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嘿,好朋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嘿,好朋友

  • 作者:Misa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8-10-30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19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5元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全書系3本75折
  • 《嘿,好朋友》新書延伸展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我不想看你牽別人的手, 我不想你的溫柔分給別人, 我不想,只當你最好的朋友。 ★全新修訂版本,有些情感,永遠不會褪色,有些故事,永遠會在你心上。 ★收錄全新2.5萬字番外〈嘿,男朋友〉。 ★獻給曾經或正在喜歡著好朋友的你。 「尹沐穎,妳知道我和方宣分手之後,有什麼體悟嗎?」 「我不知道。」 「絕對,不要跟好朋友在一起。」 也許每個人這輩子都會碰上這樣一個人, 你不會和對方交往,但你知道他是特別的, 你更知道不管他身邊或自己身邊有沒有別人,你都會關心著他,一直一直。 對我來說,林宗穎就是這樣的存在。 我和林宗穎從國中就認識了,直到升上大學依然保持聯絡。 別具用心的禮物、深夜的電話、無微不至的關懷, 無論他身邊站著哪個女孩,他還是會將一部分的溫柔留給我, 因為我是他的好朋友,最要好的朋友。 我以為我們能永遠霸占彼此的某一部分,以好朋友的身分, 然而有些事情漸漸變得不一樣了, 我沒辦法再只當他是好朋友,也沒辦法只當他的好朋友。 但是,如果他只願意讓我停留在好朋友的位置呢? 我怕我能永遠霸占的,將只剩下那些關於他的回憶……

內文試閱

  在你的生命中,是否曾有過這樣一個人?      你口口聲聲宣稱對方為最要好的朋友,但是在心裡,卻將他放在一處特別的位置。      好朋友,你總是用這個看似冠冕堂皇,其實卻隱含曖昧的詞語來界定彼此的關係。      我用手指輕輕撫過桌上右邊數過來的第一個沙漏,這是個典型的沙漏,外觀如同婀娜的女體,上下兩端有著水滴狀的流沙池,中間則由狹窄的管道連接。細白的沙子從上至下全數落在下方的流沙池,總計需時一分鐘。      接著,我將視線轉向第二個沙漏,只因為我喜歡紅色,林宗穎便去訂做了裝有紅色沙子的沙漏。以前我不相信他會特別為了我這麼做,如今我卻覺得也許真是如此。      這個特別的沙漏是在我十八歲那年,也是我們認識的第六年,林宗穎送給我的禮物,裡面的紅沙由上而下漏完一次需時五分鐘。      今年我二十一歲,我們相識九年了,而他送了我第三個沙漏。      或者這個沙漏應該稱作水滴漏,體積比前兩個沙漏大上許多,裡頭裝著的不是沙子,而是紅色的液體。      我從來沒能計算出水滴漏的紅色液體流完一次得費時多久,每次我注視著那一顆顆紅色水滴由上而下滾落,眼前就迅速模糊一片,再無心計時。      以三年為單位逐一收到的沙漏,我一直以為這些沙漏代表著時間的累積。      畢竟我和林宗穎之間,擁有最多的就是時間。      但我卻忽略了一件事,時間,是會流逝的。      我又再次讓淚水在枕頭上暈出好幾朵白花。      曾經我和林宗穎用「好朋友」來界定彼此之間的關係,是因為我們明白,朋友才是最適合彼此的位置。      然而我卻跨越了好朋友的界線,從此與他再也當不成朋友。      原來那些我以為的曖昧都只是我的一廂情願,我為誰失了魂、為誰傷了心,林宗穎又怎麼會在乎?      我和林宗穎所累積的時間,在被我自以為的愛情推翻後,又剩下些什麼?      也許再深刻的記憶,也都終將有淡忘的一天。      * * *      「三、二、一。」      記憶中的聲音突然從我腦袋深處竄出,毫無預兆,也毫無理由。      那是好多年前,他還沒變聲的聲音。      我跟著低喃:「三、二、一。」      沙漏中的細沙全數落到了下方的流沙池,時間剛好一分鐘。      「妳又在盯著沙漏看了?」室友樊而寧轉頭看著我桌上的兩個沙漏,匪夷所思地問。      「在沙子即將漏完之前倒數,是尹沐穎奇怪的興趣。」另一個室友蔣和紜笑著為我解釋。      「先別說這些了,六點了,我們去樓下吃晚餐吧!」小藻拍著肚皮嚷嚷,她的床位就在我旁邊。      「好,走吧!」我拿起錢包起身,出門前又看了眼桌上那兩個沙漏,才關上房門。      我們住的這棟宿舍樓高十層,號稱能容納學校大學部全部的學生,附近不是田地,就是矮房住宅,因此視野極佳,登上頂樓還可以眺望遠處的高速公路呢。      學校要求所有大一新生都必須住宿,而我和其他三個室友恰巧都來自臺北,於是一拍即合,每天都有說不完的話題,彷彿失散多年的姊妹終於重逢,讓一○○四寢天天笑聲不斷。      還沒搬進宿舍前,我上網看了其他人的大學宿舍住宿心得,大都抱怨連連,像是要共用淋浴間、洗衣機很髒,以及宿舍老舊等,甚至還有人宣稱遇到鬼之類的,害我擔心個老半天。      但是一來到這棟宿舍,那些擔心瞬間化為烏有,只覺得驚為天人!大概是由於才啟用不到三年吧,各式設備嶄新完好,連牆壁都比我家的還要白。一間寢室能容納四個人,上層是床鋪,下層則是比鄰的衣櫃與附有書架的書桌,色調柔和美觀,我作夢都沒想到宿舍會這麼漂亮。      「我覺得日文不難,多看看日劇就會啦!」小藻留有一頭俏麗短髮,是個典型的哈日族,因為喜歡日本,所以才來念日文系。她這番話並非吹噓,她的日文程度確實好得不得了。      「我光是背五十音就慘兮兮了,我還以為日文就只有五十個音,沒想到卻有一百多個啊。」成日叫苦連天的是蔣和紜,齊瀏海是她的正字招牌,紅潤的雙頰宛如蘋果般可愛,「我只是喜歡日本女生的裝扮,其他一概沒興趣呀!」      「只要撐過這段期間,等課本開始出現漢字,就可以來猜意思了。」暱稱樊樊的樊而寧,拍拍眾人的肩膀以示安慰。      在幾個室友裡,樊樊和我最為合拍,她長髮披肩,肌膚蒼白,講話輕輕柔柔的,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然而實際上她就是個瘋子。      所謂物以類聚,基本上,我們寢室每個人都是瘋子,一點小事就能讓我們笑得像是要掀掉屋頂。      因為四個人都不會騎機車,所以宿舍樓下的附設餐廳就成了我們的最佳覓食地點。      正準備搭電梯下樓,途中經過一間虛掩著房門的寢室,我順勢往裡面瞥去,房內的布置令人眼睛一亮,門上掛著半透明的紗質門簾,裡面的地板鋪上了粉紅色的巧拼地墊,一旁的書桌上還放著香氛機,連在走廊都可以聞到淡淡的清香。      反觀我們那間寢室,說好聽點是陳設簡約大方,說難聽點就是百廢待舉,空蕩蕩一片。      同樣是女生的寢室,兩邊也差太多了吧。我想了想,趁著等電梯的時候,提議道:「對了,我們是不是也該好好布置一下寢室了?像是鋪個巧拼什麼的。」      「好啊,這個點子不錯,這樣以後就不用踩在冷冰冰的地上了。」樊樊立刻附和。      「同意!」蔣和紜跟著出聲。      「我也贊成,但是我們要怎麼去買巧拼?」小藻問了個一針見血的關鍵問題。      學校地處偏僻,周圍又都是產業道路,可說是荒涼得可以。賣場或百貨商場大多都位於市區,一定要騎機車才到得了,可是先別說我們沒人會騎機車了,連臺可以外出的腳踏車都沒有。      「或許可以請班上的男生載我們去買?」小藻提出一個最簡便的方法,這就是為什麼在大學裡,有機車的男生總是能很快和女生熟稔起來。      但問題又來了。      「我們跟那些男生都不熟。」蔣和紜聳聳肩。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默不作聲了。怎麼想買個巧拼這麼難呢?      餐廳位於宿舍地下二樓,這裡就像是百貨公司的美食街一樣,設置了十多個櫃位,提供形形色色的各式食物,當然也有手搖飲店,東西既好吃又便宜,堪稱物美價廉,唯一的缺點就是每到用餐時間總是人滿為患。      好不容易找到位子,我們立刻輪流去點餐。猶豫了老半天,最後我還是一如既往地選擇烏龍麵,然後等大家全都拿到餐點後才一起開動。      儘管餐廳裡人聲鼎沸,卻仍能聽到一陣響亮的談話聲與笑聲從某個角落響起。我好奇地看過去,只見一群男生正眉飛色舞地高談闊論,其中有個大笑著的男孩顯然是他們的中心人物。      「那不是高智勳嗎?」小藻眼力很好,迅速認出了幾個人,「還有阿恆他們,全是我們班的啊。」      聞言,樊樊和蔣和紜也扭頭望去。      「真的耶,不過我跟他們不熟,連話都沒說過幾句。」蔣和紜看了一眼就繼續用餐,像是絲毫不感興趣。      也許是因為全班沒有每天從早到晚在同一間教室上課,大學生不像國高中生那樣對班級有著強烈的向心力,上完課後多半各自作鳥獸散,相熟的對象也多僅限於室友。      「我和班上的中心團體一向無緣。」樊樊邊說邊夾走我碗中的魚板。      「欸,我有說妳可以吃嗎?」我拿起筷子要搶回來,樊樊卻一口吞下。      「來不及啦,我吃掉了。」她笑嘻嘻的表情看起來好機車,我只好轉而搶她碗裡的金針菇。      「啊啊!」愛吃金針菇的她發出驚叫。      「妳們不要再玩了啦!」蔣和紜和小藻同時制止我們。      這番打鬧頓時引起其他人的注意,連高智勳他們也看了過來。      「妳們看,大家都在看我們了啦。」蔣和紜小聲埋怨。      「被人看幾眼又不會怎樣。」樊樊無所謂地笑了笑,低頭迅速解決面前的餐點。      而我則下意識地往高智勳的方向看去,卻發現他也正看著我,嘴角噙著一抹怪異的笑容。      高智勳是班上的風雲人物,人長得又高又帥,而且個性還很好,待人親切溫柔,大家都說他宛如大地一樣包容萬物,所以外號才被叫作大地。      他那樣的笑容,很像是在打量著我。      我趕緊低下頭,繼續吸著烏龍麵條,整頓晚餐再也沒往那方向看。      「一○○四寢,全部的人都在嗎?」      「都到了。」我在簽到本上簽名。      每個禮拜一到禮拜四晚上十點半,學校的工讀生會拿著簽到本到各寢室查房,確認大家是否都在寢室,確認過後僅需派一位代表簽名即可。聽起來嚴謹,但實際上還是有漏洞可鑽,只要跟工讀生說某人睡了,工讀生也不會真的爬到床上確認人到底在不在;也就是說只要寢室有人,那幾乎就等同於全寢到齊。      「這是妳們的信。」工讀生拿出一封信交給我,上面寫著蔣和紜的名字。      「那有尹沐穎的信嗎?」我問。      「妳們這寢的信都在這裡嘍。」工讀生說完便轉身往下一間寢室走。      我失望地關上房門,把信交給蔣和紜。      「喔,謝啦。」蔣和紜正在看影片。      我回到書桌前,拄著下巴盯著桌上的沙漏,將裝著紅色細沙的沙漏反轉,邊看著紅沙落下,邊想起林宗穎這個大騙子。      這個可惡的男人,在我要搬進大學宿舍的前一晚,他特地把這個沙漏送過來給我,說什麼是他特別訂做的,慶祝我們認識六年,也藉此祝福我前程似錦,一副好像以後就再也見不到面的樣子。      他還說我離鄉背井到中部念大學很孤獨,他一定會時常寫信給我,好撫慰我的思鄉之情,可是從我搬進宿舍到現在,連一封信也沒收到!      下次回臺北我一定要好好罵他。      才剛這麼想著,馬上就看見電腦桌面右下角跳出了他的上線提示,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我立刻點開與他的對話視窗。      尹沐穎一定贏:欸,你不是說要寄信給我嗎?      林宗穎終究贏:我字很醜,不想寫啦!      沒想到他秒回,還用這種爛藉口。      可惡啊!把我當時的感動還給我!      尹沐穎一定贏:這是你對我這個好朋友該說的話嗎?      林宗穎終究贏:既然妳是我的好朋友,就該知道我字很醜。      尹沐穎一定贏:是你自己說要寫信給我的耶!      林宗穎終究贏:我後來仔細想想,覺得妳會把我寫的信拿給室友看,然後嘲笑我字醜。      尹沐穎一定贏:……我是那種人嗎?      林宗穎終究贏:好啦,我等等就寫。(而且妳明明就是那種人)      我故意對他括弧裡的話視而不見,只能說不愧是認識多年的朋友,果然很了解我的個性。      如果是別人,我大概會這麼做沒錯。但他猜錯了,他可是林宗穎耶,他寫給我的      信,我才不會給別人看呢,畢竟他的存在是如此特別。      林宗穎是我最要好的男生朋友。大家一定會說男女之間不可能有純友誼啦,我和他之間一定有什麼曖昧。      沒錯,我得承認,國中的時候我的確很喜歡他,可是這也不代表什麼啊,就只是一個值得紀念的青春回憶。      不過說真的,也許就是因為曾經喜歡過他,才會讓我們得以一直保持聯絡,否則我那些國中時期的朋友大都早就失聯了。      哦,差點忘了,我還有跟另一個女生聯絡,她也是我從國中到現在的死黨,她和林宗穎一樣都留在北部念大學。      忽然MSN跳出震動視窗,再一次說曹操曹操就到,這次是簡伊凡傳來了訊息。      煩人二重唱の伊凡剛剛傳送來電震動。      煩人二重唱の伊凡:喂!妳跟林宗穎還在曖昧啊?      我剛喝進嘴裡的水差點噴出來,這女人真是開口沒好話。      她老是說我和林宗穎是萬年曖昧對象,說什麼像我們這種關係很親近,卻從來沒在一起過的人最容易擦槍走火了。嘖,真是唯恐天下不亂。      尹沐穎一定贏:妳還在說我們曖昧啊,還真的說不膩耶,我們只是好朋友啦!      煩人二重唱の伊凡:對啦對啦,別有居心的好朋友。      尹沐穎一定贏:我懶得跟妳說了!妳好煩。      煩人二重唱の伊凡:你們最後一定會在一起,相信我。      敲在鍵盤上的手指頓了下,我盯著簡伊凡那句話。      煩人二重唱の伊凡:總有一天,你們會無法再滿足於只當朋友。      嚥了口口水,深吸一口氣,接著我飛快打下一行字。      尹沐穎一定贏:妳才該好好找個男生交往,不要跟花蝴蝶一樣周旋在各個男生之間啦!      煩人二重唱の伊凡:你情我願的,有什麼不好?大家心中都很清楚呀。      簡伊凡這個早熟的女人,從國中就開始化妝,想法也走在潮流的尖端,男朋友一個換過一個,總說雙方在一起時你情我願,分開時也好聚好散,還說在找到真愛前就該要盡情玩樂。      她老是強調,愛到失去理智是很難看的,我也總回她一句,理智猶存的愛情不是愛情。      也因為她的感情觀向來如此,才會認為男女之間的關係不可能單純。      我倒認為,她遲早會在感情上摔個大跤。      但我不打算和簡伊凡爭論,畢竟要怎麼想是個人自由。但是她那幾句話,還是不免讓我心中微微起了波瀾。      我的確喜歡過林宗穎,他的存在之於我來說,也的確特別,這些都是事實,我沒什麼好不承認的。      不過,那又怎樣?      既然我敢承認,就表示我心中很坦蕩,沒有遮掩,也沒有多餘的期盼,更沒有簡伊凡口中的曖昧。      我喜歡現在與林宗穎的相處方式,儘管分隔兩地,卻仍互相關心,這樣就很好了。      我會用時間證明簡伊凡的論調是錯的。

作者資料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秋的貓》、《這個寒冬不下雪》、《青春副作用》、《微光的翅膀》、《黑夜裡的螢光》、《人魚不哭》、《閣樓裡的仙杜瑞拉》、《湖岸邊的黑天鵝》、《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我想聽見你的聲音》、《最親愛的我們》、《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未凋零》、《世界唯一的花》、《我在昨天等你》、《當風止息時》、《無盡之境》。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相關著作:《我在昨天等你》《世界唯一的花》《戀愛本就是場病》《未凋零》《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最親愛的我們》《無盡之境03(完)抉擇》《我想聽見你的聲音》《無盡之境02追尋》《無盡之境01長生》《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很久很久以前》《湖岸邊的黑天鵝》《閣樓裡的仙杜瑞拉》《當風止息時05忘卻的思念(完)》《當風止息時04被扼殺的真相》《人魚不哭》《她們》《黑夜裡的螢光》《當風止息時03窺視者》《當風止息時02亡靈的筆記本》《微光的翅膀》《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L夾珍藏版)》《青春副作用》《戀之四季:春夏秋冬系列番外合輯》《這個寒冬不下雪》《秋的貓》《總會有一天》《第二次初戀》

基本資料

作者:Misa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8-10-30 ISBN:9789869696814 城邦書號:3PL10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