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斷裂2097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斷裂2097

  • 作者:朱恆昱(Wesley Chu)
  • 出版社:鸚鵡螺文化
  • 出版日期:2018-05-09
  • 定價:399元
  • 特價:399元
  • 優惠價:79折 315元
  • 書虫VIP價:31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99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來自台灣嘉義的朱恆昱震撼好萊塢 派拉蒙電影公司第一時間重金搶下電影版權,視為繼「星際效應」之後的科幻鉅作 2014年Alex Awards文學大獎得主 2015年世界科幻大會John W. Campbell最佳科幻新人獎 全美科幻界一致推崇:時間旅行小說的空前創意 當地球資源耗盡,人類還剩下什麼? 時間,是人類最後的一線希望……過去的時間。 回到「過去」,人類才能活下去…… 想像中,科技的發展是沒有極限的,幾百年後,人類文明會達到什麼境界?而那時候的地球,會是什麼樣的完美世界? 可惜那只是一種美麗的想像…… 是的,在二十一世紀後半葉,文明曾經達到巔峰,科技發展讓人類征服了太陽系,但相對的,地球的資源也逐漸耗盡……更可怕的是,在世紀末的某一年,人類文明發展突然中斷,一種怪異的病毒開始在海洋裏孳生,海洋逐漸死亡…… 此後的數百年,人類陷入無休止的戰亂,到了二十六世紀,海洋已經變成一望無際的黃色泥漿,嚴重污染的地球已經是一片廢墟,只剩下極少數人還留在地球上,大多數人早已移居到太陽系的其他星球,只不過,這樣的生活反而更迫切需要地球提供大量資源…… 但地球資源早已耗盡,人類為什麼還能生存? 因為,在二十二世紀科技發展中斷之前,人類留下了最後一種珍貴的科技:時間旅行。 那是人類最後的一線希望,因為時間旅行讓人類可以回到「過去」,搜尋生存所需的一切物質能源,讓人類活下去……而整個太陽系擁有最多資源的,依然是地球──過去的地球。然而,「過去」的資源還是有限的,人類最後還是逃不過滅絕的命運…… 而時間旅行有一種致命的危險:對過去任何細微的改變,對未來都可能造成難以估量的傷害,甚至毀滅,所以,時間旅行必須絕對遵守嚴格的法則:回到「過去」擷取資源的時間點,必須精準鎖定在災變的前一刻,例如,在一場森林大火之前及時搶救一批木材,或是在一艘太空船艦爆炸之前及時取得能源,這樣才能夠避免干擾時間線,不至於危害到未來。 然而,在最嚴重的災難前夕,勢必要親眼目睹無數人的死亡,但又必須遵行一條最高指導原則:絕對不能把過去的人帶回未來,因為那會對未來造成致命的影響。所以,執行任務,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太多無辜的人死去,卻不能伸出援手,那種心理創傷是一般人難以承受的。這是一種很嚴苛的任務,只有「時間管理中心」的時旅特工才能執行這種任務。 然而,時旅特工的服役期間是有限的,因為長期的心理創傷終究還是會導致崩潰,有些人在執行任務的時候自殺,也有些人選擇叛逃,留在過去再也不回來。能夠期滿退役的是幸運的少數。 時旅特工當中,最頂尖的是詹姆斯,而他也已經在崩潰邊緣。再執行最後一次任務,他就要退役了。 然而,那是有史以來最危險的任務,因為他必須回到2097年的「諾卓思海上平台災變」現場,在爆炸前夕搶救一種特殊儀器。 諾卓思平台是一個研究海洋的神祕科學基地,2097年,平台突然爆炸沈入海底,導致三千個科學家死亡,此後,2097年成為史上惡名昭彰的「人類文明的斷崖」,大衰退的開端,黃金時代的終點。 那三千個科學家當中,最關鍵的人物是伊莉絲,她的研究主宰了人類文明的命運。在最危急的時刻,詹姆斯竟然不自覺的救了伊莉絲,觸犯了最危險的時間旅行法則,把應該死去的伊莉絲帶回四百年後的未來…… 她,會毀滅未來,還是有機會挽救人類滅絕的命運?

內文試閱

沉沒之都      轟雷般的爆炸聲粉碎了早晨的寧靜,整座平臺都為之撼動。將近日出的時候,也就是詹姆斯把伊莉絲送回宿舍後不久,位於第四部門的水力發電廠嚴重超載,失控的大水摧毀了整個部門。第四部門是這座城市的樞紐,同時也是平臺的地基所在,整座平臺頓時往一邊傾斜。平臺建立以後費盡心思規劃、數年來謹慎運作的一切,都在這短短幾分鐘內徹底崩毀。   沒有多久,由於所有結構的支撐點都失去平衡,那些相連的艙體開始挪移,艙面彼此磨擦,發出吱嘎巨響。那些高聳入雲的建築物不斷往海裡傾倒,激起無數的大浪。大火四處蔓延,連鄰近的幾座小平臺都燒了起來   詹姆斯從自己的宿舍衝出來,看到第三部門從中間崩裂成兩半,而那裡正好是自助餐廳所在的位置,被撕裂的建築物和裡面的人全都落進了海裡。他被包圍在恐慌的人群和無盡的慘叫聲中,人們正拼命的湧向第五部門,想要搭乘運輸飛船逃走。   詹姆斯啟動了超動能,跨過地上一具又一具傷患和死者的身體,並努力忽視眼前的殘酷景象。這座城市已經瀕臨死亡,它的痛苦呻吟充斥在空氣中。這種聲音是何其熟悉,他去過的那些打撈地點,毀滅中的迦太基城,在科技戰爭時期被侵略的哥白尼月球殖民地,都曾經發出這種聲音。   但是有一點讓詹姆斯覺得很奇怪,規模這麼大的平臺,不可能只因為一次爆炸就下沉,除非是炸在整個結構的關鍵位置上。平臺會像這樣完全沉沒,要不是引擎操作時有極端嚴重的疏失,要不就是某種不幸的巧合造成的。而詹姆斯向來不太相信巧合。   又有一大群人從他前方跑過,就在他眼前被一座倒塌的建築壓在底下。鋼筋彎扭的聲音太大,蓋過了他們的慘叫聲和求救聲。旁邊則有另一群人掉進了平臺崩裂的大洞,被底下的海洋給吞噬。不管詹姆斯往哪裡跑,金屬扭曲斷裂的巨響無所不在。他把那些垂死的人從腦海中驅離,繼續專心做他的工作。過去是已死之物。他看到的只是這起歷史事件最後幾分鐘的重播片段。   詹姆斯繼續往前跑,時間越來越急迫了。詹姆斯像推土機一樣從人群中擠過去,把所有擋路的人都推倒在地。動能儲物空間正在消耗他的能量,而且平臺下沉的速度比他預期的還要快,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逝,他成功的機會也越來越渺茫。   …………………   詹姆斯終於抵達大智庫,並以複製了伊莉絲資料的徽章通過大門。他的心思不禁又飄到她身上,她現在一定也身處在混亂的人群中,絕望的想要登上飛船吧。他希望她能很快就死去,不要承受太多痛苦。   有很多人還留在這座即將沉沒的大廈裡,讓詹姆斯頗為意外。那些男男女女瘋狂的來回奔走,調度急救單位,盡一切努力阻止災難的來臨,有些人則對著通訊台大聲喊叫,拼命的發送求救訊息。   詹姆斯不由得為他們的奉獻肅然起敬,他們直到最後一刻都想要拯救平臺。他放慢腳步走下低樓層,走進數據中心,一路上幾乎沒有人留意到他。   這裡是核心資料的儲存庫,也是平臺各機組設備的控制中心。伊莉絲的權限讓他順利的進入中心,沒有碰上任何麻煩。中心內的硬碟系統依然是連線狀態,而且是以備用能源運作,顯然平臺裡的人希望把資料庫現存的資料儘可能全部上傳。再過不久,爆炸後的高輻射污染就會損毀大部分的資料,但是整個系統仍會繼續保持連線,直到最後一刻來臨為止。   他研究了一下這些燈光閃爍的硬碟,開始評估眼前的情勢。如果現在就把資料庫拔除,會不會對時間線造成漣漪?他不確定,可是他也沒有別的選擇,再拖延下去,風險會越來越大,萬一這個部門等等就要沉了,他也會跟著葬身海底。於是他不再猶豫,把硬碟系統拆下來放進動能儲物空間。然而空間容量已經達到極限,再放下去很可能會讓空間無法閉合。   就在這個時候,整棟建築發出轟隆巨響,又是金屬彎曲的聲音,房間也隨之劇烈傾斜。詹姆斯急忙站穩腳步,繼續完成手上的工作。就在他把硬碟系統的最後幾個零件送進去時,他身後傳來一個尖銳的聲音,是某個女人倒抽了一口氣的聲音,把他從專注狀態中喚醒。詹姆斯轉過身來,手上的超動能索蓄勢待發。然而他看到的是伊莉絲,她一隻手攀著欄杆,一隻手摀著嘴,瞪大了眼睛看著他。   「我看到你走進大智……」她結結巴巴的說,聲音很沙啞:「你在幹什麼?」   詹姆斯愣了一會,解除手上的超動能索。他得立刻殺了她,這是最明智的做法,時間不多了,他得儘快把工作完成,現在他最不需要的就是干擾。於是他又再次啟動超動能,看著她驚恐的臉。這種表情他已經看過上百次了,她應該要成為另一個面目模糊的鬼魂的,應該只是眾多鬼魂的一員。然而她並不是。   「妳快走。」他說:「去搭運輸船。」   「你眨眼間就奪走了我畢生的心血。」她說:「你是怎麼辦到的?」   「出去!」他沒辦法再繼續看著她的眼睛,一秒都不行。他不能再讓另一個鬼魂糾纏他的生活。   「沒有硬碟,我是不會走的。」   「這個地方馬上就要沉到海底了,快走!」   伊莉絲搖著頭說:「保安人員說這個部門的結構還撐得住。這份計畫太重要了。」   真希望她知道她錯得有多離譜。金屬摩擦碰撞的聲音越來越大,牆上的拼板和橫樑都在顫動,不斷發出刺耳的抗議,好像隨時都會瓦解,他腳下的地板也傾斜得越來越厲害。這裡頂多只能再撐個幾秒鐘,於是他用最快的速度把最後幾個硬碟放進動能儲物空間,閉合開口。   「硬碟到哪裡去了?」她又問了他一次,雙手交叉在胸口,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回答我!」   「妳根本搞不清楚狀況。妳現在──」   他的話被一陣劇烈的搖晃打斷,接著他發現自己在向下墜落,彷彿地心引力忽然間拋棄了他們。詹姆斯立刻啟動超動能,蜷縮著身體準備迎接墜落的衝擊,他轉頭看著伊莉絲,她像抱著救生圈一樣死命抓著欄杆。這座大廈馬上就要撞向海面,她會被那股衝擊力甩到房間對面的牆上,或是被斷裂破碎的金屬物擊中,到時候她必死無疑。就算她能奇蹟似的逃過一劫,她也會被湧入房間的海水溺死。死神有太多方式可以奪走她的生命。   忽然間,伊莉絲尖叫一聲,她的手從欄杆上滑掉了,從他旁邊直直往下墜落,雙臂在半空中瘋狂的揮舞。他用力一咬牙,甩出一道超動能索接住她,並在她身體周圍建起防護罩。就在下個瞬間,大廈就撞上了海面。房間像墓穴一樣籠罩住他們,電子儀器、鋼鐵碎塊和各種雜物崩落下來,把他們埋在底下。好幾噸重的瓦礫堆堵住了出口,而海水卻開始滲進來。詹姆斯還抓著伊莉絲的手臂,但是他該準備跳躍了,他只能強迫自己放手。   伊莉絲看著他,渾身顫抖:「為什麼你在發光?到底是怎麼回事?」   「對不起。」他說:「我得走了。」   海水不斷的湧進房間,在牆上的破口形成無數的小瀑布,兩行淚水也跟著流過她的臉頰。「去哪裡?我們被困住了。還有那些可憐人。」她抬起手用袖子擦乾眼淚,再次抬起頭來看著他   詹姆斯檢查了一下氣壓。他們很快就會完全沉入海裡,而他已經為她拖延了跳躍時間,他早在幾分鐘前就該走了。   「再見了。」他試著加強語氣,表示他這次是認真的,同時在心裡默想:「史密特,讓我回去。」   「也他媽的該是時候了。」史密特回答:「跳躍前倒數開始,五,四,三──」   詹姆斯看著伊莉絲,水已經漫上她的腰身。她很害怕,但還是盡力保持鎮靜:「我想你說得對。再見了,薩爾曼,至少我們不必孤獨的死去。」她伸出手來想要擁抱他。   但她想錯了,大錯特錯。詹姆斯閉起眼睛,不敢再多看她一眼,他甚至無法給她這最後的一點慰藉。此時此刻他真是恨透了自己,恨自己為什麼要存在這世界上。   「二,一……」   「很抱歉我得丟下妳。」他說,聲音顫抖得破碎:「再見。」   「跳!」   詹姆斯等著黃色閃光出現。   然而什麼都沒發生。   ……………………………   詹姆斯震驚的愣了愣,沒有黃色閃光,只有金屬網格板不斷往他們身上擠壓過來,壓力越升越高,全靠他的空氣遮罩和超動能勉強撐持,他們才沒有被壓死。「出了什麼毛病,史密特?」他粗暴的默念:「為什麼不啟動跳躍?」   「再撐一下,我在檢查了。」史密特回答,過了幾秒鐘又說:「你還是離時間流裂痕太近了,你得等到時間流下游才跳得回來!」   「天殺的黑洞,為什麼沒人跟我們說過?等我回去之後,有人的腦袋要遭殃了!那是非法跳躍嗎?」   「我不知道,詹姆斯。那道裂痕的影響不強,你一定是剛好在它邊緣。你得再多撐一段時間才能跳躍,可別死掉啊!」   詹姆斯查看一下能量值,只剩百分之三十五,他得把防護罩縮小。伊莉絲仍然緊靠著他的身體,她只要往外踏出去半公尺,防護罩外的高壓就會害死她。他能放手嗎?   伊莉絲緊閉著雙眼,深深吸了一口氣,努力保持冷靜,胸膛隨著她的呼吸上下起伏,嘴唇不斷開合顫動。她在禱告。詹姆斯可以感覺到她急促的心跳,接著她再度睜眼,凝視著他的眼睛說:「我媽常說不要浪費無謂的眼淚。很高興能認識你,薩爾曼。」   「抓緊了。」他說。他用一隻手臂環住她的腰,緊緊抱住她,拋出兩道超動能索,把身旁的碎塊堆全都掃開,清出一條路來,直走到牆壁前面。接著他在牆上猛擊一拳,兩拳,擊出第三拳時,轟隆一聲,牆面被他打穿了一個大洞,他們穿過洞口,沉入海裡。他們在水裡漂流著,無數的建築殘骸和碎塊從海面沉落,經過他們周圍緩緩往下沉,沒入深不見底的黑暗中,像是在看慢速播放的影片。在他們頂端是灼灼閃動的火光,彷彿整個海面都化成了一片猩紅和橘黃交錯的萬花筒。   伊莉絲伸手碰了碰防護罩的內緣:「這怎麼可能?你是怎麼辦到的?」   「靠在我身邊。」他說,帶著她往上推進。他一方面得讓防護罩抵擋海水裡的壓力,還得維持動能儲物空間的恆定,能量值很快就會耗盡,他得先游上海面,降低防護罩的阻水率來節省能量。如果動能儲物空間沒能撐住,他之前的努力等於是白費了。   一分鐘之後,他們終於浮出水面,卻是飄浮在一片火海中。大量的石油覆蓋著海面,整片海域都在燃燒。爆炸聲接連不斷的傳來,不時有濃濃的黑煙竄升到空中,清澈的藍天全被煙霧形成的黑雲遮蔽,連陽光都透不進來。   詹姆斯讓伊莉絲繼續抱著他的腰,游向一片浮在附近海面上的拼板。他啟動超動能,帶著伊莉絲跳上去。此時有一股滾燙的海浪湧來,拼板開始嗶啵作響,他們小心翼翼的踏穩腳步,以免摔下去。伊莉絲一站穩,立刻就鬆開手臂,想要往後退開。   但詹姆斯緊緊扣著她,把她拉了回來:「待在防護罩裡面。」   她瞪著他的表情,好像恨不得甩他一個耳光,但她終究還是沒動手。他們緊靠著彼此,望著諾卓思平臺殘存的部分,目光可及之處全都是一片瘡痍。有很多人還活著,至少有一百個生還者,他們攀附著平臺的廢墟和漂浮的破塊,還在掙扎求生。   歷史紀錄上怎麼會說是全員覆沒?第一批救援隊在幾個小時內就趕到現場了,其中某些人一定有撐到那個時候啊。但詹姆斯檢查過這個區域的讀數後,馬上就知道為什麼了,是因為輻射量。一定是有人在平臺上空投下了原子彈。這些在海上漂流的可憐人很快就會死去,而這種死法比溺死或被燒死還要恐怖數百倍。   伊莉絲又開始掙扎,想要從他懷裡掙脫,但他只是把她抱得更緊。   「放開我。」   「聽好,伊莉絲。」他說:「外頭的輻射量太高了,妳一出去就會被烤成焦炭。」   她頓時一動也不動了,只抬頭看著那層閃閃發光的防護罩。「是這個東西在保護我們?」她問。   他點點頭。   「我們可以在水底下存活,也是因為這個?」   他又點點頭。   她驚訝的張開嘴:「這怎麼可能?我是說,這種技術根本還不存在。」   「你們的時代還沒有。」   他這句話隔了好半晌才被她消化:「這不可……」   詹姆斯搖了搖頭:「拜託妳想一想,我們現在漂浮在大海中央,腳下只有一塊金屬板,外頭還有輻射汙染,我為什麼還要編故事騙妳?正因為我們還活著,證明了這是可能的,而且不是什麼我從黑洞深淵召喚來的黑魔法。」   「好,別發火。」她說,語氣有些改變了,聽起來有點像是昨晚的伊莉絲:「如果你的發光泡泡可以保護我們不被輻射傷害,外面那些人又該怎麼辦?」她指著防護罩附近的幾十個人,正朝著他們兩個大聲的呼喊求救。他們暴露在輻射底下這麼久,病症很可能已經開始浮現了。   詹姆斯又搖頭:「我什麼都做不了。」   「可是他們需要幫忙!」她驚恐的說。   「我救不了所有人,伊莉絲。」   「他們會死的,薩爾曼!我們不能光坐在這裡看著他們死去!」   「我的名字不是薩爾曼,我叫詹姆斯。」   「詹姆斯。」她用平板的聲音說:「時間旅人詹姆斯,不管其他人死活的混蛋詹姆斯。」   「夠了,討論結束,不要再鬧了,我們自己也還沒脫離險境。」   「你剛剛不是說你沒騙我?」   「我說謊了可以吧。」   他壓著她的肩膀讓她坐下,然後自己也在她旁邊坐下,又檢查了一次能量值。百分之二十二,還是掉得太快了,照這種消耗速度,他還來不及等到裂痕的影響消失,防護罩就會先失效。他是可以把動能儲物空間解壓縮,減少佔用率,這樣就有足夠的能量撐到那時候。但是如果他這麼做,這趟打撈的成果就會全部泡湯,而他們離開時旅總署的希望也會隨之幻滅。   「情況如何,史密特?」   「你快要脫離裂痕的範圍了,但距離還是太近,暫時無法跳躍。不過應該不會太久,再撐一下。」   詹姆斯只得繼續望著這片橫遭摧殘的海洋。他看到十公尺外有個年輕女人爬上一塊翻覆的平臺,應該是屋頂的殘骸,他想。她爬上去之後,抬起頭來,正好和他目光交會,他們凝視著彼此,彷彿他們之間並沒有海水相隔。然而才不過幾秒鐘,那個女人忽然全身痙攣,噴出一大口鮮血,整個人跪倒下來。詹姆斯目睹她發作的痛苦過程,頓時感到胃裡一陣翻攪。   「我看不下去了。」伊莉絲呻吟一聲,把頭埋進臂彎裡:「我們還在這裡幹嘛?我們得做些什麼!」   「我們有。」詹姆斯說:「我們在等待。」   「等什麼?等死嗎?」   那個女人陷入昏迷後,詹姆斯移開目光,望著其他方向。有六個人攀附著漂浮的橫樑,正在呼號哭喊。還有一個男人乾脆游進火焰中,讓痛苦提早結束。死神今天彷彿使盡了渾身解數,在這片海上搬演一場盛大的死亡秀,而詹姆斯就坐在觀眾席最前排。他這輩子見過的死亡場面少說也有幾千次,可是現在他眼前的這種死亡方式,是他看過最糟的。然而更令他痛苦的罪行還在後頭,再不久就要發生了。他回頭看著伊莉絲。等他跳躍回去之後,她也會像這樣被輻射病慢慢的凌遲致死。   如果他真的還心存一絲憐憫,他應該現在就殺了她。這甚至花不了他什麼力氣,只需要幾秒鐘,用他的超動能強化手臂輕輕一勒,就能取走她的性命。比起被遺棄在輻射線中,這種死法要人道多了。如果他是真的在乎她,現在就該殺了她。   這個時候,那年輕的納粹士兵忽然現身。他站在一塊燃燒的殘骸上,在火焰中朝他揮著手。詹姆斯別開目光,又看了看伊莉絲,覺得整個胃都糾結在一起。   伊莉絲也看著他,立刻察覺到不對勁。「你還好嗎?你不是說你的防護罩可以保護我們?」她伸手輕輕捧住他的臉頰,仔細讀著他的表情:「聽著,你得老實回答我,現在發生的這一切,這場爆炸,是你造成的嗎?」   他立刻搖頭說:「絕對不是我做的,我發誓。」   她凝視著他的臉好一陣子,最後終於點頭:「我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你,詹姆斯,時間旅行騙子,不過你救了我一命,我欠你這個大人情。假如我們能活著離開這裡,我可以帶你遊覽二○九七年。」   他勉強擠出一抹微笑:「我很樂意。」   她還是不相信他的真實身分,從來沒人相信過他,除了葛瑞絲普利斯特。再過九個月,這個星球就會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最後的黃金時代將會被戰火粉碎,消滅掉四分之一的人口。緊接而來的則是全球大饑荒,持續了整整三十年,把所有文明社會都蹂躪得潰不成形,再來就是二一七○年的人工智慧戰爭,這場戰爭又屠殺了另外四分之一的人口。不,在這個時候死去反倒是種福氣,他也只能這樣不斷催眠自己。   納粹少年不知何時來到了他身旁,在他耳邊輕聲呢喃:「你只是這樣認為。」   詹姆斯又查看一次能量值,百分之十五。或許他根本就沒有別種選擇,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可是他絕不會空手回去現時。要他捨棄這次打撈的貨品,他寧可直接死在這裡。就算他回去了也活不過五年,他很清楚,他最後一定會選擇撞木星自殺,也不要再這樣悲慘的活下去。所以他其實只有兩條路,要不是帶著打撈貨品回去,就是在這裡陪伊莉絲一起死。而他可以想像出千百種比後者更糟的結局。   「未來是什麼樣子?」伊莉絲問,再度傾身倚靠他。   「你是真的相信我,還是只是在尋我開心?」他反問。   「都有一點。」她說:「只要能讓我暫時不去想眼前這些受苦的人,什麼都好。時間旅行騙子詹姆斯,你是從哪裡來的?」   「二五一一年。」   「真酷,你們應該已經飛到南門二星去了吧。一定是個了不起的年代。」   詹姆斯本來想說實話,但想了想又嚥回去。也許她不要知道比較好,告訴她未來世界其實只是個鳥不生蛋的鬼地方,讓她的幻想破滅,有什麼意義呢?   「是很了不起。」他勉強擠出這句話:「那是個繁榮又美好的時代。」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獨角獸和太空船,是嗎?」   詹姆斯又看了一次能量值,百分之九。他如果想撐久一點,就得降低防護罩的屏蔽率,可是那樣會讓輻射滲進來,滲入的量或許不到致死的程度,但還是會讓他們生病。再不然他就是得放棄動能儲物空間。要放棄貨品求生,還是要冒死一搏?對他來說,答案再明顯不過。   「詹姆斯。」史密特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你脫離裂痕的範圍了,該死的還真及時,你的能量快要用完了。現在就讓你跳回來。」   「再給我一分鐘,史密特。」   「沒有時間……」   「就他媽的一分鐘!我要跳躍的時候就會告訴你。」   一陣短暫的沉默。「好吧。但是你動作要快,你的能量只剩百分之八。」   他一把攬住伊莉絲,收緊手臂用力的擁抱她,而她也回抱了他。他想起她失去了兩個人,莎夏,還有母親,他無力拯救她們。他永遠都保護不了他愛的人,而且這種模式會不斷輪迴下去。他用手指輕輕抬起她的下顎,凝視著她的眼睛。   「你這是在做什麼?」她問。   他往前傾身,在她的嘴唇落下輕柔的一吻。伊莉絲先是驚訝得全身僵直,想要把他推開,但沒多久就放鬆下來,並把他更拉近自己。他感覺到她濕冷的臉頰貼著他的臉,感覺到她溫暖的舌頭。他聽見自己的心跳砰隆作響,好像就要從胸腔裡跳出來。但他也聽見自己的理智在大吼大叫,想奪回身體的操控權,要他趕快鬆手。   「詹姆斯,你的能量已經太低了。天殺的黑洞,現在馬上給我回來!跳躍倒數開始,五……」   「該死,史密特,等一下!」   「四……」   詹姆斯把她從懷裡推開,轉身背對著她。自從他失去莎夏之後,他從來沒再哭過,然而現在他無法抑止的流淚。   「怎麼了?」她困惑的問。   「三……」   可惡的史密特。要是他在場,詹姆斯絕對會掐死他。   「沒什麼,不。」他說:「我很抱歉。」   「為什麼要道歉?」   「二……」   「再見。」   「一──」   「我不懂你的意思。」伊莉絲說。   黃色的亮光出現了。詹姆斯猛然回過身,想看伊莉絲最後一眼,把她的身影烙印在記憶中。只要他一離開,輻射就會開始侵蝕她的生命。她只是死亡名單上的一個名字,她是已死之人,她只是……   「你又在重蹈覆轍了。」葛瑞絲的聲音在他耳邊迴盪。   反正已經死了好幾千個,再多一個又會怎樣?納粹少年聳著肩說。   莎夏只是看著他,然後背過身去,什麼話也沒說。   「什麼狗屁人生!」他大聲嘶吼,一把抱住伊莉絲,把她緊緊擁在懷中。   接著,他眼前的世界只剩下一片黃光。      

作者資料

朱恆昱(Wesley Chu)

中文姓名朱恆昱,1976出生於台北,由於父母雙雙赴美留學,小時候一直住在嘉義鄉下,由開雜貨店的祖父母照顧養育,直到五歲那年,父母完成高等學位,才把他接到美國,定居在芝加哥。 他畢業於伊利諾州立大學資訊系,後來從事資訊管理顧問工作長達十餘年,然而,這種看似循規蹈矩的人生,只是一種表面上的平靜,一種妥協。 他的父母,是很典型的「台灣」父母,教育孩子的方式,就是嚴格要求孩子當個好學生,學習「有用」的科目,反對孩子追求藝術和體育的興趣,然而,朱恆昱從小就展現出旺盛的創造力,活力充沛,天生對寫作和運動有一股無法壓抑的熱情,所以,從小到大的三十多年來,他的成長歷程是不斷的掙扎抗爭,不斷的妥協平衡,所以,他是資訊顧問,同時又是體操選手、武術高手、特技替身演員,而且在2013年出版第一本小說就勇奪Alex Awards文學大獎。 2015年,他出版最新的三部曲系列小說的第一部:「斷裂2097」,不但榮獲科幻文學最權威的世界科幻大會John W. Campbell最佳科幻新人獎,更驚動了好萊塢,書還沒出版之前,派拉蒙電影公司光看故事大綱就在第一時間重金搶下電影版權,列為繼「星際效應」之後的科幻巨作,因為「斷裂2097」在時間旅行這個主題上寫出了前所未有的創意。

基本資料

作者:朱恆昱(Wesley Chu) 譯者:陳韻如 出版社:鸚鵡螺文化 出版日期:2018-05-09 ISBN:9789869435123 城邦書號:A2730010 規格:平裝 / 單色 / 464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