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主廚的菜單(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主廚的菜單(下)

  • 作者:程雪森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9-07-30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新書最強檔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PTT BB-LOVE板激推!耽美新星作家程雪森 一鳴驚人之作 《春夜百景》浪漫系繪師飄緹亞 跨刀繪製曖昧唯美書封 ————————————————————— 心機BOY老司機 ╳ 禁慾系悶騷主廚 最活色生香的美味饗宴,等你開動♥ ★ 實體書獨家收錄萬字甜蜜番外〈休假一日〉、〈家族攻略〉★ ┌—————————————————————┐ 當美食送上門,標準守則就是吃乾抹淨—— 只要是你的,我統統都會吞下去>/////< └—————————————————————┘ 「程瑜,我能喜歡你嗎?」 程瑜覺得,自己正面臨著此生最大的貞操危機。 他並非沒有意識到林蒼璿各種有意無意的撩撥,只是他原以為自己能把持得很好,想不到卻還是栽了。 又是一次酒後的夜裡,但這回醉的是林蒼璿,不是程瑜。出於佛心來著,程瑜像撿屍一般把人扛回家,結果打量著林蒼璿纖長的手指、白瓷似的肌膚、毫無贅肉的緊實下腹,他頓時只想仰天長號,男人果然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 而在兩人交纏的吐息之間,他聽見了林蒼璿的告白。 可是程瑜告訴自己,他和林蒼璿可以當朋友,也只可以當朋友。林蒼璿是優秀的美食評論員,總能夠在品嘗他的菜色後給予可靠意見,也唯有在林蒼璿面前,他才會不自覺地吐露脆弱,然而這一切或許都只是一場短暫的暈眩,很快就會清醒—— 不過誰來告訴他,為什麼他只是送個午餐便當給林蒼璿,也能莫名被這個人面獸心的傢伙給用寢技壓制!? 「我今天好累,需要一點安慰,一點點就好。」 「沒空!」 「不然看一下你穿制服也行!拜託!」

內文試閱

  這幾日的Bachique完全是煉獄,凶猛的三頭獵犬沒日沒夜地荼毒操勞過度的亡魂們。      程瑜指著牆上的日曆說,距離競賽只剩一個半月的準備期,希望各位扛得起,隨即展開毫無人性的訓練。連著幾天下來,廚房團隊幾乎都吃不消了,人人期盼早點升天,卻又沒敢說喪氣話,因為他們沒時間叫苦。      連在酒吧的時候,程瑜都還提著筆,默默寫下腦海中閃過的食譜。秋香把一杯冰水推到他眼前,心疼地說:「寶貝不要太累了,休息一下嘛。」      程瑜只是應了聲,依舊沉浸在思考中。      「有擊潰敵人的拚勁是好事,人家也最喜歡認真專注的帥哥了。」秋香雙手托腮,裝可愛地說,「不過身體也要注意,別太勞碌,病倒了反而麻煩了。」      一旁的Diana把玻璃杯擦乾擦亮,距離打烊還剩十分鐘,有三位年輕的上班族依然在吧檯前滯留不去,大概是打定主意要陪「大姊姊」們玩到天荒地老,星期五的夜晚總讓人捨不得睡覺。      秋香插著腰,決定續攤吃消夜,年輕人一聽樂極了,抬高手大聲歡呼。      消夜會吃路邊攤嗎?當然不會。邱大爺為人豪氣,吃消夜的地點是隔兩條街的高檔包廂餐廳,進去沒萬把塊出不來的那種。      程瑜心想,秋香八成看中了哪個年輕人,心情好成這樣。      他原本打算收拾回家,但秋香百般阻撓,嗔怒說程瑜只要工作不要朋友,抓著他的衣袖強留。程瑜想想也算了,那間餐廳還真不是平常人能去的,乾脆順便跟著去開開眼界。      Diana把酒器清洗晾乾,三個年輕人也開始幫忙整理環境,一個拿掃把掃地,另一個拖地,一心只想縮短打掃時間。只有出錢的闊綽老大與焦頭爛額的主廚不必協助整理,兀自端坐在高腳椅上。      程瑜仍在寫筆記本,之後到了餐廳,他依舊埋頭在文字當中,一心一意研究著新菜單。      秋香拿他沒辦法,嘆了口氣,替他把夾克掛好。工作狂就是工作狂,放假還在想工作,腦袋到底有沒有裝過其他東西?      包廂隔音相當好,恣意吵鬧也不會被人聽見,牆上掛著一幅藝術畫,中間的U形餐檯有專人服務,侍應替顧客滿上一杯又一杯調酒。Diana跟一名年輕人打得火熱,在那又親又拉,而剩下兩個早就喝茫了,圍著秋香傻呼呼地問東問西,幾乎把他當女神膜拜。      而程瑜偶爾抬頭和秋香說說話,其餘時間不是想新菜單,就是研究眼前的菜色。      金色的細緻手環掛在男人的粗腕上並不搭調,秋香一隻手爬上了程瑜背後,捏著他的肩膀緩解疲勞,濃妝遮去了他充滿男子氣概的樣貌,倒是與電視上的邱雪莘有幾分相似。      秋香悄悄在程瑜耳邊低語:「喜歡這裡嗎?下次再帶你來好不好?」      程瑜早已習慣秋香黏人的舉動,他笑了笑,喝了口水,含糊地說:「我煮給你吃不是更好?」      這個回答秋香喜歡極了,心滿意足地又重回年輕賀爾蒙的環繞。      眾人喝得酒酣耳熱,只有程瑜以茶代酒,清醒得連數學公式都能背出來。秋香有意不讓他喝,大概是跟以往一樣想要有個代駕司機,順便留程瑜住一晚。程瑜回想了下,自從和齊劭交往後,他好像就沒外宿過朋友家了。      程瑜起身,走出包廂找洗手間,長廊一側是整片的落地玻璃鏡,而洗手間很不人性地在遙遠的廊末。      解決生理需求後,程瑜洗了手,盯著鏡子。他瞇起眼,拽著瀏海,心想是不是該剪個頭髮。      從鏡子裡可以看見洗手間厚重的木門,門上嵌著中世紀情調的彩繪玻璃,藍紫色玻璃另一頭的光線閃了閃,有人在門外。程瑜擦乾雙手打算離開,退了一步讓開門的人先進來。      門一開,撲面濃重的酒氣,彷彿連周遭景物也醉晃起來。程瑜蹙起眉頭,對方一把抓住了他的肩,吐出疑問:「程瑜?」      聲音太過耳熟,程瑜定睛一瞧,對上林蒼璿的灼灼目光。      林蒼璿喝多了,眼眶充著血絲,臉頰通紅,豐潤的唇像抹上了一層紅脂,勾著程瑜的肩,腳步略顯不穩。林蒼璿有些驚訝,露齒微笑:「你怎麼在這?」      程瑜被往後推回洗手間內,喝了酒的林蒼璿控制不好手勁,一味地把人往裡推,酒氣薰得程瑜脾氣上來了,不悅地說:「放手,你到底喝了多少?」      林蒼璿沒答話,逕自打開工具間的門,把程瑜推了進去。他豎起食指示意噤聲,嘴角還掛著笑,繼而把門關起。惱火的程瑜這下反而冷靜了,他雙手環胸,等著看林蒼璿想玩什麼花招。      不到兩分鐘,又有人推門而入,伴隨幾名女性的嬌笑。      這裡是男廁,怎麼會有女性?程瑜豎耳傾聽。      「是不是又想尿遁啊?」一名男子開口,接著是女子短促抽氣的尖銳笑聲,「每次都玩這招,怎麼?不陪我玩了嗎?」      聲音十分耳熟,但程瑜一時半刻無法想起是在哪聽過。男子旁邊的女子跟著附和,也像喝醉一樣,說話顛三倒四的。      「我累了。」林蒼璿回應,而女子喘了起來,哀鳴一聲,接著又吃吃笑,林蒼璿繼續說,「能回家了嗎?」      「幹麼呢?跟著我不好玩嗎?」男子不以為然,「我爸說我得好好跟你學學呢,蒼璿這麼優秀、這麼乖巧聽話,像狗一樣。你說說,你要怎麼教我?」      「是周先生太抬舉我了。」林蒼璿的嗓音聽不出情緒,如閒話家常般輕鬆,「不過,要是你不希望你家股票一夕之間市值蒸發上億,那我勸你還是讓我回家睡頓好覺,免得你沒零錢揮霍。」      程瑜想起來了,腦海中浮現周宜川那張玩世不恭的面容。他幾乎把耳朵貼在門上,險些踢翻工具間的拖把桶。      「怎麼會呢?你可是林蒼璿,我周氏企業最得力的投資顧問,最棒的操盤手。」周宜川淡淡說,與他同行的女性卻在這一刻尖叫,再轉成淫靡的喘息,「咱們舉杯慶祝天鼎集團投資失利,要不要一起玩?」      女人的急喘、笑聲、舔拭聲、水聲,男人的低吟和髒話,令程瑜已經可以模擬出香豔的場景。他躲在裡面看不見實況,仍替外頭的發情感到尷尬。      林蒼璿嘆口氣:「明天周先生找我開會,現在我連睡覺的時間都沒了。」      「開會?嘖嘖,開慶功宴還差不多。邱雪莘跟紙老虎一樣一捅就破,我爸挺驚訝事情這麼簡單就解決了,說她中看不中用,嘶—再咬我一口妳就死定了。」女人尖叫,而後討饒,怒罵聲起,周宜川惱火地說,「算了算了,媽的,別舔了,爛技術……林蒼璿,今晚的事別跟我爸說啊,我讓六叔送你回去。」      「六叔是你周三公子的人,我無福消受。」林蒼璿笑了,「放心吧,我不會告訴周先生,不過即使他知道了,也不會懲罰你的。」      周宜川狂妄地大笑,啐了句低級髒話:「是是是,反正你林蒼璿這輩子逃不出周家的手掌心了,乖乖替周家賺錢吧!」      洗手間的門被打開又甩上,張狂的笑聲逐漸遠去,接著是水龍頭打開、衣服細微的摩擦、烘手機的運轉,似乎還夾雜些許疲憊的嘆息。程瑜在狹小的工具間內默默傾聽門外的動靜,幸虧工具間還算乾淨,待著不至於太難受。      大約過了半根菸的時間,門被打開,程瑜毫無表情,林蒼璿朝他笑了笑,人也跟著擠進狹小的工具間。      程瑜一臉莫名其妙,退後讓開一點空間,工具間內雜亂無章,他想閃身出去又被一把抓牢,一不小心就往拖把木桿撞去,吃痛地抽氣。林蒼璿拉住他往自己這邊帶,手撐著隔板牆,貼著程瑜的耳朵悄悄說:「小聲點,說不定等等他又跑回來。」      林蒼璿的體溫偏高,散發出一身酒味,他的香水依舊是清冷的雪松,此時卻如麝香般濃郁的香調,被體溫蒸騰得熾熱,順著鑽入了程瑜的鼻腔。      林蒼璿低低笑了起來,用氣音問:「你怎麼在這裡?」      「來吃飯。」程瑜有點侷促,只想奪門而出,「我猜他不會回來了,要不要趁現在出去?」      「噓——小聲點。」林蒼璿豎起食指貼在唇瓣上,「再等等,別怕。」      林蒼璿呼出的氣息撩過耳廓,程瑜稍微躲開,撞上了背後疊得極高的水桶,林蒼璿又及時抓住他的手臂,兩人靠得更近,程瑜再度嗅到屬於林蒼璿的香水味,迷人且充滿誘惑性。      程瑜臉都綠了,扶著額忍無可忍地問:「為什麼我們非得在工具間聊天?」      林蒼璿笑了起來,肩膀一抖一抖:「我覺得這樣挺有情調的。」      程瑜完全可以判定,這人肯定是喝醉了。林蒼璿搖搖晃晃,連站直都有問題,一手勾著程瑜的肩、一手撐著牆,幾乎把全身重量都傾向放在肩上的那隻手,輕而易舉就能靠到程瑜身上。      程瑜不客氣地用前臂推著林蒼璿,擋出一點距離。      「我查過那個副刊記者。」林蒼璿低下身姿,嗓音略顯沙啞,「那人只不過是想用八卦替M.O.N.競賽打廣告,放心吧,那種明褒暗貶的標題,起碼證明他不敢得罪白觀森。」      天外飛來一筆把程瑜拉回現實,被說中目前最在意的事情,他蹙起眉頭深思:「我是不是太衝動了?」      「怎麼會呢。」林蒼璿低低地笑,「參加競是一個很好的宣傳機會,況且……那個叫什麼戴燦德的,事後一定會寫一篇報導替Bachique平反。如果他還想在業界混口飯吃,他就會這麼做。」      「其實我沒什麼把握。」程瑜緩緩吐出憋在胸口已久的一口氣,「但如果輸了,頂多我辭職,至少Bachique還能保留名聲……」      「你要對自己有信心。」林蒼璿舉起食指輕壓在程瑜的唇上,「我對你有信心,程主廚這麼厲害,害我胃口都被養刁了,你要負責。」      「以後叫白禮做菜給你吃。」氣氛破壞機毫不猶豫地展現真本事,程瑜拍掉林蒼璿的手,冷哼,「本人概不負責。」      「我是吃你的菜,又不是吃你本人,幹麼這麼吝嗇。」林蒼璿一邊笑一邊偷蹭程瑜肩膀,整個人都在搖晃,「M.O.N.競賽就放手去吧,別怕……其實我認識各種門路的記者,你一定不知道最近美食記者們最想寫的報導是什麼。」      程瑜疑惑地問:「是什麼?」      「李若蘭老狗變不出新把戲,你覺得這標題好嗎?」      程瑜一聽,立刻皺眉:「白禮沒必要這樣引發爭端。」      「小白有這麼聰明嗎?你也太瞧得起他了。」林蒼璿嗅著程瑜身上的氣息,手攬住腰,身子幾乎貼著人,「記者們老早就想寫了,不過礙於李若蘭的人脈……總之,我、嗯,白觀森也不是省油的燈……嗯……只要是我賞識的股號,就絕對不會失利。」      「我說……」程瑜一手推著林蒼璿的下顎、一手抓住伸入衣襬的那隻手,腦門浮現青筋,「你不要趁機吃豆腐。」      此時,洗手間的木門被不速之客推開,兩人瞬間石化,維持半推不推、半黏不黏的狀態。細高跟踩在大理石地板發出清脆的聲音,然而步伐比一般女性略重。      「程瑜?」來人開口,程瑜渾身一僵,只聽秋香繼續喊,「你在這裡嗎?」      完蛋,離席太久,秋香來尋人了!兩人一動也不敢動,林蒼璿斜瞅著程瑜。      程瑜心頭一涼。為什麼有種被抓姦的錯覺?      「奇怪?人呢?跑哪去了?」秋香的腳步聲逡巡一圈,邊走邊碎念,「程瑜?在嗎?」      偌大的洗手間裡沒有傳出回應,秋香來回踱步,依舊念個不停。      林蒼璿盯著程瑜,此人作賊心虛大氣也不敢喘,臉色有點白,活像躲老婆的出軌丈夫。他漸漸漾起不懷好意的笑容,雙手輕輕巧巧拉開衣襬,順理成章觸摸緊緻的肉體,用全身力量擁抱程瑜。      被溫熱的掌心與纖長的手指環繞,程瑜能感受到林蒼璿的心跳與體溫,酒氣混雜著誘惑的香水味。林蒼璿有如一團火,灼燙了每一處被觸摸過的肌膚。      程瑜臉色瞬間漲紅。能喊能叫能推開嗎?不行。      重點是他怕癢。      他渾身僵硬,忍得牙疼,外頭傳來斷斷續續的哼歌聲,以及瓶瓶罐罐的撞擊聲、噴灑聲、水流聲,恐怕是秋香在撲粉抹香水。補妝需要多久,程瑜沒什麼概念,只是在心裡狂吼著他媽的也太久了!太久了!      林蒼璿把手伸進衣服裡以後,只是抱著他,像睡著了一樣,唇瓣就在頸邊輕輕碰著,溼潤而柔軟,呼出的氣息撩過脖頸,惹人發癢。這種煎熬堪比即將被熱水煮死的青蛙,卡在鍋邊只想跳出去,然而外面是火焰地獄修羅場。      他上輩子到底做了什麼壞事?程瑜冷汗熱汗布滿額際,已經不知道什麼叫做崩潰了。      「嗯哼,完美。」秋香還沒有離去的意思,大概在對鏡搔首弄姿,「嗯……口紅顏色真漂亮。」      本以為秋香要走了,結果接著是自拍的快門聲。      有完沒完!      程瑜快死了,他第一次這麼後悔跟女版邱泰湘出來吃飯。      他渾身緊繃,手心都出汗了,當秋香拍到第三十幾張時,手機忽然響起,秋香接起來說了幾句,一邊說一邊邁步,推開門,腳步聲漸行漸遠,程瑜才像警報解除一樣,硬是把林蒼璿推開一段距離。      結果林蒼璿還真的睡著了,他皺著眉揉揉眼睛,臉頰一塊紅印,無辜地說:「我睡著了嗎?」      程瑜臉上赤紅,厲聲質問:「你到底喝多少?」      林蒼璿歪著腦袋:「挺多的……」      「挺多是多少?」      林蒼璿「唔」了聲,細想了一會:「大概三杯威士忌。」      程瑜忍不住想翻白眼:「你他媽酒量也太差!」      他心一橫,抓著林蒼璿的手臂強行把人拽出工具間。高檔餐廳的好處就是洗手間還附帶寬敞休息區,雖然林蒼璿細細瘦瘦,但要搬動一個成年男子也挺吃力。      程瑜把林蒼璿壓到沙發上,喘了口氣:「我幫你叫計程車,你家地址給我。」      林蒼璿掙扎起身:「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程瑜抓住他的衣領,強押回沙發:「你喝成這樣怎麼回去?」      「要不你送我。」林蒼璿偏著頭,掏出鑰匙在程瑜眼前晃,微微一笑,「不然我能怎麼回家?」      唐僧入了盤絲洞豈有逃生的機會?程瑜瞇起眼,上下打量他。      林蒼璿不滿地說:「我可不是隨隨便便……」      程瑜一把扯過鑰匙,不耐煩地說:「知道知道,我他媽的還記得這個冷知識。」      他先出了洗手間確認是否有危機存在,接著不顧林蒼璿是否醉得頭暈,抓住手臂就把對方往肩上扛。林蒼璿喊了聲痛,接著又嘻嘻地笑:「你力氣真大。」      醉鬼的言行沒有邏輯,程瑜不理他,用力一撈扛著人踏過階梯,林蒼璿用鼻腔脆弱地哼聲、喘息,接著又笑著道歉說那裡是敏感帶,輕點輕點。程瑜總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臉色比鍋底還黑。      林蒼璿的車停在地下三樓,程瑜把人扛上SUV,繫好安全帶,順勢傳了訊息給邱泰湘,假稱自己身體不舒服先搭車回家了。程瑜這才突然發現,最近他說謊的次數越來越多,全都是因為林蒼璿,真他媽藍顏禍水。      林蒼璿在副駕駛座上沉沉睡去,程瑜拍拍他的臉頰搖醒他,詢問地址,林蒼璿只嘟囔了「天母」兩字。      WTF?程瑜臉都綠了。      天母離程瑜住的地方十分遙遠,他無奈地哼氣:「我這時候上哪找捷運?搭計程車回家算你的嗎?」      林蒼璿閉著眼睛卻笑了起來,吐著幾分醉意:「我以身相許可不可以?」      「相許什麼,許給計程車司機嗎?」程瑜上了駕駛座,開出氣派的地下停車場。      車過高架,穩穩地駛過凌晨的街。      程瑜望了眼再度陷入熟睡的林蒼璿,開口詢問:「喂,林蒼璿,你家在天母哪裡?」      對方毫無動靜,只有平穩的呼吸聲。程瑜伸出單手不客氣地拍他臉頰,結果林蒼璿只是皺個眉,翻了身,又繼續沉睡。      程瑜有股衝動,想把林蒼璿棄置在路邊不管。      車子一個急轉彎往反方向行駛,程瑜改變了主意。既然唐僧去盤絲洞太危險,那不如把蜘蛛精抓來跟唐僧一起念清心咒。      其實程瑜家附近不太好停車,巷弄狹小,一個車位簡直跟漲停板股票一樣尊爵不凡。      幸虧林蒼璿命帶停車格,程瑜沒晃幾圈就找到車位,還離家不遠。      程瑜把人架進電梯,動作不算溫柔,林蒼璿還迷迷糊糊地說他家在十八樓。      去你媽的十八樓,醉成這副德性,連是不是自己家都不認得。程瑜冷哼一聲,按下四樓。      這算撿屍嗎?進門前,程瑜不知為何浮現這個想法。      他低頭盯著早就睡到昏迷的林蒼璿,漂亮的長睫輕顫,紅潤的唇微張,閃著一層薄薄光澤——是不是要做什麼都可以?      程瑜心頭一驚,連忙打消這詭異的念頭。      進門之後,程瑜環抱著林蒼璿,騰不出手開燈,於是憑印象摸索,把林蒼璿丟在了客廳的小沙發上,連鞋都沒脫。      程瑜揉了揉脖子,跪在沙發邊稍作休息,扛著一個大男人走這麼久,實在有點累。      客廳只剩下窗外一盞路燈照射,灑入一地冰冷的光,從程瑜的角度依稀可以看見林蒼璿的鼻尖、眉頭,及優美的唇瓣。沙發上的人眨了眨眼,挪動腦袋,使了會勁卻抬不起手,蒙上水霧的眼珠子轉了圈,飽含倦意。      林蒼璿驀地低笑,手指輕撫著沙發的縫線,朝程瑜沒頭沒腦地說:「哎,怎麼又是這個地方,只是好像角色調換了?」

作者資料

程雪森

即便年近初老仍自稱十八歲。 不讀書、不追劇、不看電影,因為社畜人生就是一齣磅礡的戲,所以動筆,搞笑自娛。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kyrie00123

基本資料

作者:程雪森 繪者:飄緹亞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9-07-30 ISBN:9789869755498 城邦書號:3PL11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