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戰龍旅:暗影奇襲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敲敲門,今晚誰會來搗蛋?
  • VIP集合囉,精選好書3本74折

內容簡介

★紐約時報暢銷榜常勝軍,系列作品全球累銷超過千萬冊,共售出二十餘國版權! 全球讀者公認奇幻文學的瑰寶,引領奇幻風潮的啟蒙大師 睽違10年,苦苦等候超過三千個日夜—— 如今,奇幻讀者齊聲熱血吶喊:「終於等到了!」 「龍槍」系列作者又一華麗奇幻史詩鉅作 一個為神息圍繞、受神眷顧的飄浮大陸, 上演著爾虞我詐、機關算盡的政治鬥爭, 然而「暗影」來襲,世界即將陷入危機—— 兩百年前,古老的龍族與人類起誓訂定盟約, 成立戰龍旅軍團以守護珞榭王國不受外敵侵擾,王室與龍貴族共享榮耀, 而今國王卻突然下令解散戰龍旅,龍貴族憤而離去,從人類世界銷聲匿跡。 珞榭王國以最新型軍艦取代建立逾兩百年的軍團「戰龍旅」, 使得龍族厭棄人類,前指揮官斯帝芬諾也憤而辭去軍務。 然而身為王國掌權者的「私生子」,他無法拒絕由母親下派的祕密任務, 而此次的任務更是關係到王國未來的存亡, 若無法找到發明將神息融入金屬的工匠,珞榭軍艦將會一潰千里! 斯帝芬諾不得不與敗寇隊成員前往以犯罪貪婪聞名的港都尋人, 卻沒想到一次單純的尋人任務,竟遇上了前所未有的敵人, 而敗寇隊、甚至是王國的最新型軍艦,在敵方的綠光砲下竟毫無招架之力…… 【盛情推薦】(按筆畫順序排列) PTT奇幻版版主Hjordis 資深奇幻譯者 陳岳辰 資深奇幻譯者 微光 知名版權經紀人 譚光磊 「這是一場熱血豪邁的華麗冒險,不論是從『龍槍編年史』踏進奇幻國度的老書迷,或喜歡『迷霧之子』酷炫魔法設定的新粉絲,都絕對不能錯過!」 ——譚光磊(知名版權經紀人) 【國內外媒體讀者連聲讚譽】 「間諜與惡魔飛梭在壯闊的天空之城,留下一個個令人驚異的謎團,真想成為馭龍者,衝破神息,一探世界真相!」 ——PTT奇幻版版主Hjordis 「這場經典奇幻冒險始於前戰龍旅指揮官斯帝芬諾與友人組成團隊,追蹤下落不明的王室軍械工匠。途中遭到巨大蝙蝠攻擊,所幸得到斯帝芬諾以前的龍族同袍相助,勉強擊退敵人,但戰爭就此結束,抑或是末日才剛要降臨?現在,請好好沉浸在這部分量飽滿又精彩絕倫的優秀奇幻作品中吧!」 ——《書單》 「資歷深厚的作家魏絲搭配影像製作人奎姆斯聯手創作奇幻新系列『戰龍旅』首部曲。故事中充滿各式各樣不可思議的種族,雄偉的龍族只是壯闊冒險和陰謀詭計之中的一環。人物刻畫立體,一言一行、思想動機,甚至是穿著打扮都描寫得極其細緻……文筆美麗流暢,每個角色都鮮明難忘。無論是魏絲的老讀者或單純喜愛奇幻冒險的人都不可錯過。」 ——《圖書館期刊》 「瑪格麗特.魏絲與勞勃.奎姆斯的新系列『戰龍旅』終於問世。故事的小宇宙中,已知世界飄浮在一種濃稠氣體上,就像是地球的海洋,也因此交通主要依賴飛船。故事中對於戰爭和大國鬥爭的描寫充滿想像力。」 ——巴諾書店 「格局龐大的奇幻文學,讀來卻脈絡清楚,劇情時而輕鬆幽默讓人捧腹,時而緊張刺激令人屏息,《戰龍旅:暗影奇襲》帶來了一個讓人一讀上癮的奇幻冒險。」 ——讀者凱特 「奇幻小說無非是架構在天馬行空的想像上,《戰龍旅:暗影奇襲》乍看之下大同小異,然而細細品味箇中滋味,才發現故事的設定超乎想像。」 ——讀者小建 「一種全新的閱讀歷程,沒想到奇幻小說讀來也能如此輕鬆且難以忘懷。」 ——讀者吉娃娃 「作者不愧是奇幻冒險作品的大手之一,《戰龍旅:暗影奇襲》鋪陳出一個廣大世界的開端,想必每個讀者都會和我一樣期待更多的冒險,揭開每片浮島的奇幻面紗!」 ——讀者言雨 「一個新的世界觀架構、多種別職業、隱藏的詭祕、複雜的政治鬥爭、歷史的真實虛假,讓我再次見證了『龍槍』系列作者的強大功力,而且讓人渴望一口氣翻到最後好知道結果,因為不到最後,你永遠不知道作者會怎麼安排。」 ——讀者軒轅萱 「《戰龍旅:暗影奇襲》是本輕鬆愉快,同時帶著許多奇幻元素的小說,非常推薦給所有喜歡讀書的人看,想透過本書進入奇幻世界,絕對是首選!」 ——讀者Wego 「故事線相互交錯,卻很容易讓人進入情境。我一開始讀便欲罷不能,直到讀完最後一個字!」 ——Amazon讀者Jo A. Mallette 「再一次的,瑪格麗特.魏絲沒有讓書迷失望!她的寫作風格、對故事節奏的掌握,以及筆下人物豐富的特質,都讓人喜愛。經過這麼多年,她的書仍然撼動我的心!」 ——Amazon讀者Nicholas Lim 「故事精彩刺激!只能給滿分五顆星!」 ——Amazon讀者Robin 「一個很棒的故事,發生在一個令人驚豔的世界中!魔法結合科技,以及隱藏在背後的巨大陰謀,最重要的是,還有龍!」 ——Amazon讀者Doctor Rat 「故事節奏快速,有著大量魔法、動作場面與黑暗陰謀,還有一個令人不得不喜愛的團隊,值得一看!」 ——Amazon讀者Heather Jones 「作為魏絲的粉絲,我很驚訝地發現這本書取代了之前的所有作品,成為我心中的第一,《戰龍旅:暗影奇襲》有著立體鮮明的角色、濃烈的情感表現、優秀的歷史背景……我閱讀時忍不住又哭又笑,完全被深深吸引住。」 ——Amazon讀者AvidUrbanFantasizer

內文試閱

  最終撼動了神息教會根基、幾近顛覆兩大國,造成埃朗世界戰亂動盪的大事件,開始在極不起眼的地方:珞榭大陸埃夫勒城的聖人大道上,一間非常樸素的民宅。時間是暗潮紀五一六年,傍晚六點鐘,第一句話是:「我們破產了。」      說話者是紳士羅德里戈.迪.維倫紐夫,說話對象是他的朋友、前戰龍旅上校斯帝芬諾.迪.吉尚。這兩人的名字不會出現在史書中。      羅德里戈將笨重的鐵邊木盒放在桌上,敗寇隊的成員們正在用晚餐。他伸手碰了盒子,盒子上的一個術印亮了起來,警告小偷別動歪腦筋,否則會有悽慘下場。羅德里戈在上面畫了另一個術印,解開法術防護,插進鑰匙轉動解鎖,然後打開蓋子,取出三個小布包,一個放在戴格.托葛瑞森面前,一個放在彌莉.莫派克面前,還有一個放在彌莉的妹妹吉瑟面前。最後,羅德里戈掏出皮編的小帳本往桌上一丟。      「看來情況不妙。」戴格往帳冊瞟了一眼,語氣陰沉。      「真的不妙。」彌莉回應道:「比起上次為勒馬克那混蛋做事那次要小得太多。」      她先用手秤秤布包重量,接著打開將裡頭的酬勞倒出來,多半是十分錢銅板,只有零星的銀幣。      羅德里戈翻開帳簿。「因為我們開銷很大,比方說我的錢都花在維修翻雲號和戴格的隱藏式手槍。而且找了韓氏兄弟幫忙,你們也很清楚才對,不立刻結帳的話,腿會被打斷。」      他白了戴格一眼。「你推薦的槍術匠朋友,收費未免太高。」      「只怕一萬,不怕萬一。」戴格淡淡道:「尤其考慮到這玩意兒可以炸掉我的手。」      「我有注意到你和斯帝芬諾沒分紅。」彌莉眉頭皺著。      「剛才說過,」羅德里戈回答:「我們破產了。斯帝芬諾和我還過得下去,我有零用錢,威風凜凜的上校有退休俸,所以你們先拿吧。」      他朝斯帝芬諾看過去,無奈地嘆了口氣。「誰幫忙叫醒他一下?」      斯帝芬諾聽得見羅德里戈講話,但無法理解內容。他嚐了布勒公爵珍藏的紅酒,還依照公爵吩咐將酒含在嘴裡,細細體會多層次的滋味:黑果、巧克力、皮革、紫羅蘭。那美味喚起許多回憶,像是烤牛肉之前用於淹漬的多種花草香料、他父親宏亮的笑聲、燭光下的水晶杯、溫暖與陪伴的感受,還有家人團圓的欣喜。      他將玻璃杯裡僅剩的最後一口酒也吞進喉嚨,閉起眼睛,手掌下有精緻的紗布、銀製刀叉湯匙和繪上龍紋的瓷盤,水晶花瓶內的玫瑰飄送香氣。十五歲的斯帝芬諾往餐桌左右望向家人和朋友,覺得自己真是幸福無比……      「斯帝芬諾——」彌莉抓著他胳膊晃一下。      「在。」斯帝芬諾回應道。      其實他手上是有裂痕的陶杯,裡面盛著啤酒而不是葡萄酒,以啤酒而言也不是什麼好貨。手下則是廚房的木桌、錫盤子、餐刀與湯匙不是同一組,叉子有根尖還歪了。空氣中瀰漫的是燉雞、燙青菜和烤麵包的味道,覆盆子果醬與奶油不知怎的又傳到戴格面前。      彌莉注意到旁邊的身影,朝著吉瑟悄悄講句話。妹妹微笑,趁艾靈頓大夫跳上桌子時將牠一把抱入懷中。這二十磅重的橘條紋虎斑貓還以為沒人注意,可以趁機舔舔奶油。吉瑟輕輕敲了牠的頭,貓咪的咕嚕聲在這小廚房好像還起了回音。吉瑟將那包錢幣推回給羅德里戈,比了一下手語。      彌莉幫忙翻譯。「我們這次的酬勞也捐出去。」她也將布包推開。      「真他媽的……」戴格說:「反正不吃不會死。」於是跟著交出錢。      現年三十四歲的斯帝芬諾左右張望,看著這個小家庭以及可比親人的伙伴們,他依舊覺得相當幸福。      「可能我剛才為了引起你們注意,形容得誇張了一些。」羅德里戈開口:「換個說法。原本我們被債務壓垮了,現在是差一點點就要被債務壓垮。」      「換句話說,今天不會有債主把我送去吃牢飯。」斯帝芬諾說。      「今天是不會,」羅德里戈強調。「明天我就不敢保證了。帳目整理過,我們還欠肉攤、麵包師傅、蠟燭匠——」      「不好笑。」斯帝芬諾叫道。他回頭一看,有個老人躲在廚房角落的火爐邊,坐著搖椅休息。「班瓦,吃完了,收一收吧,順便幫我再拿杯啤酒來。」      「遵命,少爺。」班瓦拄起柺杖,很吃力地想站起來,卻呻吟幾聲後又倒回搖椅上。      「你這是幹嘛?」斯帝芬諾吼著問。      「痛風發作。」班瓦回答:「老毛病,以前比較忍得住。稍等我一下……」      班瓦皮膚粗糙的雙手按著扶手又試了一次,很勉強地站起來,但眼角餘光朝其他人瞥了一下,大家只是坐在桌邊等。他見狀,又長吁短嘆起來。      彌莉咬著抽動的嘴唇,與妹妹交換眼神、忍著笑意,這才俐落起身,朝老頭走過去,搭著他肩膀。      「別這麼辛苦了,班瓦先生,」她一副體恤口吻輕拍老人。「碗盤交給我和吉瑟吧。」      「啊,謝謝妳們,親愛的。」班瓦感激涕零。      斯帝芬諾瞪著班瓦,老頭卻裝作沒看見,很自在地又倒回椅子上。斯帝芬諾拿起酒杯,跟著彌莉走進冷藏室,吉瑟拿著奶油擺到高架子上,不給艾靈頓大夫有機會偷吃。      彌莉轉頭望向他,眨眨眼故意高聲說:「人家年紀大了又生病,你居然還要人家服侍。」      「他是家僕,這是應盡的本分。」斯帝芬諾也扯開嗓門要班瓦聽個一清二楚。「而且妳真以為他身體不好嗎?聽他鬼扯。下午我看見班瓦被小鬼扯下假髮,還追著人家跑呢。小鬼跑得很快,他也跟得很緊。」      「給我逮到的話要他好看!」班瓦抓起柺杖亂甩,斯帝芬諾與彌莉相視一笑。      「而且,」他笑著繼續說:「你們哪一次真的看到他服侍過人?」      斯帝芬諾提起酒壺,發現空了,往酒桶輕輕踹了下,發出空洞聲響。看來錢沒了,啤酒也空了,這下他可笑不出來,只能嘆口氣將杯子也交給彌莉清洗。      「班瓦有得吃有得住,而且哪來的老人食量這麼大。還有酒,他身上每天都有酒味。」斯帝芬諾      再踢一下酒桶,咕噥道:「早該把他趕走了。」      「要趕就趕啊?」彌莉問得直接。      走出冷藏室以後,她回到廚房,搬出洗滌槽,拿水壺倒滿熱水。吉瑟端了剩下的晚盤餐具過去,貓咪跟在身後亦步亦趨      「你不趕走他,」彌莉自問自答的同時,將餐具都放進水槽用力搓洗。「還不是因為他是家僕,也是你唯一的家人了。」      斯帝芬諾探到槽內,握著彌莉沾著泡沫的泛紅雙手,拉到自己嘴唇前。「今天晚上我發現,他不是唯一一個。」      他凝望彌莉的綠色眼眸,微笑著從那張有些許雀斑但很漂亮的臉蛋上,撥開一綹火紅色頭髮。兩人五年前相遇,就在那一夜,斯帝芬諾辭去戰龍旅的軍官職務。從小到大,他唯一的志向是追隨祖父、父親的腳步,成為一名龍騎士,也確實在戰龍旅度過十年光輝歲月。然而國王艾雷瑞克竟下詔解散戰龍旅,因為他「現代化」的軍隊不需藉助龍的力量。斯帝芬諾一怒之下提出辭呈,結果軍部也樂得接受。      那晚斯蒂芬諾換上全套制服,皮革飛行外套上還繡著龍。他將任命狀丟進烈火中,坐在火邊看著自己的過去化為灰燼,然後一個人喝悶酒,感到異常孤單。好友羅德里戈正好前往港都亞貢,拜訪流放過去的雙親。      於是斯帝芬諾決定去散散步。他只帶著酒瓶陪伴,獨自在埃夫勒街頭遊蕩,不知道該往哪兒去,回神時已到了碼頭一帶,看見一支盪舟族在此駐留。他們住在屋舟,特徵是色彩鮮豔的氣球與船帆,以及短而寬厚的機翼,似乎正在附近舉行某種儀式,但盪舟族的婚喪喜慶外人很難分辨。      盪舟族居無定所、沒有國籍,自然也不臣服於任何君主,只對自己族人忠誠。各國政府多年前便放棄加以管理的念頭,恐怕這也源於遍及全世界的罪惡感:現存的國家聯合起來擊沉了格拉瑟瑞克島,那是盪舟族回不去的故鄉,過程中雖屬意外(政府的說法),但終究造成無可挽回的慘重傷亡。      他們有自己的律法和審判制度,那些規矩與各國元首頒佈的內容相異甚多,例如竊盜、走私被視為求生存的行業,不常受到重罰,然而殺人者通常當場處死。      因為這些法律層面的細微差異,盪舟族與地方官員常有摩擦,於是也曾有人率兵攻打劫掠。如今看見斯帝芬諾全身軍服還配掛著劍,立刻引起盪舟族年輕男性們的顧忌戒備。      六個彪形大漢帶著棍棒火炬攔下斯帝芬諾。假如他道歉、說明自己無惡意,也可以安全離開,但那天他很想痛痛快快打一架。再次回神,他已經躺在地上,頭給人敲了個大洞,渾身上下痛得要命。      往上一看,晶瑩綠眼的主人是個長著些雀斑的年輕美女。      她察看了傷勢,接著起身往那些年輕男子甩巴掌揮拳頭,往小腿猛踹。      「你們都瞎了眼嗎,沒看見他衣服上繡著龍?」女子大叫。一群壯漢給她吼得畏畏縮縮,囁嚅回答「天很黑啊」、「軍人就是軍人」、「他自己又不講」之類的。好一會兒後女子懶得多言,他們才逃過一劫。      「抱歉,先生。」女子揉著自己發疼的手掌。「小孩子不懂事,沒認出你的身分。」      斯帝芬諾滿心歡喜地投以笑容,接著就往人家鞋子嘔吐。昏迷的他醒來便在女子大伯的屋舟內,在這兒養傷一星期以後,女子才放心讓他離開。對方告訴斯帝芬諾,她叫彌莉,是盪舟族裡的講古人。盪舟族人大半不會讀書寫字,必須靠她這樣的人將歷史、傳奇和故事代代相傳下去。      但彌莉認清口耳相傳並不精確,甚至可能相互矛盾。其他講古人雖不在意,她卻希望找出神話背後的真相,於是為了挖掘書本裡的知識,彌莉找到一位僧人幫忙,半自修地學會認字,進而察覺盪舟族與龍族之間有很深的淵源,詳情卻隱沒在時光的濃霧後。為了向龍族請教,她想方設法要進入龍貴族家中,卻一再遭牠們的長鼻子哼氣蔑視,畢竟區區一個盪舟族女人有何地位。結果前龍騎士斯帝芬      諾就這麼走到他們營地,然後被堂兄弟們打得鼻青臉腫。      彌莉為他療傷,而他為彌莉引見了一些過去服侍過的龍族,兩個人年齡也都在三十歲上下,自然而然就成了情侶。有許多宮廷仕女樂意邀約戰龍旅英挺的前上校去沙龍作客,甚至做愛,在床上聽他訴苦。斯帝芬諾卻有自己的心結,對貴族女人缺乏信任感。      面對彌莉時就好多了。她性格耿直,甚至偶爾會過了頭。兩人關係幾年下來漸趨複雜,一開始斯帝芬諾覺得想與彌莉定下來,後來換成彌莉有了同樣的念頭。假使男女雙方有這心意的時間重疊,那叫做佳偶天成,可惜現實是一連串的迷惘心碎、哭泣責難。直到有一天,兩個人躺在同張床上聊天,赫然明白他們只是朋友。      「比起談戀愛自在多了。」彌莉這麼告訴他,正式結束這段糾葛。      「想帶你去見我妹妹。」她又說:「我只邀真正的朋友到家裡去,談戀愛的對象可不行。」      所謂的家,是她妹妹的屋舟——翻雲號。      針對彌莉所謂只邀朋友到家裡的說法,斯帝芬諾原本一笑置之,但見到她妹妹吉瑟以後,才明白自己贏得真正的信任,也決定永遠珍惜這份情誼。      吉瑟年方二十一歲,比彌莉足足小十四歲,而且模樣真像是十四歲的年輕女孩,生得很美,淺褐色眼睛、香檳色頭髮。姊姊的一對綠眼眸常帶著笑意、生起氣來誰都害怕,但妹妹的目光總是飄移著、尋找著,帶著一絲陰影。吉瑟從不開口講話,她並不是啞巴,不言不語卻會彈豎琴唱歌。      「從『那時候』起,吉瑟就變得不正常了……」彌莉是這麼說的,不過從來沒解釋口中的那時候究竟發生什麼事,即便斯帝芬諾委婉探詢,也只會得到一句「提了也沒好事」。加上綠眸子透露的神情,他知道別追問比較好。      斯帝芬諾猜想「那時候」大概是指姊妹倆失去雙親、必須自立的時期,但詳情他完全沒頭緒。      一回想就湧出好多記憶,彌莉的笑聲將他意識帶回廚房。      「是家人嗎?那可真是過得最亂七八糟的一家人了,親愛的。」彌莉說。      「一點也沒錯。」斯帝芬諾答道。      晚盤清洗乾淨後,彌莉拿髒水出去倒掉。戴格雙手按著桌子站起來。桌子是撿屠夫不要的大木塊回來使用,非常的沉重,居然被這壯漢的重量壓得嘎嘎作響。戴格有六呎二吋高,出身於袞達王國傭兵團,也是這亂七八糟家族的一員。他和斯帝芬諾八年前在戰場相遇,分屬不同陣營,但戰果在斯帝芬諾眼中是雙輸。      「姑娘們,該回家了。」戴格講話低沉沙啞。他總是嚴肅但誠懇,臉上鮮少有笑容,習慣穿樸素黑衣,頭髮像軍人一樣短。在軍隊久了,抬頭挺胸的姿態已經改不掉,若提起過去,他總是驕傲地告訴大家自己八歲就入伍,軍官父親讓他進去擊鼓;年僅十二歲,他已經打了第一場仗。      他們常常聊起斯帝芬諾參與過的戰役,戴格會提出戰略戰術建議,而他唯一一次講起自身經歷,是斯帝芬諾要僱用他幫忙一個小工作那次。      戴格說斯帝芬諾是「指揮官」的話,必須先知道那件往事,才能決定要不要信任他。故事充滿火光與鮮血,許多人死在戴格身邊,因為他下令叫那些人送死。最後,戴格卻獨自倖存。講故事時,戴格壓低了聲音,一直無法抬起頭,但斯帝芬諾握住他的手,沙啞地說很榮幸能與戴格共事。      壯漢抬頭時一臉疑惑。「上校,你是不是誤會了,我叫那些人去死啊!」      「我比你更清楚發生什麼事。」斯帝芬諾回答:「另外,別叫我上校了,我們都已經不效命於任何君主,也沒有部下可以派上戰場。讓那些陛下自己顧自己吧。」      彌莉從牆鉤取下斗蓬,吉瑟抓起了貓咪。      「孩子,把艾靈頓大夫給我吧。」戴格背對著女孩,吉瑟小心翼翼地將貓咪放在他肩膀上。      艾靈頓大夫的爪子扣住戴格在衣服肩線處縫上的厚墊子,發出很大的呼嚕聲。無論戴格上哪兒去,貓咪都會趴在他肩膀跟隨,用牠的金色眼珠子在這世界冒險,條紋尾巴像旗子一樣甩來盪去。      「我順便出去走走。」斯帝芬諾也拿起帽子。      彌莉細心地替妹妹圍好斗蓬,戴格戴好帽子,斯帝芬諾準備開門,這時候去隔壁用尿壺的羅德里戈回來,看見一行人都要離開,神情非常錯愕。      「你們想上哪兒去?」      「回家,」彌莉訕笑道:「花錢享樂去。」      「噢,誰都不准走。」羅德里戈一本正經地說完,拉了張椅子指著。「沒想出怎樣解決嚴重財政赤字之前,誰都別想跑。」      四人望向彼此,嘆口氣乖乖回去坐下。斯帝芬諾摘下帽子往旁邊桌上艾雷瑞克國王的大理石半身像一丟。這塑像是國家感激戰龍旅斯帝芬諾.迪.吉尚上校精忠報國的餽贈,羅德里戈以前問他為什麼會留著,他說有時候一早起床覺得身邊都是好人,看見國王的臉才會記住至少這世界還有一個討厭鬼。      戴格脫下帽子擱在大腿上,彌莉與吉瑟解開斗蓬也坐了下來。五個人一臉茫然、面面相覷,只聽見貓咪喉嚨的呼嚕聲。艾靈頓大夫繼續趴在戴格肩膀上,金眼瞇成兩條線,爪子在墊上抓呀抓。      「給點意見呀!」羅德里戈忍不住開口:「總有人知道什麼人想偷運珠寶給流放的親戚,或者進口白蘭地不想繳稅吧。妳,彌莉,有沒有回去問問盪舟族的大伯和堂兄弟,說不定能介紹工作給我們?戴格呢,不是和幫派有交情嗎?」      戴格面色一沉,眉毛幾乎連起來,放在膝蓋上的手握成拳頭。      「別誤會,大個子,」羅德里戈試著安撫。「我們都知道你以前曾靠著當打手賺錢過日子……」      戴格的表情更難看了,斯帝芬諾擔心羅德里戈看不到明天的太陽,正想要居中調解,忽然外頭傳來雙足翼蜥拍打翅膀的聲音,接著有車廂降落在石子路上的哐啷聲。車伕大叫要翼蜥停下來,翼蜥扯著粗嗓子嘎嘎叫。      斯帝芬諾與朋友們對望一陣。從輓具發出的叮噹聲和爪子在地板的刮擦聲,加上翼蜥的呼吸鼻息,可以肯定車廂就停在這房子前門。是誰會乘著大型飛車在這種時候到訪?      「我嗅到錢的氣味。」羅德里戈鼻子扭了扭。      又一陣鏗鏘聲與唰唰聲,車伕拉了梯子方便乘客下來,隨後便有人敲門。      斯帝芬諾轉頭看著班瓦,班瓦還假裝在椅子上睡著了。第二次敲門,力道大了些,斯帝芬諾發出乾咳。      班瓦這才眨了眨,睜開惺忪睡眼說:「少爺,有人敲門呢。」      「我知道。」斯帝芬諾說。      但他坐在椅子上不肯起來。      班瓦也坐著不動,半晌後才若有所思,彷彿天外飛來一筆。「少爺,你要我去應門嗎?」      「假如不會太為難的話。」斯帝芬諾話中帶刺。      老人又呻吟著站起來,緩緩往前門走去。「少爺,容我多嘴一句,你與羅德里戈少爺先移駕到客廳比較好,不然客人就得進廚房拜訪,說不定會誤以為你是廚子呢。」      「噢,老天,他說得對。」羅德里戈開口:「斯帝芬諾,到客廳去,用跑的!」這屋子分上下兩層,廚房在一樓後側,有後門通向小塊空地,原本設計也是廚房的延伸,結果被當作練身體的場地。      班瓦的臥室也在一樓,此外,客廳、另外兩間寢室,以及斯帝芬諾和羅德里戈一人一間的更衣室,還有書庫與書房則在二樓。      「我們留在廚房這兒吧。」彌莉說。她、吉瑟和戴格都沒起來。「我被當成廚子也沒關係。」      斯帝芬諾臉頰微紅。「不是那意思——」      「我知道。」彌莉嘴角上揚。      意思是她明白自己與吉瑟、戴格「躲」在廚房,並非因為斯帝芬諾認為他們「出身低賤」,引以為恥。事實上他們三人通常都不出面見客,不讓外人察覺貴族子弟——即便家道中落——和大使的兒子居然與一個傭兵、一對盪舟族姊妹花有交集,如此比較方便敗寇隊的各種行動。      戴格的手探進外套袖子,掏出藏在暗袋的小型隱藏式手槍。這類槍枝若是廉價一點,便以燧石打火擊發,不過他用的是術構手槍,金屬零件上刻有術印。術構手槍當然比較昂貴,需要術匠定期維修,但斯帝芬諾認為必須使用最高品質的裝備。戴格檢查手槍,確定裝好子彈,朝斯帝芬諾點頭表示做好準備。      艾靈頓大夫看見手槍,馬上從戴格肩膀跳到桌子,再溜到地板,氣得翹起了尾巴,之後鑽進冷藏間。貓咪不喜歡太大的聲音。      「快、快!」羅德里戈吆喝著,抓起外套,推著斯帝芬諾出去。      到了客廳裡,羅德里戈趕快穿好衣服,將緞子背心拉挺。相較之下斯帝芬諾毫不在乎體面,逕自走向窗邊往街道望去,看到飛車車廂上的徽章以後罵道:「該死!」      斯帝芬諾往另一頭跑過去,拉開客廳門往一樓大叫:「我不在家!」      「明白了,少爺。」班瓦回應。      羅德里戈也往外頭一看,眉毛不禁翹了起來。他逗留在窗前,泛起微微笑意,還哼起輕快旋律。      斯帝芬諾走到壁爐前面,裡頭還有一點火光。晚春氣候溫暖,不過傍晚仍舊會轉涼。他聽見交談聲,接著前門關上,冷笑著心想逃過一劫,正打算走出去時班瓦卻進來了。      「少爺,為你引見瑪裘林女伯爵的近侍,紳士達壬先生。」班瓦聲音嘹亮。      斯帝芬諾氣急敗壞。「班瓦你這混帳,剛剛不是說了我不在——」      這時候家僕在諸多病痛外,很巧的又多了重聽一項,側著身子請客人入內。      「謝謝,班瓦。」達壬朝老人笑道:「好久不見。」      「紳士,您別客氣,」班瓦鞠躬。「為您服務是我的榮幸。」      斯帝芬諾這才注意到老人手上銀光閃閃。      「拿人手短!」斯帝芬諾朝班瓦下樓的背影大吼。      「少爺,不如下次你自己應門吧。」班瓦回頭說完,將錢幣放進口袋。      斯帝芬諾故意留著客廳門不關,轉身瞪著達壬,但達壬臉上還是保持客氣微笑。      「斯帝芬諾少爺,您氣色很好。」達壬先開口:「羅德里戈少爺您也不差,令尊令堂近況如何?」      「托您的福,都還好。」羅德里戈回答。      「記得令尊出使伊斯塔拉王國了吧。」達壬說。      羅德里戈微微鞠躬。「能脫離流放生涯、重新獲得官職就算是很幸運了。」      「陛下藉此做為補償吧。」達壬嘆道。      羅德里戈再次鞠躬附和。「陛下生性慷慨。」      站在壁爐邊的斯帝芬諾嗤之以鼻,手搭著爐架,陰鬱地凝視火焰。「我就不請你坐下了,達壬,反正你也不會待多久。來幹嘛?」      「女爵寫了一封信,」達壬說:「要我親手交給您。」      珞榭王國宮廷流行優雅華麗的服裝風格,不過達壬身上訂製的衣物色彩樸素而不鋪張,雪白色長襪與晶亮的有扣皮鞋踏在地毯上不發出一點聲響。這人性情儒雅,行事細膩,取出折疊如三角帽的信函遞給斯帝芬諾,信上封蠟蓋有女爵印璽,是大黃蜂圖案。      但斯帝芬諾接過信就往火裡丟。達壬不慌不忙,從背心口袋再拿出一封。      「女爵交代過,您丟了第一封,就給您第二封。」      斯帝芬諾越來越生氣,想抓第二封信再扔進壁爐裡,此時羅德里戈發揮難得一見的速度搶過來,拿到窗邊就著微光閱讀,輕輕吹了一長聲口哨。      「她到底要幹嘛?」斯帝芬諾怒目而視。      「要你明天早上九點鐘,到瑪裘林女伯爵閣下在王宮的私室與她見一面。」      斯帝芬諾瞪大眼睛。「要見我就——」      「——就請你去王宮,沒錯。還沒完,」羅德里戈繼續說:「看來女爵閣下已經承接你所有債務。若你明天不去見她一面,她就會透過法院要求你全數償還。」      他將信函交給斯帝芬諾。讀過之後,斯帝芬諾望向達壬。      「以女爵這種人,要是我繳不出錢,就會被送進監獄吧。這到底怎麼回事?」斯帝芬諾問。      「抱歉,上校,」達壬囁嚅。「我未獲告知。」      「最好你會不知道。」斯帝芬諾用鼻子哼了哼。「她大大小小事情哪一件你不知道。」      「說不定要找我們做事。」羅德里戈低聲說:「我們正需要工作機會啊。女爵付款大方又準時。」      「表面上幫她跑腿,實際上還是為國王幹活。」斯帝芬諾語氣刻薄,而且完全不壓低音量。      「錢多,」羅德里戈重複一遍。「而且準時。」      斯帝芬諾看著第一封信燒成灰燼,驀然給了答覆。      「告訴女爵我會過去。先聽聽她的說法,反正我也可以拒絕。」      「拒絕的話,我們該考慮搬家到伊斯塔拉那邊去。」羅德里戈說:「比較不會被債主找上門。」      達壬鞠躬道:「我自己出去就好,上校請留步。」      「也好。」斯帝芬諾悶哼。      聽見門關上,他拿了帽子和斗蓬淡淡地說:「我出去散步。」      「要人陪嗎?」羅德里戈問。      「不必了。」      「我該怎麼告訴其他人?」      「隨你便。」      羅德里戈走進廚房,彌莉、吉瑟、戴格與貓咪都一臉期待。班瓦假裝睡著,但也翹起頭偷聽。      「班瓦說是女伯爵派人來,」彌莉問:「有工作嗎,斯帝芬諾願不願意接?」      「天知道。」羅德里戈攤手。「斯帝芬諾.迪.吉尚平常可以講道理,不過碰上自己母親就變了個樣。」

作者資料

瑪格麗特.魏絲(Margaret Weis)

1970年畢業於密蘇里州大學,主修創作與文學。 目前為自由作家,與丈夫共同創作奇幻與科幻類型的小說。夫婦倆現在快樂地居住在南威斯康辛州一座翻新的穀倉裡,正著手爲TOR公司寫一系列新的小說。 【相關著作】 《龍槍編年史III:春曉之巨龍》 《龍槍編年史II:冬夜之巨龍》 《龍槍編年史精緻書盒套書(拆封不退)》

勞勃.奎姆斯(Robert Krammes)

與妻子瑪麗和兩隻貓居於俄亥俄州西南,他是「復古俱樂部」(Society for Creative Anachronism)的長期會員,辛辛那提孟加拉虎美式足球隊的死忠球迷,喜歡在自家後院賞鳥。

基本資料

作者:瑪格麗特.魏絲(Margaret Weis)勞勃.奎姆斯(Robert Krammes) 譯者:陳岳辰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幻想藏書閣 出版日期:2017-01-05 ISBN:9789869350488 城邦書號:1HI099 規格:平裝 / 單色 / 592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