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好想好想不想你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好想好想不想你

  • 作者:刁貓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8-01-25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周年慶/城邦全書系三本75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POPO原創網2016年華文創作大賞.愛情小說組優選作品 ◆POPO原創網編輯看十次哭十次的虐心催淚之作 ◆獨家收錄未公開三萬字.第二結局番外-〈交叉的平行線〉 因為當時太年輕,不懂什麼是後悔, 謝謝你,願意溫柔守護那個驕傲任性的我。 如果時間可以倒回,她真的好想好想和他說對不起。 後悔在轉學初認識他時,曾用那麼不友善的態度對待他。 「妳很害怕跟我扯上關係嗎?」 後悔那時只能任憑母親辱罵清貧的他,她卻沒有站出來為他說話。 「妳不是不想讓人看到我們走在一起?」 後悔在得知他喜歡自己時,選擇用「朋友」的名義拉開距離,狡猾的讓他不能靠近卻又無法放棄。 「喜不喜歡是我自己的事,妳不需要回應我什麼。」 「對不起,我不該讓妳感到為難。現在我知道妳的答案了,我們就一直是朋友,可以吧?」 如果,她從未逃避他的真心,承認自己也喜歡他, 此刻,他們的結局是不是會不一樣? 如果,她能早點發現他笑容背後悄悄下的決定, 此刻,她是不是就不會孤獨一人,只能在回憶裡想念著他? 眾多讀者相挺保證,連載期間好評不斷! 「謝謝刁貓寫出這麼好的書。」 「整個虐哭,謝謝你寫出那麼棒的書❤」 「很喜歡這個故事給人的感覺,感謝作者❤」 「看到那句『妳是我的生命和夢想,我必須讓妳自由』就哭了,很感人的故事,很喜歡。」 「看到結局讓我整個雞皮疙瘩超喜歡啊。」 「最後的結局真是太感人了,這是我看過最美的結局。」

目錄

故事最初.第一眼的悸動 第一章 格格不入的夏天 第二章 獅子頭男孩和拒學症女孩 第三章 好朋友與女朋友的距離 第四章 灰黑色友誼 第五章 被遺忘的約定 第六章 擁抱的兩顆心 第七章 永遠離不開的人 故事之後.他留下的答案 第二結局番外.交叉的平行線 後記

內文試閱

  沈于燕拿著樂譜往頂樓跑。      曬了一整個早上的樓頂,地面熱氣蒸騰,她一手遮著大太陽,瞇起眼睛兜了一圈,鄭祖豪沒有在這裡。      「又跑去哪裡?」      俯瞰校園,操場上有一群人聚集,沈于燕立刻衝下樓去操場找人。      大伙在一旁鼓譟,熱鬧的人群前,鄭祖豪和四個男同學打赤腳站在熱氣蒸騰的跑道上,他們被曬得滿臉通紅、汗流浹背。      「兩腳不可以動喔,動的人就算輸了。」充當裁判的男生喊著。      每個人都表情扭曲,有個男生受不了跳著腳喊投降。      裁判立刻大喊:「出局。」      「四十七、四十八、四十九……」讀秒的是一個綁著馬尾的學姊,沈于燕先前曾在中庭見過她。      又一個男生跳腳出局,沒多久第三個男生也認輸了。不到兩分鐘的時間,所有人都投降退出,鄭祖豪成了比賽中唯一還在撐的人。      「這遊戲真是變態。」      「小豪,太帥了。」      「加油,破紀錄啊。」      興奮的喊叫聲在沈于燕耳邊轟炸。      鄭祖豪的後頸和挽起袖口的手臂都被曬得通紅,腳趾彎曲忍受著地上的熱燙。      沈于燕忍不住走上前去,卻被裁判擋下,「同學,不能靠近比賽區域。」      她對著鄭祖豪喊:「你到底在幹麼?」      她的聲音被人群的叫聲淹沒,鄭祖豪看到她,露出笑臉,「蛤」了一聲似乎沒聽清楚,沈于燕皺眉,對著他又喊:「你到底在幹麼!」      這回他終於聽到她的聲音,其他人也注意到了,場上安靜下來,一雙雙好奇目光投向她。      鄭祖豪露出兩頰深深的酒窩,「耐力比賽啊。」      「你不是已經贏了。」她看著他發紅的雙腳。      「還沒破紀錄啦。」      計時的學姊盡責的報數,邊看他們一來一往的對話。      鄭祖豪笑著跟她說:「有獎金喔,我賭了一千塊。」      「別玩了,你的腳會燙傷。」      她身後傳來曖昧的窸窣聲,見他仍然堅持,她氣得調頭就走。      「一分五十七秒、一分五十……喂,鄭祖豪!」      鄭祖豪抓起鞋子來不及穿,朝沈于燕追了過去,裁判高舉雙手,對著人群宣布,「小豪挑戰失敗,獎金平分。」      「喂,妳幹麼?這樣我拿不到一千塊耶。」鄭祖豪輕戳她的手臂,立刻被她甩開。      沈于燕回頭瞪他,拿起手中的樂譜往他身上胡亂打了幾下。      鄭祖豪被她突如而來的舉動嚇到,沒閃開任由她打,看她走人他又跟了上去。      沈于燕撫著樂譜,剛才太生氣了,都忘了這是借來的東西。      鄭祖豪站在一旁試探的問:「妳在生什麼氣啊?」      「你到底在幹麼,這樣很好玩嗎?」      「只是打賭比賽而已……」      「你老是做一些蠢事幹麼?你是自虐狂嗎?」      「玩難免會受傷嘛,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鄭祖豪也皺起眉頭,有些不高興她這麼不能理解他的樂趣。      「做這些會受傷的事,難道你一點痛覺都沒有嗎?」      「有啊,存在感。」他說。      「什麼存在感?」她問。      「就是存在感。」      這是什麼鬼打牆的答案,有時間在那裡玩有的沒的遊戲,還不如好好讀書做點有意義的事。沈于燕忍下想脫口而出的話,心想幹麼管他這麼多,一生氣都忘了為何要來找他了。      「我回教室去了,你還是去保健室一趟吧。」      「去保健室?這麼遜咖的事我才不幹……喂,等我一下啦。」      鄭祖豪匆匆追上,「喂,妳都害我輸掉了,還把我丟在這裡閃人喔。」      沈于燕不情願的等他把鞋子穿好才繼續走,又頻頻觀察他的腳,矛盾的心理讓她一陣氣惱。      鄭祖豪嘴角上揚:「妳這麼生氣,該不會是擔心我吧?」      「誰要擔心一個不自愛的人,老是把自己的身體弄得到處是傷,蠢斃了。」      「啊嘶……妳走慢點啦,腳會痛。」      「還知道痛喔,保健室在那邊啦。」      沈于燕還是忍不住回頭扶他一下,「以後別玩這麼自虐的遊戲行不行?」      「可能是水泡破了所以比較痛。」鄭祖豪見她皺眉憂心的樣子,用其他更糟的例子比較:「不過這不算什麼,上次我們還比賽從禮堂的二樓窗戶往下跳——」      忽然,前方傳來一陣騷動。      高力泰出現在走廊上,雙眼發紅的朝這裡快步走來,跟班的光頭小弟在後頭不停喊著:「老大,別去啦……」      沈于燕躲往鄭祖豪身後,果然事情沒那麼輕易結束,平靜不到一星期麻煩又找上門來了。      眼看高力泰愈來愈近,鄭祖豪直挺挺站在身前護著她。      高力泰狠瞪他們一眼,忽而轉進教職員辦公室,小弟也急著跑進去。      「怎麼回事?」沈于燕驚疑的與鄭祖豪對看,忽然聽見辦公室裡傳來咆哮與翻桌的聲音。      「妳在這兒等,我去看一下。」鄭祖豪回過頭輕聲對她說,然後才走進辦公室。      她心裡害怕,躊躇了一陣子,還是決定跟上去站在門邊往裡看。      高力泰正捉住一個男老師的衣領,掄起拳頭對他大吼:「幹恁老母!你說我妹怎樣?你對我家裡的人有什麼意見,你竟敢汙辱她,別以為你是老師我就不敢打!」      沈于燕還沒看清楚怎麼回事,高力泰的拳頭已經往男老師的臉上揍下去。      尖叫聲四起,兩名男老師急忙上前阻止,但力氣卻抵不過他,其中一位老師跑出來大喊:「去叫教官過來!快叫其他人來幫忙!」      男老師滿臉是血被打昏在地,高力泰的拳頭仍不停砸下。      鄭祖豪幫著老師們阻止高力泰,愣在一旁的光頭小弟這才動起來幫忙拉人。      沈于燕沒看過這樣暴力的場面,嚇得緊抱雙臂瑟縮著。      教官和幾名老師匆匆趕到,高力泰已被眾人壓制在旁。      受傷的男老師被人抬出,鄭祖豪也跟著走出來。      沈于燕立刻上前關心:「你有沒有怎樣?」      「沒事。」      看沈于燕擔心的模樣,鄭祖豪偷偷滿足,他倒希望早點衝進去讓高力泰撞個幾下,這樣她肯定會更替他擔心吧。      他們離開了辦公室,沈于燕才想起原本來找鄭祖豪的原因。      「那個……我本來是要來跟你道歉的,我媽對你說的那些話,希望你不要介意。」      「那妳介意嗎?」他反問她。      沈于燕想了一下,搖搖頭。      「那就好啦。」他露出輕鬆自在的表情。      「可是那時候我沒能幫你說話,心裡很過意不去……」      「算了,反正我習慣了,不爽也只是一下子的事而已。」      他伸出兩指,輕輕在她額上敲了一下,「喂,妳過來道歉,剛才還對我那麼兇喔?」      「那又不是同件事。」她咕噥。      這時,鄭祖豪注意到前方走來一位女老師,她正扶著眼鏡打量他們。      「妳先回教室吧,我自己去保健室。」      「可是……」      「妳不是不想讓人看到我們走在一起?」      看著鄭祖豪微笑從她身旁跑開,她的胸口像被一塊大石頭壓著,很悶很悶。      □      高力泰遭到停學處分,得知這消息,沈于燕趕忙跑去找鄭祖豪。      他正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背靠圍牆和一個短髮女孩聊天,那女孩長得很清秀。      沈于燕緩下腳步,隔著一段距離看他們有說有笑的樣子。      後來女孩注意到她,拍拍鄭祖豪的肩,「欸,小女友呢。」      鄭祖豪回頭看沈于燕有些尷尬的走近,他立刻對女孩說:「不是女朋友,這樣說她會生氣。」      對方曖昧的笑,故意對鄭祖豪說:「唉喲,我被比下去了啦。」      她輕拍沈于燕的手臂,「學妹,我這不成才的弟弟就交給妳了。」說完,便轉身走進教室裡。      沈于燕狐疑的問:「那是你姊?」      「不是,她開玩笑的。」      她拉下臉,「你又跟別人亂說什麼了?」      「我沒有啊。」他雙手舉高,像想證明自己的清白。      「明明就有,不然人家怎麼會這樣說?」      鄭祖豪一臉笑意:「妳上次在操場當著一堆人的面喊我,我班上的人幾乎都認識妳了,所以才會有人問我跟妳是什麼關係嘍。」      「那你怎麼回答?」      見她一副緊張的樣子,他壓低聲音說:「確定要在這裡跟妳說?」      沈于燕環視四周,走廊上有別的同學在,學姊也在教室裡支著下巴饒有興味的觀察他們。      這時,她聽見鄭祖豪說:「想知道的話靠過來一點比較好。」      沈于燕打定主意,要是他敢亂說話,她會立刻給他一拳。      她湊近他身前,對方抬手覆上她的耳廓,在她耳邊悄聲說:「妳在我班上還靠我這麼近,會被傳八卦喔。」      沈于燕心一驚,立刻倒退一大步,「你耍我?」      鄭祖豪哈哈笑了起來,她怒氣沖沖的轉身,他只好趕緊賠罪:「好啦,開玩笑的嘛。」      「一點也不好笑。」      她回頭怒瞪他的時候,竟發現他對著教室裡的學姊眨眼睛,像在密謀什麼,她更火了,狠狠往他的腳用力一踩,痛得他哀哀叫。      教室裡看好戲的學姊忍不住笑了出來。      鄭祖豪跛著腳在後頭追她,頻頻求饒:「不鬧了不鬧了,我跟妳說真的。」      「不稀罕,我不想聽了,之後也不會再來找你了。」      她快步走下樓時,他追上去擋在她面前,「我喜歡妳。」      「什麼?」她沒反應過來,怔怔的瞅著他。      「我跟她說我喜歡妳,這樣夠清楚了吧?」      路過的學生紛紛朝他們投來關注的視線,沈于燕一陣氣惱,「你別鬧了行不行?還要讓我丟臉幾次?」      「妳覺得我說這句話是在開玩笑嗎?」鄭祖豪臉上沒有剛才那不正經的表情,深邃的眼睛流露出認真。      他等待她的反應,結果眼前的她卻像受驚嚇的小貓一樣,瞠大眼睛傻盯著自己。      「是妳硬要問我才說的。」他說。      他……他怎麼可以這樣輕易就跟她表白?他不怕破壞他們之間脆弱的關係嗎?還是他不知道她把他當成朋友這件事,是經過多少內心掙扎才做的決定?      而且她……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沈于燕擰起眉頭,深吸一口氣:「獅子頭,我——」      「喜不喜歡是我自己的事,我一向就是這麼坦白,妳不需要回應我什麼。」      這番話瞬間又惹惱了她,「你之前都是這樣子的嗎?隨隨便便說喜歡別人,跟別人在一起,然後又隨隨便便分手,再隨隨便便的對下個人說喜歡?」      鄭祖豪靜靜的聽她發怒,沒有出聲反駁。      四周傳來學生奔跑和打球的聲響,更加凸顯兩人之間尷尬的沉默。      為什麼不反駁?否認也行啊。      他的緘默讓她更難受,她撇開視線,試圖緩和語氣,「我……我把你當朋友才跟你說這些的……」      「如果妳是這樣看待我的話,我也不能說什麼。」他淡淡的說,寧靜的眼瞳藏著她不懂的情緒。      她是不是又傷害到他了?但他為什麼老是做些會惹她生氣的事呢?是他把她逼向為難的情況,她才不得不用這種方式回應的。      突然,他將手掌伸到她的面前,打斷了她的內心糾結。      「幹麼?」她疑惑的看著他粗糙的掌心。      「擊掌代表和好,剛才那些話就當我們都沒說過,一筆勾消。」      她想了想,慢慢伸手往他掌上拍了一下,他卻突然握住她的手。      「你——」      「沈于燕,對不起,我不該讓妳感到為難。現在我知道妳的答案了,我們就一直當朋友,可以吧?」鄭祖豪嘴脣輕輕抿出一彎上揚弧度。      她感受到他掌心傳來的力量,那是一種決心。她的心不受控的跳得好快。      沈于燕僵硬的點點頭,不知為什麼有點難過。

作者資料

刁貓

有勇無謀的射手座B型,大多時候安靜得像隻貓。 不愛哭,可是心裡種著洋蔥,很容易被感動。 喜歡草綠色、有故事的東西、手帳控♥ 刁貓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echo2016

基本資料

作者:刁貓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18-01-25 ISBN:9789869512442 城邦書號:3PP02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