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少君(限量作者親簽版)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少君(限量作者親簽版)

  • 作者:芃羽
  • 出版社:春光
  • 出版日期:2019-07-30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書虫VIP價:28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70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王牌新書3本75折,閱讀首選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限量作者親簽版】 ★台灣百萬暢銷言情天后芃羽,暌違六年最新奇情力作 ★書迷最愛玄幻之戀系列「東方美人」絕妙精采外傳 ★知名人氣畫家柳宮燐親筆彩繪水墨人物插畫,氣質出眾,華麗驚豔! ★特別加贈:少君唯美竹影紙書籤兩張 她是台灣豪門貴冑的掌上明珠,嬌美動人,清麗非凡,從小錦衣玉食地長大,住在皇宮般的宅邸中,過著外界認為是頂極名媛的千金生活。這輩子的人生就如同她的名字「長孫無缺」一樣,什麼都不匱乏。 只除了一件事——她沒有智能。 他是來自北京最古老除厄師世家的少主薄敬言,俊逸風雅,眉宇出色,從一出生就展現與眾不同的氣質,天生擁有旁人難以匹敵的強大法力,是家族歷代以來最年輕的宗主,也是有史以來最強的除厄師。他的人生運籌帷幄,算無遺漏,唯獨有一件小小的困擾—— 他的手腕上自小纏著一條紅線,繫在……眼前那個胡亂啃著麵包、滿臉碎屑的女人身上。 為何與堂堂薄家宗主命運相繫的,會是一個這樣癡傻無能的女子? 兩人之間究竟有何端的前世牽扯糾葛,今生才有這樣莫名難了的因緣?

內文試閱

  楔子      豪門,深似海。      尤其是長孫家族這個豪門。      而她,是這片深海中的一顆寶貝珍珠。      打從一出生,她就像公主般被小心照料、呵護,華宇精品,錦衣玉食,她的生活是一般人最羨慕的富足豐盈,無憂無愁。      深居在這皇宮般的宅邸裡,四個女僕輪流二十四小時伺候,有一位造型師專門為她整理儀容,一位專業營養師負責為她調製健康飲食,還有專人為她按摩全身、設計肢體舒展運動。她的作息在精確的安排下正常而規律,該醒時就醒,該吃時就吃,該動時就動,該睡時就睡。      她從不必去費心想日子要怎麼過,因為總有人為她安排得妥妥當當。      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她只要安穩地當她的大小姐就行了。      因此,她整個人被保養、打理得秀麗可愛,絲緞般的黑髮始終柔亮,白皙的肌膚如奶油般嫩滑,即使一直待在豪宅中足不出戶,她的身材也保持得穠纖合度,窈窕的體態,勻稱的四肢,穿著各種名牌服飾,完完全全就是人們想像得到的那種名媛千金。      甚至,她還是個頂級的名媛千金。      不止倍受寵愛,還擁有享用不盡的榮華富貴。      她這輩子,注定什麼都不缺,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樣——      長孫無缺。      她是長孫家這一代唯一的孩子。      也是被捧在手心中長大的孩子。      父母將她命名為「無缺」,就是希望她十足圓滿,具備所有。      但諷刺的是,長孫無缺卻有個外人從不知道的最大缺憾,一個長孫家最大的痛處與祕密。      那就是……      她沒有智能。      ***      「她是個癡呆啊!」      一家著名的美式速食店內,在靠窗的角落桌旁,一個看似精明的女子向坐在她對面的男子低嚷著。      「癡呆?」那男子拿著ipad,瞪大雙眼,驚住了。      「就是低能兒嘛!」那女子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又說:「這裡有問題啦!」      「妳是說……長孫家的大小姐是個……白癡?」那男子驚呼。      「哎,差不多就那個意思了。我剛開始沒仔細看,還以為是個正常人,可是一和她面對面,才發現她不對勁,噢……真的嚇了我一大跳,就算被打扮得人模人樣的,穿戴得就像個嬌貴的千金大小姐,但她的表情……天啊,完全破功!」那女子嫌惡地搖搖頭。      「她表情怎樣?說清楚一點。」男子急忙又問。      「就兩眼無神,動不動就傻笑,好像沒腦子一樣!我不小心把熱水潑在她身上,她還傻楞楞的,嘴巴只會發出『啊啊』的聲音。」      「她不會說話?」      「不會,什麼都不會!生活起居都要人照料,難怪要找女僕二十四小時輪流看護,她一點自理能力都沒有,上廁所、吃飯、洗澡,都要靠別人。」女子誇張地比手畫腳。「明明這麼有錢,卻只能這樣活著,簡直就是折磨!折磨別人,也折磨她自己,我要是她啊,寧可不出生。」      「真的?妳說的都是真的?」那男子一臉挖到寶的表情。      「真的啦,我在那裡待了三天耶!雖然三天後我就辭職……」      「我看妳是不適任被炒了吧?」男子譏笑。      女子一臉尷尬,頓了頓,才說:「我自己也不想待下去,原本以為是一般女僕的工作,誰知道竟是去照顧一個白癡,還得餵她吃飯,幫她洗澡,像個保姆一樣時時跟在她身邊……吼,累死人。」      「真令人驚訝啊,誰想得到長孫集團唯一的掌上明珠,竟是個癡呆低能兒?!這可是天大的新聞哪!我真的要發了!」那男子興奮地不斷在他的平板電腦上敲打。      「喂喂,你可別提到我啊,進去長孫家工作的人都要簽切結書的,要是被他們知道是我爆料的,我就完蛋了!」女子緊張地提醒。      「放心,不會提到妳的,再多說一點,最好是有照片什麼的……」男子熱切地說。      「哪有照片?拍了照片我就不能活著走出來了,在長孫家工作是絕對禁止拍照的,合約裡有規定,不管是拍景物還是人物,違反者任由長孫家處置。我離職前還得被管家搜身,檢查手機和行李,確認沒留下任何資料才能離開。」女子臉色凜然。      「真可惜,如果有長孫家公主的癡呆照,肯定是頭條。」男子懊惱地敲著桌子。      「你報你的新聞,別扯上我就行了。管家警告過我,出來要鎖死嘴巴,否則絕不輕饒,要不是看在錢的份上,我也不想冒險……」      女子說著不安地左右探了一眼,正好瞥見隔壁桌坐著一名年約二十五歲,長相清磊俊俏的男子。她的目光停了一下,確定那男子正戴著耳機,低頭專注地在滑著他的智慧型手機,才把頭轉回來,面對那名男記者。      「總之,就當我什麼都沒說過。」女子再度申明。      「別擔心啦,如果妳再多說一點,我還可以付更多錢。」男記者將一張十萬元的支票放在桌面上,引誘地笑說著。      「我只知道這麼多了……」女子瞄了一眼支票,滿臉心動地搖搖頭。      「妳記得長孫家的小姐叫什麼名字嗎?」男記者問。      「我記不太清楚了……」      「那就算了,我自己去查也查得到。」男記者準備將支票收回。      女子很快地抽走那張支票,壓低聲音說:「她叫『無缺』。『長孫無缺』。」      她一說出名字,一旁的那個男子突然頓了一下,緩緩看向自己的右手腕。      「無缺?什麼都不缺的那個……『無缺』?」男記者一愣。      「是啊,很諷刺吧?她老爸希望她什麼都不缺,可偏偏她缺了腦子,頭袋空空。」女子掩嘴譏嘲。      「叫做長孫無缺啊!這名字真特別……」男記者唸著這個名字,臉上露出詭笑。      一旁那男子的嘴角也勾起一抹奇異的微笑。      「其實我是不小心聽見她媽喊她的名字的。不然,大家都叫她小姐,在那裡工作的人都得維持淡漠的態度,不能對小姐太好奇,不能討論她,更不能對她不敬。」女子繼續說。      「年齡呢?」      「太約二十四、五歲左右吧?」      「那她一直都待在家裡?從來沒出過門嗎?」      「嗯,從小到大幾乎都被藏在家中,偶而會有人來家裡幫她治療,要不就是在固定時間請法師到家中辦法會……」      「法會?」男記者一呆。      「就是那種除穢淨身的法事,長孫家常常會辦這種法會。啊,我聽說今天好像就要辦一場,前陣子所有僕傭們就開始忙碌了……之前就聽其他人說,那位大小姐常在半夜大笑或大哭,他們大概是以為長孫無缺被什麼妖魔纏身,想藉由法事讓她好起來吧。噗,好好笑,天生癡呆的人是基因有問題啦!求什麼都沒用。」女子啐笑。      「看來長孫集團為了這個千金真是傷透腦筋啊!」男記者飛快地做著筆記。      「是啊。唉,說起來她也算好命了,生在富豪之家,到死都有人會照顧她,有些這種低能兒一出生就被丟掉了咧!我還真是看不慣大家把她呵護得像什麼寶貝一樣,不需要任何努力就能享受一切;像我努力了三十多年,還得拚命賺錢才能養活一家子,這世間真是不公平啊……」女子酸言酸語地說。      「那如果是妳,妳想和她交換嗎?」男記者問。      「才不要!與其當個有錢癡呆,我寧願窮一點,但有知覺有自尊地活著。」女子很快地說。      這時,隔桌那個俊秀男子突然「哧!」地笑了一聲。      女子和男記者都愕然地轉頭看他。      「靠爆料別人的私事賺錢,也配提什麼自尊?」男子像在自言自語,可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是在諷刺。      女子臉色一變,怒瞪著他。      「一個沒良心苟活的人,比一個單純的癡呆還不如。」年輕男子抬起頭,一雙精鑠晶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女子。      「你……」女子正想怒聲斥責,可是,一對上男子的臉時,竟一時語塞。      這個男子長得真的好看極了!      一張帥氣又俊逸的臉孔,五官出色迷人,鼻挺眼亮,眉宇聰穎,極具古代文人風雅。可是,他看似文質彬彬,眼瞳卻散發著一抹令人莫名生畏的凌厲光芒。      就在她驚豔著男子的容貌時,他竟衝著她又拉開一記燦爛得足以令人窒息的漂亮笑靨,害她整個人呆住,火氣根本發不出來。      「人世太複雜,有時當個沒腦袋的人還更輕鬆些呢,可惜一般凡夫俗子都不懂。」低沉的嗓音從他口中溢出,明明字字帶刺,偏偏又非常悅耳好聽,讓人不自覺去傾聽他的聲音,忽略了他話中的挖苦意味。      「喂,小子,你在說什麼?你怎麼可以偷聽別人的談話內容?」男記者可沒被這年輕男子的俊帥臉龐迷惑,不高興地喝斥。      男子置若罔聞,調整好耳機,繼續低頭滑著他的手機。      「臭小子,我在和你說話……」      男記者拍桌站起,卻見男子頭也不抬地對著空氣輕彈一下手指,喃喃一句:「解。」      倏地,一道冰冷的氣息竄向男記者,他不自覺地打了個哆嗦,肩膀突然變得好沉重,渾身不舒服地跌坐回椅子上。      「林記者,你怎麼了?」女子愕然地問。      「我……」男記者一臉茫然,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麼了。      「你的臉色變得很差!」女子驚疑地又問。      「妳不覺得……這裡……冷氣突然變強了嗎……?」男記者開始微微戰慄。      女子被他一說,也不禁縮了一下,不解地嘀咕:「真的……剛剛還不覺得,可是突然間就變得好冷……」      男記者忍不住環視店內其他人,大家都沒事,只有他不停地發抖、反胃。      這時,他瞥見那男子彷彿在笑,心裡驀地一陣發毛。      剛才,這個男子彈了一下手之後,他就整個人不對勁了起來……      此時,男子不疾不徐、慢條斯理地收起手機,緩緩站起身。頓時,一股難以形容的氣場瞬間以他為中心,向四周幅射開來。      記者和那女子都不由得被他震住,呆呆地望著他。      明明是在鬧區中人來人往的速食店內,但他這一站,便彷彿是人群中唯一的亮點,讓所有人都在剎那間失了顏色。      黑色薄長袖T恤輕輕貼身,深灰色牛仔褲裹著長腿,男子看起來高修長,文質優雅,雖然打扮時尚,氣質卻又迥異於時下的年輕男子。      他有著某種無法言喻的懾人氣韻,內歛又剛強,儘管身形削瘦,肩背腰身線條卻顯得精實健朗,全身隱隱透著一種犀冷且無形的力量。      男記者心中打了個突,以他閱人無數的經驗,多少可以看出這個大男生絕不是個普通人。      男子轉身拎起背包,睥睨了一眼男記者肩上那團常人看不見的森然黑影,嘴角微揚,一雙精湛的眼瞳閃過一道詭芒。      「你保重。」他對著男記者說,好聽的低嗓中有著諷刺與憐憫,說罷,便悠然閒逸地走向大門。      男記者和那女子就這樣愣愣地看著他離開速食店,仍被他遺留下的氣勢震懾住,久久無法動彈。      - - -      六月的黃昏,天氣已十分炎熱,偏斜的日光餘暉照耀著行道樹的濃蔭綠葉,預告著盛夏即將來臨。      那男子走出速食店之後,在大門口站定,回首又往裡頭望了一眼,再低頭盯著自己的手腕。      在一般人眼中,他的手腕沒有任何東西,但只有他自己清楚,那裡一直圈著一條紅線。      這條紅線,從他出生就一直存在,只是,看得見,卻始終摸不到。      他一直很好奇,曾經想過要問他母親這條紅線的由來。只不過他從五歲後就放棄詢問母親任何事了,因為他比誰都清楚,他那個神經大條又膽小的母親不止法力和眼力都很遜,腦筋也不太行。      她唯一的強項就是「言力」:出口成咒,言出成願。據說,他就是被她的「言力」許願才出生的。      因此,紅線的事他就一直擱在心裡,後來更發現,除了他自己,沒人看得見這條線,就連他那位擁有強大「正陽之氣」的父親也一樣。      於是他決定靠自己查清楚這條紅線的來由,但二十年過去了,他依然沒半點頭緒,這條紅線仍舊靜靜地拴在他的手腕上,原因不明。      可是,就在剛才,當速食店裡那個女人提起了「長孫無缺」這個名字時,他突然發現紅線瞬間變得清晰,甚至還多了一段線頭!      而且線頭竟若隱若現地指向某個方位,似乎在線的另一端,繫著某種未知的東西……      或者,是繫著某個「人」?      可能嗎?      這該不會真的是條月老的紅線吧?      冥冥之中,似乎有股神奇的力量,正在將他和對方拉近。      「長孫無缺……」他嘲弄地瞇起漂亮的長眼,口中唸著這個名字,紅線線頭隱約又動了一下。      眉一挑,他嘴角輕揚,順著線頭消失的去向,舉步緩緩前行。      也許,答案真的和這個叫「長孫無缺」的女子有關。      但前提是,他要怎麼找到她?      正沉吟著,他的手機鈴聲響了,是母親的來電。      「媽,什麼事?」他邊走邊打開手機,應了一聲。      「敬言,你人在哪裡?快回來,大長老在找你……」母親焦急的聲音傳來。      「現在?可是我一時回不去。」他悠哉地說。      「為什麼?」      「我在台灣。」      「什麼?你跑到台灣去了?」母親驚呼。      「是啊。」      「你……你昨天明明只說要出去一下……怎麼……怎麼就飛去台灣了?也不事先說清楚,要是被你爸知道……」母親慌張地說。      「他知道又怎樣,我都二十五歲了。」他笑說。      「你這孩子,怎麼就不能和你爸好好相處呢?」      「我和他相處得不錯啊,我把他當朋友一樣。」      「他是你爸,不是朋友,他就是對你老把他當平輩的態度很生氣。從小啊,你就這樣,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一點都不尊重你爸……」母親開始又碎碎唸。      「媽,國際漫遊的手機費很貴,妳說重點好嗎?」他無奈地提醒。      「喔,我忘了這是國際漫遊。你啊,快回來就是了,有件棘手的案子,需要你去除厄……」母親急急打住,轉入主題。      「除厄的事,有少蓮阿姨她們在啊。」他輕哼。      「少蓮受傷了,大長老說這惡鬼很難纏。」母親壓低聲音說。      「哦?連少蓮阿姨都沒搞定?」他興味地揚了揚眉。      「是啊,所以全部的長老都趕到現場去了,大長老急著找你,怎麼辦?我要怎麼跟他們說……」      母親話聲剛落,手機裡就傳來一陣陣插播聲響。      「呵,大長老打來了,我自己跟他說就好。」他笑了笑,切斷母親的來電,接通了大長老。      「宗主!你跑到哪裡去了?」大長老蒼勁的吼聲直貫而來。      「我在台灣。」他以慣有的淡定回答。      「台灣?你……你突然跑到台灣去做什麼?」大長老愕然。      「旅遊。」      「你……你竟然沒先告知就私自行動?你不知道身為宗主,每天的行程都必須記錄安排……」大長老氣得直嚷嚷。      「大長老,現在最重要的事應該是除厄吧?」他輕聲打斷大長老的喳呼。      大長老猛然住口,懊惱地低吼:「是啊,現在得趕緊除厄,但沒人滅得了那妖鬼……」      「開視訊吧,讓我瞧瞧現場。」他低聲命令。      「透過手機你能瞧見什麼?況且現在遠水救不了近火了!」大長老氣極,但仍不自覺地聽令打開了手機視訊。      男子盯著手機螢幕。畫面中,一幢古宅的廳堂裡,桌椅已被掃得東倒西歪,看似空曠無人,不過,他很清楚看見一個陰黑的暗影正囂張地霸佔在大廳的佛桌上,齜牙裂嘴地狂笑著。      「好猖獗的一隻惡鬼!」他低哼。      「你……看見了?」大長老驚訝不已。      「拿好手機對準它,別動。」他命令著。      「可是它撲過來了——」大長老急吼。      透過螢幕,那隻惡鬼果然直撲而來,雙手亂揮著利爪。      他冷冷一笑,指尖在手機螢幕前畫個咒印,低斥一聲:「滅!」      就這麼一個字訣,瞬間,那隻惡鬼竟在半空中撕裂,立刻灰飛煙滅。      而且,它在化為虛無的剎那還一臉驚愕,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現場的陰氣消逸殆盡,但眾人一片噤聲,久久回不了神。      「好了,解決了,那麼,我可以在台灣再多待幾天了吧?」他對著手機說。      「宗主……你、你、是怎麼做到的?」大長老驚問。      「用手機啊!」      「手機……也能傳送咒力?」手機螢幕裡出現了大長老駭然的神情。      「當然。不過——只有我能。」      他自負地朝大長老一笑,接著切斷了畫面,收起手機,目光掃過四周的人群,以及穿插在人群中那些一見到他就退避竄逃的鬼影。      是的,只有他能,其他的人,絕對做不到。      因為他來自北京最古老的除厄家族,是歷代最年輕的薄家宗主,天生擁有陰陽法眼,挾著強大法力出世。他,打從呱呱墜地就注定了不凡。      他叫薄敬言。      今年二十五歲。      他是薄家有史以來最強的除厄師!

作者資料

芃羽

出生臺灣臺南縣,2004年起推出處女作《愛在春天裡飛揚》後,隨即引起讀者熱烈關注,她的筆風奇情纏綿,創意十足,引人入迷,特別擅長複雜人物以及曲折反轉愛情故事的描寫,著有「影子保鏢系列」、「尋情記系列」、「五行麒麟系列」、「北斗七星系列」、「群雄亂舞系列」、「東方美人系列」等逾八十多本作品。 相關著作:《少君》

基本資料

作者:芃羽 繪者:柳宮燐 出版社:春光 書系:奇幻愛情 出版日期:2019-07-30 ISBN:4717702096953 城邦書號:OF0060X 規格:平裝 / 單色 / 38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