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前的小確幸
目前位置: > > >
來自遙遠明日的妳(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來自遙遠明日的妳(上)

  • 作者:Misa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0-02-04
  • 定價:270元
  • 優惠價:79折 213元
  • 書虫VIP價:20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2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國際書展正式場/先知就要看新書!
  • 防疫大作戰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如果人類會因為你和喜歡的人在一起而滅亡, 你會不會想著,那麼就讓全世界去死? ★跨越四千年時空的淒美愛戀,驚心動魄盪氣迴腸! ★創作題材百變,暢銷美女作家Misa又一次成功挑戰! 「妳會懂得愛,妳會奮不顧身,拋下一切去愛。」 這是預言,或許,也是詛咒。 由於人類的野心與貪婪,導致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發生與地球的重創,西元時代滅亡後近千年,新的紀元——永平取而代之。永平人認為,西元滅亡的根本原因是人類情感過於豐沛,才會慾望無窮,因此透過長期基因改造,永平人變得情感淡薄,不料這卻引發了新的危機。 「我要妳回到西元,懷一個孩子回來,改變永平人的基因。」肩負永平人存亡重責大任的荏苒,搭乘時光機來到了西元二〇二〇年。來到西元的第一天,荏苒便先後認識了張析宇和李聿融兩個男生,一確定長相帥氣出眾的李聿融基因完美,荏苒立即將他列為攻略對象。 只是李聿融對開口閉口就要跟他生孩子的荏苒敬而遠之,張析宇看不下去,耐著性子教導對人類情感懵懂無知的荏苒,男女之間要先產生愛情,才可能會考慮誕育後代。 漸漸地,性格純真的荏苒,突破了李聿融的心防。當荏苒越來越理解愛情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感時,她卻感到迷茫了,為什麼自己什麼心事都願意告訴張析宇?為什麼張析宇傾身靠過來時,她會下意識閉上眼睛,等待一個吻落下?

內文試閱

  五彩燈光交錯,電子音樂震耳欲聾,舞池裡的人群嬉笑吼叫,一個衣著暴露的女人搔首弄姿,將擦著紅色指甲油的手搭在張析宇的肩膀上。      紅唇嬌媚地往上一勾,拉長的眼線使得雙眼更顯媚惑,女人靠向張析宇耳邊,呢喃道:「要不要一起離開?」      張析宇聽得清楚,但這女人不是他的菜,加上自己今天的目標也不是她,只是莫名其妙就跟她待在舞池了。      他瞥了眼坐在包廂與其他人聊天的薛姍姍,她有著一頭染成亞麻色的長髮,皮膚白皙,身材凹凸有致。      除了張析宇,薛姍姍也是許多人企圖攻陷的目標,這使得張析宇有點不敢主動,畢竟他外型雖不差,卻也不算出色。      這時,原本宣稱不會過來的李聿融意外出現在包廂,包含薛姍姍等人都喜出望外,眉開眼笑地迎上前與他攀談。      李聿融是標準的大帥哥,濃眉大眼,笑容陽光,最重要的是他人很好,不會因為外表吃香而占女生便宜,或者隨處釣魚,這也是他受到女生歡迎的原因一。      「怎麼了?」眼前的女人拉起張析宇的手放往她的腰際,這讓張析宇整個人抖了一下。      「我不太舒服,好想吐。」他趕緊抬手捂住嘴巴,佯裝因酒醉而反胃,那女人立刻往後一跳,眼角餘光瞟向包廂裡的李聿融。      「啊,不然我先回去好了,你快去廁所。」女人說完,立刻頭也不回地走回包廂。      張析宇心情很是複雜,既覺得鬆一口氣,又覺得自己對每個人來說都只是第二選擇……或許連第二都稱不上吧。      包廂裡所有的女生都圍繞著李聿融打轉,回去也沒意思,索性去一趟廁所。      前往廁所的途中,張析宇瞥見許多男男女女躲在角落肢體交纏,或是親吻或是撫摸,他旁觀一切,一方面心生羨慕,一方面又認為這樣的舉動似乎不太妥當。      他洗了把臉,仔細端詳鏡中的自己,身高雖不矮,但沒有李聿融高,身材不算胖,可惜缺乏肌肉,五官分開看都還可以,也都長在該長的位置,拼湊起來卻成了一張沒有記憶點的臉。      還是回去吧,他心想。      畢竟今天來夜店是為了慶祝薛姍姍的生日,而薛姍姍最想要的生日禮物,大概就是李聿融的到來。      他傳了訊息給李聿融,說自己要先閃了,也不管李聿融已讀了沒,便把手機放回口袋,從洗手間推門而出。      「呀!」本來就因震耳欲聾的音樂而有些頭昏眼花的荏苒,被迎面而來的門板嚇得往後踉蹌幾步,跌坐在地上。      「對不起,妳還好嗎?」張析宇連忙扶起荏苒,只見她穿著頗為怪異,白色連身窄裙搭配白色褲襪,腳上還蹬著一雙白色長靴,現在是夏天耶!她穿這樣不熱嗎?而且這種搭配很不尋常,難道等一下夜店有什麼活動,而她是表演人員?      「好痛……」荏苒在張析宇的攙扶下爬起,卻無法看清他的面容,甚至連對方說了些什麼都聽不清楚,「我快要聾了,這裡是哪裡啦!」      她捂住耳朵,痛苦地蹲了下來。      坐上時光機後,眼前所見盡是令人頭暈目眩的閃光,荏苒只得緊緊閉起雙眼,待她再次張開眼睛,卻發現自己居然倒臥在廁間裡。她跌跌撞撞地從廁所出來,就遇上了面前這個男人。      「妳、妳還好吧?」張析宇也跟著蹲下。看來這個女生不是什麼表演人員,大概只是喝醉了吧。      幾個進出廁所的男女都覷了他們好幾眼,有的還嘖了聲,要他們別擋路。      為了避免別人誤會自己是在騷擾喝醉的女生,張析宇決定起身離開。      張析宇才邁開步伐,就有兩個男人走了過來,他們一見到蹲在地上的荏苒,便迅速交換過一記不懷好意的眼神,接著一人一邊架起荏苒往外走。      「呀!」荏苒再次發出驚呼,「你們是誰?不要碰我!走開!」      「妳喝醉了,我們帶妳去外面走走。」其中一個男人說。      張析宇雖然覺得還是別管閑事的好,但他本來就打算離開,於是默默地跟在三人身後步出夜店。      現在時間是凌晨一點,夜店門口停著一整排的計程車,等著接送酒醉的客人回家。有不少喝得不省人事的女孩,就這樣被「朋友」帶上計程車送回家,也不知道那些「朋友」是否真的是女孩的朋友,更不知道他們是否真的會送女孩回家。      張析宇注意到那兩個男人正架著荏苒往暗巷走去。      「放開我,你們是誰?」荏苒十分驚恐,但在這樣的燈紅酒綠之地,荏苒看起來就像一般喝醉的女生,沒人在意她的叫喊。      「妳喝醉了,我們要送妳回家,每次喝醉都這樣翻臉不認人,酒品很差耶。」男人口中的謊言信手拈來,反正沒人知道真假。      眼看荏苒就要落入危險,張析宇想也沒想便大喊:「你們在做什麼?」      兩個男人立刻警覺地看向他,張析宇心慌意亂地嚥了嚥口水,他並不擅長打架,所幸隨機應變的能力還算不錯。      「不是要妳在廁所外面等我?」他故意裝出熟稔的語氣。      想起方才的確是在廁所外面遇到荏苒,兩個男人互看一眼,連忙堆起笑臉:「我們是看她喝醉了,才想著帶她上來透透氣。」      「這樣啊,我剛才也打算這麼做。」張析宇竭力維持鎮定,不讓他們察覺自己的緊張,緩步走上前去。      荏苒雙眼緊盯著張析宇,儘管不認識他,但她明白這個人在幫她解圍。      「好了,我們回包廂吧,大家都在等。」張析宇不忘帶出他們尚有其他朋友這一點,好讓兩個男人知難而退。      「呿,真可惜。」兩個男人也不打算再裝了,悻悻然地返回夜店,找尋下一個獵物。      張析宇鬆了一口氣,回頭望去,只見荏苒正抬頭仰望天空。      和永平不同,這裡因為光害嚴重,所以幾乎看不見星星,天空看起來像是黑色的,還有白色的雲朵和黃色的月亮鑲嵌其上。      環顧四周,街邊的各式建築物形形色色,和永平永遠方正如白色豆腐的制式建築截然不同,她仔細打量附近的行人,他們大都和她一樣有著黑色的頭髮與黑色的眼珠,而且每個人身上的衣服都不一樣,什麼顏色款式都有,有些甚至露出了大片肌膚,這在永平簡直難以想像。      「妳還好嗎?」張析宇站在荏苒身後,再次為她怪異的裝扮感到驚訝,這一身白是幹麼?而且穿得這麼密不通風,她真的不熱嗎?      「現在是西元幾年?」荏苒轉過頭,注視著方才拯救她的張析宇。      直到此刻,就著路燈,張析宇才看清楚她的模樣,水汪汪的眼睛與長長的睫毛,即便脂粉未施,臉頰泛起的自然紅暈與唇色卻都美得像是經過濾鏡修飾。      他頓時喪失了說話的能力。      「我說現在是西元幾年?」注意到張析宇一臉呆滯,荏苒按了一下手腕上的手環,「難道語言不同嗎?但是剛才明明都聽得懂啊,而且文妲已經幫我調整成通用語言了……」      「妳、妳還好嗎?」張析宇吞吞吐吐道。      「啊,太好了,語言是通的!」她眉毛一揚,「現在是西元幾年?」      「二○二○年。妳是不是喝醉了?還是身體哪裡不舒服?」張析宇看著這個美麗卻又有點奇怪的女孩,「啊,對了,剛剛那些人有沒有對妳怎樣?」      「剛剛那些人要做什麼?」      「還能做什麼?」張析宇傻眼,「女生要懂得好好保護自己啊。」      荏苒快速回想課堂上所學過的人類犯罪歷史,猛地理解了剛才自己可能會遭遇到什麼事。      她不由得打量起眼前的張析宇,看起來沒有特別強壯,卻願意為自己挺身而出。      這在永平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除了永平不會出現犯罪行為外,永平人也不會主動幫助別人,在永平人的觀念裡,每件事都該要自行處理好。      「謝謝你幫了我,你好勇敢。」所以荏苒誠摯地道謝。      「喔,不會啦,這又沒什麼。」被這樣鄭重其事地感謝,反倒是張析宇不好意思了。「那妳記得自己之前在哪個包廂嗎?」      「包廂?那是什麼?」荏苒疑惑地歪著頭。她自認對於西元時期的文化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畢竟在所有學科裡,她總是能在古文明課拿下最高分。      可是此刻,她卻不明白「包廂」是什麼。      見荏苒一臉茫然,張析宇便建議:「還是妳要不要打電話跟妳朋友說妳在外面,請他們過來找妳?不然這麼晚了,一個女孩子待在這裡很危險。」      「『危險』是指會危及生命嗎?」荏苒在課堂上學過這個詞語,她運用當時所學到的解釋去理解張析宇的話。      「不一定會到那種程度啦,就是……」張析宇指了指路邊那些不時看過來的年輕男人,以為這樣荏苒就會理解,但她依然不明所以。張析宇忍不住說:「妳是哪裡來的仙女嗎?」      雖然她的外型是像仙女沒錯,但這句話裡的仙女其實帶有貶意。      「不是,我來自永平。」荏苒老實說,她沒有說謊的概念,況且文妲也沒囑咐她要隱瞞自己的來歷。      「永平?安平?永和?」張析宇面露茫然,「看樣子妳喝得很醉啊。」      「『醉』是什麼意思,你一直提到這個字。」      「唉,真的醉得不輕。」張析宇搖頭。有些人醉後看似清醒,但講出來的話卻前言不對後語。      「這裡是哪裡?」荏苒又問。      「這裡是信義區。」張析宇皺眉,「妳要不要打電話跟妳朋友說妳在這裡?」      「電話?你是指那種可以通話的機器?」荏苒在課堂上學過,卻從未親眼見過,「我沒有那種東西。」      「那妳記得朋友的手機號碼嗎?我手機借妳打過去。」張析宇從口袋掏出手機遞給她。      荏苒眼睛一亮,興奮地將手機放在掌心中仔細端詳,臉上寫滿好奇,卻不知道如何使用。      張析宇替她叫出手機上的數字鍵盤頁面,「輸入妳朋友的手機號碼吧。」      「我沒有朋友。」至少在西元時期沒有,荏苒把手機還他,「信義區位於臺灣臺北,而臺灣是位在亞洲東部、太平洋西北側的島嶼,地處琉球群島與菲律賓群島之間……」      「等等,妳是地理老師?」張析宇打斷她。      「我不是地理老師,我的名字是荏苒。」她瞄向一個醉倒在路邊的女生,「為什麼那個女生要在那裡睡覺?」      「她喝醉了。」張析宇一邊想著「荏苒」這是什麼怪名字,一邊解釋,「女生一個人醉倒在路邊,很容易被其他人揩油。我說的危險就是這個意思。」      揩油又是什麼意思?荏苒有些頭痛,怎麼西元的用詞這麼難啊?      「就類似那樣,妳看。」張析宇略微壓低聲音,指向不遠處,一個男人摟著一個意識不清的女人正要坐上一輛計程車。      每個永平人在年滿十八歲,即將離開第二大陸之前,生命機構將抽取其精子或卵子,藉此配育出新生命。永平人不再需要親自經歷生育的過程,但這不代表永平人不懂得男歡女愛,只是他們已經不再注重性慾的歡愉。      荏苒能猜到那兩人要去做什麼,淡淡地說:「他們就要去生孩子了,對吧?」      「噗——」要是張析宇嘴裡有水,一定噴得她全身都是,他乾笑道:「不、不是,也不能說不是,他們確實可能會去……但目的不是為了生孩子,他們最不想的就是有了孩子吧。」      「那你願意跟我生孩子嗎?」      荏苒這句話差點讓張析宇下巴掉下來,他眼中充滿驚恐。      「啊,不行,我必須先確認一下……」荏苒沒注意到張析宇的反應,她低頭看向左手腕上的手環。在搭上時光機前,文妲把這個外型像是手錶的特製手環套在荏苒手上,並交代她絕對不能離身。      荏苒輕點了下光滑的黑色方形面板,鏡面浮出一根細細的銀針,倏地朝張析宇飛去,張析宇甚至感覺不到有東西刺入他的脖子,沾有血液的銀針已飛回方形面板,沒入其中。      很快地,面板上顯示出一串分析數據。      張析宇的基因完善程度僅有百分之八十二,這數據只能算是差強人意,他身體雖然健康,但生下帶有隱性疾病基因後代的機率為百分之五。在永平人的標準裡,連百分之零點一的機率都不能有,何況是百分之五?      「你不是可以跟我生小孩的人。」荏苒失望地看著他。      「等一下,妳到底在說什麼?我有答應要跟妳生小孩嗎?」被莫名其妙打槍,張析宇頗為不悅,要是剛剛那些話是男生對女生說的,那還不被扭送警局?      但荏苒根本沒在聽他說話。      即便再熱愛西元時期,荏苒更希望永平人能長久地永續生存,所以她要用最快的速度找到最優良的基因生下孩子,然後返回四千年後的未來,到時候文妲應該就會派時光機來接她回去。      荏苒再次輕觸方形面板,這次沒有銀針浮出,面板只是微微亮起,她舉起手環靠近唇邊,低聲說:「抵達西元二○二○年第一天,有意識時,我發現自己身處在一處吵鬧的密閉空間,遇見的第一個男人基因不夠優秀,同時也注意到西元二○二○年的用語和課堂上所學有些許差異。」      文妲要荏苒在來到西元後,必須透過手環將每天發生的事情記錄下來,多細微的小事都行,以便日後回到永平時進行資料分析。      儘管張析宇不懂荏苒在幹麼,卻也聽出她嫌棄自己基因不好,頓時覺得自己碰上了神經病。      「好心被雷親。」他決定不再理會這個奇怪的女孩,本想直接搭計程車離開,手機鈴聲卻在此刻響起。      「張析宇,我都還沒看見你,你就跑了?」電話那頭是李聿融,從嘈雜的背景音判斷,他應該還在夜店。      「我要先走了,學校見。」      「等等,我也想溜了,你如果還在附近,就等我一下。」      「你為何要……啊!」張析宇瞥見荏苒驀地往前方路口奔去,低呼了一聲。      「怎麼了?」李聿融走出包廂,不顧薛姍姍的再三挽留。      「沒什麼,那我在便利商店前等你。」張析宇掛掉電話後,已經看不見荏苒的身影了。

作者資料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秋的貓》、《這個寒冬不下雪》、《青春副作用》、《微光的翅膀》、《黑夜裡的螢光》、《人魚不哭》、《閣樓裡的仙杜瑞拉》、《湖岸邊的黑天鵝》、《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我想聽見你的聲音》、《最親愛的我們》、《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未凋零》、《世界唯一的花》、《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小羊不會唱情歌》、《我在昨天等你》、《當風止息時》、《無盡之境》。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相關著作:《小羊不會唱情歌》《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世界唯一的花》《戀愛本就是場病》《未凋零》《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最親愛的我們》《無盡之境03(完)抉擇》《我想聽見你的聲音》《無盡之境02追尋》《無盡之境01長生》《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很久很久以前》《湖岸邊的黑天鵝》《閣樓裡的仙杜瑞拉》《當風止息時05忘卻的思念(完)》《當風止息時04被扼殺的真相》《人魚不哭》《她們》《黑夜裡的螢光》《當風止息時03窺視者》《當風止息時02亡靈的筆記本》《微光的翅膀》《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L夾珍藏版)》《青春副作用》《戀之四季:春夏秋冬系列番外合輯》《這個寒冬不下雪》《秋的貓》《總會有一天》《第二次初戀》

基本資料

作者:Misa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20-02-04 ISBN:9789869807166 城邦書號:3PL12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