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千年之咒:誓約(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美國亞馬遜讀者及Goodreads逾兩千名讀者5顆星熱烈好評! 黑暗魔法促使的禁忌相遇,宿命般離合的纏綿戀情,精采迷人! 你是黑暗之子,我是光明之女, 絕對,絕對,不能愛上彼此…… 一座被咒語封印五百年的妖魔之城, 一名能力未覺醒的被綁架少女, 一位違抗血脈使命的王子, 成就一段融合魔法、愛情與權謀鬥爭的奇幻冒險! 五百年前,女巫的詛咒將巨魔一族封印在魔山崩塌後的地底廢墟。隨著時間流逝,人類對於巨魔的記憶日漸模糊,各種魔法施展出的詭怪事蹟也漸漸轉化成人類口耳相傳的神話故事。 為了破除詛咒,巨魔國王根據先知預言——黑夜之子與白晝之女的結合,會產生強大的能量足以解除封印,讓厝勒斯城重見天日!因而發布誘人的追捕令,要找到這個白晝之女,讓她與自己的兒子結合為一。 即將滿十七歲的農家女孩希賽兒,符合預言的所有條件,貪婪的族人路克意外得知此消息,為了換取龐大利益而將無辜的希賽兒擄走,想與巨魔作交易。 被綁架到暗無天日、妖怪環伺的地底迷城,希賽兒該如何脫困?還是會就此香消玉殞、死於非命呢?她真的是巨魔王子命定的新娘嗎? 【強力推薦】(按筆劃排序) 知名書評人 冬陽|知名小說家 倪采青 荒野夢二書店主人 銀色快手|知名暢銷作家 螺螄拜恩 【國外讀者好評推薦】 出乎意料之外的布局、美妙的文采、豐富的人物安排,沒有一點枯燥或冷場,強悍的女主角,加上讓人神魂顛倒的山怪王子,天哪!就在閱讀這本精彩非凡的小說當中,我彷彿跟著活在厝勒斯的世界裡,流連忘返。 ——The Nocturnal Fey 《千年之咒》是一本讓人拍案叫絕的處女作,精練的角色鋪陳、曲折的情節、迷人的愛情故事、吊人胃口的結尾,讓人心癢難耐的等待續集,絕對值得大力推薦。 ——YA Midnight Reads 這本書很棒,可以說是讓人愛不釋手,結尾停的恰到好處——介於圓滿和想知道下文之間,為續集留下足以發揮的餘地,讓我不只想要一讀為快,同時相信續集應該會有青出於藍的潛力,讓我該死的興奮莫名! ——Goodreads讀者Emily May 《千年之咒》絕對可以喚起閱讀的樂趣,作者優美的文筆造就出迷人的世界和擄獲人心的內容,害我目不轉睛的一口氣看到最後一頁。 ——Not Yet Read 今年出版的YA小說當中,《千年之咒》是我期待的書單中榮膺第一,而我必須承認翹首等待的確值回票價,本書作者丹妮爾.詹森為熱愛魔法、言情、和奇幻元素的讀者開啟一個嶄新的世界。 ——The Bibliosanctum

內文試閱

01 希賽兒
     我拉高音域,高音在蒼鷹谷市場周圍迴盪,淹沒羊咩咩的叫聲和打鐵舖鐵槌的敲打聲。十幾張熟悉的臉孔停下手邊的工作,屏氣凝神、表情緊張地期待接下來的音符,那是我一個月以來最恐懼的夢魘所在,她喜孜孜地等著我當眾出糗。      我的身體竄過一陣顫抖,掌心冒汗,迪勒可提夫人銳利的眼神幾乎要灼傷我的肩胛骨,但她狗眼看人低的評價反而增加了我的決心,這次絕不能失敗。      我努力克制雙手握拳的衝動,把最後一口氣灌入歌曲的高潮,聲音漸強。快到了。幾個路人不約而同地向前一步,鼓勵的加油聲被高音掩蓋,平常的敗筆就在這裡,是我最常破音的地方,無一例外。      但是今天不一樣。      我一口氣唱完,市場歡聲雷動,大家鼓舞叫好。      「唱得真好,希賽兒!」某人大聲嚷嚷。      我微微屈膝行禮,臉頰紅通通的,害羞的反應掩不住雀躍的情緒,歌聲的餘音飄向春天帶來綠意的田野和山谷。表演完畢,人群散開,各自回頭忙碌去了。      「不要高興過頭,以為自己很了不起,」迪勒可提夫人站在背後悻悻然地開口。「取悅這些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算不上什麼大成就。」      我渾身一僵,轉身面對她滿臉皺紋的怒容。      「妳算不錯了,」她說,嘴唇抿得死緊,只剩一條線。「只是跟『她』比起來差一大截。」      她口中的這個「她」是我母親。      小時候我對她幾乎一無所知,雖然爸爸每每提及的時候總是帶著敬愛有加的語氣,讓人以為他說的是女王。我只知道爸爸年輕的時候跑到崔亞諾去闖蕩,後來和年輕的女高音吉妮薇墜入愛河、結婚,幾年後爺爺過世,爸爸繼承了農場,她卻不肯跟著回來相夫教子。      「那個都市女孩受不了鄉下生活。」每當有人問起,奶奶就開始數落。「但是怎麼會女人會狠心拋棄丈夫和三個兒女,真的讓人想不透。」      用拋棄來形容母親是誇大其辭了,她的確有來探訪過,偶爾幾次。我一直認為她疏忽母職是因為對我們的愛不夠深,而我現在終於領悟這個抉擇背後的原由。      做為農夫的妻子一刻都不得閒,常常是黎明即起,深夜最後一個上床安歇。照顧家禽、料理三餐、攪製奶油、清洗堆積如山的衣服、打掃房子、生兒育女……工作清單羅列到數不完。蒼鷹谷的農婦各個未老先衰,雙手粗糙長繭、風霜滿面、永遠愁眉不展。反觀我的母親依舊年輕貌美,在舞台上熠熠發光,看起來像姊姊,不像我媽。      「今天練習是否到此為止,或者要我再唱一遍呢,夫人?」我的語氣畢恭畢敬,跟僵硬的表情形成強烈的對比。四年來她如芒刺在背,竭盡所能要把我最愛的歌唱變成苦差事,幸好功虧一簣。      「不到一個星期,妳就會苦苦哀求要回來。」她腳跟一轉,怒沖沖地走下露臺,回到客棧裡面,她的黑色裙襬隨著腳步窸窣作響。      如果幸運之神垂憐,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和聲樂老師照面。再過幾天,我就會在明光島最棒的女高音跟前展開人生新的學習樂章。母親的臉孔不請自來地浮現在眼前,喚起四年前她扭轉我命運那一天的回憶。      「大聲唱。」母親命令,我應要求選了一首穀倉舞會時最受歡迎的小調,也是我唯一會唱的曲子,看到她失望地皺起眉頭,我的心像是要碎掉。      「這種水準連沒有天賦的村姑都能應付。」她說,那對眼眸和我的眼睛如出一轍,只是她眼裡的藍冷冽得有如嚴冬的藍天。      「跟著我唱。」她選了某一齣歌劇中的幾小節,美妙的嗓音讓人感動到幾乎流淚。「現在換妳。」      我用心模仿,剛開始遲疑不決,後來逐漸增加自信心,我一句一句唱著,清脆婉轉的顫音就像黃鶯模仿橫笛的笛音。      母親露出笑容。「很好,希賽兒,很好。」然後轉身面對站在角落裡聆聽的父親,開口說道。「等她滿十七歲的時候,我會帶她走。」父親想反駁,但她舉手制止。「這孩子個性堅強,聰明伶俐,脫離尷尬的青春期後,肯定亭亭玉立,而且她的嗓子有如天籟之音。」母親的眼睛閃爍發光。「留在這種鄉下地方無異是浪費她大好的前途,這裡的人就算撞見天賦也是丟在牛糞上。我會安排不同的老師來蒼鷹谷教她—總不能讓她到時候貽笑大方,學到的禮貌跟乳牛的等級一樣。」      她轉向我,解開脖子上的金墜子,繫在我的頸項上。「美貌可以透過化妝,知識能夠靠學習,唯有天賦用錢買不到也學不來。妳擁有過人的天賦,親愛的孩子,等妳站在舞台上獻唱的時候,全世界都會愛上妳。」      我緊緊握著金墜子,瞪著迪勒可提夫人摔上的房門。      我相信全世界都會愛上我。      有人在呼喊我的名字,我快步衝下木頭樓梯,避開地上的水窪,奔向好朋友莎賓,她斜倚著柵欄的木樁,玩弄捲在手指上的秀髮,咧著嘴巴,笑嘻嘻地遞給我一籃雞蛋。「妳做到了。」      「咒語唸上一百遍總會成功的。」我抓住莎賓的手,拉著她走向馬廄的方向。「我必須趕緊回農場,奶奶等著用這些蛋烤蛋糕,她預計今晚幫我辦一場惜別派對。」莎賓沮喪地垮著一張臉。      「妳也在受邀之列,」我提醒她。「願意的話,妳可以跟我回家住一晚,我搭的馬車往崔亞諾途中會經過鎮上,明天早上可以順路送妳回來。」我說得順理成章,彷彿這輩子天天搭乘出租馬車旅行一樣。      「我知道……」她低著頭。「但是我媽駕著雙輪馬車去了雷納德農場,明天早上才回來。」      我做了個鬼臉,懶得建議莎賓套上馬鞍騎馬跟我一起回去─因為她對騎馬恐懼萬分。該死!今天早上怎麼沒想到要套馬車而不是直接騎著花兒進城?早在幾小時前佛雷德克就應該從崔亞諾回來了,誰曉得至今依舊不見人影。莎賓或許會同意和佛雷德克共乘一匹馬,畢竟她暗戀哥哥那麼久。      「我忍不住覺得這或許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莎賓溫柔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一旦妳去崔亞諾和妳母親團聚,開始上台演出,參加各式各樣的宴會,從此就會把我和蒼鷹谷忘記了。」      「說什麼傻話,」我斷然否認。「我會常常回來把妳煩死,就像佛雷德克一樣,一放假就回家。」      「但打從過年到現在他都沒回來。」      這話不假,自從佛雷德克榮升少尉官階之後就很少放假回家。      「我自己騎馬回去。」      「噢,希賽兒,」莎賓搖搖頭。「這麼做違背淑女風範,人們會說長道短。」      「這樣對妳最好。」我提醒她。這時候馬僮牽著花兒走過來,我還不想離開,莎賓是我從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想到以後不能天天見面,就覺得胃發寒、鼻頭發酸。      「我會快馬加鞭回去,把雞蛋交給奶奶,再套上馬車回來接妳。」我當下做了決定。「回去換那件藍色洋裝,我一眨眼就回來了。」      她咬著頭髮尾端沉吟。「我不確定……」      我直視她的眼睛久久不移開。「妳要跟我坐馬車一起去參加派對。」我的語氣非常堅定。      莎賓眼神渙散。短短的瞬間,我全神貫注,腦中的一切變得鮮明無比:市場喧囂的噪音、腳下的硬土,輕拂而過的微風,撩動莎賓的髮梢,接著她嫣然一笑說。「當然要去,再忙我都不會錯過。」      只要意志夠堅定,必能克服所有的障礙。      我翻身上馬,輕輕抽動韁繩讓不安跳動的馬兒安靜下來。      「最多一小時,等我回來!」我一手拎著雞蛋,一手握住韁繩,腳跟一夾,往小鎮外圍馳騁而去。      農場位於蒼鷹谷邊緣不算太遠,足以讓我們被當成小鎮的一份子,相隔的距離又剛好可以沖淡豬圈的臭氣,不致冒犯那些不習慣鄉村生活的鎮民敏感的鼻子。我本來可以一路快馬加鞭,但是中途決定讓花兒停下來喘口氣,馬蹄答答地踩在潮溼的土地上,蜿蜒的道路瀰漫著濃郁的松香,清風從山區吹拂而下,撩起我的紅色長髮在背後飄揚。      某種一閃而過的異樣吸住我的目光,我勒住花兒,掃視馬路兩側的樹林。熊與豹在這一帶出沒的消息時有所聞,如果馬匹有嗅到掠食動物的氣味肯定會驚嚇到難以掌控的程度。      清風在林間吹拂,彷彿聽見灌木枝折斷喀的一聲,但是我不敢確定,脈搏加速,焦慮的情緒沿著脊椎蔓延開來。是搶匪嗎?在大洋路如此偏北的地方很少聽見搶劫的事情,不過凡事都有可能。      「哈囉?」我大聲嚷嚷,抓緊韁繩。「有人嗎?」      沒有回應,如果有人意圖不軌絕不可能應聲。我心驚膽戰、恐懼驟升,這條路已經走過無數回,不論颳風下雨,艷陽高照,或是白雪覆蓋,就是不曾讓我有過一絲絲的恐懼。花兒似乎察覺到我的焦慮,不安地躁動著。      風勢再度揚起,這回不再輕柔,反倒像是氣憤的十指拉扯著我的頭髮,陽光躲在烏雲背後,引來一股寒氣,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轉向矗立在遠處的魔山。現在才走到回家的半途,不過傑若米‧吉瑞德的農場就在附近,可以轉去那裡拜託他兒子克里斯多夫陪我回去。      如果灌木叢裡的聲音是松鼠或蛇爬過造成的,他會不會笑我是膽小鬼,一點噪音就變得神經兮兮?即便我已經很努力地證明自己的能耐,但眾人已經把我當成都市女郎在看待,如果現在發生這種事只會印證他們的觀點沒錯。我轉身回顧來時路,不然就騎回鎮上等哥哥抵達再一起出發好了。然而萬一他在崔亞諾有事耽擱了,根本不能回來呢?      最後我決定疾馳回家,不管在樹林裡徘徊的人是誰,讓他來追吧。我將花兒轉過頭來,但忽然瞅到一道身影,我驀地扯緊韁繩,籃子從手中滑落摔在地上,蛋黃和泥濘攪和在一起。      裹著披風的騎士擋住馬路。      我的心臟揪了一下,花兒轉過方向,我把韁繩末端放在它的後腿。      「喝!」我大叫一聲,牠猛地往前衝。      「希賽兒!希賽兒!等一等,是我!」      這個嗓音很熟悉。我勒住韁繩的手勢輕柔很多,回頭一看。      「路克?」      「對,是我,希賽兒。」他的座騎快步而來,拉開斗篷兜帽露出臉龐。      「你鬼鬼祟祟地做什麼?」我不悅地大聲質問。「差點嚇死我。」      他聳了聳肩膀。「一開始不敢確定是妳,很抱歉害妳摔破那些雞蛋。」      一句簡單的道歉並無法解釋他在樹林裡窺視的行徑。      「你有好一陣子銷聲匿跡,究竟去哪裡了?」這是明知故問,因為他父親是獵場看守人,那座莊園就在我家農場附近,不到幾個月前,路克去了崔亞諾,哥哥和鎮上其他人都聽到風聲說路克鴻運當頭,靠著賭馬和上牌桌贏了不少錢,現在過著優渥的生活。      「四處為家囉。」他說,繞著我走了一圈。「聽說妳要去崔亞諾跟妳媽媽同住。」      「她明天派馬車來接我。」      「妳要去唱歌,上台演出?」      「對。」      他微微一笑。「妳的嗓音美如天籟,就像天使的歌聲。」      「我必須回去了,」我說。「奶奶在等我,還有我父親。」我猶豫了一下,遙望前方的道路。「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陪我一起。」他最好拒絕,趕緊策馬前進好過於單獨和他站在這裡聊天。      「妳今天生日,對嗎?」他的馬和我的座騎並排靠在一起。      我皺眉。「對。」      「十七歲,妳成年了。」他把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好像在檢視買賣的貨物、待售的馬匹,或是某種不堪一提的物品,然後自顧自地笑起來,我忍不住畏縮了一下。      「有什麼好笑的?」我心跳加速,直覺非常不對勁。拜託,希望路上有別人出現。      「我只是在想幸運之神總在我們意料不到的時候來叩門。」話一說完,我還來不及反應,他就伸手抓住花兒的韁繩。「妳必須和我一起走,有幾個人非常期待認識妳。」      「我不要跟你去,路克。」我試著維持鎮定的語氣─不願意讓他發現我的恐懼。「如果我哥哥知道你找我麻煩,肯定不會放過你。」      他左顧右盼。「真好笑,佛雷德克又不在這裡,這裡看來只有我跟妳。」      這一點他是說對了,錯的是他以為我會乖乖聽話跟著去。我的靴刺踢向馬腹,花兒直立起來,馬蹄一踢,我順利擺脫路克的手。      「喝!」我尖叫一聲,放馬朝路面馳騁而去,花兒察覺到我的恐懼,豎起耳朵,奔馳的速度比先前更快,但是路克人高馬大—如果留在路面上比賽,肯定輕而易舉就追上來,前方有一條狩獵小徑,我策馬轉進。      我躍過橫倒的樹幹,在矮樹叢中前進,頭髮或裙襬不時被樹枝勾住,只能任由牡馬奔馳,自己全神貫注壓低身體、穩坐馬背以免被摔下去。後方傳來馬踩在地面沉重的馬蹄聲,夾雜著路克的咒罵和充滿惡意的威脅。      這裡逐漸接近吉瑞德家的農場,已經可以看到樹林前方那片空地,再過去就是農場。      「克里斯!」我放聲大叫,明知道距離太遠,他們不可能聽得見。「傑若米!」回頭一瞥,看到路克緊追在後,近得足以看清他勃然大怒的臉龐。說什麼都不能讓他追上我,絕對不行!      這時忽然出現一根樹枝擊中我的胸口,我整個人往後飛起,花兒脫離胯下,我重重地摔在地上,兩眼盯著從綠葉之間灑落的陽光。      接著眼前一片漆黑,不醒人事。

作者資料

丹妮爾.詹森(Danielle Jensen)

二○○六年就已經開始言情小說的創作,爾後才將重心轉移到自己的最愛──奇幻文學。有長達三年之久的時間,她白天到學校上課,晚上全職兼差,把握每分每秒的空閒時間努力寫作。 在二○一二年六月,詹森終於從加拿大皇家邁特大學(Mount Royal University)畢業,取得英國語文研究榮譽學位。 《千年之咒》系列是詹森奇幻羅曼史處女作,《千年之咒:永生》是本系列的完結篇。 相關著作:《千年之咒2:許諾》《千年之咒:誓約(下)》《千年之咒:誓約(上)》

基本資料

作者:丹妮爾.詹森(Danielle Jensen) 譯者:高瓊宇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幻想藏書閣 出版日期:2017-08-31 ISBN:9789869500722 城邦書號:1HI10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