「那棟房子就是俵屋家,明天要結婚的是他們家的長男。我從沒聽別人說過這家子一句好話……不過反正他們有給紅包,而且本地的電視台還要來做現場直播,搞不好我們家的雙葉會被某個正巧看到節目的製作人相中……我隨便說說的啦。只是個白日夢。」      扶琳不禁苦笑。如果這女人會期待這種突如其來的好運,將來說不定還會再次沉迷賭博。這一點真是大扣分……不過,考慮到她望女成鳳的心情,這種期待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山崎說完那些天馬行空的幻想之後,再次陷入沉默。過了河以後,出現在眼前的只有平凡無奇的田野,不久後就開進了山路,一路上都是樹木包圍的彎道,視野不太良好。      不知道轉到第幾個彎,扶琳突然吸了一口氣。      一片深紅的花海竄進了眼中。      一位穿著純白洋裝的黑髮女子如幽魂般站在花前。      那些紅花是夾竹桃嗎?彎道的內側是一片茂密的草木。那個穿洋裝的女人太沒有存在感了,扶琳一開始還以為自己看見了幻覺,不過車子一靠近,女人就貼近夾竹桃,彷彿要用葉子遮住自己。      車子經過那女人身邊時,扶琳和她四目交接。她穿著如喪服般的白衣,一頭漆黑長髮,五官算是清秀,但眼睛卻像死人一樣毫無光輝。      扶琳的背上冒起一陣寒意。仔細一看,在穿洋裝的女人腳邊,夾竹桃和馬路之間的路肩,豎立著一塊像嬰兒般大小的石頭。是墓碑嗎……不,應該是石祠吧。      車子繼續往前開,女人的身影從視野裡消失,扶琳無意識地放鬆了肩膀。      「剛才那位應該是新娘吧……」      聽到從駕駛座傳來的這句話,扶琳立刻回頭。      「新娘?明天要結婚的新娘?」      「是的。」      「為什麼都傍晚了還站在那邊?」      「呃……可能是……」      山崎猶豫了一下才繼續說:      「在祭拜『和美小姐』吧……」      「『和美小姐』?」      「是啊,就是那座石祠供奉的女人……啊,我家快到了,這件事等到家之後再繼續說吧。」      車子離開山路,來到了住宅區,似乎是新蓋的,建築物排列得整整齊齊。看來山後的車站確實發展得更繁榮。      扶琳往後靠著椅背,按下車窗按鈕。外面的風吹了進來,可以感覺到溫熱的空氣。現在毫無疑問是夏天,她卻覺得彷彿掉進冰窖。剛才那個像異世界般的陰森畫面是怎麼回事……      車子慢慢地減速,兩旁都是很新的房子。扶琳轉頭望向西邊的天空,夏季的太陽漸漸變成橘色。敞開的車窗外傳來了遙遠的平交道噹噹聲。      《斷想》      剛剛開過去的車上載了一位貌如天仙的大美人。      她是女明星嗎?看起來不像日本人呢……難道是好萊塢的明星?如果是明星祕密出遊,怎麼會來這種平凡的小鎮呢?      我暗暗祈求自己的身分沒被發現,再次蹲在「和美小姐」的祠前。      這是個隨便搭成的祠廟,只是把三角形的石頭當成屋頂蓋在長方形的石頭上。      這就是她的慰靈碑。石祠前有一個A4大小的長方形水缽,這水缽也很簡陋,只是把地面的岩石挖洞做成的,僅有的擺飾就是一個酒杯。來參拜和美小姐的人似乎都不想留下來訪的證據。      因為這是個不該祭祀的對象……      我打開自己帶來的日本酒,倒入水缽。酒會招來蚊蟲,所以這種行為似乎不太妥當,不過這裡是人煙罕至的山路,供奉一些她喜歡的酒也沒關係吧。      或許是被酒香薰醉了,一朵深紅的花朵輕輕落入水缽。      來不及等夾竹桃開花了。      懊悔如魚刺一般哽在我的心頭。結果我還是不像那位老朋友及和美小姐這麼堅強。我鬱悶地抬起頭來,看到頭上開滿了如鮮血般豔紅的夾竹桃。鎮上的夾竹桃幾乎全是白色或黃色,不知為何只有和美小姐祠廟周圍的花是紅色的。有人說,這是和美小姐的血色。      她的性格非常剛烈,連死都要把周圍染成一片血海。      相較之下,我又算什麼呢?如果她是戰士,我就是奴隸。無法改變任何事、也不敢奮力一戰的我大概沒資格來找她求救吧。      在自我批判中,我無力地閉上眼睛。傍晚的風吹起,吹亂了我的頭髮,也吹亂了我的心。空白的祈禱。不成形的願望。我懷著空洞的心情,朝著日晒雨淋的樸素石祠低頭良久。      第二章      「那麼妳是答應囉?」      聽到扶琳再次詢問,山崎表情僵硬地點頭說「是的」。      扶琳終於鬆了一口氣。這麼一來公司的繼任問題就解決了。最近主婦開公司的例子不少,所以找她當社長也還說得過去。接下來要處理的則是……      就在此時,咚咚咚的敲門聲響起。      「……媽媽,晚飯準備好了。」      彷彿是刻意等到她們談完,山崎的獨生女這時才出現。這就是山崎提過的雙葉,確實跟她說的一樣漂亮,那頭直順亮麗的黑髮很像日本的人偶。      山崎有點難堪地說:      「不好意思,李小姐,家裡沒什麼好東西可以招待妳……不過我女兒的廚藝還不錯喔。」      以前那個小鋼珠成癮者以母親的神態說著。扶琳感到很有趣。這個女兒或許就是她奮發圖強的原因吧……這也是扶琳能相信她的原因。既然她有要保護的對象,一定不會胡作非為的。      扶琳送給她女兒的入學禮物是香木和旅館住宿券。      為什麼會送這兩樣東西呢?她自己也不知道這點子是打哪來的。她女兒似乎很喜歡香木,如今客廳裡也點著薰香。住宿券已經被她們母女倆在今年春假用掉了,聽說那裡是賞梅勝地,風景十分優美。      「那個是叫沉香嗎……看起來好像很高級,真是讓妳破費了。」      山崎分著她自傲的女兒做的菜,一邊向扶琳道謝。      那塊香木確實很貴,不過扶琳自己用不到,只是放著積灰塵罷了,住宿券也是從債務人那裡白白拿來的,送出去也不會心疼。      扶琳很不喜歡香木的味道,因為這會令她想起以前待過的中國黑幫。那個組織裡有很多女人,其中不少人都喜歡焚香。      突然間,她的腳踢到了什麼東西。      扶琳低頭一看,有一團毛茸茸的生物正在咬她的腳趾,然後也抬頭盯著她。      「啊,小麥,不行啦!」      雙葉急忙鑽到桌底,拖出那隻生物。那是一隻狗。臉上覆蓋著長毛,有著醜陋短鼻子的小型犬。      這隻狗是她們春天去旅行的時候撿回來的。狗大概是走丟了,就偷偷溜上她們的車。牠的脖子上掛著有鈴鐺的項圈,所以她們把狗送到警察局,但她們也不知道狗是在哪裡上車的,所以警察沒辦法處理。      狗在少女的懷中掙扎著,把鼻子和前腳朝扶琳伸過來,大概是對她手中的酒有興趣。      「這隻狗有點奇怪,牠很喜歡喝酒……而且牠還喜歡隨便撿東西吃,所以動不動就吃壞肚子。真是隻笨狗。」      雙葉聽了就不高興地向母親抗議。      「小麥聰明得很,牠還會表演特技喔。」      「啊,牠的確會表演……這孩子會踩球喔。牠還要在明天的婚禮上表演……」      喔?扶琳隨口回應。她完全不在乎跟自己沒有利害關係的事物。      雙葉抱著掙扎不停的狗,拉拉母親的衣服,附耳說道:      「媽媽,為什麼不把廚餘拿出去丟啊?」      「咦?今天要收可燃垃圾嗎?」      「是啊,今天是星期五。傍晚收垃圾的時候我要出去買菜,我不是告訴過妳一定要拿出去丟嗎?」      母親「抱歉抱歉」地滿口陪罪,女兒還是鼓著臉頰埋怨「真是的」,抱著狗走出去了。山崎轉過頭來看著扶琳,尷尬地抓抓鼻頭。      「……我們鎮上的垃圾是到府回收的。」      她辯解似地說道。      「不過他們收垃圾的時間很晚,本來是下午,但最近常常拖到傍晚。現在是夏天,廚餘放在門口會發臭,所以雙葉叫我要等到垃圾車快來的時候再拿出去,但我要去車站接妳,一不小心就給忘了。哈哈……」      這位母親喝了一口啤酒,然後突然驚覺一件事。      「啊,李小姐,妳知道什麼是到府回收嗎?這是日本的習慣,垃圾車會開到每一戶的門前收垃圾……」      扶琳露出苦笑。她才不在乎這種事,不過這種無聊話題倒是很適合在輕鬆喝酒的時候拿來閒聊。      *      吃吃喝喝一陣子以後,山崎又提起了「和美小姐」的話題。      「『和美小姐』是這地方自古流傳下來的故事……啊,我還有觀光手冊,妳要看嗎?」      她一邊說,一邊走到放電話的櫃子,拿出摺成手風琴狀的印刷物。      扶琳打開來看,上面印著一個大眼睛少女的畫像,一旁寫了簡單的故事大綱。      『~和美小姐傳說~      很久很久以前,這個地方有一位非常美麗的姑娘,名叫和美。某天,有一位大人看上了和美,要把她召進城裡,和美卻拒絕了。姑娘的父親就是這位大人的家臣,惱羞成怒的大人把他召來嚴厲斥責,膽小的父親非常惶恐,一回家就命人將女兒綁起來,當晚便把她送進城裡。      女兒在外城哭了七天七夜,哭完之後,她去見這位大人,說自己願意順從,還說要在城郊一座長滿夾竹桃的庭院裡親手泡茶招待大家作為賠罪。大人聽了很高興,便立刻去辦了。      在這場茶宴上,姑娘把夾竹桃枝熬出來的湯水加入茶中,毒死兩家的所有男人。這兩個家族的血脈從此斷絕,城郊的夾竹桃卻越長越茂盛。』      「……這份手冊已經取消,沒再發行了。」      扶琳正在想這個平鋪直敘的故事怎麼會有如此悽慘的結局,山崎便在一旁補充說明。      「妳看,內容確實不太妥當吧?雖然故事是真的,不過很多人都抱怨說『和美小姐』只是個殺人犯,不應該把這種人物當成觀光賣點……      也有一些相反的意見,有人認為這是一個『爭取女權』的故事,但他們又說這幅『和美小姐』的畫像太煽情,有物化女性的嫌疑……大家吵得沒完沒了,結果後來就取消了。」      扶琳歸還了手冊,山崎又把它摺好放回原處。      「話說回來,『和美小姐』的傳說在這個鎮上早就根深蒂固了,現在還有很多人會在婚前舉行『七夜考』。」      「七夜考?」      「是的。就是婚前先讓新娘在新郎家裡住七天的風俗習慣……如果在這一週間,新娘反悔了,隨時可以取消婚禮。這就像是現在說的試用期,或是考慮期。」      扶琳一聽就笑了。這種傳統習俗倒是挺先進的。      「新娘有七個晚上的時間可以考慮,所以叫做『七夜考』,典故大概是來自『和美小姐』哭了七天七夜的事吧。這可能是為了避免其他女孩遭遇像和美小姐一樣的不幸,又或者是以前的人害怕和美小姐會再出來作祟,理由眾說紛紜。總之這個地方非常尊重新娘對婚姻的意見。      相較之下,新娘父親的待遇卻很慘,甚至還要下跪。」      「下跪?」      「就是『下跪相送』,新娘的父親在女兒離家的時候要跪著送她出門。還有送親遊行之中的『圍剿娘家』,最近比較少人做這種事了……啊,不過明天送親途中可以看到。李小姐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啊?很有趣喔,還可以抒發壓力。」      扶琳不置可否,只是含糊地回答「我想一想」。她不太明白發洩壓力是怎麼回事,總之就是新娘極受抬捧,而她的父親相對地要遭到貶低的意思吧。這也是那個傳說造成的嗎?      山崎伸出筷子,夾起盤裡的青椒炒肉絲。      「一定要去看看,我可以帶妳去……在我看來,這地方的習俗應該都是做給和美小姐看的,彷彿在告訴她『我們沒有強迫女兒出嫁,所以請不要向我們作祟』……      從現代法律觀點來看,和美小姐的確是個殺人犯,但她在這鎮上也是女性的守護神。現在還有不少人會偷偷去和美小姐的祠廟祭拜喔,但是已婚女性做這種事的時候要很小心,因為有丈夫的人會向和美小姐祈求的事只有一件。」      扶琳再次露出苦笑。這種驚世駭俗的能量景點的確沒辦法當成觀光勝地大肆宣傳。      「還有一件很奇怪的事。這一帶的夾竹桃開的都是白花或黃花,不知為何只有和美小姐祠廟附近開的是紅花,所以大家都說那是和美小姐的血色……」      扶琳又「喔」地隨口回應一聲。她對這種怪力亂神的話題一向沒有興趣。      「那麼新娘去那祠廟參拜是因為……」      「這個嘛……新娘也有自己的苦衷吧……」      山崎講得含糊不清。扶琳心想差不多該來一管了,便啣起菸管,頭髮往上紮的女人立刻機伶地遞上火柴,自己也叼起香菸,用便宜的打火機點火。      「我知道的也不多啦,就像我在車上提過的,俵屋一家人在這一帶的風評不太好,那個家族是經營不動產的,現在的爸爸繼承家業之後,他們家就突然變得很有錢,所以有閒言閒語說他們私底下幹了不少壞事……都只是謠傳罷了。      除了明天要結婚的兒子之外,他們家裡還有兩個女兒……那兩位也是出了名的壞女孩,以前經常有警察找上門呢,現在她們已經安分多了。」      喔……?扶琳聽得有點興趣了,但臉上還是裝得漠不關心。      「所以新娘才會不想嫁進那個家嗎?」      「或許吧。如果其他人看到新娘去那裡祭拜,應該會有其他的想法。」      「其他的想法?」      「是啊,譬如覺得她嫁進去只是為了錢,所以要祈求丈夫早點死……我是不會這樣想啦。      她真的不想結婚的話大可拒絕啊,畢竟這裡有『七夜考』。但她為什麼不拒絕呢……難道有什麼原因讓她沒辦法拒絕嗎……」      山崎往後一靠,壓得椅子軋軋作響,朝著天花板吐出一口煙。      雙葉又從隔壁房間回來了,她看見扶琳和自己的母親開始抽菸,便說「還有點心喔,要吃嗎?」。扶琳一點頭,少女就開心地跑進廚房。      頭髮往上紮起的母親慈祥地看著女兒的背影。      「別人家的事情我也管不著……但換作是我的話,絕對不會把雙葉嫁到那種地方去。絕對不會,鐵定不會,不管發生什麼事。就算他們再有錢也不行。」

作者資料

井上真偽

東京大學畢業,神奈川縣出身。出道作《戀愛與禁忌的謂詞邏輯》榮獲第51屆梅菲斯特獎。第二部作品《那種可能性我早就想到了》席捲各大推理小說排行榜,隔年以《聖女的毒杯──那種可能性我早就想到了》奪得2017年本格推理BEST10 第一名。

基本資料

作者:井上真偽 譯者:HANA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20-09-04 ISBN:9789571090528 城邦書號:SPB7Z000123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