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燃燒吧!劍(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燃燒吧!劍(下)

  • 作者:司馬遼太郎
  • 出版社:遠流出版
  • 出版日期:2020-05-27
  • 定價:350元
  • 優惠價:79折 277元
  • 書虫VIP價:27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63元
本書適用活動
7月會員日:新書最熱賣,買就送$50
  • 2020愛閱節/外版暢銷強推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新選組主題讀物首選 ‧劍客打鬥殺陣與戰爭場面刻劃生動 ‧堪比組織架構商業參考書的縝密布局 自元治元年六月池田屋事件以來,新選組聲名大噪,凡是京都腥風血雨之處必有土方歲三與他的和泉守兼定。成為幕府正規軍的新選組日漸受重視,然而倒幕維新已是無法阻擋的潮流,鳥羽伏見之役,新選組的白刃不敵薩長聯軍的大砲,節節敗退。不惜灑熱血追逐夢想征服時代的歲三,憑著利劍奮勇轉戰會津若松、函館五稜郭,直到戊辰戰爭的最後戰役……。 與《龍馬行》並列的幕末主題顛峰作 大眾文化最膾炙人口的創作主題 自1965年《新選組血風錄》與《燃燒吧!劍》電視劇播出後,土方歲三即成為風靡大眾的歷史偶像人物,至今有近40部小說、電影、動漫等作品,如《薄櫻鬼》《銀魂》《刀劍亂舞》等知名作品皆以土方歲三及新選組為主題或創作靈感。 改編電影即將公開,由《關原之戰》黃金組合,導演 原田真人+主演 岡田准一再現幕末新選組的熱血生涯! 推薦人 旅遊部落客\作家 卡瓦納 日本歷史導遊\作家 月翔 「幕末.維新史」系列作者 洪維揚 歷史作家 謝金魚

目錄

二条沙洲的決鬥 菊章旗 江戶日記 劍的命運 急轉直下 伏見的歲三 鳥羽伏見之戰之一 鳥羽伏見之戰之二 鳥羽伏見之戰之三 鳥羽伏見之戰之四 大坂的歲三 松林 西昭庵 去江戶 北征 進軍甲州 勝沼之戰 流山屯集 訣別 大鳥圭介 攻城 沖田總司 陸軍奉行並 艦隊北上 勤務兵市村鐵之助 奪取松前城 甲鐵艦 宮古灣海戰 襲擊 重逢 新政府軍登陸 五稜郭 硝煙

內文試閱

二条沙洲的決鬥 兩頂轎子載著歲三和七里,在灑滿月光的大街上向東行去。 皓月當空。 這是個再適合決鬥不過的月夜。雖然不是滿月,所幸天上無雲。街町房舍的屋頂在月光下有如籠罩著銀色的煙霧。 轎子離開店後,三名浪士模樣的男子慢慢走進這家位於越後屋町的「與兵衛」店裡。 他們是七里研之助手下的浪士,顯然事先已和七里串通好了。 「老闆,剛才那兩頂轎子去哪兒了?」 「不知道。」 老闆沒好氣地回答。 「不知道?」 「是。店裡只賣酒,不管客人的行蹤。」 京都人不全是性子溫和的,一旦執拗起來也是軟硬不吃的。 唰,一人拔出了劍。 他不是在威脅,一副殺紅眼的激動模樣。這些人平時在街上大喊天誅就大動干戈,說不定真的會動手。 老闆一看情況不對,於是回答。 「啊,他們去二条河原了。」 「沒錯嗎?」 「錯不了。」 「你要是敢說謊,回來就宰了你。」 「是、是。與兵衛不賣謊言,你們放心去吧。」 京都人說話損起人來也是讓人恨得牙癢癢的。 浪士中的其中一人上前將與兵衛老闆一拳揍倒在地。 (啊,可惡的傢伙!) 與兵衛勃然大怒。年輕時他也是個賭博、坐牢、當捕吏的爪牙,不好惹的男人。 等他爬起來追到外面,已經不見了那些浪士身影。 與兵衛因為過去的經歷而練就好眼力。他已經看出剛才進來的那位客人多半是新選組的,而且還是讓京城浪士膽戰心驚的土方歲三。 (那些浪人一同計劃要殺土方。) 京都人一般都事不關己,不愛多管閒事。與兵衛老闆本來也不想管,但是剛才的一拳讓他怒從中來。 於是,他跑向花昌町的新選組駐在所,儘管路程近半里(二公里)之遙。 歲三走下二条堤。 「今晚月色不錯。」 月亮映照在眼前的鴨川上,淺灘閃閃發光。河對岸有一些房子,此時燈已經熄了。 當時,二条橋不像三条大橋為整座的橋樑,只是連接鴨川沙洲的既沒欄杆也無扶手的木板橋而已。 從沙洲到對岸還有第二座橋。位於第一橋和第二橋之間的沙洲上長滿了蘆葦和秋天草花。 歲三和七里步上沙洲。每踩踏一步,腳下草叢裡的蟲叫聲就停止一下。 「七里,拔劍吧。」 歲三嘴邊叼了一根草莖。 「哦,現在就要開始了嗎?」 七里很沉著。他大概是在等待同夥的到來。 「土方,用不著這麼急著去冥府報到。還是讓我先聽聽你要留下什麼話給老家吧。……不對,是給那個人。」 「哦,你是說阿雪啊。」 歲三先說了。 「是啊是啊。那可是個好女人。難道你沒有話留給這個阿雪嗎?」 「你人真好呢。」 歲三嚼著草,傾聽著不知從哪裡傳來的鈴蟲叫聲。 「土方,我要提醒你一句。我已經不是武州八王子那時的七里了,現在可是京城公認的殺人魔王研之助。我殺過二十多個人了。其中新選組有七個,見迴組有兩個。」 「你真高明。」 這陣子經常有隊員在街上被殺,說不定就是七里一夥人所為。 突然,歲三聽到從遠處傳來了木板橋嘎吱嘎吱的聲音。 從鴨川東岸的第二橋與西岸的第一橋都有人影在晃動。人數大約有七、八個。 「不好,土方。有人來了。」 距離歲三約七、八間的草叢裡,七里研之助故意提高了嗓門說。 「哎,好像是有人來了。」 歲三敏捷地脫掉外褂。直覺告訴這位精通打鬥的人,那些人是七里的人。如果在那些人到達之前不殺死七里,自己將難有勝算。 撩起袴的兩邊,用劍鞘的下緒飾帶吊起衣袖,歲三一個箭步衝了出去。 「七里,看劍。」 歲三的劍出鞘了,是他的愛劍和泉守兼定。 脇差是堀川國廣。 唰,七里站著的草叢中閃過一道淡淡的光,七里劍也出鞘了。 七里採用了上段位的姿勢。 歲三使的是他常用的平星眼招術,和近藤、沖田一樣偏右。但歲三偏得最厲害,左手側幾乎毫無遮攔。 七里在等待時機。 這時,來人已經分別走過東西兩座橋,到沙洲後圍在七里的周圍。 一幫人默默地同時抽劍。 (糟了。) 歲三很自責。他想,像自己這等的策士,居然還被七里那過度簡單的計策給騙了。是武士。就你和我,——七里是這樣說的。他的確太瞭解歲三的個性了。他知道只要拿出武士當藉口,這位爭強好勝、平民出生的武士一定會上鉤。 (我不該譏笑近藤的。) 歲三很生自己的氣。是自己太不謹慎了。 ——這是武士間的約定。 這種話居然出自上州平民出身的劍客七里研之助和武州好鬥大王的自己嘴裡,這不是太滑稽了嗎? 武士的約定算什麼。歲三心想,不過是三百年來被俸祿養著、儒學限制的德川武士道罷了,是窩囊廢門閥武士的口頭禪,但不是自己、也不是七里或長州激進分子這種在亂世中奔走的人應該崇敬的準則。 歲三的身後是淺灘。 沙洲上沒有一棵樹可以用來遮擋。 (難道今晚我要在這裡完結了嗎?) 當然,對於歲三來說,不管什麼時候,只要是真刀真劍戰鬥,他都會有這樣的思想準備。他知道除了豁出性命去打,沒有其他可以取勝的辦法。 七里的劍約有二尺七寸。 劍伸向空中,影子落到了地上、腳下。雖說是敵人,但防守姿勢實在沒有破綻。 七里還在等待時機。手裡持劍的同夥們一步步地在逼近。 他們想把歲三逼到淺灘邊上。 「喂,」 七里笑道: 「在武州你讓我吃了大苦頭。不過今晚看樣子能有個了斷了。」 「——」 歲三沒理他,一言不發。雖然對手步步緊逼,但是歲三沒退半步。此時的他只能隨機應變。如果沒有足夠的勇氣,相信做不到他這樣。 依然是平星眼的招術。 「土方,如果你消失了,京城就會安靜吧?」 「少廢話。」 歲三厲聲喝道。只是聲音有點嘶啞,額頭上的汗珠滑落在臉頰上。 七里。—— 還是上段位的架勢。 經歷了武州以來的幾次交手,七里已經熟知歲三的劍術習慣。對付歲三這個人,只要用一些小招術就可以取勝。而且他的左手,因為習慣完全暴露在外。 「——」 七里以氣勢引誘歲三。 歲三卻一動也不動。 七里向前衝。 劍像電光似的從頭頂對著歲三的左手劈了下去。 就在七里的劍往下砍的一刹那,歲三握著劍柄的雙拳拉近,刀身突然向左斜方一翻,同時身體往右側偏。這些動作在一眨眼間就完成了。 鏘! 歲三以和泉守兼定的裏鎬接住了七里從上而下的劍,火花四濺。七里的劍彈了出去,身形不穩。 而歲三的和泉守兼定在空中畫了一道長長的弧線,就在七里的正對面,一劍下去,有個人從額頭到下巴分成了兩半。 屍體還沒有倒下之前,歲三已經向前跳了三間的距離。 刺中了一個人的身體。 又刺中另一個人的右肩。 歲三還在向前跑。 往木板橋跑。 到了木板橋上,他必須守住左右,否則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從這個險境中脫身。 與兵衛老闆跑到花昌町的新選組駐地,告訴了門衛土方眼下的處境。 門衛立即報告了一番隊隊長沖田總司。 這天,沖田巡察完市區回到駐地後,感覺身體有些發熱,所以沒脫袴就躺下了。聽到門衛的報告,他一躍而起。 「一番隊隊員,馬上跟我走。目標二条河原。」 說著,人已經衝到了院子裡的馬棚。 隊裡養了數匹馬,有兩匹是近藤專用的,其中的一匹白馬是會津侯賜的,近藤把牠當成了寶貝。 「開門,快開門。」 沖田一邊喊一邊裝馬鞍,手腳並用地繫好腹帶。這是他第一次未經許可,擅自用馬。 一躍騎上了馬。馬鞭一揮,正門還沒全開就從中間衝了出去。 路上很亮。 沿著堀川一路向北,到二条通的十字路口向東轉的時候,兩隻袖子繫好了。來到西洞院、釜座、新町和衣棚的時候,纏頭巾也紮好了。 歲三終於挪到了木板橋的東端。 但是對方已經識破他的用意,背後的木板橋上有兩人,前面的沙洲有三個人。 七里的同夥看樣子都是經過精心挑選的,很不好對付。不僅武功高得可怕,而且絕不退讓一步。 歲三突然轉了個身,乘回身之勢單手握劍刺向了橋上的敵人,卻只聽到砍中身體一聲悶響,劍沒有刺進敵人的身體。大概是劍已經鈍了。 迅速收劍。 乘機從沙洲殺過來的一個敵人,身體完全敞開著,然後飛濺起鮮血掉進水裡沖走了。 歲三擦著堀川國廣。 根據亂鬥的經驗,他選用了近二尺長的大脇差。 這種刀攻對方頭部效果不好,用小太刀攻擊頭部過於冒險。 沙洲那邊又有一人踏上了木橋板。嘎吱嘎吱,向前走了兩三步,突然刺殺過來。 歲三退後半步,「唰」的一聲,刀架在左肩上。 他的架勢實在太奇怪,對方猶豫了一下。就在這一瞬間,歲三一躍跳過去,砍下了他的右手。 就在這時,沖田總司的馬衝上了河堤。 他跳下馬背,放開馬,一邊從河堤上跑下來,一邊用他少有的尖叫聲喊著: 「土方。」 「——」 歲三沒有回應。因為他選用了短刀,得採取較多守勢。 沖田一跑上橋,就一劍把歲三背後的男人砍倒落水。 「是總司嗎?」 歲三終於開口了。 「是總司。」 沖田側身通過歲三的身邊,手一伸,俐落地刺中了歲三前面的敵人。對方一聲沒吭倒了下去。 餘下的人四散逃竄。 「來了幾個人?」 沖田一邊環視周圍一邊收劍。 「沒工夫數。今晚我也有些走神了。」 「殺了不少。」 沖田在沙洲上數著屍體。 沖田走過之處,有一個人在他的腳下微微動了一下。 歲三倒抽一口涼氣,而沖田卻毫無戒備地在那男人身邊蹲了下去。 「你還活著呀。」 語氣就像站在路邊和人聊天,語調悠閒。他問: 「傷得怎麼樣?」 沖田從懷裡掏出蠟燭,用打火石點亮。 此人左肩上有一道傷口。不過可能因為歲三的劍鈍了,傷口並不深。之所以會昏過去,大概是因為歲三的一擊力量太大了。 「還有救。——」 沖田脫去男人的一隻袖子,在傷口上撒了些止血藥,又從旁邊屍體的袴上撕下布條,把傷口包紮了起來。 沖田讓傷者在草地上保持原狀躺著,自己走了。不知道是不是去請醫生,反正他過了木板橋向西去了。 歲三躺在沙洲的地上。他太累了,站不起來了。 (真是多管閒事。) 他覺得沖田多此一舉。 (這小子大概因為自己身體不好,才更容易憐憫別人吧。) 歲三翻身,伸著腦袋喝了幾口淺灘上的水。 水緩緩流過他的面孔,使他突然清醒了許多。然後抬起了頭。 受傷的人說話了: 「謝謝。」 聲音嘶啞。 「跟我沒關係。」 歲三不會同情別人。他認為自己有一天也會這樣。而且,就在剛才,要是運氣差那麼一點點,說不定自己已經倒在這個男人的身邊了。而七里一夥別說照顧,大概早就一劍要了自己的命。 還會砍下腦袋,掛到市內某個地方,梟首示眾。 (不關我的事。) 歲三心裡這樣想著,卻還是蹭到了傷者的身邊。 歲三的眼睛在夜裡依舊銳利。 那人睜著眼睛。歲三一看就知道他精神不錯。 「我是土方歲三。」 那人點了點頭。 「你真傻呀。我是土方歲三,是打傷你的人。給你包紮的是沖田,我的同僚。你不需要謝我。」 「土方,」 那人看著夜空中的星星,說: 「你和傳說中的一樣,很強大。我真不該來。都怪七里說你沒什麼了不起的,我才跟著來的。他來找我的時候,我留在相好家就好了。」 「相好?她叫什麼?」 歲三漫不經心的問。 「佐繪。」 (啊?) 歲三倒吸了一口氣。 「這個女人的心像冰做的一樣,總是冷冰冰的。可是我忘不了她呀,土方兄。」 「哦?」 「我還有救嗎?你是不是會殺了我?我真想再見她一面啊。」 「架已經打完了。對一個受傷的人我是不會出手的。沖田這會兒叫醫生去了。」 「真的?」 他想坐起來。大概還滿高興的。 這個人是越後浪士,名叫笠間喜十郎。沖田好心地叫來醫生給他療傷。可是因為傷口化膿,第十天的時候,在二条御幸町的醫生家裡死去。 死前他揭發說: 「這次暗殺土方兄的幕後指使是新選組的參謀伊東甲子太郎。」 此人的證言成了懷疑伊東的關鍵性證據。

延伸內容

【推薦序一】為堅守信念而死的土方歲三
◎文/洪維揚(本文作者為「幕末.維新史」系列作者) 新選組雖深受現代日本和台灣人年輕人的喜愛,但在幕末卻不是這麼一回事。當時長州藩、土佐藩鄉士及尊攘派浪士是新選組最大的受害者,對新選組的痛恨到戊辰戰爭結束後還在緝捕該組織的成員。不僅如此,進入明治以後新選組仍是個禁忌,倖存的隊士如齋藤一、永倉新八等人在明治時代幾乎隱姓埋名,不讓人知曉曾經是壬生狼的過去。 儘管戰前也曾出版過永倉新八的《新選組顛末記》和子母澤寬的《新選組始末記》、《新選組遺聞》等書,雖然為大眾揭開了新選組的神秘面紗,但並未能扭轉其形象。根據現存資料來看,戰後最早以新選組作為撰述題材當屬村上元三和井上友一郎兩位作家,他們在一九五○年代分別撰述以《新選組》和《近藤勇》為主題的歷史小說。不過真正讓新選組翻紅並廣受民眾喜愛應歸功歷史小說大師司馬遼太郎,他於一九六四年接連完成以「鬼之副長」土方歲三為主人公的《燃燒吧!劍》以及以新選組為主題的短篇集《新選組血風錄》。 本書以土方生平為經,以幕末歷史為緯。在認識土方生涯的同時――雖說是土方的生涯,但也只有從上京成立新選組到戰死箱館(函館)的六年――也連帶認識幕末時期佐幕與討幕勢力的消長。 本書最大的轉折點在於慶應三年十二月十八日,這一天沿著伏見街道視察的近藤勇遭到現為御陵衛士的前新選組隊士篠原泰之進等人襲擊,傷及右肩。從這日起,新選組實際領導人由近藤改為土方,近藤不僅缺席數日後的鳥羽.伏見之戰,也缺席了整個戊辰戰爭。 土方參與的戊辰戰爭(鳥羽.伏見之戰、甲斐勝沼之戰、宇都宮城之戰、宮古灣海戰、箱館戰爭)除甲斐勝沼之戰,每一場都是不留後路的全力拚戰,然而幕府的覆亡已成定局,土方再怎麼全力拚戰也難以扭轉時局。雖是如此,土方認為「只要是男人,就應該堅守自己的信念,甘願為堅守自己心中的理想去死」,土方至死都貫徹此一信念。 《燃燒吧!劍》雖不是最早的新選組傳記,卻是首部以土方為主人公的歷史小說,透過歷史小說大師司馬遼太郎遒勁的筆鋒,生龍活現的將這位「鬼之副長」呈現在讀者眼前。《燃燒吧!劍》和《新選組血風錄》之後,日本大量湧現以新選組為題材的作品,盛況從上世紀六○年代到本世紀一○年代人氣依舊不減。
【推薦序二】新選組的聖經《燃燒吧!劍》
◎文/月翔(本文作者為日本歷史導遊兼作家) 十九世紀中葉的幕末時代,日本面臨了西洋列強叩關、國內經濟崩潰,幕府內部派系鬥爭等混亂局勢。最後由薩摩、長州為首的新政府軍掌握政權,推動了「明治維新」。所謂時勢造英雄,人稱「維新三傑」的政治家,出身皆為勝利方的薩長。但在幕末亂世的敗軍之中,有一群人不受成王敗寇論的影響,人稱「武士中的武士」,就是有幕末最強劍客集團之稱的新選組。 司馬遼太郎大師的巨著《燃燒吧劍》,以鬼之副長土方歲三為主角,他與局長近藤勇、天才劍士沖田總司,這三人出身於天然理心流的試衛館劍術道場,多年深厚的情誼讓他們如同鐵三角般貫穿整本書。土方歲三冷酷絕情與追求武士之美的執著、近藤勇豪爽重情但囿於追求地位、沖田總司擁有過人的劍術卻像個孩子般天真爛漫。這三人看似合作無間,卻又讓人隱約感到不安。從這三人為圓心,描寫新選組其他隊士的個性與際遇。司馬遼太郎善於勾勒人物特色的筆法,在本書發揮地淋漓盡致。 所謂寶劍配壯士,土方歲三與愛刀和泉守兼定可說是密不可分。司馬遼太郎藉由雙眼失明的老武器商人為引子,以寥寥數百字的文字,虛實交錯地勾勒出俠士終得名刀,即將一展抱負的恢弘氣勢。正是歷史小說的趣味之處。 《燃燒吧!劍》成書於五十餘年前,司馬遼太郎以當時所能掌握的資料,夾敘夾議地建構了歷史小說的世界。隨著史學研究的進步,歷史小說被挑出虛構與錯誤,被貶損為「司馬史觀」。但是平心而論,歷史小說塑造出迷人且宏大的世界觀,讓世人津津樂道,鼓舞後學鑽研歷史,自有不可抹滅的貢獻。

作者資料

司馬遼太郎

(1923-1996) 一九二三年生於大阪,大阪外語學院蒙古語系畢業,本名福田定一,筆名乃「遠不及司馬遷之太郎」之意。 一九六○年以忍者小說《梟之城》獲直木賞,六六年以《龍馬行》、《盜國物語》贏得菊池寬賞,之後幾乎年年受各大獎肯定,並獲頒文化勳章。六一年辭去記者工作,成為專職作家,慣以冷靜、理性的史觀處理故事,鳥瞰式的寫作手法營造出恢宏氣勢。一九九六年病逝後,其徹底考證與百科全書式的敘述方法仍風靡無數讀者,堪稱日本最受歡迎的大眾文學巨匠。著作已編纂為【司馬遼太郎全集】(全68卷)。 中譯作品有:《鎌倉戰神源義經》《盜國物語》《太閤記:天下人豐臣秀吉》《關原之戰》《龍馬行》《燃燒吧!劍》《新選組血風錄》《幕末:十二則暗殺風雲錄》《最後的將軍:德川慶喜》《宛如飛翔》《豐臣一族》《宮本武藏》《項羽對劉邦:楚漢雙雄爭霸史》(遠流)等。

基本資料

作者:司馬遼太郎 譯者:吳亞輝 出版社:遠流出版 書系:日本館-潮系列 出版日期:2020-05-27 ISBN:9789573287643 城邦書號:A120107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