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oween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崔大人駕到(下)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崔大人駕到(下)

  • 作者:袖唐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5-18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內容簡介

◆收錄獨家特別番外篇! ◆網友推薦!古言探案推理第一人、起點超.大神級作者:袖唐! ◆「袖」裡乾坤是大「唐」!唐朝背景設定考據派,超認真小說家「袖唐」攜女官崔大人駕到! ◆起點中文網A級作品! ◆起點中文網首頁、分類特別推薦! ◆登上起點粉紅票月票榜第十三名! ◆連載至今,已累積十五萬張讀者推薦票! ◆《崔大人駕到》獲得網友超高分好評,分數高達9.8! ◆前作《金玉滿唐》(大唐女法醫)已售出影視版權!下一部最期待被改編的小說! 冷面監察菁英x率直天真小女官!大案連發導致戀情急速升溫? 最縝密的布局、最精采的情節,案情峰迴路轉,凶嫌意想不到! 劇情進入高峰,第一部震撼完結! 「我只有這一個,我把它給妳,許妳此生不換。」 10%的宅鬥技能養成術+15%的名門貴女氣質必修課+30%歷險偵查+15%女主角的歡樂耿直+30%男主角的酷炫狂霸跩=100%最強古言探案喜劇! 清河貴族崔氏二小姐崔凝,被人穿越了。新生的崔凝心懷祕密,身負深仇,要如何才能尋得線索,解開師門全滅之謎?為今之計,只有拜入監察使門下了!監察司崔典書大人的女官奮鬥之路,即將展開! 他之於她,是照亮她前路的太陽,讓曾墜入黑暗的她不斷追逐。 監察司的人都在悄悄關注:不近女色的魏五郎,居然公開地跟個小娘子同出同入啦!但話題中心的兩人只顧查案。曾經的占卜大族司家慘遭滅門,倖存的女兒改名換姓當上女官,夜闖皇宮觀星臺,在拋下一匹申冤白練後一躍而下——用她鮮活性命,換得重啟調查! 一方大族覆滅,豈能靠隻手遮天?案越查,心越驚,內裡勢力盤根錯節,犧牲上萬人命只為權力鋪路;但最令人為難的,是符遠的爺爺似乎也參與其中……黑與白,忠與奸,誰是誰非?情與法,公與私,孰重孰輕?魏潛陷入了兩難。 崔凝意外與真凶交手,導致身陷險境性命堪憂!或許會失去她的牽掛煎熬,讓魏五郎終於看清自己內心的情意——可她並不是真的崔凝……崔凝不確定自己是否有資格接受這人想要的白頭偕老,她只曉得—— 「我的路,只有我自己去摸爬滾打才行!」 【幽默橋段】 ✦「我二姐不可能撒謊。」崔況義正詞嚴,並且給出了一個有力證據:「她腦子一直都不好用。」 魏潛認真地點頭附和:「這我知道。」 ✦「誰?」裡頭的人低聲呵斥。 崔凝還沒來得及反應,只見一道黑影如閃電直直襲面而來。砰的一聲悶響,臉上突然遭到一記重擊,崔凝霎時只覺得整個頭部都在發麻。 「崔二?」那人低低喚了一聲。 崔凝朦朧的視線中隱約見到那男人站了起來,身形修長,而自己鼻子裡有熱熱的液體滑落,翻了個白眼,直接暈了過去! 在暈倒之前,她滿心悲憤地想:二師兄!說好的方外人武功都很低呢! 【網友推薦】 ✓我心目中的女主,不需溫柔婉約抑或精明持家,而是要一種任真自得。在艱難中,仍能維持本心;在條條規矩中,仍能活出自己的一番風采。《崔大人駕到》中的崔凝就有這分本事,她的俏皮、她的痛、她的貼心都牽動著我的心。 ✓很喜歡它的細節描寫,女主不白蓮花,也不腹黑,呆萌但是有自己的理想;男主幾近完美,但是也有一點小缺點,不善與人溝通。描寫真的很到位,不是辭藻鋪陳的浮誇華麗,而是真真切切地在描寫感情。 ✓萌萌的故事,喜歡這種少女獨立成長型的,男主是女主獨立探案過程中學習的對象,卻不包辦女主的成長,挺好的。

內文試閱

  魏潛脫下手套,問崔凝。「天黑了,還不回去?」      「嘿,我抱上大樹了,昨晚與祖父聊了一會兒,我想他會同意我留下來的。」崔凝招手讓一個差役過來,吩咐道:「煩請你幫我去崔府說一聲,今晚要忙案子,晚一些回去,啊,對了,一定要同崔尚書大人說!」      「是!」差役領命離開。      魏潛有點吃驚,不過並沒有問什麼,只道:「午飯沒吃好吧?」      「嗯?五哥要請晚飯嗎?」崔凝反問道。      「好。」魏潛爽快答應。      晚風徐徐,兩人並肩走在渾天監的楓樹道上,紅葉隨風旋落。      若沒有身後被拆一半的觀星臺和滿地屍體,真真歲月靜好。      魏潛沒帶崔凝走遠,就到附近一個麵攤上隨便吃了點。      崔凝吸溜著麵條,笑道:「沒想到你會到這種地方吃飯。」      魏潛氣質清貴,之前在一起吃飯的時候,他也只是懶懶地動幾下筷子,好像不食人間煙火似的,誰能想到他現在坐在街頭大口吃麵?      魏潛沒說話,順手從碟中夾了一大塊羊肉塞進她嘴裡。      秋季的晚上有點冷,一大碗熱呼呼的麵湯下去,整個人都暖和起來。      魏潛結了帳:「走吧,審案子去。」      「審?哪有犯人?」崔凝快步跟上去。      「我想已經有嫌疑犯了。」魏潛道。      六具屍體九成可能是渾天監的生徒,那麼凶手也多半就在渾天監中。這幾具屍體腐爛程度不一樣,有的早已經徹底成為白骨,仵作判斷至少是在三年前死亡。      「六具屍體,雖然致死原因不同,但是在死後都被切割成塊,可能是同一人所為。所以我們要找的人,是個至少在渾天監超過三年,有一定地位,微瘦、懂醫理、有力氣的中年人。」      崔凝沒有直接詢問他是如何推理出這些特徵的,而是先自己想了一遍:超過三年是根據屍骨推斷,殺人或許需要技巧,但分屍是個力氣活,必須得有力氣才行。而做這一切,必須要掩人耳目,有一定地位的官員更容易做到。      「為什麼是個瘦子?」崔凝不解道。      「拋屍的甬道很窄,凶手若身形肥壯魁梧,無法自行出入。」魏潛道。      「這個案子與司言靈案有什麼關係?」兩個案子相隔有些年頭,除了牽扯到司家和陳家,看不出太多聯繫,不過崔凝覺得一定有關,只是水太深了。      「想知道?」魏潛垂眼看她。「必須盡快抓住凶手。」      他說這話的時候沒什麼表情,淡漠之中透出一種勝券在握的自信,顯得格外耀眼。      「五哥……」      「嗯?」      崔凝嘴巴抿成一條線,眼睛亮晶晶地望著他,寫滿了「你好厲害」。      魏潛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麼讓她突然有此反應,眼下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輕咳了一聲,加快腳步走到前面。      「五哥,我想誇你。」      「嗯。」都要被那眼神閃瞎了。      「那我能說嗎?」她記得很清楚,魏潛說過以後都不許誇他,但她平時順嘴誇習慣了,不說出來憋得難受怎麼辦?      「不能。」      魏潛兩條長腿不緊不慢,可是被剝奪語言自由的崔凝得一溜小跑才跟得上。      她哼哼唧唧地跟魏潛回到渾天監,發現所有生徒都被聚集在了跨院中。      魏潛看了一眼,便直奔主院而去。      「拿著名單去核對人數。」魏潛把名單交給差役。      在主院堂內坐了約莫一盞茶的時間,差役回來稟報:「回稟大人,少了十五個人,管檔室的大人說,是前幾次測試淘汰下來的。」      「嗯。」魏潛把名單放在手邊的几上。「請幾位大人過來吧。」      不多時,渾天監所有主官都被請了過來,一共有六位,除了任渾天令的陳長壽,還有兩位少監袁飛塵、張巍,以及推算局掌令上官卯、測驗局掌令姬玉劫、漏刻局掌令趙宏生。      六人之中,姬玉劫是唯一的女官。      魏潛請眾人入座之後,直接道:「各位眼皮底下發生了如此駭人聽聞的凶案,還請諸位盡力配合早日抓到凶手。袁大人可否告知,這四個月以來被淘汰生徒的詳細情況?千萬不要告訴我渾天監從來不做底本。」      袁飛塵不到五十歲,他正襟危坐,鬚髮整齊,一襲官袍穿在身上看起來仙風道骨,比陳長壽有派頭多了。      他在渾天監任少監,掌管檔室,所有卷宗全部都歸他管,是重大嫌疑人之一。      「我已經帶過來了。」袁飛塵從袖中掏出卷帛,令人送給魏潛。      魏潛飛快地掃了一遍,抓住關鍵:「我昨日便拿到了所有生徒的名單,以及這份淘汰者的名單,上面沒有任何一個司姓生徒,敢問袁大人,為何?」      袁飛塵清了清嗓子:「從觀星臺上跳下來的生徒名叫凌薇,不知道她是從何處弄來的假身分。」      「渾天監收生徒從不仔細核實身分?」魏潛又問。      「會核實。」袁飛塵頗感無奈。「但是渾天監現在人手不夠,只能把戶籍交給戶部,請他們幫忙查證。那邊大概只會核對是否有此人存在吧!」      經過戶部協助查證,凌薇這個戶籍是真的,但沒想到人卻被替換了。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戶籍如此多,又沒有辦法把人帶回去核對,很容易被人鑽空子。      魏潛看到凌薇的記錄:十四歲,通州易縣人,測驗局核驗通過。      眾人都以為魏潛會向姬玉劫問話,誰知等了片刻,卻聽他道:「請諸位大人先去西跨院小坐片刻。」      六位官員陸續起身出去。      魏潛轉頭對正在完善記錄的崔凝道:「把六人的形貌也記下來。」      「嗯。」崔凝應聲。「六個人中,就只有漏刻局的趙大人的身材不太符合。」      趙宏生個頭不高,整個人看起來圓圓胖胖,彌勒佛似的,那腰圍能抵魏潛兩個,估計在入口就會被卡住,別說從那麼小的甬道搬運屍體了。      「凶手未必就是一個人。」魏潛道。      崔凝怔了一下:「也對。」      兩人說著話,所有生徒被帶到了堂屋門外。這些生徒經過幾輪淘汰之後,剩下了二十八名。      魏潛令人把拋屍處的所有證物都放在堂屋中央的長案上,盯著那些情緒各異的少年少女,朗聲道:「觀星臺中發現大量碎屍,目前可以確定這些死者的身分是渾天監生徒,現有證物若干,你們曾與死者朝夕相處,應當有人能夠辨認出來。諸位看仔細了,抓不到凶手,也許我撿到的下一個證物就屬於你們某個人。」      話音一落,生徒們便發出了不小的騷動。      差役呵斥了幾句,領著他們四個人一組辨認證物。      一組一組過去,幾乎有一半的人都認出其中半塊玉珮是屬於一名叫仲楚生的生徒。之所以容易辨認,一是因為所有生徒都統一服裝,每個人身上多一點配飾都比較顯眼;二是這個仲楚生相貌俊俏,頗引人矚目。      據說這少年溫潤如玉,風度翩翩,對待每個人都很溫和,不少女生徒看見玉珮都哭得肝腸寸斷,像死了夫君似的。      直到最後一組,一名女生才認出那塊繡著桃花的帕子。      帕子的主人名叫凌菱,據女生徒的描述,凌菱十八歲,個頭高挑,頗為明麗,與仲楚生的關係一直很好。      魏潛思索,既然司家嫡女的化名和其中一個死者同姓,兩人很可能是親姊妹,是不是因為身分暴露,凶手先殺了年紀大一點的凌菱,凌薇走投無路才會以死鳴冤?      該問的人都問完了,魏潛坐著喝茶,崔凝在一旁奮筆疾書。待她把記錄整理好,喘了口氣見魏潛沒有要走的意思,忙問:「還有事?」      「坐著吧,等消息。」魏潛道:「拿來我看看。」      崔凝把記錄遞過去。      魏潛看了一遍,見描述清楚屬實,條理清晰,字跡工整,讚道:「不錯。」      坐了好一會兒,崔凝忍不住又問:「五哥,咱們等什麼?」      「發現屍體之後,這個案子就不再是我一個人負責了。」魏潛道。      此時此刻,整個監察司都在行動,渾天監內、渾天監所屬的所有官員宅邸都在被搜查。      像這種分屍案,凶手做得再乾淨也會留下證據。聖上親自下的口諭,監察司自然要卯足力氣去查,越快越好。      隔了一個時辰,便有監察使帶來消息:在陳長壽的住處發現了一雙沾泥的鞋。      當然,並不是普通的泥,而是觀星臺中那種混合泥。      鞋經過擦拭處理,但鞋的夾縫裡滲進了一些,早已經乾了。      崔凝看著監察使帶走陳長壽。「五哥,今晚會審問嗎?」      「去牢房。」魏潛道。      崔凝迅速收拾了一下記錄,跟著押囚車到了監察司大牢。      監察司大牢沒有服刑的罪犯,只充當臨時關押嫌疑犯和審訊的場所。      陳長壽一臉驚慌地被按坐在凳子上。      監察令示意魏潛過去審問。      崔凝便隨他坐在了距離陳長壽不遠的地方,攤開記錄冊,開始磨墨。      這時有人把證物呈了上來。      魏潛示意差役把鞋子放在桌上,微微抬了一下下巴,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陳長壽的臉。「陳大人,說說這雙鞋吧。」      陳長壽乾嚥了嚥唾沫,緊張到聲音嘶啞。「我沒有殺人。」      「陳大人穿著這雙鞋去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魏潛問。      「我沒有殺人。」陳長壽渾身顫抖,六神無主,只是不斷重複這句話。      「給陳大人上盞茶。」魏潛吩咐道。      監察令見陳長壽一時半會兒確實難以回答問題,便沒有反對魏潛的話,只是阻止了正要出去的差役,另派了親信過去,以防有人在水裡動手腳。      一杯熱茶遞到陳長壽手中,他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緊緊握著。      待他情緒稍稍穩定之後,魏潛才再次開口。「陳大人,你得說清楚一切才能證明自己的清白,如果你只會重複一句話。恐怕我們只能把你當作殺人凶手了。我再問最後一遍:陳大人你穿著這雙鞋去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      「我去了觀星臺。」陳長壽說完,又立刻驚慌地解釋道:「我不是去殺人!那……那晚,我在對面的觀星臺上,看見有人影跑進封閉的觀星臺,我……我就跟了過去。」      他捧著茶盞喝了一口,穩定一下情緒,接著道:「我就站在甬道口,沒有進去,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聽見一個女子的驚叫……」      接著他就聽見有人下樓的聲音,嚇得趕緊躲進草叢裡。      那夜是陰天,周圍漆黑一片,只隱約能看見人影晃動,他看見有個人拖了兩個人出來,不知是死是活。他心裡一慌,竟是失足踩空,發出很大的聲音。      那人警覺,不但沒有被嚇走,反而朝著陳長壽藏身之處過來,嚇得他拔腿就跑。      至於在哪裡踩到的泥,他說不清楚。      魏潛道:「你說那夜陰天,那你在觀星臺上做什麼?」      「前半夜還能看見星斗……」陳長壽道。      魏潛問:「具體是哪一天?」      陳長壽避開他的目光。「我……我記不清了,大概是六月初。」      「陳大人看來是需要人幫忙才能想起來?」魏潛揚起嘴角。「有證據證明你是殺人凶手,而你不但解釋不清,話中還有諸多矛盾,已經足夠上刑了。」      「不,我沒有說謊。」陳長壽驚道。      魏潛道:「陳長壽,邢州陳縣人,自十四歲起為人卜卦,鐵口斷禍福從未出錯,永昌二年的算科魁首,自幼精通卜卦、星象,更是自創星卦。我以前看過你的星卦,雖所知不多,也不會用,但知道用此演算法需頭腦靈活,記憶力極強。別人說自己不記得日子可以,唯獨你說出來就太奇怪了,刻漏局已經成了擺設不成?」      聽了他的話,陳長壽的臉色越發慘白。      「你到底在隱瞞何事?」魏潛冷聲道:「希望你好好想想。」      陳長壽不語。      「上刑吧,別弄死了就行。」監察令站起來理了下衣襟,轉身出去。      「魏佐令先休息休息?該我上場了。」另外一名監察佐令笑道。      崔凝打了個冷顫,這位監察佐令的笑簡直陰冷至極。      魏潛看了陳長壽一眼,叫上崔凝一併離開。      「真的動刑了?」崔凝問。      「李佐令精通此道,自然不是說笑。」魏潛轉眼看見她瘦得快與他拳頭一般大小的臉。「我送妳回家。」      監察司有四個監察處,每處以佐令為首,都是獨立辦案,她不清楚別的佐令接手這個案子,他們還能不能繼續查。「我們還查這個案子嗎?」      魏潛道:「雖然已經不歸我一個人管,但是此案關係到司言靈案和司氏滅門案,我們有合理的理由插手。」      「我覺得陳長壽不是凶手。」沒有什麼原因,崔凝只是這麼感覺。      「有些凶手善於偽裝。」魏潛淡淡道。      他想起很久以前的案子,變得沉默起來。      崔凝沒有打擾他,兩人共乘一騎在街上緩緩前行,月光皓然,猶似白晝。      屋宇重重,在月光下清晰無比,因此也有更多陰暗之處。

作者資料

袖唐

人稱袖子,女,徐州人,就讀美院的影視動畫科系,觀影無數,想像力過剩,相對於用畫筆表現人物,更偏好用文字這種更加細膩的方式,去賦予虛擬人物血肉。 喜歡讀書,尤其是歷史類書籍,縱然每每看過之後,記住的內容寥寥無幾,卻依舊樂此不疲。 大腦處理器遲鈍,組織語言的速度極緩慢,常常能將笑話講到冷掉,所以選擇面對電腦螢幕,用文字的方式向讀者講述幻想中的故事。

基本資料

作者:袖唐 繪者:ツバサ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7-05-18 ISBN:9789571074030 城邦書號:SPB7F00004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