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少女心缺乏症候群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少女心缺乏症候群

  • 作者:蘭緗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7-09-28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19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5元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 我的十月革命
  • 《願,圓》中秋特展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高人氣高收藏高訂閱,POPO網三高戀愛喜劇! ❤本文自訂標籤:#偽師生戀 #偽總裁系列 #偽臉紅心跳羅曼史 ❤獨家收錄番外〈來自北極的婚禮〉 在這女漢子橫行的世道,如果始終談不了戀愛, 也許是因為,妳也罹患了先天性少女心缺乏症候群。 Q:因為缺乏少女心而遲遲無法戀愛怎麼辦?求解,急,在線等。 A:不要放棄治療啊,真愛會在前方等妳……應、應該吧。 時尚雜誌總編輯程宥寧,外型美麗,工作能力彪悍,人稱「宥哥」, 三十三歲還是個母胎單身,連怦然心動都不曾有過。 同事推薦她去月老銀行,喔不,是點子銀行,求人指點如何脫單。 點子銀行是間話題正熱的新興公司,專靠提供點子替人解決疑難雜症賺錢, 標榜只有客人想不到的問題,沒有他們解決不了的問題。 程宥寧拒絕了,她想著自己可丟不起這個臉。 直到條件出眾的夏沐禮向程宥寧表白,她的心跳卻一如往常平穩, 別說小鹿亂撞了,就連「小鹿路過」都沒感覺到, 她才猛然察覺事情不對——自己好像應該大概可能缺乏了少女心, 才會遲遲談不了戀愛。 「……我想學習怎麼開發少女心。」 實事求是的程宥寧,終究主動上門成了點子銀行的客戶。 誰知程宥寧的少女心缺乏症候群太過棘手,點子銀行連續折損兩名美男大將, 最後只得由年輕有為的自家執行長舒揚親自出馬。 嗯,霸道總裁路線,確實是刺激少女心萌發的一帖特效藥呀❤

內文試閱

  一般來說,大部分女人的「失心瘋」會在兩種場合發作:一是逛網拍;二次答應劈腿前男友的復合請求。      在購物方面,程宥寧一直自詡是個理性的女人;至於前男友什麼的,她連戀愛都沒談過,自然也不會有所謂失心瘋的可能。      然而儘管理性淡定如她,仍是會有陷入失心瘋的時候,而這通常都是拜她老媽所賜。      就像昨天晚上,在被她媽認真懷疑她的性取向後,她一時衝動就撂下狠話保證年底前一定會帶個女婿回家給她看。現在都八月中旬了,距離期限只剩下三個半月,她連個曖昧的對象都沒有,又該去哪裡生出個女婿給她媽?難道她最後還是只能跟余晉冬多元成家?      程宥寧愈想頭愈痛,她知道反悔耍賴對她老媽來說一點用都沒有,到時肯定會以此為把柄替她安排相親車輪戰。於是她決定用一個晚上的時間來好好擬定作戰計畫。      程宥寧住的套房裡充滿一般單身女子不會擁有的物品,其中一樣,便是一面有滑輪的白板牆。這面白板牆原先放在公司裡的會議室,因為滾輪壞掉而遭淘汰,她把它撿回來自己試著修理,沒想到還真被她修好了,就一直留到現在。      在思考複雜的事情時,她常會仿照警察辦案,把每個可能的選項用樹狀圖一一列出,再從中刪去或發想其他新的可能,進而得到結論。      她將白板牆從角落拖出來,推到客廳中央的空地,拿起一支藍色的白板筆。      「試分析程宥寧為何會單身三十三年……」她在白板上寫下標題。      她在標題下方畫了兩條分岔線,在左邊那條線底下寫下「沒機會認識男人」,在另一邊則寫下下「有機會認識男人」。      雖然她高中讀女校,大學讀的科系也是以女生居多,但並不是完全沒有機會接觸異性。而在進入《玻璃鞋》任職後,為了工作出席一些上流社會的宴會,也曾有幾次被所謂的富二代搭訕過。      於是她提筆在左邊的選項上打了個大叉,接著在右邊「有機會認識男人」的選項底下畫出兩條線。有機會認識男人,卻沒有進一步發展,這是為什麼?      她想了一會兒,分別寫下了「被拒絕」、「不敢告白」,又拉了一條線,並寫下「沒感覺」。這次她很快就在前面兩個選項上畫了叉,然後在「沒感覺」的選項下再畫出兩條線。      到底為什麼會對這些男人沒感覺?難道她真的喜歡女人?      程宥寧迅速否定在腦中一閃而過的假設,儘管沒談過戀愛,她仍舊能確定自己是喜歡異性的。      這次她停滯了很久,握著筆好一會兒,就是不知道該在白板上寫下什麼答案。      她試著回想最近一次遇見的男人——夏沐禮,當他說覺得她很有趣時,她為什麼完全不會激動或者是害羞,心跳和呼吸也依然平穩?那時候的她心裡想的是什麼呢?      最後,她遲疑地提起筆,才剛在白板上寫下「缺乏少女心」五個字,身後便響起一道熟悉的低沉嗓音,「正解!」      程宥寧嚇得全身一抖,扭頭朝余晉冬那張因為憋笑而漲紅的俊臉看去。      「你神經病啊,大半夜跑來別人家裡,是想嚇死人嗎?」程宥寧撫著胸口怒罵,「明知道我在家,好歹也先摁個門鈴吧!」      「我不曉得按了幾百遍了好嗎,是某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聾了沒聽到。」余晉冬雙手交疊在胸前,從鼻子裡冷哼一聲。      程宥寧頓時心虛了起來,「你也知道嘛,我只要一認真思考事情,就算地震來了也不會發現。」      「妳這次的問題倒是很值得好好深思。」余晉冬的眼眸輕輕掃過白板上的標題,本想維持冷傲的姿態,但肩膀抖動的幅度卻愈來愈大,終究還是忍不住抱著肚子大笑,「不行,程宥寧妳實在是太搞笑了,我都不知道妳已經走投無路到這種地步了,哈哈哈。」      「笑屁啊!」程宥寧惱羞成怒,用力在他背上甩下一記鐵砂掌,忿忿地在沙發上坐下。      「不過好笑歸好笑,就結果而論還是很令人欣慰的。」余晉冬終於止住笑,用正經八百的語調語重心長地說:「至少妳總算正視自己缺乏少女心的問題了。」      程宥寧像隻小貓一樣可憐兮兮地抬頭看他,「你也覺得我缺乏少女心?」      「這不是覺得不覺得的問題……」他頓了頓,隨即平靜地補了一槍,「全世界應該只有妳自己沒意識到這點。」      「有這麼明顯?」      余晉冬眉角一抽,「妳要我證明給妳看嗎?」      「別又提我傳給你的LINE訊息。」程宥寧悻悻然地道。      余晉冬詭異地冷笑一聲。      程宥寧朝他投去困惑的眼神,下一刻就被對方放倒在沙發上,男人精壯結實的手臂撐在她耳朵兩側,那張俊美帶著點邪氣的臉孔距離她的鼻尖不過五公分,淡色的眼眸流淌著點點微光,他溫熱的呼吸噴灑在她臉上,彷彿被一根羽毛輕柔地撓著。      「我知道,這個叫做……沙咚?」程宥寧微微不確定地說,見余晉冬沒有反應,她又思考了一會兒,「還是發咚?」      余晉冬嘴角抽了抽,一語不發。      程宥寧等了半天等不到他回話,就有些惱羞成怒了,「那些年輕人的流行用語我怎麼可能每個都清楚啊?你為什麼不考我壁咚?我至少知道那個啊。」      「妳有沒有感覺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全身燥熱?」      「我對一個gay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全身燥熱幹麼?」      「那妳就假設我不是gay啊!」      程宥寧安靜下來,抬眼再次凝視著略微抓狂的余晉冬,仔細端詳許久,才淡定地開口:「不行,我早就知道你是gay了,這個假設不成立。」      余晉冬靜默了好一陣子,才緩緩直起身,「妳就承認吧,即使今天對妳這樣做的不是一個gay,妳一樣會是這種反應。」      「這樣就叫做缺乏少女心?」程宥寧很是不服。      「這只是舉例。」余晉冬雙手枕在腦後,在沙發上喬了個舒適的坐姿,「妳的罪狀罄竹難書,不是三言兩語能說完的。」      「喲,還用上了成語呢。」程宥寧也跟著起身,懶懶地靠在沙發上,「你今天為什麼又跑過來?」      「房間太亂了,沒地方可以睡覺。」明明不是什麼光榮的事,卻被余晉冬說得理直氣壯。      「能把房間弄到那種地步,也算是你的天賦了,真不曉得你們這些設計師哪來這種把不要的草圖就揉成紙團隨地亂丟的壞習慣。你之前不是會請人打掃?」      「三更半夜叫人來打掃很沒良心。」      「那你三更半夜跑來打擾我難道就有良心?」程宥寧傾身向前,鼻子湊到他身上嗅了嗅,「而且也還沒洗澡,每次都要浪費我的水費跟瓦斯費。」      「我發妳多少薪水,妳跟我計較這一點水費瓦斯費?」余晉冬不可思議地盯著她。      「我的薪水是耗費我的青春年華辛苦賺來的,和你有什麼關係?」程宥寧嗤了一聲,從桌上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對了,你的展覽還順利嗎?」      「連束花都不送的人還關心展覽順不順利?」      程宥寧扭頭認真地看向他,「那我問你,那些花最後你都怎麼處理?」      「呃,丟掉了。」      「那不就對了。」程宥寧彈了個響指,「明知最後會被丟掉的東西,我幹麼要浪費錢去買?」      余晉冬簡直哭笑不得,「如果今天妳男朋友送妳玫瑰花,妳也覺得他浪費錢?」      「本來就是啊,花好好長在土裡招誰惹誰了?況且收到花束還得找個瓶子把花插起來,花瓣掉了要去清理,又要時不時注意有沒有枯掉,這不是給我找罪受嗎?要是真要送的話,」程宥寧頓了一會兒,「啊,最近韓國不是很流行炸雞花束嗎?就是把一隻隻炸雞腿像玫瑰花一樣包成一束,我寧願收到這種,至少可以吃,吃完又不占空間,吃不完還可以分給同事做人情……幹麼?你那是什麼鄙視的眼神?」      「妳好自為之吧。」他嘆了口氣,熟門熟路地走入廚房,從冰箱拿出一瓶柳橙汁,「下禮拜有辦法空出一頓飯的時間嗎?」      「你怎麼忽然心血來潮要約我吃飯?」見沒什麼節目好看,程宥寧關上電視。      「書騏想見見妳。」余晉冬斜靠在廚房與客廳之間的隔牆上。      程宥寧愣了幾秒,臉上浮出個玩味的笑容,「喲,這是醜媳婦終於要見公婆了嗎?」      「他臉皮薄、開不起玩笑,見到他時留點口德。」余晉冬笑著搖搖頭,灌下一口果汁。      「嘖嘖,看看你這維護媳婦的墮落模樣,真讓人寒心……」她笑罵著點頭應下,「放心,只要你時間定下來,我會想辦法把行程排開的,一定要親眼看看讓余晉冬這樣重色輕友的究竟是何方神聖!」      ◆      向SNY點子銀行執行長舒揚提出的採訪邀約,被對方透過祕書室婉拒了,老實說,程宥寧並不驚訝,假如他破天荒答應了,她才反倒覺得奇怪。但基於舒揚可以替雜誌帶來的話題性與關注度,當然,也有一「小」部分是因為私心,她決定親自再向對方提出一次邀請。      要讓舒揚願意破例受訪,首先自然要讓他感受到己方的誠意。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程宥寧想了想,只透過文字資料了解應該不夠,最好直接去一趟SNY,於是她挑了一個下午去到了SNY總公司。      她並非以《玻璃鞋》總編輯的身分過去,畢竟不先打一聲招呼,就貿然跑去人家公司說要見執行長也太失禮了,她是以顧客的身份造訪。      雖然如今SNY大部分都是透過網路或電話為顧客服務,可總公司一到九樓仍設有服務處,九樓以上才是員工辦公室。      即便程宥寧早看過SNY總公司的照片,實際到訪後,還是忍不住大吃一驚。站在門口,抬頭往上看去,足足有三十五層樓的大廈高聳直入雲霄。SNY這間新興公司能在精華地段獨占一棟大樓,到底是因為老闆是個大土豪,又或是在這短短幾年內以光速成長?      樓層說明牌上清楚標示,一到九樓每層樓各自提供的服務類別,例如二樓是生活雜務類,三樓是財經商務類,四樓是愛情婚姻類,而最有趣的是九樓——連上帝也束手無策的疑難雜症類。      程宥寧盯著這行字,站在原地笑了快一分鐘。      上帝也束手無策的疑難雜症?她很好奇,這層樓到底都經手了哪些奇葩業務?要是最後真能成功採訪到舒揚,她一定要好好問個清楚。      SNY的分工很明確,顧客先在一樓櫃臺進行基礎諮詢,初步了解顧客的需求後,再由服務人員將案子分配到合適的部門進行下一步處理。儘管今天不是假日,而且仍未到下班時間,前來諮詢的人卻超乎程宥寧想像地多,她抽了號碼牌後,等了大約十五分鐘才輪到她。      服務人員是個笑容可鞠的年輕男孩,向程宥寧大致介紹服務流程後,便切入主題,「請問需要我們幫助您解決的是什麼樣的問題呢?」      程宥寧強忍著心虛和羞恥,直接答了:「我想學習怎麼開發少女心。」      「呃,不好意思,可能是我聽錯了,您說的是開發……少女心嗎?」      程宥寧看見對方面露遲疑,儘管早在預料之中,還是讓她生出想挖個地洞將自己埋起來的念頭。      她笑容僵硬,「你沒聽錯,我說的就是開發少女心。我缺乏少女心,所以想要學習怎麼開發出少女心,這樣的解釋是否能讓你比較容易理解?」      ◆      程宥寧算是個務實的女人,尤其喜歡精打細算,做事一向秉持著以最少成本達到最高效益的態度。這次造訪SNY,既可以親身觀察這間公司的營運模式,又可以解決她的人生難題,她才終於願意拋開自尊心,請求專家協助開發她缺失的少女心。      她自覺這是個難以啟齒又莫名其妙的蠢要求,沒想到SNY的工作人員只在一開始略有錯愕,隨後便極其專業又認真地處理她的請求。      她的案件被分配到負責愛情婚姻類的部門,接著就有專人為她進行分析、規劃目標及估價。程宥寧提出的請求和一般能立竿見影的案件不一樣,而且不像那種協助提升英語能力的要求,能夠以考取證照等方式來證明。      最後,程宥寧和服務專員協議,決定先免費試用服務一個禮拜,若是有成效,再付一半訂金,待目標達成後,才把剩下的餘款結清。以她的案件來說,開發少女心的最終目標,不外乎就是學會怎麼去愛人,以及擁有一位穩定的伴侶。      程宥寧覺得,自己有點像是來到了另一種新型態的婚姻仲介事務所,因為終極目標一樣都是找到對象,只是SNY選擇教她愛人的方法,而不是直接介紹對象給她,在某種程度上她仍保有相當大的愛情選擇權,因此,她並不排斥接受SNY的幫助。      現實已經逼得她不得不意識到,就算命運帶著她的真命天子來敲門,如果她的門鎖壞掉打不開,一切都是空談。      隔天早上,程宥寧一如往常準備開車上班,剛走到一樓大廳,卻被一個小鮮肉叫住。她迅速打量過小鮮肉全身上下,從他的穿著打扮看來應該才剛大學畢業,身上尚未沾染職場的氣息,或許還在讀研究所。      這個男孩穿著簡單的T恤和牛仔褲,短袖下的手臂肌肉線條明顯,寬鬆T恤也隱藏不住胸肌起伏,可以看出他平時有健身的習慣。男孩的長相陽剛英氣,眉毛濃密,鼻子挺直。      這個帥氣的小伙子對她笑出了一口潔白的牙齒:「早。」      「早。」雖然不明所以,程宥寧還是禮貌性地回話,「你剛剛是在叫我嗎?」      「是的,是程宥寧小姐沒錯吧?」      「呃,我是,請問有什麼事?」      「妳好,我是阿杰。」小鮮肉笑著朝她伸出手,「我接受SNY的委託,從今天開始協助程小姐開發少女心。」      ◆      「莉莉姊,Boss忙完了嗎?」小漢對莉莉禮貌地打了個招呼,但一向開朗活潑的他此刻卻顯得很是侷促不安。      SNY執行長祕書莉莉從成堆的文件中抬頭看了他一眼,下巴往廁所的方向揚了揚,「還在忙,你先坐著等一下。」      小漢同樣將目光往廁所方向投去,緊張的情緒瞬間少了許多,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同情,「看來英國那邊的案子真的讓Boss壓力很大呢,不過有時候還真羨慕Boss都不會有便祕的困擾。」      「我會向Boss轉告你對他的羨慕之情。」      「不、不用,我開玩笑的,哈哈。」小漢連忙擺手阻止,額角默默冒出一滴冷汗。他也不是第一次見識莉莉姊一本正經地發動毒舌攻擊,怎麼還是覺得很可怕呢。      他正想著,忽地聽到廁所那邊傳來動靜,一個男人推門走了出來。      「這裡有幾份檔案需要Boss立刻簽名。」莉莉將一疊文件遞給舒揚,「三十分鐘後和EA那裡有個視訊會議,三點要跟普新銀行簽約,還請Boss及早做好準備。」      「……妳就不能先等我喘口氣嗎?」SNY點子銀行執行長舒揚斜睨了她一眼,本就白皙的臉龐此刻因為虛脫顯得有些蒼白,被汗水浸濕的瀏海略微凌亂地貼在額上。他接過鋼筆,在文件上飛快地落下簽名。      小漢看著舒揚握筆的手指雖還有些無力,可落在紙上的簽名卻依然工整遒勁,忽然覺得自家老闆果然是真男人。      「如果Boss今天沒有拉三次肚子耽誤了時間,我想我也沒必要這麼趕。」莉莉面無表情地說。      我到底為什麼要花錢請個祕書來找自己碴!舒揚在心裡悲憤大喊,而他每天都會這麼問自己一遍。      「對了,《玻璃鞋》的採訪Boss確定要推掉?」莉莉無視舒揚的滿臉黑線,繼續公事公辦地問。      「這種問題妳不是一向都自己看著辦,怎麼還會問我?」舒揚簽字的手頓了頓,詫異地看向莉莉。      「因為這次是對方的總編輯親自發信,我想還是需要再跟您確認一次。」      「推掉吧,我哪有那個美國時間接受那些無聊採訪。」舒揚將文件交還給莉莉,然後視線轉向那個始終不敢發話的小漢,「你,給我進來。」      舒揚長腿交疊,靠坐在皮椅上,一手搭著扶手,一手摩娑下巴,懶洋洋地審視站在辦公桌前的小漢,「說吧,那個最近成為全公司笑柄的案子到底有多難辦?」      小漢立刻癟起嘴裝可憐,「Boss,真的不是我的問題,嗚嗚嗚………」      舒揚蹙眉,「什麼樣的案子還能難倒你?」      小漢有些吞吞吐吐:「有位女客戶,希望我們能幫助她開發少女心。」      「什麼鬼?」      小漢以為引起了共鳴,更有底氣地哭訴:「真的很莫名其妙對吧!」      「我的意思是,你都跟著我做事幾年了,居然還能把自己搞到這麼狼狽?」舒揚略帶嚴肅地板起臉孔,「炸彈我們也拆過了,間諜我們也當過了,只不過是開發少女心就把你難住了?」      「Boss,那是因為你沒親身經歷才能說得那麼輕鬆。」      舒揚雙手抱在胸前,瞇眼微笑,「好啊,我就聽你匯報。」      小漢背脊不禁滲出冷汗,在腦中迅速組織了一下,才小心翼翼地開口:「客戶希望我們能協助她『開發少女心』,經過評估,我覺得首要之事是讓她體驗心跳加速的感覺,所以一開始先派了阿杰過去。」      SNY每天接下的大小案件非常多,不可能每樁都一一向舒揚匯報,除非是牽扯到政商利益、黑白兩道,或是極其難搞的棘手案件,他才會過問。      舒揚點頭,「阿杰是那個還在讀研究所的弟弟吧?聽說他是SNY裡出名的撩妹高手,然後呢?客戶不買他的帳?」      小漢在心裡暗自舒了一口氣。通常Boss會問「然後呢」,就表示他對目前為止的處理方式沒有太大意見,也就是說並不是自己的決策有誤,才導致這個案子如今這般悽悽慘慘戚戚的局面。      但想到阿杰經歷的慘劇,小漢剛放下的鬱氣又重新提到胸口,「阿杰只跟她相處一天,隔天就跑來告訴我他沒辦法接這個任務,這個女人他招架不來。」      「招架不來?」      「阿杰的優勢就在於他那副好身材,沒想到客戶不僅不受吸引,還……」小漢說到這裡就說不下去了,一臉無奈悲憤,嘴角忍不住抽搐。      「幹麼,你那是什麼便祕表情?」舒揚不悅地皺眉,正聽到興頭處,對方卻突然不說了,讓人渾身有種說不出的鬱悶。      小漢做了幾個深呼吸後,終於能用平穩的語氣將事情經過娓娓道來,「那個客戶指正阿杰在健身上的錯誤習慣,比如說上胸肌的訓練不應該被忽略,還有他的右胸肌比左邊大一點,建議多做一些什麼左手單臂的夾胸訓練之類的,更離譜的是,她一聊到興頭,竟直接掀開上衣與他分享她的腹肌,還叮嚀他關於健身後的飲食禁忌。」      舒揚聽小漢說完這一大串,瞠目結舌,不知怎地腦中突然浮現一幕筋肉女超人舉著啞鈴咧嘴燦笑的畫面,他打了個哆嗦,乾咳了幾聲,故作平靜地說:「嗯,可能這個客戶剛好也喜歡健身,現在運動型的女生愈來愈多了,說不定她其實是個體育老師。」      「她不是體育老師,她從事時尚流行產業。」小漢開口糾正。      一個從事時尚流行產業的筋肉女超人,舒揚不禁再次想起那幕恐怖的畫面,覺得再想下去自己晚上可能就要作惡夢了,於是趕緊帶過這個話題,「然後呢?阿杰不幹了你就沒轍了?」      「我想客戶可能對小鮮肉這類型沒興趣,所以隔天換了大她幾歲的穩重型暖男阿笙過去,結果當天晚上阿笙就告訴我,客戶讓他終於認清自己喜歡的其實是男人。」      舒揚差點就從椅子上滑下來,「你確定客戶真的是女性?」      「其實我也開始懷疑了……」      縱使清楚這樁案子不好處理,舒揚還是心虛地板起臉吩咐:「無論如何,SNY還沒發生過這種試用期沒滿就踢到鐵板的丟臉事,不管怎樣都要想辦法解決!」      那是因為你沒正面跟那個奇葩女客戶接觸過,才能說這種風涼話。小漢在心裡腹誹,他已經為這個案子焦頭爛額好幾天,實在提不出其他解決方案,便有些自暴自棄地隨口說:「乾脆找醫療團隊來看看能不能直接改造她的大腦迴路好了。」      舒揚冷冷瞥了他一眼,「你現在是在跟我鬧脾氣嗎?」      「小人怎麼敢?」小漢哭喪著臉哀號,「我真的想不到辦法了,求偉大的Boss大發慈悲,為小人指點迷津吧。」      「連古裝劇的腔都出來了,看來的確是被搞瘋了。」舒揚低聲咕噥,思索了片刻,終於拋出一句對小漢來說無異於天籟的話,「把她的案子轉到九樓來吧。」      「Boss你要親自出馬?」嘴邊的笑容已快裂到耳際,「雖然Boss英俊瀟灑聰明絕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是正義與美麗……不,與帥氣的化身,但是這個客戶真的不是一般的難搞,我怕連Boss都不是她的對手啊。」      「少來,以為用激將法我就會掉進你的圈套?告訴你,接下這個案子是為了不讓別人認為我們公司連這種程度的問題都解決不了,我才打算親自接手!」      「是是是。」      「不過是個缺乏少女心的女人,哥多少大風大浪沒見過,還怕搞不定她?」      「當然當然。」      「問她明天下午能不能來公司一趟,我直接和她談。」      舒揚翻了翻桌曆,雖然接下來到年底他的行程滿檔,不過應付這種小案子應該不需要花費多少心力才是,說不定不到一個月就能將她徹底調教成浪漫愛情的忠實信徒。      很久以後舒揚回想起這一天,他認為這應該是自己三十四年來的人生裡,頭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失算」。

作者資料

蘭緗

出生於水瓶與雙魚交界的女孩兒,「理性」與「感性」互相拉扯的矛盾綜合體。 小時候以為自己長大後會成為一位強大的女CEO,現在則是滿足於用文字當主宰故事世界的CEO。 偶爾厭世偶爾抽風,正在挑戰把筆下每一個故事都強行置入冷笑話。(古風文也別想例外。) 每天都在認真地胡鬧著,散播歡樂散播愛。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crazylady0402 FB粉絲團:蘭緗文軒 http://www.facebook.com/crazylady0402

基本資料

作者:蘭緗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7-09-28 ISBN:9789869529938 城邦書號:3PL08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