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逃婚100次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文化部一零五年度行動寬頻影音節目製作補助案戲劇類一千兩百萬元! ★《麻醉風暴》、《紅衣小女孩》瀚草影視 金牌團隊打造最新魔力愛情喜劇! ★《逃婚一百次》好評熱映中……導演 林北村(北村豐晴) AES黃鴻升 | 李千娜 | 納豆 | 張景嵐 | 拐拐 許萌希 特別演出|藍正龍(Blue) | 安心亞 Amber An ★超值收錄「逃婚100次」精美劇照圖,一睹不同時空的許達才 vs. 鍾艾晴! 「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出口......一個不想要面對現實的時候;如果你覺得換了人生,你就會有不一樣的遭遇。的確,可以讓你暫時逃脫,但是當你在另一個時空又遇到的時候,不斷不斷的重複、重蹈覆轍的時候,就像這個男主角一樣。終究你要面臨。」 ——《逃婚一百次》幕後花 他穿梭不同的宇宙,擁有不同的人生, 卻面對一段擺脫不了的婚禮,一段命中注定的愛情! 因為一夜情而即將當爸爸的許達才,他無法面對自己下半輩子就要被老婆鍾艾晴跟小孩綁住而從婚禮上落跑……陰錯陽差之下,達才拿到一顆神祕骰子,一覺醒來竟發現自己的朋友、情人、生活、工作全都不一樣?而最棒的是,他的老婆鍾艾晴居然消‧失‧了!難道這裡是另一個平行宇宙? 達才以為是老天爺重新給他一次機會,讓他得到全新的人生。然而,一切卻不如想像般那麼順利,他很快發現,鍾艾晴像是一個詛咒,在新的人生裡,自己莫名其妙還是會跟鍾艾晴上床,還是被逼著要負責任!怎麼會這樣~~!此時,達才想起那顆神祕的骰子,當他再度擲出那顆骰子,來到第三個平行宇宙,結果發現⋯⋯又是全新的人生在等著他⋯⋯ 這回,他發誓,就算要賭上一切,也絕對要逃離鍾艾晴!

目錄

1. 過去的你,服用烈酒前請三思 2. 原本的你,逃婚進行式 3. 第一個你,重逢總是佳話? 4. 第一個你,重蹈覆轍時請心平氣和 5. 第二個你,失而復得 6. 第二個你,力挽狂瀾 7. 第三個你,致富後務必低調行事 8. 第四個你,非自願穿越 9. 第四個你,驀然回首已成定局 0. 斷章 更為久遠的妳 10. 回歸的你,於是……?

內文試閱

楔子
  情人節的大街上,行人來往,成雙成對的幸福氛圍稍微溫暖了冬末初春的寒峭。   一位穿著婚禮西服的新郎穿越人群,以衝刺的速度揚長而去。   「我、我從婚禮落跑了……我逃婚了啊——!」   那名西裝被逆風吹成滿滿皺褶、髮型散亂、滿身狼狽的新郎正是許達才。   心跳聲劇烈,身上泌滿不合時宜的汗水,身體卻因為緊張而冷得發抖。達才一面奔跑,不斷反芻著這八個月以來,與「她」相遇後的種種記憶,以及隨之併發的災難。   他的人生到底怎麼了?八個月前,明明一切都還很好的……     ※   八個月前。   清晨的街景,便利商店招牌的亮度逐漸被晨曦給緩和,可以從玻璃門內看見穿著店員制服的達才,正在櫃前補貨。   大部分人認為超商店員——尤其是大夜班低薪又過勞,傷神又傷身,達才卻意外喜歡這份工作。店長不在,可以按照自己的步調行事,用不著與人有過深的接觸——並且,一人獨享的日出秀也很得他的喜好。   日出彷彿蛋黃一般破雲升起,陽光散落。達才看著天空,露出滿意的笑容。   時間來到早晨七點,大夜班的下班時間。達才替一位老婆婆結帳完畢,將商品一一裝進購物袋裡。   他踮踮袋子的重量,「婆婆,很重耶!我幫妳外送去妳家好不好?」   「好啊!謝謝你啊——」   反正也是回程順路,何況下班回家後多半也是吃完飯倒頭就睡,也沒什麼不好的。達才笑著送婆婆離開超商,開始整理等等要外送的商品。   才剛低頭著手整理沒多久,這時又有一位穿著俏麗的女性走進店裡,將一個信封放到櫃檯上。達才抬起頭,啊,是他在超商裡工作的同事,因為腿很長,他都叫對方長腿妹。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喔!祝許達才生日快樂——」   長腿妹在達才抬起頭看她時,甜膩膩地唱起了生日快樂歌。達才終於想起來,對了,今天是自己生日。   「謝謝。」   長腿妹把櫃台的信封推到他面前,「你打開看看是什麼。」   他打開信封,裡頭是電影票,只有一張。長腿妹笑得燦爛,拿出另一張電影票在胸前晃呀晃的。   生日有人陪伴,又是外貌姣好身材玲瓏有緻的大正妹,何樂而不為?達才卻愣了幾秒後,隨即恢復理智,把票退了回去,「……我不能去,我有約了。」   「不管,晚上我在電影院等你。我先去換制服。」   「等等——」   長腿妹甩著青春洋溢的馬尾走進員工休息室,來不及把票還回去的達才只能低頭看著信封,百般思索。   他並不是討厭對方,有人記得他的生日、願意替他慶生這點也很值得高興。只是在達才心裡,他始終認為凡事遠觀即可,一旦太過接近美好的事物反而會破壞想像,他寧願當個遠遠的觀眾就好。   於是在長腿妹交班超商工作後,達才悄悄把電影票放到員工室裡長腿妹的包包上,下班離去。   達才的生活平淡無奇,唯一的特別之處,大概就是所有人都趕著上班時,他才剛下班。   他騎著腳踏車,籃子裡裝滿要送到老婆婆家的外送商品。早晨通勤時間的大街上,上班族與學生人來人往,各個步調匆匆,睡臉惺忪的神色恰巧和滿面悠閒的達才成了對比。   來到雙邊號誌的十字路口前,達才停下車來等待紅燈。   一位女性站在他身旁,肩上背著一個毛線包包。趁著紅燈秒數還在倒數,女性打開毛線包確認裡頭的東西,雀躍地露出笑容。   達才下意識瞄了站在他身邊的女性一眼,只覺得對方笑得一口白牙,虎牙好明顯。   號誌轉為綠燈,達才踩下踏板離去。身邊的那位女性則闔上毛線包包,走向另一邊馬路——兩人渾然不知,毛線包包早就脫線,線頭正巧被達才的腳踏車車輪給勾住了。   彼此的行進方向漸行漸遠,毛線被越拉越長。達才繼續踩他的踏板,女性繼續走她的路,肩上的包包從底部開始脫線,彷彿編織到一半被扯開的圍巾一樣越扯越短,底部開了個窟窿,裡頭的東西沿路掉了出來。   包包上的毛線少了,倒是十字路口反而因此拉起了一條毛線形成的對角線。綿延十幾公尺的毛線阻礙交通,通過馬路的汽機車騎士差點被那條線勾到,紛紛狂按喇叭,議論紛紛。   「奇怪,輪子好像卡到什麼……嗯?」毛線被拉到盡頭,達才終於感受到被拉扯的阻力,他跳下車一看,發現車輪裡的鐵絲像是沾上麥芽糖的筷子一樣滾了幾圈毛線。   他順著線的方向看過去,回饋他視線的是蔓延到好遠的毛線,以及被毛線擋道路的行人白眼。   達才索性把卡在輪胎上的線扯下來,開始收線,「奇怪,怎麼好像另一端也有人在拉的樣子……」他一面把毛線一圈又一圈地收回手掌上,重新回到十字路口。   突然,原本同樣在拉扯的毛線另一端,宛如斷線般鬆了力道。達才發現有人——正是剛才和他一起等紅綠燈、笑露出一口白牙的女性,正在撿拾散落一地的隨身物品。   達才瞥見女性放置在地上的——「疑似」是包包的東西。為什麼會說是疑似?因為那東西只剩下把手,上面黏著線頭。   仔細一看,把手上的線頭材質,和他手裡的有點像耶……達才像是收線的釣手一樣又把手中的毛線扯了過來,果不其然,地上的把手上鉤了。   他也不好意思多辯解什麼,乾脆幫女性一起收拾掉滿地的隨身物。   「不、不要撿!」   殊不知他才剛彎下腰,就聽見一聲淒厲慘叫。達才抬起頭,那位「毛線包受害人」的女性竟然以跑百米的詭異速度衝上來,搶過他腳邊的東西。   達才看著對方手裡的東西,「啊……這是妳的嗎?」   陽光明媚,視野明亮,可以清晰看見女性手上正拿著一件……情趣內衣。   「……」女性簡直丟臉的想死,脹紅的整張臉根本說是快噴火了,她握住情趣內衣,轉身就跑。   達才還沒理解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只隱約感覺對方在落荒而逃之餘,身影似乎還在發抖。   這時的達才尚未明白,這位惱怒羞紅整張臉的,正是給他人生帶來巨變的「她」。   那位女性,名為鍾艾晴。     ※   歷經「毛線包事件」、並結束外送的達才婉拒了老婆婆邀他留下吃飯的邀約,回到家中。   他的居所與其說是富有單身男子的洗鍊感,不如說是單調寂寥。單人床,單人座沙發,櫃子裡除了幾片拿來打發時間的遊戲光碟外空無一物。   在這白色基調的無機質空間裡,唯一突兀的,是安置在客廳角落的紅色行李箱。那是他母親的行李箱。   他單身,沒有家人,工作穩定,薪水自己賺自己夠花,生活簡單沒人管,認為這樣的生活也不錯,自己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   隨便拿點食物墊墊肚子、梳洗後,達才鑽入被窩裡補眠。不知睡了多久,忽然有銳利刺耳的聲響把他扯離安眠,他花點時間運轉腦袋,才會意過來是電話響了。   他掛斷電話,倒頭繼續睡,沒幾秒後手機鈴聲又大響,他猶豫了一陣後,按下通話鍵。   ——達才現在回想起來,他的人生就是從接了這通該死的電話開始出了錯。   「……喂。」   「生日快樂,出來喝酒!」   分貝大到吵死人,是曾大利的聲音。   「不要,有人約我了。」   「真的?誰?」   達才無奈地掀開棉被,下床,「……店裡的同事。」   「你說留長馬尾,胸部很大的那個妹嗎?」   「對啦對啦,嗯。」   「你們要去哪?」   「看電影。」   「現在在哪?電影要開始了嗎?」   「嗯,要開始了。」   「——那你怎麼還在家?」   達才反射性嚇得縮起肩膀,門外霎時又傳來「叮鈴」一聲,被抓包了。   他嘖了一聲,打開自家大門,曾大利正好收起手機,滿面笑容地看著他。   「又躲在家裡耍自閉!生日耶,拜託!去換衣服,兄弟我今天帶你去打獵!」大利說著,還作勢拉弓,一副勢在必得的模樣。   「不行,我還要上班。」   「聽你在鬼扯,我剛才去你店裡,今天根本沒排你的班。」   「……你很煩,我想待在家不行嗎?」   「囉唆!走了啦!」   大利靈巧地踩壓自己的腳後跟,把鞋子隨便往玄關一踢,闖進達才家裡。「快快快,我們來換衣服吼——」他不由分說地推著達才進房換衣服,途中,大利也看了客廳裡的紅色行李箱一眼。     ※   達才就這樣一路被拖來了市區某家夜店。   他和大利站在吧檯前喝酒。夜店內的來客密度之多,頭頂的變色燈每一閃爍,就能瞥見舞池裡不計其數的人影,當中多半是穿著若隱若現的火辣長腿。打扮嬌豔的女性衣衫領口之低,裙子之短,達才不禁看傻了眼。   大利用力拍了他的背,誇張地奸笑幾聲:「嘿嘿嘿,怎麼樣?來這裡果然是對的吧?」   達才甩開他的手,「你很幼稚,再喝兩杯我就要走了。」   「說什麼鬼話,我是特地帶你來把妹的耶?」   「我又不想交女朋友。」   「誰要你交女朋友,你現在缺的是打砲!你知不知道男人每三四天就製造兩千萬顆精子,兩千萬都一整個台灣的人口了,你一整年沒打砲,好幾億個小蝌蚪都擠在一起,那麼擠都沒辦法呼吸了,你忍心嗎?」   如果達才跟這精蟲衝腦的混蛋不熟,大概會直接告對方性騷擾。   「眼前這麼多妹你不帶一個回家根本有違天理,我來幫你挑一個……啊!」大利瀏覽夜店人群時,突然指著某個人大喊:「欸,那個很像高中校花沈嘉儀!怎麼樣?」   「什麼?哪裡?」達才猛然瞪大眼睛朝他指的方向看過去。   「騙你的,沈嘉儀那種乖寶寶怎麼可能來夜店?」   「……」達才恢復冷靜,瞪了他一眼,「你很無聊。」   「剛才還說一個人很健康,聽到沈嘉儀你就——」   「我要回去了。」   「許達才,你真的很掃興!」   還不知道達才究竟是真的要走還是賭氣,大利這時又看見一名身材高挑細瘦的火辣女子走過眼前,兩眼發直。   「你看那女的!根本是我的天菜……」   達才順勢瞥了對方一眼,對方還沒走遠,可以看到側臉和側身,「她比你高兩個頭,你只到她胸部,她坐著都比你站著高了。」   「拜託,我夜店界柯瑞耶,身高不是問題啦!」   「喔。」   「你等我,我馬上回來。」大利拍拍達才肩膀後就勝券在握地朝那位「天菜」火辣女走過去了。   這樣也好,耳根子清淨多了,達才獨自留在吧檯喝酒。他嫌無趣地環顧四周——結果竟然看見有個女人半披著散髮,坐在吧檯一隅,大口吃著牛肉麵。   頭髮一片散亂的緣故,看不清楚對方的臉,只能看見閃爍燈光下,麵條大口大口地被那女人吸進嘴裡,還有牛肉塊跟湯,全部像是被拔起栓子的游泳池池水一樣被吞入腹。   為什麼夜店會賣牛肉麵?達才還真的沒想到這個問題,只是被對方豪邁過頭的吃相給逗笑了一聲。   「你在看什麼?走了啦。」大利這時又折回來了,把他扯了過去,「跟我過來。」   達才就這樣被抓進了夜店的包廂裡,他隔著紗簾偷偷往裡面一瞄,有兩名女性在裡面,其中一位竟然還是大利的天菜。喂,這傢伙速度也太快了吧?   大利把他抓到包廂外面角落,開始跟他說明現況:「比較高的那個叫做美艷,我搞定了。另一個是美豔的朋友,聽說剛失戀,今天就是來療傷的,你不要計較這麼多,就當作是陪陪人家,喝一杯就好了。   「不要,我要回——等等,曾大利!」   幾乎可說是被踹進包廂裡的達才,與裡頭的人對上眼神,他尷尬地咳了一聲,急忙跳出包廂外,「……不好意思,我還有事,要先走了。」   達才匆匆離開包廂,大利只好向包廂裡的人圓場幾句:「沒事沒事,我朋友比較害羞,等下就回來!」說完後也趕緊轉身,追上達才的腳步。   可說是落荒而逃的達才在穿越舞池時被迎面而來的人撞了一下,杯中酒潑了他全身。多虧這杯調酒洗禮,大利總算追上了他。   「你真的很奇怪,到底在做什麼啊?」大利看不下去了,抓他去洗手間把衣服擦乾淨。   達才接過對方遞來的紙巾,一邊擦拭衣服一邊說:「你去和你的天菜聊天吧,我自己先回去。」   「今天你生日耶,拋棄你去把妹我還算是人嗎?」   「你本來就不是人。」   「好嘛,不然我們再喝幾杯,今天不把妹了,好不好?」   「……真的?」   「真的啦!你把衣服擦乾淨再出來,我先去拿酒。」   語畢,大利率先走出洗手間,再度回到吧檯。這時,大利的天菜——也就是美艷也帶著失戀好姊妹走出包廂。大利對美艷使了個眼色,對方則回他一個飛吻。   大利湊到吧檯的酒保面前,「先生,我朋友心情很差,很想喝醉,你們有沒有那種一杯就會倒的?」   酒保呵笑一聲:「當然有,你朋友男的女的?」   大利指指遠方,擦乾衣服的達才正好從洗手間走出來。   酒保笑得更燦爛了,「交給我吧。」   大利讓達才像是呆頭鵝一樣找人找了好一陣子,才站起來揮揮手,「這裡這裡!我在這裡。」把達才叫過來。這拖延戰術正好讓酒保調好酒,他順勢把酒杯遞到達才面前,「給你,特調!」   「喔……」達才應了聲,不有疑地喝了幾口。他看大利笑的不懷好意,這傢伙平常很猥瑣,今天看起來更猥瑣,達才瞇起眼睛,「你想幹嘛?」   「沒事啦。」大利聳聳肩,示意他坐下,「話說達才啊,你打算這樣到什麼時候?」   「哪樣?」   「耍自閉啊。」   「我沒有耍自閉,我過得很好。」   大利翻翻白眼,「你媽都過世一年多了,女朋友跑了就換一個嘛,也沒什麼了不起的,你也該走出來了吧?」   「……我現在一個人過得很好。」   「唉……算了,就這樣吧,難得生日不談傷心事,乾杯啦!喝光它喝光它。」   大利舉杯敬酒,兩只杯子敲了一下後,達才把剛才的調酒一飲而盡。   不喝還好,一喝不得了,酒精通過喉嚨沒多久,身體就像是燒起來一樣。他的世界開始旋轉。   「達才,怎麼啦?」   「頭有點暈……」   「真的?真的真的?」   達才倒在桌前動彈不得,不知道是錯覺還是失去判斷力的緣故,他總覺得大利的語氣聽起來有種惡作劇得逞的竊喜。   「兄弟,我是真的為你好,不用謝,當作是我送你的生日禮物………」   曾大利——達才來不及追問,意識飄遠,終於化為一癱死水。   達才有種沉進水池裡的漂浮感。思慮矇矓,視野一片漆黑,他花了好一番力氣才勉強推論出他並非被人扔進海裡載浮載沉,而是有人正攙扶著他往前走。他似乎一隻手臂掛在別人的肩頸上,活像個米袋般緩慢移動。   「美艷……美艷,萬事OK!就這樣把他載回去……」   達才似乎聽見大利的聲音。美艷?好像在哪聽過這名字……等等,他人在哪裡,對了,他好像生日,然後被抓來夜店……夜店?   「我和美艷先走了,我兄弟就拜託妳囉!妳要好好照顧他喔!」又是大利的聲音,然後碰一聲,車輪摩擦運轉。達才恍惚地看見大利鑽進計程車裡揚長而去。   「先到那邊坐著休息一下吧?」攙扶他的人對他說,是女性的聲音,只是這聲音沒聽過。   達才勉強抬頭一看,美艷,美艷……他想不起來美艷是誰,只是好像……美艷有個失戀的朋友,今天來夜店買醉……啊,這個人的臉,好像就是那個朋友……   「我去攔車,你等一下啊。」攙扶他的人走到路邊揮手。   暈眩感與嘔吐感逼使達才發出呻吟,他像是枯萎的花草一樣坐在路邊的長椅上。此刻又是一道黃色影子停在面前,達才幾乎被酒精殺死所有細胞的腦袋只剩下「黃色=計程車=回家」這個指示,費盡全力站起來,步伐蹣跚地飄到計程車前,打開車門鑽進車裡。   達才甩上車門,連安全帶都忘了繫上,倒頭就睡。   「等等,不是那台……別走!」他隱約從窗外聽見那位攙扶他的女性的吼聲:「回來!你上錯車了啊!」   達才悶哼了聲,把臉別到另一邊繼續睡。啊,車裡面好像不只有他一個乘客,叫客的?算了,隨便怎樣都好……   「客人,去哪?」前方的司機問。   「回家……復興北路……」達才含糊地報出地址,說到一半,旁邊的共乘乘客靠到他的肩膀上。他也沒力氣推開,何況也不是那麼重,索性就這樣當靠枕。   是說共乘的話……車上還有空位,等等是不是還會有乘客擠進來啊……半夢半醒的達才繼續在心中喃喃。到時候挪點位子好了……他打算把倒在他身上的女性推到旁邊去,沒想到眼尾掃過對方熟睡的臉蛋時,腦中登時閃過某些影像。   尚未關上的內部車燈,將女性的容貌照的昏黃。這張臉似乎……   「牛肉麵……虎牙……」   還有毛線包包,情趣內衣。   根本摸不著頭緒的詞彙在達才腦中綻放。   「算了,隨便……」   他放下原本打算推開女性的手,再度闔上眼皮。     ※   當達才恢復神智時,他正躺在自家的單人床上。   陽光散落室內——他似乎忘了拉窗簾——達才苦悶地睜開眼,打算翻身繼續睡,卻莫名感覺……他的單人床今天似乎特別狹窄。   好像有什麼東西,而且好冷,我的衣服呢?   達才不解地翻過身,他的床上,竟然,多了一個女人。   「……」   「……」   達才發不出聲音,清醒的女人同樣處於呆滯狀態。兩人都是全裸,裹著同一條棉被,單人被面積過小的緣故,彼此露出了半截肩膀。不只是處境相同,半張著嘴的狼狽模樣也是默契十足。   那張臉。十字路口,被車輪捲走的毛線包。   發愣了一秒,兩秒,三秒,達才和女人終於指著對方大叫:   「啊啊啊啊……妳/你是誰——?!」

作者資料

響生

尋夢樓員工招募中!食夢妖經營的店舖享有大量員工福利,溫馨美好又歡喜。讓我們一起朝幸福企業邁進! 詳情請洽FB粉專:響生總是胃痛 已出版作品:《九十九-百年追尋-》、《逃婚一百次》

楊宛儒

熱愛故事,喜歡劇本,最討厭坐在書桌前打字。 如果拿到骰子,最想逃到稿子交出的那一天。 電影《紅衣小女孩2》共同編劇。 電視節目劇本創作獎《前男友是鬼》入圍。 優良電影劇本《女人合鳥》入圍。 現為劇本開發公司英雄旅程合作編劇。

基本資料

作者:響生楊宛儒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7-11-07 ISBN:9789571077185 城邦書號:SPB7F000071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4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