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
惡毒女兒.聖潔母親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惡毒女兒.聖潔母親

  • 作者:湊佳苗(湊かなえ)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7-10-02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注意事項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得使用紅利兌換,也不適用「生日購書優惠」。
本書適用活動
讀書花園選書~任選2本,訂單現折30元!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 我的十月革命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我不是妳的奴隸! 入圍日本文壇最高榮譽「直木賞」! 湊佳苗回歸「黑湊」原點, 母女、姊妹、男女……非比尋常的關係、 精湛巧妙的反轉、出乎意料的結局, 交織成6篇最撼動人心的極上傑作! 我們所擁有的關係之中, 愛一個與你有血緣關係的人, 你需要負起責任。 也許正是因為如此, 恨一個與你有血緣關係的人, 你才會感到安心…… 大學時唯一的好友理穗寄信來,邀請我回家鄉參加同學會。我好想見她,但回去,就勢必要見到「那個人」。「那個人」就是我的母親,從小,她對我的期待幾乎置我於死地。 她禁止我看漫畫,要求我閱讀父親留下來的文學經典;她禁止我和異性接觸,即使是女性朋友也要得到她的認可。我的人生受母親擺布,她不希望我成為「毒女」,但在我的眼中,她才是真正的「毒母」! 希望兒女幸福,是一件需要被人指責的事嗎?想要孩子不輸給其他人,難道不可以嗎? 弓香錯了,她的母親其實是最愛她的。她要求女兒閱讀文學經典,是不希望女兒長大後和自己一樣,沒有一技之長;她嚴格禁止女兒與異性接觸,是因為有人告訴她的母親,她在和一個輕浮的男生交往。弓香眼裡的「毒母」,其實是「聖母」,只有她不明白這件事,而我來不及阻止…… 湊佳苗筆下的女人,總是讓人又愛又恨。熱愛幻想的獨身女、嫉妒別人才華的女作家、自我中心的女鄰居、善良老實的女殺人犯、渴望擺脫母親控制的女兒、愛女心切的母親……但在旁觀她們的愛恨嗔痴之時,你可曾想過,或許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我最親愛的】 你們要打聽有紗的事嗎?好,我知道了。 我和妹妹有紗雖然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但我與她沒有任何親密接觸的回憶。從我懂事開始,媽媽就會嚴厲管教我,我卻從來沒看過她對妹妹發脾氣。所以當鄰町發生那起孕婦遭毆事件時,媽媽就不准懷孕的有紗一個人出門。聽說是有人在夜晚的路上用棍棒痛毆孕婦,孕婦雖然撿回一命,但嬰兒卻不幸夭折,而我最親愛的有紗,就沒那麼幸運…… 【最好的朋友】 大豆生田薰子?什麼奇怪的名字?還穿那什麼廉價的粉紅色套裝來參加頒獎典禮,有沒有搞錯啊?我投稿好幾次才終於得獎,竟然被一個鄉巴佬用一部名字看起來平淡無奇的作品奪走最優秀獎。 但是基於禮貌,我還是和大豆生田交換了聯絡方式。我很快就看完了她的得獎作,沒想到我會敗給這種作品!既然是寫作路上「最好的朋友」,那就讓我來給她一點建議…… 【罪孽深重的女人】 上個月十九日,嫌犯黑田正幸在「未來電機」電器行前揮刀行兇,造成十五個人死傷。 正幸會犯下那起慘絕人寰的案件……全都是我的錯。正幸原本是住在我家樓上的鄰居,雖然是單親家庭,但他們母子的感情很好,正幸時常露出好像能帶來幸福的笑容。即使如此,我也早就預料到正幸會因為殺人事件登上新聞。全怪我,如果那天,我不要出手幫他就好了……我真是個罪孽深重的女人! 【善良老實人】 我成為殺人案的嫌犯接受審判時,媽媽流著淚在法庭上作證。她說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做出這麼可怕的事,她說她從來不曾要求我在班上要得第一名,只希望我是一個體貼善良的孩子,這是她唯一的心願。 媽媽的證詞一點也沒有錯,只是我們都不知道,善良的人也會忍無可忍,老實的人也能拿刀殺人…… 【惡毒女兒】 從小,我的母親就對我有許多「期待」。她要求我閱讀文學經典,督促我成為國文老師,禁止我跟她不喜歡的同學交朋友。她的期待總是讓我沒來由地頭痛,沒有完成她的期待,我就會下意識地向她道歉,而她會把這視為我的妥協、她的勝利。據說社會上有許多支配兒女的父母,尤其以支配女兒的母親居多,她們被稱為「毒母」。 是的,我的母親就是「毒母」。 【聖潔母親】 父母不能叫小孩子看書嗎?不能要求兒女去工作嗎?不能向兒女建議,以後可以從事某個職業嗎?不能期望兒女繼承父母的職業嗎?如果這就是支配、就是毒母,那麼,不這麼做的母親又是什麼?就是「聖母」嗎?呵,真不知道聖母的兒女都是多優秀、多出色的人哪! 書封設計的秘密: 封面採用240g進口凝雪映畫紙,特殊挖洞設計,透出血紅色的前扉頁。我們和母親、姊妹、情人、朋友之間的關係,是否也曾讓你心力交瘁、遍體鱗傷?就像胸口上那一道深深的、淌血的傷口,一直無法痊癒,也一直無法釋懷。連日文原版也無法實現的設計巧思,讓日本出版社的責任編輯也非常喜歡。而你是否能夠發現隱藏在封面文案裡,書中角色想要告訴你的秘密訊息? 【名人推薦】 ★【作家】郝譽翔 專文推薦! ★【作家】神小風、劉梓潔 深感共鳴! ★日本網友一致讚嘆:「完全被捲進湊佳苗的世界裡」、「讀完後心中躁動不已」、「每篇既濃厚又沉重,卻又讓人覺得很有意思」!Bookmeter書評網壓倒性好評!

內文試閱

  惡毒女兒      寄件人:野上理穗 主旨:同學會      弓香,好久不見,妳還是那麼活躍。      我看了上個星期的「猜謎王挑戰賽」,雖然妳沒有得到冠軍很可惜,但能夠和那個東大畢業的諧星久我山(我很喜歡他)一直戰到最後一題,太厲害了。      亥子會的實行委員也都稱讚說,弓香太了不起了!但我想大家應該沒有感到驚訝,因為大家從以前就知道妳很聰明。希望妳之後除了演員工作以外,也要在猜謎節目中好好表現,工作一定會更忙了。      正因為這樣,妳無法參加同學會實在太遺憾了!      我已經收到了妳寄來的回函明信片,但大家無論如何都不願輕易放棄,所以在上次聚會時一再拜託,希望我這個好朋友能夠出面說服妳。雖然我知道妳工作很累,內心很過意不去,但還是寫了這封郵件。      如果同學會那一天,妳已經安排了工作,那就無可奈何了,但如果妳是因為妳媽媽的關係無法參加,我可以設法安排妳的住宿問題,請妳再重新考慮一下。      雖然我很希望妳住在我家,但我們和公婆同住,妳反而會很有壓力。更何況如果我婆婆把妳回來的事告訴妳媽媽,那就真的是幫倒忙了。      真希望這裡有商務飯店,但附近唯一的飯店,就是滿目瘡痍的「桔梗飯店」……雖然在那裡舉辦婚禮的我這麼說也有點奇怪。      我老公的朋友把鄰町一棟老舊民宅改裝後經營民宿,我覺得妳可以住在那裡。聽說那裡很受年輕女生的歡迎,會寫這種話,代表我已經老了。      我和大家都滿心期待妳回來。      我也有很多私事想和妳分享,但不要勉強,即使身在遠方,我也會在電視前支持妳!      ***      取自亥年和子年的亥子會即將舉辦同學會,我在出席回函明信片上勾選了「缺席」後,很早就寄出了。      雖然八年前來東京後,就一直住在這棟公寓,但我也是那天寄明信片時,才知道離家最近的郵筒位置。自從來到東京之後,就從來沒寫過私人的賀年卡,只是我當初並不是連夜逃來東京,曾經把地址留給幾個知心朋友,所以每年都會收到兩隻手的手指就可以數完的賀年卡。即使我不寄,也每年都會收到。      婚禮的照片、小孩子的照片,小孩子出生後初次去神宮參拜、七五三節、全家人和主題樂園的吉祥物一起拍的紀念照。每年一早就收到這些賀年卡時,就後悔當初不應該留地址給她們。      她們寫的內容也大同小異,「每天忙著做家事和照顧孩子,快累死了,弓香,妳也要加油喔」。「妳也要加油」是什麼意思?這些人嘴上說什麼我當演員很了不起,卻把我和家庭主婦的工作相提並論。      生活在那個狹小的城鎮,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最辛苦,然後每個人都變成像「那個人」一樣的人。不,這種說法太誇張了。那個人是異類,所以沒有人發現我這麼痛苦,所以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邀我參加同學會。      只有理穗知道。因為她也承受了痛苦,只是我們的痛苦屬於不同的種類。      但是,她每年也都會寄印了她女兒照片的賀年卡給我,有時候還會穿上母女裝,做出相同的姿勢。她的痛苦在結婚之後完全消除了嗎?還是她原本就不像我這麼痛苦?或是在不知不覺中,重蹈了悲劇的覆轍?      可能是很久沒有收到這麼長的郵件的關係,我有點想要見見理穗。無論她目前的狀況如何,看到我在回函明信片上勾選了缺席,就察覺到我不想參加的理由,而且還提出了解決方法。      或許同學會找我簽名,也會打聽演藝圈的八卦,但反正是在有限的時間內應對,只要笑著應付就好。更何況在社群網站上提一下去參加同學會的事,有助於提升正面形象。      不知道是否是因為經常演主角的競爭對手這種個性強烈的角色,很多人以為我本身個性就很兇悍。珍惜故鄉的行為,應該可以稍微消除觀眾對我的負面印象。      而且,這次的同學會很特別。在老家那裡,老同學之間原本就有密切的聯繫,每年夏天都會舉行同學會,但這次和之前不一樣。      ……電話響了。我以為是理穗來確認,忍不住興奮起來,沒想到是那個人打來的。      ——弓香,是媽媽。妳還好嗎?      我聽說妳不能參加同學會,真的嗎?      我知道妳很忙,但這次不能設法參加嗎?女人的太歲年容易多災多難,最好還是回到從小出生、長大地方的神社消災解厄。      而且,大家都很期待看到妳回來,每次在路上遇到媽媽,都會向媽媽打招呼,不停地聊妳的事。媽媽當然向他們道謝,但媽媽覺得這是直接向支持妳的觀眾表達感謝的良好機會。      妳從小就懂得這麼做,不是嗎?      而且,媽媽已經為妳準備了禮物。三十三歲是女人的太歲年,生日禮物最好挑選長形的東西,所以,媽媽為妳買了項鍊,是鑽石項鍊。      雖然大家都穿和服去神社消災解厄,媽媽也希望妳穿和服,但上次問妳的時候,妳說不需要幫妳做和服,而且也說絕對不想穿和服,變得好奇怪啊。當時媽媽無法理解妳為什麼那樣說,但後來猜想,可能妳在工作時曾經因為穿和服,有過不愉快的經驗。      弓香,妳向來是一個很會忍耐的孩子。      所以我才會挑選適合搭配西式衣服的項鍊,雖然無法像和服那麼華麗,但即使不穿和服去神社,也完全輸人不輸陣。如果在祈禱時戴上項鍊,不是可以成為護身符嗎?所以,媽媽還是希望妳回家一趟,即使當天來回也沒有關係。      為了妳日後事業能夠越來越成功,媽媽也覺得妳應該回來去消災解厄,而且也許可以因此帶來好姻緣。      對了,上次和妳一起上猜謎節目的那位,是不是叫久我山先生?媽媽覺得那個人很不錯,你們在節目最後坐在一起的身影,看起來也很匹配。      先不談這些,媽媽和理穗的婆婆是好朋友,所以會去拜託她,讓妳可以去參加同學會。理穗這孩子雖然經歷了很多事,但她真的嫁了一個好老公,沒想到她老公竟然是那麼優秀的婆婆的兒子。他們的女兒……志乃也很可愛,我覺得她很像妳小時候。      ——呃……我也很想回去,但已經接了工作。      ——已經接了半年後的工作嗎?妳明知道有同學會啊,媽媽看到妳在工作方面很活躍,固然很高興,但有時候忍不住很難過,覺得妳失去了身為一個人重要的東西。      不過,這都是我的錯,我太忙了,沒有好好教導妳自古以來的規矩有多麼重要。      那個人總是口若懸河,完全不讓對方有插嘴的機會。      當她說完想說的話,這件事好像就已經結束了,心思已經移到下一個她想要引導的方向。一旦對方反對,她就立刻露出好像遭到背叛般的表情,誇張地用力嘆氣,但絕對不會問別人反對的理由,她假裝覺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錯,露出消沉、受傷的表情,阻止對方反駁。      小時候,面對她的這種態度,我只能說「對不起」,完全沒有察覺是遭到了她的誘導,也沒有發現「對不起」這三個字代表了「我同意妳的意見」的意思。      對不起。即使我只是吐氣說出這句話,那個人都會立刻聽到,用力點頭,似乎表示她願意接受,然後好像是皇室成員,或是大明星那樣高高在上,對我露出慈愛的微笑。      接著,就會對我說:「好了,沒關係,趕快去吃點心。」這種溫柔的話。      如果我能夠像以前那樣,在剛才那通電話中對她說「對不起」,她就會說「多保重」或是「媽媽最支持妳」之類的話,然後靜靜地掛上電話。但是,她等了一會兒,連吸氣的聲音也沒有聽到,電話中只有持續的沉默。不知道是她內心的怒火似乎已經沸騰,還是為了預防我傲慢地出言反駁,所以就用力掛上了電話。      但是,我並不是今天第一天聽到喀嚓一聲,好像耳朵被打到般的掛電話聲音。即使一次又一次聽到這個聲音,我和那個人之間的關係也並沒有斷絕,只是組成粗鐵線中的細鐵線斷了一根。照理說,這是逐漸邁向解脫的行為,但細鐵線每斷一根,我就會感到劇烈頭痛。      小時候,媽媽買給我的安徒生童話中,有一個《美人魚》的故事。美人魚得到了雙腳,但每走一步,就像走在刀子上般劇烈疼痛。      雖然她愛上了王子,但美人魚即使承受這麼大的痛苦,也想要生活在人類的世界嗎?我記得年幼的我在看這個故事時,對美人魚產生了同情。因為故事中完全沒有提到美人魚的世界多麼難以生存,相反地,反而描寫成一個閃亮的地方,所以我更加不解,她為什麼不快快樂樂地活在美人魚的世界呢?      但是,美人魚知道了外面的世界。正因為知道,所以才發現原本以為理所當然的事,一點都不理所當然。      我的頭痛應該和美人魚相同。      ……我吃了市售的止痛藥。聽說持續服用相同的藥,藥效會減弱,但我已經連續服用了十幾年。      即使說「對不起」,仍然會頭痛。      我是在中學二年級的時候得知自己頭痛的原因。以前,我以為只有在感冒或像骨折之類,身體發生問題時才會頭痛,所以每次頭痛欲裂,我都會老實告訴那個人。      那個人想要帶我去醫院檢查,但因為通常都是晚上頭痛,隔天早晨,頭痛就消失了,所以在開始頭痛三年之後,才去醫院檢查。鄰居是因為腦部腫瘤去世,我的頭痛現象雖然數小時就消失,卻很頻繁,她擔心女兒也得了相同的疾病,突然害怕起來。      在大醫院做了腦部攝影,還做了腦波檢查,醫生診斷我頭痛的原因是壓力造成的。      那個人咄咄逼人地說,不可能,但醫生斷言檢查結果沒有任何異常,她也只能作罷,心灰意冷地說,會和女兒好好溝通,帶著我離開了醫院。出門的時候,她還說要去吃大餐,但看完病之後,她直接帶我回了家,而且沿途都沒有說話。      回到家裡,她問我學校是不是有什麼問題。不,她不是問而已,而是盤問。是不是功課跟不上?是不是社團活動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是不是被同學欺負?      我來不及針對每一個問題回答,只能在她問完所有的問題之後,搖頭回答說:「沒有。」我參加了吉他社。      「是啊,妳的成績不錯,文化祭的發表會上,妳也彈得最好。至於霸凌,妳怎麼可能遇到這種丟人現眼的事?」      如果真的遭到霸凌,她這句話就足以置我於死地。      「唯一的可能……該不會是妳想要保護受到霸凌的同學?就像去年一樣。對了,妳那一次頭痛特別嚴重。妳像爸爸,正義感很強,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其他同學對妳不好?」      我用力搖頭,但她繼續問道:      「妳現在和誰最要好?」      「前川理穗。」      我說出了一起擔任圖書委員而成為好朋友的理穗的名字,因為我覺得這個名字可以大大方方說出來。她好像在唸經般連續說了好幾次「前川」這個姓氏,最後終於想起了是誰。不,正確地說,是想起了她是誰家的女兒。      「喔,原來是這樣,妳和理穗當朋友當然沒問題,但也要和其他同學當朋友。」      她開朗地說道,似乎覺得終於找到了我頭痛的原因,然後走去廚房做午餐。看到她哼著歌,挺直了身體做炒飯的背影,我完全知道她在想什麼。      雖然我一再否認,但她認定我是因為保護在班上遭到霸凌的理穗,進而被其他同學欺負,所以才會頭痛,或是因為對班上的霸凌現象感到痛心,才會導致頭痛。理穗的父親開了一家房屋仲介公司,她認為理穗是有錢人家的孩子,所以才會遭到霸凌。      理穗沒有遭到霸凌。我很想這麼反駁,卻無法反駁。頭痛欲裂,我終於知道,眼前這個人是造成我頭痛的原因。

延伸內容

【推薦序】 以「愛」為名的吃人世界
◎文/郝譽翔(作家)   今年暑假我到哈佛大學進行一個月的短期研究,閒來無事逛學校的書店,最想巡視的,當然就是翻成英文在美國出版的亞洲小說到底有哪些?一走近亞洲書區,赫然看到被擺放在最顯眼的平臺並且大量陳列的,正是湊佳苗的作品。   湊佳苗的小說本以驚悚取勝,通俗意味較濃,但最近幾年來她的寫作成績卻是越來越不俗,不容小覷,在哈佛學術意味如此濃厚的書店中竟也占了一席之地。湊佳苗的小說當然是好看的,這點絕對不用懷疑,不過,除了是一個說故事的高手外,湊佳苗卻已展露出一個成熟作家更上層樓的思考和企圖心,而如今這本《惡毒女兒.聖潔母親》就是一個例子。   《惡毒女兒.聖潔母親》中的六篇小說大抵都是環繞著恨與命案展開──〈我最親愛的〉中襲擊孕婦事件、〈最好的朋友〉中劇作家想殺人的衝動、〈罪孽深重的女人〉中電器行前的隨機殺人、〈善良老實人〉中老實人的自白、〈惡毒女兒〉和〈聖潔母親〉中母女的仇視……藉由死亡來抽絲剝繭,正是湊佳苗一貫擅長的敘事手法,由此來揭露隱藏在人性底層的陰暗。   但這些故事之所以耐人咀嚼,除了推理過程的懸疑和神秘感,以及結尾真相(?)大白時所帶來的閱讀快感,還更在於湊佳苗總是非常巧妙地把當前熱門的社會議題,譬如:單身未婚的宅女、子女教養、單親家庭、同儕之間的霸凌,以及在這個電子媒體和網路當道的年代,隱私與公眾之間的界線早已經被抹去,而謊言和真理也彼此混淆不清,這些正環繞在你我生活周遭的種種,全都不著痕跡地放入了故事裡。   湊佳苗甚至讓這些充滿了爭議性的課題,成為推動敘事的靈魂,引導著讀者不斷地去思辨,到底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什麼是善?什麼是惡?而什麼是愛?什麼又是勒索和暴力?對於身處在現代社會之中的我們,幾乎無時無刻不在問自己類似的問題,而且充滿了困惑、懷疑,一如這本小說中的男男女女。   而身為女人的湊佳苗,最擅長描寫的當然也是女性,尤其是中年女子,或許因為她也恰好來到了這樣的年紀。在《惡毒女兒.聖潔母親》中她成功地挖掘了現代家庭之中的母女關係,而母親名之以「愛」的教養,往往成了孩子痛苦的根源,心靈上的桎梏和枷鎖,而他們無計可施,最後不得不用使用極端的暴力去反抗和掙脫。   母女情結和親子教養,本來就是當前熱門的社會議題,而湊佳苗又把它擴而大之,更深入地視為這是日本戰後社會「世代」之間矛盾對立的結果。在〈聖潔母親〉中她有感而發地寫道:上一代的母親是成長在戰後保守的年代裡,「無法自由玩樂、沒有零用錢、不讓自己讀大學、無法從事自己喜歡的職業、無法和自己喜歡的人結婚。」而這樣的情況總是被人們簡單地歸納於「時代背景的關係」,也因此當事人的感受從來不受人重視,也找不到宣洩的出口。而這種自我壓抑的情緒,被轉嫁到了下一世代,導致「母/女」或「母/子」之間無法同情與理解,而產生了巨大的斷裂與衝突。   湊佳苗以為日本現在正存在著這樣的「世代障礙」,這恐怕才是社會上一連串殺人事件之所以發生的真正原因。而反觀臺灣社會不也是如此嗎?   在《惡毒女兒.聖潔母親》中,湊佳苗還殘忍地戳破了許多「感人故事的真相」,其實背後隱藏的都是「嫉妒、背叛和不信任」。而且奇怪的是,這種「由白轉黑」的故事非常受到大眾的歡迎,好像非得要如此不可,否則無法滿足現代人嗜血的心。而這是否也反映出來在儒家傳統籠罩下的亞洲社會,人一切的行為都是以「愛」為名,冠冕堂皇,然而揭開了這一層「感人」的面紗後,底下湧動著的,竟都是些不堪入目的貪婪、競爭和慾望。愛的真相,其實是一樁樁殘酷又暴力的情感勒索……   所以表面上溫柔又有教養的母親,根本是個「虎媽」,而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姊妹淘,從小就在暗中較勁,從家庭、學業、愛情到婚姻,恨就像惡靈,附著在每個人的身上。在《惡毒女兒.聖潔母親》中誰是兇手並不重要,因為這是一個人人都是加害者,也同時是受害者的世界。湊佳苗展現出一幅日本二十一世紀社會(也在臺灣隨處可見)的活生生的吃人文化。

作者資料

湊佳苗(湊かなえ)

一九七三年生於廣島,武庫川女子大學畢業,是日本當前最受矚目的暢銷名家。身為家庭主婦的她利用早晚的空檔時間寫稿,並屢屢獲獎,曾入選二○○五年第二屆「BS-i新人劇本獎」佳作,二○○七年則榮獲第三十五屆「廣播連續劇大獎」,同年又以短篇小說〈神職者〉得到第二十九屆「小說推理新人獎」,而以〈神職者〉作為第一章的長篇小說《告白》更贏得了二○○九年第六屆「書店大獎」,以及入選週刊文春二○○九年度十大推理小說,並已被改編拍成電影,由《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導演中島哲也執導,演技派女星松隆子、人氣偶像岡田將生等人主演。 出人意表的爭議情節,引人入勝的文字功力,以及闔上書之後仍令人反芻再三的懸疑餘韻,是她的作品能夠博得讀者和評論家一致好評的最大魅力所在,而《藍寶石》則是湊佳苗的第一部短篇小說集,也再次讓人見識到她全新風格的自我超越,果然一推出便贏得各界好評,並被讀者讚譽為僅次於《告白》的最高傑作!

基本資料

作者:湊佳苗(湊かなえ)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 書系:大賞 出版日期:2017-10-02 ISBN:9789573333371 城邦書號:A130038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