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升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無稽的神話—歷史的另一面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無稽的神話—歷史的另一面

  • 作者:米高貓
  • 出版社:布克文化
  • 出版日期:2020-01-07
  • 定價:399元
  • 優惠價:79折 315元
  • 書虫VIP價:31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99元

內容簡介

一段燒焦牛骨、一塊青磚、 一隻女繡鞋如何還牽出一段往事, 織就一曲神話? 且說那無稽山無稽崖外一個名為福氏村的荒村裡, 一個放牛娃,又會遇上什麼事,給這村子帶來什麼變化? 而那牛魔王與孫悟空既是拜把兄弟,又和放牛娃有啥關係? 列位看官,欲知後事如何…… ———|凡例|——— 此書當有四看四不看: 一、子曰:食色性也,欲者,人之本也,未成年者,可看可不看。 二、書不可盡言,筆不可盡勢,性急躁者而無悟性者,可看可不看。 三、怪誕離奇,文不加點,老學究者,酸腐迂人,可看不可看。 四、魑魅魍魎,妖魔精怪,淫作情語,情作淫語,意在警醒世人,潔癖者可看可不看。 ———|引子|——— 詞曰: 香奩夢,好在風流無數。人間俯仰今古。冷雨幽窗話淒涼,幽恨不埋黃土。相思樹,流年度,無端又被西風誤。蘭舟少住。怕載酒重來,紅衣半落,不知今朝何處。 念一首《摸魚兒》,說一段故舊閑話。 話說也不知是何太平年月之時,萬物滋生,承順承天,真龍下界,四海昇平,海疆一統。此事便從江陵府泗州城說起,因此地離京千里,偏安一隅。地接淮陰,物華天寶,岸芷汀蘭,雜花生樹,市井繁華,人丁迥異,行商坐賈環伺,往來市者不絕。 因魚龍混雜,自不似天子腳下規整,法度綱紀,日漸廢弛,奢靡之風日盛。泗州城獄有淮人劉還,係獄中給事。終日裏閑來無事,或四處閑逛,或與獄中熟犯閑話家常。獄中府衙素日裏收了銀子好辦事,兼泗州獄中多為家長里短、小偷小摸之事,無甚要犯,因此對獄中諸犯日常行事多是睜隻眼閉隻眼。 這日,劉還暗中拔掣獄中友人王翁出獄,共詣酒家閑話。此時,細雪如鹽,二人在泗州城中找了一處打尖住客的臨街老鋪戶,字號原味齋,一邊溫酒閑話,一邊賞窗外雪景。 那原味齋生意興隆,掌櫃的在裏,跑堂的在外,忙忙呵呵,張張羅羅,腳下甚得辛苦。適值飯口,二人無甚閑事,慢起徐端,滋味十足地品著酒。 正酒酣耳熱之際,忽聽樓下吵嚷四起,不多時,便有人一邊急急拍門一邊叫道「王翁安在?」劉還起身,卻瞧見門口站了一位寬頭大耳的員外和一位徐娘婦人。 二人鞋上泥水淋漓,身後數僕也是如此,顯是星夜趕路至此。問其緣故,那員外道:「家有小女,為精魅所擾,連請數名僧道,皆祛之不去。昨夜那精魅藉小女之口云:『某只畏泗州王翁耳』。故今日一路相詢,訪公至此,特此懇請王公勿憚路途遙遠,若能救得小女生全,定以千金相報。」 王翁聞言道:「吾一垂朽老翁,酒囊飯袋而已,豈有治怪之才?」那員外懇求不已,門外婦人亦是哭哭啼啼,甚是哀切。王翁知道今日自己是無法推脫,只得嘆道:「罷了。今日你且先回府去。」 那員外正待再求,卻聽王翁接道:「備甕一口,方磚一塊,血狗皮一張,熾炭以待,我隨後便來。」 列位看官,你道王翁為何有此本領? 此事原當從數十年前說起。彼時適逢王翁從鳳陽至泗州,途中遇一跛足道人,襆被而行,憊喘蹣跚。王翁見其如此,頓起惻隱之心,贈了一匹空驢與那道人行路。 道人感念王翁善舉,回贈一卷舊書,並附言:「依照此書所載法門行事,可除各等精魅魔怪,唯有一則禁忌,便是除怪之後,切勿收人酬金,一旦犯此禁忌,此法便不靈驗。」 閑話休提。話說那王翁回處所取了那卷舊書,攜了符劍直奔員外住處。入了正廳門,那員外請小姐來見。 小姐一見王翁便大驚失色,連忙掩面而逃。王翁提劍追上,大叱道:「老魅何去?」 那小姐被精魅附體,慌不擇路,只邊泣邊逃道:「何處可藏?」 員外夫婦先一日受了王翁叮囑,忙指著甕答道:「此甕可躲!」那精魅情急之下鑽入甕中,王翁用預先備下的狗皮將甕口封緊,又用青磚覆之,將甕放在炭上熾烤。 初時甕中精魅罵聲不絕,不多時,那罵聲便成了哀泣,眾人只聽甕中精怪道:「我尚有妻妹在世間,求法師憐我,日後再敢作惡,法師再收拾不遲。」 王翁厲聲問道:「爾乃何妖物?」那妖怪囁嚅羞道:「丑氏。」 王翁又問:「何謂丑氏?」那妖物忙道:「我乃千年牛骨,因牛曰丑,遂自諱丑氏。」 王翁道:「你所謂妻妹又是何精怪?」 那牛骨在甕中道:「吾妻名紅磚兒,妹名繡鞋兒,我等三人,皆是沾了俗人精血幻化而成。當日吾被主人棄在城隍廟後苑,某年庚申日,因一人踢傷腳趾,以血拭吾身,所以變幻成形,不合存心擾害某家小姐。」 牛骨精音調甚是哀切,接道:「法師若能讓我見吾妻紅磚兒、吾妹繡鞋兒,死而無憾。」 王翁停火作法,只見廳梁上伏著的兩名女子漸漸現身,便又用火收了。正是牛骨精所謂的紅磚兒和繡鞋兒。 原來那紅磚兒是趙員外家的刺梅花下古磚,因為趙千戶小女採花被花刺刺傷手,鮮血滴在磚上,才得了靈氣。那繡鞋兒卻是張員外之妻的癸水之日,被月水沾上,亦得變幻,與那牛郎假合妻妹,實非一體。 三怪在甕中哀哀哭泣,懇求王翁憐其修行不易,切勿趕盡殺絕,若能將幾人放行,自當遠離市城,自不敢近人世。王翁聽完三怪陳述,竟絲毫不為所動,反而發火愈熾,將三怪燒死在甕中。 只聽甕中哀聲不絕,復又歸於沉寂,揭開狗皮,將甕翻倒時,只見甕中掉出一段尺許的燒焦牛骨、一塊青磚、一隻女繡鞋。 此事暫且算是告於段落。但那牛骨精來頭,卻還牽出一段往事。那牛骨精自云,庚申日粘男子精血,故才有今日附體員外之女之事。 列位看官,你道為何獨云庚申日一詞?因庚申乃水生之日,天一生水,水生萬物。生生之數,在於庚申,沾人生氣,故能為怪。那牛骨精來頭不小,這一段引子往事,是為了日後敘述那一段魑魅魍魎,妖魔精怪,淫作情語,情作淫語之事。故將其留作引子,供列位看官知道這牛骨精由何而來之意。 ———|何為「無稽的神話」?|——— 牛魔王的前世今生,展現的是人類歷史的進程 何為「無稽的神話」?我記得在《紅樓夢》的開篇裡曹公曾提到過無稽崖,是否與這有關呢?書中道: 原來女媧氏煉石補天之時,於大荒山無稽崖煉成高經十二丈、方經二十四丈頑石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媧皇氏只用了三萬六千五百塊,只單單剩了一塊未用,便棄在此山青埂峰下。 這裡出現三個地名: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曹公擅把真意隱在字裡行間,此三詞諧音似分別暗指荒唐之處、無稽之談、情根所在,均為虛無縹緲之物,應屬塵世外的一處夢幻所在。 無稽崖既是女媧煉石補天處,也是神話故事的起源之所,指在一處不存在地方講述一場無稽的荒唐之言。但是在此中卻是實中有虛、虛中有實,與現實世界脫不了干係。 《無稽的神話》從開天闢地時的無稽山無稽崖的一個荒村講起,說的就是牛郎的故事。 牛郎命苦,失去雙親,靠著兄嫂度日。無奈哥哥除了幹活是個懦弱無能的老實人,嫂嫂卻是個十足的悍婦,因此牛郎每日兢兢業業做工、放牛,都也只落得住牛棚,吃冷飯剩菜。 牛郎忠厚老實、心地善良,放牛時在一個荒蕪的山坳碰到一頭受傷的老灰牛,在他的悉心照料下,老灰牛日漸恢復。後來,狠心的嫂嫂把他趕了出來,他便與老灰牛相依為命,日子也過得安適快活。後來桃花仙子下界,與他結為夫妻,過得好不幸福。 但《無稽的神話》並沒有按照慣常的套路講下去,而是把這個故事賦予了新的意義。 巨大的時空架構,老灰牛仙、妖、人的轉變,講述的是人類歷史的變遷。這本書從牛郎始,但主線卻是由牛郎撿到的那頭老灰牛串起。老灰牛仙、妖、人的轉變之路,就是我們人類認識自然、瞭解自然、駕馭自然的艱難之路,也是自然界神性消失,人們更願意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心路歷程。 1、灰牛大仙 在農耕社會,人們生活與牛息息相關,耕地拉車都要倚仗它,牛是最普遍也是最重要的存在。可牛郎無意中撿到的這頭牛,卻是來頭不小。它本是誤食仙草而位列仙班的神仙,可在天宮不脫勞作的本性,處處與玉帝一干無欲無求、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過不去,與天宮諸神格格不入,無奈玉帝只好把你打入下界。 受此劫難的灰牛大仙,在下界時被摔得奄奄一息,幸得老實憨厚的牛郎細心照料,身體恢復。灰牛大仙感受到牛郎善良憨厚的本性,與自己的喜勤勞踏實的理想甚是合拍,於是與牛郎為伴,助它一切耕種農時,又引他吃了些仙草,牛郎漸漸脫掉面黃饑瘦的模樣,長得孔武有力,是一個勞動的好把式了。 一人一牛配合默契,也攢得兩畝田產,日子過得安適舒心。牛郎眼看到了適婚年齡,可巧桃花仙子下來歷劫,打破了這一切的平衡。 桃花仙子與牛郎成婚不假,但她在天宮帶來的天蠶,為人們的生活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桃花仙子起先自己養蠶、收絲、織布,誰知販到市集上供不應求,於是聰明的她靈機一動,把自己的技術傾囊相授,女人們忙著養蠶,男人們忙著織布辦工廠,她樂得收股金。 坐在家裡就能日收鬥金,這牛郎再也不用風餐露宿日曬雨淋,守著那一畝三分地苦哈哈地過活了。牛郎得此嬌妻,又不用為生計發愁,便每日與那桃子仙子耳鬢廝磨,遊山玩水。 這樣的景況與灰牛大仙的理想相去甚遠,不免勸阻牛郎撿起農具勞作,不可忘本,牛郎卻左耳朵進右耳朵出,仍舊每日守著桃花仙子廝混。 幸得王母適時將桃花仙子召回,才斷了這場孽緣,可這下牛郎茶不思飯不想,得了相思病。灰牛大仙本是天界大仙,識得去天界之路,看牛郎這般傷心欲絕,便帶了牛郎直奔南天門,以期這夫妻二人能見上一面,徹底了結塵緣。 灰牛大仙本是戴罪之身,不便現身,便在一旁山坳後躲了起來,豈料牛郎肉體凡胎,哪經得了仙宮之氣照拂,頓時如遭萬均雷霆,當場昏死過去。守門的金甲大將出門查看,將昏死的牛郎救醒後,便一掌把他送前了地府,灰牛大仙被發現再次被送回下界接受門懲罰。 2、牛魔王 灰牛大仙躲藏在南天門外,其實早被眾神知悉,把牛郎送入地府之後,再次打灰牛大仙打下人間。這次被責罰,玉帝收去了它的內力神功,變成了一頭普通的耕牛。這次是一個女孩子救了它。這女孩家裡重男輕女,巴望生一個男孩終不得,對這個最小的女兒就更是刻薄寡恩。 可是這小女兒容貌出眾,又心地善良,前來提親的人也不少,可知她父母是個嫌貧愛富的主,全然不顧女兒的死活,只要誰給的禮金多便把她嫁給誰。 這禮金出的最多的人家是這一帶的首富,卻是一家變異的妖孽。此莫離界是一處地勢險要的偏僻之所,是天子治下不曾過多照拂的地方,於是大妖小妖皆藏於此,被妖怪纏上的人家,也會漸漸被妖化,晚上變得異形。 女孩兒嫁過去的人家,本也是人類,只怪家主貪婪,受蛇妖以利誘之,代理蛇妖經營商會,漸漸變得異類。灰牛大仙擔心救命恩人安危,它雖失了神力,但也願意時刻守護,於是樂得得了許多禮金的父母,也願意讓這頭老邁的牛隨女兒嫁過去。 女孩兒嫁過去倒也生活得幸福,就安安心心地做起了少奶奶。但這家裡卻全是些妖怪,灰牛大仙知道後,一心想救這少奶奶出去,終於趁她生產之際逮到機會,灰仙大牛駕著一輛馬車帶著她沖出了城,卻不想遭遇到了脅迫這家人的蛇妖。 為了保住少奶奶母子性命,灰牛大仙與妖為伍。蛇妖放了家主及少奶奶母子,灰牛大仙就在此洞府住了下來,但終究神仙不願與妖怪們為伍,灰牛大仙執意要走。卻不想蛇妖上司妖神想見灰牛大仙,灰牛大山只好前去。 原來妖神想攻打天宮,卻一直苦於找不到南天門,就欲請灰牛大仙引路。灰牛大仙就這樣不明不白混進妖界,妖神還將蛇妖驅逐,讓它做了那一洞府魔頭,要它招兵買馬進行操練,以迎接戰事。灰牛大仙本不懂經營之法,諸事皆交由二當家蟹精去擺弄,自己則每日修身養性,修煉法力,至此灰牛大仙變成蓋世牛魔王,墮于妖界。 天界本是斷人間善惡的,大善之人被召入天宮,大惡之人便被懲於地獄,在人間曆苦受劫,但玉帝一干神仙發現,一個大善人,當條件改變,其善也會改變,甚至比惡人更惡,而有的惡人在環境改變後,卻能更好地發揮他們的才幹,並非是天生的作惡之人,反而會變身慈善家。因此,玉帝一干覺得為人類懲惡揚善也無甚趣味,便棄天宮地府雲遊去了。 而牛魔王在妖神一干的脅返下,引著他們入駐了天宮地府。妖界控制的天宮地府,實無趣味,後一頑石修煉成精,在菩提祖下座下練成上天入地的本事,牛魔王就掇竄它搗毀天宮地府,初出牛犢的孫悟空不知天高地厚,便把天宮地獄攪了個天翻地覆,到頭來卻悶悶寡歡,明白自己不過是被人戲耍了一番,遂覺無趣,也就躲到某處去享清福了。 3、人 神、妖盡散,可牛魔王修得仙法,壽命無盡,又不願就此隱跡,於是他孤身四處閒遊,見不同之處的四時風景,訪如今沒有仙家加持的世間百態。 牛魔王在凡間行走時,絕不會以牛頭人身之原形行走,只有化成人形方會出行。且那牛魔王化作人形時,外貌也有所不同,極少用同一張臉孔示眾。 說起本書故事,得來也是巧合。這是作者一吹乘火車將往銀川考察之時,聽與他同睡在同一臥鋪包廂之中的一個中年人說的。 當時火車因途中遭遇大雨,引發泥石流,他們在同一車廂之中困了幾天幾夜。分別時,上鋪的中年人對作者說,自己便是這個故事的經歷者、見證者牛魔王。 作者雖聽見此話不以為意,但想起當日同行的種種未免生疑。如作者每每買了牛肉,想要邀他一道食用時,他總是擺擺手,生疏而禮貌地拒絕;且每當我打開手中的那包牛肉幹,從中取出牛肉食用時,他便一臉不高興地從包廂之中離去了;一路行來,並未見他食肉,且食量甚小,以他那魁梧雄壯的模樣,未免反差太大…… 《無稽的神話》,當然這不見得是真實的故事,但從悠悠的開天闢地道來,到現在沒有仙家妖眾插手的情況下,人們每個人都能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並且發明改造出許多以往不曾見過的新奇玩意,這寓示著時代的進步,也展現人們不再被愚昧梱住手腳,而是成就了現在敢於探索的精神。 過去,人們自己不努力,總是求神拜佛,自己什麼也不做,祈求天上掉陷餅。就像牛郎,老實巴交,毫無技術,卻能得神牛相助,能娶能美又能養家的嬌妻。就現實而言,這不過是癡人說夢,一個農人在耕種時偶爾得到一隻撞死在樹樁上的兔子,便日日在此守候,從此不問稼檣,這守株待兔的故事還少嗎? 現在的年輕人有的啃老,有的把希望寄託於婚姻,希望另一個人為他們帶來想要的一切,這何異於以前的求神拜佛?雖然人有著天生的惰性,但現在日新月異的社會,還是依靠著更多上進的人才蒸蒸日上。 在神靈時代,人們不知生命的來源,對萬物都存有敬仰之心,因此一草一木、一牲一畜都有可能被敬為天上神仙;當人們逐漸認識自然,有些窮凶極惡的人便利用人們對神秘事物敬仰的心理,來裝神弄鬼愚弄大眾,這就是所謂的妖魔時代;而到了科學迅速發展的今天,人們用科學弄清了許多我們以前不明白的自然現象,所以神性消失,讓我們看到什麼就能相信是什麼,不明白的我們也不會把為它披上一層神秘的色彩,而是想辦法把它弄明白。 仙、妖、人,源自於神話,但他卻是我們人類在認識自然的過程中,不斷改變的心路歷程,牛魔王從一頭神秘的耕牛成為我們身邊的一個普通的朋友,是我們不斷認識自己、改造自己、接納自己的結果。 時至今日,神話尤在,但都變得不再神秘。

作者資料

米高貓

米高貓,本名張公輔,男,2004年畢業於四川美術學院動漫設計專業。創作有大型公共藝術雕塑作品「房租是半隻鹿」、巨幅國畫系列作品「99精怪」,並著有《中國精怪文化圖集》。 2008年擔任鎮北堡西部影城總經理,2015年成功策畫舉辦了寧夏鎮北堡西部影城國際藝術節,展出國內外著名藝術家作品50多件,反應良好。 推動寧夏和銀川市公共藝術和當代藝術,並創作雕塑作品「就多吃這一塊好了」,現接管父親張賢亮創辦的鎮北堡西部影城,擔任寧夏華夏西部影視城有限公司董事長。 不僅掌管公司經營和管理,同時還創作文藝作品,有雕塑、油畫、國畫等美術作品,還有小說、網路電影、網遊設計與開發等。

基本資料

作者:米高貓 出版社:布克文化 書系:布克閱讀 出版日期:2020-01-07 ISBN:9789865405236 城邦書號:1BL035 規格:平裝 / 單色 / 49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