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倒數
目前位置: > > >
鈴蘭的調香師(05)終曲.花香調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鈴蘭的調香師(05)終曲.花香調

  • 作者:羽千落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07-20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 十五次登上蘋果排行榜、金石堂暢銷榜TOP 1、博客來排行榜TOP 2 ★ LO娘服裝設計師參與繪製,最細緻華美的人物設定! ★ 繼《花武少女‧龍舌蘭》後,最新的香療系少女力作! ★ 屢屢進軍噹噹網、中國亞馬遜青春小說暢銷排行前十 ★ 獨家收錄 柔美撩人拉頁海報、機密全揭露彩頁人設PART V、獨家番外 ★《鈴蘭的調香師》系列最終回,最馥郁的花香,全面占據所有感官—— 「我要的,不是太平的天下,而是有你的世界。」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神使繪卷》暢銷小說作家醉琉璃盛讚:「以文字編織香氣,以香氣構築世界;獨特的設定與魅力令人沉浸在那份浩瀚的瑰麗中而難以自拔!」 【內容簡介】 雷音重傷昏迷,命懸一線, 她脆弱的樣子終於讓洛蘭意識到, 他的遲疑、搖擺,只是在重蹈舊日的錯誤。 世上從不存在沒有犧牲的幸福, 若一定要有被捨棄的東西——他決定,那不能是她。 沉睡中的雷音,隱隱聽見最為牽掛的聲音—— 「我能帶妳來到這個世界,就能讓妳留在這裡。」 她掙扎著醒轉,身邊卻不見洛蘭的身影。 緊接著,她意外獲知殺死蟲后的必要條件, 那竟是她一直以來最為恐懼之事。 為了守護自我存在與重要之人, 她毅然決定闖入蟲族第一巢穴「阿撒托斯」! 雷音明白,在那個地方,最危險的對手不是別人, 正是「自己」……

內文試閱

  #Chapter 29 薑黃#      大雪紛飛,幾乎掩埋廣袤的針葉林。赤松、冷杉披霜掛銀,連綿千里,宛如一大片直指天空的銀白巨劍,在裹挾冰晶雪屑的寒風中默然挺立。      這片森林緯度很高,接近極圈,每年這個時節都被嚴酷的天氣控制,就算在相對溫暖的季節也人跡罕至。部分歸功於此,某個祕密得以保持至今。      ——這裡是白塔的前哨站。      森林存在了多久,由調香術構築出的防禦結界就存在了多久。薑黃、苦艾、馬鞭草……以這些香料為基礎,無形的防護牆如森林一般綿延不絕,既阻隔了蟲族的足跡,也將調香師的大本營從世人眼中抹去。      有結界,自然就有張開結界的人。那個人的住處,就是洛蘭的目的地。      他呼出一口白氣,停在雪地中央,用凍得發紅的指尖從口袋挑起錶鏈。懷錶彈開,三根指針同時停在XII處。鈴蘭的香氣悄然湧出,散向四面八方,融入古老而濃郁的森林氣息——與冰雪嬉遊,與落葉共舞,飄過乾枯的樹皮,輕吻半露在積雪外的青苔……      洛蘭閉目靜立,感受周遭空氣的每一縷變化。忽然,他的鼻尖微微翕動。瞬息萬變的氣味洪流中,一縷異樣的氣味抓住了他的注意力。      那是一縷花香與藥草相融的氣味——鈴蘭與馬鞭草。花的秀與草的淨調和成更加透明、豐醇的香氣,而且十分精純,也就是刻著人工的痕跡,與其相比,森林自然散發的氣味便成了混沌的背景。      洛蘭收起懷錶,俯身重新抱起昏睡不醒的少女,走向氣味來處,在積雪中留下深一腳、淺一腳的足印。      寒風颳得他面頰生疼,可他沒有睜眼,因而更加清楚地感受到懷中少女的存在。她是溫暖的,卻又那麼輕,第一次抱起昏迷的她時,他幾乎嚇了一跳,隨即醒悟過來,沒錯,這就是女孩子的重量。是因為她的刀太快、眼睛太亮,笑聲與怒火都太鮮明嗎?他有時竟忘記了,容納那些笑與淚的,也只是這麼輕盈的身軀。他憧憬著她靈魂的光輝,欣喜於她毫無保留的傾心,只願能護得她周全,願她平安喜樂、一生都如此純粹,卻從來沒有告訴她,當她孤獨地站在光明之中時,他一直都在,在影子裡,在她身畔。      所以,她一直在孤軍奮戰,在他無法觸及的地方掙扎、哭泣,那是她的堅強,卻也是他的怯懦。可敬的是,她連這一點也跨越了,不管不顧,跨過重重阻礙,終於來到他身邊,卻由於他的疏失而再度身陷險境。      結果,他還是沒能保護她。      一次也沒有。      喀嚓,枯枝在他腳下斷折。他閉目停在森林深處,呵出一團團的白氣。四周不知什麼時候變得一片死寂,連動物也不聞蹤跡,唯聞風雪在枝枒間呼嘯。那股精純的氣味,在他四周悄然起落。      洛蘭輕舒一口氣,踏前一步。      風聲陡然改變。      凜冽的風雪停息了,輕柔微風吹拂面頰。洛蘭睜開眼睛,看到了一副截然不同的光景。      青翠森林在眼前延伸,地面綠草如茵,一泓池水清澈,岸邊生著一叢叢挺拔的水草。池塘後方,矗立著一座原木搭建的房子,煙囪裡冒出縷縷青煙。空氣清冷,卻不再酷寒逼人。這裡是針葉林的夏天。      木屋上方的天空仍然烏雲密布,從中降下的暴雪卻像被一個透明的罩子阻隔在外,一絲也觸碰不到周圍的溫暖空氣。由馬鞭草構築的大型防禦香,不僅為木屋阻隔了嚴寒與風雪,也巧妙欺騙了人們的「視線」,只有循著氣味才能到達此處。      白塔結界的守護者,就住在這裡。      洛蘭定定神,穿過草地。走到木屋前時,門扇吱呀一聲自動張開,一股燉煮咖哩的香氣撲鼻而來。      屋子仍是他上次來時的模樣,簡樸卻舒適,牆上的掛毯織滿香草紋樣,直通煙囪的壁爐上架著一口燉鍋,文火慢慢煨出濃香。屋裡隨處可見盆栽的香草,靠牆的木桶、麻袋中盛滿散發香氣的葉片、種子與乾果……各種香辛料散發的氣味匯聚一處,卻絲毫不顯駁雜,因為有一種篤實的辛香作為底色,將近百種香氣調和成一片暖意融融的芬芳——那是薑黃。      「薑黃的福德調香師」荒明坐在壁爐前一把搖椅中,泰然自若地織毛線,腳邊趴著一隻熟睡的灰貓,躍動的爐火將她的影子投映在地上。門開時,她正忙著將一卷新毛線纏上織針,頭也不抬,柔聲招呼:「趕緊把門關上,外面還挺冷的。你的碗在老地方,桌上有茶。對了,能給我也添一杯嗎?」      洛蘭稍一愣怔,輕輕說句「打擾了」,反身踢上門,將昏睡的少女橫置於沙發上,輕輕撣掉她髮際的雪花,走向壁爐。灰貓掀起眼皮,興趣缺缺地瞥他一眼。他拿起明姨手邊的空杯,從鋪著碎花桌布的餐桌上端起茶壺,添滿杯子,順手將水壺架上爐子。然後,他拉開一側的櫥櫃,取出一個印著鈴蘭花的茶杯,掙扎片刻後,嘆息一聲,關上櫃門。      當他端著兩杯茶回到明姨身邊時,她問:「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咖哩對你沒有吸引力了?」      「絕對沒有。」洛蘭將茶杯放回明姨手邊,抱著自己的茶在壁爐另一側坐下,「我只是……還不餓。」      「我的技藝已經退化到這種地步了?」      「其實是進步了。我只辨認出二十八種香料,剩下的三種……有一種我猜是海鹽,剩下的兩種就……」      「胡椒薄荷,和南瓜。」      「……南瓜?」      「黃澄澄、圓滾滾,甜美可人的蔬菜。碾成醬,取一小塊加進湯汁,剩下你要做的就只是等待奇蹟。不過,這類話題我還是更樂意留著和阿湛聊。」明姨輕笑一聲,用指關節推推眼鏡,「順便說一句,是岩鹽,不是海鹽。」      洛蘭默然喝茶,明姨也不再作聲,織針與毛線在指間翻飛,那份沉默的重量終於令洛蘭低下頭,「雷音也很喜歡您的咖哩。」他的面影在香草茶中模糊地搖曳,「我想和她一起吃。」      他的視線移向沙發。少女在那裡昏睡,幾綹劉海遮住眼睛,臉頰、嘴脣失去了平時的血色,渾身濺滿血跡。躺在那裡的,是她嗎?還是「她」?保護她靈魂的防禦香明明早已破碎,他卻反而看不清楚、嗅不分明。      爐火劈啪作響,明姨輕聲說:「你帶來的可不是她,你知道的吧?」      洛蘭攥緊了杯子,點點頭。      「但是,也不是大將。」織針停下來,陰影在她的側臉躍動,「兩個靈魂,一樣強大,一樣虛弱,戰鬥到最後一秒,用盡了最後一絲力氣,掙扎在生死邊緣。現在,她們同時存在於那裡。」      「非要說的話……」洛蘭開口,聲音比自己想像的還乾澀,「雷音更虛弱一點。」      「因為她的靈魂更加複雜,所以更為迷茫。削弱了她,還有我們所有人,使得人類永遠無法擁有蟲族那種強悍。」明姨直起腰,將接近完成的圍巾和織針、線團一起放進搖椅旁的竹筐,終於抬起頭。      她比洛蘭記憶中蒼老不少,而他上次見她還僅僅是不到一個月之前。現在,她幾乎像一個花甲老人,原本蓬鬆的捲髮有些鬆垮了,皮膚也是,顯得那副深色的眼鏡框越發沉重,像要壓斷她的鼻梁,而顴骨一旦凸出來,色斑便分外明顯,看得洛蘭一陣心痛。他不禁想,如果陸離還在,能陪伴她、分擔她的責任,她的日子肯定好過很多。      明姨看著他,微微一笑,「我很欣慰,這種時候你還惦記著我。」      「……對不起。」洛蘭垂下視線,「我不知道還能去哪。棠罹今晚鬧得很大,白長老肯定已經知道了。要是被他們找到……她,後果不堪設想。但是,她需要休息和治療,老師……花開老師又在任務中,我想不到其他人了。抱歉,明姨,又給您添麻煩了。」      明姨揮揮手,「別這麼說,人上了年紀都巴不得年輕人常來添添麻煩。花開還是聯繫不上嗎?」      洛蘭搖搖頭,臉色越發陰沉。接著,他意識到自己必須振作,便深吸一口氣,坐直,「明姨,有一件事想拜託您。」      「我正在想你什麼時候才能下定決心說出這句話呢。」      「抱歉,我……」      「你今天道歉的次數夠多了。那麼,有什麼我能做的?不如我先看看小姑娘的狀況,肯定不如梧桐丘博士專業,但也許能讓我們先理出個頭緒。」      面對明姨關切的視線,洛蘭鼻頭一酸,趕緊再次深呼吸,搖搖頭,「謝謝,不過這部分就不用了,我知道她是……什麼狀況。」短暫停頓後,他的聲音變得苦澀,「前天晚上,白長老給了她五顆『靜寂』。現在,她身上只有一個空藥瓶。」      明姨倒吸一口涼氣。      「所以,我馬上聯繫了天川前輩,他很快就會過來。是我先斬後奏,抱……呃,我不該再說『抱歉』,抱歉。」他乾笑一聲。      明姨卻沒有笑,表情異常嚴峻。      「五顆『靜寂』。」她重複。      洛蘭沒有出聲。      「我真想知道白童在想什麼,把烈藥當糖丸一樣散發。」她的嘴角微微抿緊,語氣透出一絲罕見的怒氣,「不過我想,我們的『鼻子先生』再怎麼失心瘋,也不至於讓小姑娘一口氣吞下五顆『靜寂』,到底是誰逼她這麼幹的?」      洛蘭再次搖頭。當十伐赤和熒宿闖進雪家莊園時,雷音一切如常;幾小時後,他再次見到她,她的防禦香不見蹤影,渾身是血,身體與靈魂都遭到重創。尤其是她的靈魂,被「靜寂」捲起的狂風扯出千萬道裂口,脆弱到幾乎無法承受他緊急施放的「鎮魂歌」,他調香的時候手都在抖,到現在腦子還在發木,無法理清頭緒。這是好事也說不定,如果他現在就想出是誰害得雷音連吞五顆「靜寂」,他怕十個明姨也按不住自己。      搖椅下的灰貓終於睜開眼睛,懶洋洋地翻個身,滾動一圈,爬起來走了。      明姨也嘆息一聲,放緩了聲音,「抱歉,一聽到『靜寂』我就忍不住激動。這種藥爭議很大,當年就曾經……算了,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她又嘆一口氣,抬目道:「『靜寂』是阿惑的作品,他能來就再好不過。但是,阿蘭,你還沒說需要我做的事究竟是什麼。」      茶涼了,洛蘭仍然喝了一大口,放下杯子,正視明姨,「的確是不情之請,但是,能讓雷音暫時在您這裡休息嗎?」      「需要多久都行。」      「謝謝。」洛蘭稍微鬆了一口氣,「然後……」      聽完他的請求,明姨面露訝色,卻仍立刻應允,起身走向裡間。片刻,她重新出現在客廳,表示一切順利。洛蘭喝光最後一口茶,正要告辭離開,又被明姨按在桌前,一份咖哩牛肉飯擺在了他面前。      「你總愛為了無可奈何的事懲罰自己,這回還來我家挨餓。我不是你媽,也不是你的老師,輪不到我評判你的個性。不過,作為一個廚師和主人,我至少可以要求你吃了飯再走。」明姨微笑著遞出一柄木勺。      咖哩飯色澤金黃、濃香四溢,夾著蒔蘿獨特的香氣,騰騰熱氣熏得洛蘭眼眶泛紅。他吸吸鼻子,點頭接過餐勺,垂下眼皮,輕聲說:「那我就開動了。」

作者資料

羽千落

以中二之力作為燃料的機器人,專業是寫(摸)作(魚),想寫的故事有千萬個,但永遠不是手頭這個。最近發現自己不適合可愛的裙子,感到很傷心。 相關著作:《鈴蘭的調香師(04)四始‧果香調》《鈴蘭的調香師(03)三窟‧東方調》《鈴蘭的調香師(02)雙生‧木質調》《鈴蘭的調香師(01)初啼.海洋調》

基本資料

作者:羽千落 繪者:花田兔子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8-07-20 ISBN:9789571068619 城邦書號:SPB7I000051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37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