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面紗(毛姆強烈自傳色彩之小說傑作)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人性枷鎖》、《月亮與六便士》作者毛姆 直探人生真諦、強烈自傳色彩之作 ★喬治歐威爾、村上春樹等當代巨匠同聲推崇的大師 ★鄧鴻樹(台東大學英美語文學系助理教授)專文導讀 ★好萊塢短短三十年內三度改編電影 ★天才影星艾德華.諾頓領銜主演改編電影《愛在遙遠的附近》 ★描寫精神覺醒揭開愛情面紗訴說人生奧義之經典 ★歷時九十年經典不朽傑作 ★英國現代文學史上首次嘗試以中國為題 ★毛姆以自身婚姻情愛與中國旅行為小說素材 ★展現精湛小說技藝與編劇功力,毛姆事業巔峰期之傑作 如果揭開人生的神祕面紗, 發現苦難與甜美都只是繁花一瞬, 我們何需畏懼直視生命的真相? 「他們永遠不可能幸福廝守,但分手必定也難如登天。」 「我想追尋的只不過是一樣我不太清楚的東西, 有人在威士忌裡尋找它,有人在上帝裡尋找它,有人在愛裡尋找它。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我只知道一旦我投身其中,我的人生會整個改觀。」 吉娣沒想到婚姻生活並不如預期那樣美好。 當初為了擺脫家庭,草草答應沃特的求婚,隨夫婿遠赴異國工作的日子卻沉悶無聊。直到邂逅幽默迷人的查理,她才深感愛情讓生命有了意義。 沃特很快就發現兩人的不倫之情,心痛的他自願請調至疫區,威脅妻子一同前往。吉娣轉向查理求救,卻發現有婦之夫的他是個花花公子。原來自以為轟轟烈烈的真愛,只不過是對方消磨時光的遊戲。 丈夫失去了她,她自己失去活下去的氣力。 心碎至此的兩人,何需畏懼死亡? 一無所有的自我放逐之行,終於不再迴避真相…… 從翻覆於愛恨到人生意義的渴求,從繁華的倫敦都會到東方的神祕,毛姆以形形色色的情感形式刻畫紅男綠女眾生群像,在屍橫遍野的荒涼光景之間,也投以毛姆自身經驗的倒影與最深沉的生命詰問,具強烈的自傳色彩。 走在生與死的交叉點上,當我們明白美麗人生實為不可揭發的謊言,一個人最偉大的追尋,應該是苦難?犧牲?愛情?還是理想?在執迷、愛欲、迷惘、欺瞞、背叛、毀滅交織之下,毛姆只想告訴讀者:最遙遠而偉大的旅程,不過就在人心與人心之間,在所有靈魂的深處。唯有勇敢揭開生命的神祕面紗,睜開心靈之眼,才有機會一窺人生旅程的至高真諦。 【媒體讚譽】 《面紗》裡有哀愁,有道德張力,有反諷,有同情,有漸次高漲的情欲、恐懼、悔恨,是至臻藝術境界之作。 ——《旁觀者》週刊 毛姆是才情洋溢的名家!是天才! ——美國現代小說先驅西奧多.德萊塞 毛姆的敘事功力在文壇極為罕見……直逼幻影。 ——《週日泰晤士報》 匠心獨具的名筆……風格犀利、明快、含蓄、平易近人。 ——《紐約時報》 以我這一代的文人而言,如果夠誠實,很難假裝對毛姆的作品毫不關心……他的重要性無所不在。 ——美國知名小說家戈爾.維達爾 毛姆仍舊是頂尖文學工匠……文句簡潔經濟,環環相扣,文筆精練,從第一頁到結尾揪緊讀者心弦。 ——《週六文學評論》 【名句摘選】 # 「死,讓其他萬物顯得微不足道。」 # 「你為什麼憎惡你自己?」 「因為我愛過妳。」 # 他為洋娃娃披上絢麗的長袍,把洋娃娃擺進教堂膜拜,後來發現洋娃娃裡面全是鋸木屑,所以既無法原諒自己,也不寬恕她。他的心靈被撕裂了。他過的日子全是幻影一場,如今被真相擊碎了,他認為真實生活也遭粉碎殆盡。 # 人類全像河裡彙聚的千千萬萬水滴,一直流,彼此相近卻又遙遠,形成一道無名洪水,流向大海。萬物在人間的時間如此短暫,一切都無足輕重,世人竟然荒謬到重視微不足道的小事,弄得自己和他人如此不開心。 # 「人生真奇妙。我覺得自己像在小池塘邊住了大半輩子,忽然看到大海,有點喘不過氣,卻也因見海滿腔欣喜。我不想死,我想活下去。我漸漸感受到一股新勇氣。我就像老水手,出海尋找沒人航行過的海域。我認為我的心靈渴望未知的疆土。」 # 「人無法從工作或娛樂中、無法在俗世或修女院裡求得心寧,只能在自己的心靈裡。」 # 「道。我們有些人向鴉片尋道,有些人向上帝尋道,有些人則向威士忌尋道,有些人在愛裡尋道。道全是同樣的道,條條通往虛無。」 # 「贏得人心的方法唯有一種,即以自己期望被愛的方式去喜歡他人。」 # 她們追求的是不是幻影,好像不重要。她們的人生本身就美。我的想法是,唯有美,才能讓人活在世上而不嫌東嫌西,也就是凡人三不五時從混亂中創造出來的美。人畫的作品,人譜成的樂章,人寫的書,人過的生活。在這些事物當中,最富含美的一種就是美麗人生。這才是最完美的藝術品。 # 道是路,是行路者。道是一條永恆的路,供萬物行走,但道由心生,非人所建。道既是一切,也是虛空。道是萬物之母,萬物遵道,終將回歸於道。道是無棱角的方塊,是耳朵聽不見的聲響,是無形的影像。道是一張巨網,網眼大如海卻疏而不漏。 # 自由!在她心中高歌的正是這念頭。儘管前途黯淡,這念頭爍爍發亮,宛如晨曦照耀河面薄霧。自由!不僅是因掙脫了桎梏,因脫離了令她沮喪的伴侶;自由,不僅是因逃過鬼門關,也因卸除了被愛得抬不起頭的負擔;不再受任何精神羈絆,享有靈魂離身的自由。有了自由,更能鼓起勇氣,不再憂慮,堅決面對未來。 # 自由如一道靈光,召喚她邁進,而世界就像寬廣的平原,供她以輕快的步伐昂頭行走。她本以為自己已經放空肉慾和低賤的熱情,能無拘無束過著心靈乾淨健康的生活。她曾將自己比擬為清晨悠閒掠過稻田的白鷺鷥,不再煩惱的心思悠揚翱翔。結果,她卻是個奴隸。軟弱,軟弱!

目錄

導讀:揭開人生面紗之後 ◎鄧鴻樹 毛姆自序 面紗 毛姆年表

導讀

揭開人生面紗之後……
文/鄧鴻樹(台東大學英美語文學系助理教授)      毛姆是英國現代文學史上首位以中國為題材的作家。一九二二至一九二五年間,他發表三部以中國為背景的暢銷作品:劇作《蘇伊士之東》(East of Suez)、遊記《在中國屏風上》(On a Chinese Screen)、以及小說《面紗》。當時恰逢現代主義興起,毛姆的實驗精神雖不及同期作家,他對東方的追尋仍為英國讀者帶來耳目一新的題材。      《面紗》作於毛姆事業的巔峰,延續《月亮與六便士》(一九一九年)人生如畫的寓意,預告《餅與酒》(一九三○年)揭發人生真相的旨意。一九二○至一九二九年間,毛姆共發表十一部戲,卻只出版《面紗》這本小說。因此,本書意義特殊,值得了解。    ◎毛姆的婚姻與中國行      《面紗》背景設於霍亂橫行的中國,派駐香港的英籍醫生婚姻破裂,出軌妻意外懷孕,丈夫以出人意料的手段報復,妻子將如何追尋幸福,最後有驚人發現。      本書以抓姦開場,善用以對話為主的戲劇手法,章節緊湊,如劇場景幕更迭,展現毛姆編戲的才華。      如毛姆於序言透露,故事「角色的骨架」源自他在「不同情境裡認識的真人」。這些真人真事的「情境」很可能來自他涉及的婚姻醜聞與隨後的中國之旅。      一九一三至一九一五年,毛姆與有夫之婦雪瑞.惠康(Syrie Wellcome)爆發婚外情。雪瑞父親為知名慈善家湯馬士.巴納多(Thomas Barnardo),丈夫為製藥家亨利.惠康(Henry Wellcome)。雪瑞無意從事父親建議的中國傳教事業,對丈夫的救世濟人也毫無興趣,人生痛苦之際與毛姆熱戀,一九一五年生下私生女。      惠康無法接受妻子與毛姆的「姦情」,一狀告上法院。一九一六年二月,毛姆這位名作家成為離婚官司的共同被告,非常難堪。毛姆那時已遇見人生伴侶傑拉德.哈克斯頓(Gerald Haxton),深怕若不娶雪瑞,同志身分將會曝光(同性戀當時違法),一九一七年五月在美國與雪瑞匆促完婚。同年秋,毛姆赴瑞士參與英國諜報工作,積勞成疾,染上奪走母親性命的肺癆。      毛姆妻子婚後發覺他另有地下情人,還是男兒身,非常受傷,婚姻急轉直下,瀕臨破裂。毛姆健康好轉後,一九一九年八月拋下一切,遠赴芝加哥與哈克斯頓會合,共赴中國。他們從香港一路北上,四處雲遊拜會,回程還深入內地,一九二○年四月才結束旅程。      這趟旅途的見聞將成為《面紗》的重要素材:醜態畢露的殖民社會、特異獨行的歐洲人、犧牲奉獻的傳教士等。中國隨處可見的腳伕、田埂竹林、貞節牌坊、城牆廟宇,乃至棄嬰孤兒等畫面,令毛姆印象深刻,忠實化為小說場景。書中有關偷情的描寫,除改寫自他在香港聽來的一段醜聞,也可能源自他的親身經驗。毛姆幼年雙親病故,疾病與死亡的陰影貫穿全書,具有強烈的自傳性。    ◎粉彩人生,霧裡看花      《面紗》書名原文出自浪漫詩人雪萊一八一八年的詩作〈勿掀粉彩面紗〉(“Lift Not the Painted Veil”)。人生幻麗,如同粉彩面紗欺瞞視線:「我知有人脆弱心碎,掀起面紗,卻遍尋不著心愛之物」。      雪萊是命運最坎坷的浪漫詩人。他與妹妹的同學私奔,不到三年婚姻失敗;一八一五年情婦瑪莉(Mary Godwin)所生的私生女夭折;一八一六年十一月,元配投湖自盡;他與情婦成婚後又與其妹有染,一八一八年私生女誕生,同年,一歲女兒不幸病逝;一八二○年,送人領養的私生女不幸去世。一八二二年,歷經連串打擊,雪萊命喪義大利的一場船難,二十九歲客死異鄉。      毛姆曾為婦科醫師,目睹許多單親媽媽的慘況,對偷情所致之家破人亡特別有感,曾根據行醫經驗寫成處女作《蘭貝斯的莉莎》(Liza of Lambeth, 一八九七)。《面紗》延續毛姆對受害婦女的關注,對女性人生幻滅的過程,有深刻的描寫。      女主角吉娣來到中國,編織幻麗夢想,「情欲獲得滿足的心無所牽掛」,藉偷情逃避現實,「將自己比擬為清晨悠閒掠過稻田的白鷺鷥」。中國城鎮縹渺虛幻,「宛如彌撒書裡所述的城市」,帶來慰藉。      無奈,「憂慮的暗潮卻洶湧不歇」,異地生活有如「一幅五顏六色的畫布」,美夢「徹底不真實」,周遭「全是一齣假面劇裡的虛構人物」。她意外懷孕後,飽受羞恥的煎熬,同時失去兩個男人,就像雪萊詩句裡的「脆弱心碎」之人,最後「遍尋不著心愛之物」,令人同情。    ◎面紗後的神祕真相      《面紗》最為神祕之處,在於女主角的婚姻破滅,可能另有隱情。      沃特長年旅居海外研究細菌學,婚後在中國全心防疫,與妻子甚少相處。他成天與一位神祕的余上校為伍,令妻子十分不解。沃特死前,吉娣終於見到這位「守在床邊的男人」:「他是余上校。他一刻不曾離開床邊」。余上校「眼眶泛淚光」,令她納悶:「心頭不禁一揪。這個黃臉胖子為什麼眼裡含淚?」      沃特「天生就注重隱私」,「床笫間,兩人的互動也未能讓吉娣更貼近他」;每當他「顯露外人不知的一面」,妻子「對他的鄙夷就多一分」。沃特與余上校有何私交?故事並未清楚交代。讀者只能從妻子的控訴,略窺面紗後的真相:「我自始至終都覺得你面目可憎」,「我認為你根本不是男子漢」。      吉娣後來發現,「身邊所有人」可能都跟自己一樣,「也全私藏可恥的祕密」。有人認為「人生本身就美」;吉娣卻驚然發覺,美麗人生實為不可揭發的謊言。幸福幻滅後,她不願乞求「苦海眾生的宗教愛」,而想尋求「人對人的溫情」。可是,她最後卻終於領悟,人間最難尋者莫過於溫情。      吉娣的悲劇在於窺探人生的真貌。無奈,人生無法重來,她只能將希望寄託於未出世的小孩:「教她不能踏上我走錯的路」。故事結尾,她繼續編織夢想,替悲情人生塗上更多粉彩:「一幅令人屏息的美景」,虛實間,人生道路「在稻田間蜿蜒」。      粉彩面紗掀起又蓋上,吉娣的「心寧之路」終究如同白鷺鷥掠過的田埂,晨霧中格外縹渺,通往遙不可及的彼端。

內文試閱

  她驚叫一聲。      「怎麼了?」他問。      百葉窗緊閉,房內黝暗,但他看得見她表情倏然驚駭異常。      「剛才有人想開門。」      「大概…… 是阿嬤吧,不然就是小弟。」      「下人從不挑這時候來。他們知道我習慣午餐後睡一覺。」      「不然還有誰?」      「沃特。」她沉聲說,嘴唇顫抖著。      她指向他的鞋子。他想穿鞋,但受她的憂慮之情感染,緊張得笨手笨腳,況且這房間狹隘。她沉不住氣,輕嘆一聲,拿鞋拔給他。她套上晨袍,赤足走向梳妝檯。髮型扁塌了,她拿起梳子,在他綁好第二隻鞋子前梳整回原狀。她遞他的外套給他。      「我該怎麼出去?」      「最好稍等一會兒。我先去外面瞧瞧,看情況再說。」      「不可能是沃特啦。他五點才會離開實驗室。」      「不然是誰?」      兩人的音量現在降至低語。她在發抖。他想到,遇上緊急狀況時,她必定會驚慌失措,他突然對她生悶氣。既然不安全,幹嘛騙他這裡很安全? 她呼吸平順下來了,一手放在他手臂上。他順著她的視線望去,兩人面對窗戶站著,窗外是遊廊。百葉窗合住,而且鎖著。他們見到球形的白瓷握把緩緩扭轉。剛才他們並未聽見遊廊傳來腳步聲,此時卻見握把無聲轉動著,不禁心驚。靜候片刻,仍無聲響。接著,在靈異恐怖氛圍中,另一扇窗的白瓷握把也動起來,轉法同樣鬼祟,同樣靜悄悄、嚇人,吉娣再也把持不住,張嘴想驚叫,幸好他反應快,趕緊伸手捂她嘴,掩住叫聲。      寂靜無聲。她倚著他,膝蓋發著抖,他擔心她會暈倒。他皺眉,牙關緊繃,抱她上床坐著。她臉色白如床單,而他被晒成古銅色的臉頰也變蒼白。他站在她身旁,面對白瓷握把看得入神。兩人不語,然後,他發現她哭了。      「看在上帝分上,別哭嘛,」他低聲說,語帶煩躁。「這種事,碰到了就碰到了,我們只能硬著頭皮面對。」      她尋找手絹,他明白她心意,把她的包包遞過去。      「你的遮陽帽放在哪裡?」      「我留在樓下。」      「我的天吶!」      「唉,妳鎮定一下,行不行? 剛才十之八九不是沃特。他沒理由在這時候回家嘛。他從來不在中午回家,對吧?」      「從來沒有。」      「我敢跟妳打賭,一定是阿嬤。」      她對他若有似無地微笑。他的嗓音雄渾,撫慰她的心,她握住他的手,熱情地按一按。他讓她穩定情緒片刻。      「一直待在這裡總不是辦法,」他說:「妳想不想出去遊廊看個究竟?」      「我可能站不住。」      「妳這裡有沒有白蘭地?」      她搖搖頭。一抹陰霾籠罩他額頭片刻,他愈來愈不耐煩,拿不出對策。忽然,她更加緊握他的手。      「他該不會守在外面吧?」      他強擠笑容,語氣保持溫柔而具說服力。這種語調有什麼效用,他完全明瞭。      「不太可能吧。膽子大一點嘛,吉娣。怎麼可能是妳丈夫呢? 假如他回家了,在玄關看見一頂陌生的遮陽帽,上樓發現妳房間反鎖,肯定會嚷嚷才對。剛才一定是傭人啦。只有中國人會那樣扭轉握把。」      她現在比較鎮定了。      「即使是阿嬤,我心裡也不太舒坦。」      「她不是不能收買。有必要的話,我可以耍耍官腔,讓她怕得討饒。身為政府官員的好處不多,不用白不用。」      他說得有道理。她起身,轉向他,伸出雙臂,他振臂摟抱她,親吻芳唇,激起的歡暢之劇烈直如痛苦。她心愛著他。他鬆手,她走向窗前,抽掉閂鎖,打開百葉窗一小道縫向外望。不見人影。她悄悄踏進遊廊,望進丈夫的更衣室,接著往自己的起居室裡瞧,兩間皆無人影。她回臥房,向他招手。      「沒人。」      「我相信這整件事全是錯覺在作怪。」      「別笑。我剛剛被嚇壞了。快進我起居室坐一坐,等我穿好鞋襪。」      *      他照她的意思去做。五分鐘後,她也進起居室。他正在抽菸。      「我想來一杯白蘭地蘇打,方便嗎?」      「好,我搖鈴。」      「照這情況看,我不覺得妳會遭殃。」      兩人默默等小弟來。她對小弟下令。      「打電話去實驗室,問沃特在不在,」她對情夫說:「他們認不出你嗓音。」      他拿起聽筒,請接線員撥號。他問費恩先生在不在。他放下聽筒。      「午餐後他就出去了,」他告訴吉娣:「問小弟看看他有沒有回家。」      「我不敢。丈夫回家了,我卻沒看到他,感覺很奇怪。」      小弟端兩杯飲料過來,查理.陶恩森端了一杯喝,小弟也端給她喝,但她搖頭。      「如果剛才是沃特怎麼辦?」她問。      「說不定他不在乎。」      「沃特?」      她的語氣是難以置信。      「我對他的印象一直是,他個性相當害羞。有些男人受不了大吵大鬧的場面,妳曉得吧?      他罩子夠亮,知道醜事鬧開了,對他沒好處。我根本不信剛才是沃特,不過,就算是他,我認      為他不會做出反應。我想他會當作沒這回事。」      她沉思片刻。      「他愛我愛得好深呢。」      「那最好。妳可以挽回他。」      他的迷人微笑總令她難以抗拒,這一笑從湛藍的眼珠起始,緩步延展至勻稱的唇。他的牙齒白而小,齒列端正。他這一笑勾魂力強勁,融化了芳心。      「我不是很在乎,」她說,欣喜乍現。「冒這險是值得的。」      「都怪我不好。」      「你為什麼來呢? 看到你,我好驚喜。」      「我忍不住嘛。」      「你好貼心。」      吉娣微微倚向他,亮麗的黑眼珠熱切凝望他雙眼,嘴耐不住情慾而微張,他擁她入懷。她歡嘆一聲,忘情於雙人避風港。      「我可以當妳靠山,妳知道吧?」他說。      「和你在一起好快樂。但願我也能讓你一樣快樂。」      「妳現在不怕了?」      「我恨沃特。」她回應。      他不太知道該如何搭腔,只好以吻代答。兩臉相貼,她的臉顯得軟呼呼。      但他握住她手腕,提起她戴著的小金表看時間。      「妳知道我現在該怎麼辦嗎?」      「逃之夭夭?」她淺笑。      他點頭。她更用力地抱了他一會兒,但察覺他想走,於是鬆手放人。      「你如此怠忽職守,太可恥了。趕快走吧。」      他絕無法抑遏打情罵俏的誘惑。      「妳好像巴不得趕我走。」他輕輕說。      「我討厭讓你走,你又不是不知道。」      吉娣回應的口吻低沉而嚴肅,受寵若驚的他呵呵一笑。      「剛才的神祕客,我敢說一定是阿嬤,美美的妳就別煩惱了。如果真出了問題,我保證救妳。」      「你這方面的經驗很豐富囉?」      他的微笑是開心而自滿。      「哪有? 不過,讓我自鳴得意的是我頭腦夠冷靜。」      *      吉娣出房門,進遊廊,望著他離開她家,見他揮揮手。看著他,一股淡淡亢奮在她心中油然而生。他雖然四十一歲了,身段依然柔軟靈活,步伐輕盈似小童。      烈日照不到遊廊,懶洋洋的她徘徊著,情慾獲得滿足的心無所牽掛。費恩家位於跑馬地的山腰,因為他們住不起較高檔的太平山。山頂太貴了。藍海和港口裡繁忙的舟船入眼簾,但心有旁騖的她幾乎視而不見,一心只容得下情郎。      像今天這樣午後偷情固然不智,但當他需索時,她又能如何謹慎行事? 有兩、三次午餐後,天氣燠熱,無人願外出走動,查理前來幽會,來去連小弟都沒見到。在香港,日子非常難過,她討厭這座華人都市。他們習慣約在域多利道附近的房子見面,每次她都緊張兮兮。房子小而髒,屋主是古董商,裡面有幾個坐著沒事做的華人,色眼盯著她直看。有個老頭子以笑臉奉承,帶她進店內,令她反感。老人帶她踏上昏暗的樓梯,進入邋遢的房間,靠牆擺的那張大      木床令她不禁打寒顫。      「這地方齷齪透頂了,你不覺得嗎?」第一次在此幽會時,她對查理說。      「本來是。但妳一進門,氣氛就變了。」他回答。      當他擁她入懷時,她當然把周遭事物忘得一乾二淨。      她不自由,兩人都不自由,唉,多討厭啊!吉娣不喜歡他的妻子,她的心思飄浮到桃樂蒂.陶恩森身上。天天被人喊桃樂蒂,太不幸了吧?一聽就像老太婆。她少說也有三十八歲了。但查理絕口不提妻子。他當然認為這老婆可有可無,她讓他無聊到氣絕,但他是紳士。吉娣心懷溫情諷刺笑著想:這是老傻蛋的標準作風,就算是偷腥,他也絕不縱容自己以言語貶損髮妻。桃樂蒂身材偏高,比吉娣高,不胖不瘦,淡褐色頭髮茂盛,值得一看的大概只有青春美,老了就一無可取了。她的五官還算端正,沒有特出之處,藍眼珠冰冷。她的肌膚不會引人瞧第二眼,臉頰慘淡無色。至於她的穿著——不就穿得像香港助理輔政司之妻嘛。想到這裡,吉娣微笑著,輕輕聳肩。

作者資料

威廉.薩默塞特.毛姆(William Somerset Maugham)

∥一九三○年代全球最高版稅的作家 ∥逾20部作品改編電影 ∥創立毛姆文學獎,鼓勵英國35歲以下小說創作者 生於一八七四年,十歲之前都住在法國巴黎。曾就讀於坎特伯里(Canterbury)的國王學校及海德堡大學。毛姆曾經想要從醫,並於聖托馬斯醫院服務,在他一八九七年出版的小說處女作《蘭貝斯的麗莎》(Liza of Lambeth)獲得空前成功之際,二十三歲旳他其實已經寫下《人性枷鎖》的初稿,他曾為此書要求一百英鎊的預付版稅,但遭到拒絕,直至四十一歲完成此書。本書原本擬從自傳角度書寫,毛姆爾後意識到,「此書應為自傳體小說」。本書曾三度改編電影。 毛姆有口吃的毛病,且身為家中最小的孩子,在父母相繼離世後,他便寄居叔父家,展開寄人籬下的人生。如同《人性枷鎖》中的主角菲力普跛腳的遭遇,毛姆寫下此書,等於寫下了他的黑暗童年,也因此能從不快樂的過去解放出來。 《人性枷鎖》發表於一九一五年,隨後出版於一九一九年的《月亮和六便士》,更加鞏固毛姆作為小說家的地位。他身為劇作家暨短篇小說作家的成就也同樣粲然可觀,不僅諸多劇作成功搬上舞台,更於一九二一年出版短篇小說集《一片葉子的顫動》(The Trembling of a Leaf),一生共創作二十一部長篇小說,一百五十部短篇小說,三十二部劇作。其他作品包括旅遊書、散文、評論,以及自傳性質的《總結》(Summing Up)與《作家筆記》(A Writer's Notebook)。麥田出版已翻譯出版《月亮與六便士》、《剃刀邊緣》、《面紗》等毛姆名作。 毛姆於一九二七年開始定居法國南部,直到一九六五年溘然長逝。 相關著作:《面紗(毛姆強烈自傳色彩之小說傑作)》《剃刀邊緣(全新中譯本)》《月亮與六便士》

基本資料

作者:威廉.薩默塞特.毛姆(William Somerset Maugham) 譯者:宋瑛堂 出版社:麥田 書系:GREAT! 出版日期:2017-04-27 ISBN:9789863444428 城邦書號:RC704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