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湯姆.瓊斯(全譯本|上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 英國衛報百大英文書之一 . 世界十大文學小說之一毛姆評論為 . 十八世紀英國文學中最具啟蒙文學特徵的小說 . 蕭伯納認為費爾丁是除莎士比亞外,英國從中世紀至十九世紀之間最偉大的劇作家 . 菲爾丁和丹尼爾.笛福、塞繆爾.理查遜並稱為英國現代小說的三大奠基 毛姆論費爾丁的為人與文風:「他不因成功而趾高氣揚,吃點雞肉喝瓶香檳就能堅定忍受災難。他精神勃勃地面對人生的各種處境,盡情享受人生。……他的文風就像是有教養人士的談話。他跟讀者說話,對讀者敘述故事就像在餐桌旁共飲一瓶酒,對許多朋友說故事一般。」 《湯姆.瓊斯》是亨利.費爾丁的代表作,小說結構的精巧和周密都令人驚嘆,十九世紀的浪漫主義和現實主義兩大流派的作家無不對其推崇備至。 全書共十八卷,規模宏偉,社會背景廣闊,前六卷寫十八世紀英格蘭的大農莊,中間六卷寫由農莊到大都會倫敦,最後六卷寫倫敦。 菲爾丁描述了地主、貴族、僕役、士兵等各個社會階層人物的現況,透過不同階層人物的言行舉止和思想感情,描繪了當時英國社會的全貌,更透過書中每個人物的命運及相互關係,深刻闡述了人性,批判貴族的偽善,建立新的自然道德觀。 英格蘭鄉紳歐渥希富有、善良且心胸寬大,某天他自倫敦出差返家時,竟在床上發現了一名棄嬰;他不顧管家黛博拉和妹妹布莉姬的反對,堅持收養這名小男嬰,甚至用自己的名字湯瑪斯幫他命名。 雖然布莉姬的兒子布里菲是歐渥希家族的唯一合法繼承人,但歐渥希對湯姆疼愛有加,所以布里菲將湯姆視為爭奪家族遺產的眼中釘,對他百般刁難;布里菲更因自己想要聯姻的豪門之女蘇菲亞和湯姆情投意合,陰謀詆毀湯姆,終於使他被歐渥希趕出家門。 湯姆離開家鄉之後,他與蘇菲亞的愛情開始遭遇各種磨難,同時展開一連串傳奇的經歷;在這些際遇中,他的身世也逐漸真相大白……

目錄

導讀 這是一本時光之書(關帝丰) 第一卷 故事開始:有關棄嬰的誕生,讀者需要或合適知道的一切 第二卷 描述世間各種美滿婚姻,以及布里菲上尉與布莉姬婚後前兩年的其他事件 第三卷 記錄湯姆.瓊斯十四歲到十九歲這段期間,歐渥希家值得一提的事件;讀者或許可以從此卷得到有關子女教育的啟示 第四卷 歷時一年 第五卷 大約半年多一點的時間 第六卷 歷時大約三星期 第八卷 大約兩天時間 第九卷 前後十二小時 第十卷 接下來的十二小時 第十一卷 大約三天 第十二卷 跟前一卷同一段時期 第十三卷 歷時十二天 第十四卷 大約兩天的時間 第十五卷 接下來那二天 第十六卷 前後大約五天 第十七卷 歷時三天 第十八卷 大約六天時間

內文試閱

  上冊試讀6000字      第一卷第一章      本書序文,也可說是這場盛宴的菜單      作家不該以私人宴會的東道主或施飯濟貧的善人自居,而該客串飯館老闆:任何人只要肯花錢,就能上門光顧。大家都知道,操辦宴會或施捨飯菜時,主人家可以依個人喜好決定菜色,食客就算覺得料理品質低劣不合口味,也不能出言埋怨。相反地,基於禮貌和修養,他們還得對眼前的食物口頭讚美一番。開飯館就不是這麼回事了。花錢吃飯的大爺不管口味多麼講究、多麼獨特,都想要滿足味蕾。只要有一絲絲不滿,必定毫不留情地怪罪、斥責,甚至失控地咒罵桌上的食物。      因此,為了避免不如人意的菜色冒犯顧客,正派的飯館主人會好意提供菜單,剛進門的顧客可以稍加瀏覽,以便對餐館的料理略知一二,再決定要留下來盡情享用,或移駕更符合他們需求的餐館。      任何人只要夠機智夠聰慧,都值得我學習。所以我本著不恥下問的精神,仿效這些正派餐館老闆的做法,為這席盛宴提供一份總菜單,接下來陸續送上的每一道菜也都會有一份個別的食譜。      我這裡供應的食材只有一樣,那就是人性。我不擔心吃慣珍饈美味的明智讀者會因此吃驚、指摘或惱火。就如布里斯托郡長這樣的老饕從豐富的經驗得知,海龜除了美味的背膠與腹肉,還有其他部位可供品嘗。博學的讀者也該明白,我一言以蔽之的「人性」,其實內容五花八門、千變萬化。即使廚師已經把世上所有葷素食材全都變著花樣烹調一遍,作家恐怕還沒耗盡這個包羅萬象的題材。      味覺更為靈敏的食客或許會擔憂這道料理過於平庸粗俗,堆滿書攤的傳奇、小說、劇本和詩歌,不都是描寫這個題材?饕家如果因為某道菜肴出現在鄙陋巷弄,就認定它是尋常粗食,可能會因此錯過許多極品美饌。事實上,少有作家能刻畫出真實人性,正如普通商店裡買不到巴約納火腿和波隆那香腸。      沿用先前的比喻,重點在於作家的烹調技巧。正如波普先生所說:      真正的才華能化腐朽為神奇,能點石成金,捕捉幽微思緒。      某隻牲畜身上某些部位有幸登上公爵餐桌,其他部位卻可能際遇堪憐,或腿腳受刑似地吊掛在城裡最污穢的肉攤上。若說擺在貴族與腳夫餐桌上的肉品來自同一頭牛羊,那麼兩邊食物的差別如果不是在佐料、醬汁、裝飾與擺盤,又會是什麼?其中一邊能撩撥刺激最疲弱的食慾,另一邊則可能讓最靈敏最飢渴的舌尖厭膩走避。      同樣的道理,精神饗宴的優劣取決於作家如何妙筆生花,題材並非重點。因此,讀者如果知道我在這本書裡多麼用心遵循當代(或埃流卡巴勒斯時代)某位一流主廚提出的最高指導原則,該有多麼歡喜!講究飲食的人都知道,這位偉大廚師會先為飢腸轆轆的賓客端上尋常菜色,隨著客人肚腹漸漸填滿,他才用上精緻醬汁與香料。相同地,我在描摹人性時,會先為如飢似渴的讀者獻上鄉野村夫尋常質樸的舉止,之後再細調慢燉,添入矯揉造作與劣習惡行這類宮廷與城市慣見的高級法式與義式調味料。      藉由這些手法,相信能讓讀者讀來欲罷不能,正如適才提及的偉大廚師讓食客回味無窮。說了這麼多,我不再耽擱喜愛這份菜單的讀者享用餐點,這就呈上第一道菜供他們品嘗。      第一卷第二章      簡略描寫鄉紳歐渥希,並稍加詳盡介紹他妹妹布莉姬.歐渥希小姐      在這個國家西半部那個通稱薩默塞特郡的地方,不久前(或許如今還在)住著一位歐渥希先生。他可說是造物者和命運之神的寵兒,因為祂們似乎爭相賜予他福分與財富。      某些人會認為造物者贏了這場比賽,因為祂給了他許多禮物,而命運女神能給的禮物只有一種。不過,命運女神倒是毫不手軟地大量致贈,於是另外一些人反倒覺得光是這份大禮,就抵得過造物者給的各種祝福。他從造物者那裡獲得的賞賜包括端正的相貌、結實的體格、卓越的理解力與厚道的善心;從命運女神手中收到的,則是繼承了全郡數一數二的龐大產業。      這位先生年輕時娶了一位賢淑美麗的女子為妻,對她寵愛有加。妻子幫他生了三個孩子,可惜都在襁褓期夭折。大約就在這篇故事發生前五年,他也不幸親手埋葬了心愛的夫人。他以堅毅卓絕的男子氣概熬過喪妻的重大打擊,只是,我不得不坦誠,他聊起這件事時稍嫌荒誕不經。      有時他會說他覺得自己還是個有妻室的男人,妻子只是先一步踏上旅程,他遲早會趕上她,有朝一日兩人會在某個地方重逢,從此長相左右。有些鄰居聽見他這些深情話語,說他糊塗犯傻;另一些人說他背離上帝;更有人說他口是心非。      此時他多半退居鄉間,跟他鍾愛的妹妹一起生活。這位妹妹已經年過三十,到了一個毒舌之輩會適切定義為「老處女」的年紀。她是那種品格會受到讚美,而非容貌被稱讚的女子,也是同性口中的「好女人」,也就是女士們會想認識的那種好女人。      事實上,她一點都不以平凡的姿色為憾,因此,只要聊起美麗這個完美特質(如果可以這麼說的話),總是語帶不屑。她經常感謝上帝她沒有某某小姐的花容月貌,那位小姐可能就是因為長得漂亮,才會走上原本可以避開的歧途。      布莉姬小姐(這就是她的名字)判斷正確,女人的嬌媚可說是陷阱,對自己和他人都構成危險。所以她舉手投足格外嚴謹審慎,隨時隨地保持警戒,彷彿為全天下女人張設的陷阱都圍繞在她身旁。      讀者聽來或許不可思議,但我發現,這種行為上的戒備,就像訓練有素的民兵,總是主動選擇最安全的地方執勤。它經常卑劣又懦弱地拋棄那些令男人痴心迷戀、神魂顛倒,想方設法追求的美人兒;亦步亦趨跟隨那些男士們敬而遠之、永遠不敢(想必是自知成功無望)一親芳澤的高尚女子。      讀者啊,我們踏上這段旅程之前,我想我應該話說前頭。在這段故事過程中,只要我覺得時機恰當,就會偏離正題。至於何謂恰當時機,相信我的判斷力比任何可鄙的書評家更中肯。      所以我必須請那些好發議論之輩少管閒事,少來干涉與他們無關的事務或作品。除非他們展現出書評家應有的權威,否則我不願接受他們的裁決。      第一卷第三章      歐渥希返家後遇見的怪事;黛博拉.威爾金女士的合宜舉止;她對私生子的適切非議      我在前一章向讀者透露,歐渥希繼承了一大筆遺產,心地仁慈、沒有妻小。毫無疑問地多數人會據此斷定他為人正直,不賒欠、不貪取、善於理家,常熱情招待左右鄰居用餐,再把餐桌上的殘羹剩肴施捨窮人(指寧可乞討不願工作的人);並且捐資興建醫院,死時留下巨額財富。      真實的情況是,他的確做了不少那些事。不過,如果他沒多做點別的,我就會把他的功績留給他自己,記錄在那家醫院大門上方的漂亮石板。這篇故事裡的主題要比那些精彩得多,否則我寫這本浩浩巨著豈不浪費時間。還有你,我聰慧的朋友,不如去讀幾頁某些詼諧作家戲稱為「英國歷史」的書籍,一樣裨益身心,樂趣無窮。      歐渥希在倫敦停留了三個月處理某些事。他處理什麼事,我不得而知,可是多年來他不曾離家超過一個月,這回在倫敦待這麼久,想必有些要務。那天他很晚才回到家,跟妹妹吃過簡單晚餐,就累得回房歇息了。      他跪在床邊禱告片刻(他不曾為了任何原因中斷這個習慣),準備上床睡覺,掀開被褥,震驚地看見床上有個嬰兒,身上裹著粗布,睡得又香又甜。      他怔怔呆立原地。不過,他的慈悲心總是占上風,馬上對眼前這個小可憐生起憐愛之心。他一面搖鈴要家裡的年長女管家立刻起身過來,一面打量可愛的小嬰兒,痴痴看著那張熟睡小臉蛋紅潤無邪的光彩。      他看得太入神,沒發現女僕進來時自己身上只穿著襯衣。女僕其實已經給了主人充分時間整裝,因為基於對主人的尊重,以及禮儀上的考量,雖然僕人來喊她時急如星火,彷彿主人中風或突發急症性命垂危,她依然花了好幾分鐘在鏡子前整理頭髮。      想當然耳,一個在禮法方面自律甚嚴的人,看到別人在這方面稍有疏失,難免驚惶失措。她一推開門,看見主人手拿蠟燭穿著睡衣站在床邊,嚇得花容失色,連連後退,幾乎就要暈倒在地。幸虧歐渥希意識到自己衣裝不整,要她在門外稍候,這才結束她這場驚嚇。他趕緊披上外衣,以免衝擊黛博拉純潔的雙眼。畢竟她雖然五十二歲了,卻信誓旦旦地宣稱自己不曾見過沒穿外衣的男人。      尖酸刻薄的低俗之輩或許會嘲笑她的大驚小怪,然而,我更嚴肅的讀者如果考量到當時已經夜深人靜,她從睡夢中被叫醒,驚見主人衣衫不整,肯定會高度認同並讚許她的做法。除非讀者覺得女人活到這把年紀,舉止應該更為穩重,因而減損對她的賞識。      黛博拉重新進房後,聽主人說起小嬰兒的事,震驚的程度比歐渥希有過之而無不及。她拉高嗓門、表情驚恐地叫嚷,「我的好老爺!這可怎麼辦呀?」歐渥希答道,這天晚上小嬰兒由她照顧,等天亮他會派人找個保姆。      「好的,老爺。」她說,「我希望老爺發張拘捕令,叫人把生下這孩子的賤貨抓起來,她一定就住在附近。我要看著她進感化院,被人綁在板車後面抽鞭子。懲罰這種壞胚子娼婦,再嚴格都不為過。竟然厚著臉皮這樣誣賴您,肯定不是初犯。」      歐渥希答,「誣賴我!我不認為她有這種念頭。我猜她只是用這種辦法給孩子找個好人家。說實在話,我很慶幸她沒做更糟的事。」      黛博拉嚷嚷道,「這個婊子把自己犯錯的惡果丟在好人家,還有什麼比這更糟。老爺,您雖然知道自己的清白,可是人言可畏,有太多正直男人當了冤大頭,變成別人孩子的爸爸。如果老爺收養這個孩子,更沒人相信您了。再者,老爺又何必一肩挑起教區該負的責任?至於我,如果這是正經人家的孩子,那就另當別論,否則我碰都不想碰這些私生賤種,我不會把他們當人看。呸!臭死了!沒有一丁點基督徒的味道。要我說,不如把他放進籃子裡,拿去放在教區委員家門口。今晚天氣不錯,風雨都不大,只要包得密實點,放在保暖的籃子裡,八成能活到天亮,然後被人發現。萬一撐不過去,我們也盡了人事,不需要負責。再說,這樣的小傢伙倒不如趁不懂事的時候死掉算了,免得長大後步上他生母的後塵,這種孩子反正不會有出息的。」      歐渥希如果用心在聽,剛才這番話恐怕有好些地方會惹惱他。可是此時他的手指頭被孩子抓住,孩子輕柔的抓握彷彿在向他求助,黛博拉的巧舌就算功力再增強十倍,也輸給孩子的一隻小手。歐渥希以不容商榷的口吻指示黛博拉把孩子帶回房間照顧,再找個女僕幫孩子做點流質食物,他醒了才有得吃。      他還命令她明天一早幫孩子準備些合適衣裳,等孩子睡醒,就抱過來給他。黛博拉擅長察言觀色,非常尊重這位格外器重她的主人,這時聽見主人堅決的語氣,滿腹牢騷都拋到腦後。她抱起孩子,沒有露出一丁點對私生子的嫌惡表情,滿口稱讚這孩子長得真可愛,轉身回房。      歐渥希飢渴的善心充分得到滿足,懷著愉快的心情酣睡一夜。這種睡眠可能比享用過任何豐盛大餐後的睡眠更舒暢,如果我知道上哪兒可以滿足這種胃口,一定會多費點精神為讀者通風報信。      第一卷第四章      讀者在某段敘述中性命堪憂,僥倖逃過一劫;布莉姬小姐大人大量放下身段      哥德式建築之中,再也找不到比歐渥希的宅邸更雄偉的了。那房子有一種令人肅然起敬的氣派,足以與最優美的希臘建築並列。屋子外觀有多麼尊貴,內部就有多麼寬敞。      這棟房子坐落在山丘東南側,位置比較接近山腳,遠離山巔。這麼一來,屋後東北方那片順著山坡向上延伸將近八百公尺的老橡樹林正好成了天然屏障。所幸屋子地勢夠高,還能俯瞰底下山谷最迷人的景色。      樹林之中有一片青翠草地,緩緩斜向屋子。草地最高處附近湧出豐沛清泉,從冷杉叢下的岩壁間汩汩流出,形成一道約莫十公尺高、終年不斷的瀑布。瀑布並非沿著規律石階湍流下來,而是像道天然水瀑,從高處越過青苔裂石傾瀉而下,直達岩壁底部,再順著卵石河道潺潺流淌,沿途穿插許多小水瀑,終於匯入山腳下的湖泊。      湖泊約在屋子南側往下四百公尺處,屋子正面的每一個房間都能看得見。周遭是一片秀麗平原,上面星羅棋布點綴著山毛櫸與榆樹林,綿羊悠閒地覓食其間。一條小溪從湖泊流出,蜿蜒穿過目不暇給的牧草地與雜樹林,到了幾公里外,將波光瀲灩的溪水送入大海,那片大海和更遠處的島嶼便是這幅佳景的終點。      這處山谷右側開展出另一處規模較小的谷地,幾個小村莊點綴其間。盡頭處是古老修道院廢墟的尖塔和一部分尚稱完整的建築正面,已經爬滿藤蔓。      屋子左側則是一座異常奇秀的公園,公園地面高低起伏,裡面巧妙鋪排了千奇百怪的丘陵、草地、樹林與溪流等美景,多半出於大自然的手筆,少有人工雕琢。公園另一頭地勢漸漸拔高,最後形成一座攲秀削的高山,山頂沒入雲端。      時值五月中,清晨時光格外恬靜,歐渥希走上陽台,晨光一點一滴為他揭露我剛才描述的那幅美景。數道曙光射向蔚藍天空,有如壯盛隊伍的先驅,然後朝陽以君臨天下的氣勢冉冉升空,揮灑出澄金耀亮的光芒。若說卑微塵世中有任何物體能比太陽更為輝煌,那就非歐渥希莫屬。他滿懷仁善,總是思索著該如何照料他的人類同胞,以便榮耀他的造物主。      讀者啊,請小心提防。我如此魯莽地帶領各位攀登有如歐渥希這般崇高的山嶺,卻不知道怎麼安全送你下山。總之,我們姑且冒險一起往下滑吧,因為布莉姬已經搖了鈴,喚哥哥去共進早餐。我必須奉陪,如果你願意,也歡迎加入。      兄妹倆照例互相問候寒暄幾句,熱茶也倒好了。歐渥希命人召喚黛博拉,順道告訴妹妹他要送她一份禮物。布莉姬向哥哥道謝,八成以為即將收到禮服或首飾之類的物品。確實沒錯,歐渥希經常送妹妹這類禮物,她為了迎合哥哥,也花了不少時間打扮自己。我說「迎合哥哥」,因為她聊起衣裳總是充滿不屑,也鄙視那些在衣著上下足工夫的小姐。      但如果她期待的是衣裳或首飾,卻看到黛博拉奉老爺命令送來一個小嬰兒,該有多麼失望?眾所周知,過度驚訝時通常啞口無言,布莉姬此刻的反應正是如此。歐渥希於是告訴她事情經過。那些事讀者已經知道了,我不再重述。      布莉姬向來看重女士們所謂的貞潔,如果她自己也有這種強烈特質,如今遇上這種事,旁人(特別__是黛博拉)不免預期她會大張撻伐,會主張立刻將那孩子送走,像趕走某種有害動物。相反地,這回她卻展現溫柔敦厚的一面,對那無助的小傢伙生起憐憫心,也讚揚哥哥的慈悲。      如果我告訴讀者,歐渥希剛才已經向妹妹表明他決心收養這孩子,要將他視如己出。那麼讀者或許會猜想,布莉姬的反應想必是為了討好哥哥,因為坦白說,她凡事順從哥哥,幾乎不曾違逆過他。當然,偶爾她會發發牢騷,比如埋怨男人冥頑不靈,一意孤行,真希望自己有獨立財產云云。但她說這些話都壓低嗓門,頂多只能算是喃喃自語。      她對孩子溫柔有加,卻盡情數落那身分成謎的可憐母親,罵她是無恥娼婦、淫蕩女子、大膽騷貨、輕佻賤人、下流婊子,還有其他種種正經女人用來痛斥那些讓全天下女性蒙羞的壞女人的字眼。      他們開始討論該怎麼找出那個始作俑者。第一波檢視對象就是家裡的女僕,但黛博拉一一為她們澄清,理由再明顯不過:那些都是她親自挑選來的,而且再也找不到比她們更粗鄙的丫頭了。      下一步就是過濾教區裡的眾女子,這件事全權委託黛博拉,由她使出渾身解數去調查打聽,當天下午回報結果。      事情說定了,歐渥希循例去了他的書房,把孩子交給妹妹照料。布莉姬聽從哥哥指示,接下這個任務。

延伸內容

【推薦序】
◎文/闕帝丰(逢甲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助理教授)   費爾丁透過描述瓊斯和歐渥希的人生經歷,讓讀者們看到十八世紀英國對於男性在少年、中年以及老年等不同人生階段時的想像以及期待為何,讀者也可以發現十八世紀男性在上述三個人生階段所可能面對的挑戰,以及三階段彼此間的延續性為何。   因此,《湯姆.瓊斯》並非只是一本在描述年輕男子如何成為男性典型的小說,而是一本以縮時方式寫成的「男性全時光之書」。

作者資料

亨利.費爾丁(Henry Fielding)

十八世紀最傑出的英國小說家、戲劇家,作品以幽默和諷刺風格著稱。 費爾丁出生於英格蘭薩默塞特郡的貴族家庭,青少年時間在著名的伊頓公學接受教育。 1728年,菲爾丁寫了一齣劇本《戴上多副面具的愛》,演出相當成功。之後他前往荷蘭萊頓大學,研習法律,但後來因他父親不再資助他金錢,隔年他不得不中斷學業回到英國。返回英國後,他寫了多部劇本,多為鬧劇或喜劇,像是《劫中劫》、《悲劇中的悲劇,大拇指湯姆的生與死》、《1736年歷史紀事》等等。 1742年,他的第一本小說《約瑟夫.安德魯斯》出版不久後,他的妻子夏綠蒂就因病去世,之後他委靡不振好幾年,沒有寫出重要之作。四年後,費爾丁迎娶他的女侍瑪麗.丹尼爾,生活逐漸恢復正常。 1748年,費爾丁因好友喬治.里特頓的舉薦去擔任西敏寺治安法官,不久後被選為地方法庭主席。 1749年,出版最著名的《湯姆.瓊斯》,此時他的健康開始每況愈下,但仍持續寫作,像是《晚近盜賊為患的原因之調查》,這部小說據說有助於酒類法案的通過;1752出版《艾米莉亞》,則是以他的亡妻夏綠蒂為藍本塑造;另外還有《為莎米拉.安德魯女士的辯解》、《大偉人喬納森.菲爾德傳》等數本小說,以及1755年出版的遊記《里斯本航海日記》。 相關著作:《湯姆.瓊斯(全譯本|下冊)》

基本資料

作者:亨利.費爾丁(Henry Fielding) 譯者:陳錦慧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商周經典名著 出版日期:2019-11-14 ISBN:9789864777389 城邦書號:BU6063 規格:平裝 / 單色 / 496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