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戰龍旅3:第七印記(完結篇)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磅礡浩大、扣人心弦的震撼完結篇 全球讀者公認奇幻文學的瑰寶,引領奇幻風潮的啟蒙大師 「龍槍」系列作者又一華麗奇幻史詩鉅作 紐約時報暢銷榜常勝軍,系列作品全球累銷超過千萬冊,共售出二十餘國版權! 惡魔騎士以極端武力步步進逼神息之上的文明, 諸國皆遭到綠火攻擊焚燒,毫無還手之力, 此刻,被封印數百年的禁忌之術「第七印記」解密重現, 這或許是挽救世界的唯一希冀—— 從下界傳來陣陣憤恨鼓聲,百年來年幼龍族後裔紛紛夭折, 龍蛋也幾乎無法孵化,高貴的龍族血脈瀕臨滅絕危機, 唯有與上界人類共同作戰,才得以延續龍族的生命—— 惡魔騎士挾著強大武力蜂擁而來,猛烈攻擊毫無戰力的敗寇隊, 更企圖活捉天生擁有強大魔力、身為「異人」的隊員吉瑟, 所幸島上的野生龍族伸出援手,才讓敗寇隊逃過一劫。 幾乎賠上性命、千轉百折才回到珞榭王國的斯帝芬諾, 明白能阻止惡魔騎士的唯一對策,就是「重建戰龍旅」, 只有龍族足以燃盡世間萬物的龍焰和一身堅硬龍鱗才能抵抗綠光砲, 然而國王愚昧昏庸,實際掌權者的母親又下落不明,根本束手無策; 此時,羅德里戈驚覺幾百年來教會嚴禁提起的逆術「第七印記」竟能抵禦綠光! 但還來不及深入研究,神息之下便響起震天鼓聲, 惡魔騎士傾巢而出,即將覆滅世界…… 【盛情推薦】(按筆畫順序排列) PTT奇幻版版主Hjordis 資深奇幻譯者 陳岳辰 資深奇幻譯者 微光 知名版權經紀人 譚光磊 【國內外媒體讀者連聲讚譽】 「《戰龍旅3:第七印記》實在很棒,唯一缺點大概是我希望能讀到更多這群人冒險歷劫的故事。他們就像我的朋友,只可惜終究要曲終人散。」 ——Amazon讀者Byron G. Mace 「精彩故事的絕妙結局!感謝作者寫出這麼棒的小說,我強力推薦這本書和這系列給每個人!」 ——Amazon讀者Janet Gustafson 「這套作品在我讀過的小說中名列前茅,我深深喜愛每個角色,他們的性格與優缺點都如此鮮明難忘。如果想在冒險故事中看到陰謀詭計、政治鬥爭、魔法和宗教、甚至愛情戲,我都衷心推薦。瑪格麗特・魏絲從不令讀者失望,這回與勞勃・奎姆斯合作更迸出火花。和龍有關係,沒人寫得贏她。」 ——Amazon讀者StevenPA 「三部曲終章,魏絲與奎姆斯收尾十分漂亮。主角群分頭行動、各展長才,節奏緊湊刺激。斯帝芬諾、羅德里戈、彌莉、吉瑟、戴格,和所有配角都有發光發熱的時刻。」 —— Goodreads讀者Dakeyras 「從頭到尾都是很好看、動人的故事,最後一戰很華麗精彩。戰龍旅萬歲!敗寇隊萬歲!」 ——Goodreads讀者Daniel Burrows 「出色的系列,精彩的結尾,結局不落俗套!」 ——Goodreads讀者Elar 「格局龐大的奇幻文學,讀來卻脈絡清楚,劇情時而輕鬆幽默讓人捧腹,時而緊張刺激令人屏息。」 ——讀者凱特 「戰龍旅前指揮官斯帝芬諾和羅德里戈所率領的敗寇隊,展開一場規模浩大的任務,龍與人類的糾葛、王國之間的鬥爭皆是高潮迭起,讓人回憶起當初閱讀《迷霧之子》的感動,無論是人物細膩的刻畫、對話場景的表達、用詞遣字的精準與華美、劇情時空的鋪陳轉移等,都堪稱為一大巨作。」 ——讀者黃昌宏

內文試閱

1      祕術院內許多人主張應籌組常備武力,我始終反對,因為一旦成立軍隊,便很可能淪為政治工具。——祕術院初代主監,修女瑪莉.伊莉莎白      雙足翼蜥拖著囚車,將斯帝芬諾.迪.吉尚與羅德里戈.迪.維倫紐夫兩人送到一處臨時碼頭,確實位置除了祕術院以外恐怕只有上帝曉得。外面景色荒蕪,除了岩石沒有其他東西,碼頭也只停泊一艘畫有祕術院標誌的黑色快艇。雨勢停歇,陽光穿過濛濛薄霧,時間應當已近正午,距離兩人遭到聖克雷武僧逮捕、上銬,才過了大約一個鐘頭。      車廂落地,武僧要雙手上銬的斯帝芬諾和羅德里戈二人下去,一路戒護送到黑船邊。      他們的罪名是「異端邪說」,根據教會律法必須直接送入祕術院總部神音堡的地牢內。神音堡位於一片內陸海中央的高山上,迄今為止即便有人曾從監獄逃脫,也沒能活下來炫耀自己的本領。      黑色快艇的駕駛位上有另外兩個武僧,一個操作船舵、控制翼蜥,另一個隨行戒備。      「我們是危險人犯呢。」斯帝芬諾跟朋友開玩笑道。      但是羅德里戈沒回話,看似根本沒聽見。斯帝芬諾不免擔心起來,只見羅德里戈壓低了頭,對身週事物毫無覺察,連前面有什麼東西也不知道,茫然地走在崎嶇地面。      「羅德里戈,我們會證明自己無罪的。」斯帝芬諾說。      羅德里戈輕輕搖頭。兩個人心裡都很清楚:神音堡從未釋放過囚徒。      拘捕二人的武僧要他們進入黑船。艙口設置在駕駛座位後面,所以他們還得先爬上去。      駕車的武僧起身讓路,斯帝芬諾先將自己拱上去——因雙手上銬,比想像中行動艱難。接著輪到羅德里戈,他動作緩慢,腳一滑差點摔下去,幸好武僧從旁邊抓住拉回。人犯平安進了船艙以後,武僧才跟著進去並鎖上艙門。      斯帝芬諾看過杰柯神父那艘黑船的內部,裝潢還不錯,有桌椅床鋪,環境很舒適,但眼前的艙房截然不同,只有舷牆的長凳、一張釘在甲板的桌子、一張椅子和幾個置物箱,氣氛相當陰鬱。舷窗都加裝鐵條,顯然是運囚專用。      駕駛對翼蜥大叫,黑船平順升空。      「如果兩位願意以紳士品格擔保不會胡來,我可以為你們取下手銬。」武僧開口。      羅德里戈直接伸出手,斯帝芬諾則氣憤得想吼對方。      見他一臉執拗,羅德里戈勸告道:「別意氣用事,先看看自己的手腕。」      斯帝芬諾低頭一瞧,原來皮膚已經被手銬刮得紅腫,而且不得不承認雙手受制實在太不方便了。      「好。」他沒好氣道。      僧侶指尖藍光一閃,手銬隨即鬆脫,掉落地面。他為羅德里戈也施法除去枷鎖,之後指著長凳示意兩人可以入座。      斯帝芬諾坐下以後揉了揉手腕,羅德里戈則靠著牆壁一動也不動,視線落在艙頂,臉色慘白。斯帝芬諾見狀,伸手搭著他肩膀。      「沒事的,里戈。我們和杰柯神父、安德爵士遭受這種指控實在太過荒謬,一定是有人弄錯了,我們是清白的啊!」      他說得很大聲,故意讓武僧聽見。僧侶坐在唯一一張椅子上。      羅德里戈閉上眼睛。      斯帝芬諾身子向前一傾,繼續慷慨陳詞。「這根本是子虛烏有的指控!杰柯神父和安德爵士怎麼可能會背叛教會,還說我們是共犯,聯合起來要對教會不利,真是莫名其妙!安德爵士身為騎衛,人品高尚、身心都奉獻給信仰了。我們明明在聖艾妮絲修道院才剛認識,他們到那邊是為了調查修女遭到屠殺的慘案,下界人進攻時他們的快艇受損,我們幫忙拖到韋斯弗斯港口修理,事情不就這麼簡單嗎!」      僧侶不為所動,簡直像個聾子。      「別白費唇舌了,朋友。」羅德里戈死氣沉沉地道:「聖克雷武僧團就像是神音堡的衛兵,職責僅限於逮捕和送審,不會過問我們是不是冤枉。」      「他們應該多問問的。」斯帝芬諾仍怒氣沖沖。      羅德里戈苦笑之後再度闔眼。武僧雖然乍看之下沒有緊迫盯人,但背打得很直,明顯留意著風吹草動。      斯帝芬諾想起以前也聽過聖克雷武僧團的一些故事,他們的確以守護神音堡為最高宗旨。武僧團始祖聖克雷的訓誡是「生命神聖寶貴」,因此面對敵人除非萬不得已,否則壓制即可,切勿濫殺。遵循戒律的武僧經過幾百年時間,發展出一系列以奪取對手行動能力為主的獨特法術。斯帝芬諾親身體驗後不得不佩服那些法術的威力,命中時他倒在地上蠕動抽搐,直到此刻身體仍舊麻癢不適。      押送二人的僧侶個頭不高,但體格結實健壯,穿著武僧團一貫的紅袍,黑色長髮在後腦捆成辮子,說話帶有伊斯塔拉口音。駕駛位上的兩個武僧也是紅袍子、精壯得幾乎沒有一絲贅肉,不過一個頭髮已經花白、另一個則是褐髮。      斯帝芬諾想要活絡筋骨,忽然站了起來,結果武僧立刻跟著跳起。他連忙攤開雙手,表示自己沒有惡意。      「我不是承諾過了嗎,弟兄!」他語氣煩躁。「只是想走動一下,動動腿而已。」      武僧稍微猶豫,但還是點了頭坐下。      斯帝芬諾在窄小船艙晃蕩一陣,走到鐵窗邊看看外頭,意識到武僧的視線如影隨形,暗忖難道自己能扯開鐵條、打破玻璃,然後縱身一躍嗎?真那麼做也只是直墜地面摔個支離破碎而已。      快艇貼著雲層底部,往下可以看見一座有圍牆的城市,周邊青蔥原野上零散分佈著農家,大河順著丘陵蜿蜒。利用太陽方位,斯帝芬諾判斷出黑船朝著南邊航行,這方向唯一有圍牆的都市就是悠登城,依傍的則是康斯河。      閃電驟然劃過,緊接著轟隆雷鳴,斯帝芬諾嚇了一跳,船外開始狂風暴雨,雨滴密得連成一片灰簾,猛烈拍打船頂和窗戶。沒了陽光,室內也陷入昏暗。      儘管桌上有燈,武僧似乎比較希望就這麼黯淡,一直沒出手點亮。雷聲接連不斷,船身被風勢打得搖擺不定,天氣越來越惡劣。      羅德里戈沒有反應,斯帝芬諾很擔心他意志消沉走不出來,心想要找點話題分散注意力,將朋友拖出鬱悶情緒,於是到他身邊坐下。      「里戈,有件事情想問問你,」他開口:「和我媽有關。」      果然羅德里戈立刻睜開眼睛坐直身子,一臉不可思議。以前斯帝芬諾不准別人提起母親,說不願意想起與她有關的事情。然而經過最近一連串風波,就算他想繼續不聞不問也無能為力。      「我正在聽,不過提醒你,還有一位朋友也聽得見。」羅德里戈朝著僧侶瞟了眼。      斯帝芬諾聳聳肩。「他早就心裡有數吧。達壬給我看了遺囑,上面記載我是法定繼承人。」      「我知道,」羅德里戈回答:「我也看到了。怎麼了嗎?」      「我覺得是假的。假如由我繼承,前提是我爸媽已經結婚。」      「那麼他們應該就是結婚了。我說呢,兄弟,女爵閣下的遺囑由律師團撰寫,經過她本人以及幾位見證人簽字承認才生效,這要怎麼造假?」      「可是我祖父說過,自從我出生,我爸就再也沒有和我媽見到面,兩個人斷絕關係,完全不談到她,連名字也不提起。」      「你祖父可能誤會了什麼。面對現實吧,兄弟。」羅德里戈說:「假設女爵亡故——當然,我們希望那是很多很多年以後的事情——你就成為珞榭第一富豪,甚至是全世界最有錢的人。據說各國王室的資產都輸給女爵閣下呢。」      斯帝芬諾對錢沒有太大興趣。「達壬提起這件事情也是我媽的吩咐,她擔心自己一去不返。這讓我很擔心,里戈。有點奇怪就是了,明明我一直那麼討厭她。」      「可以問安德爵士——」羅德里戈回答。      「是說在牢裡見到面以後嗎?」斯帝芬諾講得心頭發酸,忘記一開始明明是為了振作朋友的精神才聊天。      羅德里戈臉色淒苦一陣後重新開口:「我剛剛是想講等我們被放出來以後,就可以問他知不知道當年的事情。他跟你父母雙方都是舊識。」      斯帝芬諾想了想。「安德爵士可能真的知道些什麼。在聖艾妮絲修道院那時候他曾經想告訴我,但是我不想聽。我對他和我媽交情好這件事情太耿耿於懷了,還罵他對不起我爸。說不定——」      話還沒說完,外頭傳來翼蜥尖銳的吼叫,緊接著一道強光擊中快艇,兩人摔下長凳,武僧也倉惶起身。      「是閃電嗎?」羅德里戈問。      「除非現在有綠色的閃電了。」斯帝芬諾皺起眉頭。「是逆術!身子伏低!」      羅德里戈一聽,整個人趴在甲板上。      武僧擺出如貓咪般靈巧的蹲姿,轉頭往斯帝芬諾露出警告神情。      「先生,留在原地。」他先喝了一聲,片刻後補充。「不要亂動。」      僧侶一說完便衝向舷窗。事實上斯帝芬諾根本不用移動,順著僧侶肩膀往外一看,就看得見一群騎著巨型蝙蝠的敵人自雨雲中衝出。      「是下界人。」斯帝芬諾說。      「我的老天!」羅德里戈慘叫。「被人捉了以後還要讓惡魔攻擊!我們運氣到底有多差?」      看起來下界人想要先拿下駕駛,一直朝前面開砲。翼蜥看見大蝙蝠就慌了,變得很不聽話,快艇晃動太大,裡面三個人站都站不穩。斯帝芬諾算了算,少說也有十二隻蝙蝠在附近亂竄。即使聖克雷武僧真如傳聞所言那樣強悍,也未必有能耐對付這個數量。      僧侶還站在窗戶前面觀察外面狀況,下界人已經團團包圍整艘船。斯帝芬諾做好心理準備,以為黑船再受到砲擊就得迫降,沒想到卻忽然風平浪靜。      「要逼我們降落。」斯帝芬諾說。      「為什麼?」羅德里戈壓低聲音問,他到現在還是臉對著甲板、雙手抱頭的姿勢。「不是可以把我們轟成肉醬嗎?」      斯帝芬諾搖搖頭,對著武僧的背影問:「弟兄,你知道原因嗎?」      「想劫船,」武僧回答:「所以不希望船體受損。應該是要活捉我們。」      起初斯帝芬諾還不懂,但想起杰柯神父說過一件事:聖艾妮絲的修女們,死亡前都遭到惡魔凌虐。他本想提醒,看了羅德里戈一眼以後又將話吞回去。      翼蜥的尖銳嘶叫越來越刺耳響亮,也越來越恐懼慌亂。下界人帶著惡魔造型的頭盔一直貼在快艇旁,乍看像是奇形怪狀、面目可憎的護送隊伍。僧侶走到長凳邊,從底下抽出一把平凡無奇的木杖。      斯帝芬諾猜想這玩意看似簡單,實際上恐怕並不是拐杖。僧侶又回到窗戶旁。      「弟兄,我可以幫忙,」他喚道:「給我把手槍。我知道你們以法術為主,但船上總該有備用的武器。」      武僧沒搭腔。      「我以自身榮譽發誓,不會趁亂逃逸。」斯帝芬諾進一步說。      「我也是。」羅德里戈的聲音從下面飄上來。「如果有絲綢的話,我可以做些術構來防禦敵人的逆術——」      「里戈!」斯帝芬諾先暴喝一聲,接著悄悄道:「別提到逆術啊!我們麻煩還不夠多嗎?」      武僧盯著外頭,但嘴角淺淺一笑。「羅德里戈先生,我們也有因應逆術的作戰技術,杰柯神父事前已經提醒過了。」      「那為什麼還指控我們散布異端邪說?」斯帝芬諾氣急敗壞。「這太沒道理了!」      僧侶開始迎擊。烏雲中透出鮮艷紅光,然後綠色的逆術再度衝擊快艇,隨後是蝙蝠和翼蜥雙方的慘叫。斯帝芬諾看見有一隻蝙蝠帶著背上的下界人一起旋轉墜落,在半空中拖出一條黑煙。      「上校,請退後。」武僧說。      他對著鐵窗舉起木杖,杖體開始發亮,射出刺目紅光。玻璃震碎,鐵條熾紅,船外的蝙蝠騎士知道有危險,但是迴避前就被火焰纏身。兩個下界人和坐騎化為灰燼,火舌卻是白色。      「還好我們沒想逃呢。」羅德里戈邊抖邊說。      風一拍,雨水從破窗撲面而來。武僧回頭望向斯帝芬諾。      「上校,手槍放在你頭上的櫃子裡。」      他抬頭一看,卻看不到什麼櫃子。僧侶念了咒,藍光乍現後才浮現出可以拉開的櫃門。      「手槍都裝好子彈了,」僧侶解釋:「但是得先讓我解除門上的術構——」      舷窗外面忽然出現了兩個蝙蝠騎士並肩而來。      「弟兄,快趴下!」斯帝芬諾大叫。      綠色火焰從窗口鑽入,武僧哀嚎後踉蹌後退,臉上血水和雨水混雜著滴落。他快要摔倒時,斯帝芬諾上前扶起。      「里戈,點燈!」斯帝芬諾連忙吩咐,同時將傷者輕輕放下。「把燈提過來,記得身子壓低!」      羅德里戈念咒啟動燈上的術構,趴在地上遞了過去。他就著光線瞧了僧侶那張臉,才一眼就忍不住倒抽涼氣小聲說:「我的天!」      武僧一隻眼睛被炸碎的木條貫穿,另一眼則覆滿黑色的血塊。      「我看不見!」他伸出手想摸摸自己面孔。      「先躺下,不要亂動,」斯帝芬諾扣住他的手緩緩放下。「讓我幫你。」      綠色光芒又一閃,斯帝芬諾感受得到砲擊威力,而且船身猛然一沉。兩個人不知所措,直到駕駛重新穩住快艇挽回墜勢才安心下來,他大呼一口氣。      「里戈,你照顧他,我出去看看。」      斯帝芬諾正要起身,但羅德里戈抓住他的手拉回來。      「你看!」羅德里戈拿著燈往武僧一照。      僧人胸口有一大塊黑色痕跡在紅色布料上慢慢散開。斯帝芬諾撕開袍子查看傷口,燈光晃來晃去朝著艙內各處亂照。      「別抖了,里戈。燈拿好。」斯帝芬諾沒好氣道。      羅德里戈吞口口水,努力穩住手。燈光照出僧侶胸前被某種物體貫穿,此時他頭一歪、四肢垂軟。      「他斷氣了。」斯帝芬諾說完蹲著後退一步。      外面依舊斷斷續續冒出紅光和綠光,縱使駕駛努力操縱,快艇還是晃蕩得厲害。另一個僧侶艱苦作戰,紅光伴隨爆炸,又聽見了蝙蝠臨死前的嚎啼。      「靠他一個人沒辦法撐過去,」斯帝芬諾見狀道。他站起來,小心回到櫃子旁邊,差點被船身震動給搖到地上。「里戈,得讓我用槍才行,你有沒有辦法分析出他剛剛說的術構?」      羅德里戈連滾帶爬地撞了過去。「我看得到,但是——」      「看得到就好,快點把它解開。」      「沒辦法呀。」羅德里戈一手靠在櫃子上。      斯帝芬諾瞪大眼睛。「什麼沒辦法,你快點動手!」      「你剛剛也看到了,他們用的法術很誇張,」羅德里戈叫道:「要我解開得先花一星期——」      「噓!」斯帝芬諾示警。      羅德里戈身子一僵,兩人都聽見艙門外戰況激烈,片刻之後一陣爆炸加上高聲慘叫,接著是翼蜥歇斯底里地怒吼,快艇開始下降。強光停下來了,也就是說抵抗已經告終。      「什麼狀況?」羅德里戈悄悄問:「你判斷得出來嗎?」      從破窗向外看,斯帝芬諾注意到樹頂掠過。      「逼我們降落了。」他回答。      羅德里戈大吞一口口水。「我們怎麼辦?」      「有個主意,」斯帝芬諾其實是邊想邊說:「先搬箱子過去把門堵起來。」      「擋得住嗎?」羅德里戈問:「又不是很重。」      「先拖時間。」      羅德里戈拉箱子過去堆在艙門後方,斯帝芬諾拿起燈站在槍櫃前面。      「到我後面,」他吩咐。「避開砲擊範圍。」      「你想要被轟炸嗎,不是開玩笑吧?」      「目的不是讓他們打我,而是打在櫃子上,破壞防護術構,否則我們沒辦法打開。法術失效以後,你立刻從裡面取兩把出來,一把給我、一把你自己拿好。」      羅德里戈臉一白。「我?你明知道我瞄不准!」      「這種距離要打不中也很難,」斯帝芬諾板起面孔。「你只要記住槍口是對著他們,不是對著我或你自己就好!」      羅德里戈呻吟。「我的天吶!」      一個下界人想要開門,發現被堵起來之後不知用什麼撞擊一陣,可能是抬腳起來踹。第一下將箱子震退了些,第二下門就砰一聲開了。      斯帝芬諾的角度看得見外面有兩個下界人,其中一個接手駕駛,想要控制翼蜥但不得其法,另一個則站在門口警戒,身上穿了惡魔造型的甲胄,手中有近距離的綠火砲。      斯帝芬諾故意晃動燈光引起對方注意,還暴喝一聲裝作手中有槍要發射。      敵人錯愕,立刻開砲。      千鈞一髮之際,斯帝芬諾往旁邊跳竄。逆術擦過身邊,命中後頭的槍櫃,術構亮起藍光以後遭到綠光侵蝕。      羅德里戈馬上如言想要打開櫃子,但無奈的是居然還有一個普通鎖頭。以他在宮殿內偷偷摸摸的經驗,開鎖通常不是多大問題,但眼前這鎖可是氣得他嘀咕個不停。      下界人又抽出另一個手持砲筒,瞄準的是羅德里戈。斯帝芬諾情急之下將燈甩過去,那個士兵手臂一歪無法瞄準。燈裂了以後,艙房裡頭陷入黑暗。

作者資料

瑪格麗特.魏絲(Margaret Weis)

1970年畢業於密蘇里州大學,主修創作與文學。 目前為自由作家,與丈夫共同創作奇幻與科幻類型的小說。夫婦倆現在快樂地居住在南威斯康辛州一座翻新的穀倉裡,正著手爲TOR公司寫一系列新的小說。 【相關著作】 《龍槍編年史III:春曉之巨龍》 《龍槍編年史II:冬夜之巨龍》 《龍槍編年史精緻書盒套書(拆封不退)》

勞勃.奎姆斯(Robert Krammes)

與妻子瑪麗和兩隻貓居於俄亥俄州西南,他是「復古俱樂部」(Society for Creative Anachronism)的長期會員,辛辛那提孟加拉虎美式足球隊的死忠球迷,喜歡在自家後院賞鳥。

基本資料

作者:瑪格麗特.魏絲(Margaret Weis)勞勃.奎姆斯(Robert Krammes) 譯者:陳岳辰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幻想藏書閣 出版日期:2017-04-06 ISBN:9789869407601 城邦書號:1HI101 規格:平裝 / 單色 / 60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