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初雨茫茫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初雨茫茫

  • 作者:羅都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9-04-16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19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5元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2018 POPO華文創作大賞-愛情小說組首獎得主 ◆波瀾起伏的仙界愛情傳奇,讀者爆哭推薦的古風玄幻虐心之作! ◆全新三篇隱藏版番外-〈跳河那小事之一〉、〈跳河那小事之二〉、〈為老不尊〉,實體書獨家收錄,完美收藏! 若有一日,三界微雨不盡,那將是我與你們永別之時…… 天命書注定百世姻緣,我們雖糾纏千百年,卻終究難成眷屬。 她是水神君落,是瀟灑出名的神仙,她孤身度過數萬年,從未在意過什麼人,直到他和他出現。 麒麟青楠,原是天界蓮池中的一顆蛋,君落好心看顧三百年才平安降生,預言卻說他是凶獸,會大殺三界,她力抗眾神仙的責難,執意守護青楠,幾度因他涉險而差點喪命。 天帝之子蒼什,風流高傲,悄悄戀慕君落八千年,當她遇劫,他用半顆心救回她的命,君落深受感動,將真心交付,他們的愛情卻在一場陰謀中被摧毀…… 君落終於明白,不論人還是神仙,一旦在意了誰,注定會嘗到傷心的滋味,但在茫茫渺渺的天地間,他們是她唯一的牽掛,即便光陰倒回, 她仍會選擇為青楠懸心,為蒼什流淚…… 劇情精彩萬分,粉絲日夜追文,淚眼狂推! 「原本以為我淚腺強壯,卻在看到最後一行字突然爆哭……」 「是一邊流淚一邊臉紅看完的,還反反覆覆看了幾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完的感想QQ」 「作者文筆出色,故事也很有吸引力。」 「真慶幸能認識羅都的文字。」 「雖然已經看過了,還想再看一次。」 「作者文筆很好,人物都好有想像空間,讓我有一直看下去的動力!」 「好喜歡這本書,希望更多人能看到!」

目錄

第一章  蟠桃婚 第二章  似曾相識 第三章  盜賊 第四章  年歲 第五章  玄麒麟 第六章  半心 第七章  旋龜預言 第八章  言和 第九章  西海之謎 第十章  鳳凰涅槃 第十一章 魔 第十二章 久眠 第十三章 立威 第十四章 後事 第十五章 寄生 第十六章 情斷 第十七章 七夕喜宴 第十八章 失控  第十九章 歸去 第二十章 後記 番外一  跳河那小事之一 番外二  跳河那小事之二 番外三  為老不尊 作者碎念

內文試閱

  我掀開床帳,蒼什正倚在窗邊喝酒,他臉色微紅、眼神迷離,看樣子是醉了。      「小仙使,過來。」他向我招手,我向他走近。      「你喝多了。」      他的手撫上我的面頰、視線炙熱,我從未見過他這模樣,他輕聲道:「妳真的很像她,尤其是這頭烏黑長髮。」      蒼什說的是誰?      「我扶你上榻休息吧。」我撥去他在我臉上的手,準備攙扶他站起時被他拒絕了。      「我沒事。」蒼什醉得直不起身子、渾身軟綿,卻依然死撐著。      「你醉了。」      「我清醒的很,而且我早知妳並非母后的釀酒仙使。」      他知道我在說謊?可他怎麼不揭穿我?怎麼不將我逐出夜宸宮?      蒼什見我沒回話,繼續說:「是不是想問我為何要留一個來歷不明、滿口謊言的人在身邊?」      「……」我默認,靜待他的解釋。      「妳太像她了,即使妳行跡可疑,我也願意冒險將妳留下。」      蒼什明顯思念著某人,而我恰好與那人有幾分相似,他才會待我不同於一般仙使,這麼說來他是將我當成一解相思之苦的特效藥了,雖然不曉得他心上之人是誰,我真得感謝她,多虧了她,我這三百年才能留在夜宸宮,不過蒼什今日說出心裡話,怕是我在夜宸宮也待不久了。      蒼什趴在窗臺上,傻笑著望著我,想來是將我與他的心上人重疊了,蒼什一向奔放,我不禁燃起一絲好奇,是什麼樣的女子能迷得他神魂顛倒這麼多年?      我試著套話,可惜他答非所問,也許是醉得語無倫次,也許是故意敷衍我,後來我趁他不備下咒迷暈了他,他躺在床上,雙頰紅潤,懷中還抱著棉被,那副樣子實在很難與他平日的意氣風發聯想在一塊,我放下床帳,希望這孩子在夢裡能見到思念之人。      隔日蒼什一醒來,我便被喚到他床前,他豪邁的坐在床上,不發一語瞪著我許久,這是想給我無言的壓力嗎?我好歹也是見識過不少風雨的老神仙,這可嚇不到我。      他總算開口質問我:「妳給我下咒了?」      「哪敢呢?」我怎麼能承認。      「狡辯!我這一生從未醉倒,若非妳下咒,我豈會昏睡?」他語氣嚴厲,可我看不出他身上有怒氣。      「那我無話可說了。」      「我堂堂真龍竟被妳迷暈了,妳還敢說自己是普通的小仙使嗎?說,妳是何來歷?」      我若連迷暈一個才修煉幾萬年的小輩都做不到,這些年可真是白活了。      「你不是知道我是假冒的仙使了嗎?」      「妳潛入我夜宸宮目的為何?」      「我哪有潛入,你忘了三百年前是你硬要我留下來的。」      「別跟我繞!妳到底是誰?想幹什麼?」蒼什刻意站到我面前,想用高大的身軀再次向我施加壓力。      「總之我不會害人。」我不可自曝家門,麒麟蛋的事更是一字不能提。      蒼什的瞳孔閃現綠光,他想探視我的真身,可他修為不足,無法看透我的障眼法,聰慧的他一瞬便理解了我們實力差距之大,他緩緩走回床上再次坐下。      「妳可識得水神君落?」蒼什突如其來的一問讓我摸不著頭緒。      「識得。」      「妳們二人可有親緣關係?」      「算……有吧。」我便是君落,那也算是親緣吧。      「怪不得妳與她如此相似。」他輕笑,有種釋然的愉悅。      我現在小童的模樣其實是我年幼的樣子,自然是與成年的我相像的。      我忍不住問他:「你上回提到美人榜的時候才說想見見水神,怎麼聽你的話似乎見過她?」      蒼什向後一躺,枕著雙臂,語氣歡快:「是呀,我見過她,八千年前有一回父皇召集三界神仙商議政事,我去得晚了,不便入殿,只好待在大殿外默默聽著,那時我在一眾神仙中一眼便瞧見她,我驚艷於她的風姿綽約、水靈秀美,本打算散會後與她攀談卻找不著她,我一直想再見她一面,可她竟悄無聲息失蹤了幾千年。」      八千年前的議事會?我想起來了,我上次來天宮即是為了與會,一散會我馬上回了微風河畔,此後四處遊玩,直到三百年前為了天后的蟠桃婚才又再度來到天宮。原來蒼什當時見過我。      等等,這樣說來蒼什口中與我相似之人其實是我自己嗎?他心心念念的人是我?怎麼可能呢?我可是足以當他祖母的年歲啊。      我尚未從驚訝中恢復過來,蒼什又接著道:「三百年前,我在夜宸宮見到妳實在驚喜,我想水神年幼差不多就是妳這般,說真的,我特別期盼妳長大成人,這樣縱然我無法見到水神本人,起碼還有個容貌相仿的妳,可事與願違啊,等了三百年妳仍是這孩童模樣。」      蒼什嘆了一口氣,我卻鬆了一口氣,我要是真的變化了容貌,依蒼什縱慾的習性,我定成為他雙修的對象之一,萬分慶幸我是用女童模樣上天宮。      蒼什僅見過我一面便念念不忘,似乎對我十分欽慕,從今往後我得加倍小心,不可在他面前露出真容,否則不知又要生出什麼事端。      唉,此刻的心境實在複雜,我可沒朱華的瘋狂,對於蒼什這小輩的感情我只覺得麻煩,也替他感到婉惜。      「我不再追問妳的身分,也准妳留在夜宸宮,只要妳許諾我一件事。」蒼什坐起身子,面帶微笑但神態認真。      「莫不是想讓我幫忙你,見水神一面?」聽完蒼什的表白,這是我唯一想得到的條件。      「聰明。」      回想這三百年蒼什的種種,他處處留情、左擁右抱,我相信他對我的情感應當不深,如同孩子吵著吃糖,等吃進嘴裡就發現其實也沒那麼好吃,純粹只想感受目的得逞的痛快罷了。      麒麟蛋接收了朱華的一萬年修為,估摸不用幾年便能孵化,如果我不答應蒼什,他必不會輕易罷休,我亦徒增煩擾,麒麟蛋的事情為重,我遂應承了他。            我與蒼什達成協議,我起先還抱著一絲能免了仙使工作的希望,結果非但沒有比較輕鬆,反倒一天到晚被蒼什叫到房中,他不斷探聽有關水神的消息,連喜歡的顏色、食物、花卉都要追究到底,我有些後悔告訴他我認識水神。      有一回我被他纏得疲憊,脫口數落他僅是看上水神的外貌、何必如此執著,未料他為此發怒,訓了我一頓,當下我忽然意識到,蒼什的思慕之情或許比我想像的要深刻許多。      我之所以化作小女童,一來是一時興起,二來是採納了雨嘉的建議,以避開無謂的桃花,畢竟過去曾因幾起求親風波鬧得微風河畔烏煙瘴氣,既然蒼什因為一面之緣而喜歡我,若他見到姿色更甚於我的朱華必會移情別戀,雖然把麻煩扔給朱華不太厚道,但她會有辦法解決的。我以真正面貌見蒼什時就帶朱華同去吧,也可圓了蒼什一賭朱華絕世容顏的夙願。      因想與朱華約定此事,於是我三百年來首次踏出夜宸宮,在前往子璽的星移宮途中,我發覺今日路上的仙使特別多、特別忙碌,一問之下才知今日是天宮一年一度的「群仙會」,三界各方神靈群聚大殿,呈上來年的公務計畫讓天帝審核,怪不得蒼什會換上正裝出門,子璽也必會前去大殿,正好方便我與朱華密會。      我到了星移宮四處尋找朱華卻不見人影,甚至動用了仙法尋她都未果,無計可施之下只得向星移宮的仙使打聽,這才知曉之前子璽與朱華離開夜宸宮不久,二人大吵一架,朱華負氣跑出天宮,至今下落不明。      朱華行蹤飄忽,這回失蹤又不知哪年才能與她相見,我的如意算盤也白打了,許是天意想告誡我不可算計他人吧。      我回頭往夜宸宮走,迎面走來兩名壯年男子,其中一人懷中抱著一個木箱。      今日天宮賓客眾多,兩人應是來參與群仙會的,我本來未多留意他們,然而與其擦肩之時,木箱中傳來不尋常的仙氣流動,這仙氣異狀我再熟悉不過了。      「站住。」      我一開口,二人便聞風而逃,分明是作賊心虛!我確定這二人盜取了夜宸宮的麒麟蛋,可他們是如何得知麒麟蛋的存在及位置呢?      我心中有疑,但無暇多想,疾步追隨在後,路上的仙使、仙官礙著他們逃跑,他們索性縱身躍起飛翔在半空,我一面緊跟他們,一面在手上化出數把水刃擲出,其中一把水刃劃傷了抱木箱之人,我見木箱掉落立刻飛去接起,一開箱果真見到麒麟蛋藏於箱中。      我太過關注麒麟蛋,閃神之間一條長長的物體使勁向我掃來,我躲過,可手上的麒麟蛋再次被奪走,他們化成的人形逐漸崩解,露出了猙獰的面目,原來是兩條鉤蛇妖怪,鉤蛇兇猛,毒牙及尾上的尖鉤都是致命武器,剛剛攻擊我的就是那尾上的尖鉤,若非我及時閃避,我的脖子現在應該和身體分家了。      僅僅兩條鉤蛇我還不放在眼裡,我施法企圖用水繩綑綁牠們、限制牠們的行動,但鉤蛇十分敏捷,後來我又試著用水牢封住牠們,鉤蛇也憑著好水性成功逃脫,看來不造成傷害是難以擊敗牠們的。      我將慣用的水刃化作冰刃,飛身向鉤蛇而去,鉤蛇的身體有堅硬的鱗片保護,數量又占上風,我深怕一時不慎傷了麒麟蛋,因此動起手來綁手綁腳、難以施展,攻防間雖砍傷牠們,卻不足以阻止牠們逃脫。      我已經多年未誅殺生靈了,本不想開殺戒,而今是不得不為之了,我將冰刃深深刺入那條口含麒麟蛋的鉤蛇身軀,一唸咒,冰刃瞬間爆裂,鉤蛇的後半身被轟得支離破碎、血肉橫飛,鉤蛇沒了後半身依然能動,這回牠竟想將麒麟蛋吞下肚,我立即阻止,卻忽略了另一條鉤蛇的攻勢而不慎中了牠的尾鉤,硬生生被甩向地面,我重重撞上一座宮牆,一聲巨響,宮牆應聲崩塌,我也被埋在瓦礫中。      我彈開壓在身上的屋瓦,撞擊的傷不重,倒是鉤蛇的尾鉤在我的後背扯開一道大口子,深深的撕裂傷延伸到左肩,低頭一看我的衣裙已有一半染了血,散落的頭髮也因血液而浸溼。      我看著空中越逃越遠的鉤蛇,心底產生了怒氣,我上次動怒是何時呢?我自認是個脾氣很好的神仙,這次因兩條鉤蛇而浴血,若不殺了牠們替自己報一箭之仇,我還有什麼臉面擔著水神名號?      我從瓦礫堆中走出,沒來得及飛身追逐鉤蛇,一群天兵天將衝了上來將我團團包圍,他們是將我誤認為賊人了吧。      「何方小妖,速速束手就擒!」天兵將領帶著他的人馬拿著兵器對準我。      這群蠢材竟浪費時間阻攔我,我正想讓他們抬頭看看逃竄的鉤蛇,蒼什的一聲「住手」先傳來。      我朝聲音來處看去,蒼什正從人群中跑向我,原來我摔落之處正是天宮大殿前,參與群仙會的百來號神仙此時正擠在大殿門口一探究竟。      「妳這是怎麼了?」蒼什見我渾身染血十分驚訝,其實這點傷對我影響並不大,只是看起來驚悚罷了。      天兵將領見蒼什與我熟稔,問道:「大殿下可識得這小妖?」      「她並非小妖,她是我宮中的小仙使。」      「一介小仙使為何傷重跌落在此?」      天兵將領的疑問正好也是蒼什的疑問,他們盯著我,等著我給他們答案,我卻沒有時間替他們解惑,眼看鉤蛇即將抵達南天門,若被牠們逃出天宮,要再找回麒麟蛋簡直痴人說夢。      「讓開!」為防天兵天將擋路,我用強烈的水氣將他們彈飛數尺遠,並用最快的速度朝鉤蛇飛去。      我全力追趕鉤蛇,奈何落後太多,鉤蛇眼看快出了南天門,我遂在南天門外築起一道巨大水牆阻斷鉤蛇前路,牠們幾次硬闖皆沒成功,我也終於趕上牠們。      看守南天門的天兵天將分不清我與鉤蛇是敵是友,一群人上來便動手,我不想傷了他們,只能用水繩將他們綑在一旁,至於對付鉤蛇的天兵就沒這麼幸運了,這兩條鉤蛇起碼也有幾萬年修為,是有些本領的,幾個天兵不單拿不下牠們,反倒遍體鱗傷。      趁著鉤蛇與天兵纏鬥,我雙手各持一把冰刃,一躍跳上那條未含麒麟蛋的鉤蛇頭上,一鼓作氣將冰刃刺入牠的雙眼,隨即讓冰刃炸裂,牠的腦袋頃刻間四分五裂,沒了頭顱的厚重身軀墜落地面。      我轉身面對殘存的鉤蛇,牠已沒了後半身,嘴裡又含著麒麟蛋,等於沒了鉤蛇最得意的尖鉤與毒牙,牠直視著我緩緩後退,露出驚恐之色,想來牠也清楚自己沒有勝算。      「交出麒麟蛋,我饒你不死。」      我願給牠一次機會,牠卻不領情,反而又想吞了麒麟蛋,我以水繩收緊牠的頸子使牠無法吞嚥,這回牠收緊雙顎想咬碎麒麟蛋,鉤蛇咬合的力量強大,麒麟蛋縱使堅硬,仍舊緩緩出現裂痕,我向鉤蛇撲去想解決了牠,誰知牠一個調頭徑直往南天門極速飛去,等我反應過來,牠已帶著麒麟蛋重重撞上門樓,這鉤蛇竟是抱著玉石俱焚的決心!      我降落在南天門前,鉤蛇已當場斃命,我連忙推開鉤蛇的屍體查看麒麟蛋的狀況,麒麟蛋的蛋殼嚴重龜裂,透明帶血的黏液不斷滲出,我能感受到蛋殼中的生命逐漸消逝。      我看著麒麟蛋,身體止不住顫抖、腦子一片混亂,這樣的反應連我自己都覺得意外,我為何會如此在意這顆麒麟蛋呢?就因為我守了牠三百年嗎?      此時眼角餘光瞥見一個人影朝我而來。      「殿下!」雨嘉的聲音急促緊張,他想扶起癱坐在地上的我,我反過來握緊了他的手,見到熟悉的故人加劇了我心中的悵然。      「雨嘉,我不甘心。」我的聲音有些哽咽,內心有氣憤、有不捨、有悲傷、有後悔,這些情感交織成了不甘,我不確定這樣的不甘是因為我花了三百年的時光等來此結果,或是浪費了我與朱華的修為,我只清楚我不願就這樣結束。      「殿下,我們先療傷好嗎?」      「不,我要救牠,非救不可。」      我用水網將破損的麒麟蛋包覆起來,才要施法,雨嘉擋在我眼前,神情惶恐問道:「您想用逆生水咒嗎?」      「你讓開。」我知道他在擔心什麼,可我心意已決。      我將塵封多年的法力盡數釋放,隨著咒語的誦詠,南天門的上空出現了由數百個螺旋狀的水圈織就成的巨大圓體,麒麟蛋被包覆其中,水之力將蛋殼裂縫修補黏合,麒麟蛋漸漸復原。      「逆生水咒」雖有重生之能,耗費的修為也非同小可,麒麟乃天地靈獸,我體內的力量決堤般快速流失,一次耗了這麼多修為,即便是我也難以負荷,我感覺五臟六腑都在翻騰,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水圈反射了陽光,恍如一顆璀璨的寶石般閃閃動人,可這美麗的東西正一點點吞噬我,後來我雖站著施法,神智卻模糊不清,再次回過神來我已倒在雨嘉懷中,天帝捧著完好的麒麟蛋與天后並肩站在我身側,蒼什、子璽與一眾神仙在二人身後。      蒼什的神情好奇怪,驚訝而眉頭深鎖,卻隱約又帶著笑意。      胖乎乎的天帝將麒麟蛋湊到我眼前,道:「水神,麒麟蛋無恙,妳安心吧。」      天帝喚我水神,我的身分是暴露了,我從地上的積水見到自己變回成人模樣,怪不得蒼什表情如此複雜,他定驚訝於身邊的小仙使就是他心儀之人。      「妳實在胡來,這回動用逆生水咒,雖說救回麒麟蛋,可損耗了妳半生修為啊。」天后嘴裡罵我,實則關心,我摸著麒麟蛋,感受到牠的溫熱與動靜,覺著這十萬年修為沒了亦值得。      「修為沒了再練就是了,可麒麟死了,又不知何時才能孕育出新的麒麟。」流了一身血又耗費十萬年修為,我此刻特別疲乏,連說幾句話都有氣無力。      「我帶您回微風河畔。」雨嘉將我抱起。      「等等,我還不能回去。」      「您傷成這樣還想去哪?」這個雨嘉當著眾神面前斥責我,也不給我留點面子,我好歹是水神呀。      「麒麟很快就會出世,我想等……」      雨嘉打斷我的話道:「那便把麒麟蛋一同帶回微風河畔,微風河畔靈氣充沛也有助牠成長。」      「牠在夜宸宮的荷花池生成,那便是牠最佳的出生地。」      雨嘉執意要我回微風河畔修養,我不從,我倆僵持不下,天帝和天后連忙勸和,說若我留在天宮,他們會悉心照料,無奈雨嘉是出了名的固執。      「河伯,請聽我一言。」蒼什也出面替我說服雨嘉,難得瞧他正經八百說話,「水神在夜宸宮守了麒麟蛋三百年,今又為救麒麟蛋耗費半生修為,麒麟受她恩惠,出生之時水神在場也是應當。」      「蒼什說的有理,天宮中有藥王、太上老君,他們定會照拂好水神,河伯大可寬心。」子璽附和。      眾人接二連三、剛柔並濟,雨嘉有些動搖,這時再加把勁就能水到渠成。      「疼……好疼啊……」我按著胸口,裝作難受的樣子。      「殿下!」      雨嘉以為我傷勢加重,未免耽誤醫治時機,於是將我送回夜宸宮治傷,我的計謀成功,得以留在天宮,麒麟蛋也被放回了荷花池靜待出世之時。

作者資料

羅都

愛追劇、更愛天馬行空,鬼靈精怪的前衛表象下藏著一顆古風的心,愛旅行、更愛無拘無束,背起行囊一個人出發去享受與陌生國度的邂逅,有些想法只能透過文字才得以表達,老話說得好,人生苦短、開心就好,這輩子只願嘻嘻哈哈笑著過。 個人專頁:https://www.popo.tw/users/luodo790529

基本資料

作者:羅都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19-04-16 ISBN:9789869688253 城邦書號:3PP03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