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遺落之子:﹝輯三﹞曙光再現(完)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遺落之子:﹝輯三﹞曙光再現(完)

  • 作者:凌淑芬
  • 出版社:春光
  • 出版日期:2017-11-09
  • 定價:350元
  • 優惠價:79折 277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 VIP集合囉,精選好書3本74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HOT!系列榮登博客來、金石堂書店暢銷榜Top1 奇幻x冒險x愛情x懸疑 華文小說創作百變天后——凌淑芬首次跨界長篇鉅作 作品暢銷近400萬冊,PTT小說版討論度最高 題材百變不設限,高居讀者「非看不可」Top1! 據說,叢林外還有人類倖存。 據說,那裡不是烏托邦,人們兇狠更甚怪獸。 他們卻心生嚮往,因為—— 那裡充滿生機。 恐懼。從來沒有過的恐懼。 看到醫療營人煙全無,只剩山崩痕跡和墳墓堆, 無所不能、無堅不摧的狄驚慌失措,突然覺得人生失去意義, 寂寞瞬間籠罩,他……他需要他的叢林家人。 恐懼甚至讓他開始出現幻覺,看見美麗的勒芮絲向他走來—— 「你回來了……」 「我回來了。」 下一瞬,暖熱的軀體撲來,他方才醒神:她還在!他們肯定也還在! 在大悲又大喜之後,正常人會做什麼? 狄不知道,他只知道,除了餵飽自己、安慰小艾拉受傷的心靈, 首要之務是要讓大家瞭解外面的世界:港口,鴻溝,東部戰爭,利亞生存區,更多的生存區。 他分析優劣,細數美好與晦暗之處,說服大家跟他走。 「一旦上路,我們隨時可能面對死亡。 這段路程極其辛苦,但是我向你們保證,只要熬過去,我們就會抵達未來的新家園。」 新家園,這詞是如此美好又殘酷, 美好的是,大家將不再需要擔憂食物匱乏;殘酷的是,路上有極大的可能以死亡獻祭。 狄真能說服大家遠走叢林,橫越旱漠荒地,到達新家? 若最後真能到達新家,為了生存,下一步又該如何走……? 【各界讚嘆推薦】 知名作家決明2.0 知名作家典心 知名作家東燁 小說家倪采青 華文靈異天后笭菁 知名作家黑潔明 知名作家樓雨晴 暢銷作家護玄 城邦文化第一事業群總經理黃淑貞(頭號讀者,擁有每一本作者的簽名書) 金石堂網路書店文學小說PM陳綱儀 墊腳石書店店長

內文試閱

序幕
     醫療營廢棄了。      狄玄武的腦中一片空白。      在他的一生中,他經歷過無數次的驚濤駭浪,有許多回,連他都以為自己走不出來。但,無論是哪一回,都沒有眼前的景象讓他如此驚駭失措。      他的手心發冷。      他的心跳加速。      他的額角泛出冷汗。      他的全身失去活動能力。      不可能!醫療營不可能廢棄!      醫生在哪裡?勒芮絲在哪裡?艾拉呢?      他才離開三年,他們不可能就這樣從世界上消失了。      他停在以前大家吃飯的空地上。他們烘木頭的儲藏室兼窯房已經結滿蛛網,變形草爬滿了牆面,張狂地掩蓋了每一寸磚牆。儲藏室旁是瑪塔的爐灶,如今已成了野鳥的窩。      他給瑪塔建了新廚房,但天氣炎熱的時候,她依然會在這個露天爐灶煮食,她說外頭比較涼。瑪塔最在乎她的廚房乾不乾淨,絕對不可能放任爐灶像這樣沾滿鳥糞。      他的視線茫然地移向做為公共空間的大磚屋。      找到原因了。      原來如此。      那間磚房有一半被掩埋在土石堆裡。醫療營後方的斜坡不知何時塌陷下來,將他們的公共空間連同旁邊的一間小屋一起壓垮。      住在這間屋子裡的是柯塔、魯尼和德克教授他們……所以,醫療營的人都被埋在土石堆裡了?      山崩是不是在大家聚在一起吃飯的時候發生的?還有人活著嗎?他們死去的時候是否痛苦?是否十分恐懼?      回來的路上,狄玄武想過每個人看見他的反應,有的人會很驚訝,有的人會很開心,甚至有人會抱住他大哭,但他獨獨沒有想到的是,他們可能通通不在了……      他抹了下臉,發現自己素來穩定的手在劇烈發抖。      恐懼。      他這輩子從未如此恐懼過。      直到發現自己失去了醫療營的人之後,他才明白這些人對他有多麼重要。      拉貝諾說,人都需要一個活下去的目標。      拉貝諾是對的。      這些年來,他的目標就是專心一致找一塊地方,建立一個安全的家園,然後把每個想出去的人都接出去。      他一直以為他是為了勒芮絲做這件事,或許再加上一些報恩的心情。現在他才明白,他不是。      他不是為了讓勒芮絲開心,或為了報答任何人。他想這麼做,是因為這些人是他的家人。即使沒有勒芮絲或醫生,他依然會這麼做,因為他也是人,也需要他的家人。      如果在這世界他只有自己一個人,那是多麼寂寞啊!      然後他才發覺,原來他也會怕寂寞,他並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堅強。      沒想到他只是離開三年,他們就消失了……      他根本不該離開的!如果他在,坍塌發生的那一刻,他起碼可以救回一部分的人。      狄玄武閉了閉眼,用盡全部力氣驅走體內的寒意。      不,他必須冷靜。      即使醫療營不見了,貝托營區的人一定還在,他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們最好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否則他會……      慢著,那是……?他的思緒緊急剎車!      一樣他剛才沒注意到的東西,讓他不由自主地舉步過去。      在醫生診間前面那個空地,竟然有——幾座墳墓?      整片醫療營都覆蓋在亂草殘土之中,唯有這片空地被整理得乾乾淨淨,四周用小石子排成一圈,在圈圈中央,有幾座墳墓。      這裡是一個簡單的墓園。      他沒發現自己的手在微微發抖,跪在其中一個木頭十字架前:      馬切羅.J.魯易茲      二月二十四日,西元一九四五——3月十二日,西元二O二一      他生於混亂,死於安詳      馬切羅是醫療營的一個老人,三月十二日是一個月前的事。      狄玄武回頭檢視荒廢的營區。以野叢藤蔓爬生的程度來看,醫療營起碼廢棄了半年以上,如果一個月前還有人埋葬馬切羅,表示不是所有人都死在坍塌裡。而馬切羅「死於安詳」,表示不是橫死的。      有人還活著!醫療營的人還在!      強烈的釋然幾乎讓他暈眩。      他飛快檢查每一座墳墓。最早的日期是去年五月雨季之時,有三個墓碑寫的死亡時間是同一天,其中一句墓致銘刻著:他永遠和叢林成為一體。      可見崩塌是發生在去年雨季,這三座墳墓就是在意外中死亡的人,所以才會「永遠和叢林成為一體」,活下來的人把亡者埋葬在故居,他們已搬到其他地方了。      營區被毀,他們當然會搬到貝托那裡去!      狄玄武跌坐在地上,忍不住苦笑出來。      他從不知道他能如此害怕,即使在他發現自己可能永遠回不去原先世界的那一刻,都不曾如此恐懼過,因為他知道在那個世界的家人都有照顧自己的能力,但醫療營的人需要他。      這一刻他突然明白了,他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這才是他的意義——找到這群人,保護這群人,成為這群人的一份子。      他終於找到力氣站起來,——檢查過後,確定墓碑上沒有溫格爾、勒芮絲和艾拉這些名字。      既然確定有人還活著,他反倒不急著離開了。      他抽出腰間的野戰刀劈出一條路,將整個廢棄的營地繞了一圈。      回到前頭,他才注意到通往他舊屋子的小路很乾淨,好像有人定期在打掃。      他走到自己曾住過一年多的小屋前,門把被人以藤蔓綁了起來。其實,這片營區處處有人維護的痕跡,他剛才只是太慌亂了,才會沒注意到。      「關心則亂」,他終於體會到了!狄玄武苦笑一下,過去三年如果是這種毛躁性子,早不知在雅德市死了幾次。      他把藤蔓解開,推門而入。      屋子裡一塵不染,他將窗戶擋板——掀開,讓新鮮空氣流進來。屋內的氣味並不陳腐,床上鋪著洗舊但乾淨的床單,他俯低身子一聞,雖然不至於新鮮到像剛洗好的,但依然殘留淡淡的野花香。      這是梅姬做的洗衣皂,勒芮絲最喜歡這種味道的香皂。      相較於屋外的荒廢,屋內乾淨整齊得猶如另一個世界。他掀開床邊的一個木盒子,裡面放的本來是保險套,不過現在放著一包面紙和幾顆糖果。盒子旁有一小包物事,他打開一看,竟然是一塊煙燻肉乾。      他試吃了一小口,「嗯」一聲滿足地閉上眼。這是瑪塔最拿手的香料培根肉乾,他做夢都夢到過。      床邊櫃的抽屜都清空得差不多了,不過衣櫥裡掛著一套他的襯衫和長褲。床腳的水桶也還在,裡面的半桶水甚至非常乾淨。      他不曉得水放多久了,不敢直接喝,但一看到水倒是感到渴了;打開另一個抽屜,赫然看見一瓶未開封的罐裝水。      他馬上扭開瓶蓋,一口氣喝掉半瓶。      終於解了渴之後,他坐在床沿把整個屋子看了一遍。      小屋的一切與他離開前並未差距太遠,彷佛時間在這裡停留了,靜靜等著男主人回返。      咚!外面突然傳來一聲異響,他立刻閃身到門口。      勒芮絲站在空地中央,神情怔忡,手中的提籃跌落在腳旁。      他日思夜想的倩影就在眼前。      她金棕色肌膚依然如他記憶中柔滑,玲瓏蜂腰圍著一條軍用腰帶,驃悍地插著一柄開山刀,豐潤的秀髮綁在腦後,露出她完美無瑕的臉龐。      堅毅而性感,剛強而美麗。      他獨一無二的叢林女王,足以代言任何冒險電玩的最佳女主角。      乾淨的床單、小物從她腳邊的籃子散出來,她渾若不覺,臉上的夢幻神情跟他一模一樣。      「你回來了……」她喃喃出聲。      「我回來了。」他走到她一步遠前停住。      她慢慢伸出手,卻在碰到他臉龐的前一刻停住,好像擔心這一碰下去,他整個人會如同幻影般消失。      「勒芮絲!」狄玄武先受不了,一把將她抱進懷裡,埋進她的秀髮,深深吸嗅她的體香。      他熟悉的男性氣息衝入她鼻間,直到這一刻她才終於敢相信,他真的回來了!      他沒有死在某個不知名的角落,沒有遺忘他們。      他沒有遺忘她。      她輕撫著他英俊的臉龐。「狄……你真的在這裡,真的在這裡……」      狄玄武飢渴地吻她,將她從臀部捧起,她修長的雙腿立刻環住他的腰,一切是如此直覺,甚至不需要去回想。      兩人跌跌撞撞進入他的小屋,他將她拋在乾淨的床上,連同底褲一起扯掉她的長褲,一秒鐘都無法再等。      她挺起身撕扯他的衣襟,兇猛的程度不亞於他。      沒有任何前戲,他不確定自己撐得過前戲,他們也不需要。      他的手探向她的女性,立刻感覺她已經潮濕暖潤,他不穩的手扶著自己對準她,卻在衝進去的前一刻停住。      「妳還是單身嗎?」他突然問。      「什麼?」勒芮絲喘息,不敢相信他竟然在這種時候停下來。      「妳有沒有別的男人?」      她要殺了他!她發誓,他要是再讓她等,她一定會殺了他!      「沒有!」      「很好。」他野蠻地笑出白牙,衝進她體內。「現在妳又是我的了。」      她喘了一聲,幾乎忘了被他填滿是什麼感覺。她不斷前後蠕動,試著緩和他強硬入侵帶來的壓力。      他捧住她的臀,狠狠地撞擊,完全慢不下來。她的身體迅速尋回三年前夜夜歡愛的記憶,以光速適應他的存在。      「啊……狄……啊!」她激烈呻吟,被他撞擊得幾乎喘不過氣來,一波接著一波的情慾浪潮沖刷過她的靈魂與理智。      從這一刻開始,他們又屬於彼此。      ***      兩人筋疲力竭地癱在床上,依然捨不得分開。他仰躺在床上,讓她趴在他的身上。      他抬起腕錶一看,才下午兩點而已,感覺卻像過了漫長的一天。      先是大悲,再是大喜,然後是狂喜——很多次、很多次的狂喜——強壯如他也不禁感到倦懶,全身每一顆細胞都想就這樣睡著。      「醫療營發生了什麼事?」他輕撫她的髮,低沈的嗓音在胸膛震動著。      「去年雨季。」勒芮絲貼在他胸口,輕嘆一聲,滿足地聽著他強壯的心跳。「那年雨下得特別大,後山的土變得越來越鬆軟,在雨季結束的一個星期前終於撐不住,半片山坡連著那棵老神木一起滑下來,把我們的食堂壓垮了。」      和他猜的差不多。      「我很遺憾,寶貝。」他輕撫她的背。      「山坡已經不穩了,叔叔怕其餘的部分會繼續塌下來,所以我們所有人決定搬到貝托那裡。」她咬了咬下唇。「我擔心你回來之後看見醫療營廢棄,會以為我們都死了,所以我定期過來打掃。我想,你若回來,發現醫療營有個墓園,還有人整理過的痕跡,你就會知道我們還在,只是搬到貝托的營區去了。」      「搬到那裡,梅姬和艾拉還行嗎?」畢竟那個地方曾經是她們母女倆最深的夢魘!      「艾拉終究年紀小,適應力比較強,至於梅姬……」她頓了一頓,發出一聲嘆息。「一開始她比較難適應,不過她明白這是對大家最好的安排,她和艾拉不可能自己生活在叢林裡。幸好貝托接管之後把營區重新整理過,跟以前飆風幫在的樣子不相同了,梅姬住起來比較容易一點。」      「寶貝,辛苦妳了。」他知道現在講起來輕描淡寫的幾句,在當時必然讓她折騰多時。      她抬起頭吻他。其實她需要的只是他的一句「辛苦妳了」,一切就已足夠。      狄玄武想趁機加深這個吻,但勒芮絲從他身上坐起來。      「嘿,你吃過東西了嗎?」      某人不滿地咕噥幾聲。不過,她不提還好,她一提他倒真的餓了。      本來以為一回來就會被瑪塔餵得飽飽的,沒想到一連串的變故把他嚇得心臟差點停掉。      「相信我,現在就算妳牽一頭大象到我面前,我都能把牠吃光。」他向她保證。      「嘿嘿,算你運氣好,我今天帶了補貨的好料來。」      她得意地一笑,跳下床先在門口探一下,確定不會有人突然跑來,然後光溜溜地衝出去,撿起剛才掉在地上的籃子,把散落的東西撥回去,再飛快衝回來。      狄玄武雙臂枕在腦後,愉快地欣賞。      叢林女神。      金色。豐滿。挺翹。赤裸。      這一幕簡直是所有男人青春期的春夢具象化。      勒芮絲跳回床上,向他獻寶自己帶來的東西。      「乾淨的床單。」放到一旁。      「瑪塔牌起司麵包。」這個好。      「瑪塔牌野莓醬。」這個也好。      「瑪塔牌花生醬和煙燻肉乾。」不錯吧?      「妳平時都帶這麼多食物過來?」他笑。      「有時候我會在這裡耗掉半天、一天,乾脆帶點食物過來。」頓了一頓,她輕聲加一句:「我想,如果哪天你回來,這裡正好沒人在,你自己就能找到食物充飢了。」      他心頭一暖,挺身含住她的櫻唇。      眼看某人的情慾又有失速的趨勢,她趕緊推開他,瞪他一眼。      「再鬧就沒得吃!」      他握住她的腰,故意在她腿間摩擦,她輕抽了口氣,報復性地捏他胸肌一下。      「噢,我都忘了妳爪子多尖。」他痛笑。      勒芮絲從籃子摸出一柄小刀,把麵包切開,做了果醬、花生醬和煙燻培根三種口味的三明治,先把培根那份遞給他。      他不愛吃甜食,尤其肚子餓時更非鹹食不可。即使分離三年,所有跟他有關的記憶不需太用力想便自動流回心田。      餓得前胸貼後背的狄玄武一口氣吃掉兩個培根和一個花生醬三明治,勒芮絲把果醬的吃掉,再從床底下摸出以前藏的罐裝水。      兩人各喝一口水,相視而笑。如此克難的三明治大餐,卻比任何盛宴都令人滿足,因為坐在彼此對面的人是他和她。      她將沒吃完的食物放回籃子裡,兩人心滿意足地倒回床上。      果然,一躺下去,又有人蠢蠢欲動了。這個男人真的不會累耶!      「剛吃飽不適合做激烈運動。」她象徵性地抗議一下。      「就是剛吃飽才需要消耗熱量。」他慵懶地與她唇舌交纏。      勒芮絲翻身坐回他身上,這感覺猶如騎著一隻耀眼的龍。他的溫馴沈靜,只是因為他容許自己溫馴沈靜,這隻龍永遠不會被馴服。      她的指尖在他古銅色的胸膛游移,光是看著他都能讓她心頭發熱,只是重聚兩小時而已,她已開始懷疑是如何忍過沒有他的那三年?      她輕嘆一聲,掀開床單扶住他,自己慢慢坐了上去。      有了他適才留在她體內的濡濕,這回接受他又更容易一些,她輕輕起伏,適應他的尺寸帶來的龐大壓力。      兩人都為重新的結合而嘆息。      他雙手滑上她柔潤堅挺的乳房,享受她金棕色的軟膚在他指間彈跳,他勁瘦的臀起伏著,讓自己的灼熱在她體內滑動,但不加快速度。      她輕吟一聲,忍不住自己加快節奏。      「寶貝……」他的嗓音濃濁,幾乎為眼前的美景失神。      她的手抵住他胸膛支撐自己,嬌臀越動越快,突然,他體側一塊不平整的皮膚讓她停了下來。      「嘿!」她身下的龍抗議。      「這是怎麼回事?」他離開前沒有這道疤啊!      「已經過去了。」他搖搖頭,不想多提。      這疤看起來像烙傷,這麼長的一條,燙下去的那一刻該有多痛?她怔怔摸著,忽然掉下淚來。      「嘿,寶貝,已經沒事了。」他連忙將她拉近,溫柔地吻她。      「你為我們受了這麼多苦……」      「不全是為了你們,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她嘆了一聲,在他溫柔的催促下重新開始律動。      快感逐漸累積,他在她體內越來越堅硬脹大,終於到了某個程度,她坐下去開始感覺辛苦。她咬著唇,輕輕哼吟,性感的神情幾乎讓人瘋狂。      「我看過這一幕。」他忽然說。      「嗯……?」      「我看過這一幕。有一天夜裡,我夢見我們兩個熱情做愛,妳騎在我身上,表情既嬌媚又性感,就像現在這樣。」記憶瞬間被觸動。      她不禁停了下來,「我也是。」      「真的?」      「真的,那個夢好真實,醒來之後,我還能感覺到你的溫度……」      和他那晚的經驗一模一樣。      或許是巧合,但他寧願相信,冥冥中,他們兩人有了某種超越距離的結合。      他的心中湧起對這女人強烈的愛。她不需要賣弄風情,不需要玩弄手段,她只需要簡簡單單地存在,就足以讓他瘋狂。      「我愛妳,勒芮絲。」他翻個身將她壓在身下。      「我也愛你……」她泫然欲泣。      「對不起,我不應該離開這麼久,我應該一直待在妳身邊。」      「我一直想著你,三年來從沒有一分一毫減少……」一個人如何承受如此巨大的幸福而不爆炸?      他望進她的眼底,對她宣誓——      「從現在開始,我們永遠不會再分開。」      ***      砰!砰砰!砰!      「左勾拳,右勾拳,直拳,你是娘兒們嗎?認輸了嗎?再來啊,我打得你跪地求饒!」      「休想!」      「好!這記拳有力,不過肋骨,你忘了肋骨,笨蛋!再來啊!有種打我!」      層層的林影之間傳出砰砰聲響。狄玄武拉著勒芮絲藏身在樹後,並未立刻曝露行蹤。      這片樹林已經在貝托營區的大門口,如果有人光明正大在門口揍人,卻沒有任何人出面阻止,貝托最好有個極佳的解釋。      「來呀來呀,有種打我!喔,這拳不錯。」聽聲音是喬歐。      「哼,你以為你永遠這麼好運?」聽聲音是提默。      「媽的,讓你運氣好,削到一點皮,你得意了?來吧!」喬歐野蠻地笑了幾聲,兩人又纏鬥在一起。      狄玄武決定他聽夠了。      「你們在幹什麼?」      兩人戲劇化僵住,提默勾著喬歐的脖子,喬歐扣住提默的手臂,兩人瞪著眼前的他。      「狄、狄、狄……」提默甚至講不出完整的句子。      這小子長大了,幾乎跟他一般高,就是瘦了點,再養些時日應該就能脫離只長個子不長肉的階段。      「狄,真的是你,你回來了!」喬歐突然衝過來對他又捶又抱。「長老們都說你不會再回來了,大部分的人都認為你已經死在荒蕪大地,只有醫生他們一直保持信心。沒想到你真的回來了,我簡直不敢相信!」      狄玄武太過驚訝,以至於第一時間竟然被他抱個正著。      喂,這位先生,我們很熟嗎?      「狄,你回來了!」提默終於回過神,興奮地衝過來。      然後他馬上變成一只粽子,被兩人抱了個紮紮實實。勒芮絲滿面笑意地在後面看,完全沒有出手相救的意思。      「夠了,」他額角的青筋開始爆。「你們兩個剛剛在幹嘛?」      「啊?噢,喬歐在教我拳法,我們每天下午都會出來練一練。他很厲害!教我的時候都不會藏私。」      「沒什麼啦,殺殺時間而已。」喬歐被他說得有點不好意思。      「對了,狄,你叫我練的那個『氣』,我都有乖乖照練,一點都不敢偷懶。」      狄玄武點點頭。剛才聽提默的身法,確實已十分輕靈。他離開前留下「開陽神功」的第一層心法,這小子竟然也練得身輕體健、氣隨意轉。      現在提默基礎已經有了,只差在招術和火候,假以時日,他多點撥幾下,這小子在同輩中人應該找不出敵手。      「我們還耗在這裡幹嘛?醫生他們一定很興奮狄回來了,我去跟他們每個人說!」喬歐跑回營區之前,興奮地再捶他一下。「狄,真的很高興見到你。」      狄玄武極端無言。他這麼熱情幹嘛?他們真的很熟嗎?      ***      羅納的舊屋完全變了,和狄玄武三年前離開時相比,徹底的改頭換面。      昔日的水泥外牆如今以石灰塗白,窗框以黑色的油漆擦過,屋頂重新換裝,二層樓的小屋已改成營內的議事廳。      勒芮絲說,這是貝托為了梅姬母女特別改的。這間屋子曾經是梅姬所有惡夢的來源,貝托不希望她每次經過都想起當年的夢魘,或許這是貝托試著彌補當年未伸出援手的方式。      此刻,議事廳裡除了狄玄武、勒芮絲、喬歐和提默,醫生那些醫療營的老朋友都到了,柯塔、瑪塔和魯尼一見到他就熱淚盈眶。      「瘦了,小子,你在外面沒吃好嗎?」瑪塔上上下下打量他一遍。      「本來沒這麼瘦,回來的路上才餓瘦的,不過我知道妳一定會養胖我。」他白牙一閃,勒芮絲好愛他這樣淘氣的笑。      「那還用說。」瑪塔一掌拍在他背上。      「嗨,醫生。」狄玄武轉頭和溫格爾醫生握手。      「狄,你終於回來了。」醫生溫潤的眼中露出暖意。      三年聽起來十分漫長,沒想到一轉眼也就過去了。貝托營的人私下都對他的存活不抱期望,即使他活了下來,也難保還能再回來一次,因此所有人都將他的離去視為永遠。      只有他們醫療營的人從未失去信心。      狄說他會回來,他就一定會回來。      果然,他遵守了他的承諾。      「柯塔。魯尼。」狄玄武——和老友打過招呼。      所有人終於坐下,貝托和三名營區長老也在場,屋外更是密密麻麻圍滿了一圈人,都迫不及待想聽聽他在外面的經歷。      狄玄武將這三年在外面的所見所聞全告訴他們。港口,鴻溝,東部戰爭,雅德市,比亞市,布爾市,利亞生存區,更多的生存區。      所有人不斷消化他丟出來的訊息,一時驚撼得作聲不得。      十二年來他們一直以為自己是僅餘的人類,沒想到外面真的有另一個世界……      「我待了三年的地方叫雅德市,位於利亞生存區的北方,也是我出去之後第一個遇到的城市。」      在所有的城市裡,狄玄武將雅德市介紹得最仔細,因為這是他們未來要去的地方,從雅德市的風土民情,政治,治安,到居住現況,當然中間略掉許多這些人不必知道的事。      不過他身旁那女人哪會不明白?以他這樣的男人,不可能無風無雨過完三年。勒芮絲的手在桌下不禁和他緊緊相握。      狄玄武完全不諱言,醫生是他主要說服的對象。      他一定會帶勒芮絲離開,這一點無庸置疑,無論醫生要不要跟他們一起走。但醫生若選擇留在叢林裡,勒芮絲必然永遠懷抱著把叔叔丟下的罪惡感,而他不願意她過這樣的生活,因此醫生必須跟他們一起出去。      當狄玄武有心說服一個人,他可以變得非常有說服力。      「醫生,我不想騙你外面的世界一片美好,相反的,外面的世界離烏托邦非常遠;差別的只是,我們在叢林裡對付的是四隻腳的怪獸,到了外面對付的是兩隻腳的怪獸,而他們往往比四隻腳的更兇狠,這也是外面的世界需要你的原因。      「我見過一個單親媽媽為了讓患氣喘的兒子有藥可用,不惜賣淫,最後染上一身性病,兒子的病沒治好,她也付不出自己的醫藥費,最後帶著兒子一起自殺。我見過貧窮的父母養不起天生帶病的嬰兒,最後不得不將他帶到溪邊,親手將他淹死。」      人群頓時響起一陣抽氣聲。      「但我也見過在社會最底層默默奉獻的好人——救世軍擠出微薄的經費只為了供遊民吃一餐飽;一個乞丐和同伴分享好不容易要來的薄麵包,即使不知道下一餐在哪裡;醫生放棄光鮮的生活,自願留在貧民窟為窮人治病。在蓋多區能看到人性最黑暗的一面,也能看到人性最光明的一面。      「醫生,你的志業是到世界各地幫助窮苦無依的人,回聲爆炸將你困在叢林裡,但外面的世界還在,那裡有更多需要你的人,你必須決定,在你來到生命的尾程,你要留在叢林裡,或是出去救更多的人?」

作者資料

凌淑芬

1994年出版第一本書,至今仍筆耕不墜,著作近百本。 學的是新聞,主修是文字媒體,撂起英文很唬人, 所以畢業後很務正業的幹過記者、編輯、翻譯,和小說作家。 以前學的戲劇原理,現在都用上了, 所以非常崇拜當年的戲劇學老師。 擁有很多朋友,但本質有點孤僻, 有空愛四處亂走,但待在家裡七天七夜不出門也無所謂, 寫的是軟性小說,但愛看的是心理、犯罪、社會、科普硬邦邦的題材, 本質上就一個矛盾的綜合體。 最大的休閒娛樂是看書,和各種天馬行空的想像。 喜歡想像各種突梯的事物: 如果武林高手跑到現代來會怎樣? 如果科學辦案高手跑到古代會怎樣? 如果五行八卦奇門遁甲的高人活在現代會怎樣? 如果人可以穿梭時空會怎樣? 所有奇怪的想像,有一天都會化為書中的情節, 讓它們擁有自己的生命,成就一個獨特的世界。 歡迎來到獨一無二的凌氏世界。 凌淑芬官方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shufenlin.author/ 著作:「烽火」、「七星傳奇」系列等,族繁不及備載

基本資料

作者:凌淑芬 出版社:春光 書系:奇幻愛情 出版日期:2017-11-09 ISBN:9789869459570 城邦書號:OF0038 規格:平裝 / 單色 / 432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